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七章 二人世界,雪山上的火锅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很像吗?”叶蓁侧眸问道,眼神中有点点好奇。阎王殿,她可没见过,只当是传说,不过看司缪的神情,好像并非如此。闻言,司缪眸子深处掠过一抹深邃的光,只是笑着看叶蓁,没有多言。叶蓁眨了眨眸子,也没有继续询问,不过丰都这个地方她倒是记在了心里,通往魔地的路,和这个地方一定脱不了关系。“洗澡,休息!”司缪摸了摸叶蓁的长发,轻声说道。“好”叶蓁颔首,去了浴室。司缪回眸看向电脑屏幕上的阎王殿,脸上神色莫测。就在叶蓁洗澡的中途,浴室中突然闪烁起星星点点的金光,就像是有宝物出土了似的,金色的碎光直接将整个卧室都染上了圣洁。司缪眸子一眯,他如流光般出现在浴室中。叶蓁已经披上了浴袍,脸色有些奇异地垂眸看着自己,即便有浴袍遮蔽身体,却依旧有金光从她身上逸散出来,此刻的她就宛若一个发光体!司缪此刻并没有在意她的变化,反而皱起眉。看着叶蓁长发湿哒哒地垂着,发尾处还滴着水珠,司缪有些不悦地抿起唇,走过去弯腰将她抱起,叶蓁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再看自己身上的变化了,反射性用双臂环住司缪的脖颈,但这样一来,浴袍就松松垮垮地露出些许春色来。叶蓁垂眸又看了看自己,耳根后有些烫,她一本正经地拢了拢浴袍。“孩子似的”司缪无奈地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她的举动,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手从她的发顶轻轻拂过发梢,淡淡的暖意席卷,叶蓁的长发瞬间干了下来。“你看,是功德值的变化吧?”叶蓁眨着眼看司缪,伸出白皙的手臂在他眼前晃了晃,金光久久不散。“嗯,异象”司缪倒是云淡风轻,不过看向叶蓁时,带着淡淡的柔软,叶蓁弥补虚空洞,守护这片大陆亿万生灵,获得的功德值不菲,所以生出了异象。“莱格和郎翼将虚空洞补全了,是个好消息”叶蓁身上的金光渐渐散去,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功德值给予的好处是意想不到的,虽然没办法让她直接突破十二品,但后续的益处不可想象。“好了,休息”司缪说完,手一挥,灯光就灭了,房间一片昏暗。“你不休息吗?”叶蓁紧紧拉着司缪的手,在黑暗中小声问道。“你不是累了?”司缪轻笑,反问一声。“也没有那么累”听着司缪的揶揄,叶蓁一梗,旋即故作平静的说道。她怎么从不知道司缪性子这么黑?黑暗中,唯有司缪愉悦的笑声。*翌日一早,司缪,叶蓁和叶流华就坐上了火车。来到华夏也有一段时间了,叶蓁还是第一次坐这种交通工具,至于司缪,即便不用身份证,他要想上火车,还有人能拦着不成?当然,他并没有利用空间法则,反而是叶流华出面,他成功买票上车。而坐火车的原因,自然是掩人耳目。他并不想让邵家得知他的去向,这样的话反而落了下乘。若是自驾,很可能被监控拍到,飞机客车自然也是如此,但火车就不一定了,有谁能想到,京城叶家叶流华会乘坐火车前往l省?再加上上火车时叶流华做了一番手脚,即便有心探查,也没人会知道上火车的是他,可谓是做了完全的准备。叶蓁捏着火车票,看着拥挤的人群,不禁蹙眉。她素来不喜这种繁杂的地方,原本对火车颇有些好奇的感觉此刻尽数散去。司缪拉住叶蓁的手,穿梭在拥挤的火车通道间,如上一次在星辰俱乐部一样,所有人都无意识地让开一条道,连衣角都没有沾到叶蓁和他。而走在后面的叶流华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倒也不在意,只是在看向司缪时,眼神中多了些许复杂,这就是修者的力量吗?三人没有要卧铺,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车厢里味道很复杂,泡面味和脚臭味混杂在一起,让叶蓁颇感不适,她不禁把头埋在司缪怀中,闻着淡淡的青竹香,嘴角才微微弯起。叶流华也察觉到车厢中算不上好的空气,有些内疚地看向叶蓁。