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十五章 阴兵出没,真神司缪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众多修者联合出手,倒是让秦道贤和风衍之信心大增,两人下手更加凌厉。在诸多人中,没想到派上最大用场的居然是那草鬼婆老妪,她的蛊虫可以吸食厉鬼阴气,让它实力大减,这种变故让众人精神一振,仿佛看到了曙光!“桀桀桀桀”在各种攻势下,厉鬼却冷笑一声,不紧不慢地应付着众人。倏然,它身形飘忽了一下,周身血色雾气中居然涌出了丝丝缕缕如发丝般的东西,密密麻麻爬出,看上去着实有些恐怖和惊悚。秦道贤等人起初只觉得恶心,但后续发现这东西术法居然破不开时都忍不住慌了神,很快,一个人的腿就被缠绕住了,那人连尖叫都来不及,就被丝丝缕缕的血丝绕成了大茧,里面传来咔嚓咔嚓的啃咬声,叫人头皮发麻。“快走!”秦道贤面色大变,不禁厉喝一声!到了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想要将其铲除的想法有多么可笑和无知,这厉鬼分明已经成了气候,不是人力能够除掉的,或许,他会害了带来的所有人。“现在想跑,是不是晚了?”血雾中,厉鬼飘忽森冷的音调传出。它话音未落,血丝就瞬间爆发,速度极快地将整个二楼包裹,连一丝缝隙都没有,外面的光亮透不进来,幽暗的环境下,连心跳都听得清楚。原本准备逃离的众人瞬间就萎靡下来,阴气入体,阳气逸散,早晚是死。叶蓁侧眸看了看司缪,黑暗中,他玉色的眸子却比太阳还耀眼。她身形微闪,一道噼里啪啦的银雷就如灵蛇般飞了出去!在众人绝望之际,只听到细微的破风声,旋即银光如希望般,照亮了他们绝望的脸,听着耳畔滋滋滋的声响,密封的血线突然就炸开了,光亮透了进来。原本第一个被厉鬼吞噬的秦道贤也被一口喷出,脸色苍白地摔了出去。“什么人,胆敢伤我!”厉鬼怒极,它周围的血雾张牙舞爪,眼神怨毒至极。在众人视线所及之处,一道青色的倩影轻掠而来,轻飘飘落在了厉鬼面前,挡在了所有人身前,他们只能看到女子纤细窈窕的背影。“你是魔族?”叶蓁抬眸看着面前血气泱泱的厉鬼,语气冷静而漠然地问道。她来此,就是因为这里有魔族的消息。她话音刚落,风衍之就满目愕然地转头看向她的背影,眼神中也不期然地出现了些许光亮,这世间能有这般风姿的,的确也唯有她了。“你是谁!”厉鬼周身血雾一抖,旋即阴森的厉喝传出。它的动静已经变相回答了叶蓁的问题,她唇瓣微抿,垂在身侧的手臂抬起,厉鬼不动声色地向后缩了缩,雷光本就是鬼怪克星,它虽厉害,却也惧怕。“别紧张,我只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一问,你若说,我便放了你”叶蓁指间跳跃着银色的雷蛇,她声音极淡极轻,带给众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击,他们联手都被其一击即溃的厉鬼,在这纤细女子手中,却隐隐退缩?“嗤,你当你是谁?若非拥有万中无一的雷灵根,你哪里配和我说话?!”厉鬼冷嗤一声,声音中饱含讥嘲和怨毒,它本以为此次上岛的都是玩具,没想到有个玩具居然造反了,着实令它心情不愉快。一直隐在叶蓁身侧的司缪听到厉鬼的话,玉眸中掠过一抹凉意,他不过是想将这机会让给他家卿卿当做磨砺石,谁知这厉鬼竟让他有些手痒。此时,厉鬼也隐隐察觉到一股冷意,令它颇为惊惧。它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叶蓁一眼,这人类女人虽然有些本事,但也不足以对它产生危害,可刚刚那一瞬间,它竟然有种比魂飞魄散更可怕的感觉,奇怪。“这么说,你是不想为我解惑了?”叶蓁眼睑微垂,话音落下,就毫不客气地挥出一道银雷。噼里啪啦的雷网蔓延而出,让厉鬼血雾飘忽的更加厉害。它忍不住狠狠咒骂一句,旋即血雾涌动,雷光和血雾拼在一起,有些逸散,但这厉鬼实力强大,一时间竟能和叶蓁斗个不相上下!叶蓁眯了眯眸子,手臂微抬,再度挥出噼里啪啦的雷网!星辰体质给予了她磅礴的灵气,在这种时候,即便她本身不是厉鬼的对手,但拥有灵气和克制鬼怪的雷灵根,就已经占据了上风。司缪在一旁看着,但厉鬼在他眼中已经宛若即将逸散之物。周遭人都没有离开,瞪大眼看着这强强对决的情景,一时热血翻涌。“这姑娘可真厉害,比起我这茅山一派的掌门人都要强得多!”秦道贤目光灼灼地盯着叶蓁的背影,语气颇为崇拜地说道。