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52章 醋坛子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我凭什么相信你?”艾伦看着人,他觉得自己有些不理解眼前这个人。

    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某个人不自在,那样也是大费周章了吧。

    “没什么还怀疑的,我这个人比较任性,还有就是,对付沐锦,你们真的用错办法了,不应该哪样莽撞,想必沐锦的实力你们也看见了,真的是不容小觑啊。”凌弑天现在有一些觉得凤玺是一个眼光不错的了。

    因为当时的凤玺是原型,而沐锦,似乎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一个女的,如果知道你是妖物还是依旧站在你的身边,未尝不是一种真爱。

    至少凌弑天这么多年,就是没有遇见过,那些女的一看见他的原型,就和看见鬼差不多。

    “你有什么办法!”艾伦眼底都是幽深的神色,确实,他们不想要在和沐锦有任何瓜葛,但是沐锦身上的灵力的吸引力真的是太大了。

    这个人也不是凡人,如果这个人的帮助,那么自己所想的未必不能实现。

    “有什么办法,你就这样单独和沐锦,你是打不过的,今天的事情你们自己也看见了,沐锦始终不是一般人,对付他,不能用一般的方法,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们敢不敢了?”凌弑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里都收肆意,有几分邪魅的气息。

    “说说你的办法!”艾伦站起来,有了共同的意识,也就没不要怕这个人了,因为这个人现在还不会伤害自己的,毕竟自己还有用处不是么?

    “呵呵呵,在强大的人也有软肋,沐锦也是一样的,沐锦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你们想想,她最在乎的是谁,如果把那个人的抓住了,想要控制沐锦,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拒凌弑天的调查,沐锦有一个奶奶。

    整个沐家,能够让沐锦情绪起伏的不多,因为在沐锦小的时候那些人都是赶尽杀绝的,最后沐锦依旧还是放过她们,绝对不是因为沐锦的的善良。

    沐锦是善良,但是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对于伤害自己的人哪有那么多的仁慈心。

    看看刚刚这两个人就知道,绝情得很,而沐锦,能够让沐锦心甘情愿听话的还真的有一位。

    “是谁,你和我说说,是谁?”想起沐锦的绝情,艾伦的眼里都收恨意,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那个人生不如死。

    “沐锦的奶奶,沐老夫人啊?”凌弑天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语气有些凉薄。

    “沐老夫人!”艾伦对于沐锦的事情也是有一些了解的,似乎对于自己的奶奶真的非常的维护啊。

    “对呀,只要你把办法设计好,相信我,沐锦会回来求你的,到时候你想要怎么样,还不是你说了算,今天沐锦所做的一切,你都可以还回去了?”凌弑天继续怂恿,他相信这两个人主要不是傻子都不会和沐锦硬碰硬了,有时候曲线救国也是非常机智的。

    能力不行,就别去和人家硬拼,那是找死,傻瓜的行为。

    更何况沐锦不是一般人,那样的人只能用计谋。

    “我会尽快处理的?”艾伦眼里有着亮光,只要可以打到沐锦,现在的他不在乎方法是什么,只要沐锦难受就好了。

    “恩,到时候我会配合你的,今天的那条蛇你也看见了,千万不要轻易的去招惹,否则最后的下场就是死?”凤玺那样的性格凌弑天非常的了解,偏执的令人害怕,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是非常的维护的,更何况放在心上的人。

