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四章 怀胎生子,温贤的下场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喂!我还没说什么,你用不着装出这副模样吧?!”刚刚被林懿骂过粗鲁的农樱出声了,她一直看着林懿,自然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当即就有些不满起来,白莲花圣母婊的家伙惯会演戏。听到农樱的话,林懿的变化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啊——好痛,好痛,救,救救护,救护车啊!”林懿此时才像是回过神来,她紧紧捂着肚子,眼神中满是恐惧,自从怀孕后她也从网络上看到过一些关于孕妇生产的可怕消息,在这紧要关头,那些消息全部涌入脑海,或血淋淋的,或盖着白布,由此更加令她心慌意乱。林懿的状况瞬间让所有人酒醒过来,班长忙不迭喊了救护车。“别紧张,别紧张,深呼吸!”此时,有女同学上前轻声安抚,她们虽然对林懿十分嫌恶,恨不得立刻把她拖下马,也让她享受一下她口中的贫民生活,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林懿的脸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肚子绞痛的厉害,隐隐有透明的水顺着腿留下来,她睁眼看着温贤,忍不住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臂。“这,这是你的,你的孩子!”在这种孤立无援的场合中,尤其是叶蓁在场,她非常不安,唯一能相信的只有孩子的爸爸温贤,所以林懿忍着痛,一字一顿,大声痛呼道。属于温贤和林懿的事,众人只能当个八卦听,具体也掺和不上什么。林懿的话让温贤愣了愣,脸色却依旧冰冷,只不过看着她如今凄惨的模样,终究没有掰开她紧紧拉着他手臂的手,却也没有出声,安静的可怕。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他并不关心,只是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农樱皱眉站在叶蓁身边,脸色也有些难看,没想到这人会说生就生。叶蓁却神色淡淡,她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林懿的肚子。在轮回之眼中,她可以清晰看到林懿肚子中那个活泼健壮正在努力踢着腿的孩子,她正挣扎着想要出来,可惜一直不得其门。她早在精神力探测过后,就知道今天是林懿的生产日。不过,林懿过分关注孩子,反倒忽略了母体,她此胎凶险,性命应该是很难保住,除非有修者出手以灵气纾解她身体的虚弱和痛苦。但是,这世上没有哪个修者会平白沾染这种因果。叶蓁是修者,和林懿只有几步之遥,不过,她会帮忙吗?答案显然是不会的,叶蓁为了偿还原主因果,理应杀了林懿了事,在眼下这种危急情况中,她没有动手推一把已经是仁慈的,怎么可能救她?因果循环,今天,终究是轮到林懿来偿还了。在焦虑的等待中,救护车终于到了。诸多同学把林懿台上担架,可惜她一直紧紧拽着温贤的手臂,力道极大,没办法,最后温贤只能黑沉着脸和林懿一起坐上了救护车。“这,这我们不如就散场了吧?”班长犹犹豫豫,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他没想到好不容易阻止一场同学会,会发生这么多事。“那好吧,以后有时间咱们再聚!”“是啊是啊,希望林懿母子平安,能诞生在同学会上的孩子,肯定有福气!”“咱们还年轻,十年后再聚,二十年后也要再聚,最后五十年后还聚一次!”“”一场风起涌云的同学会以一种这样的结局落下帷幕。叶蓁和农樱离开酒店,就开着车跟上了救护车。“叶姐姐,咱们去医院干嘛?怪晦气的!”农樱有些不乐意,修者最注重这些,医院更是灵体最多的地方,阴气浓郁,稍有不慎进入体内就会感染病症,如果不是真的有事还是少去医院为妙。她对林懿没什么好感,她生不生孩子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她既不会诅咒也不会祈祷,不过她还真是想不通为什么叶姐姐要去医院看林懿生孩子!叶蓁没有说什么,眼波流转,情绪淡漠。她当然要亲眼看看林懿的结局,也算是断了这丝因果。今天之后,原主的意识将彻底消散于世间。农樱车子开得飞快,倒是能和救护车并驾齐驱。救护车中,林懿一直被疼痛驱使,保持着清醒,她一直紧紧拉着温贤的手臂,生怕他会突然消失似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盯着他。她这一生,栽的最重的一个跟头,就是在他身上。