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五章 潘家园鬼市,段情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他已经秘密派人前往l省了,等结果出来,叶流华纵然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济于事,叶家,终归还是要在他手上覆灭!邵政平日里可没有这么好说话,他有些迫切想回去问问邵星靥,为何宴会还没开始她就离开了,难道她不知道明天上流社会的人会怎么说?他素来是个好面子的,邵星靥和邵星辰的莫名离场,让他心里极为不爽。邵家离开后,场中气氛渐渐转好。“好了诸位,宴会继续,大家自便就是”叶流华随意客道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高台。邵家注意到l省的事,虽然他表面很平淡,但心头却着实捏了一把冷汗,他必须要好好想想,如果他没有猜错,邵政应该已经派人去l省了众人也发现叶流华情绪不高,但只当是邵家滋事扰了宴会的原因。叶家人既然致辞结束,那接下来就是狂欢的时刻,爵士乐再度响彻酒店,宾客们纷纷离开圆桌,男男女女携着手跃入舞池。原本致辞结束,理应由叶蓁和司缪跳第一支舞的,不过叶流华和冷玉蓉知道两人对这不感兴趣,而且也不见得会跳,索性就没有去提。余睿看着宴会结束,才终于松了口气,但想到邵家,心头也略有些沉重。他是叶流华最忠实的下属,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叶家和邵家间的恩怨,那是真正的不死不休,两家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一颗定时炸弹,或许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点燃,届时,京城就会重新经历一番二十多年前的血光。余韧姿眼神一直看着不远处的亓九天,她想要过去,但不知为何,自己引以为豪的胆大在此刻却有些退缩起来,这种胆怯心理让她不解地皱眉。想了想,她最终还是起身,准备去瞧瞧。谁知,她刚刚站起来,身后就蒙上了一层阴影,这种感觉让她瞬间无力地回头,果然看到了自家母上大人,正一脸阴沉地望着她。“你给我乖乖坐着,哪儿都不要想去!”杨柳深知女儿的德性,当然不可能任由她离开自家的视线。“哎呀,妈”闻言,余韧姿有些不满地喊了一声。杨柳充耳不闻,将余睿赶着换了个位置,自己坐在了她身边,如今宴席已经结束,她就算坐在男方这边也不会引起注意。一时间,余韧姿颓然了,上天注定不让她去找那小子啊。余睿看着妻子和女儿,无奈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坐在了温贤另一侧。就在这时,温贤倏然起身!余睿察觉到温贤的举动,也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按在他的肩膀上。“记得我今天带你来的原因,是为了祝福不是为了惹事,听爸一句劝,叶小姐身边的男人,不是个好招惹的对象,你可能会因此而送命,这不是危言耸听”余睿皱着眉,他声音沉重而严肃,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虽然从没见过司缪,但仅是看着,就感觉全身肌肉都紧紧绷住了,那是一种察觉到巨大威胁的本能反应,倒不是说司缪给人的感觉很危险,相反,他这个人非常普通,普通到让人一眼就能将其忽略而去。但是,他是军人,能察觉到旁人所不能察觉的事。司缪给予他的威胁,甚至远远大于在枪林弹雨中厮杀。“我知道他很危险,但有些话,我依旧要和叶蓁说”温贤抬头看了余睿一眼,片刻,才沉声说道。虽然司缪做了很好的伪装,但他依旧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当初在海城,寻找小彩虹姐姐的路上,司缪曾给过他很难忘怀的记忆。他绝艳倾城,绝不是普通凡人能够比拟的。更何况,叶蓁并不是个朝秦暮楚的人,她很专情。想到这里,温贤心头就抑制不住的疼痛,是啊,她很专情,而且她曾专情的对象就是他,可惜,是他自己没有好好珍惜,到如今反倒便宜了他人。余韧姿一边看看余睿,一边又看看温贤,静悄悄的没有插嘴。而杨柳则面色难看地望着他们,抿嘴看向温贤时,带着些许不满,在叶家的宴会上惹事,难道他还嫌自己给余睿招惹的麻烦不够多吗?叶流华因为温贤往日对叶蓁的作为,已经对余睿有了间隙,杨柳深知这点。“你!