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51章 第151 一起合作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真是单纯的可以,轻易的去相信那所谓的感情,那简直就是笑话啊,而凌弑天就等着看凤玺的笑话。

    他很想知道那所谓的感情能够坚持多久和走多远,那样不堪一击的东西自己是绝对不会去沾染的。

    那样的东西对于他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太奢侈了。

    “贤侄很会说话啊,我这女儿一直眼光就还非常高,唯独对于沐锦特别的喜欢,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语怎么说来着,一见钟情,哈哈哈哈?”

    沈辉笑得非常爽朗,显然对胡沐锦和沈长云的事情非常的看好。

    但是凤玺那里应该不会同意的,那种疯子对于自己的东西占有欲一直都是非常强大的。

    凌弑天敢保证,如果沈长云继续这样执迷不悟,活的也不会太长就的。

    但是如果沈长云有事情,沐锦和沈辉的感情就会变得更微妙了。

    凌弑天看的出来,沈辉对于这个女儿不是不在乎的,相反的,做到了一个作为父亲的权利。

    “正常的,沐总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优秀的人都不缺乏喜欢的对象,沈小姐可要小心了,把人看好了?”凌弑天开玩笑的说到。

    “确实,沐锦哥哥确实非常的优秀?”自己喜欢的男人怎么可能不优秀,听着别人夸沐锦,沈长云会更加高兴。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听着心里也是非常的舒服。

    “喜欢就去追,别矜持,有时候矜持容易错失自己喜欢的人,勇敢有时候也是很不错的!”凌弑天就是一个搅屎棍。

    “哈哈哈,说得对,我们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了,但是凌贤侄说的没错,爱情有时候也是需要自己争取的。”沈辉这算是鼓励了。

    “说得对,你呀,好的不学,我们长云这样优秀,还需要去倒追谁?”蓝梦云的声音响起,看着款款而来的人让你,沈长云脸上的笑意收敛了。

    不管这个人怎么样为自己说好话,自己都不是很喜欢,一开始就是这样。

    这个人和自己的母亲以往的恩怨都是存在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人,自己的母亲不会死。

    她现在的位置都是她千方百计算计来的,现在装的这样无害委婉的,真是让人更加不喜欢呢?

    “说得对,我们长云很优秀呢,沐锦一定会喜欢的!”沈辉就是有自信沈长云和沐锦会走到一起。

    “说得对,沐锦对于你印象也很好呢,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蓝梦云始终保持自己良好的仪态,沈长云对于她的不喜欢也不是第一天了。

    现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沈长云如果那一天改变自己的态度了,那才是真的令人意外了。

    “沐锦很优秀这一点我承认,但谁给你的自信你和她会走到一起,沐锦的优秀不是一般人可以配得上的,容貌这种东西,值不值钱了?”阴冷的东西从几人身后传来。

    本来都是心情很好的,但是听到这几个人的对话心情就瞬间不美妙了。

    这特么从哪里出来的莫名其妙的女人啊,长的这样惨不忍睹的,还好意思在沐锦面前瞎晃悠,难道自己丑就不能丑的低调一点儿。

    看着凤玺的模样,凌弑天的眼里更多的是恨意,自己这些年的折磨都是因为这个人。

    凤玺啊凤玺,总算让我找到你了,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内心的激动。

    这人拥有者破碎虚空的本事,只要这个人再一次打开时空裂缝,自己就可以回到原来的时空。

    虽然这里也不错,但是这些人都太脆弱了,没有一点挑战力,自己缺少了很多乐趣了。

    凤玺走到几人的跟前,看着沈长云,眼里有着打量,似乎这个人喜欢沐锦的。

    眼里闪过不屑,喜欢哪有怎么样,沐锦和她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因为沐锦的真实身份和她没办法在一起。

    沈长云看着凤玺,感觉那个敌意来的莫名其妙,自己似乎和这个人才是第次见面吧。

    为什么感觉这个人对于自己非常的仇视啊。

    “凤玺哥哥!”顾莹莹看着凤玺连忙走过来,眼里有着惊喜,有些害羞看着人,希望能够得到凤玺的回应。

    但是似乎还是让她失望了,凤玺至始至终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反而眯起眼睛看着凌弑天。

    “这一位似乎有些面生啊,不知道该怎么样称呼?”熟悉的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了?看来那个找上门了了呢。