    “是,我会注意的!”那条蛇今天差不多要了自己的半条命,说不恨那是骗人的。

    但是想起那个尸体都没有的人,眼里还是有着惊惧的,那条蛇不熟善类。

    “那条蛇可是非常狠毒的,想必你也看见了,所以,行动的时候还是需要自己注意。”不注意这两个废物那就是死,不会有其他的结局的。

    “难道就没有任何的办法收拾那条蛇吧!”不甘心,真的非常不甘心,沐锦的运气一直都是最好的,居然那样的畜牲也愿意保护她。

    “沐锦的灵力对于万物都是非常温和的,所以和动物沟通方面很容易,要不然你以为你们为什么会被那么对的老虎攻击,还不是因为她的控制?”沐锦这个能录倒是非常让人羡慕的。

    “所以,我才想要那样的力量,有了那样的力量,才可以高枕无忧!”艾伦眼里有着狂热。

    “所以,我们之间还需要合作?”只要不甘心那就是好的。

    “好!一起合作?”为了达到目的,艾伦不在乎过程。

    “那就等着我的消息吧,你们先回去养伤!”凌弑天点点头,眼里都是兴味,这些年平宁无波的日子过的太久了,现在他就是需要找刺激。

    但是,有时候这也不是一个好的心态,因为她不明白,疯子是不能招惹的,不然最后的结果就是不死不休,这也是为自己的作死奠定了基础。

    沈家这一边。

    “怎么还是没看见沐锦哥哥?”沈长云都找了一圈了,但是还是没看见沐锦,有些疑惑。

    “别急,也许在那个角落呢,沐锦那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非常的受欢迎的。”

    “就是,刚刚那个风云国际的总裁不熟去找他了嘛,一定会没事的?”风云国际那是什么概念,这些人都是知道的。

    “怎么啦,长云,再找什么?”看着自己的女儿东张西望的,沈辉老口。

    “没什么的爸爸,就是有些好奇?”沈长云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你看见你弟弟没有,为什么一直没看见他,那个逆子,今天的场合也不打算参加么?”沈辉有些生气,平时怎么胡闹自己都是可以不管都,这样的场合还和自己耍脾气,那就很让人生气了。

    沈长云看了沈辉一眼,眼里闪过一抹算计和看好戏的神色。

    “爸爸,弟弟来了,只是不知道在哪里,现在人多,想要找人估计有一点困难。”更何况那个人指不定在哪里哄自己的女人呢。

    找不到一点都不奇怪,相反的,非常的正常。

    “你看见他了,在哪里?”语气有些急切。

    “他来了,似乎还带着一个女人,当时我有些事情比较着急这就没去和人打招呼,那个女的应该是白老师?”话才刚刚说完,便成功的看见沈辉脸色的漆黑。

    也是,这样的场合,带着一个女的出席,有些意思已经已经很明显了。

    关键那个女的还不是其他的人,是沈长安的老师啊,该说他是有胆子呢,还是有胆子呢?

    “他在哪里,那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对于自己的那个儿子,沈辉一点都喜欢不起来,因为感觉太阴沉了,特别是拿一双眼睛,就是自己这种经历过岁月的人都自愧不如。

    “爸爸你别生气,长安邀请自己的老师也是可以的?”沈长云话虽然听着不错,但是仔细听的话可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场合,他就是故意的?”其实比起沈辉,一边的蓝梦云脸色更加的不好了,看着沈长云,微微眯起眼睛。

    “这是说什么呢,这样热闹?”说曹操,曹操就到,沈长安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看着沈长云似笑非笑的。

    这个人越来越喜欢挑拨离间了,真的让人非常的生气呢。

    “你还知道过来啊?”沈辉看着沈长安,脸色不是很好,再看看一边的白凤璃,直接想要炸毛了。

    这个人还真的就是任性,真的就把自己的老师带来了,原本想要让沈长安去结交一些世家女子的,现在看看,狗屁,这个人压根就不在乎。

    “这一位是?”沈辉看着白凤璃笑得非常的勉强,蓝梦云也是把眼神放在了白凤璃的身上。

    其实抛开那些不谈,白凤璃的举止和神态足以和那些大家族出来的千金相比的。

    那份从容不迫,那份淡然,让沈辉觉得这个人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而不是那些只喜欢金钱的拜金女。

    “你好,我是白凤璃,长安的老师?”白凤璃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似乎不喜欢自己,所以态度也不熟很热络。

    “你好,一直都听说你非常的照顾长安,都没好好感谢你,现在来了,可要让我好好招待啊!”蓝梦云看着白凤璃露出标准的笑意。

    “谢谢伯母,能够来也是沾光,还希望伯母和伯父不要嫌弃我不请自来呢?”白凤璃对付这血客套的话语也是游刃有余的,毕竟那些年也是经历过各种个杨哥场合的,现在这样的,完全就是小意思。

    国家级别的场合她都尝试过。

    “想不到长安的老师也是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啊!”

