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六章 L省事变,畸形的家族关系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听到蓝弧的话,叶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言,拉着司缪转身,这人给她的印象并不好,商人重利,他说这番话的原因她大概能猜到一些。“诶,等等,等一下!叶小姐,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蓝弧皱眉,一个闪身就挡在了叶蓁和司缪面前。他也不知道叶蓁会在京城待多久,能够攀扯上关系的时间可不多,让他放弃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他可不愿意,总要弄清楚叶蓁的态度才是。“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情,让开”叶蓁神色也凉了下来,她可没那么多时间和这个人叙旧。闻言,蓝弧瞬间怔在了原地。他回头时,就看到叶蓁和司缪已经走远了。“妈的!摆什么谱!”蓝弧面目略有些狰狞地看着叶蓁的背影,恶狠狠地呸了一声。看着他的模样,周围准备瞧瞧摊位的客人都面色古怪地离开了。摊位小贩对这个吉祥轩的老板还是有些印象的,不禁有些诧异地看着突然爆粗口的蓝弧,虽然他站在这里有些阻碍他们的生意,但此刻也没人敢凑上去。能在潘家园开一家店面的,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们可不会自找没趣。好在蓝弧并没有在原地停留多久,他愤怒地转身离开了。回到吉祥轩二楼,蓝弧没有看段情,一把抄起红酒瓶狠狠灌了几口。“晦气!”在红酒即将见底时,蓝弧又将瓶子甩了出去,碎片四溅。“怎么了?那是谁?”段情眸子闪了闪,她上前拉住蓝弧的手腕,带着他坐了下来,柔声问道。“都怪方轻语那个贱人!不仅让安凛对我有了间隙,如今连一个女人都敢在我面子摆谱,呸!什么玩意儿!迟早有一天,我要她跪在我面前求我!”蓝弧面色阴沉的可怕,嘴上不干不净地怒骂着。能将自己一直宠溺长大的表妹说赶走就赶走的男人,能是什么善茬?听到蓝弧口中的话,段情眸中掠过一抹冷色。“我突然想起来今晚还有点事要做,就不在这里陪你了”她起身,戴上墨镜和口罩,提着自己价值不菲的包包转身下了楼。蓝弧回过神时,已经再看不见段情的身影了,当即愤怒地狠狠将一旁的椅子踹翻在地,转眼又看到地上那本绯闻杂志,只觉得火气上头。另一边,段情下了楼,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往叶蓁离开的方向追去。夜色渐深,鬼市的人越来越多。叶蓁和司缪虽然穿着盛装,在人群中非常显眼,但段情依旧没能找到,这里毕竟是蓝弧的地盘,想了想,她还是匆匆离开了潘家园。而此时的叶蓁,已经和司缪相携找到了水歧。当初那个穿着打扮古怪的老头已经变换了形态,有些老态龙钟,和普通家庭的老人家没什么不一样,浑身上下都透着疲惫和死气。叶蓁蹲下身,蹙眉看着水歧。听到声音,水歧眸子一亮,他慢悠悠地抬起头,看着他的模样,叶蓁黛眉蹙的更深,当初那个颇有些强者风范的老者,如今已经垂垂老矣。“喏”叶蓁手腕一翻,取出一枚回春丹。她能够看得出,水歧受了重伤,恐怕活不了多久了。水歧一愣,苦笑着将丹药塞进嘴里,回春丹入口,瞬间化作一道暖流窜入腹中,的确大大的缓解了他的伤势,可惜,不过是杯水车薪。他此刻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如同漏了洞的袋子,无法储存丁点灵气。“我有话,要和你说”水歧伸手捂着胸口,吃了回春丹,他倒是好了一些。叶蓁轻轻颔首,司缪见状,手一挥,整个空间就被封闭起来,但外界的人将此处视作无物,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司缪这一手让水歧眼神微亮,旋即看向他时,多了些敬畏。