    不过无所畏惧了,以前都不怕这个人,现在也不会怕的,因为这个人始终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要这个人不会对沐锦出手,那么大家都是可以相安无事的,相反的,如果这个人自己要作死,那么自己悟额不会懂得什么是手下留情的。

    自己当年可以砍掉她的一条尾巴,现在也可以剁了他的爪子。

    不听话,自己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对于这种人自己不会留情。

    “凌弑天!”介绍的言简意赅的,凌弑天和凤玺一直都是死对头,前世是时候都是不死不休的。

    各位其妖族的王,肯定会一觉高下。

    “原来是凌老的公子啊,真是失敬?”凤玺了然,看来这个人混的还不错么。

    “这一切都是凤玺你的功劳,没必要这样妄自菲薄,你凤玺有多少能力自己还能不知道?”凌弑天看着这人就想起当初这个人剁掉自己的那条尾巴,总有一天他一定要这个人跪着求他。

    “自己心里有点逼数就好,要不然我会很为难的!”凤玺一点都不客气。

    “凤玺哥哥!”顾莹莹看着人不理自己,再一次开口,只不过这一次的声音比起上一次更加的娇柔。

    凤玺终于把眼神放在她的身上。

    “这位小姐,麻烦你不要乱认亲戚好不好,我不记得我母亲给我生了一个妹妹。”这句话简直就是毫不犹豫的打脸了,一点都不懂得留情。

    “凤玺,你还真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人家也是喜欢你啊?”无论在哪里,凤玺那张脸一直都是最后杀伤力的,现在也不例外。

    顾莹莹脸色惨白,有些不可置信这个人居然肆无忌惮到一点颜面都不给。

    想起自己和沐锦,再想想这个人对待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态度,顾莹莹对于沐锦的怨恨就更加深了。

    她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凤玺就应该是自己的,不应该是沐锦那个变态的。

    “喜欢怜香惜玉你可以自己去啊,我就不是那样有情调的人?”凤玺说完之后四处张望,看看自家沐沐在哪里。

    但是环顾四周之后也没见这人,眉头微微的皱起。

    “是不是找沐锦,她刚刚去了卫生间,只不过到现在也没出来,不过,在这里你也不太担心,安全是完全可以保证的。”可以保证的是一般人的安全,沐锦那样的人想要安全本来就是非常有难度的。

    “你想要说什么?”最好这个人没有在其中做任何的手脚,自己的沐沐不会有事情,否则,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我去看看?”凤玺绕过几个人就朝着卫生间走去,他想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一位是谁啊?”沈辉不记得自己有结交过这样的人物啊。

    不说其他的,就是这个气势和容貌,想要忽视也是非常困难的。

    “风云国际的总裁凤玺?”一句话说完,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顾莹莹看着凤玺的背影的背影眼神更加炙热了,如何也想不到这个人居然会是风云国际的总裁,那个神秘莫测的人让你。

    “风云国际?”就是一直觉得自己表情维持的很好的沈辉都觉得有些惊讶了。

    沈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与苏城大多数世家都有着往来,但是这其中不包括风云国际的总裁凤玺。

    那对于整个苏城而言,都是非常神秘的,想不到今天会吃面,也不知道为什么。

    沈辉当然不会觉得会因为自己的情分,这个人刚刚也才几句话,但是看得出来,也是一种性格乖张的,这样的人性情最难猜测了,当然,也不是好相处的。

    “想不到这个人居然会来?”沈辉觉得今天来的都是一些平时基本上见不到的人物了。

    “这不是因为沐锦来了么,凤玺当然会来!”凌弑天这句话可能在场的也就只有顾莹莹明白了,当下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沐锦?”蓝梦云有些疑惑,这个人和沐锦居然还有牵扯。

    当然,整个苏城的人让你都希望自己个凤玺有牵扯,那样的人一旦有了交集,后面就是数不清的财富了。

    凤玺是一个动词,而不是名词。

    “据说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凌弑天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绝对的,说多了说不定到时候会啪啪啪打脸呢,自己还是静观其变。

    不过,也是**不离十了,这个人和沐锦的关系绝对不简单,看着这个人对于沐锦的那一份紧张就可以看得出来。

    那眼里的着急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凤玺那样的人虽然很坏,但是做事情倒是也有几分真诚,那就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会厌恶到底。

