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章 皮薄馅大的肉包子?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风戊晔和陈魄脚步飞快,相携来到办公室时,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叶蓁。张柏正满脸激动,唾沫横飞地给叶蓁讲述雏莘集团近来的发展史,他心头对叶蓁的崇敬已经爆满,他可没忘记,自己和妹妹有如今的作为,都是因为她。“叶总!”“叶总!”风戊晔和陈魄也面露喜色地叫了一声。叶蓁起身对着两人点了点头,让两人坐下。张柏有眼力劲地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把门给关上。“叶总如果没什么事,怕是不会回来吧?”风戊晔挑了挑眉,他也算是跟着叶蓁最早的人了,对她的脾气秉性多少都有些了解,当即就意味深长地吐出这样一句话。闻言,叶蓁轻笑,也不介意他的调侃。“喏,我来,只是给你们送吃的”她从身侧的包里,实际上是从葫芦空间中,取出一个袋子。而此刻,袋子里竟然还冒着热气!农樱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叶蓁,她怎么不知道叶姐姐什么时候在包里放了东西,而且还是有热气的食物,早知道这样,她早就吃了,哪里还轮得到他俩?“这是什么?”风戊晔和陈魄一愣,旋即后者哭笑不得地问道,他都已经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劳烦老总亲自带吃的给他,看上去倒是有些像逗小孩。风戊晔也嘴角抽了抽,用古怪的眼神看向叶蓁。“乘热,吃吧”叶蓁打开袋子,露出里面白胖白胖的大包子!没错,袋子里正放着散发着热气的包子,口子一松,一股浓郁的香气就扑鼻而来,风戊晔,陈魄和农樱霎时都觉得肚子咕咕作响。他们也顾不得许多,也不嫌烫,就拿起包子咬了一口。只是轻轻一口,就有鲜香的馅汁流出来,浓香四溢,风戊晔和陈魄两三口就吃完了,只觉得味道极好,好吃的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吞下去。两人狼吞虎咽的吃完,还忍不住回味,又伸手将袋子中仅剩的两个吃了。农樱在一旁看的口齿生津,有些控诉地看向叶蓁,后者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拿包子给风戊晔和陈魄是有道理的,她哪有什么闲情逸致给两人送吃食?包子中蕴含灵气和催发剂,能在紧要关头让他们体质得以上升。叶蓁知道,纪元之争时空气中逸散的颗粒缥缈无踪,但大多数得益的还是修者,所以她只能帮风戊晔和陈魄在短暂时间内将灵气聚于体内,这样一来,待纪元之争来临时,他们最起码比普通人有更高的几率得到改造。她虽然不是良善之人,但也希望风戊晔和陈魄能活下去。“在未来一段时间,你们最好去练练身”叶蓁看着风戊晔和陈魄,想了想,说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不过两人都是执行力超强的人,不会像孩子似的问东问西。“若是可以,加固公司,对外就说重新装修,材质上不要小气,最好是极为坚固的东西,连带你们的住处,都采用同样的材质”叶蓁垂着眼睑想了想,又吩咐了一句。闻言,风戊晔和陈魄才显得有些诧异,练身就算了,还要加固公司?相比两人的不知所措,农樱就明了了,她脸上的笑意散去,眼神中多了些惊惧,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是纪元之争要来了吧,不然叶姐姐也不会这样“你们只管去做就好,别的不要问了”叶蓁眸子闪了闪,端起一杯清茶,氤氲的雾气遮掩了她眼中的神色。“是!”“是!”风戊晔和陈魄对视一眼,他们竟然从叶蓁的清冽嗓音中听出了凝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到仰光市了,你们若碰上难事,就到京城去”叶蓁最后说出这样一句话,她希望纪元之争来临时他们能够不要惊慌,觉得难以为继就到京城去寻求庇护,若能得到改造,他们应该就有资格入住京城了。风戊晔和陈魄站在公司门口,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面面相觑。“你说,叶总是什么意思?”陈魄皱着眉,只觉得自己超强的脑力此刻已经派不上用场了。“不知道,不过听叶总的意思,总觉得要出事似的”风戊晔也脸色不太好看,他没说的是,叶蓁虽然没说什么可怕的东西,但他脊背上却附上了一层鸡皮疙瘩,心头也毛毛的。叶蓁古怪吩咐,和似是而非的话语,让风戊晔和陈魄有些震动。