虽然他也能够做到,但在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面前,他根本升不起半点攀比之心,由此可知,他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有可能,达到了那个层次。“魔族到l省了?”没等水歧开口,叶蓁就若有所思地问道。以水歧的实力,华夏根本少有人能是他的对手,既然他重伤归来,那就说明l省出了变故,除了魔族,她想不到其他任何可能。闻言,水歧痛苦地点了点头,苍老的面容白得像一张纸。“我时间不多了,有些事必须告诉你,请求你的帮助!”那日,水歧拿着叶蓁给予的祛毒丹,快马加鞭回了l省,在给小姐用过后,果然成功压制住了魔毒的蔓延,这一点险些让水歧喜极而泣。他用了不知多少手段,可惜最终却只能用伤天害理的方法害死那么多修者,祛毒丹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心头也更加感激叶蓁。不知为何,这段时间魔毒翻涌的厉害,每天看着小姐对他说疼,水歧就深感无奈和心痛,他多想能够代替幼小的她承受,可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祛毒丹喂给她,以缓解魔毒给她带去的疼痛和伤害。索性叶蓁给的祛毒丹够多,他倒是也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因为魔毒导体最先出现在军区,水歧也就对此处多有查探,花婆婆等人的到达起先让他保存了些许警惕之心,不过后来发现他们只是留在军区处理那些变异体的事情,他也就渐渐松缓下来,可就是因为松缓,酿成了大祸!魔毒变异体根本无药可医,以致于花婆婆等人也愁眉不展。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查探病毒源头,只是没想到,根本没有半分思路不说,反而因为过分明显的举动,引来了魔族中人。水歧也着实不明白魔地那个女人为何会对小姐那么看重,在他带着小姐远离几年后,还叫人如此密集的搜查,没错,他暴露了。魔族实力不小,派来的人中,正有一个是那女人的左膀右臂。他中了招,以致于只能躲躲藏藏,那群无用的修者也和魔族那些人交过手,还有一个重伤濒死,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罢了。只是没有想到,小姐居然丢了!身为魔毒携带体的小姐,居然在他的看管之下丢了,毫无疑问,是魔族那群人动的手,他千里迢迢追去,依旧没能将小姐带回,反而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他赶回京城。他是魔族,就算隐藏在俗世多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没有什么朋友,解救小姐的事情,他只能托付给叶蓁,这个人族女子,让他深感神秘。能够拿得出已经绝迹的丹药,能认得出涅槃之火,会是什么简单人物?因为涅槃之火的事,叶蓁欠他一个人情,所以他毫无顾忌的来了,好在她是个守信的人,这样一来,他也算是放了一半的心。“这是通往魔地的地图,我希望你能看在涅槃之火的份上,救小姐”水歧干咳一声,丝丝缕缕黑色的血液溢出,他不甚在意地擦去,从胸口衣襟中取出一张略显陈旧的羊皮纸,颤抖着手递给了叶蓁。魔地神秘,隐世多年,他也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草草绘出的。叶蓁沉默了片刻,伸手接过。涅槃之火她是肯定要的,既然如此,这份因果她就必须接下了。魔族和域外妖魔勾结,若是能乘着这个机会铲除魔族,那也算是好事一桩。“谢谢”水歧沉声道谢,脸上也溢出点点少的可怜的笑。在叶蓁和司缪视线之中,水歧的笑容渐渐凝固,旋即他佝偻的身影化作星星点点的飞灰,他努力维持的生命终于在见到叶蓁,交代完一切后事后,泯灭于世间,他终于可以毫无愧疚地到地下去见主子了。叶蓁静静看着地上积下的黑色尘土,唇瓣轻轻抿了抿。她将羊皮纸摊开,看着上面所绘的图文,不禁蹙眉。羊皮纸上,用碳木绘着密密麻麻的支道,有些地方标注着名称,有些地方却又空荡荡的,叶蓁完全看不懂,对图文尽头的魔地所在,更是看不出丝毫去路。“”叶蓁侧眸看向司缪,眼神中有些为难。她根本看不懂这张简易的地图,对华夏这个地方,她还不算太熟悉。