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三章 彩色的雨,开启新纪元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京城。距离邵星靥夜袭叶家的事情才过了一个晚上,事情在顶级圈子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这也是邵家和叶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面相对。肃穆的会议厅,气氛冷凝。“这件事,叶家不会退让!邵家,必须给一个交代!”叶流华面色冰寒,目光直指邵政!“狼子野心之辈,养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叶长华坐在叶流华身边,顶着一张温润的脸说出来的话却丝毫都不留情面,他眼神一片冷漠,如今和邵家的关系已经破灭,根本不需要再虚与委蛇。两家撕破脸皮,周围的人皆是沉默不语。“哼!我女儿从小就是娇养的,怎么可能穿过军区大院跑到你们叶家去?谁不知道咱们两家的关系?你可别恶人先告状!”邵政面对叶家两兄弟丝毫不惧,阴着脸,冷着声,拍案而起!若不是法兰克回到邵家,他恐怕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叶家给抓起来了,他女儿“乖巧懂事”,不论如何,他都要将其保下来!“嗤,邵政,我看你是年纪大了,连脸皮都不要了!非要让我说出来你女儿是修者?这次若非我侄女儿留下的高手在,指不定你们邵家的龌龊行径就要得逞了!如今事实胜于雄辩,你居然还敢信口雌黄的狡辩?”叶长华同样起身,绝佳的身高优势瞬间将邵政的气势给压了下去。他声音冷极,这一次又是多亏了蓁蓁,否则叶家又要出大乱子。修者,修者果然是一种不好对付的生物。“我女儿是修者?谁有证据证明?”邵政脸上带着冷笑,他虽然知道女儿神秘一些,但她怎么可能是修者?“我请求,将邵星靥以袭击功勋元老的罪名击毙!”叶流华没有理会邵政,转头看向坐在上首,那位从进了会议室就一直缄口莫言,听着旁人的话也不插嘴,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在场诸位听到这话,都闭紧了嘴,袭击功勋元老的罪名太大了。“你小子放屁!”邵政此时不干了,脸憋得通红爆了句粗口。他平日里养尊处优,接触的也都是上流圈子里的人,骂人的话还真没学过几句,但他听了叶流华的话也确实急了,若订了罪名,他女儿根本活不了。“嗤,我哥放屁你闻到了?”叶长华双手环胸,脸上似笑非笑地讥讽了一句。他往日看上去温文尔雅像个书生,但到底是部队里出来的兵,和手底下的人训练的空档聊天打屁,心里总归是住了一个痞子,可不在乎什么文雅不文雅。他话音落下,在场人都目瞪口呆。亮邵政都僵在了原地,他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说的什么浑话?“噗嗤”一声笑溢出,在寂静无声的会议室显得格外清晰。众人寻声望去,就看到笑容还没消散的姜冉。“不好意思,一时没控制住,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可笑的东西”处于视线中心点,姜冉十分淡定地耸了耸肩,模样一本正经,她是真没想到自己年少时心仪的家伙会是这样的性子,不过,她不讨厌。在这样的环境里,她总不能说自己可笑的是叶长华的话吧?不过,她即便没有明说,大家也都很清楚。邵政脸色更黑了,脸上的肉被气得抖了抖。“好了,都安静一会儿,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上首那位双眼眯起,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无与伦比的震慑力。霎时,气氛又安静下来。“邵星靥意图袭击我父亲,虽然未遂,但也是情节严重”叶流华转眸看向那位,眼神冷静而自制,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我不同意!叶家这话说的完全没有道理,谁都知道我们两家的关系势同水火,不能排斥是叶家专程抓了我女儿,从而进行污蔑之举!”邵政深吸一口气,重新坐会位置上,冷声说道。“这件事,你们各位的想法呢?”上首那位沉默了好半晌,转头看向在场所有人。这件事不仅牵扯到华夏两大家族,还和m国产生了关联,若是不好好处理,那就会闹得不可开交,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为了个女人掀起战乱是不可能的。这般想着,秦故就把视线放在了窗外。接连下了一整夜的大雨,仿佛在人的心头也落下了阴霾,他心知,这就是大地一族修者所说的前奏,整个世界将要大乱,他哪有心思关心一个邵星靥?