不过,他们会听从叶蓁的话,随时提高警惕的。农樱开着车,没多久就款款停在路边。“叶姐姐,是不是,是不是”农樱有些犹豫,她总觉得只要不说出口就不会发生一样。“是”叶蓁侧眸看她,淡淡地说出一个字。闻言,农樱闭上了眼,身体瑟瑟发抖,她没有经历过纪元之争,但在神农一脉从长辈口中,古籍记载中却不难看知道,纪元之争的残酷。再加上玄机一脉的话,这一次的纪元之争形势严峻远超以往。她很怕,怕家族覆灭,怕大陆覆灭,什么都怕。“该来的总会来,不是你不愿意,它就不会来”叶蓁看着前方,浓荫绿意,带着淡淡的清亮和说不出得了冷意。“走吧,回去休息,明天再去桥沅村”夜色渐渐暗了,叶蓁轻声说道,她不准备和农樱回住处,而是准备在机场附近找个酒店,她知道农樱心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听到叶蓁的话,农樱动了动身体,发出一声重重的鼻音。两人在仰光市机场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入住。叶蓁进了房间,查探没有监视器后,才闪身进了葫芦空间。原本空荡荡的土地上,已经长出了一片片的风织,那是她丢入其中的。“主人——”察觉到叶蓁,莫娴等人纷纷聚了过来。“风织果实酿造的酒滋味极好,什么时候主人动手,让我们也沾沾?”蔺耐说话间,还舔了舔嘴唇,一脸期望地看着叶蓁,风织种子是磬竹种下的,他们几个被关在众生塔那么多年,倒是已经忘记了其中滋味。闻言,狄坤和牧霜皆是眼神一亮。叶蓁抬眸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应答,转身向众生塔走去。“磬竹,你知道主子为什么苦恼吗?”牧霜皱着眉,有些不解地看着叶蓁的背影,心头忧虑。闻言,磬竹眸子一闪,缓缓摇头,他大概算过时间,众生界碎片每隔数百年发生一次碰撞,而眼下,就正是赶上了这个时候。叶蓁进了众生塔最顶层,盘膝坐在蒲团上。“纪元之争”叶蓁抬眸看着塔顶,她张了张嘴,原本想问什么,却还是抿起唇没有再说。连司缪都没办法,众生塔的器灵又能怎么办,它是纪元之争的始作俑者,若非被人觊觎,众生界不会破碎,也就不会有域外妖魔滋生。“千万年了众生界也该,面临选择了”器灵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塔中,话落后,就平息了。叶蓁敛下眸子,清美绝丽的脸庞没有一丝情绪显露。她能听懂器灵的意思,屠胥逃脱,域外妖魔必会士气大增,恰逢纪元之争,侵蚀人族大陆,壮大自己一族,而且屠胥和司缪明显有着深仇大恨,两者也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关系,这一次的纪元之争,就是决定最后结局的时候。司缪和屠胥,必然要死一个。前者死,众生界泯灭,连破碎大陆都难以留存。后者亡,众生界重生,菩提树现世,一切换发新的生机!叶蓁琉璃般的眸子中掠过一抹戾气,她怎么会让司缪死?十二仙灵,她必须要抓紧时间聚集十二仙灵!叶蓁离开众生塔时,就看到狄坤,磬竹几人面面相觑的模样,她眸子一闪,离开了空间,这几人,都是精英之才,纪元之争必能派上大用!第二天一早,房门就被农樱敲响了。“叶姐姐,我们走吧?”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农樱恢复了精力,但脸上的笑容还是有些勉强。叶蓁心中叹息,没有多说什么,和农樱坐上了前往z省的航班。时隔数月,桥沅村却已经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人潮涌动,川流不息,和以前那个清静之地有了很大的差别,不过这里的人却每个都带着笑。桃花坊每天来买酒的络绎不绝,其中不乏一些富贵之人。倪寒,风岚和吉莉对叶蓁的到来十分惊喜,不过她并没有在桥沅村多做停留,同样留下热气腾腾的大肉包,也吩咐三人将桥沅村用最好的材质围起来。而酒厂在修建时本就处于封闭状态,届时倒是个极好的地方。离开桥沅村时,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没想到自己用心赚到的钱,居然会用在铸造屏障上,只是不知道这些能否给他们一个安稳的缓冲环境。“叶姐姐,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农樱叹了口气,她没想到叶蓁会对纪元之争如此严阵以待。“海城”叶蓁深吸一口气,想到了最后一个要去的地方。她不知道纪元之争具体哪一天回来,但她必须要未雨绸缪,将这些全部安顿好,也算是让她没了后顾之忧,不管怎么说,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再次来到海城,已经是不同的心境。