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九十章 给叶蓁找麻烦,蓝弧的心思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闻言,冷玉蓉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叶柏则对此没什么兴趣。亓九天看着叶松,心下微叹。“你不需要和小叔叔商量这件事,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他会支持你的”亓九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对叶松说道。世界即将大乱,叶松想在此之前完成自己的梦想并非难事,叶长华若是在,他也不会反对,毕竟,往后再想去做,就全然没有机会了。“真的吗?!”叶松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紧紧盯着亓九天,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当然”亓九天笑着点了点头。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玄关处走进来两个人。“你还敢回来?我以为你脾性大,要夜不归宿呢!”慕海棠冷冷地看着叶松,语气寒凉,眼神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她已经知道了,她家的这两个孩子下午都旷课了,估摸着就是去参加什么戏子比赛!“妈”叶松没有反驳,讨好似的喊了她一声。“哟,你没看见小姨我?”慕海棠身后陡然传出一句刻薄的声音,听的人浑身不舒服。原来,慕海棠下午去了吉家,把她的亲妹妹慕百合给接了过来,经过这一次的小三事件,慕百合也算是真正和慕海棠一条心了,万事都以她为先。她也早就听慕海棠提起了叶松的事,语气自然是好不起来。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慕百合的心性也狠辣无比,不然也不可能将一个孕妇殴打致死,在她看来,叶松和叶柏就是叶家的崽子,和慕家可不亲。“小姨”“小姨”叶松和叶柏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不喜,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声。慕海棠不是什么善茬,对待他们两个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感情不好,连表面面子都不愿意维持,不过慕百合从不来叶家,这次居然壮着胆子来了?“哼,不是我说你们,记得你们亲妈是谁吗?居然和别人一起跑了,害的你妈下午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叶松啊,你已经长大了,不要那么任性,偶像明星看着风光,但在我们这些人眼里,就是最底层的存在,别自己作践自己!”慕百合轻叹一声,扭着纤要,自顾自坐在了沙发上。她和慕海棠一母同胞,长相自然也是相似的,只不过相比慕海棠的天然美,慕百合显然是在脸上动过些刀子,五官看上去极不协调。她伸手想要去摸叶松的脸,却被后者躲了过去。“你口中的别人是指我?”冷玉蓉面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她虽然从来都不愿意滋事,却不是个胆小怕事能吃亏的,慕百合这番指桑骂槐让她有种吞了苍蝇的恶心感。如果不是她出手相助,她慕百合早就入了牢狱,哪有闲工夫来这里骂人?“哟,我哪儿敢啊!您不仅是叶家的大少夫人,还是冷家最受宠的千金,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玉蓉姐姐多虑了,我可没存那份心思!”听到冷玉蓉的话,慕百合眼珠子一转,用手半捂着嘴角,笑着说道。她并不知道小三能好起来是因为冷玉蓉,还在心头感激着慕海棠呢,不过她心里也清楚冷玉蓉的厉害,只敢逞嘴上功夫。“哼!”冷玉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客厅,亓九天眯眼看了看几人,也跟了上去,他可没忘记自己真正要保护的是冷玉蓉,女人们的家长里短他可没兴趣听。无干人等都走了,慕海棠和慕百合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今天是最后一次,你若还敢偷跑出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慕海棠看着叶松,一字一顿,声音冷极,她可不希望最后都流传出她儿子进了娱乐圈的消息,那样一来,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叶松只是垂在脑袋,没有应声也没有反驳。他不傻,知道此刻沉默是最好的办法。看着一棍子打不出个屁的叶松,慕海棠气的浑身发抖,上前就一巴掌打在了他脸上,力道极大,好似还带着风,只能听到极为响亮的巴掌声。慕海棠在动手的那一刻就有些后悔,看着脸都被打偏了的叶松,手颤了颤。