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五章 在逆境中寻求生机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一行人在楼兰古城的异度空间中待了一段时间,直到心口伤势有所好转,叶蓁才睁开双眼,此时,距离她入定修养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天。文景聿,蓝影和安凛已经离开了,只有农樱和亓九天还待在她身边。“叶姐姐,你终于醒了!”农樱第一个察觉到叶蓁的动静,语气颇有些激动。她还真怕叶蓁就此入定,等他们出去都几年之后,那事情就可怕了。亓九天也扬起了嘴,他倒是不关心外界,看叶蓁入定这么久就知道她是体内有伤在修养,这可把他给急坏了,可惜却给予不了什么帮助。如今叶蓁醒过来,他也算是松了口气。“过了很久了?”听到农樱的话,叶蓁忍不住蹙眉,她在秘境中得到的好处不少,实力的提升让她修养伤势时得了便利,一时就忘了时间。“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农樱重重点了点头,她这几天都觉得心头不安。“我们走!”闻言,叶蓁黛眉蹙的更深。三人离开时,在通道里还发现了几具食人蜥蜴的尸体,应该是安凛几人杀的。他们刚刚在沙地上站好,祭坛连带它下方就出现了巨大的响动。“坍塌了”农樱眉梢有些落寞,楼兰古城的事让她心头有些感慨,但这都是月漪的选择,他们这些外人没义务去管,但不论怎么说,他们此行得到的好处是喜人的。就在这时,沙子一阵细微蠕动,突然轰然炸开一个大洞!一只水缸大小的蝎子向农樱扑了上去,尾巴后的倒钩闪烁着紫色的光。叶蓁两指并拢,一抹凌厉的光穿透而出,直接将蝎子的脑袋给洞穿而去,在这般大的动作下,蝎子倒在地上,尾巴抽搐了两下,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天啊,这是蝎子?有这么大的蝎子?!”农樱捂着嘴,不可思议地喊道。叶蓁抿着嘴,没有理会农樱,手一翻取出一把匕首,将蝎子的脑袋给劈开,果然在它的脑袋里找到了一枚乳白色,黄豆大小的兽核。不,准确来说这东西不叫兽核,而是能量核。叶蓁将能量核收起,起身仰望天际,依旧蔚蓝的天空,此刻却夹杂着些许血丝,而空气中狂躁的能量以及地上的巨蝎尸体,都说明了一个问题。纪元之争,已经来了。叶蓁琉璃般的眸子动了动,她没想到楼兰异度空间会屏蔽外界的一切感知,他们几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有京城,封灵大阵是否开启了她也一无所知,原本以为有着封枭给予的封灵大阵能量石,她能够感应到,没想到“我们走!”叶蓁话落,就向着远处飞掠而去!既然知道纪元之争已经来了,那自然没有再遮掩的道理,在这种时刻就要采用最有效的条件,她现在必须要出去打听清楚情况。农樱和亓九天愣了一下,却也没有迟疑地跟了上去。他们两人比起叶蓁,更是两眼一抹黑,对于蝎子变大,蝎子有脑核这种事很茫然,但是,一路飞跃,倒是让他们看到了不少堪称恐怖的画面!水桶粗细的蛇,皮球大小的螳螂,会射出刺的仙人球,可以将动物缠绕至此的梭梭,叶子像钢铁般的胡杨,总之,种种变故都让两人大开眼界。他们着实没想到,不过探个秘境,出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农樱脸都白了,心头隐隐有些猜测。亓九天倒是淡然,不过脸色也算不上好看就是。三人飞掠而过,还和半空中硕大无比的蝴蝶正面相撞,这些色泽鲜艳亮丽的蝴蝶翅膀一抖,就有璀璨的鳞粉飘出,看样子也具有一定的杀伤力。不过这些都在叶蓁的动作中化作虚有,她根本没有半分停留。终于,三人回到了当初借住的罗布泊村寨。“叶姐姐,不对劲”站在海子对岸,农樱站在叶蓁身边,拧着眉说道。她觉得村寨安静的有些诡异了,连初见时的狗叫声都没了。叶蓁当然知道不对劲,但还是踏上了小桥,走到桥中心时,海子的水面产生了一阵波荡,不用提醒,三人就轻踏木板,飞掠至半空。此时,海子中的东西一跃而起,将小桥整个撞翻!看着水中涌动的鱼,农樱面色又是一白,这条鱼足有两米,口中利齿极为尖锐,张大的嘴咬住一块木板,咔嚓咔嚓几口就将木板给咬成了碎片袭击不成,这条鱼又缓缓潜伏到水中,等待下一只猎物。“叶,叶姐姐,纪元之争”农樱吞咽着口水,语气惊惧而慌乱。叶蓁轻轻嗯了一声,也没心情多做解释。她推开一间间村寨的房门,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有些阁屋都倒塌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倒的,站在村寨口,叶蓁沉默不语。