司缪侧了侧身,挡住叶流华的视线,将叶蓁半抱在怀中。看着他小心巴拉的模样,叶流华嘴角抽了抽,气哼哼地转头不再看他们,压低了帽子,准备先休息一下,好好想想去了l省的对策。火车晃晃悠悠地向前行驶了,l省是这趟火车的最后一站。等到好一些了,叶蓁就打开了车窗,淡淡的微风吹拂进来,倒是将那些古怪的味道吹散了不少,看着窗外极速掠过的景色,叶蓁眉眼柔和下来。司缪垂眸看她,眼中掠过淡淡的笑。一路上,除了有小偷偷窃被抓到外,倒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安稳到达l省,下了车,就有冷风呼啸而来。别的地方都带着暖意,而这里,却还有积雪,简直和外面是两个世界,l省多山,一眼望去,到处是白雪皑皑的雪山。叶流华对l省军区也是熟悉的,当即就招了一辆车。“好了好了,我只能把你们送到这里了,上面不让人进的!”足足走了两个小时,出租车司机在一座雪山脚下停了下来,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没办法将三人送上去,剩下的路要靠他们自己。叶流华给了钱,三人下车,看着茫茫雪山。“军区重地,隐秘一些是理所当然的”叶流华说完,就向着雪山上走去。他没有说的是,l省的省军区并不在这里,这是外人并不知道的地方,也是叶长华真正驻守的地方,这里山势险峻,也是边境要地,能够一眼看清所有形式,可以说只要破了这座雪山上的军区,l省就等于没了龟壳的乌龟。叶蓁踩在雪上,厚厚积雪似终年不化。司缪弯腰把叶蓁抱起,倏然飞掠而起。叶流华一愣,回头看着茫茫雪山,他有些震惊地抬头,就看到一袭银袍的司缪怀中抱着叶蓁,凌空而立,好似如履平地一般!虽然知道修者有移山倒海只能,但看着这明显超出引力学的一幕,心头还是忍不住跳了跳,带给他不一样的视觉冲击,心中暗道,难道这就是轻功?!司缪垂眸,看着愣愣站在雪中的叶流华,不耐的皱眉。他长身玉立,眯了眯眸子,叶流华就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掠而起,好在见过不少大世面,他也不恐高,三人就如流光般向山顶暴射而去。直到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叶流华才回过神来。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脚也软了些,虽然觉得这样很怂包,但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从山脚飞到山顶,这种经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是真正的飞啊,就像武侠里写的那样!司缪落在地上,他恢复了原貌,在皑皑白雪中,恍若清冷的谪仙。他依旧紧紧抱着叶蓁,不让她触碰冰冷的雪,后者也不反驳,双臂环着他的颈,乖乖待在他怀中,眼神扫过罕无人烟的雪山,颇有些喜色。这种地方,才是她所喜欢的,除了山脚下的农庄,什么都没有。叶流华沉默了一会儿,才绕过庞大的障碍物,军区就在前面,他还没有靠近,一道巨大的警报声就响了起来,凌厉而整齐的脚步声也渐渐传来。司缪抱着叶蓁跟在他身后,姿态悠然,一点儿都不迫切。“什么人!站住!”角落里,有身着军装的军人走出,他手中持着枪,面容冷酷而警觉。“京城军区,叶流华”叶流华抿着嘴,从胸口处取出证件,声音同样凌厉地回应道。闻言,众多军人都是一愣,旋即有人上前验证真伪,看过后,面色一阵激动。“将军!”上前验证真伪的军人双腿一并,行了一个军礼,身后人见状,都收起枪支,声音震天地喊了一句,齐刷刷的军礼颇为醒目。“将军是来找司令员的吧?他就在里面,我带您进去!”站在叶流华身边的军人眸子一闪,不用多问就知道叶流华来此的目的,当即就带着一行三人向障碍物不远处的一个山洞内走去。军人们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叶蓁和司缪,不过看两人跟着叶流华,也就没有多问什么,军区内出了大事,他们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心管别人?