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章 罗布泊,沙漠中的骆驼老人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为了揭开罗布泊的面纱,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中,可惜,绝大多数都是悲壮故事,比如科学家消失事件,楼兰古国消失事件等等。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华夏大陆上一块“魔鬼三角区”,古代的丝绸之路就是从这里穿过的,在这里,有很多孤魂野鬼游荡,枯骨到处皆是。“咱们华国历史上出名的那个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经过这里的时候,就在大唐西域记里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死,无一全者’,意思是许多人竟然渴死在距离泉水不远的地方,在罗布泊,这种不可思议的事经常发生”蓝影啧啧有声,看着众人好奇惊讶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肚子里知晓的那点儿事通通说出来,她还挺喜欢这种和大家一起分享的感觉的。“总而言之,秘境在罗布泊内,而且位置还不确定,是很危险的事,我们在进去之前,一定要准备很多的水和食物,一切小心行事!”蓝影说话,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地说道。她也很想知道,对于普通人而言危机四伏的罗布泊,在他们一群修者脚下会不会延续往日的神秘,有一点好处是,秘境在这里不会有闲人打扰。“这还用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找到秘境!”安凛重重点了点头,他面色严肃,只希望自己的一切努力都不要白费。“其实这地方挺有意思的,我倒对这里很有兴趣”文景聿咧嘴笑了,侧脸鲜艳的曼珠沙华纹身像活了一样。就连亓九天都一副期待万分的模样,想必是在京城安逸太久,知晓要去这么奇特的地方后,心头的热血被激发出来,恨不得立刻飞过去。不得不说,经过蓝影的渲染,众人对此行的目的地多了几分重视。路途在说说笑笑中过的很快,有叶蓁拿出的温热糕点在,也没人愿意吃自己带来的干粮,当然,更没有人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去问叶蓁葫芦空间的事。众人也看到了叶蓁手指上戴的戒指,只当是恒温的储物戒。*“哎呀,快看!是塔里木河!看到塔里木河说明我们距离罗布泊不远了!”在灵舟匆匆行驶中,蓝影的一声惊呼再度唤醒了众人的振奋。整整过了一天,终于接近了目的地,而叶蓁脸上也噙着些疲惫,虽然有极品灵石撑着,但一直持续不断输送灵气平衡灵舟,也让她有些累。农樱等人倒是想顶替她来驾驭灵舟,不过他们修为都没她高,行驶速度会有所缓减,这样的话,还不如她自己累一些,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当然,靠近了目的地,一切疲惫和劳累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从灵舟俯瞰时,可以看到一条波光粼粼的内陆河,河畔有着风姿绰约的胡杨,青碧色的河流边缘,零星生长着叶片靓丽,或高或矮,美不胜收的胡杨。“天啊,好美啊!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树叶有这么漂亮的!”农樱忍不住惊呼一声,几乎要沉浸在塔里木河的的美景中。周围众人脸上都是赞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条内陆河,美的近乎迷人。秋季,是属于胡杨的季节。塔里木河的胡杨林,给人以绮丽和震撼的视觉享受。叶蓁一行人来的正是适合,这个时候的塔里木河畔是最瑰丽最辉煌的时候。三千年向死而生的胡杨,历经生死博弈,有着道不尽的苍凉,却在这金秋中璀璨成花朵,茫茫沙海中,塔里木河静静流淌,蓝天白云和金红的胡杨影子都跟着流淌,沙漠,泽国,胡杨自成一体,只有大自然才能缔造出如此精美的画面。叶蓁坐在灵舟边,看着下面的景色,琉璃般的眸子中映衬着惊艳。“早就听说过塔里木河的胡杨林如何美,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蓝影也沉浸在美丽的景色中,这一幕幕让人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罗布泊就在这附近?”