    看着白凤璃,其实白凤璃长的真的很不错,那是男人喜欢的哪一种类型,整体看起来非常的居家。

    看着那浑身散发的温柔,也是,难怪沈长安非常的喜欢,一度的不能自拔,真的非常有亲和力和吸引力。

    “谢谢伯母夸奖,凤璃羞愧,倒是伯母,风采令人折服,能够看看伯母,是凤璃的服气!”白凤璃看着那即使经历过岁月,却依旧还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人,不得不说上天还是很眷顾她的。

    但是白凤璃对于人就输喜欢不起来,因为看着沈长安现在的模样,和自己的家庭不是没有关系的。

    蓝梦云根本没做到一个作为母亲的权利,也许看着光彩照人,但是没有深入的了解过,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太早了。

    “你这孩子简直就是太会说话了,看着就乖巧,伯母很喜欢你啊?”如果说谁最不喜欢白凤璃,那一定就是蓝梦云,但是现在她依旧没有表现出来。

    沈长安的妻子绝对不可能会是白凤璃的,他以后娶的人也必须对于稳固他是事业有帮助。

    不然沈长云一直都在虎视眈眈的,还没开始争夺,沈长安这样无疑是毁了自己的后路。

    因为沈长云那样的人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的,所以,这两人是绝对不能走到一起的。

    因为自己是绝对不允许的,付出了那么多千方百计的不就是为了财产,如果那些都得不到,自己这些年的辛苦和努力都白费了,那样的结果蓝梦云是不可能接受的。

    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只有自己的争取,走到今天,靠的都是自己。

    “谢谢伯母,凤璃也很喜欢伯母,以后有时间一定回来打扰伯母的?”这只是客气话,白凤璃知道这个人和自己处不来的。

    “呵呵呵呵,还怕你们年轻人啊坐不住,只不过伯母平时很无聊的,长安这孩子也不经常在家,儿子大了,留不住啊?”蓝梦云端的是一派长辈的模样。

    “长安也许课业繁忙,最近学校的事情有些多!”白凤璃帮助的当然会是沈长安。

    “有白老师我就放心了,就怕这孩子出去厮混,结识那些不清不楚乱七八糟的人,你也知道,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蓝梦云直直的看着白凤璃,加重了那句不请不请乱七八糟。

    白凤璃都嘴角勾起一个讽刺都弧度,果然,她就是知道的,感觉一直都是很准的,这个人就输不喜欢她,现在拐弯抹角的讽刺她呢。

    “伯母说的什么话,长安也长大了,有自己的自主意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们呀,现在正是享受的时候,就别担心?”反正担心也是没有用的。

    白凤璃就不是一个好招惹的,看着蓝梦云,完全的无所畏惧。

    沈长安看着蓝梦云脸色就有一些不好看了。

    “阿璃姐姐,我们走吧?”一点都不想和这得人相处在一起,真的太窒息了。

    并且这些人都还在为难白凤璃,沈长安怕自己忍不住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虽然他一直都是肆意妄为的,但是现在来的人都是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现在发飙,只会让那些人看笑话。

    自己的话沈长安无所谓,那些人就没把自己当做正常人看待。

    但是沈长安非常的在乎那些人怎么看白凤璃,沈长安舍不得白凤璃遭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沈长安,你打算去哪里,霜霜还在等着你呢?”看着沈长安打算就这样走了,蓝梦云的脸色有的不好看。

    “我打算去哪里和你没关系,你也不需要管我?”