慕百合也是一愣,不过旋即眼神中就闪过了幸灾乐祸,她这个姐姐,从小就比她强,最后嫁人都比她强,没想到最后和自己儿子离了心,呵呵。“妈!你在做什么啊!”叶柏被吓了一跳,他赶忙冲上去挡在了叶松面前。他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看着慕海棠的神色充满了心痛,从小到大,他和叶松虽然调皮捣蛋,慕海棠也生气,但她顶多是说上几句,从没动过手。这一次,难道叶松是犯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不成?下手这么狠?“妈,你还有,我会将叶家的辉煌延续下去,你就让哥去做自己想做的吧!”叶柏眼神虽然痛,但他还是咬着牙,把自己心头的话说了出来。“你!你们一个两个是要把我气死不成?!你以为你是谁?你没有你爸爸的才能,更没有叶蓁的厉害,她有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有她看护,你大伯母可以享受的好处简直取之不尽!而我呢?我只有你们两个,你们若是再不努力,难道眼睁睁看着我落寞吗?你们但凡有叶蓁一点本事,我也不会这么拘着你们!”慕海棠看着叶松和叶柏眼神中的陌生,不由被激怒了。她失声尖叫出来,反手又是一巴掌,让叶柏也承受了一次切肤之痛。“姐?你刚刚说什么?起死回生?!”一直静静坐着也不起身拦住的慕百合动了,她眸子疯狂闪烁着,将慕海棠刚刚一怒之下的言论通通记在心里,起死回生四个字简直带着无与伦比的光环。她此刻也明白了,看来那小三的事,还是因为叶家刚找回来的这个女儿。“我,我胡说的,怎么可能?这你也信?”慕海棠心头瞬间就后悔了,当即摆摆手,冷着声音说道。这个消息原本只有她知道,再加上那么珍贵的药丸数量一定有限,她可不希望任何人跑出来和她抢,没想到居然口不择言,将这个消息给捅了出来“是吗?”慕百合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旋即又轻飘飘坐了回去。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叶家刚刚找回来的女儿,一定有不可告人的本事!“行了,今天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留你了”慕海棠看着她那副模样,颇感心烦,忍不住挥了挥手。慕百合也不生气,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拎着包扭着腰离开了。“今天的事,你们谁都不可以说出去!”慕海棠转头看向两个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儿子,不由冷声警告道。她知道叶蓁是叶家人心里的宝贝疙瘩,而她的话若是传了出去,那就是间接给叶蓁找了麻烦,说不准她还会因此丢了自由和性命,她可不想掺和。叶松和叶柏头颅垂得更低,没有搭话。“还不上楼去!”慕海棠看着两个闷葫芦就头痛,以前他们那么开朗,怎么好像和她生分了一样?难道就因为她呵斥了几句,所以连她这个当妈的都要怪罪?这么想着,慕海棠眼神中的冷意又深了几分。叶松叶柏十分有默契地转身上了楼,招呼都没打一声。母子三人的感情有了裂痕,细小的种子迟早会长成参天大树。*另一边,段情原本想着自己愉快的庆祝一番,却接到了蓝弧的电话。“宝贝,哈哈哈,今天有个极好的消息,你快过来,我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和红酒,你老公我,马上就要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了!”那边的蓝弧嗓门中的喜悦几乎要溢出来,叫段情眸子微闪。她和蓝弧也认识一段时间了,却也知道他是个装模作样的人,平时一副温文尔雅的成功人士模样,背地里却阴晴不定,他这么欢喜的时候很少见。“好,我马上过去”段情想了想,还是应了一声。虽然方轻语已经被蓝弧派去的人折磨的不成人形,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她还是不放心,生怕自己的复仇计划出现变故。蓝弧今天的情绪很不正常,容不得她不谨慎。这般想着,段情就收拾了一番,画着精致的妆容开着车前往了潘家园。如今已经是深夜,路上人流稀疏。不知过了多久,段情停车,进了潘家园。今天的吉祥轩有些不同寻常,在别的店面依旧开门迎客的时候,吉祥轩却大门紧闭,好像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似的,偶尔走过几个顾客还多看几眼。段情心头微凛,更确定了不对劲。她轻轻扣了扣门,半晌后,才有人从里面将开打开。段情有些狐疑地望着蓝弧,这家伙,今天到底在搞什么鬼?“宝贝,快,快进来!”蓝弧一看到段情,眸子就亮了起来,忙不迭拉着她进了吉祥轩,还顺手把门给锁死,一副神秘兮兮,生怕被别人打扰的样子。段情进了门,才发现吉祥轩里居然一个伙计都没有。“这,这是怎么回事?”她有些诧异,不明所以地看着蓝弧。“今天有件大喜事,我给他们放假了,一天而已,不碍事!走,跟我来!”蓝弧没有过多解释,但眼角眉梢却尽是喜色。上了二楼,段情就发现这里布满了气球和玫瑰花,在靠近窗户的地方,还放着长桌,上面有牛排,沙拉,蛋糕,红酒,烛光晚餐需要的简直一应俱全!