秦故如今才四十多岁,能在这样的年纪坐上这样的位置,除了家族关系,更多的还是自身能力问题,他也是有野心的。大地一族当初把事情告知他后,就得到了他的倾力相助。世界将乱,京城若是成为避难所,那他就是彻彻底底的掌控者!他可以重新制定规则,建立一个空前盛世,开创一个新的纪元,让后人顶礼膜拜,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功勋,他要做那开天辟地头一人!秦故垂着头,目光疯狂地闪烁着。“擅闯军区大院,意图不轨,袭击元勋,这几项,足以定论!”姜冉眸子闪了闪,她双手环胸,齐肩短发给她添了一份冷硬,声音平静无波。“你!我看你就是铁了心想嫁进叶家!居然公私不分!”邵政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也被惹怒了,当即指着姜冉的鼻子喝道,姜冉如今是姜家最有出息的人,她的意见绝大部分代表了姜家,他不能看着不表态。“没错,我是想嫁给叶长华,但此事和感情无关”姜冉神色淡淡,并没有因为邵政的话而恼羞成怒,反而冷静地说道。她从小就喜欢叶家叶长华的事早就闹得沸沸扬扬,既然如此,也就不在意邵政再说出来了,正好算是免费帮她表白了一场,谁让正主也在场呢?她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心中虽然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却一直都没有表达过,如果不是近来叶长华和慕海棠离婚的事传了出来,她也不会如此平静。如今,男未婚,女未嫁,她为什么不能喜欢?听了姜冉的话,邵政一滞,竟被憋得无言以对。而叶长华眼中一片冷漠,他知道姜冉的心思,只不过他若对她有心,也就不会有慕海棠了,而且,他和慕海棠的婚姻还没有正式了结。“去,把邵星靥带过来”秦故皱着眉,已经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会议室里,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多时,邵星靥就被人带了过来,不过,她模样非常狼狈,昔日打理的顺滑的卷发贴在脸上,衣服也隐隐有些破裂,偶尔乍现的春光叫人极为渴望。邵政一看到邵星靥这副模样,一股怒火就涌了上来。他将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下来,走过去给邵星靥披在了身上。“叶流华!星靥再怎么说也是邵家的女儿,m国的皇亲国戚,你这么对她莫不是要与我们为敌?简直是太过分了!这件事,我邵家也要求给个解释!”邵政冷冷盯着叶流华,眼神中满含怒意。他没想到叶家人真敢这么虐待邵星靥,这事儿他绝对是忍不了的。“倒打一耙!”叶长华冷笑一声,没有理会叫嚷不休的邵政。这次,叶家是铁了心要对付邵家,不管是谁来说都没用!“邵星靥,必须死!别人惧怕m国,我叶长华不怕!”他起身,冷眼盯着邵星靥,语气漠然,煞气冲天!“你!”邵政刚准备说话,整个会议室就突然爆发出了剧烈的震动!秦故豁然起身,巨大的动作连带着椅子拖地,发出了刺耳的响声。他疾步来到偌大的玻璃窗边,而叶流华和叶长华对视一眼,两人心中也有了些许猜测,跟着走到床边看着外面的一切,而其他人都慌乱至极!“地震了?!怎么可能突然发生地震?”每个人心头都冒出这句话,可惜,现在没有人有心情回答,一些心理素质差的早就狂奔而去,生怕被地震波及,逃命的姿态做了个十成十。其实也不怪他们,主要是这波震动太强烈了,水杯里的水都晃了出来。乘着这个机会,邵政也赶忙拉着邵星靥离开了会议室,他本想叫人放开邵星靥被钳制的双手,却没想到她根本不是被手铐铐住的,一时只能放弃。和邵政的慌乱不同,邵星靥眼中的光彩极其靓丽。“这,就是纪元之争?”叶长华满眼震撼地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心头狂跳。原本就显得暴躁的大雨,此刻更是倾盆而下,雷电仿佛撕裂了天幕,整个京城瞬间被雨幕覆盖,下方的一切都在风雨中飘摇之中。原本逛街吃饭的人们惊恐地仰望着天空,面对着等毁天灭地的威势,他们自知如同蝼蚁一般渺小而无力,谁也不知道狂风暴雨后将会出现的是什么叶流华和叶长华倒抽了一口凉气,也顾不得理会秦故,飞奔而去。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秦故站在窗前,他激动的双眼通红,手臂有些颤抖地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封枭,这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是,我们,要准备动手了”挂断电话,秦故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人类新的纪元终于要来了。