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四章 叶蓁,我记住你了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此时的邵家,气氛有些不太好。客厅里,一个气势磅礴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他面容阴戾,虽然因为年纪原因稍稍内敛了一些,但看上去依旧很难相处。他身边则坐着一个外国美妇,金发蓝眸,眉宇间有些刻薄。在两人身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形丰满柔软的漂亮女人,她大方展现自己的好身材,白皙沟壑间有着蓝色狐尾纹身,从上到下都透露着妖媚二字。“爸,叶家是越来越狂妄了,连我们邵家都不放在眼里!”这时,端着一盘水果的邵星辰冷笑着走了过来,他把果盘直接放在了邵星靥面前,除了在自家这姐姐面前,他也不可能对别人显露自己罕见的温柔顺从。他也是今天一早才听说叶家举办了宴会,昨天他一直在调查叶松叶柏的事,可惜,结果有些不尽人意,没人知道跟在双胞胎身边的男人是谁。他原本还想去问问安娜,毕竟她是唯一记住那男人长相的人,不过他今天去见的时候才知道,安娜昨天在他离开后不久就酒精中毒住了院。虽然没有调查出那个男人的事,但也有些意外的发现。“我们两家本来就水火不容,叶家若给了帖子才奇怪”邵政冷笑一声,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去瞧瞧”这时,邵星靥将手里的刀子放下,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她原本对叶家没有半分兴趣,不过现在,因为那个神秘莫测的修者,她决定接触接触叶家,她本不是个好奇的人,但不知为何,对这件事就是格外上心。“我的意思也是如此,叶家怕是有大动作”邵政侧眸看着自己的女儿,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这辈子就得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但说起来,也唯有这个女儿深得他意,不管是骨子里的狠辣,还是低调,都是做大事的材料。他这一生,最得意的事情一共有两件。一件是娶了m国首脑的女儿,另一件则是生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女儿。“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我也想去瞧瞧叶家这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邵星辰起身展了展腰,脸上的阴森寒意格外显眼,他冷笑一声,这么多年,他从没和叶家人有过什么牵扯,无非就是因为叶家后代中没什么人。叶承欢他也只是见过两次,所谓的京城第一千金,和他姐姐比起来,就是一个笑话,叶家堕落至此,早在他意料之中,也就更不将其放在眼里了,如果不是有一个叶流华撑着,叶家早就岌岌可危了,哪里还能占据这样的权势?*明珠酒店。今天,京城上流社会,凡是数得上号的人物,几乎都到了现场。大厅中,圆形的华顶吊着硕大的水晶灯。阳光挥洒,透过水晶灯折射出整个会场优雅的姿态,华丽的舞步,矜持的微笑,觥筹交错,一切都是那么梦幻。一排排长桌颇为壮观,此刻,上面已经摆满了菜肴,江南水晶虾,玉珠大乌参,圆笼荷香鸭,蟹粉烧白玉,真菌鲍鱼酥,酒酿小圆子,合时鲜生果等等。在外围的餐桌上,都放着一个精致的小藤篮,里面有檀香扇,五香豆,芝麻酥糖,还有各式各样的漂亮软糯的糕点。靠近高台的地方,有穿着齐整的爵士乐队为贵宾们演奏名曲。在三十多位小提琴手悠悠扬扬的伴奏下,每张餐桌上怒放的蝴蝶兰映衬中,穿着低胸礼服的贵妇小姐们摇曳在舞池中,兴致高昂的和舞伴享受周围欣赏艳羡的目光,侍者们都低着头,因为这里的华丽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除了这些享受盛宴的政商家眷外,成功男士们都围着桌子,说起一些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话题,气氛一片和谐,不过大家的目光都若有若无地瞥向最前面。