    看着自己的母亲,沈长安没有最起码的尊重,这个人刚刚就是故意给白凤璃难看的。

    “沈长安,不要让我说第二次,霜霜在等你!”蓝梦云看着白凤璃,再看看沈长安。

    “伯母,长安在这里啊,我来了哦?”甜美的声音响起,原本刚刚有些尴尬的气氛就缓解了。

    看着来人,白凤璃挑眉,似乎年龄也和自己差不多,就是那副语气,甜的发腻,难道说话就不能正常一点嘛?

    白霜霜给白凤璃的感觉就是再朝着自己的男朋友撒娇,难道一把年龄了,就不知道什么是低调嘛,可怕。

    身子微微颤抖,那是给恶心的。

    比起白凤璃,沈长安的脸色直接漆黑,看着那个打扮的很少女的人眼里闪过厌恶。

    难道自己长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嘛,人人都说他和白霜霜青梅竹马,只有他知道,小的时候自己作为一个私生子,白霜霜对于自己的鄙视。

    现在她未婚夫不要她了,就来找自己,难道自己的真的很像接盘的。

    抱歉,这样的破鞋他拒绝,并且打扮的让自己简直不忍直视,自己真的受不了。

    比起白凤璃,不及百分之一,不玩,或者说,两个人就不在一个档次。

    沈长安不是嫌弃人,而是真的不喜欢或者说特别的厌恶。

    “长安,好久不见?”白霜霜看着沈长安一脸的欲语还休,想看又不敢看的。

    沈长安看着那一身的少女装扮,和做作的女人,眼里只有恶心,虽然别人穿什么和自己没关系,但是每一次看见都觉得十分的辣眼睛。

    一把年龄了,就不能穿一些适合自己的风格,偏偏要去学什么少女风,简直就是有病。

    “麻烦你喊我沈长安,我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那个地步!”并且现在还有白凤璃在,白凤璃还在这里呢,沈长安一点都不想要这个人误会。

    “长安,你……怎么啦?”白霜霜看着人有些委屈,眼睛说火红就红了,看的白凤璃都有些一愣一愣的,这特么就是一个戏精吧。

    大哥,你那里来的,快点回到原来的地方吧,你那衣服快要闪瞎我的眼了。

    没有眼光不是你的错,明明知道自己没有眼光还出来瞎晃悠就是你的不对了。

    “怎么会不熟呢,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么?”沈长云端着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说出口的话语有些添油加醋。

    白凤璃把眼光放在沈长安的身上我,有些不确定,这个奇葩居然会是他的青梅竹马,这的多祸害人啊。

    “阿璃姐姐,我和她不熟的。”沈长安连忙解释,生怕白凤璃误会自己和白霜霜的关系。

    因为有时候白凤璃就是一个特别固执的人,一旦想歪了,拉都拉不回来。

    “看的出来,这一位小姐打扮的非常的别致啊,我十一二岁也喜欢这样打扮,想不到一转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脸上的表情要多遗憾就有多遗憾。

    看着白凤璃,白霜霜原本娇羞的脸蛋一瞬间有些扭曲。

    看着站在沈长安身边的人,两个人非常的和谐,特别的扎眼睛。

    “你是谁?”白霜霜有些危机感,特别是沈长安看着白凤璃的眼神,那代表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是似乎不需要你担心,所以,你想要说什么?”看着脸色说变就变的人,白凤璃有些好笑。

    “看都没看你过你,不会是从那个大型场合出来的吧,据说哪里出来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很风骚,很会勾引人。

    “你……”白凤璃还没说话,沈长安就非常生气了,他不会听不出开这个言外之意。

    不就是说白凤璃是做那些不干净的事情的嘛,沈长安非常讨厌别人说自己的阿璃姐姐。

    “和你有什么关系,一把年龄了,真的不打算改变风格,你看看你自己,笑起来都有鱼尾纹了,真的让人觉得惨不忍睹呢?”白凤璃也不生气,和这种人生气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你以为你是谁,自己都是一个琼海算我,还有脸在这里说我?”白霜霜暴躁了。