    就和沐锦和顾莹莹的区别,这就是最好的比较。

    沐锦这边,看着自己手里的枪支和那两个还在野兽群里拼命的人让你嘴角勾起笑意。

    “吼!”那些老虎团团的把人围住,看着两个人目漏凶光,很不好的撕碎。

    绝影和艾伦紧紧的相互依偎早一起,现在早已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两个人非常的狼狈,看着虎群,眼里有舍戒备。

    也对,现在可是生死时刻,也许一个不注意,自己的命就没有了。

    看着沐锦,眼里没有了轻视,果然,远远超宇凡人的力量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看你们似乎很疲惫了,怎么办呢,我还是不打算放手呢,这些小可爱都很饿了,不如你们就把自己贡献一下吧,慰籍一下我的小可爱?”沐锦看着狼狈的人眼里没有丝毫同情。

    这些人都是想要自己的灵力呢,就没有想过自己没有灵力应该怎么办。

    既然都不顾自己的死活,自己当然也不会考虑她们的感受。

    沐锦一直都不是圣母,也做不到圣母,做不到对于那些想要杀害自己的人怀有仁慈之心。

    “去死吧,这样猫捉老鼠的游戏我看够了,你们似乎也不想挣扎了,那么我就结束这一切吧,让一切回归平静?”真的不想要生活再有任何的波澜了。

    拿起自己的玉箫放在嘴边,看着那还在垂死挣扎的人。

    “沐锦,不……你不能这样的,你不能这样心狠的!”看着沐锦真的想要杀了自己,艾伦有些着急了。

    沐锦已经不是多年前的沐锦了,拥有的特殊力量也在不断的加强,现在的沐锦自己根本对付不来。

    “沐锦,你就是一个怪物,难怪一直都这样孤家寡人的,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懂了!”绝影看着人,死猪不怕开水烫,孤注一掷,沐锦这样的人会有人拥有这无数的人羡慕嫉妒恨的力量,同样的,也活该一直就这样孤独。

    因为沐锦不会死,她只要修炼前途一切都是未可知的,足以匹配她的人寥寥无几,所以她必须孤独。

    “说不定呢,也许上天觉得我可怜呢,赐予我一段好姻缘呢?”沐锦不以为意,如果换作以前,她会很在乎,非常的在乎。

    但是现在不会了,因为有那么一个人陪着,因为沐锦很坚信凤玺不会离开自己。

    比起自己,凤玺似乎更在乎她,所以,被偏爱都是有恃无恐的,沐锦觉得现在的她有些恃宠而骄。

    “安心的去死吧?”沐锦吹奏玉箫,那些老虎再一次发动攻击。

    沐锦现在太邪门了,不但让她们没有任何的异能,还和这些野兽搏斗,沐锦果然都不是一个善茬。

    力气已经用的差不多了,现在几乎都是等死,现在她们终于知道自己有多么是自不量力了。

    看着那些老虎朝着那两个人扑去,眼看就要吃到了,但是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掠过。

    原地就没有了绝影和艾伦的踪影了,沐锦看着那个出手的人,眼神凌厉的就好像一把刀,想要把那个人凌迟。

    “好你个小妖女,大庭广众之下居然也敢杀人!”那是一个年老的男人,混沌的眼里有的是阴毒,第一眼,沐锦就不喜欢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特别是那个人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让自己非常的不自在。

    “你是谁?”比起其他的,沐锦更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本事倒是还不小。

    “你这个小妖女,今天就让你试试厉害,年纪轻轻,心肠如此歹毒?”看着沐锦浑身那通透的灵力,眼里有些渴望。

    “我心肠歹毒,你是来搞笑的吧?”沐锦觉得有些有趣,自己也只是反击而已,难道别的呢杀自己,自己还不能反击嘛,这是什么逻辑。

    “用妖法伤人,你就是该死?”看着沐锦手里的那只玉箫,年老的男人眼里有这仇恨。

    “那就拭目以待,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的!”沐锦也不怕人想,最怕这样的人了,自以为是,既然觉得厉害,那么就让自己领教一下。

    说完之后你来我往的两个人开始打起来,看着人运用自如的灵力攻击,沐锦心里想着应对的办法。

    而凤玺这一边,才刚刚走到门口,不知道闻见什么了脸色有些不好,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消失。