司缪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接过羊皮地图,眸中没有一丁点烦忧,好似能看懂一般,他的神情安抚了叶蓁,好半晌后。“你知道怎么去?”叶蓁满眼期待地望着司缪,轻声问道。“不知道”司缪侧眸看她,唇角的笑很浅,却叫最厉害的画师都难以画出半分神韵。闻言,叶蓁只觉得额角跳了跳,不知道你还看的那么认真,笑的这么好看?司缪眸子动了动,深处满含缱绻温柔,他亲眼看到,才知道卿卿为了他付出了多少,她很少给予别人承诺,但为了他,却依旧做了,这让他心头弥漫淡淡的喜,最起码她深爱着他,这一点就远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走吧,我们先回去”叶蓁想了想,将羊皮纸收入储物戒,l省的事情她就算着急也没用,这件事还需要回去和叶流华商议,至于那些变异的军士,还需要见了之后才能得出结论。屏障撤去,周围众人好似根本不好奇怎么会突然冒出两个人来。水歧的消失就像是一个小石子落在水面,等涟漪散去,没有丁点痕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水婉的女儿,也就是魔毒源头被带离l省,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不算是坏事,毕竟源头没有了,魔毒也不会传染,只要控制得当,就不会出事。深夜凌晨,鬼市正处于最喧闹的时候。因为水歧的事,叶蓁也没了心情继续闲逛,不过依旧以高价买下很多古玩,当然,这些在旁人看来分辨不出真伪的东西,到了叶蓁手里的,都是真品。叶蓁离开后,潘家园鬼市中,一个富家千金大肆挥霍,被小贩当成傻子,带回许多赝品的事流传了很久,倒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带动着鬼市更迅猛的发展。黑暗的角落里,叶蓁将司缪手里提着的东西都收入储物戒。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转眼就回到了叶家大院外。不知是不是因为宴会上邵政那番话的缘故,凌晨的叶家依旧灯火通明。两人进了客厅,就看到沙发上的全员聚会,叶流华和冷玉蓉坐在一处,两人脸色都非常凝重,而另一侧则坐着慕海棠和叶松叶柏,三人面色可以说是最难看的,在场除了亓九天外,都是一副遭受了巨大打击的模样。叶老上了年纪,早在宴会中途就被送回来休息了。“大哥,我必须要回l省,叶松和叶柏就交给你们照顾了”慕海棠身形有些摇摇欲坠,她面色惨白,芙蓉般雍容的脸此刻倒是颇为惹人怜爱,可惜,能够怜爱她的人,此刻正危在旦夕。冷玉蓉坐到了慕海棠身边,握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她想要安慰什么,但想到邵家,那丝本就没有底气的安慰更是说不出口了。“大伯,我也要回l省!我爸现在有危险,我必须回去救他!”叶柏眼圈有些红,但他没有哭,一字一顿,面色认真地说道。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能够守护国家的军人,但在这个时候,如果连自己的父亲都保护不了,那还何谈成为一个保家卫国的大英雄?这般想着,叶柏又自嘲一笑。曾经的他只知道在学校里惹是生非,总是让父亲为他擦屁股,居然将军士变异这么大的事遗漏过去,而兴冲冲地回了京城,现在想想,还真是愚蠢。和叶柏的澎湃自责不同,叶松虽然也伤心,却一直保持沉默。他能明白父亲这般作为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他们兄弟两个和母亲能够好好活下去,就算l省的事情无法解决,事情暴露,有叶家在,他们也不会出事。叶松心情很复杂,他很犹豫,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只是一个晚上,曾经两个不着调的熊孩子就像是长大了一样。看着两人,叶流华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欣慰,不过,他们都是叶家的未来,他不可能让他们回去冒险,两个毛头小子,就算回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我会亲自去l省一趟,你们留在叶家,哪儿都不要去!”