    “白小姐,霜霜是白家的女儿,作死珠宝行业非常的有名望,并且霜霜还是家里的独生女,有时候有些小任性,你别往心里去?”话虽然是在劝说,但是话语里更多得及炫耀白霜霜的家世。

    确实,这一点白凤璃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没有拿得出口的东西。

    现在就只是想要好好过日子。

    “那些有什么关系,婶婶这话就不对了!”沐锦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白凤璃很意外也很惊喜,想不到沐锦会来参加这样的宴会。

    “阿锦,你这么在这里?”白凤璃眼里都是惊喜,走上去看着人,很是亲热。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

    沐锦看着人有些好笑的挑眉,这些宴会一般都有很多商业上的精英,需要长久的发展,结交一些人是很有必要的的。

    “哎呦,我都忘记了,你确实应该在这里的?”

    白凤璃笑得傻兮兮的,和之前的优雅从容不一样,现在笑得很真实,就好像找到了自己最相信的人一样根放松。

    “你怎么在这里?”比起自己,沐锦更想知道白凤璃为什么在这里,一般这种场合白凤璃不是很喜欢才对啊。

    “嘿嘿嘿,这不是无聊,我和长安一起来的?”习惯性的挽着沐锦的胳膊,让周围的人惊讶的不能自已。

    沐锦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清冷的人,和谁都是有这若有似无的距离的。

    还是第一次看见沐锦和人这样亲近,并且还是一个女人。

    以前的时候沐锦对于要女人那都是敬谢不敏的,现在看看,应该是找到真爱了。

    要不然这态度也不会好的这样令人嫉妒,现在的沈长云看着白凤璃,恨不得把人的身体盯出一个洞的。

    “长安?”沐锦看着一边护犊子的人嘴角勾起,这个嗯一直都是不简单的,只不过为什么会和白凤璃认识呢?

    同样的,沈长安看着沐锦的眼里也有防备,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沐锦是非常了解的,他有点怕沐锦会煽风点火。

    “嗯,我和长安认识的,我和他就在一个学校!”白凤璃对于沐锦没有任何的隐瞒。

    “哦,他该你学生吧?”沈长安的年龄确实没有白凤璃的大,她记得白凤璃说过自己当了老师,那么沈长安应该就是她都学生。

    “阿璃姐姐,你和沐总认识啊?”看着两个亲密的人,沈长安非常的不舒服。

    “是啊,这是我朋友,沐锦?”白凤璃说的有些得意。

    她家的阿锦最厉害了,现在也算苏城炙手可热都人物了,看周围那些女的投注在自己身上嫉妒羡慕恨的眼神就知道。

    “阿璃姐姐饿不饿,我带你去吃东西?”一点都不喜欢自己是阿璃姐姐和沐锦相处,别把自己的阿璃姐姐带坏你,沐锦的心肠黑着呢?

    “不饿,长安,如果有事情的话你可以先去处理,我和阿锦没问题的,你别担心?”

    周围来了那么多的人,白凤璃觉得这个人完全没必要陪着自己。

    本来是好心,但是沈长安却觉得那是为了赶自己走都借口。

    看着白凤璃的眼神顿时就有一些幽怨了。

    “阿璃姐姐,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和她真的没关系的?”沈长安走上前,想要去拉白凤璃的衣服,又怕她生气。

    沐锦看着沈长安这幅小媳妇的模样,有些微微的惊讶,因为这个人绝对不熟表面表现出来的这样无害。

    能够第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女人的身份的人,怎么可能简单。

    “长安,你误会了,我真的不饿,现在没胃口,你想要吃的话,我可以陪你去看看?”看着沈长安的模样,白凤璃也是心软,总是舍不得这个人受委屈。

    “我不饿的,阿璃姐姐,我是怕你饿。”因为这一路白凤璃都没吃东西。

    “没事的,长安!”白凤璃看着人这样关心自己,心里都是暖暖的。

    “你和沐锦哥哥什么关系!”沈长云走上前,眼里有着质问。

    因为真的很不喜欢别人靠近沐锦,并且和沐锦这样亲密,那是自己都没有的特权,这心里特别的嫉妒。

    “沈长安那么喜欢你,你就是这样对他的是不是!勾三搭四的,让人恶心?”看着白凤璃的手指挽在沐锦手腕上,特别的扎眼睛。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阿锦和我青梅竹马,关系一直都很好啊?”白凤璃不理解,自己和沐锦关系好与她有什么关系。