在距离高台最近的地方,摆着一张圆桌,此刻,桌边围坐着一群人。上首位置须发皆白精神健硕的老者,正是华国仅剩开国元勋之一的叶老。今天的叶老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唐装,脸上喜气洋洋,这对素来严谨的叶老来说很难得,如此一来就更引起了周围人的频频注视。而叶老身边,则坐着冷老夫妇。叶家和冷家是亲家,坐在一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两家人今天最大的一个相同点就是高兴,没错,那脸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除了叶家和冷家,就是华国一些顶尖家族,当然也少不了上头那位。这一张桌子坐的人分量可都不轻,随便一个跺跺脚,华国都能抖三抖,若是能和一人攀扯上关系,这辈子算是好运不断了。“哈哈哈,你们仨今个儿倒是出奇的一致,这表情像是捏出来的!”胡老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笑眯眯地看着两人,他也不知这两家在搞什么鬼。叶家和冷家他比旁人要了解的多些,都不是什么高调家族,能这么大张旗鼓举办宴会,那可真是比天上掉馅饼还稀罕的事。不过他也猜测,叶家这宴会的主角是那个由他女儿牵桥搭线找回来的小姑娘,叶家真正的孩子,可若要认亲的话,那叶承欢可怎么办?胡老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出声调侃叶老和冷老一句。“嘿,你还真别说,我们今儿就是捏出来的表情,喜气!”冷老今天格外高兴,他一改往日文人雅士的矜持骄傲,喜气洋洋地说道。早在得到消息时,他就特意勒令冷家所有人,不管在外的还是在京城的,今天都要来明珠酒店报到,以彰显对这唯一外孙女的宠爱。在宴会气氛达到最高点时,叶流华和冷玉蓉相携走上高台。爵士乐的声音落了下去,贵妇小姐们也纷纷落座,所有人都把目光齐刷刷放在高台上,看着叶流华和冷玉蓉颇为喜悦的神情,心头都生出些好奇来。“爸,你说首长是不是要借着这个场合表明小姐姐的身份?”一张桌前,一袭蓝裙的余韧姿坐在男人堆里十分显眼,坐在她身边的余睿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她,对于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女儿,深感头痛。不远处女人桌边坐着的杨柳,目光几乎要把余韧姿的背影给射穿了。余韧姿自然也察觉到杨柳,不禁侧了侧身,将自己整个背都露在她的视线中,死活不回头,还语气兴奋地向余睿打听消息,探着脑袋往高台看去。她这么豪迈的举动让周围人格外诧异,都转头看她。余睿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有些脸红,如坐针毡,但余韧姿却丝毫感觉都没有,她兴致勃勃地指指点点,一点儿都不在意旁人的视线。坐在她身边的温贤垂着脑袋,整个人都很沉默。余睿今天本不想带他来,但看着自己儿子近乎奔溃的神情,他终究是有些心软,他会牢牢看住这小子,不会让他惹事的。不过自来到明珠酒店后,温贤就不一样的沉默,连起初那点点激动都散了。“爸?”看余睿一直不理会自己,余韧姿又喊了一句。“安分点!”余睿忍不住叹了口气,低声喝道。他对这个女儿着实有些苦恼,也不只是随了谁的性子,整个就是一野小子。听出余睿话语中的警告,余韧姿撇撇嘴,左顾右盼地找着乐子。倏然,她身形顿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一个方向,呼吸都重了很多。幼时,她就是个极富正义感的人,也正是如此,才会对一个比自己年纪稍大,却又被叶承欢闷不吭声间欺负的男孩子产生同情和保护的心思。