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十章 色彩明艳的草鬼婆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盛城的事她也曾亲眼所见,那个时候的叶流华浑身都是阴郁,脸上也尽是茫然失措,纵然有心,他依旧难以解决,以致于盛城最后成为那等可悲局面。倏然,姜冉一愣,看向叶流华和叶长华时,眼神中多了些明悟,邵政之所以一直紧紧盯着,最后上报国家,应该是叶家这两兄弟给他下了套!叶家和邵家间的恩怨,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如今已经成了死结。“既然事情已经调查清楚,那麻烦叶上将和我回京禀报!”姜冉深吸一口气,也不再多想,冷声说道。闻言,叶流华点了点头,l省的事情彻底解决,也算是了了他的一桩心事。“那我们一起回京吧”叶流华转头看向叶蓁和司缪,轻声说道。l省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幸好有了叶蓁相助,他不知道该怎么感激这个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只能在未来的日子对她更好。“我和司缪暂时不会回京了,你们先回去”叶蓁摇了摇头,她已经答应了水歧,所以要到丰都去看看。闻言,众人一愣。叶长华和叶流华眉头皱了皱,两人都不约而同想到了魔毒病源,不过眼下姜冉在这里待着,他们也没办法询问,不过心头都生出些愧疚。叶蓁也不过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年纪,却要为了他们如此奔波。两人原本准备等姜冉不在时开口问问叶蓁的,却没想到直到他们启程回京,都再也没看到叶蓁和司缪,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开了l省。姜冉,叶流华和叶长华回京的路非常顺利。他们没来得及回叶家,就带着层层叠叠拍摄出的证据以及军士身份证明前往了议会厅,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邵政,叶老和冷老都在。“哟,欺上瞒下的两兄弟回来了?”邵政双手环胸,一副凑热闹的模样。姜冉虽然打电话回来了,但并没有说结果如何,直到此刻,所有人都和邵政一样,认为l省的确出了事,以致于气氛凝重的可怕。叶老仿佛苍老了十岁,一直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欺上瞒下?邵书记这话不知从何而来?”叶长华挑眉,神色虽然温润,但眼神中却满是冰冷。邵政无时无刻不在预谋,试图将叶家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可惜,这么多年都没能完成,这一次他必然极其得意,从他眉梢眼角冒出的讥讽就能看出。“你们还敢狡辩?姜上将,尽快宣布吧!”邵政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看都没看叶家兄弟,冷嗤着说道。闻言,所有人都看向姜冉,包括最上首的那位。而姜冉终于抬起了头,有些意味深长地扫过邵政,才将收集到的资料一一摆在众人面前,无论是哪个编号入党的军人都在,没有一个出事。在场的人都对当年盛城的事心有余悸,眼下看到没有再度发生,都不禁松了口气,叶老和冷老心头也是一颤,眼神中似有些震惊,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上首那位也在悄然间放松下来,他还真怕重蹈覆辙。“这不可能!不可能!l省分明就出事了!”邵政在看到资料的第一眼还保持着平静,但越往后翻脸色就越难看,他越翻越快,到最后直接将手里的资料合上,重重拍了拍桌面。他声音十分尖锐,身体都因为气氛而抖动起来。邵政心头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他被手下诓了,可是转念一想,那是跟随他多年的人,根本不可能产生叛变心里,所以他将目光放在了姜冉身上。“怎么,邵书记这是在怀疑我和叶上将串通一气,蒙骗各位咯?”姜冉英气的面庞颇为冷漠,扫过邵政时,带着一抹冷笑。不管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只要l省并没有发生盛城事件,就是个好消息,邵政这家伙也会为自己的风言风语付出代价,她根本用不着客气。姜家确实和邵家保持着极好的关系,不过这并不包括她个人。“姜上将曾和叶上将有一段情,容不得我不怀疑!”邵政冷哼一声,既然姜冉不愿意给他留颜面,那他自然也用不着客气。这话一出,议会厅场面就尴尬起来,姜冉眼神中划过一抹羞愤,她虽然不介意当初被拒绝的事,但也没那个脸皮任由别人在这种场合提起。