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九章 水忆劉的牌位,姜冉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件事具体如何还没有结论,走吧,回去问问海棠那孩子!”冷老沉默了一会儿,才出声宽慰了一句。他在这件事中也只能充当这样一个角色,军士变异,盛城事件,绝对是所有人的噩梦,连他回想起来,都深感从骨子中透出的寒意。闻言,叶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和冷老做了一辈子朋友,自然能听懂他话语中的意思,他也相信了邵政的话,l省军士异变的事情,并非空穴来风。两人一起回了叶家,叶松和叶柏不知去了哪儿,只有冷玉蓉和慕海棠坐在沙发上,两人神色都有些恍惚,只有电视机里咿咿呀呀的声音。“爸?”看到走进客厅的叶老和冷老,两人才回过神来。看着两位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老人如今并不算好看的面色,慕海棠和冷玉蓉都是一愣,旋即对视一眼,心跳如鼓,她们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l省到底怎么回事”叶老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慕海棠,冷声问道。闻言,慕海棠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而这抹慌乱被叶老和冷老同时收尽眼底,两人心头皆是一沉,原本就渺茫的希望此刻被打碎,邵政的话彻底被证实了。“爸,其实”“闭嘴!这个时候还要狡辩?邵家已经把事情捅破,知情不报,你们可知道盛城的事是禁忌,是极其严重的禁忌,被发现的后果叶家都承担不起!”冷玉蓉张嘴想要掩饰什么,却被冷老厉声打断!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深吸一口气,眉头紧锁。叶老更是身形一晃,几乎要倒下。慕海棠和冷玉蓉的神态证明了一切,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连借口都找不出了,叶家将会成为整个华国的罪人!“爸!”“爸!”慕海棠和冷玉蓉见此,面色皆是大变,异口同声地喊道。冷老亦是面色一变,不过他冷静地抚了抚叶老的胸口,直到他呼吸顺畅,才缓缓睁开眼,有些疲惫地倚靠在垫子上,冷玉蓉和慕海棠也松了口气。看着两人,叶老挥了挥手,有些无力的起身,和冷老一起上了楼。慕海棠哑然地看着叶老的背影,伸手擦了擦通红的眼圈,她没想到事情会到今天这个地步,邵家抓到了把柄,叶家还能安然吗?*在京城一片混乱之际,l省的事情也已经步入正轨。变异的军士虽然解毒后身体有些虚弱,但已彻底好转,这个消息让军士们忍不住振臂欢呼,原本浮躁忧虑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为了庆祝,叶长华特意准备了一桌宴席。一来是感激叶蓁,二来也是感谢修者联盟。虽然花婆婆等人来此根本没派上什么作用,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螣蛇老人还险些因为那群魔族而死,这一点,叶长华也会一直铭记于心。“蓁蓁,于公,我感激你救了l省!于私,我感激你救了身为叔叔的我,也感激你救了叶家,不管怎么说,我以茶代价,干了这一杯!”叶长华对着叶蓁深深鞠了一躬,旋即端起茶盏,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他是军区司令员,要掌控全局,自然不可能饮酒,若是在这个时候有敌国攻入,他醉的不省人事,或有了错误指挥,那岂不是就成了华国的千古罪人?不过叶蓁也不在意,喝了些桃花酿。这桃花酿是司缪的,他并没有分给任何人。雪山上物资匮乏,这一桌吃食都是凑出来的,没有什么绿意茵茵的蔬菜,都是些肉类,猪肉鸡肉和羊肉,在这种地方,青菜反而比肉类更珍贵。“这次还真的是多亏了蓁蓁,有她在,的确不用担心!”花婆婆乐呵呵地看向叶蓁,她心头也颇为羞愧,修者联盟自诩为华国的守护势力,可惜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还要叶蓁插手,说起来还真是惭愧。闻言,一众修者联盟青年才俊都红着脸低下了脑袋。他们的确是井底之蛙,经过这件事,也会深刻地检讨自己,盟主之位能者得之,可惜他们都不是能者,而是自大之人。想到这里,他们在看向叶蓁时,眸子深处都闪过些许异彩。这样一个极美貌,实力于一身的女人,简直是世所罕见!可惜,眸子扫过叶蓁身边的银发男人,所有升腾而起的心思都在一瞬间化作虚无,当初在修者联盟,这神秘男人的强悍实力谁不知道?