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39章 我只对你这样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阿锦,你难道不需要解释一下这人是谁么?”白凤吟看着凤玺,从外貌上来看,真的还是一个不错的。

    “就是啊,大家那么多年的朋友,你这样就有一些不够意思了?”白凤璃看着沐锦眼神略显暧昧。

    “阿锦,你真是太坏了,有对象也不和我们说!”白云暖觉得,沐锦本来就是女的,找一个男的对象那才是是正常的。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沐锦看着这几个人觉得自己的头特别疼,这几个有时候就是搅屎棍。

    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路胡说八道。

    “阿锦,介绍一下?”白凤吟觉得江城有这样优秀的人没道理自己不知道啊。

    但是这么多年,自己确实没见过这个人,因为真是就是没印象。

    “你好,我是凤彧,现在就任于xxxx部队,欢迎请多指教?”凤彧看沐锦身边的几人,脸色比较温和,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屋及乌。

    “你好,我是白凤吟。”白凤吟眯着眼睛打量这人。

    “不错,不错?”也不知道实在说什么不错,沐锦听得莫名其妙。

    “我可以叫你阿锦么?”如果沐锦是真名,那么千墨就只是一个代号了。

    凤彧看着沐锦的眼里有着期待,沐锦眼神微微的闪烁,又开始出现那种感觉了。

    总觉得凤彧和凤玺身上都有着自家小白的影子,因为那双眼睛真的很相似。

    “随你!”沐锦淡淡的开口,因为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回答。

    “阿锦!”凤彧很高兴,不管这个人是谁,主要还是她就好。

    “啧啧啧,阿锦,回去之后坦白从宽?”白凤璃看着两个人,明显的有猫腻,因为平时的沐锦属于哪一种非常淡然的。

    对于其他的人根本不会懂得什么是手下留情,也不会有任何男的会和沐锦这样亲密。

    除了和沐锦一起长大的夏清风和容轻墨,但是沐锦对于那两个人和对于眼钱这个人不一样。

    反正说不上是那里不对劲,但是就是区别很大。

    沐锦对于那两个人一直都是非常坦然的,对于这个人言语个眼神之间有些闪烁。

    看着凤彧,其实这个人还是不错的,陪自己的沐沐那是完全可以的。

    最让人觉得放心的就是这个人对于沐锦眼里的那一份宠溺,是真的很让人羡慕呢?

    如果这个嗯对于沐锦是真心的,那么这些人都会祝福的。

    沐锦是一个值得的人,值得这些人用尽全部去疼爱。

    “我真的和他没关系!”沐锦总觉得自己越描越黑。

    “别说了,我们都理解的,就那样呗!”白云暖给出一个善解人意的眼神。

    “你们……”沐锦看着这几个人,总感觉她们就是故意的,故意颠倒是非,明明知道自己不是那个意思。

    “阿锦,这个铃铛刚刚我融入了鬼婴的心头血,以后如果他敢放肆,你只要摇动铃铛,他会体验灵魂被剥离**的感觉的!”凤彧看着地上的鬼婴,说的若无其事。

    鬼婴看着凤彧,眼里有着不可思议。

    “所以以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己还是需要掂量一下的,千万不要把自己玩没了,沉睡了上百年,你觉得呢?我相信你是一个有分寸的?”凤彧看着鬼婴。

    “本座当然知道,本座自然不会找死!”鬼婴看着凤彧,心里的感觉告诉他,这个人自己绝对招惹不起,所以有时候该低头还是要低头。

    面子和性命比起来,总是不值得一题的,轻重缓急他分的出来。

    “我只是在给你说清楚,免得到时候怎么魂飞魄散的都不知道,想要好好的,沐锦的安全才是首位,如果沐锦除了一点问题,相信我,你不会想要知道后果的。”凤彧当然不怕这个人会出尔反尔伤害沐锦。

    因为他现在还没有那个胆子。

    “我自己有分寸,用不着你的提醒!”鬼婴看了凤彧一眼之后把眼光放在了沐锦身上。

    “以后,你就是本座的主人,本座不会让其他人伤害你的!可以唤本座冥灵。”

    沐锦听着那奶声奶气的话语有些忍俊不禁。

    貌似这个小屁孩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吧,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老不死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元宝看着鬼婴有些幸灾乐祸。

    “饿死鬼,你自己不也是这个样子?”鬼婴看着元宝有些嫌弃。

    两个人很早之前就认识,只不过交集不深,但是大多数时候见面都是打斗。

    “阿锦。”凤彧看着人,有些欲言又止。

    “走走走,反正事情结束了,我们也该走了?”白凤璃看着眼前这一副景象,开始起哄。

    “也对啊,我家大叔还等着我风花雪月呢?我就不在这里当做电灯泡了?”白云暖觉得这两个还是会有故事的。

    “我不夜城那里最近也是不太平,很忙的,阿锦,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和这一位凤先生慢慢的撩!”白凤吟看着沐锦眨了一下眼睛。

    “你们……”沐锦看着几人,就这样把自己买了真的好吗!