    那些人真是该死,阴魂不散的,一直纠缠着自己的沐沐,今天一次性让他们上天。

    凤玺寻着沐锦的气味到山野,看着那打的难分难舍的两个人,看得出来徐沐锦应付的很吃力了。

    看着那个一直都在攻击沐锦要害的地方的人,凤玺的眼里有着恨意。

    找死,简直就是找死,自己都舍不得动一点的宝贝疙瘩,这些人也有胆子去碰,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生气的凤玺直接变为一条巨大的蟒蛇,朝着那个攻击自己沐沐的人一口咬去。

    沐锦看着那个灵力幻做一把刀的气流朝着自己袭来,原本打算躲开的,但是看着突然之间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庞然大物,一时间也有一些回不过神来。

    当然,意外的不是沐锦一个人,所有的人包括那个在攻击的男人都是非常震惊的。

    沐锦看着那浑身是谁。闪闪发亮的鳞片,总算回神了这不就是自家小白,只不过,是放大的。

    沐锦对于凤玺是妖都身份接受的很快,但是却从未见过这样庞大的原型。

    以前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凤玺都是很小的,那里和现在一样,自己安全就可以不存在的。

    “小白,你怎么来了?”这个人难道不是应该在沈家宴会那里等着自己吧。

    “嘶嘶!”看着前方的男人,凤玺吐着自己的蛇信子,这个男人真是该死,居然敢谋害自己的沐沐。

    “妖女,果然是妖女?”看着凤玺的庞大身躯,男人有些震惊。

    “嘶嘶!”凤玺瞳孔里有些森寒,如果不是沐锦在场,他有的是办法折磨这个人,叫他生不如死。

    “嘴皮子上的功夫一直都不是最好的,你自己都不了解事情的真相,现在就这样说,未免有些武断了?”沐锦看着那个老男人,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总是有那么多的无奈。

    “你和这个蛇妖就是一伙的?”正常的蛇类不会有这样大的。

    凤玺直接不和人废话,甩动自己都尾巴,朝着那个人攻击,他今天一定要这个人付出代价。

    免得那些人总是欺负自己的沐沐,总得拿人开刀,那些人才知道沐锦就还不能动的。

    “噗!”男人来不及闪躲,被打的退后几步,突出一口血,看着凤玺,眼里有着惊惧。

    “嘶嘶!”你就是找死,敢和自己的沐沐作对。

    凤玺现在最不能触碰的就是沐锦,谁敢触碰他的沐锦,他就把谁死了,反正那些人对于自己而言就是可有可无的。

    “小白,住手?”看着凤玺打算在给人一尾巴,沐锦连忙开口阻止。

    凤玺的这一尾巴下去,那个人直接就是没命了,不是沐锦圣母,而是凤玺现在本来灵力就不足,没必要为那样的人让你而损害自己的灵力,不值得。

    “嘶嘶?”阿锦,那些人都该死,伤害你的人都该死,他绝对不会姑息的,还不等着沐锦反应,再一次发动比之前更加猛烈的攻击。

    沐锦只能眼看着那个男人杯酒凤玺直接碾碎,而绝影和艾伦眼睛睁大,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啊,妖怪,妖怪,沐锦你就是一个妖怪!”这些人那里看过这样的事情,凤玺的手法直接就是毁尸灭迹。

    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你从世界上消失了。

    “嘶嘶!”凤玺看着那两个人,他似乎记得那个味道,因为沐锦在沈家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些人闹得事情。

    凤玺一直都很喜欢看别人的好戏,但是却非常讨厌别人看自己的好戏,沐锦就是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那些人一点都不能触碰。

    所以,那些妄想要迫害沐锦的人,只能生不如死,或者是,求死不能。

    折磨人的方法凤玺对的是,当然,他不会当着沐锦的面做那些血腥的事情,即使沐锦不反感,但是任何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希望保持最好的形象。

    所以,凤玺这种心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沐锦,放过我吧,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艾伦看着沐锦眼里有着央求,面对生命受到威胁,尊严真的就是最不重要的。

    “不找我?你说的不找我也只是暂时的,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放过我的,毕竟,这可心脏对于你有着多大的诱惑力,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沐锦把玩着自己手里的玉箫,她现在压根就不相信这个人的任何话语。