可惜,那个孩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消失在了京城圈子里,当她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时,男孩已经成了高高在上的修者联盟的人。余韧姿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一个方向,如果她没看错,那是亓九天?!今天的亓九天穿着正装,时常要揪一揪衣服的下摆,一副十分不习惯的模样,修者感应非常敏锐,亓九天嗖的一声抬头,直视那道打量他的目光。那是个女人,不似一般女人的纤细柔软。只是看了一眼,亓九天就在心中给了余韧姿一个定论。当看到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给他造不成什么威胁的女人后,亓九天就移开了目光,他是个情商极低的人,不会把事情想到情情爱爱上。当然,余韧姿对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但身为一个姑娘,看亓九天只是看她一眼就收回视线,余韧姿不禁撇撇嘴,上下打量了自己好几眼,难道她就那么没有吸引力?女儿的大动静吸引了余睿的注意,他回头看向她,皱眉道:“怎么了?”自己这女儿心思多变,连他都有些猜不透她成天在想什么,好像除了去部队,她对任何人或物都不感兴趣,眼下看她突然不悦,余睿深感头痛。今天宴会很重要,看来他除了要看着自家儿子,还要看着女儿!就在这时,上首叶流华和冷玉蓉已经拿着话筒,高站在台子上了。“咳咳,咳咳”叶流华率先试音,气氛陡然安静下来。“感谢各位赏脸来参加这次叶家举办的宴会,在这里,我先敬各位一杯!”早就被贴上不通情达理这个标签的叶流华,在宴会开场致辞的第一句,居然罕见的客套了一番,他眉宇间隐隐带着喜色,和往日那个冷酷将军判若两人。看着他随手痛饮一杯,场面顿时热闹了很多。宾客们纷纷祝贺,虽然并不清楚叶家此次举办宴会的目的,但八卦之心,人人有之,纵然你是精英权贵,也不能免俗,更何况,还是叶家的八卦。一杯酒下肚,叶流华面不改色,他手持话筒,气息平稳地继续道:“各位想必都在心头猜测这次宴会举办的目的,呵呵,今日,不为其他,单单为我女儿在这个圈子中正名,她,是我叶家唯一的公主!”叶流华声音略有些激动,然而他慷慨激昂的话却让所有人面露诧异。叶承欢别说在上流圈子正名了,她已经出名了。京城第一千金的名头不是说假的,不管众人对她有什么见解,但叶承欢之名在京城上流圈子里,恐怕早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当下众人都在心头猜测,难道是加入了修者联盟的叶承欢要公开择婿?!毕竟这次动静闹得这么大,在仓促之下还能如此盛行,若只是简单正名,那着实有些杀鸡用牛刀了,但择婿就不一样了,一时间,众多家族都正襟危坐。叶家是京城顶尖势力,能和这个家族拥有姻亲关系,是很多人做梦都想的。“大家或许以为我说的是叶承欢,不,请诸位听清楚,我的女儿,并非叶承欢,她的名字叫叶蓁,桃之夭夭,其叶蓁蓁的叶蓁!”“二十多年前的惨剧想必有人想起还历历在目,众所周知,我的妻子是那件事的受害者,在海城迫于产子后将孩子遗失,之后还做了二十年的植物人,老天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多年后寻回的孩子,不过是蒙蔽我双眼的谎言,让我一次次错过真正的珍宝,反而给一个妖魔保驾护航!”“我在这里宣布,叶承欢不再是叶家的孩子!”“恕我不能将事情的完整经过告知各位,但你们只需要知道,叶承欢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叶家的孩子名唤叶蓁,是我叶流华唯一的女儿!这就够了!”叶流华说话间,言辞激烈,没有一丝平静的意味。他早就想要和所有人说明一切,当初的错误有绝大部分是他造成的,叶承欢这个当初他千般宠爱的孩子,终究由他亲手推上绝路。她创下的声名,会在一夕之间尽碎。有时候,将一个人置于死地,并非简单地将所有事情全盘托出,那样未免太过容易,不要小看一个人无穷无尽的脑补幻想,那将是摧毁的最终极定义。