呵呵,完美女人都是别人的,至于他们,还是想想怎么增进实力才是正道。在这些人中,柯子谟的感官才是最深刻的。他们初见时是在邬魍山,那个时候的叶蓁实力比他还要低,但即便那样,她依旧敢和妖兽硬撼,之后又用短短数月,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让他仰望,就连他家族觊觎了数百年的位置,都只是她一句话的事情。如今想想,柯子谟不禁苦笑。付浮生也一直沉默不语,他的心思和柯子谟差不多。“报告!”就在这时,帐篷外突然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叶长华起身,他取过下属手中的连线,听着那边的话,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怎么了?”直到叶长华切断连线,叶流华才皱眉迎上去,他这个弟弟,素来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什么时候面色这么难看过?“邵政在议会厅揭露了l省的事,国家已经派人下来调查了”叶长华紧紧咬着牙,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叶流华锋锐的眸子中也闪烁着点点狠意,邵家果然贼心不死。“好在事情已经彻底处理了,l省并不会成为下一个盛城,即便国家叫人来调查,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到最后,邵政还要摊上一个谎报军情的名头!这件事可大可小,既然邵政非要致我们于死地,那我们叶家也要咬下他一口肉,这一次必然要让邵政知道,我们叶家是块硬骨头,非要蹦碎他的牙不可!”叶长华眯了眯眸子,脸上露出些许狞笑。“没错!”叶流华不禁大笑一声,满意地点了点头。谎报军情的罪名可不小,纵然邵政身居高位,也一定会接受惩处!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邵政非要咄咄相逼,反而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叶流华和叶长华是高兴了,而解决这件事的叶蓁却没心没肺地吃着菜,时而还给司缪夹上一些,并不为这件事感到高兴。饭毕,花婆婆一行人就启程回京了。螣蛇老人受了伤,还是在灵气聚集的修者联盟修养好的更快,再加上京城马上要派人下来调查l省,他们在这里难免不便,恐怕会引起怀疑。司缪和叶蓁没走,而是离开军区,去了雪山脚下的山村。叶蓁心中肯定,水歧当初带着水婉的女儿,就住在这个村子里!这里距离军区最近,病源弥漫而出,最先寻到的就是雪山上驻扎的军人,好在这里荒无人烟,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病变,而当初的盛城却十分繁荣,人流密集,变异速度简直是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短短数月,就成了死城。两人结伴出现在村子时,还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这村子不大,人也不多,大部分都是孤寡老人和幼小孩童,他们的儿女都到县城打工去了,这也是病源没有发展到这个村子的原因之一。叶蓁和司缪的相貌引起了一阵浪潮,所有在屋里取暖的人都纷纷探头来看。“你们到我这村子里来干啥?”两人刚刚进了村口,就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双手负在身后,慢悠悠走过来询问,他操着一口颇为古怪的地方口音,眼神中还有些警惕和防备。“我们到这里找人,你们这里是不是原来有个外地小姑娘?”叶蓁想了想,上前,轻声问道。她话音刚落,那老人就面色一变,然后冲着两人挥挥手。“走走走,我们这里没有小姑娘!”他态度很恶劣,驱赶的意思非常明显,叶蓁不禁蹙眉后退,司缪见此,神色淡了下来,他手指刚准备动,叶蓁却不着痕迹地握住了他的手。在司缪眼中,任何对叶蓁态度恶劣的,不管是孩童还是老人,不管是善人还是恶人,都是他不能接受的,他心中,的的确确唯有一个叶蓁而已。“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探亲,如果大伯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叶蓁声音清冽,却没有任何恶意,颇为淡然。看她如此,那原本驱赶两人的大爷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也就是村子里耕种的普通居民,面对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刚开始还能恶语相向,但看对方依旧温和,他反倒觉得有些内疚了。