文景聿和安凛是男人,对景色虽然欣赏,但对目的地却更为看重。“嗯,塔里木河横贯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流入罗布泊,支流被称为孔雀河,不过后来孔雀河和它的干流塔里木河改道向南注入台特玛湖之后,罗布泊就失去了主要的水源流域,从而后退萎缩,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蓝影点了点头,基本找到塔里木河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叶蓁也看向掌心中的玉钥匙,光芒指引显示确实在这附近,不过面积广阔,分辨不出具体位置,这一点恐怕还需要他们用心思寻找。在到达光点区域后,叶蓁就挥手降下了灵舟。待众人都下船后,灵舟失去灵气支撑,自动缩小,被叶蓁收入储物戒。“哎呦,这飞行法器是快,但是坐的我腰都要硬了!”安凛伸展着腰,骨缝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脸上也露出了舒服的神色。“我看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文景聿伸手,一拳头砸在安凛的肩上,冷哼一声说道,换来后者嘿嘿大笑。站在这片柔软的沙地上,叶蓁举目四望,并没有发现任何活着的生物。“这里,没有人类生活?”叶蓁眯了眯眸子,转头看向亦在分辨方向的蓝影。“有!他们有很明确的名字,也就是罗布泊人!”蓝影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件事她自然是清楚的。“玉钥匙指导的秘境方位很大,既然你说了罗布泊已经干涸,那我们要找到这里,就需要一位当地的罗布泊人当向导,这样可以省很多功夫”叶蓁颔首,抬手指了指掌心中已经失去光芒的玉钥匙,淡淡说道。“叶小姐说的没错,的确应该如此!”蓝影点头,她颇为赞同地看了叶蓁一眼。“那还等什么,走吧,找找去!”安凛眸子一亮,使用瞬移,很快就出现在十几米之外。就这样,刚刚落地的一行人就踏上了寻找罗布泊人的路。众人没有开车,徒步走在柔软的沙子上,倒是一番颇为新奇的体验。“叶姐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人啊?这也太累了!”农樱毫无形象地吐着舌头,走在沙子上,脚很容易陷进去,这样一来,倒是比在平地上走的更累,再加上顶空的太阳,只觉得浑身都是疲惫。“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了吧”没等叶蓁开口,蓝影就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她虽然研究过罗布泊,知道罗布泊人都生活在塔里木河畔的小海子边上,但具体在什么位置却一无所知,所以她也不敢肯定什么时候能找到罗布泊人。倏然,叶蓁眸子一闪,她抬眸向某个方向看去。“我们的运气,应该还不错”她轻笑一声,加快了步伐向刚刚看着的方向走去。蓝影和农樱有些茫然,但看叶蓁如此,赶忙叫上四分五散的家伙们跟紧了她的脚步,不管怎么说,众人在心底还是将叶蓁当成队伍的中心点的。在众人盲目的跟随中,终于知道了叶蓁为什么要往这里走。在众人视野中,有一支奇异的队伍,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支队伍是由十几头骆驼组成的,而此刻,骆驼们正在进餐,咀嚼着干草,给它们喂食的是个高大的老人,他戴着异族风情浓重的帽子,有些瘦,古铜色的脸有些沧桑。“天啊,居然能在这里看到人!叶蓁,你真是神了!”看着这一支能驼载他们前行的队伍,安凛喜不自胜!叶蓁摇头没有说话,她并非是为了找代步工具,而是希望这个明显有些阅历的老人能带着他们找到罗布泊人,这般想着,她就带着众人逐步靠近了老人。接下来,古怪的事发生了。叶蓁平安靠近了骆驼,但在安凛等人距离骆驼群只剩下几米时,正在进食的骆驼喷出鼻息,焦躁地撩了撩蹄子,大眼中满含警惕,但口中还不忘咀嚼干草。老人直到这时才抬头,他先用奇异的目光看了叶蓁一眼,这才打量起众人。他率先开口了,但是说出来的话在场却没有一个人能听懂。众人纷纷看向蓝影,可惜,一路上都表现出博学多才的蓝影在此时也派不上用场了,她眼神茫然,苦笑一声,无奈地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也听不懂。