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十二章 司缪的美色,风云色变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闻言,风衍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虽然心中猜测这只厉鬼并非当初伏羲族地中的魔,但只要同属一脉,就该死,只要将其铲除,自己的道心应该也会更稳固,算是意外之喜。“看来的确是魔族”叶蓁轻轻倚在司缪身上,说道。司缪将叶蓁揽入怀中,嗯了一声。就在这时,几道娇俏的身影逐渐靠近了秦道贤和风衍之的桌子。“秦道长,不知我们姐妹几个可能坐在这里?”为首的姑娘站在秦道贤身侧,笑声询问,但美目却闪着异彩看向风衍之,偶尔对上他的眼睛,还羞涩地低下脑袋,险些将下颚抵在柔软之上。看着这一幕,秦道贤打趣地看向风衍之。他这个贤弟果然还是风流少年,哪像他,一把年纪了还孤家寡人一个。“当然可以,请”秦道贤自然不会平白驱赶了风衍之的美人恩,含着笑点了点头。叶蓁拉着司缪起身,后者眸子闪了闪,嘴角也牵起一抹轻笑。两人刚刚起身站到角落,一群彩衣飘飘的小姑娘就放下矜持,呼啦啦将这张桌子围堵得水泄不通,引得周围男修者频频露出不忿和艳羡的神色。然而他们艳羡的主人公,此刻却寒着一张脸,露出颇为不耐的模样。“风师兄,不知伏羲一脉在哪儿,是不是亭台水榭,富丽堂皇?”“风师兄,你看上去年纪尚轻,不知修炼到了哪个层次?”“风师兄,我是玄山道人的嫡传弟子,你可以叫我媚儿!”“风师兄”小姑娘们七嘴八舌的和风衍之攀谈,叽叽喳喳十分喧闹,坐在一旁的秦道贤眼神戏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风衍之则冷着脸,一言不发,不解风情。“走吧”司缪揽着叶蓁的纤腰,轻声说道。“嗯,明天一早我们跟上他们一起去**,瞧瞧那只化作厉鬼的魔”叶蓁轻轻颔首,和司缪一起离开的木屋。两人并没有回镇上的酒店,而是闪身进了灵域。自从叶蓁上次说过白天不方便做那事之后,灵域就如正常的世界般,日出而亮,日落而暗,遵循着极为完美的规律。两人进去灵域时,恰好是夜晚。竹屋一侧,偌大的水池上散发着寥寥烟雾,宛若仙境。清白的月色下,青烟袅袅的水池中,身段颀长的男人正靠在岸边,闭目养神。他皮肤很白,是一种没有血色的白,但并不会让人觉得脆弱,反而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势,昏黄的光洒在他脸上,端的是绝色倾城。银色的长发垂在脑后,在水面漾出一朵妖异的花,美不胜收。司缪容颜潋滟,眉间的朱砂在蒸腾氤氲的水汽中,愈发红。“你洗好了吗?”就在这时,一道清冽悦耳的女声从外间响起。司缪缓缓睁开眼睛,深邃狭长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光,他身子下沉,一条银色的尾巴在水面上打出巨大的波浪,将暖玉铺就的地面打湿。叶蓁猛地听到巨大的声响,黛眉微蹙,狐疑地走了进去。她踏进去的那一刻就发现司缪不见了,当即也顾不得许多,身形一闪就落在岸边,清美的脸颊上有些焦灼,赶忙半蹲下往水里看。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叶蓁丝毫没有想过在灵域中,谁会给司缪带去伤害,看到他不见,她心头便在短短一瞬间就溢满不安。就在这时,一抹银光闪过,叶蓁就不受控制地跌入水池。在水中,她才看到沉浸在其中的一条银蛇。没错,就是当初在华夏第一次见到司缪时的形态,只不过身形大了许多。看到司缪无碍,叶蓁也就放松下来,仰头,破水而出。她神色平静,云淡风轻,如芙蓉般清丽出尘,眼眸清透,恍若被水洗过了一样,那般清淡的气质,让人呼吸为之一滞。银蛇依附在叶蓁的腿上,蜿蜒而上,最后停在她的肩头。他吐了吐信子,舔舐着叶蓁的脸颊,狭长的蛇瞳中闪烁着妖异的光泽。“别闹”叶蓁抿了抿唇,侧眸将司缪的脑袋推开。霎时,银光呼啸,原本依附在叶蓁身上的银蛇不在,她身前多出一个赤着身的司缪,宽肩窄腰,肌理分明的胸膛叫人垂涎,他狭长的眸子微垂间,含着温柔。虽然两人之间最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但在这样的情形下,叶蓁还是不争气的红了脸,虽然脸色神色一本正经,但眼神却还是飘忽到了一边。