当然,从叶流华的只言片语中能够猜测,叶承欢为了叶家千金的身份欺骗了他,其中细节会引得所有人无限遐想,而这种遐想绝对是多元化的。“诸位,叶蓁不仅是叶家的珍宝,同样也是冷家的,叶承欢的事我希望你们日后不要再提起,否则难免让我的女儿受伤”此时,站在叶流华身边的冷玉蓉开口了,她没有义正言辞指责叶承欢的欺骗,但言语间都透露出一个母亲对孩子最深的保护。两人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唏嘘。叶承欢这个曾经的京城第一千金就此成为过去式,而突如其来的叶蓁强势进入所有人的视野,这个好不容易归位的叶家小姐,会引来无数风暴。从叶流华和冷玉蓉的语气口吻来看,他们对这个刚刚找回来的女儿,抱着十二万分的喜欢和维护,这也让众人开始期待起叶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了。众所周知,冷玉蓉并不喜欢叶承欢,如今事情公之于众,也算解了惑。“那么,接下来,就请我的女儿入场吧!”叶流华扯唇笑了一声,他和冷玉蓉退到一边,将视线放在旋转楼梯上。“嗖——”一束光打在了楼梯上,在所有人视线聚焦处,一双简约而精致的黑色高跟鞋出现,半露的白皙脚踝好似一捏就会断,平白添了一分女人的柔。纤细的身影随着楼梯缓步向下,她身着一袭黑色的晚礼服,长长的裙摆拖在身后,灿灿生辉,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弧线,裙角缀满星星点点的碎钻,恍若无数美丽的晨露,长裙在朦胧的灯光下,优雅,动人。她垂落在身侧的手微微提着裙摆,手腕光洁,没有带任何饰品,但她的肌肤极其细腻,仿佛散着温润的珠光,五指纤细,指甲粉红宛如贝壳。这身礼服将姑娘的腰线收的极细,束腰上勾勒着银白色的花纹,黑与白相互映衬,带着中世纪宫廷的韵味,腰背笔直缓缓向下,优美如天鹅。看到这里,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他们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这种心思来的莫名其妙。期待,自然是期待姑娘的容颜,要是怎样的容色才能配得上这般身姿?害怕,自然是害怕她的容颜无法与身姿匹配,世人都喜欢完美的东西,这样一来,岂不是有损美丽?难免会让人觉得失望。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叶蓁也即将完全露出身形。“呵呵,叶家的宴会没有邀请邵家,那邵某也只能携家带口,不请自来了!”在这个紧要关头,一道嘈杂而霸道的声音响起。邵家,京城邵家?邵家和叶家水火不容的事无人不晓,他们的到来理应将宴会推上另外一个**的,可惜,此刻所有人都恨不得毙了邵家。看着停驻在楼梯上的纤细身影,众人欲哭无泪。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到电视剧最精彩的时候,突然没电了一样。叶流华眯了眯眼,转过头看向大门处。那里,此刻已经被一行人占据,除了正主,居然还有蜂拥而来的持枪保镖,那嚣张而霸道的姿态,除了邵家,也没人敢在叶家的宴会上做出了。冷玉蓉也转眸看去,眸子中涌现一股怒火。今天是叶蓁重要的日子,邵家这群混蛋,摆明了是来捣乱的,不然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紧要关头出现,打断她女儿出场?“邵家,真是好大的威风!”冷玉蓉上前半步,忍不住冷笑着叱了一句。别人给邵家面子,她可不给!“呵呵,我邵家自然是威风的”说话的不是邵政,而是他的夫人,奥德莉,m国首脑家族也被称为亚瑟家族,历任m国首脑几乎都出在这个家族,煊赫无比。众人转头看向奥德莉,这个女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副傲慢表情。当然,拥有那般出众的背景,奥德莉傲慢是理所当然的事。看着冷玉蓉和奥德莉对上,气氛一时寂静到可怕。