    看着沈长云眼里的嫉妒,白凤璃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自己和沐锦亲密的模样,总算找到原因了。

    嘴角微微勾起,原来是吃醋了,但是转眼一想,沐锦不是女的嘛。

    “阿锦,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白凤璃更加亲密的搂着沐锦,看着人嘟着嘴巴声音酥软的开始撒娇,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了。

    但是偏过头看着某个人比刚才更加漆黑的脸色,白凤璃觉得自己有雪恶趣味了。

    “阿锦,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说,你是不是有了别的人,你是不是要丢弃我了!”白凤璃再一次质问。

    沐锦看着某个人眼里的恶趣味,有些无奈,这个人现在是越来越没法了。

    “你快说,爱不爱,爱不爱?”白凤璃继续掐着嗓子撒娇。

    “爱,一直都爱!”这句话说完之后身边的温度开始下降。

    看着沐锦身后高达的男人以及那个男人眼里的寒意,特别是那双眼睛凝视自己的时候,白凤璃总觉得这个人想要抹杀自己。

    脸色有些微微的僵硬,这个人的占有欲未免太大了吧,自己不过就是开玩笑而已,用不着这样认真的。

    “呵呵呵,我开玩笑的,别往心里去,别往心里去?”白凤璃笑得特别的勉强,退后几步,和沐锦保持距离。

    这个人自己惹不起的,不过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这个人怎么就好意思一直跟着沐锦,难道就不怕别人胡言乱语嘛,搞基的名声真的不是太好听。

    “沐总,你最喜欢她了?”凤玺的声音在沐锦的耳边响起,沐锦转过头,面对凤玺那张漆黑的脸色,有些话真的不敢说出口,因为真的没勇气啊。

    “呵呵呵,我和她一起长大,她性格比较活泼,所以我们开玩笑的?”沐锦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但是凤玺这里不能不顾及,毕竟是自己的男朋友。

    “我就知道沐总是一个有分寸的人,沐总都这样有分寸了,有些人也需要保持好距离,男女授受不清,名声这种东西,谁都赔不起!”凤玺这句话很明显的是说过白凤璃听得。

    白凤璃碎觉抽搐,喵的,不就是抱了一下沐锦开了一个玩笑嘛,居然这样认真,占有欲是不是太大了。

    “说的不错,有些人就是需要有自知之明?”沈长云跟着添油加醋的。

    “我说的那些话是针对任何人?”凤玺丝毫不给任何人面子。

    “好了,好了,都是一群年轻人,没什么还争吵的!”蓝梦云看着这个尴尬的场合连忙开始调节气氛。

    “伯母说得对,是我们有些失礼了?”沐锦顺着话往下说。

    “就是,不过你和凤璃认识我们还是很意外的,想不到都是一家人?”蓝梦云对于沐锦的态度就是非常好了。

    白凤璃的眼里有着笑意,这就是区别对待啊,对待自己和沐锦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对呀,我和凤璃一起长大的,对于彼此都是非常熟悉的。”和白凤璃的关系沐锦很轻易地就承认了。

    “走走走,我们那边走,先去吃一单东西!”沈辉看着沐锦,越看越喜欢,这样长的精致的人怎么就不是一个女孩子呢。

    如果是一个女孩子,那就是真的非常抢手了。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还没走,温润的声音响起,这些人齐齐的转过头,看着来人。