另一边,叶流华开着车,叶长华坐在副驾上,暴雨打在玻璃上,几乎看不清前路,不过,两人回家的心思十分迫切,这种危险时刻,还是要回去和叶老商议,而且,秦故的态度太诡异了,容不得他们松懈。就在这时,天际传来一声巨大的震响!“嘶,那是什么?!”叶长华仰头看着天空中一道贯穿整个天际的漆黑裂缝,心头一紧。这种现象,就像是天空破了一样。叶流华保持着十二分的警醒,车子开得飞快,而路上的行人也都尖叫奔逃着,每个人心头都充斥着不安和焦躁,这种超出旁人认知的现象,是不祥的。终于,有东西从裂缝中降落下来。看着车玻璃上的彩色,叶流华猛地踩了刹车,双目冷凝,呼吸一紧。“彩色的雨?”叶长华舔了舔干涩的嘴,从喉咙里蹦出这几个字。天际,倾盆而下的雨已经停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五颜六色的雨滴,这种怪异和奇景堪称数千年来头一回,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再害怕,反而兴高采烈地站在躲雨处拍着照,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将不知者无畏几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我们必须,尽快回去!”叶流华呼吸有些急促,他一踩油门,车子又飞射出去!这些彩色的雨并不粘稠,和正常的雨除了颜色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同样的情景在世界各地发生着,但绝大部分人情绪都不是害怕,而是新奇。在叶流华和叶长华回到叶家时,彩色的雨水散了,天际阴暗下来,天空裂缝中有血色的雾气弥漫出来,几乎要笼罩世界各地每一个角落。就在这危急时刻,整个京城周边突然冒出流光。“咻——”流光以极慢的速度冒出,逐渐往正中心靠近,在半空中形成一片透明的光罩,恰到好处地将整个京城笼罩在其中,形成一层保护,叫血色雾气没办法透进来。叶流华仰头看了一眼,心知这就是叶蓁所说的封灵大阵,心头微松。他和叶长华进了叶家,将门牢牢锁上。“没事吧?”原本站在窗前的叶老回头,看这两个完好无损的儿子,不禁松了口气。两人摇了摇头,看着白色惨白的脸冷玉蓉和坐在沙发上的叶松叶柏,今天是周日,倒是让孩子们不用遭受这般恐怖的场面,也算好事一桩。不过,叶松和叶柏也要被吓傻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可怕的世界。“没想到,我这辈子,还会经历这等场面”叶老苦笑一声,他面容陡然苍老了许多。这种情况,说得好听了是人类新的纪元,说的难听了则是与天争命啊。“父亲,看那位的神情,好似并不担心,相反还有些激动,他心思怕是不纯”叶流华站在叶老身边,神情凝重地说道。纪元之争突如其来,算是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但秦故脸上状若癫狂的喜悦着实叫人心中难安,如今京城算是掌握在他手中,背后有那所谓的大地一族做后盾,秦故的心思昭然若揭,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家的命运,才更难测。“唉,权利,总是让人按耐不住”叶老叹了口气,颓然地摇头说道。叶家手握兵权,在这种时刻,秦故第一个盯上的,绝对是叶家!“父亲放心,我叶家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叶长华眼睛眯起危险的弧度,若是秦故真要动手,那也要问问他同不同意!“放宽心”叶流华走到冷玉蓉身边,看着她苍白的面色,不禁轻声安抚了一句。“冷家已经打不通电话了,我担心”冷玉蓉说着,眼圈一红,叶家这边还有叶蓁留下的三个高手,但冷家却什么都没有,她生怕冷家会出什么事,看样子,这纪元之争真不是闹着玩的。说曹操,曹操就到。在众人心头难安之际,狄坤,蔺耐和牧霜三人就闪身站在了大厅。“各位,稍安勿躁,就算是纪元之争,我们几个也会尽力保护你们的安危”蔺耐上前,沉声说道。他素来活泼,但看着外面景象,他心头也有些不安,空气中近乎凶戾的气息连他都有些胆寒,这片大陆看样子是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这般想着,蔺耐就回头和狄坤,牧霜对视一眼,三人心头皆有些苦。早知道出来要面对的是纪元之争,那他们几个倒还不如待在众生塔里,最起码短时间内他们不会死,总比面临纪元之争要安全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