进了粗糙的洞口,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里面并非黑黝黝的山洞,而是宽敞明亮的院子,一眼望去足足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此刻还有整齐列队的军人在嘿嘿哈哈地做着训练。军人将叶流华等人带到一间颇高的帐篷前,再度行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了。叶流华敲了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开门的是叶长华,离开京城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就一脸倦态,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像是遇到了什么巨大的难题,眉头一直紧紧拢着。“什么”叶长华声音虽然响亮,但也能听出其中的倦怠。他本想问什么事,但抬头却看到了叶长华和叶蓁司缪,不禁愣在了原地。“大哥?你们怎么会来?!”叶长华眼睛一亮,面上满是难以掩饰的喜色,他忍不住上前紧紧抱了抱叶流华,不管怎么说,能在这里看到一母同胞的兄长,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安慰。“事情怎么样了?”叶流华紧绷的情绪在看到叶长华时也松缓下来,只是看上去依旧有些冷锐。闻言,叶长华抿唇,脸上不禁露出苦笑,然后缓缓摇头。“有何事进去说”他们两兄弟可以站在门口说上一个世纪,司缪却不行,他垂眸看着叶蓁,冷声说道,外面天寒地冻的,他还怕冻坏了他的卿卿。这样的宠妻之道,让叶流华和叶长华皆是一愣。叶蓁虽然神色淡淡,但心头却有着欢喜。待在司缪怀中,他一直催动着能量,有淡淡的暖意将她席卷,又哪里会冷?“呵呵,说的也是,走,进去再说!”叶长华大笑一声,带着三人进了帐篷。“蓁蓁?!”“叶蓁?!”叶蓁刚刚进门,就有呼喊不约而同地响起。帐篷内,有一脸怅然的花婆婆,面色羞愧的付浮生和柯子谟,以及脸色惨白好似受了重伤的螣蛇老人,这些正是当初启程来l省的修者联盟的人。看到叶蓁,众人情绪不一,但原本低落的士气瞬间就转好了。经历过修者联盟的事情后,叶蓁就像是精神领袖般,世间好像没有她做不到的事,再加上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的司缪,众人都松了口气。叶蓁看着众人,神情清冷地点了点头。“坐吧”叶长华搬了几个凳子给三人,围绕着火炉,气氛有些尴尬。“魔毒解不了?”叶蓁手中握着一杯水,语气平静地问道,她并没有嘲笑修者联盟的意思,这种由魔族精心研制的毒素,就算解不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然而听到她的话,修者联盟这些所谓的青年才俊都红着脸垂下了脑袋。他们一直在联盟中潜修,身为天赋惊人的修者,心底是看不起俗世中人的,可真正到俗世中解决这些事情时,才发现他们真的无能为力。“前段时间l省来了一群人,应该是你说的魔族,他们将螣蛇打成重伤,我们没有将人留下,而被魔毒浸染的变异军士,恐怕没办法治好了”花婆婆沉默了一会,才叹了口气说道。她倒是三言两语就交代完了一切,周围人头却垂得更低了。在这里看到叶蓁,付浮生心情极为复杂,他本觉得以自己的资质,能够很好地解决普通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可来到这里才发现,他不过是井底之蛙。柯子谟亦然,他本以为盟主之位是跑不掉的,但真正遇到那些手段狠辣,实力强大的魔族时,他们只能被花婆婆和螣蛇老人护在身后。经过这一次俗世的事情后,付浮生和柯子谟已经发生了改变。“有多少军士发生了异变?”叶流华皱眉反问,语气严肃而郑重,这才是他关注的重点。“近三成”叶长华张了张嘴,有些苦涩地吐出三个字。闻言,叶流华面色一变,他没想到修者联盟的人来了这里,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近三成的军士变异,这事怕是瞒不住了。