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八章 她的心只能容纳一个司缪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求妈,成全我!”叶松垂着眸子沉默不语,半晌后,噗通一声跪在了慕海棠面前。冷玉蓉豁然起身,想要上去将叶松拉起来,对于这件事,她没有置喙的权力,慕海棠望子成龙的想法她能理解,而且叶家子弟,确实从没脱离过军人一行。“大嫂,他要想跪那就让他跪着!”慕海棠转过头,大声喝了一句,脸上怒气翻涌,她这是造了什么孽,一个两个居然都给她脸色看,连儿子都要翻出她的掌心,去做什么可笑的戏子!“你,就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而不在乎你的亲儿子?”听到慕海棠的话,叶松身体一顿,旋即直愣愣望着她,过了好半晌,才神色低落地轻声喃喃自语了一句,距离他近的冷玉蓉和叶柏都听到了。“好孩子,先起来,有什么我们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冷玉蓉眼神怜爱地看着叶松,伸手就把他扶了起来,叶松转头看了慕海棠一眼,没有再理会她刚才的言论,顺势站了起来。他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可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妈,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想为了自己活一次,生在叶家,从小我就知道自己肩负着责任和重担,这样的辛苦远比普通孩子来得多,可惜,您和父亲太过忙碌,我们的苦楚只能自己咽下去,而今天,叶家已经足够辉煌,不需要一个我来锦上添花,所以,原谅我这一次吧!”叶松用一种旁人看不懂的目光扫过慕海棠,身影就如风一般快速离开了叶家,他必须抓紧时间,既然已经冒险,那就必然要拿到好的名次!他心头倒是不紧张,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也算是多才多艺了。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有百万支票,足够支撑他初期崛起!“哥!”叶柏一愣,大喊一声,可惜却没有得到应答,他回头看了一眼冷漠吩咐不让家里司机送叶松的慕海棠,当即狂奔出去。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一个小心愿,为什么会闹到如此地步。“海棠,那是你的孩子,为了这件事离心,你不会心痛吗?”冷玉蓉用一种陌生的眼神打量着慕海棠,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可近来却像是中了邪一样,做出的事足以推翻她在任何人心中的地位。这一刻,冷玉蓉也不得不猜测,她这样的性情,叶长华能容忍多久。说完这句话,冷玉蓉就换鞋匆匆离开了,她怎么也不可能看着叶松和叶柏从这里跑着去,估计天黑都到不了,她对孩子做不到视若无睹。所有人都走了,客厅瞬间寂静下来。慕海棠眼神中泛着怨毒,不可能,她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脱离军人的轨道,身为叶家男人,骨子里就该是保家卫国,光宗耀祖,拿到军功!自从回了京城,叶长华对她已经越来越冷淡,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叶松动摇她的位置,当戏子,被圈子里的女人知道后,还不知道会怎么讥讽嘲笑于她,这样的事决不能发生!在慕海棠心思翻涌之际,坐着车的冷玉蓉也看到了在大道上狂奔的叶松叶柏,两人拼尽了力气,脚步也渐渐迟缓下来,叶柏拉着叶松不知道嘀咕了几句什么,后者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甚至隐隐有一种叫人心痛的落寞。冷玉蓉的车停下,叶松猛地抬起头,眼神瞬间就亮了。当然,在亮起的前一刻,她没错过叶松和叶柏眼里的失望,他们希望的母亲并没有追上来,不过在这种时候,能有一辆车是极好的。“还不快上车?”冷玉蓉轻声笑了笑,叶松和叶柏就像得了特赦令,飞快开门上车。“大伯母,谢谢你”叶松看着冷玉蓉,不禁语气感激地说道。他没想到自己的梦想会有一个人支持,即便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但只要得到的不全是推拒和埋怨,那就足够了,他有了绝对的勇气。