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呢?!”余睿忍不住低喝一声,其实他更想说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爸,我觉得你应该让他去,要是过不了这道坎,迟早要出事,这样吧,我陪他去,这样的话就不会出事,小姐姐对我可没那么大的厌恶!”余韧姿眼珠子转了转,踊跃举手说道。她正筹谋着要怎么脱离杨柳和余睿的视线,机会就送上门来了。殊不知,她的“厌恶”两字,让温贤身体颤了颤,他心中悲痛万分,即便在外人眼里,叶蓁和他之间,也就只剩下厌恶了吗?“你给我坐下!”杨柳皱眉死死拉着余韧姿的手臂,没有同意。余睿一直看着温贤的眼睛,那是一双和他如出一辙的眼睛,此刻,他的眼神中带着很强的坚定,但坚定下,又隐含着些许不堪一击的脆弱。正是这些隐藏的脆弱,让余睿心头发软,不想拒绝。“不要惹事,不仅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余睿叹了口气,说话时,轻轻拍了拍温贤的肩膀,旋即让开路。温贤有些讶异地抬头看向余睿,但发觉他鬓间隐约飘出的白发时,心头一酸,竟罕见的有些心疼这个从没尽到责任和义务的父亲了。他重重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圆桌。余韧姿眼睛一亮,趁着杨柳发怔的时候,跟着温贤跑走了。杨柳本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能无奈叹了一口气。“你有点鲁莽了”余睿坐在了杨柳身边,后者不禁皱眉轻声说道。闻言,余睿除了苦笑,还是苦笑,他要尝试着去相信自己的儿子,而不是一味地把他当成看管的囚犯,韧姿有句话说得对,叶蓁的事对温贤而言是一道坎,而这道坎能帮助他跨过的,除了叶蓁就是他自己,解铃还须系铃人。灯火通明的角落。叶蓁和司缪依旧安静坐着,两人眉宇间皆是淡漠,倒十分相似。“有域外妖魔所在的大陆,是不是都不会有别的种族?”叶蓁侧眸看他,轻声问道。原来在饕餮大陆,边缘就有一块紧紧相依的妖魔大陆,它们时常进犯,那时的她只做到了抵御,却从不费心去了解,也从不曾穿梭过时空位面。世间万物,恐怕也唯有司缪曾真正踏上妖魔大陆,还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嗯,妖魔体内分泌着一种毁灭元素,会将一片大陆摧毁,沙化”司缪颔首,妖魔一族可以说是阻碍他完成使命最大的拦路石,这种神秘生物也是在众生界分裂后才逐渐衍生出来的,如同蟑兽,很难杀死。叶蓁抿了抿唇,不知有多少大陆中都生存着妖魔。蓦地,一道沉稳而略显踌躇的脚步声传来。司缪抬头,就看到紧紧抿着嘴,一脸紧张神色的温贤。他眯了眯眸子,眼神中满含冷意,他记得这个人,觊觎他家卿卿的人。温贤看着司缪,脑海中倏然闪过当初看到的那双璀璨玉眸,以及眸子中令人心寒的金色竖瞳线,他心头抖了抖,这是个杀人如杀鸡的危险男人。“小姐姐,你好,我是余韧姿,余睿的女儿”此时,一道俏丽的身影从温贤身后探了出来。余韧姿脸上挂着些许笑容,她看上去大大咧咧十分无害,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和活跃,这种性格很容易让人放下警惕之心。叶蓁抬眸,视线淡淡扫过温贤和余韧姿,对着后者点了点头。她没有开口,有些话她说的已经足够清楚,温贤于她而言就是陌生人。察觉到叶蓁不带丝毫情绪波动的眼神,温贤忍不住后退半步,在这样的视线中,他原本积蓄的勇气全部逸散,竟然不敢再留在这里了。余韧姿可不管那么多,她丝毫不介意叶蓁的冷漠。“小姐姐,亓九天回到叶家了?我刚刚好像看到他也在参加宴会”“小姐姐,你老公和你还是很般配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亓九天的事?”“我这弱鸡哥哥的事你不用理的,他现在的心思就是觉得不甘心,不过京城优秀的姑娘很多,虽然比不上小姐姐你,但也总不会缺他一个老婆!”“”余韧姿说着说着,就到了兴头上,搬过椅子坐在了叶蓁面前。她没有丝毫羞怯地打听着亓九天的事,还不忘随意坑一把温贤。虽然温贤是她哥哥,但余韧姿依旧不大看好这种吃回头草吃到被自己伤害的前女友身上的男人,她并不希望叶蓁再搭理温贤,所以有什么说什么。余韧姿是个很正直严肃的人,在她眼中,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显然,温贤曾经做的那些事,在她看来,就是错的,完全不用理会的那种。