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九章 邵家的小动作,争锋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边,邵星辰已经开着车在路上横冲直撞起来,还顺带闯了好几个红灯。他双目赤红,想起法兰克抱着邵星靥离开的画面,一抹怨毒之气就涌入胸腔,他明白,如今造成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女人被抱走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如果他能强大一些,结局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可是,他除了愤怒,还浑身火热,或许是想到现在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在和别人做着那档子事,嫉妒愤怒的同时,涌现而来的还有**。这般想着,他就开着车直接去了星辰俱乐部。这几日去m国,他也有好久没回来了。邵星辰心情抑郁,眼神森然,周身尽是生人勿扰的气息,他如同帝王般一层一层巡视着自己的产业,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一道丰满的身影。那人穿着工作服,但从背后看,却是葫芦型的身材,长发飘飘,周围的赌客们眼神都直了,在场赌桌,也唯有她那桌人最多。邵星辰眼神中闪过一抹恍惚,旋即霸道至极的上前一把攥住女人的手腕。她面容精致巧,和邵星靥的妖冶多情是不同的,邵星辰眼中掠过一抹失望,不过低头看向她夸大工作服中的身材时,眼神中充满了火热。没关系,脸长得不像,身材像也行啊,反正关了灯能感受的也只有身材。思及此,邵星辰就拉着女人的手,直接坐电梯去了顶层。从头到尾,女人都没有开口过话,就如同一具麻木的尸体。她已经近两个月没有被邵星辰“招幸”了,没想到今这位主儿风就是雨,丝毫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但几个月前在顶层发生的事还是叫她浑然颤抖骇然。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安娜,能够不受司缪抹除记忆影响的女人。她因为愤恨,所以挑起了邵星辰对那男人兴趣和折磨,却没想到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险些成了公众情妇,如果真是那样,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邵星辰拉着安娜,刚进了顶层,就一把将她按在墙上,发疯似的咬住她的唇。他心里有一把火在烧,既是嫉妒的火,又是**的火!顶层静悄悄的,唯有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邵星辰力道很大,那股狠劲儿,似乎要将面前人彻底吞吃入腹一样。“唔,老板…”垂眸看了看绍星辰,安娜忍不住痛呼一声,和他在一起,她没有一次是快乐的,相反还总是受伤。邵星辰猛地抬起头,用赤红的眼睛盯着安娜,恶狠狠地道:“叫我星辰,我是你弟弟!不是你的老板!”闻言,安娜浑身僵硬,面呆滞下来,回神后发起抖来,豪门里不为人知的事情有很多,这种畸形关系不在她可以知道的范围内,邵星辰最后会不会将她…杀人灭口?有时候,无知才是最安全的。“你叫!叫啊!快给我叫!”邵星辰撕心裂肺地吼了一声,牙齿死死咬在安娜颈间。“啊——星辰!星辰!”安娜疼得浑身颤抖,只觉得颈间一片黏腻,应该是流血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不敢提出要包扎伤口的要求,只能默默承受。不过,在安娜心中,邵星辰的变态程度又上升了一个程度。听到她的呼喊,邵星辰满意了。将她推倒丝毫不顾及安娜的感受,动作粗暴至极!“星靥…星靥…”他动作间,还不忘把嘴贴到安娜耳边,深情呢喃着这个名字。疼痛让安娜咬着嘴不敢发出声来,听着耳畔的声音,她瞪大了眼看着花板,眼神中陡然出现仇恨之,她为了荣华富贵自甘堕落做了情妇这是她自找的,但难道情妇就不是人吗?就应该被金主用如此方式欺辱?这一刻,安娜在心中决定,今所受的,早晚有一她会全部讨回来!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惊雷声响起!铺盖地的银雷从际砸下,将黑暗的空都照亮了,不少人从睡梦中惊醒,然后满眼惊惧地看着这突破常人认知的雷电,只觉得这,变了。