变异的军士只会对普通人下手,凡是被啃咬到的,都会被同化,倒是和电影生化危机中的竟相差不多,只是他们并没有发展成怪物罢了。“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员来这里?”想到邵家,叶流华眉头皱的更紧。“可疑的人?没有!”叶长华仔细回想了一番,最后摇了摇头。“邵家已经注意到l省,若是被他们逮到把柄,后果你应该知道”叶流华抬头看他,语气有些凝重地说道。听到他的话,叶长华垂在身侧的手抖了抖,邵家和叶家的恩怨他当然清楚,没想到千防万防,最后还是被邵家捕捉到了些蛛丝马迹。“l省的魔毒源头已经不在了,带我去看看变异的军士”叶蓁喝了一口热水,放下杯子说道。她来这里就是解决问题的,既然魔毒携带体已经离开,那她只需要看看那些变异军士是否有救即可,真正的问题还在于魔地,她不打算在l省多浪费时间。闻言,众人面色又是一变!“源头不见了?难怪,难怪这两天都没有再发现变异的事!”叶长华脸上有些喜色,了然地点了点头。自然第一个军士发生变异开始,他就已经把军区严格控制起来,凡是发现异变的,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隔离开,既然病源不在了,那他也能松一口气。“走吧”叶蓁起身,司缪自然跟在她身边,两人倒是真正的形影不离。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了隔离区,在这里,资源匮乏,根本没那么大的地方弄出什么好的隔离区,只是用手铐将一群人拷在一排铁棚下而已,铁硼外是一层用钢铁焊的铁网,以预防有变异的军士突然逃离。中了魔毒的人,不仅会失去理智,还会变的力气奇大,弄这么一个隔离区,也废了军区人不少功夫,不过也因此,人人自危。如今的l省军区已经人心浮躁了,生怕自己会变成铁硼下的一员。“至今倒是还没有谁逃出来”叶长华语气有些无奈,无奈下是些许放松。叶蓁和司缪靠近,叶长华本想说些什么,但想到两人修者的身份,也就站在两人身后紧紧看着,生怕下一刻出现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的担心不是没有原因的,曾经就有军士来看望已经变异的昔日战友,谁知人的血肉味道刺激了这群被拷住的行尸走肉,以致其凶性大发,酿成血案。“可以吗?”叶蓁侧眸看向司缪,轻声问道。她问的是祛毒丹,既然水歧说祛毒丹能够压制水婉女儿体内的魔毒,那自然对这是有效果的,只是她不清楚,祛毒丹是不是能够治愈变异的军士。司缪淡淡扫过这群被变异军士,轻轻嗯了一声。“放出一个来”叶蓁手腕一翻,取出一颗祛毒丹。听到她的话,叶长华一愣,他有些犹豫,不禁转头看向叶流华。这种中了毒的变异军士简直是噩梦般的存在,他们一旦脱困就很难制住,他还真怕再度酿成血祸,军区的人已经损失了近半,再经不起折腾了。叶流华也紧紧咬着牙,他曾亲身经历过,自然知道这种变异军士是人性的。“放吧”他虽然犹豫,但看到司缪,还是点了点头。司缪此刻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直线上升了,他深知他的厉害,这些个被魔毒感染的行尸走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修者联盟这群修者,不会有事。这么想着,叶流华就上前,和叶长华一起打开了铁网。闻着近在咫尺的血肉味道,这群变异军士瞬间躁动起来,一直看守在外面的军人们面色大变,他们面色煞白,每天在这里看着简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折磨。花婆婆等人倒是没什么变化,这些东西对他们造不成威胁。变异军士力气果然很大,叶长华和叶流华两个人紧紧拉着,都险之又险地将其控制住,叶蓁清透的眸子一动,就将祛毒丹弹进了嗷嗷大叫的变异军士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原本被叶流华和叶长华紧紧钳制的变异人居然愣在了原地。