温贤对上林懿的目光,却一片冷漠,并没有丝毫动容,他对林懿从始至终就没有爱,此刻的情绪除了恨,就是复杂。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救护车中只有淡淡的血腥气。兰城医院,妇产科。叶蓁站在拐角处看着楼道尽头亮灯的手术室,心思平静。她想了想,迈开长腿向手术室门口走去,那里,温贤正表情复杂地坐在长椅上,他身上都是血,摊开的手指微微颤抖,似乎也有些惊惧。农樱站在角落里没动,好奇地看着走向温贤的叶蓁。她知道,叶蓁是有话要和温贤说,当然有眼色的没去打扰。听到清脆的脚步声,温贤抬头,那脸色还有些发白,不过看到叶蓁时,他就豁然站起身,手足无措地将手上的血迹擦在身上。“你,你怎么会过来?”温贤看着叶蓁的脸,心头酸涩,自顾自寻找着话题。如今,能和她安静待在一处是一件多少奢侈的事情,尽管这里是医院,手术室里是正在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可是,心头的紧张和喜悦依旧不曾减少。“我不是叶蓁,真正的叶蓁已经死了”叶蓁手指微动,在两人周边布下一层隔绝结界,然后语气轻缓地说道。闻言,温贤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叶蓁,整个人都仿佛绷成了一条线,胸膛剧烈起伏,象征着他的不平静。真正的叶蓁已经死了叶蓁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短短的几个字在脑海中不停荡漾,如同犀利而尖锐的刀,剜着他的心。“你,你别胡说了,那么可能呢,你还是你啊!”温贤深吸一口气,慌乱地摇着头,自欺欺人般喃喃道。可是,想着叶蓁的变化,看着她不复怯弱的清透眸子,温贤心头却逐渐冰冷下来,曾经在海城他也听叶蓁说起过这样的话,只是没有深思罢了。“真正的叶蓁已经死在林懿手中,她第一次见到你和林懿在一起,生平头一回强硬,情绪激动和你们理论,被林懿推倒,头撞在石头上失血过多死去,而我,只是重新拥有这具身体的魂魄罢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医院病床前”叶蓁神色清冷无波,声音清冽而平静地将事情原委吐露出来。她并不希望以后继续被温贤纠缠,这种沉重的感情背负她不想受着,索性就把事情真相告诉他,当然,她既然说了,就有着不让他说出去的底气。“怎么,怎么可能?”温贤心口一阵剧痛,他神色扭曲而痛苦。他想过千万种可能,或许是叶蓁变心了,她品味变了,她虚荣了,却唯独没有想到,原来以前那个爱他如命,事事以他为先的叶蓁,已经死了。“你自诩和‘叶蓁’青梅竹马,应该能看出我和她的差别,事情就是如此,我并非和你情牵十八年的人,话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叶蓁缓缓摇头,说完这句话,就撤去结界转身离开。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漠然而决绝,温贤腿一软,“噗通”一声双膝跪地,胸口气血翻涌,一口淤血直接喷了出来!叶蓁感知着身后的动静,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农樱在远处有些惊讶,能直接把人气得吐了血,叶姐姐功力不浅啊!殊不知,温贤并非气的,而是悲伤过度,哀莫大于心死。他或许早就察觉到此叶蓁非彼叶蓁,两者间拥有极大的差别,他曾和原主朝夕相处,又怎么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只不过他却刻意忽略了,自欺欺人的认为心爱的女人依旧是她。叶蓁的话如当头棒喝,彻底让温贤从自己营造的梦中苏醒过来。原来,将一切击碎的是他,罪魁祸首是他,害死她的也是他。“哈哈哈,是我,原来是我!”温贤突然大笑,口中鲜血溢出,一副癫狂的模样。“叶姐姐,他是不是疯了啊?”农樱看着温贤的模样,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这模样看着还怪可怜的。“走吧”叶蓁淡漠地扫了一眼,摇了摇头,和农樱一起离开了医院。两人刚刚离开,手术室的大门就被打开了,身穿手术大衣的医生摘去手套和口罩,一眼就看到双膝跪地,充满颓然死气的背影,当即受到惊吓。“先生?先生你没事吧?!”听到声音,温贤呆怔了片刻,缓缓起身,擦去嘴边的血。“我没事,孩子生了?”温贤摇头,语气麻木地问道。看着温贤的模样,医生忍不住后退一步,这人的模样简直太可怕了,和精神病院的病人似的,刚刚看见的时候还正常,难道他能感应到手术室?“生,生了,是个女娃娃不,不过,母,母体大出血”医生看着温贤的眼神有些怜悯,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只当温贤时因为妻子死亡所以才悲痛至极,失去了生的希望,没有多想。