听着余韧姿的话,叶蓁黛眉轻挑,没想到余睿的女儿会是一个这样的性子。而温贤则黑了脸,原本自然酝酿的紧张都烟消云散,他轻咳一声,不再理会余韧姿,而是看向叶蓁,目光中带着些许柔和。司缪眯了眯眸子,他站起身,直接挡住了温贤的视线。“怎么,你就这么不信心,我只不过想和她说几句话,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们已经结婚了,应该用不着再防备我了吧?”温贤没有抬头,他低着声音,冷冷地说道。听到这样的话,如果是一般男人,早就让开了,原因自然是不想让情敌看轻自己,也想要证明自己并不在意夫妻感情的外来威胁,不过司缪却没动,反而向前一步,将温贤逼退,他声音淡漠,古井微澜。“她是我的”闻言,温贤一愣,同样的话他在海城也听到过。他抬眸看向司缪,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苦笑,从嘴里苦到心里,心头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叶蓁会选择这个男人,从而舍弃和他近二十年的感情了。在眼前这个男人心中,除了叶蓁,没有任何人。他的激将法于他而言简直如同稚气的小学生手段,他拦着他,并不是不信任叶蓁,也不是不自信,只是单纯不想让觊觎他妻子的人靠近罢了。思及此,温贤心头陡然一松。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侧头看向叶蓁。“我们还是朋友对吗?”温贤声音小心翼翼,因为他已经承受了叶蓁太多的冷漠。他心中清楚,他很爱叶蓁,但如今的她已经不再需要骑士,她已经有了归属,既然如此,倒不如潇洒一点,诚心祝福,将这份醇厚的感情压在心底。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份感情太过明显,他和叶蓁连朋友都没得做。闻言,叶蓁神情淡漠,没有摇头更没有点头,整个人都透着疏离。温贤就算表现的再深情,她也不会有丝毫动容,他是间接害死原主的人,两人之间除了因果,半分旁的感情都没有,朋友更不可能。看她如此,温贤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没有再回头看一眼。他明白,二十年的感情,因为一个林懿,终究是走到了尽头,以叶蓁的性情,根本不可能再给他任何机会,在感情上,他已穷途末路。余韧姿看着温贤的背影,心头怜悯的同时,又不禁感慨叶蓁的冰冷。“你喜欢亓九天”叶蓁转头看向余韧姿,淡淡地吐出一句话。亓九天算是个不错的人,若是能在俗世得到一段感情,是一件极好的事,最起码话痨似的余韧姿和傻乎乎不多话的亓九天,配在一起很是互补。“噗——”听到叶蓁的话,余韧姿原本喝进嘴里的香槟瞬间就喷了出来。司缪和叶蓁坐在一起,淡淡看着这出人体喷泉景,两方形成鲜明的对比,引得周围人频频回首,都在猜测余睿家的假小子和新晋叶小姐之间在说什么。“谁喜欢他了?我不喜欢!不喜欢!”余韧姿有些跳脚,但脸却不自觉的红了。从小到大,哪怕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都从没有人和她开过这种和感情有关的玩笑,因为没人觉得她能找到老公,反而找个老婆更容易一点。余韧姿往嘴里狠狠塞了一块面包,掩耳盗铃似的走了。叶蓁的话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回荡,她看了看不远处依旧坐在桌前吃的不亦乐乎的亓九天,最后咬牙回到了杨柳身边,并没有去找他。“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病了?”杨柳看到余韧姿时吓了一跳,赶忙伸手去摸她的额头,现在是初夏,很多人会因为穿的太少感冒,她这女儿从小皮实,很少生病,但每次一病都很严重。“哎呀妈,我没事!我真没事!就是太热了,酒店里太热了!”余韧姿连忙推开杨柳的手,掩饰般用手在脸旁扇了扇风。杨柳狐疑地看着行色古怪的余韧姿,她这模样很不对劲,但看温贤已经离开,余睿也要跟着回去,她来不及多想,扯着余韧姿就向外走去。离开时,余韧姿还不忘回头看那个埋头苦吃的背影。时间渐去,宴会的人也都散了,这场宴会圆满结束。叶流华和冷玉蓉把所有宾客送走后,已经月挂高空了。回叶家的路上,一家人都坐在一辆车上,或许是因为邵家的原因,没人开口说话,除了叶蓁和司缪,每个人都心情沉重,连带着气氛都冷凝了很多。亓九天也沉默不语,他对l省的魔毒同样好奇。“妈,l省是出事了,所以爸才让我们回来的?”