“若是放在往常,我也不会同意,不过,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别怪你妈,她也是希望你能有好的成就,身在叶家,自然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冷玉蓉声音有一瞬间的漠然,她就是因为嫁到叶家,才会有当年那场祸事。“大伯母”叶柏有些哑然,他只觉得这一刻的冷玉蓉情绪有些不对劲。“没事,要去哪儿?”冷玉蓉笑着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她的女儿已经找回来了。“这,大伯母,我想先见见叶蓁姐可以吗?”叶松犹豫了半晌,终于小心翼翼地出声说道。他心里一直对叶蓁有着一种崇拜,但自从上次慕海棠那般冷待司缪后,他和叶柏就再也没有见过叶蓁了,心头始终有一句歉意的话。既然他要开始新生活,那最好能够放下一切包袱,从头开始!“嗯?”冷玉蓉有些不解,叶蓁对叶家人都冷冷淡淡,包括叶松和叶柏也是如此,她没想到叶松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一时反应不过来。“大伯母,我就是想见见叶蓁姐,没别的”叶松眸子一闪,笑着说道。其实他除了想要道歉之外,还想问问叶蓁认不认识星光娱乐的老总陈凯旋,她不是为了走后门,而是不希望有不公平不公正的情况发生。叶松知道叶蓁在仰光市的企业很出名,而星光娱乐的老板据说也是仰光市人,虽然公司开在兰城,但别忘了,叶蓁也曾在兰城上大学。他愿意付出十二万分的努力,但却不想到头来被关系户钻了空子。他虽然还是学生,但出身叶家,对社会上的弯弯道道很明了。世界上有很多圈子,其中娱乐圈之乱数一数二。“好吧”冷玉蓉没有再多问,调转车头向星海湾驶去,她也想叶蓁了,那天因为慕海棠的事叶蓁走得匆忙,她倒还没有好好和她说说话呢。最重要的是,她也想去看看闺女买的房子。车子疾驰,一个多小时后就到了星海湾。叶松和叶柏仰头看着豪华别墅区,眼睛都直了。这个小区原原本本就是富人的代表性建筑啊,多少上班族走过时要看上几眼,顺便在心头艳羡腹诽一下,毕竟是奋斗一辈子都难以摸上一下的住处。冷玉蓉倒是平静,坐在车里拿出手机打给了叶蓁。这里安保设施很严密,陌生人根本不允许通行。很快,穿着一身休闲服的叶蓁就出现在几人的视野中,她走到车前,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从始至终神态都淡漠的叫人心惊。“有什么事”叶蓁声音很淡,她这话自然是问叶松的。刚刚电话里,冷玉蓉一溜烟就把所有的事都说了。面对叶蓁,叶松的情绪翻涌起来,有些紧张,好似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姐姐,而是星光娱乐面试的几个评委一样,这种感觉叫他忍不住苦笑。“姐,对不起,上次是我妈的不对,我为她向你道歉,也向姐夫道歉”叶松想了想,先出声了。“哦”叶蓁神情淡淡地轻哦一声,气氛又沉默下来。叶松瞬间失了声,原本想说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蓁蓁,叶松要去比赛,你有事吗?不如妈一起去?”冷玉蓉适时地解了围,她早就知道自家女儿性情冷漠凉薄,和她对待叶松叶柏的态度来看,对她简直已经是春暖花开了,她心头高兴极了。她当然也同情僵硬住的叶松,不过侄子和女儿相比,还是女儿更重要。“走吧”叶蓁拿出手机瞧了瞧上面的时间,点头应了,在不忙碌的情况下,她还是乐意陪陪这个从始至终都待她和司缪不错的母亲的。听到叶蓁答应,冷玉蓉就欢天喜地地开车了。至于叶松,心情也放松下来,叶蓁的态度让他没办法说出求助的话,但眼下冷玉蓉出声邀请,如果真是认识,她应该也不会看着他吃亏吧?在叶松心里,叶蓁一直是他清清冷冷的大姐姐。车子疾驰,最后停在了市中心一栋大厦前。星光娱乐在京城没有公司,但为了这次活动,租赁了一栋大厦,也算是财大气粗,不过老总也是筹备了很久才筹谋好的,这次的活动宣传力道惊人。一行人进了大厦,叶松显然提前做过功课,对一切流程轻车熟路。“大伯母,叶蓁姐,柏子,你们三个就坐在这里等我就行了!”报了名,叶松就送三人去了一个类似演唱会舞台的地方,他们坐在观众席,这里已经算是仅存的座位,排排座位基本都满了,只剩下零星的几个。报名截止到中午十二点,很快,舞台上就亮起了灯。由西装革履的主持人依次邀请评委登场,都是平日不得见的大人物,观众席已经爆发出了剧烈的欢呼声,在提到“段情”这个名字时,气氛炒到了**。叶蓁眯了眯眸子,这七个评委里,她就认识三个。除了段情,也就是明媚之外,还有陈凯旋和安凛,这两人也穿的人模狗样坐在评委席,看被人唱歌做评委,这两个人能够胜任?不过,这次倒是没白来,安凛居然还在京城,算是意外之喜了。在主持人紧锣密鼓的话语中,起初报名的人已经开始了一一上台了。这次的活动从昨天报名到今天截止,已经刷下去了不少人,因为有段情这个金字招牌在,有不少闲来打混的,不过都被拒之门外了。