    “走吧!”几个人约着就走了,留下沐锦和凤彧两个人。

    “她们走了!”凤彧觉得嘴角勾起笑意。

    “走不走和你有什么关系,现在很晚了,我需要休息了,就先回去了?”和这个人相处在一起总觉得不自在,沐锦觉得有些东西正在超出自己的预料。

    那种无法掌控的东西,沐锦一点都不想遇见,因为怕受不住自己的心脏。

    “阿锦,你在躲避我!”凤彧一把拉住人出声询问。

    “没有,你想多了!”沐锦觉得自己和凤家这两个人就是过不去。

    “阿锦,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你一直都知道的!”凤彧一把把人扯到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

    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凤玺和这个嗯在相处,凤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凤彧太明白了。

    那个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独占欲非常的大,并且目标很明确,如果真的选中了沐锦,那也是不死不休的。

    并且大对数时候都是沐锦在和凤玺相处,自己得到的机会简直就是太少太少。

    凤玺懂得东西又比自己多,现在凤彧有些后悔当初怎么不好好学习怎么哄人了。

    “说那些之前不如你先和我说说你觉得故事吧,你和凤玺是什么关系,玩着我很舒服!”沐锦看着凤彧眼里有着质问。

    两个人交换着来,一直都是这样阴魂不散的,这让沐锦心里难免都会有一些怨气的。

    “阿锦,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和凤玺的事情现在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说,但是我敢和你保证,我是我,凤玺是凤玺,我们不一样的,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这一点很明确的?”对于之前听说凤玺喜欢男人,凤彧是有一些看好戏的心思的。

    因为无论怎么样,只要那个人不和自己争夺千墨,他就无所谓。

    那里知道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沐锦就是千墨,千墨就是沐锦,自己和凤玺喜欢的就是同一个人。

    有些事情,真的就是措手不及的,也许你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但是,凤彧的手指紧紧的捏着,自己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凤玺,自己喜欢的人自己是不会放手的,这一场拉锯战才刚刚开始。

    他和凤玺之间会有更大的较量。

    “如果这些不都解释不清楚,现在和我说这些会不会有些浅薄了?”沐锦直直的看着人。

    她真的非常讨厌别人把自己当做傻子一样去耍,所以很对事情自己必须弄清楚。

    “阿锦,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么?”凤彧看着人,难道就是这一点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自己。

    想到这里有些难过。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沐锦不否认自己非常没有安全感,如果不说清楚心里会一直有着缝隙,自己也没办法坦然是接受这个人。

    就像当初自己的爸爸说的,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最基本的尊重那就是坦诚。

    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其他的都是没用的。

    “阿锦,这件事情我以后和你解释好不好,但是我用我的生命和你保证,我绝对不是在玩弄你!”真的只是很想你和这个人好好在一起啊。

    凤彧看着这张脸蛋,沐锦应该是修饰过的,那时候的千墨带着面具自己看不清楚。

    但是沐锦的脸蛋自己确实看过的,确实足以让那些人惊艳的。

    “阿锦,你就相信我好不好,给我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证明我真的不是在骗你!”只要沐锦不排斥他,他可以做出任何的努力。

    “我不想在和不说这些了,现在很晚了,我回去休息了?”沐锦开始挣扎着从凤彧的怀抱里出来。

    “我送你回家!”凤彧当然不肯,直接一把抱着沐锦。

    “你干什么!”沐锦声音里面有些惊慌,突然改变自己的位置,有些措手不及。

    “阿锦,我送你回家?”凤彧始终很坚持这一点。

    “我自己会回家的,难道我自己还找不到回家的路么?”沐锦看着人脸色漆黑。

    “放我下来!”沐锦脸色有些漆黑,这个公主抱真的很不适合自己。

    “阿锦这是害羞了么?”凤彧看着沐锦情绪的变化心情有些好。

    其实沐锦表情有起伏的时候还是有些略可爱的,只不过平时都被隐瞒的太深了。

    因为她总是习惯性的装作冷漠的样子,那样就不会有人去接近她了。

    “放我下来!”沐锦真的觉得特别的丢人,难道这个人就不知道什么是脸皮么?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能够这样一辈子抱着阿锦是我毕生的愿望。”凤玺露出笑意,看着自己怀抱里的人,没有那一刻和现在这样真实,这样满足。

    凤彧觉得这血都不是那些荣誉个战绩可以相比的,感觉抱着自己怀里的人,你拥有了全世界。

    “我叫你放我下来!”沐锦有些咬牙切齿了,就不能换一个爷们一点是姿势么?