所有人都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们都不清楚刚刚叶蓁喂给变异军士的是什么东西,但看后者在吞咽后居然没有再发狂,这绝对是个好消息。叶流华和叶长华也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皆有些喜色。不知过了多久,那变异军士突然倒在地上,剧烈的抽搐起来。“放开他吧”叶蓁轻轻点了点头,这一番变故让她知道,祛毒丹是有用的。能够抑制魔毒携带体的毒素,这种被感染的家伙自然也能够获得好转。果然,没过多久,那变异军士就不再抽搐,他猛的睁开眼睛,然后有些茫然地站起来,看到叶长华时,还面色一肃行了个军礼,完全是正常人的模样。看到这一幕,叶长华几乎要喜极而泣了。他常年驻扎在这里,和这群人有着铁一般的情谊,若是不能将其救活,那简直就是在凌迟他的心,这也是他迟迟没有上报的原因之一,国家谨慎,一定会在知道的第一时间里将这群变异人铲除,因为他们都是异类。如今看来,他们能够好转,简直是天外之喜,他的坚持没有错!叶流华也眼神艳羡,在艳羡下还有着一抹黯淡。如果早二十年,盛城是不是就不会成为一座死城?这么想着,叶流华就转头看向叶蓁,旋即无奈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就算是时光回溯到二十年前,没有叶蓁这个女儿,盛城的事也不可能解决。叶长华拍了拍好转的军人的肩膀,这才绕过他走向叶蓁,一脸激动地道:“谢谢,谢谢你孩子!”他说着,就激动地要跪下,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叶蓁还是他的亲侄女,但此刻,叶长华却只把叶蓁当成恩人,没有思及其他。叶流华愣了愣,最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出声阻挠。换作是他,恐怕也会做同样的事,近三成的变异军士,若是能够通通救过来,该是一件多么震撼的事情?叶蓁无疑是整个l省的救命恩人了。叶蓁手指微动,一条肉眼看不见的星辰匹练就托住了叶长华的双膝。她不可能承受他的跪拜,这本就是她欠水歧的交易中的一环。“这是祛毒丹,数量已经不够了,但你们可以将其溶于水中,喂给这些人”叶蓁将手中几个玉瓶递给叶长华,这里面就是当初在y国,她准备前往莱亚雨林腹地时,莫娴专程给她准备的,原本数量很可观,但给了水歧绝大部分后,已经所剩不多,将祛毒丹溶于水,稀释药性后,也是有作用的,只不过这群变异军士在恢复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不像刚刚那个生龙活虎。“好!谢谢!我替整个l省谢谢你!”叶长华将玉瓶紧紧攥在手里,目光灼灼地看着叶蓁,郑重道。闻言,叶蓁缓缓摇头,转身回到司缪身边。“呵呵,还是蓁蓁厉害,反倒是我们来此,竟没派上用场,实在惭愧!”花婆婆上前,无奈苦笑间,眼角皱纹颇为明显。听到她的话,付浮生和柯子谟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颓丧。看着叶流华和叶长华紧锣密鼓地开始熬制热水溶祛毒丹,叶蓁也没闲着,拉着司缪离开了军区,这里是罕见的大雪山,应该可以找到些灵植。在高寒的雪山中,最常见的就是雪莲花了。雪莲生于高山雪线附近的岩缝、石壁和冰皇砾石滩中,以天山所产最多,亦是最佳的,可以当做药物来用,也具有一定的观赏性。雪莲花生长环境极其恶劣,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和空气稀薄的缺氧环境中傲霜斗雪,顽强生长,产量极低,从发芽到开花需要历经五年。雪莲是濒危物种,国家是严令禁止挖掘野生雪莲的。叶蓁对于这一点并不知情,不过即便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就是。这座承载着l省军区重地的雪山像一条横卧的长龙,上面的雪如白玉一般。叶蓁站在山顶,将雪山尽收眼底,漫山遍野白茫茫一片,这是一个粉雕玉彻的世界,大地银装素裹,经营的冰凌挂在树枝上,极其漂亮。看守军区的军人看着站在崖边的叶蓁,心头提到了嗓子眼。“小心啊!”