不知过了多久,叶柏开口打破了安静的气氛。他不傻,邵政在宴会上的话被他和叶松记在了心里,想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京城的父亲,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哪里还有心情高兴?这个话题,让空气中的安静又多了一分紧张。慕海棠脸色瞬间就白了,捏着包的手也紧了紧,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更不愿去深思,邵家盯上了l省,这就预示着事情又上升了到了更严重的层次。若是l省的事情解决了还好,以叶家的身份,最后上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但没有解决,那叶长华就要承担知情不报,危害国家利益的责任,届时,扒了他的职权还是轻的,若邵家紧咬着不放,恐怕连命都不一定能保住。“大伯,我们已经长大了,有权利知道这些事!那是我爸啊!”知道从慕海棠这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叶松就把视线对准了开车的叶流华,他还有些青涩的声音中含着严肃,一字一顿。闻言,叶流华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锋锐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无奈。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叶蓁手指动了动。“停车”淡淡的两个字在寂静的车里十分清晰,叶流华反射性停了车。“我们有些事要处理,你们先回去,路上小心”说完,叶蓁就拉着司缪下了车,两人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谁给你传信?”司缪挑眉,刚刚一瞬间,他也察觉到一阵细微的能量波动。“一个旧相识,走吧,潘家园”在隐蔽无光的角落里,叶蓁轻轻环住司缪的腰身,将头靠在他胸前。她身上依旧穿着那身拖尾的礼服,外面披着一件男士的驼色大衣,上面还有些淡淡的青竹味道,是司缪的衣服。两人这身装扮,一看就是刚刚参加了重要宴会。离开车后,外面不算是闹市,但偶尔碰到几个人,也频频引来注视。司缪揽着叶蓁,转瞬间就消失在原地。现在虽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但潘家园却依旧热闹,隐隐的灯光烛火传来,还有叽叽喳喳的讨价还价之声,叶蓁了然,这怕是鬼市了。刚刚传信给她的正是当初在潘家园遇到的老头,魔族水歧。她当初得到涅槃之火时,曾给过他传信方式,为的就是看祛毒丹是否能抑制他家小姐,也就是水婉女儿体内的魔毒,能破坏妖魔计划的事,她很乐意去做。“走吧!”叶蓁眺望着不远处的潘家园,语气中颇有些兴味。农樱如今在仰光市筹备古玩店的事,鬼市应该可以淘到不少好东西,好不容易碰到这个机会,的确应该好好逛一逛才是。叶蓁手挽着司缪的手臂,两人进了潘家园,就有不少人看了过来。在鬼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叶蓁这番装扮,着实引人注目,有些人更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简直把司缪当成了空气一般。而他们的目光,让司缪眯起眸子,周身冷气肆意,叶蓁眸子也冷了下来,两人修者的气场让众人面色白了白,不敢再看,那种走在刀尖上的感觉着实难受。鬼市中的东西的确要比白天的潘家园好很多,叶蓁扫过,察觉到不少灵气波动之处,有几处的灵气波动甚至堪比上品灵石!司缪也有些诧异地扫了扫,这种地方他是第一次来。叶蓁虽然很想现在就去搜罗一番,但眼下还是魔毒的事情比较重要,所以拉着司缪,一路向着当初水歧摆摊贩卖涅槃之火的地方而去。吉祥轩。蓝弧站在二楼的窗口前,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他俯瞰着下方热闹非凡的鬼市,手里持着高脚杯,里面有着晶莹的液体在晃动。这时,一双白皙的手臂从他身后探出,颇有些暧昧地摩挲着他的胸膛。面对这般艳福,蓝弧却一脸冰冷,对手臂主人的挑逗丝毫不放在心上,眼神中还隐隐燃烧着不可抑制的怒火,而怒火的源头正是贴在自己身后的女人。“我好不容易来一次,难道你就要用这副态度对待我?”女人的声音响起,手中动作更加卖力。