叶长华脸上的温润也散了,冷冰冰的盯着邵政,宛如看一个死人。“我叶家什么时候可以任由别人编排了?邵书记,你是看我退下去了,所以变得如此肆无忌惮?你那日说起,我也不想随意说话,让你们认为我包庇子嗣,但现在,实锤证据摆在眼前,这次我断然不可能让你继续污蔑!”叶老起身,手中的拐杖狠狠敲击着地板,苍老的面容上一片冷漠。他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余威犹在,短短几句话说出口,一股强大的气势汹涌而出,这就是曾经面临千军万马都怡然不惧的首长!看着叶老这副模样,众人皆是用谴责的目光看向邵政。不管怎么说,叶老是仅存的元勋之一,若是这一下被邵政气出个好歹,那就真是天大的祸事了,邵政此次的确太过分了!听着叶老的话,邵政脸色一沉,却没有再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若是国家不信,大可派别人去瞧瞧,我姜冉就不奉陪了!”姜冉冷眼睨了邵政一眼,转身就踩着冷硬的步子离开了。她是一个女人,却坐上了如今的位置,虽然有依靠家族的成分,但没有一点真本事,又怎么能服众,稳稳当当坐在这个位置上?她姜冉就是个脾气暴躁的女人,逼急了她,谁的面子都不会给,邵政这一次算是阴沟里翻船了,她也有必要回去和家里说一说这件事。“我也没有意见!但若是证实了此事,邵书记是否要承担谎报军情的重责?”叶长华上前几步,眼睛紧紧盯着邵政,有些咄咄逼人地说道。既然抓到了这个把柄,那他自然不会放过,邵家这一次,必然要出点血!“没错!这件事的确不能姑息,不管哪一方的错事,都要承担!”“附议!不论隐瞒军事情报还是谎报军情,都不能平白绕过!”“附议!”“”在场的人都纷纷说着,声音极其冷凝。他们明白,此事的弯弯道道必然和叶家邵家的恩怨有关,但拿他们当筏子,真当他们很闲吗?既然如此,那倒不如把事情闹得再大一些,反正和他们无关。闻言,邵政脸皮抖了抖。他是政客,自然非常清楚谎报军情要承担的责任有多大,看着叶家两兄弟的神情,再回想姜冉的态度,他不得不承认,此次他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领导人亲自连线了l省,由市长亲自前往证实。事实证明,邵政的确谎报军情,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连降两级!短短几天时间,曾经赫赫有名的邵书记就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坎,还跌了一跤,摔了个狗吃屎,圈中不少人都为此事议论纷纷。叶家,书房。“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叶老坐在桌案后,脸色严肃地喝了一声。叶流华和叶长华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无奈,看叶老如此愤怒的样子,也不敢隐瞒,就由叶长华从头到尾将事情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听了他的话,叶老眸子一瞪,猛地起身。“所以,你的意思是,是我们家蓁蓁,解决了l省军士变异的事?!”他胡子翘了翘,样子滑稽又古怪,似非常震惊。叶流华和叶长华也不敢嬉笑,重重地点了点头,两人眼神中都有着感激,这一次如果不是叶蓁,叶家就真的算是栽了,即便没有邵政,结果也是一样。闻言,叶老愣了,旋即又坐了下去,神色复杂。对于这个突然找回来的孙女,他是欢喜的,但欢喜中却伴随着警惕,因为她夫婿太过危险,可如今,却表明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根本没有要危害国家的意思,反而还出手救下了整个l省的人!“蓁蓁呢?”叶老沉默了好一会儿,抬眸,小心翼翼地问道。“她说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叶流华苦笑一声,无奈地摇头说道。叶蓁和司缪离开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过想到他们那般逆天的手段,也就了然了,他们只要不想,那就没人能找到。闻言,叶老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的孙女的确是个英雄,是个很厉害的修者,可惜,却因为他们的关系,和叶家关系不亲,往后也不知能否改变这个让他悔之晚矣的局面。“此事,我不准备瞒着国家,属于蓁蓁的荣耀,理应由她自己受着”叶老想了想,抬头,语气郑重地说道。l省的事情当初瞒着,纵然有千百个理由,但现在已经解决了,理应上报,不过他会私下去说,救了整个l省的人,这般金光璀璨的荣耀,不该隐瞒。