有人忍不住上前提醒,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若是一下脚滑掉到崖底,那就真是悲剧了,这般想着,众人看向司缪时,目光就带上了谴责。明明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居然都这么不上心。司缪恍若未闻,别说他并不清楚,就算清楚也不会放在心上。只要叶蓁喜欢,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叶蓁回眸对出声的人点头示意,这才拉着司缪渐行渐远,消失在茫茫雪山之中,她当然不可能和司缪傻乎乎当着这些人的面飞走。原本想追上来告诉他们不要走远容易迷路的军人却没有追到,他从角落跑出来时,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只能苦笑着在心头感慨,速度还真是快啊。星星点点的雪花飘散,叶蓁和司缪却如潇洒地漫步在半空中。叶蓁抬眸看了看漫天的雪花,心情极好。司缪伸手揽着她的腰,看她开心,也跟着笑了。两人飞掠而过,终于在一处崖壁上发现了一株在寒风中凛然开放的雪莲,它顶部形似连话,根茎粗壮,没有容貌,叶子十分密集。叶蓁将其采下丢进储物戒,想到自己的葫芦空间,不禁轻叹了一口气。“我们来吃火锅吧?!”站在一处廖无人烟的崖壁上,叶蓁突然灵光一闪,兴致勃勃地说道。她倒是对华夏这种吃食情有独钟,尤其是火辣辣的那种。闻言,司缪颔首,对于叶蓁的话,他向来是无条件支持的。就这样,叶蓁将雪扫开,用炊火诀点燃了一堆火,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锅架好,放好水,再将早就处理干净的鸡放在里面,再放各种调味品,慢慢炖着鸡汤。在炖鸡汤的时候,她也没忘记和司缪讨要一些妖兽肉和灵植。她的葫芦空间关闭,如今吃食缺乏,但司缪不缺啊,他灵域中可以食用的东西恐怕数上一年都数不完,在这个完美的两人世界氛围中,当然不能吝啬了。司缪颇有兴致地看着叶蓁,此刻她正熟练地将食材或切片,或切块。等准备好食材,鸡汤也熬的差不多了,淡黄色的汤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而汤层表面还有各种调味的副食材,如枸杞,香菇,葱等等。叶蓁想了想,先盛出一碗汤递给司缪。“你尝尝”把汤递给司缪后,叶蓁就将早就准备好的辣椒丢进汤锅里,再次进行调味。以鸡汤做火锅汤底,再用一些香料保持鲜味,这是她到华夏来第一次将火锅筹备的这么齐全,仅仅是闻这味道,都要留口水。香味逸散出去,很快就引来了不速之客。毛发灰白的狼群隐现,在皑皑白雪中很难发现。不管是对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来说,雪山中食物很少,而且空气很稀薄,多数以小型动物为主,鸟类多半不生存在这里。在这里,最常见的就是鹿,羊,雪豹,还有狼之类的。而如今出现在四周的就是狼群,叶蓁依旧动手准备着食材,没有理会。司缪则拿着汤勺舀着汤喂入口中,经叶蓁手做出来的鸡汤,一点都不油腻,带着淡淡的清香和鲜味,吞咽入腹,还口齿留香。狼群在外踌躇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扑上来,可惜却被一层透明的光罩阻隔在外,他们呜咽着,可无论如何都穿不透光罩。这边,叶蓁已经准备好了,带着淡淡红光的汤底也熬制好了。“喏”叶蓁递给司缪一个干净的碗,碗里有着一层色香味俱全的酱料。她将切成薄片的妖兽肉放入锅中,这种厚度,轻轻沾过滚烫的汤底就可以吃,叶蓁涮好肉就将肉放进了司缪碗里,然后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她知道司缪喜欢她做的东西,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动手,如今倒是可以好好享受二人时光,这种感觉让她心头蔓延上淡淡的喜。她素来不喜欢繁杂的地方,哪怕莱格,郎翼,冷玉蓉和农樱等人,她也并非很喜欢和这些人接触,但和司缪在一起,却很满足。司缪轻笑,将叶蓁夹给他的肉喂入口中。