叶流华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坚定,他眼中有冷锐的光。闻言,冷玉蓉皱眉,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将拒绝的话说出口,嫁到叶家二十多年,对于这个家族的脾气秉性她是了解的,这是一个亲情重过一切的家族,在现在这个时段,叶长华的安危对叶流华来讲,恐怕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慕海棠看着叶流华的神情,眼中有泪溢出。叶松和叶柏也紧紧抿着嘴,一辈子的顺风顺水,终于在这一刻遇到了波折,也让他们明白,叶家并不是无坚不摧的,它也有遇到难题的时候。“我们和父亲一起去”清冽悦耳的女声响起,叶蓁牵着司缪的手从玄关走出。众人纷纷回头,在看到两人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你们?”叶流华眸子一顿,他想要拒绝,但想到叶蓁和司缪在修者联盟受到的敬重和他们的实力时,终究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他没有任何底气能解决军士变异的事。当年的盛城是他永远跨不过去的坎,说实话,他有些恐惧。看着那些和自己并肩奋斗的战友们一个个倒下,又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般站起来,他心头有着说不出的痛和伤,但对于这一切,他却无能为力。“有问题吗?”叶蓁和司缪坐下,有些淡漠的反问。察觉到叶蓁略显疏离寡淡的模样,叶流华眸子黯了黯,他知道,她还在怪他当日那么对待司缪,可任谁知道面前是个危险人物,应该都是一样的吧?叶流华这么想着,转头看到冷玉蓉时,心头突然苦笑。也不是谁都一样,最起码他的妻子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对女儿的宠爱,对司缪也是爱屋及乌,甚至要更好一些,他明白她的作为,却没办法做到和她一样。“那我也一起去!”原本沉默不语的亓九天开口了,他态度有些郑重。从回到叶家后,他好像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修炼狂人了,如今的他多了些人情味,不想再一个人默默待着,若能对l省的事情尽一份力,也是好事。听到他的话,叶蓁却缓缓摇头。“邵家邵星靥,不是普通人,你留在叶家保护他们的安全”叶蓁声音淡淡,但说出的话却叫叶流华,冷玉蓉和慕海棠汗毛倒竖。“邵星靥是修者?!”慕海棠声音有些尖锐,她也算是了解过邵星靥,却从不知道她是个修者。“高阶修者,实力不弱”叶蓁看了慕海棠一眼,神情漠然,眼角眉梢却噙着淡淡的倦意,她轻轻倚在司缪身上,水歧的死和那张神秘莫测的羊皮地图,让她有些疲惫。司缪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低垂下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心疼。邵星靥是修者的事情,如风暴般席卷在叶流华的心上,让他有些无力。邵家本就因为和m国的关系,让他无从下手,如今又多出一个高阶修者的邵星靥,叶家又如何能够与之匹敌呢?“明天就走”叶蓁淡淡丢下一句话,和司缪离开了客厅。她要回去好好想想,没时间在这里和众人解释邵星靥的事。看着叶蓁的背影,慕海棠咬了咬牙,她想要和她道歉,但当日司缪的事任何人碰上,恐怕都会是那种恨不得远离的情绪吧?*在叶家商议前往l省尽快处理军士变异的事情,从而让邵家无法抓到把柄的时候,邵家也同样在商议这件事,不过,事情是围绕邵星靥展开的。邵政和奥德莉回到邵家,前者就怒火冲冲地到邵星靥房间去了。房门没锁,邵政进了房间,就看到穿着黑色性感睡衣的邵星靥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可怕,可即便是无力的躺着,依旧有一种妖娆的视觉冲击。邵政愣了愣,眼神中掠过一抹火热。