“呵,怎么敢,您现在已经是攀上高枝的人了,还在乎我这小小的古玩商?”蓝弧紧紧捏着高脚杯,一字一顿,声音极其冰冷愤怒。闻言,女人动作一顿,旋即从他身后走出,目光对上他燃烧着愤怒的眼睛。女人长得很漂亮,是一种很复杂的漂亮,五官深邃立体,并非时下流行的网红脸,反而是辨识度很高的类似于欧美模样的女人,她眉宇间弥漫着忧愁,配合这种略显冷度的五官,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视觉冲击。蓝弧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当初一眼爱上的,就是她的模样。“为什么生气呢?娱乐圈本就半真半假,你应该早就习惯的,不是吗?”女人伸手摸了摸蓝弧的脸,声音并非普通女人的柔软娇嫩,反而带着些沙哑,犹如含了砂砾一般,但并不难听,反而还颇有些性感。“习惯?!你让我怎么习惯?!”蓝弧一把捏住女人的手腕,然后愤然推开,将高脚杯扔在地上,从桌子角落里取出一本杂志,狠狠甩在女人身上,咆哮着说道。女人沉默了片刻,弯下身从地上捡起那本已经被蹂躏出褶皱的杂志。“新晋影后段情,夜会影帝洛潇,两人爱巢共度4小时!”“绯闻女王,再度拥有新恋情,影帝影后恩爱缠绵,引人遐想!”“凭‘风华绝代’斩获影后,段情爱情事业双丰收!”“”用标红粗体写出的标题在杂志上格外醒目,每一条都是时下分分钟上热搜的内容,而杂志封面上,则是在夜色中相携离去的一双背影。“不晓得是哪家媒体,倒是没有拍出我的身姿”女人神色冷淡,她挑眉看着这张照片,还有闲心总结评判。听到她的话,蓝弧都要被气笑了,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没心没肺,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什么安全感,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冷静到这种地步。“段情,你到底有没有心?!”蓝弧努力想要平息自己的愤怒,可是看着女人淡漠的神色,最终还是捏着她的肩膀暴怒地咆哮,他以往自制的脾性在这个女人面前简直溃不成军。当初不小心撞到她,这一撞却撞进了自己心里。“心?我自然是有的”只不过,早就已经死了。段情抬头看着蓝弧猩红的眼,声音轻缓柔和地吐出这样一句话,只不过后半句,只在自己的心里响起,现在的段情,做任何事都是存在目的的。“既然有,那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这一次是洛潇,上一次是白泽,上上次是谁,你还记得吗?绯闻女王?娱乐圈真真假假我知道,但你呢,你如果认真了,那我该怎么办?!”咆哮过后,蓝弧就一把抱住了段情,声音略有些哽咽。他每一次的愤怒,换来的都是她的调侃和冷淡,可无论他怎么对她,她都一直留在他身边不曾离开,这是他唯一欣慰的一点。“认真?我不会”段情冷冷地摇了摇头,眼睛中闪过一抹复杂。她的认真早就用尽了,哪里还提得起心情去经营一段感情?“你每次都是这么说!能不能让我感觉到你对我的感情?!”段情的话似乎刺到了蓝弧敏感的神经,他一把将她推开,眼神冰冷,每一次都是他在隐忍,在付出,难道她就不能为了他少出几次绯闻吗?“我一直很爱你”听到他的话,段情忍不住皱眉,神色似不解。“好,这个先不提,那你说,你和洛潇‘爱巢’共处4小时,在做什么?”蓝弧一把夺过段情手里的杂志,在说到爱巢两个字时,加重了音调,这是他过不去的坎,因为那一晚,正是他约段情,却被她搪塞拒绝的时候。“呵,不过是媒体捕风逐影,下部戏我们合作,对戏而已”段情看着蓝弧略有些疯狂的神情,冷嗤着说道。她早就有了对付男人的办法,这种生物,不能惯着。“真的?”听到段情的话,蓝弧反问一句,他眼神中的猩红渐渐退去。“当然,你如果不信我,那为什么要问?”段情点了点头,这副坦坦荡荡的模样,倒是叫人没办法怀疑。闻言,蓝弧犹豫了半晌,上前又将段情揽入怀中。“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他声音含着些小心翼翼,这副模样和刚刚疯狂的模样判若两人。段情背对着蓝弧,脸上露出些冷笑,果然,男人就是这么贱。“上次,你怎么会把轻语赶走?她不是你的亲表妹吗?难道说蓝家还缺了她一碗饭?这样一来的话,那我岂不是都不敢跟你回蓝家了?”段情伸手抱着蓝弧,似不经意地问道。闻言,蓝弧冷哼一声,言语间满是嫌恶和恼怒地道:“上次我得来一件好东西,因为这件东西,本来可以和仰光市安氏财团搭上关系,可是都是方轻语,害得我和安凛闹翻,简直可恶!