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七十二章 再见莱格,郎翼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次的事情,她责无旁贷。

    水魇姬是一条引子,她现在不会杀了她,但同样不会放了她。

    周围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话会产生这么大的作用,叶蓁居然真的就这么冲出去了,或许外面密密麻麻的人会把她瞬间撕成碎片!

    “叶姐姐!”

    “小妹!”

    “叶小姐!”

    封枭三人还来不及反应,叶蓁就已经冲了出去,他们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农樱转头和亓九天对视一眼,两人互相点了点头,旋即跟着叶蓁冲了出去,瞬间被雨幕吞没,直接和庞大的妖魔军队寥寥相望。

    封枭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出现和他们共同抗敌。

    他的实力并不强,而且和叶蓁几人也没有什么过硬的交情,最重要的是,只要龙气不熄,封灵大阵就会牢不可破,纵然对手实力再强,也破不开这样的防御。

    在他看来,叶蓁完全不需要出去自找麻烦。

    封灵大阵外,叶蓁立于半空,雨水冲泄下来,却没有半点沾染到她的身上,而农樱和亓九天也自发站在她身后,并没有因为对面的妖魔大军而色变。

    “回去!”

    叶蓁转头,声音冰冷。

    对面那两个妖魔实力很强,几乎只比水魇姬低了一线,农樱和亓九天若是牵扯进来,最后的结果一定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不!叶姐姐要留在这里,那我也留在这里!”

    农樱固执地摇了摇头,正因为此次形式太过危机,她才更不愿意离开叶蓁,亓九天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的举动却证明了一切,他也不愿意弃叶蓁于不顾。

    “待会儿,带着幸存者,进入封灵大阵”

    叶蓁静静地看了两人一眼,旋即唇瓣微动,细微的声音传入两人耳畔。

    人类确实已经太过稀少,而且她不能拿这些无辜者的性命开玩笑,她的狠戾只会用在该死的人身上,她必然是要牵扯住两个魔族强者的,至于剩下的,或许还真的需要农樱和亓九天的帮助,不过,他们对她的情谊,确实令她心头微暖。

    在饕鬄大陆时,她一直孤身一人,面对各种妖兽和敌人。

    而这一次,她要改观了,有人能站在身后给予支持,让她没有后顾之忧,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而这样人,一生不会太多。

    无疑,她是幸运的。

    “好!”

    两人看了看对面气势磅礴的妖魔首领,咬牙应了。

    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拖住那些小兵小将不成问题,但若是和大头对上,恐怕不会是对方的一合之敌,既然如此,倒不如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说话间,妖魔动了!

    叶蓁也飞掠上去,直接和为首的两个妖魔战了起来!

    这一次,是她来到华夏后,最艰难的一场战斗,以一敌二,而这两个魔族实力都比她要强上一线,她不可能再保存实力。

    一道刺目的红光闪过,半空中陡然出现了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

    狐狸有着巨大而粗壮的尾巴,身形庞大,它目露凶光,嘴角呲着尖牙地看向对面的魔族,喉咙里还发出阵阵威胁似的低吼。

    叶蓁轻轻顺了顺火狐的毛发,火狐草成熟,火狐的实力也高了不少。

    对于叶蓁的抚摸,看似凶狠的火狐瞬间变得极为乖巧。

    躲在封灵大阵中的人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半空,但雨幕多少影响到了他们的视线,唯有一些觉醒了眼睛异能的家伙才能看的清楚,宛若好莱坞大片的场景看的他们惊呼阵阵,引来身边围观者艳羡和好奇的神情。

    放出火狐后,叶蓁又取出一把珠子。

    暴雨冲刷,珠子迎风暴涨,瞬间就形成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石像!

    既然魔族要放出小兵来干扰她,那滴水青塔子的人海战术自然也就派上了用场,倒要看看,是魔族兵将厉害,还是不死不灭的石像更甚一筹!

    做完这一切,叶蓁手臂一晃,手中赫然多出了她的武器,清风弓。

    面对两个强敌,她不会有丝毫小看和藏拙,毕竟她的命也同样关系到司缪的安危,这比什么都重要,她不会用这个来开玩笑。

    除了具有协助功能的十二仙灵,狄坤也被她给放了出来,这家伙的攻击力不弱,至于莫娴,磬竹和冯柳柳这三人,都只是辅助性强,攻击力薄弱,现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准还会把小命给送了。

    “去帮他们!”