听到医生的话,温贤眼睛闪了闪,棕色的眼睛中掠过一抹轻松和狂喜,他的蓁蓁死了,这个害死她的女人自然也要死,上天有眼啊!离开了医院的叶蓁和农樱就十分闲适地去了古玩街,还剩下最后一个下午,自然要乘着这点时间多淘些好宝贝,至于温贤和林懿的事,已经不再重要。在林懿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叶蓁就知道了结果。即便神医降世,也不可能把断了气的林懿从死神手里救出来。离开兰城时,两人将许多古董珍宝托运到了京城,行脚古玩商手里的好东西的确不少,最起码叶蓁淘到的,足以支撑起整个玲珑阁。京城。站在帝都的土地上,农樱显得格外兴奋。叶蓁带着农樱回了玫瑰园,在发现结界外隐约的狐臭时,眸子闪了闪,却没有放在心上,待和农樱进了屋,又挥手布下结界。她可不希望她和司缪的爱巢被狐狸的臭味给沾染。解决了仰光市,桥沅村和海城的后顾之忧,日子变得平静下来。农樱已经顺利在潘家园上岗了,还顺道帮叶蓁注意着半截白玉钥匙的下落。这日,冷玉蓉打电话叫叶蓁回叶家吃饭。叶家。合欢花已经谢了,但空气中依旧残存着淡淡的香气。叶蓁还没进屋子,就被刘婶欢欢喜喜地迎了进去,今天的叶家显得格外清冷,除了冷玉蓉,一个人都不在,叶蓁回来倒是添了几分喜气。“你都好久没回来了,今天妈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冷玉蓉拉着叶蓁的手,嘘寒问暖嘀嘀咕咕,脸上笑开了花。“好”叶蓁轻笑着点了点头,对冷玉蓉,她并不吝啬自己的温暖。两人说说笑笑,空气中充满了温馨。“对了,你听说了吗?余睿那个儿子,回海城了”冷玉蓉小心翼翼地看了叶蓁一眼,顺嘴提起了这件事,说起来倒是有些突然,如今上流圈子已经传开了,当然,都不是什么好话。“哦”叶蓁淡淡地哦了一声,温贤的决定在她的意料之中。时光回溯到温贤抱着孩子回到京城时。林懿身死,她父亲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原本想着要对温贤动手给自己这女儿出口气,不过中途有余睿插手,林懿父亲的一切想法都化为泡影。他是商人,重利,自然不敢虎口拔毛,但心头不舒服是一定的。不过余睿打了一棒子,还给了几颗甜枣。得了好处,林懿父亲就欢欢喜喜地把温贤送走了,还将外孙女给了他,一点抚养权都不争,毕竟他外面养的儿子女儿不少,林懿死了就死了,他顶多伤心些,却不可能为了已经死去的女儿去和京城世家对着干。抱着女儿回到京城余家,温贤第一句话就是要回海城。他曾经以为得到一个好的父亲,就有了能追逐心爱之人的底蕴,可到头来,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个笑话,既然如此,他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在温贤心中,世间就唯有母亲温淑芳让他放不下了。余生,他想留在海城,陪伴自己的母亲,养育自己的女儿。看温贤去意已决,余睿叹了口气不再挽留,只是没想到刚刚相聚不久的儿子又要分开了,临走时,余韧姿难得给了好脸色,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哥。海城,暮水镇。温贤的归来在镇子里掀起了一场波澜,不过很快却又平息下来。温淑芳对于他抱回来的小孙女非常喜欢,主动承担下了照顾的责任。秋季的暮水镇,落叶纷飞,铺就了一层橙黄的小道。正午,镇口学校的一间教室里,传出一阵欢呼。“下课了,温老师再见!”“”待所有人都走完,教室中才走出一个温润俊朗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卡其色的裤子,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棕色的眸子中平静无波,他一条手臂抱着小学书本,迈开长腿走在镇间小路上。踩在厚实的落叶上,偶尔发出一些声响。蓦地,温贤停下步子,站在岔路口眺望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天际,蓝天白云的空中汇聚着一张清美中透着怯弱的脸,温贤脸上也露出了温暖到极致的微笑。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人生匆匆数十载,为了追名逐利而放弃原本拥有的一切,他已为此付出了代价,痛失一生所爱,追悔终生。“蓁蓁,我会陪你”后半生,他能在与她一起长大的镇子生活,多美好啊。------题外话------好的我的天使们,温贤正式领饭盒下线,以后不会再出现了。今天再加上(一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