她和农樱上次来时是天气已经开始冷了,而如今正值深夏,姑娘们都穿着极为清凉,一眼望去全是腿,海城的女孩子长得都很漂亮。两人先去了“新希望大酒店”。夏季,正是吃海鲜和啤酒的好季节,两人去时已经是下午,但人依旧不少。叶蓁直接选了个位置,叫了不少丰富的菜色,还顺便来了一瓶琥珀。桃花坊是她的产业,新希望大酒店也是她的产业,两者共通,将酒放在这里卖是极好的,而且,海城也成了销售桃花坊酒业最重要的地方。“客人,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员是漂亮的女孩子,她脸上挂着职业化的温馨笑容。“把你们的大厨叫出来,陪我们喝酒!”农樱眸子一转,笑呵呵地说道。闻言,服务员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她犹豫了半晌,还是进厨房去了。如今的新希望大酒店已经不止姚远一个大厨,不过她手艺最好最佳罢了,听到服务员传来的话,姚远一愣,两个漂亮女人叫她陪酒?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姚远还是取下围裙和帽子,向外走去。她的使命就是把新希望大酒店看顾好,不能惹一丁点的事,两个女人叫陪酒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姚远还是心存疑惑。当她走出厨房,辽远就看到坐在一桌的叶蓁和农樱,当即眸子一亮,她猛地捂住嘴,几乎要喜极而泣,素来男孩子的蛮横心性,这次倒感性了。“怎么?还要我过去请你?”农樱笑眯眯地看着姚远,语气调侃,对着她招了招手。姚远当即回过神来,飞一般掠过一众宾客,豁然抱住了农樱,还孩子气地在她脑袋上蹭了蹭,农樱的额头顿时划下几道黑线。“我说,激动归激动,别把鼻涕抹到我头发上啊!”农樱说出的话虽然嫌弃,但语气却尽是揶揄。“农小姐,叶总,你们怎么会来海城?”姚远抹了抹眼睛,目光灼灼地盯着叶蓁,新希望大酒店的所有进账大多数都被捐献给了孤儿院,如今在这海城也算是知名的明星企业,人人称羡。她只是隔三差五打个电话给仰光市的风总,叶蓁这位大老板是联系不到的。“辛苦你了”叶蓁举起一杯剔透的琥珀酒,轻声说道。闻言,姚远瞬间就红了脸,连连摆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叶总这么客气倒是让我不好意思了”说话间,姚远还伸手摸了摸后脑勺。自从叶蓁和农樱离开海城后,除了已经解除母女关系的母亲来闹过几次事,倒是没出过别的事情,不过两人已经没有关系,姚远可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把她赶走,言明除了一个月两千块的赡养费,一毛都不会给。可惜,她那好赌成性的母亲终究没有给她赡养的机会。就在几个月前,她又去借了高利贷好赌,还让赌场的人到新希望大酒店来和她要钱,不过她怎么可能会给,以致于赌场的人翻了脸,卸了姚母两条腿。没了腿的姚母成日躺在床上,姚远雇去照顾她的保姆还被赶走了。她对姚母本就没有了母女之情,在连续被推拒过三次后,她就没有再去过,姚母最后还是死了,她最后能给的只是一场没有任何悼念之人的葬礼。“对了,余航呢?”农樱突然想到了这个人,当初在海城,她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海妖西穹和人类之间的感情,虽然最后是余航抱得美人归,但她依旧好奇。叶蓁也看向姚远,当初她雇佣了余航的“平安捕捞船队”给新希望大酒店运送新鲜的海产,只是不知有海妖族帮忙,收获颇丰的余航等人有没有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她当初能够给予他们的,如今自然也能收回。“他很用心!而且听从了叶总的话,每天只下网一次,不过平安捕捞船队因为每次都满载而归,所以现在很受欢迎,倒有不少人艳羡叶总慧眼识珠呢!”姚远点了点头,余航送来的海产都很新鲜,她也极为满意。“嗤,什么啊,明明就是叶姐姐赋予的能力!”农樱在一旁有些忿忿地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有让姚远听见。“新希望孤儿院呢?”叶蓁抬眸,轻声问道。当初她来海城时,就是为了一个新希望孤儿院,若是可以,她也希望院长妈妈和温贤的妈妈都能好好活下去,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她会一视同仁,给予两人一定的帮护,但也仅此而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