    叶蓁轻喝一声,狄坤也没犹豫,转而就向亓九天两人而去。

    他的杀戮手段颇为残暴,所过之处,几乎全是残缺不全的魔族,周围鲜血淋漓,下方流淌而过的溪河也被沾染的变了颜色。

    “拿命来吧!”

    魔族首领虽然对于突然出现的大活人感到惊诧,但还是决定先对叶蓁动手,在他们看来,这些外物都是依靠叶蓁在运作,只要把她干掉,一切都会停止。

    不过,叶蓁也着实让他们感到了棘手。

    在他们的推算下,叶蓁也就十一品的修为,却能用出如此强大的外力,已经是不可思议,这样的敌人,一旦得罪,就应该将其置之死地!

    浓郁的黑雾蜂拥而出,黑雾包裹中的利器也劈向叶蓁的要害处。

    叶蓁微微侧脸,脸颊可以感受到刀刃擦过时带起的气流,而另一边的攻击则被清风弓挡住,发出一声清脆的“叮”,两厢碰撞!

    双方都没有丝毫手软,攻击地都是对方的死穴!

    在叶蓁和两个魔族首领打斗时,农樱和亓九天也混入了魔族兵将群,石像的出现也令他们感到惊讶,不过这时候却没时间多想,石像大大缓解了两人的困境,也让他们有时间和精力靠近蜷缩在一角的幸存者。

    “我拦住他们,你去救人!”

    亓九天大喝一声,手中耀眼的火光喷发而出,直接逼退了围拢在四周的魔族,他的实力比农樱高上不少,对付这些虾兵蟹将绰绰有余。

    当然,兵将中不乏高级魔族,这些家伙自然就落入了狄坤手中。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就各司其职,希望尽早解决这些难缠的小鬼,然后上前帮叶蓁,她一人对战两个顶尖魔族,必然不会轻松。

    “好!”

    农樱也没有犹豫,转而飞向幸存者簇拥之处。

    随着农樱落地,幸存者们开始瑟瑟发抖,这样的无妄之灾显然是他们没有想过的,原本就已经生活在新纪元底层了,却还是如此让人痛苦。

    “都跟我走!速度要快!”

    农樱没有多说废话,挥手击退了一个跟上来的魔族。

    众人都有些犹豫,似乎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农樱。

    “我再说一次!跟上来,否则,你们是死是活我也管不了了!”

    农樱厉喝一声,原本可爱的圆脸都带了一股狠辣,她身上沾染着血迹,是劈开魔族军队重围时沾上的,气氛凝重而哀伤。

    话落,农樱就率先向远处封灵大阵的开启处而去。

    原本人群还有些不信任,但见她如此也不敢多言,随着几个人缩头缩尾地跟上去,所有幸存者都开始随大流追了上去,都怕成为最后那个垫背者。

    一路上,有不少前来拦截的魔族兵将。

    农樱算得上是浴血奋战了,亓九天倒是游刃有余,一路上给农樱和幸存者打掩护,就这样临近了封灵大阵的光罩,却被阻隔在了外面。

    至于狄坤,则被密密麻麻悍不畏死的魔族兵将给围困住了。

    他们也知道此战对魔地的重要性,自然不会给狄坤上前帮忙的机会。

    “开门!让他们进去!”

    农樱脸上有些脏污,语气分外冷厉。

    她答应叶蓁的,护送这些人进入华夏联盟,就一定会做到。

    “开门!”

    封枭立刻开口了,这点小事他还是可以做决定的。

    “是啊是啊,快开门把他们放进来吧!外面太危险了!”

    “大家都是同胞,能救下一条命算一条命,更何况,在暴雨冲刷下,他们很有可能会感冒,现在这个年代,生病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没错,我同意让他们进来!”