“是啊,她的确很厉害”闻言,风衍之轻声呢喃,眼神复杂地看着叶蓁。“怎么听你这语气,是认识她呢?”秦道贤狐疑地侧头看向风衍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风衍之语气中的苦涩和叹息是从哪里来的。风衍之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那边,厉鬼颇为恼怒的再散出些阴气与叶蓁对抗。“该死的女人,你真当我奈何不得你?这群人,都要死!”它阴气受损不少,一时间也厌烦了和叶蓁继续纠缠。下一刻,厉鬼仰天呼啸一声,血雾通通涌入地底,霎时,风云变色,虽然没有来时碰上的变故叫人心惊,但这片岛屿却也被阴气笼罩成了夜晚。叶蓁蹙眉,她不禁收回了攻势,回到司缪身侧。秦道贤风衍之等人眉头一跳,不动声色移动到了叶蓁身后。被血雾涌入的地底,瞬间就崩裂开巨大的缝隙,豪宅和村子都好似不存在了一样,裂缝中,陡然出现一座庞大的黑门,门上是两个不知名野兽的头颅,这样一扇门,光是看着,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森冷之感。“桀桀桀你们别忘了,这里是丰都地界,鬼门就在此!”厉鬼张狂大笑,缓缓隐没在黑暗之中。叶蓁神色冰冷,却没有丝毫恐惧,鬼门,这世上果然是有阴曹地府的,能在这个时候见识一番,也是不错的经历,最起码她身为厨神时,也没见过这地方。秦道贤等人满眼震撼地看着,他们虽然都是丰都人士,却不知道丰都地下会有这种东西,流传下来的传说,居然是真的?!丰都鬼城,每到固定时间,鬼门大开,鬼物就可以从阴间来到俗世,可是多年来却从未发生过鬼物暴乱之事,这种说辞也被人渐渐遗忘。所有人中,唯独司缪神色淡淡,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就在此时,古怪的黑色大门缓缓裂开了一道缝!在众人视野中,黑门敞开,一支乌压压的队伍从门内蜂拥而出,伴随着的,还有密密麻麻的灵体,各种色泽的灵体让黑暗中多了些诡谲。“阴,兵”叶蓁眯着眸子看着眼前将所有人包围的队伍,缓缓吐出两个字。她虽然不知道世间有阴曹地府的存在,但却知道阴兵,阴将这种流窜于世间的东西,它们专门缉拿世间孤魂野鬼,类似于野史中的黑白无常。只是她没想到,一只魔族厉鬼居然有这能耐召唤阴兵。阴兵和人间军队相差无几,只不过阴气森森,是鬼怪所化罢了。当阴兵全部到位后,一道黑色穿着铠甲的黑影就一步一顿站在了人前。“是谁,唤本将出来!”叶蓁忍不住蹙眉,原来不止有阴兵,还有阴将。场面一时寂静,将阴兵阴将唤出的厉鬼早就没出息的逃跑了,秦道贤等人面色都有些难看,身形僵硬的在心头暗骂厉鬼都将烂摊子丢给了他们!叶蓁抿唇,看着气压越来越低的阴将。他将视线扫过在场所有人,最后定格在实力最强的叶蓁身上,在他看来,闲来无事又有能力将他们唤出的,也唯有这个看上去精致小巧的人类女人了。“是你?”他声音颇带威压,地府和俗世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但有些修者还是能够和阴间沟通,在场都是修者,他并不觉得诧异。只不过,随意召唤阴兵阴将,犯了地府大忌!风衍之皱眉,他忍不住上前挡在了叶蓁面前。“不是她,是一只厉鬼!”阴间的秽物,即便是有纪律管辖的阴兵阴将,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对人类抱着极大的恶感,说不定心头正想着要怎么把在场所有修者都变为鬼。他们明显不怀好意,风衍之当然不可能让叶蓁给厉鬼背锅。不过他的举动却让某个心眼极小的男人浑身冷气肆意,司缪紧抿着薄唇,深邃狭长的眸子冷冷看着风衍之,他的女人,还用不着旁人护着。司缪拉着叶蓁的手,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众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银袍男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愣是叫人瞧出了风华绝代,气质绝伦,潋滟无双之感!风衍之看到司缪愣了愣,旋即垂下头汇入人群。他记得司缪,或者说根本不可能忘记,这样一个可撼天地的男人,绝对是所有男人崇拜的偶像,以及永远触之不及的神祇。司缪看着眼前的阴将,和他数百年前见过的没什么区别。