见她如此,司缪眼中笑意多了些,脸上也多添了几分柔色。“夫人”司缪轻声呢喃,眼中闪过一丝晦暗莫名的光彩,微微一笑间,修长的手指在她腰间熟练的摩挲起来。叶蓁已经很熟悉司缪一个动作代表的意思,当即眼神飘忽的更加厉害。看着她没出息的样子,司缪无奈轻笑。仿佛是被这个笑所惊扰,叶蓁抬眸,樱唇就印在了司缪唇上,男人的唇,带着一丝丝冰凉,仿佛覆着一层冰霜,凉凉的,很舒服。这个动作宛若信号,温泉中春色弥漫。翌日一早,叶蓁就腰肢酸痛的起身了。她侧眸看了看依旧闭着眸子的司缪,去了隔壁的厨房。叶蓁刚刚离开,司缪就睁开了眸子,玉色的眸一片清明,哪有半分睡意?等熬好粥,叶蓁就看到已经落座的司缪了,他依旧是一袭银袍,容颜绝艳,气质清华潋滟,这样一个谪仙禁欲的男人,实在和昨晚大相径庭。察觉到叶蓁的视线,司缪就回眸对视她,眸中除了温柔,还有暧昧。叶蓁眯了眯眸子,“狠狠”瞪了他一眼。一顿早饭,吃的极其舒心,暖洋洋的粥入腹,带着浓郁的灵气,灵域中的食材都是极好的,叶蓁也没有客气,在粥里放了不少调和性的香料。司缪喝完,叶蓁就自然地帮他续上,相处间,已经多了老夫老妻的味道。出了灵域,就看到木屋外,已经整理好行囊的人群。为首的赫然便是秦道贤和风衍之,不过两人眼睛里尽是血丝,后者更是脸色黑沉,看样子昨晚被一波又一波的小姑娘们纠缠烦了。“诸位,随我绕过这段山路,就是大河,我已经准备好船只,走吧”秦道贤大喝一声,就率先向茂密的山林中走去。叶蓁看着大部队,又侧眸看了看司缪,清透的眸动了动。“背我”清冽柔软的两个字响起,让司缪愣了一瞬。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眼神温柔宠溺地看了看叶蓁,心甘情愿地吐出一个字:“好”他半蹲下身,叶蓁就跳到了他背上,双臂揽着司缪的脖颈,垂眸间,有青丝垂落,她眼神中闪烁着点点不知名的情绪,色淡如水的唇却缓缓勾起。初阳透过枝桠斜射在两人身上,带着淡淡的光晕,恍若神仙眷侣。夏季的山林蛇虫鼠蚁极多,这种事情自然要交给草鬼婆,她们素来就是这些小东西的克星,一路上倒也安然无恙,没有出什么大事。不知走了过久,一股磅礴水声由远及近。眼前是一望无边的大河,河岸边的石头被激流冲刷的激起圆润,偶尔还有几只螃蟹爬上岸来,站在河边,还能看到黑色脊背的大鱼一窜而过。司缪将叶蓁放下来,那边一众人已经准备上船了。秦道贤果然有些门道,屹立在河岸不远处的船只很大,足以载着这一群人前往想去的地方,不过怎么到船上去却又难为了一众非修者的奇门中人。河岸边水浅,船浮不起来,虽然船离岸边不远,但对于没有灵气的人而言,想要靠近实在是太难了些,以致于一群怕水的小姑娘满脸苦恼。奇门中人没有灵气,无法御空而行,就如草鬼婆。看着小姑娘们发白的脸色,不少男修者拍着胸脯,眼神发亮的自告奋勇了。在这个可以英雄救美的关头,风衍之又成了姑娘们频频注视的那一个。叶蓁和司缪没心情看着一出戏,两人相携飞掠出面,轻飘飘落在了船上,众人只看到船只晃了晃,却不知道已经有不速之客提前上船了。到最后,由男修抱着姑娘们上了船,此时已经逐渐接近午时了。叶蓁和司缪站在船头,看着疾驰而过的船只,在水面上留下道道波纹。“轰隆隆——”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际,陡然暗了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弥漫过来,将天际遮蔽,看不到一丝亮光,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屋漏偏逢连夜雨,阴沉如灌了铅的天际还伴随着猎猎狂风。船帆被吹得呼呼作响,河面漾起了巨大的波涛,船只也东倒西歪起来。船头上,司缪将叶蓁揽入怀中,一道肉眼看不见的屏障将两人与外界隔绝,这方小小的天地十分温暖,叶蓁也伸手环住司缪精瘦的腰身。“天怎么突然就变了?”叶蓁仰头看了看天际,不禁蹙眉问道。虽然这个季节的天的确容易变,但这般狂风大作,黑暗不见亮光的变化还是少见的,如妖风一般,总觉得是一个不好的开端。司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了拍叶蓁的脊背。