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56章 打的就是你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乔先生,对的,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灵力,但是都是比较表浅的,深层次的那些我们没有学习,因为当初姑姑非常的反对我们修炼灵力,所以,基本上,我们没法练习!”

    那些灵力比起当初白露可以起死回生,真的不值得一提。

    “想不到白露的来历是这样不平凡。”

    因为当初很多人因为白露身份的来历不明,即使表面上毕恭毕敬的。

    但是心里都是看不起白露的,都感觉的白露配不上当时的沐珩。

    其实说到底,还是沐珩高攀了,白露身份真的非常的尊贵。

    “你姑姑也是为你们好?”有那样的灵力有时候并不一定就是好事情,因为一旦被发现,也是一种灾难。

    “对的,姑姑说了,这一辈子只希望我们过的平平安安的,其他事情都不要想!”

    想起自己的姑姑,白云暖就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

    “白露对你们很好,那你的父母呢?”

    乔墨白只听说过白云暖说起那几个伙伴,父母一点都没有提起过。

    “我也不知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和姑姑在一起的,也一直都在阿锦身边,没见过我的父母,不过我想,我母亲一定还和姑姑在一起的?”

    因为都是守护着族长的,那是责任。

    “嗯,沐锦呢,那个人是不是也是有灵力!”想不到皇廷国际的总裁会是那样不平凡的人。

    “对的,你的眼睛我现在没办法玩,但是我会去找阿锦的,阿锦的医术比我更好?”

    白云暖看着乔墨白,拉着人的手指,有些失落,自己这方面真的没有沐锦能力强。

    “没事的,暖暖已经很厉害的?”乔墨白勾起笑意,最怕这个小东西委屈的模样了。

    “真的嘛,我也觉得我自己特别的厉害。”说起来就有一些得瑟了。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从来都只有乔墨白配不上她的。

    “哎呦,我都这样优秀了,你可要好好珍惜?”白云暖故意作了一个羞涩状,有些矫情的意味。

    “暖暖什么模样我都非常喜欢的?”爱一个人也许就是爱她所有的模样吧,乔墨白觉得就是这样的。

    “当然,走吧,我带你去找阿锦,她现在应该在的,请她给你看看?”还有就是很久没看见沐锦了,她有些想念啊。

    “好,只不过要麻烦你了?”乔墨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出去是什么时候了。

    “我们之间还需要这样客气嘛,见外了哈!”

    白云暖笑嘻嘻的,一张精致的小脸迎着阳光笑得非常的灿烂,看起来非常的明媚,让人移不开眼睛。

    “好,那我以后都不和暖暖客气了,只不过沐锦会答应你和我的事情吧!”

    皇廷国际不是一般的企业,沐锦自然也不会是一般人,他有些担心沐锦不答应白云暖和自己在一起。

    毕竟凭借沐锦的能力,只要白云暖想要,她完全可以给她找到更好的男人,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哎呦,你别担心了,这几个人里面就是阿锦最宠我了,我的选择她都是支持的!”

    白云暖虽然平时有些二货,但是一旦自己作了决定,其他人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的。

    因为白云暖就是一个特别长情和固执的人,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所以这几个人经常骂她死脑筋,不懂得开窍。

    “那我们去看看?”乔墨白还是有些担心。

    “你别担心,阿锦很好的,不会为难你的?”

    就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沐锦也不会去为难乔墨白的,因为在怎么样也是自己带去的人。

    “我不是担心,而是怕你为难?”乔墨白无所谓的,反正言语上的伤害自己已经麻木了。

    “不用担心我,不要小看我的承受能力了,我自己的选择,她们都会祝福的!”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白云暖也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希望嫁给爱情。

    “好,暖暖!”乔墨白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遇见白云暖这个傻妞。

    也许不是一眼万年,但是有些感情是会在日积月累中慢慢的开始发生改变。

    “走吧,带你兜风去?”白云暖推着人就打出去了。

    “哟,这是打算去哪里啊,眼睛看不见真的没问题嘛!”宋淑珍看着两个人,语气有些嘲讽。

    现在老夫人不在,她压根就不怕,看白云暖不爽很久了。

    这个穷酸本事还真的不小嘛,把乔墨白迷的七荤八素的。

    “这是那里来的狗啊,一点礼貌都不懂,就会乱叫,真是很让人不舒服呢?”

    白云暖的脸上依旧有着笑意,只不过眼里都是冷意,看起来有些慎人。

    “你……不过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儿,你拿什么和我得瑟!”

    宋淑珍看着白云暖,直接你还是气的牙痒痒的,恨不得一巴掌给她抽上去。

    真的没见过这样欠抽的人。

    “没有什么和你得瑟的,比不得你?”

    白云暖看着人就好像在看一个傻子似的,如果这个人出身名门,说这些也就无所谓了。

    但是这个人的出身似乎比自己更加的不堪吧,自己都是这个鬼样子,谁给她的自信来这里找存在感的,这不是欠虐吧。

    再说,自己在怎么样也比这个人不知道强多少倍,这个人当初可是靠着身体上位带我。

    这些事情自己就是做不到,出卖自己那还不如死了。

    “其实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心里就没一点b数嘛?”白云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和人说话很不错,和那些智障说话是真的需要时间的,因为说不通的。

    “这就是你的教养?还真的让人不敢苟同呢,现在就敢对我们大呼小叫的,以后进了乔家的大门,你是不是想要直接上天!”