    “轻墨?”这一次就是一直淡定的沐锦都是非常的惊讶得了,因为容轻墨都身体一直都不好,所以这些宴会她基本上都是不参加的。

    “阿锦,好久不见,你最近可好?”君子如风,让人感觉和煦,非常的亲切和舒服。

    “我最近不错,倒是你,身体怎么样了?”自己最近都忘记去给容轻墨诊断了。

    不过看着容轻墨越来越健康红润的脸色,有些惊讶,因为容轻墨的身体怎么样她非常清楚的。

    如果幸运的话活五六年,如果保养的不好,也就这两三年,之前还一直苍白的脸色突然之间就红润健康了,真的非常让人意外。

    “也就那样,反正无所谓了?”对于自己的身体,容轻墨早就不在乎了,曾经为了活命苦苦地挣扎,但是到最后才发现,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命啊。

    逃不过的依旧还是逃不过,自己没福气,就不要去勉强了。

    “轻墨。”看着容轻墨的态度,沐锦有些不会知道怎么样安慰。

    “沐总不必担心,容总是不会有事情的?”因为那个鬼是不会让她有事情的,那个鬼手里可是有着引魂草呢。

    一旦修炼完成,引魂草一旦灵力达到最高的境界,即使那个人有着最后一口气,也可以让他继续活下去。

    所以,容轻墨是不会死的,凤玺之前也觉得那只鬼有些偏执,现在看看,其实为了自己喜欢的人,真的没什么不敢做的。

    当初他都有勇气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现在想必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我总觉得你知道所有的事情?”沐锦看着凤玺,这个人说话就好像已经知道了结果一样,让人放心。

    “所以沐沐,你不用担心,我不会骗你的,我骗任何人都不会骗你的?”

    因为自己舍不得啊,希望这个人一直都好,并且更好。

    因为这两个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所以周围的人只看见这两个人那和谐的相处气氛和那若有似无的暧昧,也许,是她们想多了。

    一定是错觉,妥妥的错觉。

    “你的身体还不是很好,还是需要调离,轻墨,别任性,别辜负了那些爱你的人?”沐锦知道容轻墨这条命就是他弟弟救的,并且嗨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会注意的!”提起那个人,容轻墨的脸色就不是很好看,心里有一丝苦笑,看来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

    那个人为了救自己可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呢,自己不但不能死也没有资格死,自己这种人真的没脸去见那个人。

    “好,走吧,去吃一点东西,今天就打扰沈叔叔了?”沐锦看着沈辉,客气的说道。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要是想来,可以随便来带我,沈叔叔非常的欢迎你?”沈辉爽朗的大笑。

    “谢谢沈叔叔,沈叔叔真的太客气了,有时间也去沐家坐坐,我奶奶也很想念你呢?”这个人也是司机的奶奶看着长大的。

    “我也很想念阿姨呢,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沈辉也是一个非常记情分的人。

    “那奶奶一定非常的高兴?”沐锦笑笑,沈辉有这份心思就不错了,业务这样繁忙,是可以理解的。

    “你这孩子,和叔叔还需要这样客气,当初你爸爸和我就是铁打的关系,走吧在吃一点东西!”沈辉带着一群人就去了专门的包厢。

    一群人,表面上看似都是很融洽的,但是暗地里还是有些汹涌的。

    特别的是沈长云看着沐锦的眼神,不是瞎子都看的出来了,沐锦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但是人那么多,自己也不能太失礼。

    如果沐锦还有顾虑的话,凤玺觉得我自己就不舒服了,对于那些觊觎自己家沐沐的人,他都是绝不留情的。

    给那些人留情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沈小姐难道不吃东西嘛,一直盯着沐总的脸蛋看,虽然沐总秀色可餐,但是你也不要这样直白。”凤玺这样的性格真的太会找事情了。

    “我……”想要反驳这个人,但是显得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并且饭桌上所有的人都看着自己,沈长云觉得特别的尴尬。

    “来来来,阿锦,吃一点这个,很不错的!”

    沈辉面目扯开话题,因为他看得出来,凤玺这样的人,别轻易地去招惹。

    一是你招惹不起,第二争执还不是自己惹得一身的骚。

    “谢谢沈叔叔,你太客气了?”沐锦给凤玺使了一个眼神,希望他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