这处罗布泊村寨,已经空无一人了。“小妹,我们现在怎么办?”亓九天拧着眉,语气却冷静。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实在茫然,纪元之争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回京城”叶蓁蹙眉沉思片刻,还是决定往有人烟的地方走。这般想着,她就取出飞行法器,抛入半空。叶蓁三人站在法器上,灵舟如一阵风,急速从罗布泊上空掠过。“叶姐姐,纪元之争真的好可怕”农樱站在灵舟上,从上往下俯瞰,他们来时所见的绝美胡杨林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狂魔乱舞的植物,周围空气都似乎蔓延了一层阴郁。农樱咬着唇,眼睛里充盈着点点泪光。她虽然以前也听过纪元之争的可怕之处,可从没亲眼见过,如今一看,已经不是可怕,而是恐惧了,世界分裂,动植物变异,哪里还有人类存活的空间?听到农樱的话,叶蓁没有回应,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纪元之争还没有进入热潮,那时才会是大陆的灾难,若是她没有猜错,必然是司缪阻隔了屠胥,以致于妖魔一族至今不曾入侵,只能派遣些魔物前来。真正的可怕,还要等到未来的某一天,现在,不过是开胃菜罢了。灵舟刚刚飞行一段路程,就碰上了迎面而来的一群巨型蝗虫,黑压压一片,所过之处寸草难留,几乎是看见什么吃什么。叶蓁轻轻挥手,在灵舟四周布下了精神屏障。灵舟速度极快,直接将一群巨型蝗虫给撞散了了,叶蓁抬眸,就可以看到紧贴着精神屏障的蝗虫们对着他们露出了狰狞的口器,锋锐至极。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将身后穷追不舍的巨型蝗虫给远远甩在了身后。灵舟上气氛极为沉默,因为他们一路上,除了些许变异昆虫,就什么都没见过,人类的身影好似已经隐没了,农樱和亓九天心头都十分沉重。一路上,因为有异形虫的阻挠,灵舟行驶也算不上顺畅。终于,他们见到了城市。当看到如今的城市,连叶蓁心头都是一沉。曾经繁华的街道上,横七竖八摆放着车子,街道上到处是垃圾,偶尔还能看到几具已经被啃噬成白骨的尸体,恶臭弥漫,异形虫狂舞,地狱般的景象。倏然,叶蓁眸子动了动,驱使灵舟落地。“叶姐姐?”农樱不解,却依旧和叶蓁,亓九天一起下了灵舟。“有人”叶蓁轻声解释了一句,三人就站在角落里等着,这座城市看样子已经废弃了,会残留几个人是意料之外的,不管怎么说,总要找人问问情况。就在这时,几道身影从街角里跑了出来。“快点!异形虫要追来了!”领头的是个中年男人,他满脸惊恐,衣服脏兮兮的,看那模样,只恨爹妈没多给生出两条腿,他身后的三四个人也都跑的飞快。在几人身后,则跟着一条巨大的花型虫。那虫子匍匐在地上,足有一辆汽车大小,身上色彩斑斓,蠕动间,似还能透过皮肤看到体内涌动的脉络,它脸上则长着密密麻麻的眼睛,口器涎水肆意。“天啊——”农樱只觉得恶心极了,皱着眉,捂着嘴。他们一路上虽然也碰到过这种虫子,但是这么大,这么恶心的还真是头一回见,而且这花型虫突破了她以往对虫子的认知,速度极快!它腹下生着成百上千条腿,跑起来简直飞快。前面逃跑的人渐渐被花型虫越追越近,叶蓁蹙眉,取出清风弓,拉出一支气箭,“嗖”的一声飞射过去,直接钉在了花型虫的脑袋上。“嘶——”花型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旋即肥胖的身体就在地上扭动起来,将周边几辆车子通通撞飞了去,而伤口处也冒出了绿色的液体。先前逃跑的人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那花型虫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他们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忘转向叶蓁的方向。叶蓁也没藏着,带着农樱和亓九天向几人走去。初见到叶蓁三人,对面那五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还瑟缩了一下,不过在看清叶蓁的脸时,眼中都露出痴汉般的惊艳,不过很快就察觉到叶蓁眸中的冰冷,纷纷回过神来,他们小心翼翼地对视一眼,领头的中年男人才上前来。“请,请问,您三位,是,是异能者?!”