看着众人的神情,老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操着一口不娴熟的华夏语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做什么?”疆城本来就是华国的土地,而华夏语是通用的,倒是没有语言上的压力。“您好,我们是来探险的,想要亲眼看看罗布泊,在此之前我们希望寻找一个能够指引我们的罗布泊人作为向导,不过现在我们好像迷路了”叶蓁想了想,语调不紧不慢,咬字清晰地把话说了个清楚。闻言,老人顿了顿,才点头表示知道了。“老伯,不知道您的骆驼租不租?”叶蓁看老人又回头去喂骆驼了,不禁抿了抿唇,轻声问道,若是老人愿意租骆驼那事情就会简单很多,若是不愿意,他们还需要自己去寻找。老人沉默了一会,才吐出一个“租”字。就这样,在叶蓁支付了一笔酬金后,一行人从可怜巴巴的徒步旅行者,解锁了骆驼坐骑,悠悠然踏上了寻找罗布泊人的旅程。当然,在骑骆驼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在叶蓁靠近时,骆驼居然主动俯下身迎接她坐上去,姿态亲昵根本不像是第一次见面,任谁都能看出它大眼中的欢喜,至于旁的骆驼也推推搡搡,似乎在为自己刚刚没眼力劲驼不到叶蓁而感到失望和颓丧一般。“叶蓁,你难不成有动物缘?”安凛嘴角抽搐地看了看乖觉听话的骆驼群,再转头看看正站在叶蓁肩头梳理羽毛的彩色小鸟,心中不禁升腾起一股悲愤。自离开了京城后,他的当初在邬魍山得到的契约灵兽就跟了上来。明明以前小鸟也见过叶蓁,怎么这次就这么热情呢,把他这个主人都抛弃了。“是啊,叶姐姐,好厉害!”农樱也诧异地附和了一句,实在是骆驼群都不听老人的指挥了。“好了,都回去吧”叶蓁轻笑,伸手拍了拍周围骆驼的脑袋,它们像是能听懂一样,不情不愿地离开了,终于在老人的指挥中恢复了秩序。她当然知道为什么动物亲近她,原因自然是生命法则。插曲过后,一行人兴冲冲地上了路。一路上,叶蓁骑着骆驼和老人并排走着,老人似乎对她有些好感,不仅语气温和,连沧桑的眼神都带着慈爱,这样一来,叶蓁倒也打听出不少消息。原来,这位老者就是疆城人,他是一位职业运输人,顾名思义,就是在沙漠中,利用骆驼运输东西的人,从老人话中可以得知,他养了一辈子骆驼,时常游走在疆城各个区域,赚取运输费过活,日子倒也过得极为潇洒。这一次,他正是有些生意要和罗布泊人做,才会到这里来。老人并不是第一次和罗布泊人做生意,言语间倒是和罗布泊人颇为熟稔,也因为叶蓁能够驱使骆驼的关系,让老人看重的同时也多说了几句。原来,在广袤的罗布泊荒漠边缘生活着乐观豁达,美丽健康的罗布泊人,罗布泊人是疆城最古老的民族,罗布泊人远离华国传统的农耕生活,不种五谷,不养牲畜,而是以捕鱼为生,他们是一个单一食鱼的民族。罗布泊人喝罗布麻茶,穿罗布麻衣,丰富的营养使许多人都很长寿。叶蓁也了解了,老人和罗布泊人做的生意就是将他们的特色腌鱼运送出去卖掉,在赚到固定的钱后,再获得一部分运输酬劳。在罗布泊人眼中,没有什么欺骗不欺骗,大家都诚信待人。而这么多年下来,老人也和罗布泊人保持了良好的友谊关系。就这样一路聊着天,叶蓁终于看到了一个用石头堆砌的古老寨门。“到了”老人倒是淡定,翻身下了骆驼,伸手一招呼,叶蓁等人也跟着下了骆驼,跟在他身后,向着村寨走去,原来,这里就是罗布泊人的寨子。在这小小的村寨中,入目可及的就是海子,胡杨和沙漠。胡杨和沙漠都好理解,至于海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塔里木河和孔雀河千回百转,九曲畅流,洪水漫进沙漠便形成了一片片泽国和绿洲。那一眼能收尽的水洼就成了“海子”,海子里的鱼打不完,岸边狩猎不尽,充裕的生活使罗布泊人固守祖先留下的家园,再也没有向外界迈出一步。在进入村寨时,要渡过在海子上搭建的小桥。叶蓁很快就看到了罗布泊人,和普通人长得没有任何区别,若真要说有,那就是都戴着异域风格的帽子,而老人则都蓄着花白的长胡子。罗布泊人在看到骆驼老人时显得很高兴,几个看上去年纪大的已经迎了上来,他们彼此之间不知说了什么,罗布泊人就把目光都定格在了叶蓁几人身上,眼神中并没有恶意,反而充满了热情好客的笑容。“走吧,我已经和他们说过了,让你们先住一晚,他们会让族里最有经验的向导带你们,放心吧,罗布泊人都是很爽朗的性子!”骆驼老人转头对着叶蓁几人说道,然后就随着罗布泊人进了屋,显然是去谈生意的事情了,而叶蓁等人也没有被冷落,早有热情的姑娘带着他们进了屋子。罗布泊的女孩子五官深邃,虽然皮肤不够白皙,但胜在身材极好,裹在民族服饰中都能凸显出其中的凹凸有致,而这些姑娘们此刻正含羞带怯地看着安凛,文景聿和亓九天,这三个和族中男人与众不同的家伙,都得到了姑娘们的青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