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尤物,是个叫男人恨不得为她生为她死的尤物,但从没有这么直接地感受过,如今看来,连他都忍不住心痒痒。他虽然是娶了一个有助于家族发展的老婆,但骨子里还是个风流男人。年轻时候,他就时常流连在风花雪月场所,到了如今这个年纪,那种澎湃激情的感觉不仅没有褪去,反而愈演愈烈,让他都想溺死在情谷欠之中。邵星靥动了动,缓缓睁开眸子。她早就察觉到邵政的到来,只是身体不适不想动弹罢了,但看着他神色越来越火热,呼吸越来越粗重,她忍不住皱眉将目光投向他。在来到邵家后,她就发现,这是一个有些畸形的家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没有男人能够抵御的魅惑,她可不是原主,没有什么近亲不能在一起的观念,男女之间,只要看对了眼,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这般想着,邵星靥就忍住疼痛,对着邵政轻轻招了招手。她被宴会上那男人所伤,后来又动用术法,导致身体更加不堪重负,如今体质奇差,正是需要男人补充精气的时候。邵政虽然年纪大了,但这会儿也不是嫌弃的时候。邵星辰已经被她派去调查叶蓁的事,如今她正有需要邵政的时候。看着邵星靥纤细的手指,隐隐起伏的胸口,以及她胸口上几乎要活过来的狐尾,那深邃的沟壑直接将邵政拖了进去,他有些无法控制地朝邵星靥走去。“爸,你怎么了?”邵星靥张嘴,轻轻吹出一口气,将房门闭上,魅惑地问道。“爸没事,爸没事”邵政愣了愣,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才猛然回过神来。他有些惊恐地起身,皱眉喘着粗气,刚刚那一刻,他险些要忘记面前的女人是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女儿,一些错事若是酿成,他就会身败名裂啊!邵星靥眸子深处掠过一抹幽暗,又懒洋洋地躺了回去。这个世界的男人,果然都是有贼心没贼胆,她都送到嘴边了,居然都下不了口,她该夸赞一句邵星辰果然是邵政的儿子吗,两人还真是一个模样。“今天你怎么会突然离场?你可知道上流社会会怎么说你?!”回过神后,邵政就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不禁怒叱一声。他声音很大,似乎这样就能隐藏自己刚刚升起的龌龊心思。邵星靥懒得去探究邵政的意思,她全然没有把面前这个男人当成父亲,满心都是想着怎么能将他勾上床,从而吸取些精气,来弥补自己的创伤。“你以往低调也就罢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把叶家那丫头压下去,居然贸贸然离场,你知不知道这会给自己的名声造成什么危害?!”看邵星靥慵懒的模样,邵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旋即又冷喝道。他只觉得房间中越来越热,一股似香,又似臭的味道弥漫开来,让他的身体也渐渐跟着火热起来,他面色潮红,不禁伸手拉了拉自己的领带。“危害?能有什么危害?那些虚名,我根本就不在意”邵星靥笑了笑,她缓缓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身形,黑色的睡衣性感的叫人着迷,她慢慢从床头爬到床位,来到邵政身边。俗世虚名算什么,她根本半分都不放在心上。如今,叶蓁和她身边那个神秘莫测的男人才是她探查的重点,她总觉得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啃噬着她的神经,这件事若是不尽早处理,她怕是要出问题了。如果她没有猜错,在星辰俱乐部出现的神秘修者,就是那个男人!这次莫名其妙受伤,让她明白,华夏并非都是不堪入目的弱者。鉴于叶蓁和司缪,邵星靥决定要尽快恢复身体,亲自动手去查看虚实,那两人绝对是敌非友,她一定要先下手为强!这般想着,邵星靥就伸手揽住邵政的脖颈,将他拖到床上。邵政眼神中闪过一抹抗拒,但空气中的味道就像是最强的催情药,让他实在没办法抵抗,最后还是陷进了这具妖娆的身姿中,成其好事。