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二章 神秘兽骨,滴水青塔子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也仿佛了失了力气,从半空中轻飘飘地落下。她仰面躺在草地上,这时,一股近乎浩瀚的灵气涌入她体内,十一品下阶的修为陡然晋级为中阶,然而晋级后的舒爽感依旧不能抑制她心口的疼痛。叶蓁挣扎着起身,她拉开自己的衣襟,霎时,心口处的景象上她红了眼。那里,原本肆意张扬的银色虚无神原型蜷缩在了一起,兽眸无力地半阖着。她和司缪结了同心契,一方受伤,另一方也会受到影响,她一直担心自己的安危,害怕因为自己而让司缪受到伤害,却没想过,他也会有受伤的时候。刚刚一瞬间,她就通过同心契的共振感应到司缪受伤,她自然也受了损害。那一刻,没人能感知她的情绪和痛苦。在她心中,司缪一直是强大的,是无往而不胜的,她从没想过他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受伤,到了司缪这个层次,一旦受伤,那将会极其严重。她好怕,同样也痛恨自己,不能与他同进同退。“屠胥”叶蓁拢住衣襟,红唇微启,一字一顿地吐出这个名字。她琉璃般的眸子似是被黑雾弥漫,重重杀气披荆斩棘,叶蓁从未如此愤怒而仇恨过一个人,但此刻,她在心中立誓,早晚有一天,她会取了屠胥的命!司缪是因为要追逐屠胥才会离开这片大陆,而在整个分裂的众生界中,唯一能够伤了司缪的,恐怕也只有同为妖兽至尊的申屠祖神一族了。一阵清脆的鸟鸣唤醒了沉浸在思绪中的叶蓁。她抬眸,看着突然冒出的阳光,清美绝丽的脸颊冷漠的叫人心惊。她站起身,走到巨坑前,那里,已经没有石像人了。她刚刚在愤怒中突然领悟了生命法则中的一项神通,那就是操控,只不过是有后遗症的,短时间内,她怕是都不能再使用生命法则了。不过,她不后悔就是。叶蓁没有离开,而是沿着林子边缘往里走去。她杀了石像人,得到了它体内那股灵气后,就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森林中凉意浓郁,小动物也不缺,一路上叽叽喳喳倒是颇为热闹,但再喧嚷的环境也无法温暖叶蓁的心,她眉梢眼角就恍若覆盖了一层寒冰。叶蓁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散发着熟悉气息的地方。她看着眼前的一幕,眼中闪过一抹震撼。高达数万丈的雪白骨架横立在天地间,这是一头形似禽类的妖兽,双翅的兽骨展开,一眼都看不到边,头高高扬起,向天唳喝。然而这还不是让叶蓁最震撼的,最震撼的乃是这头禽类外缠绕的粗长兽骨,恍若蛇般,将这头禽类妖兽缠绕至死,这条线状的兽骨呈金色,辉煌宏伟,其体积比起禽类兽骨还要庞大几分,给人一种连山脉都能轻易绞碎的苍劲之感!而线状兽骨两侧也有翼,巨大的头骨口中一颗尖锐的牙齿都足有一座山脉般庞大,而头骨上方,则是狰狞到满含威慑力的兽角骨!“虚无神”叶蓁察觉到胸口原本蜷缩的虚无神印记动了动,是一种见到同类的新奇。她也没想到,会在楼兰古城的这座秘境中碰上虚无神之骨!只有上古时期的虚无神身体才能保存下来,至众生界破碎后,虚无神一族就已经将自身修为凝聚成下一代,所以不可能留下兽骨。这座秘境的确堪称奇珍!叶蓁转眸看向禽类兽骨,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申屠祖神一族了。思及此,叶蓁取出司缪给的虚无神鳞片,她要将这两具兽骨带走!妖兽死亡后,兽骨内多数会留存精血或者妖力,如果她将其带走,说不准会对司缪有用,这样一来,才真正算是不虚此行!不过若将这两具兽骨送进葫芦空间中,她怕是连转身都难了。好在司缪拥有空间法则,而他的鳞片中所蕴含的空间极其庞大,只不过不能存活物,但放这两具兽骨却绰绰有余,也算是物尽其用!叶蓁上前,将纤细的手指轻轻触碰虚无神兽骨。霎时,一股怨毒而狂暴的气息带着凌厉的杀气蔓延而出,直逼叶蓁!叶蓁眸子微变,周身已经聚拢了层层叠叠的星辰之力,在这股庞大的杀气下,她发现自己连空间都进不去,就像是面对万古天道的蝼蚁。她眸子一狠,就欲要将众生塔从葫芦空间中取出!她如今是众生塔的主人,自然能够使用这件人人争夺的远古鸿蒙至宝,不过她实力不够,所以每次使用都会耗损她的生命力,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用。但现在不同,这抹杀气太过浓郁,她不觉得自己能逃得过。就在叶蓁准备不计一切代价取出众生塔时,又是一股苍古而悠远的气息散出,直接将那股不甘的杀气蹦碎,周围恢复一片死寂。