叶家和邵家都不简单,不是小虾米能够插嘴的,否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既然来了,那便坐”倏然,叶老开口了。他声音冷漠,潜台词是:不想坐,那就滚,废话真多!当然,众人能够听出来,邵家人自然也能听出来。“叶家真正的千金,真是万众瞩目,叫人期待呢”妖娆魅惑的声音无端叫人浑身发烫,一道妩媚的身影自邵政身后走出,她腰肢如水蛇般无骨,亮眼的红让她穿出了无尽的热情。邵星靥,这个名字陡然浮现于所有人脑海中。邵家千金邵星靥,拥有比叶承欢更加出众的背景和容貌,但她却非常低调,也没有任何心思去争夺第一千金的名号,只偶尔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但就是这种偶尔触碰的惊艳,更叫人感到珍贵。叶承欢和邵星靥,一冷一热,一高调一低调,是京城上流社会中截然不同的两朵金花,她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够美,够富,但都是单身。不过,这已经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叶家千金心中所思所想,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把目光再度放在楼梯间。叶蓁迈开步子,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她的发垂在胸前,被编成样式漂亮的长辫,清幽简约。容颜清美,气质恬淡,最美的是她的眸子,那是一双仿若琉璃的眼睛,清澈见底,那双美丽的眼瞳好似带了魔力一般,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心中有再大的烦恼,在见到那双不染尘埃的眼眸时,都会悄然散去。众人心神宁静,只觉得这样的女孩子,唯有用风华绝代来形容。半晌后,众人又将视线放在邵星靥身上,女人,尤其是漂亮到极致的女人,一旦扎堆的话,就会被人拿来比对,眼下就是这种情况。邵星靥的美,如火,带着咄咄逼人的妖媚之感。叶蓁的美,如风,淡而又淡,却叫人十分舒服。若真要从容颜上比,两人恐怕旗鼓相当,但若说气质,众人心底都有数,还是叶蓁的馥郁悠远,云淡风轻更甚一筹。邵星辰对两人间的对比感触最深。他深爱着邵星靥,自然看她哪里都是好的,但心底却清楚,叶蓁之美丝毫不下于他的姐姐,甚至,隐隐有更甚一筹之感!这种感觉让他颇感烦躁,眼神也逐渐森冷。他不允许任何人比邵星靥强,哪怕只是最肤浅的皮囊!此刻,邵星靥的笑容也微敛,她站直了身体,打量着叶蓁。不得不说,这段时间,她在这个世界见过的人不少,却从没有一个女人给她这种厌恶到恨不得毁了的感觉,没错,就是那种遇到劲敌或者说仇人的感觉。这般想着,邵星靥就眯起眸子,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一动。霎时,一道锋利的流光穿梭过空隙,直接爆射向叶蓁的心口!她虽然厌烦沾染因果,但并不惧怕,修者的第六感很强,既然生出了一种危险感,那她自然要先下手为强!叶蓁唇瓣微抿,看向邵星靥的视线依旧静得叫人发慌。她刚准备化了那道攻势,一道身影就从她身后贴了上来。司缪轻轻握住叶蓁的手,修长的指尖不经意间一点,那道足以蹦碎人五脏六腑的术法就在顷刻间被反弹回去,带着更加凌厉的攻势!“唔——”邵星靥面色大变,突然捂着胸口痛呼一声。站在她身边的邵星辰一愣,旋即轻轻扶住她,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了?”邵星靥在他心里就是强大的代表,他实在不明白,怎么在见到那叶蓁时会突然面色煞白,一副受了重伤的模样,难道是恨对方在容颜上胜过了她?思及此,邵星辰都觉得这个想法十分荒诞。“走!立刻带我离开这里!”邵星靥五脏六腑都有些移位,她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几个字,都不敢回头去看高台上的身影,她深怕自己今天把命搭在这里,没了留下来的心思。邵星辰虽然惊讶,但还是听从了她的话,搀扶着她一路快速离开了。高台上,司缪眸子中掠过一抹银光。