不知过了多久,被子中伸出一条纤细白皙的手臂。“唔”邵星靥轻声呢喃了一句,坐起身,光洁的皮肤在空气中白的渗人,不知是不是错觉,处于她大腿处的蓝狐头颅居然动了动,眼眸也缓缓睁开一条缝。她丝毫不在意自己光裸的身体,起身从地上捡起睡衣床上。站在床边,邵星靥冷眼看着明显老了不止十岁的邵政,她当然不可能要了他的命,但也抽取了他一部分精气,好在这种东西是可以补上的。在邵星靥的目光中,邵政睁开了眼。他一眼就看到床边那张美艳夺目的脸,脑海中回荡起刚刚发生的事情,即便身体一阵疲惫感传来,却依旧抑制不住心头再度产生的颤抖和火热。想象和得到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在真正得到后,一切道德都要向后站了。邵政满眼痴迷地看着邵星靥,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是这样一副冷艳妖娆的性子,连他这个父亲都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这般想着,邵政心头又生出一些嫉妒。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开放性子,交往的男人没有十个还有八个,不过她从不将男人带回来,如今想想,他还真是有些嫉妒那些身强体健得到了邵星靥青睐的年轻男人们,对比自己,还颇有些苦涩。“穿上衣服,待会儿母亲上来看到,不太好”邵星靥脸上勾着淡淡的笑,声音却极冷。闻言,邵政一愣,隐含着怒火的目光看向她。这一辈子,他在床上抛弃过不少女人,却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有同样的经历,而这个给予他耻辱和抛弃的女人,居然还是他的女儿!“怎么,上了床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邵星靥,别忘了我是你老子!”邵政冷笑一声,扯住邵星靥的手腕,一把将她拉的跌进了床上。看着刚刚高高在上的女人如今一片柔软任他蹂躏的模样,邵政心头满是得意,他想要做些什么,但却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似的。“呵呵,没本事还想学别人?”邵星靥冷嗤一声,她伤势还很重,不想和一个普通人计较。听到她的话,邵政瞬间就黑了脸。他以往明明不是这样的,任何女人在他身下都只能求饶,可这次是怎么回事,就像是被妖精吸干了精血一样,完全提不起力气。“行了,这件事暂且不论,叶家新找回来的那个女儿,你可知道些什么?”邵星靥双手环胸倚在床头,若有所思地问道。“叶蓁?”邵政皱眉,他转头看向邵星靥,了然一笑,手不安分地摸上她的脸。“怎么,你是嫉妒她了?放心,在父亲眼里,她可没你半分滋味,清汤寡水,一看就没什么味道,只是叶家找回她的事,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邵政眯着眼睛想了想,察觉到些许不对劲。如果叶家早就知道叶承欢是假的,没道理一点苗头都没有露出来才对。“呵,我嫉妒她?如果不是她好运找了个修者做男人,我也不至于在宴会上中途离开,亏你掌控偌大的权势,居然这般废物!”邵星靥冷笑一声,丝毫不在意地讥讽着邵政。她深知自己的体质和术法,只要男人沾染了,就不可能再离开她,说明白点,就和傀儡差不多,她用得着和自己的傀儡客气?闻言,邵政眼中再度划过一缕怒火。他转头看向邵星靥,如果这是一个旁的女人,他早就叫人秘密处置了!但回过神后,邵政面色就是一变。“修者?!”他厉喝一声,眉头也紧紧皱在了一起。“当然,而且是一个比所谓华夏五圣人更强的修者”邵星靥欣赏般看着邵政的面色,又继续说道。闻言,邵政面色阴沉的难看。叶家在他眼中就是个稍微强壮一点的蚂蚁,但现在告诉他蚂蚁成长成了大象,这种天差地别简直让邵政恨不得喷出一口血。“你怎么会知道?你的离开和叶蓁身边的男人有关?”邵政回神后愣了愣,他有些难以理解邵星靥的话。“废话!”邵星靥冷嗤一声,她是修者的事除了邵星辰,根本没人知道,但此刻邵政问起来,她也没心情和他解释,她有些迫切地想要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哼,就算有修者也没用!”