“来,你坐”蓝弧双眼含笑,帮段情拉开椅子,语气温柔。看着这架势,段情一愣,难道蓝弧准备和她求婚了?这个认知让段情心头一抖,她可不爱蓝弧,还想着方轻语的事情解决之后就和他谈分手的事,在这种求婚仪式上分手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在段情狐疑的当头,蓝弧已经坐在了对面,给两人倒了两杯红酒。“你这情绪倒是比新郎官还好”段情眯了眯眸子,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意有所指地试探道。“哈哈哈,新郎官的高兴还要等到和你结婚的时候,现在嘛,我只是喜悦自己的事业要更上一层楼,连带着蓝家都可能成为顶尖二流家族了!”蓝弧哈哈大笑,眼中奔腾的野心看的人格外心惊。“哦?是什么重要的事?”段情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问道。闻言,蓝弧一愣,旋即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段情。“怎么,你说要和我结婚时假话不成?我只是随口问一句,你那是什么眼神?若是不相信我,那我们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段情心头冷嗤一声,旋即眼神中簇满哀伤地看了蓝弧一眼,起身就要走。他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她也不稀罕知道,正好用这个借口分手算了。“哎呀我的心肝儿,我又没说不告诉你,脾气怎么这么大?”蓝弧眸子闪了闪,上前一把揽住她的腰,拉着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说话间,还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一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宠溺模样。“哼”段情冷哼一声,转过头,一点都不吃这一套。“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好了吧?今天,我费尽心思找的东西终于找到了,有了这个,就能攀上京城邵家,曾经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要跟着下地狱!”蓝弧紧紧环着段情的腰肢,声音冷中透着得意。“哦?是什么东西让你大费周折?以邵家眼界真能瞧上?”段情歪过头,双手环住他的后颈,轻声问道。美人投怀送抱让蓝弧颇为高兴,他笑眯眯的在段情嘴上印了一个深吻,今天他的心情真是好到了极致,事业爱情双得意,还有什么人能比他更成功?“你看,就是这个”蓝弧从桌角隐秘之处取出一个精致的木盒,他缓缓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透露给段情看,里面的,不是什么珍宝,而是一件残物。雕刻细致的半截钥匙,断口光滑,不似摔碎的。“就是这个?没什么稀奇啊”段情狐疑地看着蓝弧,将钥匙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不重,但是有种淡淡的凉意,拿在掌心好像精神有一瞬间的好转,不过半截钥匙,终归是不值钱的。“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小心点,这是宝贝,不是玩具!”看着段情的动作,蓝弧吓得差点跳了起来。他从段情手中取过半截钥匙,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钥匙放回木盒中。“说得好像真是什么宝贝似的!”段情忍不住撇撇嘴,不屑一顾的样子。“我告诉你,这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东西,说不准里面有神力!”看段情不相信,蓝弧不禁开口解释了一句,他始终认为这玉钥匙是修者所需之物,不然安凛和叶蓁不会那么重视,连半截钥匙都当成宝,成日里搜寻!蓝弧一直在想办法重新获得安凛和叶蓁的友谊,可惜,两人都对他视作无物,不过耐不住他总是细心观察他们,倒是从中发现了蛛丝马迹。他发现安凛居然一直在京城古玩圈子寻找玉钥匙,而且是半截的。不仅如此,叶蓁在潘家园买下的店面,也一直在搜罗玉质钥匙,给出的价钱连他都看的眼红,他这才知道,原来那白玉钥匙,不止一把!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自然就发动自己十多年的古玩圈子,寻找钥匙。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安凛和叶蓁前一步找到了这半把钥匙,这也多亏了当初方轻语背着他仿制的假货,让他有了对比,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当然,为了找钥匙,他也是费劲了人力,物力,财力。他敢肯定,这把钥匙一定是修者需要的,是神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