邵星辰身体一抖,动作也是一顿。他面阴沉地抬头,透过玻璃窗看向外面,他刚刚居然被吓萎了!安娜眼神中划过一抹讥嘲,却没有动,她不敢。在气氛沉静的时候,狂风骤雨伴随着铺盖地的雷电呼啸而下,雨点砸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见,仿佛擂鼓,叫人心情都跟着抑郁沉闷起来。邵星辰原本就差的心情,此刻更差了。他借着雷光看着安娜惨白的脸,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一把环住她的腰,将其带入房间,刚刚他没有尽兴,自然要重振雄风,不然岂不是他的耻辱?在邵星辰贪图女的时候,邵星靥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房间中的大床上,两个身影仿佛在博弈般,疯狂翻滚着。邵星靥通过交合之地,一点点吸食着法兰克的阳气,魔法师的一点点阳气要比一百个普通人都强,当然,她不敢动作太大,此时还不是惹怒魔法师公会的时候,再者,这个男人她很满意,比起邵星辰来,只强不弱!而疯狂的雷电和暴雨也同样惊醒了沉静在**中的两人。“怎么回事?!”法兰克眸子一厉,毫不流连地翻身下床。他从地上捡起魔法棒,站在窗前盯着外面看,他是风属性魔法师,可以沟通风元素,可今晚的风元素太过狂暴,根本不受他操控!邵星靥也下了床,她妩媚的眼中疯狂闪烁着精光。这样的暴雨,这样的变故,看样子,她所期盼的东西,终于要来了!她终于可以不再继续伪装自己做什么千金姐,她可以创建属于自己的势力!不同于邵星靥的兴奋,法兰克心头带着不可言的沉重。魔法师是大自然最亲和的,但是这一刻,法兰克只觉得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认知,他突然有点后悔因为对邵星靥的兴趣而到华夏来了。不过,身边这个女人当真是尤物…这般想着,法兰克就侧过头看向邵星靥,她光洁的皮肤上布着点点玫红,妖娆的身姿带着一股魅惑,这样的女人,恐怕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法兰克心头感慨一句,先前的后悔也渐渐隐匿了。不管怎么,他得手了,这个女人,以后就是他的了!“法兰克,我有件事要请你帮忙”许是察觉到法兰克灼热的目光,邵星靥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眼睛里好似闪烁着漩涡般,稍有不慎就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你!”法兰克刚刚尝到甜头,美人有命,自然不得不从。“我要,你去叶家,给我绑一个人!”邵星靥轻笑,上前揽住法兰克的后颈,在他耳边蛊惑道。“事一桩!”法兰克咧嘴一笑,手又不安分地在邵星靥腰际摩挲起来,自然属性暴动的事情他没什么头绪,既然如此,还不如把心思放在这千娇百媚的美人身上。“我要你现在就去!”邵星靥脸陡然冷了下来,她轻轻推开法兰克,厉声道。她心中明了,叶蓁住在玫瑰园,那在这样的气中就不会跑到叶家去,计划也就会顺利很多,只要绑了冷玉蓉,就不信她叶蓁能袖手旁观!这段时间,邵星靥已经将叶家的人物关系调查清楚。果然是饕餮大陆出来的,性情凉薄,放在心上的居然就只有那么一个,不过,一个也是好的,最起码有了弱点,也让她有了对付她的底气!她可不是人族,只要结果可以达成,谁管手段是不是光明磊落?“现在?”法拉克眉头一皱,外面这狂风暴雨的,他可不想放下美人跑出去对付什么叶家,他是地位尊贵的魔法师,养尊处优,怎么可能委屈自己?“我随你一起去,好不好?”邵星靥眸中掠过一抹冷意,高等级魔法师果然难搞,居然不受她蛊惑。“哪里用得着如此着急?”法兰克还是有些不乐意在这样的气出行,会将他的衣服弄脏。“我不管,你若不去,我可就不陪你了!”邵星靥下了杀手锏,背过身,语气委屈,但面容却冰冷。“好好好,我同意,我同意了行!”法兰克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穿上衣服和邵星靥离开了邵家,他对这个女人兴趣浓厚,在一些不过分的范围内也愿意满足她。其他魔法师并没有同行,他们来只是壮场面的,法兰克是十品魔法师,赋极高,哪里用得着他们来保护?邵星靥开着车,一路驶向叶家大院。虽然是国家严密保护的军区大院,但却拦不住修者和魔法师,一个风魔法就可以把两人轻轻松松送进院内,还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再加上暴雨席卷,多少有些影响视线。