“驱鬼令借我”略显冷感的磁性声音响起,虽是说“借”,但却让人升不起拒绝的意思。阴将愣愣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不禁有些胆寒,周围阴兵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瑟瑟发抖,恐惧至极,队形都已经维持不住。“真神在上,请恕小将有眼不识泰山,驱鬼令在此,小将就不打扰您了”阴将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如果他有的话。在地府,除了阎王爷,阴将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算是见过一些世面,司缪身上的气息并非灵气,而是神源之气,他多少都能感受到一些,一时心头紧张,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恭恭敬敬将腰间的黑沉令牌递给司缪。话落,他就一挥手,带着自己手下的阴兵匆匆忙忙回去了。黑门紧闭,裂缝合拢,众人又回到了豪宅二楼。一切战斗还未开始,就已结束。隐隐的亮光透进来,让众人面面相觑,但看着彼此眼神中还未褪去的惊骇以及悄悄看向司缪时,他掌心中把持的黑沉令牌,心头皆是一凛。刚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梦,是真的!丰都地下竟有通往阎王殿的大门!“多谢姑娘,阁下相救!”秦道贤深吸一口气,走到叶蓁面前,郑重而陈恳的抱拳说道。叶蓁摇了摇头,目光好奇地看向司缪手中的令牌。“阁下您难道真的是真神?”“阁下,您实在厉害,连阎王殿的人都惧怕!”“我怎么不知道丰都什么时候来了这等人物?世间神祇怕也就是如此了!”“”秦道贤沉得住气,身后众人却踊跃发言了。他们虽然没有看到司缪的正脸,但他仅仅现身就吓退了叫他们惊惧的阴间兵将,就这等手段,怎么能不让人闻之变色,崇敬之至呢?听着旁人的夸赞,叶蓁清淡的眉眼微微弯起,她喜欢听旁人夸赞司缪,这种感觉比别人夸她可舒心多了,女人的虚荣心她没有,但对待夫婿的炫耀之心却是有的,她希望世间所有人都觉得司缪好,这种感觉美滋滋的,叫她很是骄傲。司缪没有理会众人的话,但看着叶蓁欢愉的眉眼,他狭长玉眸中也有笑意一闪而逝,只要是让她喜欢的,那他就高兴。“找找刚刚那厉鬼?”叶蓁弯着唇,清美的小脸似乎将阴暗的屋子都闪烁出光彩般。闻言,司缪摇了摇头,他手臂一挥,一道银线就出现在手中,而银线的另一端则捆绑着一个清秀的男人,只不过他身形虚幻,一看就是灵体。叶蓁微微讶异地看了司缪一眼,有他在身边,果然是什么东西都不用操心。看着叶蓁眼神中闪烁的异彩,即便是司缪的性情,都不禁生出些得意,当然,这种情绪也唯有面对他心尖尖上的她时才会有了。“呜呜呜”清秀男人在银线捆绑下瑟瑟发抖,连喝骂都不敢。司缪看着叶蓁,轻笑一声,将手中的驱鬼令抛过去,直接落在了厉鬼心口,霎时,厉鬼低声咆哮了一声,转眼就安静下来。“去问吧”做完这一切,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轻声说道。叶蓁眼睛亮晶晶的,几乎抑制不住心头的情绪,她以往从未感受过这种默默站在身后享受,任何风雨都有一个人为她挡着的感觉。如今,司缪完全将她护在羽翼之下,让她不受任何风雨的侵蚀。不得不说,这种感觉是所有女人都喜欢的,她亦然,不过,她更喜欢和他并肩而立的感觉,而不是被他护在身后,做一株永远依附男人的菟丝花。“你们可以离开了”叶蓁敛下情绪,回眸看向秦道贤等人,淡漠地说道。她并不想自己的问话被他们听到,魔地的事,不宜被太多人知道。闻言,风衍之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点头应下,转身离开了。秦道贤等人虽然有很多话想问,也想和叶蓁司缪攀攀关系,可惜,在这种情境下,他们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离开。待所有人离开,叶蓁才拉着司缪向厉鬼走去。他此刻已经敛去所有阴戾之气,若不是身形虚幻,说是个普通人族都有人相信,清秀的面容宛如高中生,隐约还带着些许软糯,和刚刚的厉鬼大相径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