他没想到两倍的力道都没有将那人杀死,有问题。叶蓁则眸子微闪,一道普通人看不见的蔚蓝色光束带着披荆斩棘的千军之势直追邵星靥而出,想要伤她,就算没有得手,也要付出血的代价才是。十二品修者,什么时候华夏的十二品修者如白菜一样多了?司缪轻笑,他家卿卿这瑕疵必报的性子,他倒是很喜欢。刚刚出了酒店的邵星靥就察觉到身后突然涌来的杀机,她眸子中掠过一抹愤恨,将身边的邵星辰一把推出,转身凭空打出一道劲气,想要阻拦,可惜她一时不察有些轻敌,那蔚蓝光束居然并非普通术法攻击,不知是什么所化。她当然不知道,星辰之力,如生生不息的火焰。原本就移了位的五脏六腑,在这般攻击下,再度移位。邵星靥闷哼一声,嘴角也溢出血迹,她细长的狐狸眼中掠过一抹煞气,伸手狠狠抹了抹嘴角,转身离开了此地。叶蓁,我记住你了。她虽然来这里的时间不久,但还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最重要的是,在酒店内,悄然出现在叶蓁身边的男人,莫名给她一种心惊肉跳之感,这种感觉分明只有遇到天道法则时才会有,是她的错觉吗?酒店里,邵星辰和邵星靥的突然离开,又引发了一系列猜测。最后,所有人心头都浮现出一行大字:美不如人,自行离开!今天之后,邵家千金邵星靥碰到叶家新晋千金叶蓁,因貌美不敌对方,从而灰头土脸离开的消息如插了翅膀般流窜于上流社会中。叶蓁垂眸,长睫轻轻眨动。邵家,邵星靥,没想到京城这繁华之地,还卧虎藏龙。“这就是我的女儿,叶蓁!”叶流华根本没兴趣拉下脸去看邵政和奥德莉,而是转身,视线骄傲地看着叶蓁,声音透过话筒一圈圈漾出去,再度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闻言,下首所有人都鼓起了掌,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者,凭良心说,叶蓁比起以往的叶承欢要强上许多!至于邵政和奥德莉,两人无论在何处都是焦点的人,因为邵星辰和邵星靥突然离开而被人忘在了脑后,当下都有些愤怒,叶家果然欺人太甚!原本想走,但想到来此的目的,两人还是憋着一股气寻了个位置坐下。“而这位,就是我的女婿,司缪!”掌声渐渐稀稀拉拉的散去,叶流华目光复杂地看向叶蓁身边,大声说道。霎时,又一道光束打在了叶蓁身边,显露出来的身影叫所有人都呼吸一滞,倒不是说这人有多么俊美,叫人惊艳的是他给予的感觉和气质。他眉目疏淡,五官无一处不精致,但容貌看上去却并没有什么奇特。不过,他周身慑人的强大气场与清清淡淡的气质融合,莫名带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好似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男子能与之比肩似的!这个想法一出,回神后的众人不仅没有觉得可笑,还颇为肃穆的点了点头。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与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叶蓁站在一处,十分登对。看着宛若璧人的男女,下首所有年轻男人都心碎了。京城优秀的千金小姐本就不多,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样貌,家世,脾性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女人,居然已经名花有主了?!在众多心碎的人中,情绪波动最大的恐怕唯有温贤了。他目光怔怔地望着叶蓁和司缪,心痛到麻木。他以为自己有能力承受这一切,所以央求余睿带着他来了,可惜,真正见到和心头想象终究是不同的,他没办法接受!看着叶蓁,依旧是那副眉眼,只是相较以往更加绝色精致了,但人分明还是那个人,她爱了他那么多年,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许了他人?温贤不懂,也不想懂,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越走越远。