前面登场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叶松还排在后面。在评委犀利的言辞中,一些人都忍不住哭了出来,参加比赛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也就是时下最流行的“小鲜肉”,承受能力都不太强。在诸多评委中,自然要数安凛的脾气最差。他为数不多的好脾气都在面对叶蓁时用光了,在平时,他依旧是那个斜睨着桃花眼,浑身充满不屑和邪气的安凛。时间渐逝,终于等到了叶松上台。他深吸一口气,以叶蓁的眼力看来,他还是紧张的。叶松没有遵循大众般选择流行歌曲,而是选了一首老歌,有韵味的旋律悠悠扬飘荡出去,将整个演唱区气氛都渲染的温暖了几分。叶蓁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没想到叶松不是心血来潮,有几分实力。离场时,叶松得到了不错的成绩,虽然依旧少不了安凛一番犀利的狠批。初试算是过了,但前三十名还要参加复试。叶松表情不错,他显然对自己今天的表现有几分满意。“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办”叶蓁轻声对冷玉蓉说了几句话,就转身向着即将散场的评委席走去,叶松有些呆愣地望着她的背影,难道叶蓁姐要给他走后门?这么想着,叶松两条眉毛就拧了起来。他不希望别人走后门,也不希望他自己的成绩参假。“走吧”冷玉蓉看了叶蓁几眼,才转身带着叶松和叶柏离开。“大伯母,你等我一下!”叶松向前走了几步,最后还是一咬牙快速向着评委席和叶蓁冲了过去,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决定不能让自己的成绩参假,一切公平以待就对了!此时,叶蓁已经拦住了评委席众人的去路。“叶蓁?!”安凛率先开口,语气有些就惊喜,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叶蓁,当日潘家园一别后,叶蓁又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陈凯旋也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喜悦的。看着两位大佬言语间的熟悉感,众人面面相觑,有些狐疑地看着叶蓁,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居然一来就降服了两位boss级人物。“你,你好!”在众人愕然的视线中,一直沉默不语的段情开口了。她努力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垂在身侧的手都隐隐有些颤抖,相比安凛的惊喜,她的绝对要重得多,她一直想见见叶蓁,回报她的恩情,可惜一直没什么进展,唯有上次在潘家园见过的那一次,想想还真是有些失落。能在这里碰上叶蓁,没人比她更高兴了。叶蓁看着她,眉梢眼角的漠然也散去一些。她刚准备说些什么,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姐!我不能走后门!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要凭借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夺得名次,姐,我们还是走吧?”叶松如跳脱的松鼠,蹦过来之后就去拉叶蓁的手臂。他有些不敢直视这些评委的眼,他确实不想靠别人成功。在叶松的手即将攀上叶蓁的手臂时,她后退一步,神情淡淡地望着他,对他刚刚的走后门论不予置喙,她是没什么闲情逸致给别人走后门的。叶蓁相信叶松是想凭真材实料得到成功的,但他的举动却有些愚笨。他这么冲动地冲过来阻止她,那周遭评委都知道她和他的关系,心头多少都会存一些照顾的心思,最起码,安凛,陈凯旋和段情这三个重量级人物会碍于她的面子,给叶松一个好的成绩,这样一来,不走后门也成了走后门。“别给他走后门,我和他不熟”叶蓁看着叶松,半晌后转头对众人认真说道。闻言,叶松有些怔愣,脸瞬间就垮了。他没想到叶蓁会说和他关系不好,这句话如药包般把他的心炸得粉碎。而安凛等人则似笑非笑地看向叶松,刚刚那一刻,他们还真存了照顾照顾的心思,没想到叶蓁直接来了一句和他不熟,这就有意思了。“你还不走?”叶蓁有些狐疑地看着叶松,声音却平静地说道。他只说给慕海棠道歉,难道那日疏离司缪的没有他和叶柏吗?她不认可小孩子可以不承担后果这种认知,在她心里眼里,纵然天王老子,对司缪有意见,那就是和她过不去,就是让她冷淡待之。她承认,她心眼就是小的堪比针尖,只能容纳一个司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