这是一片铁蹄兽的肉,肉质筋道,很有嚼劲,即便切成薄片口感都不变,经汤底后,带着淡淡的辣,沾了酱料后又缓解了辣,咀嚼后尽是香味。肉片入腹,化作暖流在四肢百骸流窜,颇为舒服。“我很喜欢”司缪看着叶蓁,语调温柔地说道。他并没有说到底是喜欢火锅还是喜欢和叶蓁单独相处,或许两方都有。闻言,叶蓁满意了,她看着司缪的神色就知道他确实和她一样喜欢。雪山崖壁,两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红彤彤的火锅,偶尔还转头看向飘飘洒洒的雪景,这种日子,就是神仙也不换啊!*在叶蓁和司缪颇为舒服地过着二人世界时,京城又掀起了一番风雨。邵家。邵星辰正待在邵星靥房间里,给她说着叶蓁的资料。“调查了这么久,你就调查了这么一点点没用的东西?!”邵星靥沉着脸,声音中有些怒意。“你别生气,我已经尽力了,叶蓁这二十多年来,的确一直是个普通人,甚至被富家子弟欺负的毫无还手之力,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她的变化还是从大学毕业后开始的,说起来,倒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邵星辰有些委屈,光是调查这些消息就已经废了他不少功夫。不过虽然被邵星靥埋怨了,但抬头看着她妖艳的容颜,心头的委屈瞬间被火热占据,只要能为她做事,能博得她一笑,他做任何事都愿意!当然,他没有说的是,他觉得叶蓁的变化和邵星靥的有些相似。他这个姐姐,以前虽然也长这副模样,但却没有那种魅惑人心的妩媚,也没有胸口的蓝色狐尾纹身,以前的她就是个冷冰冰的女强人,但几个月前的某天一天,她却变成了如今这副叫人难以自制的祸水模样,实在令人费解。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但事实证明,眼前这个就是他姐姐,邵星靥。不过现在再深究也没意思了,因为他爱她,就是爱面前这个女人。他的心里话虽然没说,但邵星靥的面色却陡然变了,她猛地起身喘着气,胸口起伏,眸子闪烁不定,贝齿也紧紧咬住了红唇。“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她轻声呢喃着,眼中掠过一抹慌乱和狠意。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对于这种借体还魂的事情比较敏感,想到叶蓁二十多年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生,再想到她突然创办公司,在商界风生水起,扳倒叶承欢回到叶家,还能找到那般厉害的修者做丈夫这些种种都让邵星靥在心头确定了一件事,而这事让她呼吸都困难起来。“叶蓁的具体变化,是在哪一天!”邵星靥平复着心情,她忍不住厉喝一声,狐狸眼紧紧盯着邵星辰。“去年六月,有一年了”去年六月有一年了去年六月有一年了这句话一直在邵星靥脑海中徘徊,她有些头痛地抚住脑袋。“你怎么了?!”看着邵星靥的模样,邵星辰面色大变地扑上去,呼吸都急促起来,眼神中尽是担忧,他生怕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出了什么事,当日从叶家宴会回来,她的身体就大不如从前了,这般脆弱,倒有些不像修者,让他倍感心痛。“你们在做什么!”邵星辰刚刚扶住邵星靥,一道暴怒的呵斥就响了起来。邵政脸色阴沉地走过来,一巴掌就打在了邵星辰的脸上,他刚刚站在门口就看到邵星辰和邵星靥紧密贴在一起的模样,不由妒火中烧。他怎么能允许这个和自己发生了关系的女儿再和儿子在一起?邵星辰愣愣地抬头看向邵政,显然是被这一巴掌打蒙了。虽然邵政从小对邵星靥最好,但他是儿子,也没被严苛对待过,所以才能一直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只是没想到有一天,父亲居然会动手打他!这般想着,邵星辰眼睛就通红起来。他满眼仇视地盯着邵政,他当然不是觉得委屈,而是在邵星靥面前被打脸,深感羞耻,这种在心爱女人面前丢了面子的感觉,十分不好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