叶蓁立在原地,额头上已经不满了细密的汗,唇色冰白。她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气,若不是刚刚那股突如其来的苍古之气,她怕是已经取出了众生塔,虽然结果她不至于死,却也要承受很大的后果。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叶蓁心头有些了然,不过还不确定。她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伸手再度触摸了兽骨,这一次,果然没有再出事。叶蓁松了口气,她并没有第一时间收起兽骨,反而松开手,对着虚无神兽骨深深弯腰行礼,她如今已经肯定了,杀气来源于申屠祖神一族的兽骨,而救下她的则是虚无神兽骨,于公于私,这一礼这位虚无神前辈都是要受的。他应该是感应到了她身上的虚无神气息,所以才会出手相救。做完这一切,叶蓁才将兽骨收入虚无神鳞片中。她轻轻松了口气,转身便准备离开。刚刚迈出一步,叶蓁就霍然转身,看向刚刚收起兽骨后露出来的地面,那里,竟然长这一株奇异的塔状植物,其顶端有着一颗形似珍珠的水滴,滚落到地上居然没有破灭,而是化作实质,满地一般大小的透明水珠,看上去十分壮观。叶蓁眼神中罕见地升起一抹喜色,她几乎是飞掠到塔状植物身边。她本以为在这处秘境升级了实力,还得到了虚无神兽骨已经算是天大的机缘,却没想到真正的福缘在这里等着她!十二仙灵,滴水青塔子。这一株十二仙灵的作用说出来有些神奇,它最厉害的就是顶端冒出来的水珠,其每一滴,都拥有撒豆成兵的能力!叶蓁有些惊喜,有滴水青塔子,在纪元之争几乎可以自立为王了!难怪这处天然形成的秘境会是以打怪模式存在的,原来是因为滴水青塔子。叶蓁小心翼翼将这株十二仙灵收起来,还拿出罐子,把地上的水珠子都捡起来放进去,这些可都算是石像兵将,留在这里等于浪费。做完这一切,叶蓁只觉得神清气爽,连起初因为司缪受伤而带来的愤怒都散去一些,能在楼兰古城得到这么多好东西,的确是意外之喜。仔细探查后发现没有什么遗忘的,叶蓁就离开了秘境。“叶姐姐,你终于出来了!”叶蓁刚刚站稳,就听到了来自于农樱的激动呼喊。她转身,就看到冲她飞奔过来的农樱。“嗯”叶蓁轻轻应了一声,就侧眸去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正是楼兰古城连绵不绝的城门外,不过,神秘莫测的楼兰古城已经消失了,独留一地黄沙。“叶小姐,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啊?”蓝影此时也凑了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好奇和疑惑。她从见到那位神秘的西域美人开始,一直都是蒙圈的,离开秘境后左想又想都没有什么头绪,心头就像是猫在挠一样,实在心烦。听到蓝影的话,农樱也附和着点了点头,表示她也同样好奇。而除了两个女孩子,其他正盘膝修养的三人也都看向叶蓁。叶蓁想了想,也盘膝而坐,她体内修为也精进不少,颇有些飘忽不稳,正好在此处沉淀巩固一下,省的去了外面纪元之争不安全。还有同心契带来的伤势,她也需要尽快治愈,她的伤势好了,也可以间接影响到司缪,只要能给他做一点点小事,她都觉得是开心的。这般想着,叶蓁就缓缓闭上了眸子,但在此之前,她手指轻轻点在农樱额头,将楼兰古城以及秘境之事通通告知她,当然,没有提及虚无神兽骨和滴水青塔子。“怎么回事?”蓝影看了叶蓁一眼,小声问道。农樱接收了叶蓁传来的消息,满脸复杂,她也看了看叶蓁,拉着蓝影凑到了亓九天,文景聿和安凛身边,将这件事绘声绘色地说了出来。没办法,她精神力不够强大,没办法将这件事以同样的方式传给几人。就这样,楼兰古城的一切在农樱口中恍若经过了时光倒流。*上千年前,楼兰因为丝绸之路的开辟而成为闻名西域的富庶小国。那时的楼兰王意气风发,想要将自己的国家发展成一方强国!他广发请帖,希望世界各地的强者都能涌入自己的国家,兵强而国胜的道理在任何时候都行得通,楼兰王性情豪爽,倒也因此结交了不少奇人。在这些奇人中,唯有一个出自西域诸国,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名叫月漪。月漪的奇,在于她超乎于常人,她能够占卜风云吉凶,能够飞天遁地,这样一个人物,任凭到了哪个国家都能获得令人侧目的权势。楼兰王大喜,费尽心思将她留下,册封为“大祭司”!