“就是这里!”邵星靥指着有一棵合欢树的院子,轻声道,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辣。她也不想对普通人动手,可惜,叶蓁不死,她心不平!“那还犹豫什么?直接进去掳走人就是了!”话间,法兰克垂眸看了看自己被雨水沾湿的袍角,语气有些嫌恶,他明明是尊贵优雅比王子还高贵的存在,来到华夏后怎么变得狼狈起来了?闻言,邵星靥点了点头,两人身形一闪就站在了叶家门外。催命似的门铃响起,扰的人心神不宁,叶家人都浅眠,当即纷纷起身,而刘婶已经准备前去开门了,殊不知,在门铃响起的那一刻,法兰克和邵星靥已经开了一扇窗户,一跃进了叶家,姿态不仅没有鬼祟,反而明目张胆!“怎么回事?”冷玉蓉皱着眉,今晚叶家只有她,叶老,叶松和叶柏在。“夫人,来者不善!”牧霜从某个角落闪身出来,面严肃地嘱咐冷玉蓉不要离开屋子,转身在门口吹了一声细细碎碎而又婉转的音调,霎时,气氛冷肃起来!狄坤和蔺耐已经前去处理了,牧霜松了口气,转身回到冷玉蓉身边。“不会有事?”虽然这些人是叶蓁留下的,但冷玉蓉还是很担心。“放心夫人,狄坤和蔺耐虽然实力大减,但在这华夏地界还是很少有人能打得过,有我们几个在,保管叶家安全,不会有任何伤亡!”牧霜拍了拍胸脯,眼神闪烁着媚意,旋即隐到了一边。如果他们三人联手还让今晚来找麻烦的家伙全身而退,那有什么资格在当年干下那些丧心病狂的滔恶事?实力即便不足十之一二,也容不得别人挑衅。就在这时,一道悠扬的笛声响起,时而幽怨,时而凌厉!原来,狄坤和蔺耐已经与法兰克,邵星靥碰面了,叶家后院一片剑拔弩张。蔺耐蹲在树上,手中拿着翠笛吹着,眼神中满含杀气,而狄坤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一尊雕像,但周身汹涌的澎湃战意叫人不寒而栗。“你们怎么会为叶家所用?!”看着两人,邵星靥忍不住尖声喊道。她能感应到,眼前这两个家伙,实力丝毫不弱于她,虽然有些后继无力之感,但到底是货真价实的十二品修者,事情也因此变得棘手起来。“哼,找麻烦也不事先打听清楚?”狄坤冷哼一声,拳头轻轻一握,就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他没有再废话,直接扑了上去,而蒲扇般的大掌正对准的是邵星靥的脖颈!他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送上门来,就是一个死!邵星靥有些怒意,她本命法器丢在了叶蓁手里,一时间也只能赤手空拳上了。两人都是十二品修者,战起来震动不,不过两人都有压制。邵星靥是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惹来国家重视,她可没忘记现在还不是纪元之争,一枚核弹都能叫她瞬间奔溃,所以自然而然掩盖了力道。至于狄坤,他全然是不想毁了叶家,不然没办法和叶蓁交代罢了。这边两人已经动起手来,那边蔺耐也从树上飞跃下去,手中旋转着翠笛,似笑非笑盯着眼前法兰克,这人实力太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束手就擒子,如果你不想送命的话”蔺耐居高临下睥睨着法兰克,一副施舍他的模样。“哼!”法兰克原本还有些怯场,但被这么一急也有些怒了,手中魔法棒一挥,一股凌厉的风劲就对着蔺耐的心口而去,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哟,真拿自己当大瓣蒜了?”蔺耐冷嗤一声,长笛狠狠击打在风劲上,霎时,风劲就化作虚无了。“——疾风招来,成为猛兽之牙,切裂对方!”法拉克一咬牙,口中念叨着咒语,挥舞起手中的魔法棒!蔺耐眯了眯眼,当然不可能给对方念咒语的机会,一拳头砸过去,瞬间就砸断了法兰克的鼻梁骨,两条血线喷涌而出!魔法师厉害归厉害,但总是有弱势了。他们念咒语会消耗一部分时间,而且身体孱弱,所以一般魔法师都会有保护自己的骑士,为的就是在释放大招的时候有人能够帮其拖延时间。“你,你,你是不是绅士?怎么能在别人念咒的时候动手?!”法兰克摸着发痛的鼻子,高声叱责,他完全没想到华夏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嗤,孩子,回家喝奶!”蔺耐挑了挑眉,对于这样的法深感可笑。法兰克眸子闪了闪,不过他也知道今晚算是进了狼窝,早知道他就不应该听从邵星靥的话,今能不能安然离开还是个问题,他必须想想对策。...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