    当初自己退出组织,这个人也和自己承诺过,不会在伤害自己,以后两不相欠,但是最后的结果呢,还不是想方设法的追杀自己。

    现在想要自己在相信这个人,抱歉,人与人之间没有最基本的信任了。

    “沐锦,当初我们对你也不错吧,你不用这样赶尽杀绝吧?”绝影看着沐锦,眼里有着对于身边的白蛇的恐惧。

    因为白蛇的眼里很清楚的写着,自己不会有生的机会,想来这条灵蛇已经有了灵智,要不然不会这样人性化的。

    “沐锦,在放过我们以此为,最后一次,如果我们在出现你的面前,是生是死我再也不会祈求!”对于凤玺,这两个是真的害怕。

    “嘶嘶?”阿锦,不要相信这些人,这些人是最不值得信任的,你现在放过这些人,以后这些人卷土重来,就是你的灾难了。

    凤玺知道自己的沐沐非常的心软,所以不得不提醒,有些人一单放虎归山,那就后患无穷了。

    “别担心,我是不虎心软的,这些人不值得?”吃一次亏那是自己善良,吃第二次那是自己傻,但是如果再有第三次,那就是自己脑残了。

    沐锦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脑残的人,所以,有些人该舍弃的还是必须舍弃。

    “沐锦,你果然就是最恨心的,你租的人不会有好结果的?”看着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白蛇。

    两个人忍不住往后退,不想要作为食物。

    “嘶嘶?”看着两个人,凤玺的眼里都是阴狠,伤害自己的沐沐还有胆子祈求原谅,谁给她们的脸,如果是自己,可能都不好意思。

    人类果然就是这样,只要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可能为了自己的生命,就是自己的亲人都会舍弃的,那些所谓的感情真的就是太过于浅薄了。

    “妖怪,别过来?”看着凤玺张开那个血盆大口,两个人心里直接就是绝望了,果然,对付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要不然死的就是自己。

    “嗷呜!”凤玺原本打算一口咬上去的,但是看着突然出现的银狼,凤玺眼睛微微的眯起。

    沐锦看着那头银狼,有些不可思议,这样纯种的白狼倒是非常的少见,特别是那个皮毛,感觉都是散发着光辉的,非常的漂亮,那双眼睛有一些淡蓝色,很是清澈。

    但是沐锦一点都不觉得这匹狼很无害,能够在凤玺凤玺面前放肆的不多。

    “嘶嘶!”阿锦退后,看着那匹白狼,凤玺偏过头看着沐锦,就怕这个人伤害到她。

    “这个……你认识?”凤玺的眼神很清楚的明白,两个妖之间就是认识的。

    并且……似乎积怨很深。

    “嗷呜!”看着凤玺,银狼的眼里有着兴奋,好久都没有这样热血沸腾了。

    “嘶嘶?”看着银狼那身皮和那涨起来的尾巴眼里有着嘲笑。

    “嗷呜!”银狼似乎看出了凤玺眼里的嘲笑,飞跃起来一口咬上去。

    凤玺直接开始用尾巴攻击,两个倒是直接撕打在一起,沐锦眼睛直直的看着,凤玺身上可是还有伤口呢,现在这样真的没事么。

    “嗷呜!”疯子真是好久不见啊,现在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几分颜色。

    “嘶嘶?”你以为我怕你?凤玺压根就不怕这个人,以前不怕现在也不怕,这个人就是喜欢找虐。

    “小白,注意啊?”看着跳跃起来想要咬凤玺的尾巴,连忙出声。

    银狼看着沐锦的眼里有着狠意和深思,瞬间闪过一抹光亮。

    不袭击凤玺了,转过身子朝着沐锦那里而去。

    “嘶嘶?”看着银狼的动作,凤玺反射性的就是用自己的尾巴去圈住人。

    但是就是因为太紧张沐锦没注意自己,结果就被银狼狠狠地咬了一口。

    “嘶嘶!”凤玺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因为银狼咬的就是凤玺蛇尾的是七寸之处。

    沐锦看着那头银狼,不知道从哪里抽出几根银针发射过去。

    “唔!”银狼一瞬间疼得掉落地上,看着沐锦,眼里闪烁着幽光。

    如果不是沐锦,自己早就咬断这个疯子的七寸了。

    “嘶嘶!”凤玺直接一尾巴打过去,几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银狼被打出几十米,凤玺眼里都是杀意,这个人尽然敢对于自己的沐沐有杀气。

    银狼看了凤玺一眼,带着绝影和艾伦直接消失不见了,凤玺化作人形,衣衫上都是血迹。

    “怎么样,有没有事情,我看看!”顾不上其他的,沐锦说完就想去剥凤玺的衣服。

    凤玺一把抓住人的手指,“沐沐,我没事的,倒是你,怎么样,刚刚那个人有没有伤害到你!”比起自己,凤玺更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沐锦在自己没有到的时候有没有受伤。