    “……”

    随着一声赞成响起,无数声赞成之音响彻,没有人是生来恶毒的,在如此悲惨的生活条件下,偶尔施舍别人一些善意,也会让他们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而被农樱护在身后的幸存者们闻言,几乎喜极而泣。

    他们不管和平年代是什么身份,如今都只是卑贱的社会底层,过着食不果腹朝不保夕的日子,随时可能成为异形虫的口中餐,他们每日艳羡着生活在基地中的人,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接受,真不知今天是幸运还是不幸。

    就在大家一度达成共识的时候,不和谐之声响起。

    “不行!不能让他们进来!暴雨冲刷下,病毒流传,谁知道明天身上有没有带病?我们华夏联盟幸存者那么多,怎么能为了区区几个摊上自己的命?!”

    秦故跳了出来,他扬着手,高声喊道。

    一切能和叶蓁作对的事情,他都乐意去做,更何况,这也是他的本意,生活在封灵大阵外的本来就是贱民,是弃子,怎么能踏上这片安全的土地?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人瞬间不说话了,病毒传播速度太快,他们也会恐惧。

    他们都不傻,对于市的病毒体传播之事也有所耳闻,而且近来河流中漂浮的各种腐烂变异兽尸体他们都看在眼里,还真的有可能如秦故所言。

    病源体还没有彻底治愈的方式,听说只能火烧源头,这样的后果他们可承担不起,人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可以活着,所谓的善心又算得了什么?

    就这样,叫嚣声熄了下去,大阵外幸存者的眼睛也黯了。

    “混蛋!”

    农樱暴怒不已,眼中几乎要冒出火光来,她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倒不如刚刚就直接动手结果了他才好,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但是此刻她也来不及多想,因为密密麻麻的魔族军队又围了过来。

    “你的善心可别用错了地方,这些人,都可能是病源体!”

    秦故凑近封枭,语气阴沉地说道。

    封枭眼神闪烁,嘴抿的很紧,半晌没有说话。

    “封禁大阵,不许任何人出去,也不许任何人进来!”

    秦故满意地点了点头,低声吩咐了一声。

    封枭垂在身侧的手握住,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异能者,有些无力地垂下脑袋,是啊,难道就为了外面的几人,就要搭上整个基地吗?

    要知道,市病源体十分霸道,一旦沾上,那就是附骨之疽的存在!

    下一刻,封枭一咬牙,将手贴在了光罩上,封灵大阵本就是大地一族的杰作,如何稳固他再清楚不过,秦故所言不错,他确实应该听从。

    封灵大阵的光罩流光闪烁,似乎更加坚固了。

    这时,叶流华也匆匆带着蔺耐和牧霜来了,在看到叶蓁在外面对战的情形时,三人心头皆是一紧,要知道,那可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啊!

    “把大阵打开!”

    叶流华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秦故,声音极为平静,但任谁都能看出他平静音调下那份暴风雨来临前的狂躁,周围人都纷纷退散一步。

    叶流华和很清楚自己无法带给叶蓁帮助,故而只能帮助农樱和亓九天。

    “我们必须出去帮主子!”

    蔺耐和牧霜也焦急万分,外面那两个的实力可不弱,他们被众生塔削弱后,实力大减,此时对上那两人恐怕也十分勉强,但总比叶蓁孤军奋战的强。

    虽然狄坤的出现大大缓解了他们的忧虑,但情形却并没有往好的一面发展。

    “怎么,难道你们为了叶蓁,就不顾整个华夏联盟幸存者的性命?”

    秦故躲在封枭身后,语气阴冷地说道。

    然而他的话却确实引起了他人的共鸣,病源体没有解决方案,他们不能冒险。

    叶流华怒火冲天,直接扑上去一把拽紧了封枭的领子,想要把他身后的秦故给拖出来,他从没有这么厌恶过一个人,叶家当初扶持他真是瞎了眼。

    “你冷静一点!大阵已经封存,现在没人能打得开!”

    封枭眼睛有些发红,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非常艰难的,但却不得不做。

    他话音落下,周遭空气凝滞而冰冷。

    在封灵大阵中的人看热闹,经过心理纠结时,叶蓁和魔族首领的战斗也到达了顶峰,双方身体上都或多或少增添了几分伤势。

    “叶蓁,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能把我们俩逼到这个份上,你也算得上是厉害!”