在西域,大祭司的地位比皇族更甚,从此,月漪就过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只不过,这些东西她并不在意,她真正在意的只有楼兰王一人。没错,月漪本是隐世修者,会来到俗世只是为情所困。有月漪在,楼兰一时风头无两,无人敢挑衅,连天朝都避其锋芒。事情原本可以一直很好,可惜,在楼兰王即将大婚时,发生了变故。原来,月漪不喜楼兰王娶别的女人,大闹朝堂,闹得满城风云,楼兰重臣为了平息其怒火,让楼兰王以大局为重,暂时忍气吞声,好遂了她的心意。毕竟所有人都清楚,楼兰现在的风光都是因为月漪。楼兰王自然也知道楼兰的美好富庶都是月漪在一手操持,他为了报答,可以付出权利,金钱,甚至楼兰王的位置也可以拱手让给她来坐!但唯独一样,他不希望成为一个连自己感情都不能选择的傀儡!楼兰王想要迎娶的王后乃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若是抛弃青梅竹马而选择旁人,那岂不是直接言明了自己的懦弱和无能?这是第一次,楼兰王真正意义上的拒绝。他性格决绝,在决定拒绝的那一刻,他就明白楼兰再也留不住月漪,却没想到,月漪没走,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他,哪怕是死,也不允许他娶别人!青梅竹马的恋人为了他选择放手,自缢身亡。那一刻,楼兰王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他终于知道,国家的强大他不需要,他想要的只是自己的爱人,就这样,楼兰王也随着青梅竹马的恋人离开了人世,楼兰最终落入了月漪手中。楼兰王死的时候,月漪是恨的,她没想到会有人为了拒绝她宁愿去死!从此,月漪在楼兰过起了声色犬马的日子,男宠无数。楼兰王死了,她没心思帮他发展国家,既然他为了女人愿意放弃国家,那她自然会顺了他的心意,从此,楼兰风光不在,大大小小的国家都能来挑衅。终于,楼兰子民受不了被旁人欺压的日子,纷纷起义,要求月漪下位!这个要求可算是惹怒了月漪,她下令,将所有指责她的人通通杀死!月漪成了一个荒淫无度而又凶残暴虐的女人。这样的日子终究有烦躁的一天,终于,她使用强大的遮掩天机之力,将整个楼兰国藏匿在一片虚无空间中,从此,世间便没有了楼兰。她自缢于寝殿内,但楼兰子民依然是自由的。楼兰子民自知楼兰已经不可能东山再起,故而偷盗了月漪视作珍宝的钥匙,挖了一条路,就此离开了,没有在这片孤独空间内度过余生。重臣都知道大祭司月漪手中的玉钥匙有大用,她的神力似乎都源自于此!他们到底不希望月漪因为这些神奇的钥匙而重新复活,他们受够了月漪的压迫,哪怕从此做无根的浮萍,也不希望此人复活再度统治楼兰。就这样,神秘的楼兰从兴起,到消失,再到无人问津。*“难怪钥匙会流落在世间,原来如此”安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听完整个故事,他能做的唯有唏嘘。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有时候,爱情像是一把双刃剑,伤人又伤己。“我们的到来算是让这座古老的城池重新面临了太阳,可惜,月漪太狠,对谁都狠,最后也要带着楼兰古城一起烟消云散。”蓝影眉宇间有着点点愁思,她最是见不得这种因为爱情而生死道消的事。“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我们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文景聿眸子闪了闪,声音极其冰冷地说道。他对这种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不感兴趣,自然也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因为这种事而扰乱了心绪,在他看来,不怪任何人,而是楼兰该有此劫!“是,少主”听了文景聿的话,蓝影眸子黯淡了一瞬,旋即平静地说道。她明知自己不应该对他抱有期望的,却总是一次次的心存侥幸,事实证明,她早就应该放下了,而不是带着侥幸和一厢情愿下地狱。气氛一时冷凝的可怕,风卷起黄沙,颇有些萧条和漠然之意。还待在楼兰空间中的叶蓁一行人并不知道,外界,天已经变了。------题外话------我的天使们,等我度过这两天,就恢复定点更新!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