将她赶走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一个出嫁的女人,待在蓝家算什么?她当然不能和你相提并论的!”蓝弧眯着眼睛,这件事他此时想起,还十分生气。原本因为一把钥匙能和修者牵上线的,可惜全被方轻语搞砸了,以前还觉得这表妹活泼俏丽,很惹人怜爱,可如今看来,根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仰光市?安氏财团?”听到蓝弧的话,段情猛地抬起头来,眼神中掠过一抹激动。“嗯,安凛和你老板有些渊源”蓝弧点了点头,对段情的态度倒是没有多少诧异。他深爱着段情,自然对她的事格外上心,段情的老板名唤陈凯旋,是当初仰光市玉石大鳄陈魄的儿子,不过后来因为安凛,家产都丢了。陈凯旋于段情而言,就是伯乐般的存在,他明白。段情死死拉着蓝弧的衣袖,情绪依旧难以平复。蓝弧也不在意,视线不经意间扫过楼下,却身体一僵,他来不及多解释,松开段情就向楼下狂奔而去,他居然能在潘家园再次见到叶蓁!当初玉钥匙的事情后,他就看出方轻语和叶蓁有旧。当日叶蓁种种行迹都表明她的不简单之处,他本想问方轻语,谁知后者完全一副不耐烦不想说的模样,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那么决绝的将其赶走。不过,方轻语虽然不想说,王城柯却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着实没想到,叶蓁居然就是如今仰光市龙头企业雏莘集团的总裁!虽然因为安凛,他对仰光市多有关注,对雏莘集团的传奇女总裁也很好奇,但没想到这人居然就出现在他眼前,一时间,心思倒是活络了不少。要知道,雏莘集团在仰光市的发展势如破竹,已经有了稳超安氏财团的趋势,再加上桃花坊酒业的飞速推广,不出两年,雏莘集团就要发展至国际了。这样一个手段叫人膜拜的女人,认识一番对他而言完全没有坏处!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怀疑叶蓁是修者!当日,方轻语把钥匙藏在身上,根本没人能察觉,叶蓁不仅发现了,还能检测出玉钥匙的真假,这般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么想着,蓝弧跑得更快了。段情有些诧异,她和蓝弧虽然认识不算太久,但出生二流蓝家,这个男人一向是自视甚高的,他素来喜欢被人追捧,还从不见对谁这么狂热过。段情透过窗子看向下方,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纤细的女人。她穿着黑色晚礼服,身上披着一件驼色的大衣,小鸟依人般偎着一个身形颀长挺拔的男人,两人站在一处,一股浓郁的爱意从背影透了出来。段情面色大变,眼神中有激动之色闪过,她转身也想飞奔下去,可是想到蓝弧,最终还是抑制了内心的澎湃,稳住身形,没有再动。既然能在京城碰到,就总有再见的时候。她不能为了和她相认,就让这么久以来的计划功亏一篑。下方,蓝弧已经追上了叶蓁和司缪。“等等,叶小姐,稍等一下!”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叶蓁顿了顿,转身看去。蓝弧她自然记得,方轻语的表哥,不是个心思纯良的人,当初拿到玉钥匙时还颇费了一番波折,不过她和他好像并没有什么交情。“有事?”叶蓁声音平淡无波。闻言,蓝弧苦笑着摇了摇头。“叶小姐可还在怪我?上次的事情我和你道歉,都是我处事不周,才让方轻语得了机会,只希望你能给个赔罪的机会,让我请您吃一顿饭?”蓝弧目光灼灼地说道,说话间,突然察觉到一抹冷意。他转头看向司缪,突然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脸色讪讪。“这位是叶小姐的男朋友?呵呵,二位真是般配,给我一个机会,请二位吃饭?诚心想和叶小姐成为朋友,不知您可否赏脸?”蓝弧原本想问两人关系,但看到叶蓁挽着司缪的手臂时,陡然改口。叶蓁不是个简单女人,能让她倾心的自然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刚刚那眼神一个睥睨间,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让他都险些站不稳了。------题外话------双11快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