    其中一魔族声音有些沙哑,他眼神宛如冰刀,割着叶蓁的皮肉。

    在恼怒的同时,更多的却是震惊,叶蓁以一己之力和他们拼的旗鼓相当,就算稍微落于下风,也丝毫没有颓势,好似越战越勇一般,这简直是一桩奇迹。

    要知道,修者的修为,一阶之差就宛如天堑!

    他们两人都是十二品巅峰强者,几乎向着涅槃一重天迈开了半只脚,而叶蓁呢,她还只是十一品的修者,双方的察觉是很大的,可她却完全不像个十一品修者,几乎逼着他们使出了许多绝学,让他们感到分外头痛。

    在两人的感知中,魔族兵将也被石像步步紧逼,损失近乎惨重!

    叶蓁没有理会魔族的废话,回应后者的,是犀利的破风声!

    “哔”

    五彩的箭矢飞射而出,光芒灼目。

    先前出声的魔族瞳孔一缩,那方箭矢已经拖着细长的影子疾飞而来,他下意识把身体一偏,谁知,原本躲过的箭矢又拐了个弯向他射来!

    而在箭矢爆射过去的时候,刺目的五彩光晕在雨水中折射而出,魔族眼睛因为强烈的光晕而闭了一瞬,但就是这么一瞬,他左肩剧痛!

    而五彩气箭在射入他的肩膀后就消失不见,唯独他的左臂失去了知觉。

    “嘶”

    那魔族皱了皱眉,倒也硬气地没有喊疼,反而为了抑制疼痛蔓延而直接封住了左臂的穴位,彻底放弃使用这条手臂,十分果决。

    另外一个魔族见老友受伤,眼睛都有些发红。

    “使用合成术!”

    他高喝一声,转而冲着失去左臂的魔族而去!

    叶蓁黛眉轻蹙,心头凛然,提高了警觉。

    她刚刚用了十二分的心神来应对两个大能魔族的攻击,如今再度提高警惕,只觉身心疲惫,若非玄寒冰魄草的助力,她早就灵气枯竭了。

    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势看着麻烦,但实际上并不算严重。

    她体质很强,外伤根本不算什么。

    两个魔族汇合后,就双双打出了奇怪的手势,旋即两人掌心都冒出一头由光晕交织而成的猛虎,它大张着嘴,几乎有着气吞山河之势!

    “吼”

    随着一声怒吼,两个魔族人手中冒出的猛虎光影瞬间合二为一!

    霎那即,天地间一阵动荡,一头巨大的猛虎光影出现,相比方才更凝实了一些,气势恢宏,似乎比涅槃一重天的水魇姬还要强上一些!

    而使用了这一招法后,两个魔族气势明显萎靡下来。

    “这一招抽去了我们一半的灵气,真能对付了这女人?”

    失去了左臂的魔族有些不安,虽然这一招是他们研究出的最强杀招,就算涅槃一重天的人对上都会觉得头大,但不知为何,他还是觉得有些紧张。

    他们之所以刚刚没有使用,就是因为这一招合成术副作用很大。

    每个修者的灵气气息都是不一样的,若是强行融合,会产生不可预知的后果,他们使用的合成术虽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也会进入一段虚弱期。

    “不用担心”

    另一个魔族摇了摇头,语气深沉地望着猛虎和叶蓁碰撞的方向,他显然对自己和老友的合成术十分有信心,眼神中几乎已经带上了志在必得的神情。

    正如他所想的,叶蓁脸色非常凝重。

    这头猛虎光影是她来到华夏后遇到的最强“对手”,要想战胜会很难,而且她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受伤,要知道,同心契即便受伤也会有所感应。

    即便不知道此刻司缪的状态,却也明白他和屠胥的对战并不算安稳,眼看着九星连珠的创世之象即将来临,她不希望自己的伤势给他带去忧虑。

    对战这两个魔族,她几乎用尽了自己的手段。

    虽然是这么想,但叶蓁还是用出了自己的最强防御,星辰法则,就算受伤,不息不灭的星辰法则也会尽快修复她的伤势,这算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了。

    叶蓁双手在空中快速划过玄妙的弧度,一层层蔚蓝的光曾在她身上形成坚韧的铠甲,猛虎光影的冲击波将她的发丝吹得狂舞,这一幕,如梦又如幻。

    做完这一切后,清风弓爆发出一阵浓绿色泽,弧形光罩将叶蓁护住!