“今天的宴会,是属于我女儿的”话落,叶流华就笑着将话筒递给了叶蓁,和冷玉蓉退了下去。“今天的宴会我本不想来,来此,只是为了揭露叶承欢的罪行,她占据了我十多年的人生,甚至间接害死了我,没错,这宴会不是我的个人秀,而是为了讨伐叶承欢而存在,也是为了祭奠过去的我而存在”叶蓁手里握着话筒,声音宁静而淡漠。她神情没有丝毫波动,但语气认真的叫人忍不住也跟着严肃下来。明明是让人忍俊不禁的话,却莫名多了些许沉重。叶蓁说完,就牵着司缪走下高台。这场宴会原本就不是属于她的,她之所以参加,一是因为冷玉蓉,二则是为了原主,若是她能看到,也会欢喜吧,这是她还的一部分因果。半晌后,气氛又火热起来,毕竟在这样的氛围中,很难维持冷静。叶流华原本要宣布宴会开始,却没想到邵家又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叶将军,邵某有一事不明,还请你为我解惑”略显阴沉的音调响起,全场再度陷入死寂当中。叶蓁和司缪坐在角落,看着全场聚焦点邵政,眉目冷淡,她早就知道今天的宴会不会太平,自邵星靥修者身份暴露在她眼中,邵家惹事也就在意料之中了。“有什么事,待会儿自可问”邵政说得好听,叶流华却不给面子,冷声驳回。叶家和邵家的关系,根本不必要维持表面的和平,双发那种恨不得杀死对方的情绪众人一目了然,的确没必要给对方面子。“呵呵,这可不行,正好大家都在,这件事,理应让大家一起听听才是,听闻前段时间令弟叶长华携家带口回京,又匆忙返回l省驻地,不知是何缘故?”叶流华原本以为邵家是专程没事找事,没想到邵政一句话就压在了叶家死穴上,l省军士变异事关重大,叶家私自压下,知情人必会以为别有用心!若是被人联想,说叶家人驻扎的军区都是不祥之地,那事情就又要严重很多。当年他驻扎的盛城成了一座废城,如今叶长华驻扎的l省又重蹈覆辙!虽然他心里清楚这事情是怪物所为,但若是说出去,谁会相信这世上有魔族?恐怕会被所有人当成是叶家所为,为的就是夺权吧?思及此,叶流华垂在身侧的手指就动了动。“长华多年在外,我父亲前几日重病众所皆知,他回京探亲本是理所当然,怎么在邵书记口中就成了别有用心?”他神情冰冷,眼神锐利的吓人。越是在这样的场合,他越是要冷静,l省的事被长华瞒下,如今又有修者联盟助阵,不会出事的,他只需要将这件事压下就好!“呵呵,是吗?可我怎么听说l省军区如今已经封闭了?”邵政扯起嘴角,冷笑着问道。他也是昨天听邵星辰提起叶长华的诡异行踪,从中嗅到了蛛丝马迹,所以才遣人打听l省的事,这一探可不得了,l省军区居然莫名其妙封闭了!要知道,l省作为军事重地,国界边缘,稍有不慎就会出事!听到这话,叶流华倒是冷静,但冷玉蓉和慕海棠这两个知情人却面色瞬变,尤其是后者,坐在圆桌上,只感觉身体都有些发软。她深知丈夫叶长华细心隐瞒想要将这事压下,是为了不让叶家死对头邵家抓到把柄,从而将叶家一锅端了,但如今,事情居然已经暴露了?叶松和叶柏也愣了,他们对军区的事并不了解,但此刻也隐隐察觉到危险。“呵,邵书记不是军区的人,或许对此并不清楚,作为军事要地,时常会参加军事演习,军区封闭是常有的事,身在政,或许不应该插手军事吧?”叶流华亦是冷笑一声,完美无缺地驳了回去,甚至还将了他一军。话落,场面一阵骚动。“没错,叶将军所言极是”“军事要地,的确时常参加演习,就是为了更好的保卫国家!”“没错!这件事是邵书记小题大做了!”“”大大小小的军官起身,一脸严肃地附和叶流华的话。并非他们有意偏袒,而是这本就是真事,邵政如此针对,也是太难看了些。看着一边倒的场面,邵政面色一变,他本以为这件事十拿九稳,没想到还是让叶流华钻了空子,还真是术业有专攻。这般想着,邵政就脸色铁青地起身,他冷眼看着叶流华,说道:“一直以为叶将军铁面无私,今日却不知你竟还能言会道,也罢,就当是我多管闲事,邵某在此祝贺叶将军找到了亲生女儿,不过,已经错过一次了,这次可要认清楚才是,哼,邵某告辞!”丢下这句话,邵政就带着妻子奥德莉愤然离场。------题外话------军区大事,大家看看就好,别当真别当真!有闲置月票的小可爱,请投票给葫芦,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