“我理解,父亲,经过这件事后,我希望调回京城”叶长华点了点头,他很赞同父亲的做法。闻言,叶老和叶流华皆是一顿,他们目光不敢置信地看着叶流华。他将l省视作第二个家,以往无论叶老怎么说,都说服不了他,看样子他是要在l省一直待着了,没想到这件事后,他居然改变了主意。“好,好,好啊!”叶老当即就激动地连连应声,他已经上了年纪,不知还能活多久,在剩下的日子里,自然希望自己仅剩的两个孩子能够陪在身边。这个时候,叶老在心头无限感激着叶蓁。如果不是她,叶家不会坚持到现在,他也不会得到这个好消息。*与此同时,司缪和叶蓁也已经踏上了丰都的土地。丰都位于上江上游地区,三峡库区腹心,拥有极其久远的历史。叶蓁和司缪入住了一家酒店,准备在丰都瞧瞧有什么魔族的痕迹,单凭一张地图和一个牌位,根本毫无头绪。“你说魔地会不会也是存在于一个单独空间中?”叶蓁想了想,若有所思地问道。魔族存在时间很久,能够住在开辟的空间是很有可能,水歧只在地图上勾勒出了线条,却没有说明如何找到魔地,所以她才会有次想法。“或许”司缪斜倚在床上,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去看看?”叶蓁想了想,一把拉起司缪,离开了酒店。丰都虽然只是一个县,但经济却繁华,到处是高楼大厦的建筑。两人走在江边,倏然,一群穿着鲜艳的女人出现在视野中。她们穿着漂亮的少数民族服饰,头上脖子上还挂着银饰,容貌都非常明艳,她们说说笑笑的打闹着,一路上引得不少年轻男人频频回头。丰都拥有着极多的民族,土家族,苗族,蒙古族,回族,维吾尔族等等。出现这样一群吸引人眼球的少数民族女孩子,倒也不会让人太过诧异。叶蓁原本也没放在心上,不过在和她们擦肩而过时,眸子微闪,她分明感觉到了很强烈的生命波动,而这种波动,并非灵气,而是一种污泱泱的邪气!待一群人走远,叶蓁才回眸。“是草鬼婆”她眯了眯眸子,轻声说道。“有那时间,倒不如多关注一下为夫”闻言,司缪挑眉,不明白叶蓁为何会对她们感兴趣。听到司缪邀宠的信号,叶蓁忍不住笑出声。“魔地现在的主人是个女人,蛊术很强,而这些草鬼婆亦是以蛊术闻名”若是在别的地方碰上,她自然不会过多关注,但同在丰都,就难免有些巧合,让她不得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或许,这是个突破口呢?“走吧,跟上去瞧瞧”叶蓁想了想,和司缪一起跟上了刚刚那群少数民族女孩的步伐。有司缪在,他们的气息根本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夜色越来越暗,道路也越走越偏,前面那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却依旧在这荒野中说说笑笑,好像一点都不害怕般,胆子大的出奇。突然,前方出现些许光亮,星星点点,在夜色中极其晃眼。待走的近了才看到,是一个醉酒的大汉,他摇摇晃晃,手里拿着发光源手电筒,走在路上,还时常吆喝两声,好像在给自己壮胆。不过这种情形在他路过那群少女时,有所转变。都说酒壮怂人胆,刚刚一人独行时心头还毛毛的,但眼下看到这么多漂亮的小姑娘,醉汉就有些心猿意马了,在他看来,这就是上天赐予他的艳遇啊!醉汉看上去也有三十多岁了,平日里哪里见过这么水灵的小姑娘?“嘿嘿嘿,来来来,陪哥哥喝一杯!嗝——”他忍不住笑着上前揽住一个小姑娘的肩膀,嘿嘿直笑着将手里的酒瓶递上去,不过在此期间,他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酒嗝。“哎呀,臭死了,滚开!”被揽住肩膀的小姑娘正面中招,嫌恶地将其推开,好像沾染了病菌似的。“他要倒大霉了”叶蓁倚在司缪胸前,轻声说道。这群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的小姑娘,却有着十分狠辣的手段,那污泱泱的邪气就是蛊毒,在这种四下无人的时候,她们无疑会用蛊毒保护自己。叶蓁话音刚刚落下,一个小姑娘就甩了甩袖子。霎时,一只拇指大小的虫子就速度极快地窜入了醉汉的衣服中。“啊——”很快,醉汉就一巴掌拍在自己颈间,忍不住痛呼一声。他将手放在眼前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十分干净,不过因为刚刚那疼痛的一下子,酒气也醒了大半,在看到面前这几个面色沉沉,古里古怪的小姑娘时,心头微寒,也没了花花心思,忍不住骂骂咧咧地跑远了。叶蓁和司缪一直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题外话------v群小可爱,月底检查的时候有些天使没有理会管理员,所以被暂时移出群,希望看到葫芦话的尽快联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