    时间刚刚好,在叶蓁做完这些后,猛虎光影也大张着嘴俯冲而来,凶戾之气扑面而来,由狂暴能量凝结而成的猛虎具有强大的实质性杀伤力。

    猛虎和叶蓁的光波以一种震撼人心的姿态碰撞在一起,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生怕错过这近乎史诗的一幕,任哪个异能者都不可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动静。

    农樱和亓九天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可惜他们却无力相助。

    绿色与黑白重重撞击在一起,形成了鲜明而暴动的光泽!

    天际的雨水似乎都停滞下来了,被气流冲远,两个魔族首领原本就躲得很远,却没想到还是被冲击波掀飞出去,周围的魔族兵将如同下饺子般跌落到地上的水流中,凡是被波及到的人,都纷纷喷出一口血!

    而封灵大阵也凹陷进去一大块,好在龙气修补下渐渐充盈起来。

    农樱和亓九天在那一霎那,都将浑身灵气汇聚在身前形成防护,他们是修者,就算被波及也顶多重伤,但身后毫无能力的幸存者们就不一样了。

    巨大的轰鸣声震的人耳朵都有些失聪,一切来得那般猝不及防。

    在逐渐恢复的过程中,众人又抬头看向事故发生源,两个魔族首领在喷出一口血后,也死死盯着那处,他们也想知道叶蓁到底有没有死。

    那方,光芒还未散去,却又无数深蓝碎片垂落下来。

    渐渐地,一切都看得清楚了,半空中,叶蓁依旧立着,黑白相间的猛虎光影依旧消散了,但她此刻显得有些狼狈。

    身上覆盖的由星辰法则汇聚而成的铠甲依旧碎了,她的长发贴在脸上,嘴角溢着血迹,连白皙的脸颊上都夹带了伤痕。

    她轻咳一声,随手抹去嘴角的血渍,抬起清风弓,手指将弦拉成满月!

    “咻咻咻”

    三支气箭转瞬形成,而在箭矢表面则缠绕着银色的雷霆之光,吃了这么大的亏,若是不还回去,岂不是叫他人占了便宜?

    在玄寒冰魄草的灵气支撑下,她的灵气还足以发起反攻!

    刚刚的猛虎光影确实厉害,在关键时刻,还是脖颈上戴着的兽牙爆发出一阵柔和的银光将她笼罩,否则她现在能不能继续站在这里还有的一说。

    在射出箭矢后,叶蓁就伸手摸向脖颈上雪白的兽牙。

    那是她陷入往生路后寻到的,是她和司缪开始的见证,亦是他对她的守护。

    两个魔族首领目瞪口呆地看着叶蓁,几乎忘记躲避极速射来的箭矢,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己方的全力一击居然这般轻易被她化解,看样子她还没受什么伤!

    不仅是他们,下首躲在封灵大阵中的人也都在紧张兮兮地观摩。

    箭矢擦过两个魔族的腰际,直接被雷劈成了黑色,还发出呲呲呲的焦灼声,两人刚刚消耗了大量灵气,而这又是叶蓁的含怒一击,自然很难躲得过。

    两人如同跳梁小丑般跃入河流中,将腰际沾染的雷霆熄灭。

    现在的形势似乎一面倒了,叶蓁以一敌二,居然占了上风!

    “我们怎么办?退?”

    失去左臂的魔族咬牙切齿,似在为自己的狼狈感到愤怒。

    “退?呵,这一次,我们就是死也要拉着她一起,别忘了,域外妖魔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对象,而且,我们还有最后的杀招!”

    另一个魔族冷着声音,从胸口的前襟中摸出一把平淡无奇的黑色小刀,它看上去一尘不染,好似街道上的便宜货,没有丝毫特别。

    然而就是这把刀,让那失去左臂的魔族惊惧地向后缩了缩。

    就在这时,漆黑小刀划破魔族首领的掌心,奇异的是,它竟然吸取了流逝的血液,渐渐发出血红的光,发出“嗡嗡嗡”的脆响。

    叶蓁心头动了动,眸子一凛,松开兽牙之际,就看到了一道射来的黑光!