这些远居避世的老人心思单纯,做这些事必然是有原因的。“丫头啊,你们还是走吧,你们说的那小姑娘的确住在我们村子,但是现在已经不在了,前段时间来了一群人把她带走了,你们如果不想惹祸上身,还是赶紧走吧,看他们凶神恶煞的,连村头屠夫都比不上!”大爷凑近叶蓁,小声说道,说话间,还缩了缩脖子。“我知道,麻烦您带我们去当初小姑娘住的地方去看看”叶蓁神色淡淡,她在京城就听水歧说过这事,将水婉女儿带走的就是魔族中人,不过魔族人没有伤害村子里的人,倒是出乎她的意料。看着叶蓁冷静的神色,老大爷不禁叹了口气,双手继续背在身后向村里走去。叶蓁见此,就拉着司缪跟着他身后。“就在这里,你们进去吧”大爷把两人带到一间破败的屋子前,也不敢多留,步履蹒跚地走了。叶蓁刚准备上前开门,司缪就拉住了她,自己上前一把将门推开,顿时发出咯吱一声,门顶还散下不少灰尘,直到灰尘散尽,他才拉着叶蓁迈步进去。这间屋子不算大,屋里还有些简陋,这里背阴,阳光照射不进,有一股十分刺鼻的霉味,床榻倒是柔软,还铺着小女孩才会喜欢的粉红色。司缪手臂一挥,点点银光从空气中掠过。“还有残余的魔毒?”叶蓁蹙眉,没想到魔毒病源体的毒素这么强,离开几天了,空气中还有残留。好在村子里的人因为恐惧那群魔族,一直没敢到这屋子里来,否则,这村子里的老人和孩童怕是也会产生异变。“没事”司缪摸了摸叶蓁的脸颊,轻声说道。叶蓁在屋里看了看,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走吧”她摇了摇头,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寻找魔族线索,不过看样子是没有了。司缪轻笑着摇了摇头,他对着床榻招了招手,霎时,一块墙壁就脱落下来,而墙体中则嵌着一块黑黝黝的灵牌,上面写着“尊父水忆劉之牌位”!叶蓁伸手接住,灵牌十分冰冷,好似一股寒气窜入手臂。“水忆劉的牌位,没想到会被水歧藏在这里”叶蓁眼眸中闪过点点诧异。“在魔地会有点用”司缪淡淡扫过牌位,拉着叶蓁的手离开了村子。两人回到军区时,一架直升机恰好降落。一个身着军装的女人率先下来,她面容冷肃带着一抹英气,直接对着守卫军人亮了亮手里的证件,就径直进了军区,她身后还跟着大批的军人。叶蓁和司缪十分平静,待所有人都进去,两人才悠然跟上。因为叶长华的原因,姜冉是第一次到l省军区来。这里的环境的确艰苦,不过此次她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观赏,想到即将面临的事,纵然是经历过厮杀的姜冉,都不禁心情紧张。“姜上将!”“叶将军,叶上将!”叶流华和叶长华站在大院里,和姜冉碰面后,彼此互相行了军礼。“我此次来的目的你们应该都知道了,这是搜查令”姜冉面容冷淡,但在此见到叶长华,心还是在不经意间动了动,她掏出搜查令递给叶长华,冷静地说道。“轻便!”叶长华看了看,认真点了点头。姜冉看着叶长华和叶流华冷静的面容,不禁眯了眯眼,她也没有多问,冲着身后一众跟进来的军人打了个手势,霎时,列队整齐的步伐响起!“许久未见,你的样子倒是和多年前没有什么变化”姜冉看着叶长华,眼神复杂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叶长华驻扎l省的时候,他们彼此年纪都不大,如今细数,已经有十多年了,他们也曾在军事活动上辽远相望,但从没有这么近距离说过话。“姜冉同志也没有变”叶长华态度温和,淡淡地点了点头,不过语气中却颇为客气疏离。听着叶长华的语气,姜冉眸子黯了黯,她这么多年都没有结婚,倒不是心里还想着他,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而他已经有了一双儿子。叶流华没有出声,对于姜冉和自家弟弟之间的事,他也知道一些。叶蓁和司缪靠近,姜冉诧异地扫过。“我女儿和女婿”叶流华看了看叶蓁和司缪,介绍道。“早就听闻宴会上的事,可惜那日有事没到,叶小姐的确风华无双”姜冉点了点头,语气虽客气,心头却高看了叶蓁一眼,能在这个年纪重回叶家,还被叶流华这个铁血教官这么看重,她也不得不叹服。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搜查的军人都回来了。“怎么样?”姜冉呼吸已经平稳了,和叶流华叶长华聊天的过程中她就知道,l省没问题。她有些震惊,当时邵政的语气根本不像是开玩笑,更何况这样的大事,谎报军情即便是邵政都无法承担后果,那只能说明是叶家用了什么手段,解决了军士变异的事情,这个想法让她心头一颤,却又觉得无比荒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