    “不能,不放,阿锦是我的,自然应该在我的怀里!”那样就可以用尽自己的余力好好的娇宠这个人了。

    “滚。”简直就是死不要脸,一直都觉得这个人非常的自持的。

    但是现在看看,根本不是这样的,这个人闷骚的时候看不出来,明骚的时候直接让人招架不住。

    “好啊,和阿锦一起滚,我不会阿锦可要教我,毕竟我只会滚床单,不知道阿锦会不会和我一起滚,那样我可是求之不得!”凤彧和凤玺一样,本质上还是有些邪恶的。

    只不过一个人不叫内敛,一个人比较肆意,不懂得掩饰或者世界就不需要掩饰,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人不能这样无耻!”沐锦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无奈。

    “我只对阿锦一个人这样,其余的人,我都不会的!”凤彧的这一面就只有沐锦一个人知道,也只展现在沐锦的面前。

    因为沐锦的话本来就不多,如果自己不主动,是不可能会有机会的。

    所以,有些时候,不主动是不会有关系的,只有主动了,说不定才有机会。

    “套路深!”沐锦看着人直接无语,因为她发现自己说什么这个人都有话题。

    “因为对象是阿锦啊?”就只有沐锦能让自己这样。

    凤彧觉得其实有时候就是不可思议,因为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热烈的感情。

    一旦到来,确实有些势不可挡和不可控制。

    “哼!”沐锦看着人,把自己的头颅转向一边,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这个人。

    “阿锦很可爱!”看着沐锦这个样子,凤彧很想要一口亲上去。

    “滚,不许这样说?”沐锦也许长年累月作为女的习惯了,现在这样被人呵护和保护是真的非常不习惯。

    “阿锦,我很喜欢你?”凤彧觉得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沐锦在自己怀里生气撒娇的模样。

    因为这样的沐锦才是最真实了,和那个伪装出来的风轻云淡不一样,至少又生气。

    “我不喜欢你!”这种一言不合就表白真的是令人无奈,想不到凤彧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我喜欢你!”凤彧丝毫不生气沐锦的话语,眼里反而有些笑意。

    “那是你的事情!”沐锦歪过头,没敢看人。

    “我喜欢你?”凤彧一直强调这个或者想给沐锦洗脑。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了,你别在说了”沐锦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了这个人的唠叨。

    看着前面类似**的两个人,后面的一鬼一兽有些无语。

    “为什么会是这样,那个男人抱着本座的主人,又把本座看在眼里么?”鬼婴看着沐锦个凤彧,有些傲娇。

    “以后说话最好不要这样肆无忌惮,不然有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明白我,老不死的!”

    惹怒了凤玺,绝对不会被当初的北冥一样心存仁慈,凤玺一定会把这个人的三魂七魄捏碎,让他永远不超生。

    别以为凤玺不敢,混沌一族的一直都是以心狠手辣闻名的,没有他们敢不敢的,关键看他愿意不愿意。

    凤玺一般的事情很好商量,但是关于沐锦的,那就没得商量。

    因为沐锦的事情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以后你会发现,当初镇压你的北冥是多么的善良!”元宝有些同情这个人,一直都是非常心直口快的。

    但是这样的人也是非常吃亏的。

    “饿死鬼,这才多久,就把你折磨成这样了!”鬼婴有些鄙视。

    “以后你就知道了!”确实,现在的鬼婴把一切都想的太美好了。

    所以以后经历的时候猝死体会到元宝说的艰难,但是那时候想要脱身已经晚了。

    ——

    沈家这一边。

    漆黑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的亮光,只是隐约的可以看见两道身影。

    “主人,今天晚上白小姐似乎出去?”黑衣人开始给沈长安禀告白凤璃的事情。

    “去哪里了,有见了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情没有!”沈长安直接单刀直入,关于白凤璃的问题,一直都是他关心的,所以自然回有些情不自禁。

    “没有,我一直在追,但是白小姐的功夫有些……让人觉得诡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自己都不会相信世界上会后哪样的事情。

    自己什么水平自己很清楚,但是白凤璃的能力,就有些让人看不透了。

    “是么,一个女的都不能追上,确实没什么用处!”沈长安看着人似笑非笑的,看起开有些恐怖。

    “少主绕命啊,”黑衣人连忙弯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每一次这个人生气的时候,最倒霉的就是身边的几人。

    “我就想要知道,阿璃姐姐怎么样?”

    最近这段时间公司不是非常太平,所以一直都在忙碌,所以也就忘记了。

    “白小姐很不错!”沈长安关注的是谁这得人也都是知道的,对于沈长安这个莫名其妙喜欢的人让你,这得人都是想要看看。

    “我不需要得是不错,而是在她有危险的时候能够多照顾她一点?”沈长安觉得白凤璃虽然很凌厉,但是有时候迷糊的非常可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