“我不怕”察觉到司缪的安抚,叶蓁无奈一笑,她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这般天色有些古怪罢了,他倒好,把她当成小孩子般哄着。“我也没说你怕了啊”闻言,司缪也轻笑,他声音透着低沉和暗哑。两人倒是风雨中面不改色,还默默地撒这狗粮,而船上的众人却慌了神。奇门中人都是有神论者,再加上他们此行就是为了铲除厉鬼,所以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叫众人心头都不安地狂跳起来,大都觉得这是什么预兆。“大家莫慌,只是变天而已,我和风兄去将船稳住,你们就待在这里”秦道贤心头也跳了跳,但在这种场合下,他必须出来主持大局。话落,他就和风衍之离开了船舱,站在了甲板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秦道贤和风衍之脸色都极为难看。“不对劲,这风来的邪性”风衍之抬头看向天际,不禁皱眉说道。“嗯,在这种时候发生这事,唉”秦道贤也认同地点了点头,旋即就苦笑着轻叹一声,他早就想要铲除那只厉鬼,可惜总是没有得手,好不容易找到帮手了,居然还十分不顺利。两人短暂的交流过后,雨水倾盆而下,还伴着乒乓球大小的冰雹。秦道贤面色大变,拉着风衍之就赶忙进了船舱。他们虽然是修者,但在这种天灾下,也很可能被砸伤,这种时候,还是要避其锋芒的,只希望这艘船能够承受得了这般狂躁的冰雹。看着两人匆匆走出,就匆匆回来,船舱里的人脸色都不太好。“这是不是上天预警,让我们不要去铲除那厉鬼?!”“秦道长,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显然不是平常时候会发生的事!”“就是啊,再这么下去,小命都要玩完了吧?!”“”感受着摇晃的船体,和冰雹噼里啪啦的声响,所有人都心惊胆颤。他们虽然是奇门中人,但对于这种风云变色的景象,也深感恐惧,都将其当成是上天发怒,阻止他们前往斩杀厉鬼的预警,纷纷打起了退堂鼓。小姑娘们都面色苍白地缩成一团,她们即便拥有再厉害的手段,那也是对待普通人时才会升腾的优越感,在这种情形下,也着实忧虑害怕。“各位,这不过是普通的变天而已,再说,我们现在也没办法回头了,大雨倾盆,很难把控方向,若是不继续前行,我们很可能脱离轨道,最后迷失”秦道贤苦笑一声,将自己的无奈之处说了出来。这片江河非常宽广,这乌漆墨黑的,怎么掌舵都是个问题,更何况返航。闻言,船舱中鸦雀无声。他们也知道外面的情况,一时间也不再多言。船舱外,站在船头的叶蓁此刻紧紧抱着司缪的腰身,一道银雷霹下,照亮了清透眸子中的震撼,此时,天际之上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隙!“那是什么?”叶蓁黛眉拧在一起,这种情形,实在超出了她的认知。“有东西来了”司缪薄唇紧抿,玉眸中一片冷肃,不过他没有动,在这个时候,他不能离开叶蓁身旁,那东西的目的尚未可知,他不放心将她单独留在这里。“东西?是什么?”叶蓁小脸清冷,神情微凝。“妖魔”司缪眯了眯眸子,红唇微启,吐出两个字。他没想到域外妖魔居然如此张狂,如今居然已经敢光明正大侵袭这片土地了,倏然,他眸子微闪,垂眸看了看怀里的叶蓁,双臂不动声色地紧了紧她的腰肢,魔神来犯,如果他没猜错,应该是为了那个家伙他的卿卿,或许会被盯上。思及此,司缪玉眸中闪过一抹戾气。“怎么了?”叶蓁神色担忧地看向司缪,他们两人有同心契,她可以清晰感知他的情绪变化,刚刚一瞬间,他的戾气和杀戮几乎要化作实质。闻言,司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他要保护好他的卿卿,他心爱的妻子。叶蓁垂着的眸子中含着些莫名的情绪,能让司缪色变的妖魔,必然不简单,眼下并非纪元之争,对方肯花费这么大的工夫来这里,应该是有什么目的。不过看司缪一副不愿多言的模样,叶蓁也没有再问。两人相拥而立,一时间没有人开口,气氛安静。好在天空上的裂缝只在一夕之间就散去了,天色也逐渐好转。转瞬间,雨停了,天也亮了,还在半空洒下漂亮的彩虹,如果不是甲板上闪烁着光彩的冰雹,刚刚的一切变化就宛若一场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