中年男人搓了搓手,但说起“异能者”三个字时,眼神发亮,满含艳羡和崇敬,说话间,他还转头看看已经死去的异形虫,眼神中艳羡更甚。“异能者?”叶蓁蹙眉,她知道异能者,但不明白他们问话的原由。闻言,中年男人一愣,有些怪异地看了看叶蓁三人。这两女一男虽然看上去衣着也不算光鲜,但比他们可好了太多太多。最起码,这三人脸是干净的,尤其是面前这个仙女般的女人。自从新纪元来临,人类生活水平急速退步,能保证活下来都已经不错了,水资源已经没有了,江河湖海都被异形虫污染,他们如今只能依靠一些残留没有被异形虫损坏的矿泉水来维持生命,哪里还有时间整理仪容仪表?真正活得好一些的,应该就只有异能者了。“你话说的清楚一点,什么异能者?”农樱有些焦虑地开口了,她并不喜欢这种茫然的感觉。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再瞧瞧四周,这才开口道:“这地方不安全,异形虫很可能发现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觉醒了,自己却不知道,应该是刚从什么村子里过来的吧?”说话间,中年男人和自己的几个伙伴已经向着花型虫走去。“异形虫就是这大虫子?”亓九天看着暴露在阳光下的巨大虫尸,好奇地问道。原来,纪元之争后,变异的虫子被称为异形虫。“几位应该是觉醒了异能,才能轻而易举杀死异形虫,今天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怕是活不了,谢谢,走吧,我们先去找点儿物资,然后带你们回去休息”中年男人厌恶而惧怕地绕过虫子,才带着一行人往街角走去。叶蓁看着花型虫,抽出一把长剑在它的脑袋砍得稀巴烂,从中取出一颗散发着微微蓝光的能量核,她也不嫌恶心,直接将能量核取走。众人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一幕,几个陌生人看向叶蓁的眼神带着惊惧。他们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如此绝色的女人口味这么重,居然有虐待异形虫尸体的癖好,她难道不觉得异形虫的脑浆很恶心吗?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嘴上却不敢问。一行人绕过街角,继续前行。“到底发生了什么?”叶蓁抿着唇,黛眉轻蹙,沉静着声音问道。闻言,中年男人也不敢忽视,将纪元之争来临那天发生的事通通说了出来,当说到异形虫和变异植物时,语气近乎悲哀和沉痛。在这样的环境中,总觉得是这世界要绝了人族的活路。“如今的世界,已经乱了,被异形虫占领的差不多了,为数不多的人类还苦苦挣扎求生,寻找稀少的物资来维持生命”中年男人和他身后伙伴麻木和厌世的神情让人心情极为沉重。“国家不管?”亓九天皱着眉,声音近乎冷漠地问道。他在军队也混迹过几天,大家都充满了热血,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国家被异形虫和变异植物占领,从而人族彻底消亡,大陆沦陷吗?“呵,管,怎么不管?可惜,管也和我们这些人没有关系!”中年男人身后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年轻男孩涨红了眼,他冷冷讥讽着,眼中对生的渴望是那么浓厚,可惜,在看到眼前混乱的城市时,陷入死寂。叶蓁扫了他一眼,应该是上初中的年纪,却如此疾世愤俗“东子说的没错,昨天,国家刚刚用一种新型传音机将一则消息传播到各地,如今异形虫和变异植物到处都是,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京城,国家以京城区为地界,宣布创建‘华夏联盟’,盛情邀请异能者前往,共同对抗异形虫和变异植物,而普通人,却是没这个机会,只能抱团,组成小型队伍,艰难存活”中年男人哑着声音,眼神麻木地对叶蓁三人说道。“华夏联盟”叶蓁轻声呢喃了一句,果然如封枭所言,国家根本不顾普通人的性命。“异能者很多吗?”亓九天看着几人,狐疑地问道。闻言,中年男人顿了顿,这才摇头苦笑。“怎么可能会多?异能者的数量极少,这么说吧,一百万人里,可能只会出两三个异能者,你看我们这座城市,新纪元没来的时候,人口也有三五百万,可惜,这个时候,异能者都能数的出数来!”听了中年男人的话,叶蓁了然。纪元之争赐予人类的进化就是异能,不过,异能者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