    她纤细玉手摸上自己的手腕,爆射而来的黑光令她感到分外不安,比之刚刚的猛虎光影还要可怕,这样的东西,恐怕也唯有众生塔能够抵挡了。

    这般想着,叶蓁脸上就透出些许肃杀。

    她并不想暴露众生塔的存在,但此时,已经无计可施了。

    事实上她确实可以闪身进入葫芦空间,但她一旦消失,身后防线就会奔溃,农樱,亓九天,乃至许多幸存者都会就此化为硝烟。

    在旁观者心惊肉跳,魔族众人欣喜若狂的表情中,黑光渐渐逼近,叶蓁也准备孤注一掷使用众生塔,同时,心中也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斩杀两个魔族!

    魔族和域外妖魔勾结,屠胥当日逃脱,有器灵守护,他必然没有察觉到十二仙灵的存在,但若是众生塔和滴水青塔子凝成的石像,火狐草形成火狐的消息传出去,屠胥必然会找过来,他同样清楚十二仙灵对于重整大陆的作用!

    叶蓁抿着唇,已经做好了暴露众生塔的准备。

    蔺耐和牧霜瞳孔一缩,他们实力比旁人强大,自然能看清突然而至的黑光不是什么简单东西,连他们两个看到都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千钧一发之际!两道光从远处掠来,一绿一红。

    这突然出现的璀璨光芒让叶蓁停滞了一瞬,因为两道光的目的地不是别的,正是她的面前,而那柄通体漆黑毫无特色的刀居然也稳稳当当停住了!

    察觉到熟悉的灵气波动,叶蓁波澜不惊的眸子中竟出现了点点欣悦之色。

    她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回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叶蓁面前,对于这突兀出现的变故,心头皆是好奇,两个魔族首领面色却骤变,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灵气外放,凝固…”

    先前用出黑色小刀的魔族梗着脖子,语气有些苦涩。

    他们这次看来是真的踢到了铁板,可以灵气外放的,实力最低也是涅槃一重天,他们可不是叶蓁这样的变态,可以跨级战斗,更何况,眼前并非一个强者,而是两个,两个涅槃一重天,想想都觉得心寒。

    下方的农樱却近乎喜极而泣,眼神中尽是激动。

    “神妃,抱歉,我们两个来迟了!”

    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绿芒散去,露出其中的身影,他的出现恍若聚集了天地之钟灵敏秀,应天地而生,绿发绿眸尖耳,容颜绝美,分明是精灵模样。

    说话的正是莱格,他转头上下打量了叶蓁一眼,看她受伤,温润的瞳孔陡然冰冷,叶蓁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司缪,而且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叶蓁,面对此刻的情况,他心头极为暴躁,这样的情绪对于温和的精灵一族是十分罕见的。

    “杀了他们”

    叶蓁对着两人点了点头,声音冰冷中含着一抹戾气。

    她可不是良善之辈,这两人三番四次使用杀招,目的太过明显,还险些逼得她使用众生塔,她根本不可能放过他们,他们,都要死。

    这两个魔族大能都会成为域外妖魔在华夏的走狗,杀了也算为民除害。

    “神妃放心,这两个家伙的命,我们就取了!”

    相比性情温和的莱格,在看到叶蓁一身伤痕后,郎翼语气凶残到近乎暴虐,红发如火般张扬,碧色的瞳中闪烁着属于野兽的凶戾。

    话音刚落,郎翼就动了。

    他气性暴躁易怒,压抑了自己这么久,也的确有些手痒。

    莱格没有动手,而是用绿色光晕将面前悬浮的黑色刀子包裹,随手递给叶蓁。

    “神妃,这是域外妖魔的顶级暗杀武器,是破开防御的神器,你收着,以后或许会有用,这些家伙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动手清理”