对于邵星靥的话,邵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也没有深究。他的一切情绪最后归于平静,冷笑一声,恨恨地说道。“哦?”闻言,邵星靥挑眉,有些不解他的话。“l省军区出了大事,处于封闭状态,叶家欺上瞒下,我已经派人去l省调查了,一旦查出个子丑寅卯,我看他叶家还怎么安稳屹立在京城!”邵政脸上带着阴笑,想到他即将把叶家踩在脚下,一种喜悦就弥漫上心头。邵家和叶家本就秉持着不同的政策,以致于一直处于对立状态,不过叶流华娶了冷玉蓉,而他娶了m省首脑千金,说起来,还是他更胜一筹。“l省”邵星靥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了一句。她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并不算太久,但心头总是有种高人一等的意思,不过这里发生的种种都出乎了她的意料,不仅有高阶修者,还有能伤她的人这些远超她认知的东西,都让她感到不安。“哼,我倒要看看叶家此次能否如二十年前一样,好运逃过!”邵政说完,就起身穿上衣服,匆匆离开了邵星靥的房间。他必须去催促下属,尽快解决l省的事情,只要得到了实锤,他就能够将这则消息上报,届时,举国崇敬的叶家就会成为罪人!这个机会来之不易,他必须牢牢抓住!邵星靥看着邵政离开,不发一言,眸中却闪过一抹幽蓝的光。*回到房间,叶蓁就疲惫地躺在了床上。她眨了眨眼,打开电脑,从储物戒中取出羊皮图纸,在网上搜索起来。这些地区没有半分关联,就好像是被水歧随意涂鸦上去的,有些地方她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过,但其中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却引起了她的注意。“巴子别都?”她轻轻呢喃了一句,在网上搜索。司缪坐在叶蓁身边,手一挥,桌面上就多出一盏芳香四溢的清茶,这是由雾须草冲泡的,有补充魂力的作用,十分珍贵。当然,在司缪心中,只要是叶蓁需要的,都不算珍贵。叶蓁侧眸轻吻司缪的脸颊,轻抿一口雾须茶,这才看向网络搜索出的东西。巴子别都,又名丰都,是一座依山面水的古城,春秋时被称为“巴子别都”,东汉和帝永元二年从枳县划出单独设县,定名为“丰都县”,至今已经有1900多年的历史,因为三峡建设,县城由长江的北岸名山镇迁至南岸的三合镇。这些消息并不算什么,唯一吸引叶蓁的,是丰都的另一个名号:“鬼城”。丰都鬼城又称为“幽都”,“鬼国京都”,以各种阴曹地府的建筑和造型而著名,鬼城内有天子殿、奈何桥、黄泉路、药王殿等多座表现阴间的建筑。丰都坐落在六天青河旁,有三宫九府,宫阙楼观贵似天庭,鬼帝坐镇在此,统亿万鬼神,是传说中人类亡灵的归宿之地。传说丰都是人死后灵魂归宿的地方。在庞大的阴曹地府里仙、道、释、儒,诸神众鬼盘踞各庙,等级森严,各司其职并以苛刑峻法统治着传说中的幽灵世界。这里最早的渊源是因为巴蜀氐羌部落第一代鬼帝,土伯住在“鬼国幽都”。巴蜀氐羌部落的人信奉巫,他们树立着一个神,这个神就是土伯,这个部族的巫术起源很早,能够驱鬼治病,非常厉害。叶蓁仔细扫过这些看似传说的信息,脸上没有一丝怠慢。如果是被别人看到,或许会一笑而过,或许会兴致勃勃想着去观摩一番,但叶蓁不会,且不说她在饕餮大陆是真正见过鬼族的,哪怕就是华夏,也有灵体。她曾经听农樱和机瞳说起过茅山一派,他们就是以捉鬼驱邪闻名于世的。叶蓁之所以会注意到繁杂地图上的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距离红圈标注的魔地最近,而且任何一条支道想到达魔地,都要经过丰都!如果她没有猜错,神秘莫测与世隔绝的魔地,就和丰都有关!“这里,有些意思”司缪点了点电脑屏幕上的图片,轻笑着说道。上面是类似人间法律机制建成的“阎王殿”、“鬼门关”、“阴阳界”、“十八层地狱”等一系列阴间机构,各关卡的鬼神形象千姿百态,峥嵘古怪。------题外话------我表达歉意,但我不是码字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