    沐锦看着人,鼻子有些发酸,这个人一直都是只顾着自己,自己受伤了也完全不在乎。

    “凤玺,你受伤了?”看着那个人染红的衣衫,沐锦觉得这一分钟自己的心脏有些疼痛了。

    刚刚她分明看的很清楚,那个人咬的就是他的七寸之处,蛇的七寸之处有多么重要她是清楚的。

    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更加的担心,因为这个人前不久才耗费灵力救治自己的奶奶。

    现在只怕更加严重了,所以沐锦非常的担心。

    “沐沐,我没事的,只要你没事就好了,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的,他敢这样对你,我是不会放过他的?”那两人就是自己沐沐的,凌弑天这就是在玩火,凤玺很讨厌别人和沐锦作对。

    他对于沐锦已经越来越偏执了,对于他而言,沐锦就是一切,就是自己的生命或者说,那是比自己生命更加重要的存在。

    就算自己有事情,也不会让沐锦受到任何的伤害,混沌一族是很凶残嗜血没错,但是同样的,一旦爱上,也是不死不休的。

    混沌一族对于爱情也是非常的忠诚的,只是他们都太冷血了,很难的会去喜欢一个人,更不可能会为了某一个人付出。

    “傻瓜,自己都不注意自己?”沐锦运气自己的灵力,在凤玺伤口的上方,而凤玺身体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沐沐,你的灵力越来越厉害了?”凤玺看着那个狰狞的伤口一点都不在乎,看着沐锦为自己但自己担心的模样,倒是非常的满足。

    要是沐锦能够一直就这样把眼光投注在自己身上,自己不在乎手上的,相反的,可能越严重越好。

    “是嘛,但是依旧还是不能突破?”沐锦有时候真的非常烦躁,如果灵力突破了自己根本就不怕那个银狼,相反的,可能会把对方控制住。

    因为沐锦记得当初自己的母亲说过,自己和万物都有着沟通的能力。

    “我家沐沐最厉害了,不急的,你想要的我都会为你完成的?”凤玺看着着急的人出声安慰。

    “好,我等着,我相信你?”如果有一个人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你,哪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走吧,沈家那里现在还没结束呢,你就这样不见了,以后沈辉那里你不好交代!”凤玺知道,凤玺的父亲和沈家哪一位的交情是非常好的,所以沐锦这样不辞而别,真的不太符合礼仪。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沐锦看着人答非所问。

    “没事的,沐沐,我有你就好了?”凤玺牵着沐锦的手指。

    “没事就好,那我们回去吧?”沐锦看着人的脸色好看了一点点才放心,拿着人的手指,和人消失在原地。

    艾伦和绝影这里,看着看银狼变换成为人,经过凤玺的事情,心里的阴影有些大,身体一直瑟瑟发抖的。

    “你想要干什么或者说你想要什么?”艾伦看着银狼,不知道这个妖怪的目的。

    既然刚刚救了自己,当然现在也不会杀自己,就是对方一直不说话,让他心底非常的不安,生怕有什么变故。

    “不必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凌弑天现在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楚面容。

    “你想要干什么?”绝影听到人的回答依旧不能放心,毕竟是杀手,最基本的防备心还是有的。

    “想要干什么?想要干什么你们不是应该最清楚么?”凌弑天嘴角微微的勾起,看着两个对于自己惊惧的人有些好奇。

    想要杀这两个人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只不过这两个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动手。

    最重要的就是现在两个人还有用处,还不能死,即使是死,也必须死的有价值,这样也不枉费自己费心心机救着两个人。

    这两个蠢货其他的没有,凌弑天相信给沐锦添堵是完全可以的。

    现在凤玺最在乎的不就是沐锦么,沐锦难受了,凤玺也不会好过的。

    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让凤玺那个疯子不好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着凌弑天,艾伦眼里有着质疑,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要的那个意思,你不是想要沐锦的灵力么,我可以帮助你?”凌弑天看着两个人,人心都是贪婪的,凌弑天不相信这两个人会这样轻易地放手。

    “你想要帮助我们,为什么?”绝影看着人,不明白他的做法。

    “没事,各取所需,只要我们合作,你需要沐锦的灵力,而我,想要某些人不自在。”凌弑天看着自己的手指眼里有着幽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