    做完这些后,莱格就闪身而去。

    两个魔族首领原本就被叶蓁给逼得一个头两个大,而这突然出现的两个古怪家伙一出手,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在倾力爆发出合成术猛虎光影后,两人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束手就擒,单单两次合成术的后遗症就够他们喝一壶。

    而另一边,亓九天和狄坤的战斗也到达了尾声。

    魔族兵将是很多,但耐不住石像也多,再者,将领被擒,士气大跌,这样一来,清理这些家伙就更加易如反掌了,一时间,天际几乎被血色染红。

    有了莱格和郎翼加入,战斗发生了一面倒的趋势。

    他们两个在戈壁滩修补虚空洞,获得的好处可不算少,实力也恢复了大半,如今算起来,整片大陆他们已经再无敌手,这些小兵小将又算得上什么?

    在一片血雾中,战斗结束了。

    此次前来的魔族已经被清缴一空,连带两个魔族首领都成了亡魂。

    下方封灵大阵中的幸存者们瞧的目瞪口呆,秦故更是面色煞白,他没想到叶蓁居然还有这样强大的帮手,两人简直就像是人形泰坦,碾压机般的存在啊!

    “叶大人!”

    “姐姐!”

    在莱格郎翼做着收尾工作时,两道惊喜的呼喊响起。

    叶蓁眸子微动,转头就看到了依拉尔的小脸,以及克鲁斯憨厚中又透着煞气的眸,这两个当初在戈壁滩相识的兄妹,几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依拉尔长高了不少,更像成年少女了,蛇女发育确实比人类要快。

    她依旧是竖瞳,看上去自带一种魅惑感。

    而克鲁斯也没有令她失望,整个人仿佛在风雨中洗礼过了似的,不再如以往那般唯唯诺诺,任谁都能看出,这样的人可以独掌大权!

    莱格和郎翼千里迢迢回来也就罢了,竟还带回了这两人,倒是意外之喜。

    在一切结束后,封灵大阵的加固之法也散去了。

    叶蓁带着浑身血气,和郎翼莱格等人进入基地,她清透的眸子满含凉意地扫过封枭和秦故,却没有动手,一行人如风般远离了区。

    当然,郎翼和依拉尔野兽般的竖瞳,也带给了众人别开生面的惊惧。

    秦故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愚蠢,且不说叶蓁,就她的整个团队,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强者,他没有拉拢也就罢了,竟然还和她作对?

    这般想着,秦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脸上带着后怕和庆幸。

    有了叶蓁这一茬,一直居住在封灵大阵外的幸存者们终于有幸住到了区角落中去,虽然这里也并不是非常完美,但他们已经满足了。

    一场大战,来得快,却的也快。

    若是不看外面汹涌的血光和尸体,恐怕没人会知道刚刚这里爆发了大战,而这些残缺不全的尸体,都将成为异形虫,变异兽和变异植物的食物。

    星海湾,玫瑰园。

    农樱已经带着一行人到屋里休息了,而叶蓁则站在笼罩玫瑰园的光罩前,看着外面高涨而浑浊的星海,她紧紧蹙着眉,心头千回百转。

    “神妃?”

    身后传来轻缓的脚步声,莱格的声音响起,他走到叶蓁身后停住步伐,也眼神凝重地望着汹涌澎湃的星海,或许,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九星连珠…”

    叶蓁唇瓣微动,心绪罕见地烦乱起来。

    “您知道九星连珠的创世之象?”

    莱格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叶蓁会知道这样的隐秘之事,九星连珠,创世之象,在他没有加入缥缈神宗前,根本不清楚,若非待在司缪身边,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这种神奇天象,这代表着虚无神一族的密辛,古籍中都不曾有过记载。

    “会怎么样”

    叶蓁没有回应莱格的话,语气略有些焦灼,她有些恐惧去想司缪的处境。

    看着叶蓁的模样,莱格脸上满含欣慰,心头也一片熨烫,司缪和他相识万年之久,对于前者能得到这般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妻子,他很高兴。

    “很严重是吗?”

    莱格半晌没有说话,叶蓁蹙着眉,本就元气大伤而苍白的容颜更加苍白,这段时间她总觉得心头蔓延出些许灼热感,好似被烈火炙烧一般。

    她很不安,好想现在这一刻就出现在司缪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