    宋淑珍就看不习惯白云暖那副得意的模样,看着就觉得特别的扎眼睛。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我说过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白云暖一直都是这样,敢爱敢恨。

    “你……”宋淑珍看着白云暖,真的觉得好恨啊。

    白云暖的嘴角勾起,其实最喜欢看着别人这样见不得自己有干不掉自己的模样啊,感觉很有意思。

    “走吧,乔先生,有些人你不必理睬?”

    白云暖直接无视人,推着乔墨白就走出去了。

    “站住,白云暖,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我说话!”

    宋淑珍本来就不是一个脾气好的,现在直接就是被气炸了。

    “那你又算什么东西,用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白云暖直接反问。

    “你就是一个没有家教的?”宋淑珍从未见过如此油盐不进的,简直就是一块臭石头。

    “家教都是对人的,而你,不在服务区以内!”

    白云暖看着人,依旧无所畏惧,这个人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

    “不过就是一个残废而已,用得着你这样维护嘛!”乔博看着白云暖,开口问道。

    “我没听清楚,你早说一遍我仔细听听?”看着眼里有着鄙视的人,白云暖觉得自己有些生气。

    这些人太过分了,居然这样落井下石的,这样的话语换作任何人,听了心里都会难受。

    这些人根本不会去管别人什么感受,只要觉得自己高兴就好了。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果然是这一家人做的出来的。

    眼里有着冷意,以前她可以不在乎,但是现在她不能容忍那些人说这样的话语力气刺激自己家乔先生。

    因为乔先生真的就是一个很好的人,乔墨白是白云暖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你这种女人也不怎么样,不就是看中了他身后的整个乔家嘛,没有钱,你会和他在一起,你别逗我了?”

    乔博觉得,白云暖和我乔墨白在一起就是为了乔家的钱财。

    所以白云暖也是一个市侩的人,没什么不一样的。

    “你比外面那些买的还不如呢,至少人家不虚伪,想要什么都是直接开口呢,哪像你,一直都在伪装,我就不下相信,乔墨白什么都没有了,你会继续和他在一起!”

    乔博一直都是混迹于很多的风月场合,所以说话有些的肆无忌惮。

    “所以,你这样趋炎附势的人我看的多了,就是变着法的想要钱嘛?”乔博自认为对胡这些把握的很好。

    “你怎么知道?”白云暖挑眉,看着乔博,这个人嚣张不了多久的。

    “所以啊,和那个睡不是一样的,反正都是赚钱!”乔博看着白云暖,觉得自己猜对了。

    “说得对,说得对!”白云暖走上前,伸出自己的手指就是一巴掌。

    “啪!”的声音响起的有些突兀。

    看着那个抱着自己的脸蛋不可思议的人,白云暖觉得自己非常的满足。

    有些人就是欠收拾,不然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你敢打我!”乔博从小一直都是被自己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什么时候i被人粗鲁的对待过啊。

    “打的就是你!难道打不得你?”

    白云暖看着人,眼里有着冷意,这得人都当她是软柿子是不是,可以任由她们欺负我。

    怎么可能,自己一直都不是我那种软弱无能的人,相反那样的人白云暖是最瞧不起的,自己当然我也不会是那样的人。

    “你敢打我的儿子,你这个贱人?”

    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宋淑珍暴躁了,完全忘记了是谁挑起的事端?伸出手就想给白云暖打过去。

    白云暖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人的手指,轻轻的一捏。

    “啊,放手!”宋淑珍在毕节疼得脸色都扭曲了。

    白云暖是学医带我,有的是办法不在这个人身上然后让她痛不欲生的方法。

    “放手,放手!”宋淑珍的脸色直接就是苍白了。

    “你这个女人,放开我妈妈?”乔博扑过去。

    白云暖直接毫不留情的一脚踢过去,乔墨疼得脸色瞬间傻白。

    捂着自己的下面,冷汗一直都在不停的流着,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想要找死是吧,我就成全你?”看着宋淑珍眼里对于自己的恨意,忍不住笑。

    “乔博,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你别吓妈妈啊?”看着白云暖,宋淑珍牙齿紧紧的咬早一起。

    这个女人真的就是心狠手辣,男人的那里就是最敏感的,那里有她这样直接动后脚的。

    “记住了,下一次不要惹我?”放开人,白云暖的眼里都是嫌弃。

    “乔博,乔博,你怎么样,别吓妈妈啊,我带你去看医生?”

    那里碰不得啊,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这辈子就是遗憾了。

    “白云暖,我儿子要是有一点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扶着乔博赶紧去医院。

    “有事情我也不怕啊,反正有事情的也不是我,我担心什么?”沐锦笑嘻嘻的,露出自己的八颗牙齿。

    “贱人!”看着白云暖那张天真无邪的脸蛋,可能那些人都被她骗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小白兔,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再说一句,我没有听清楚,你应该感谢我,养不教父之过,现在不好好管教以后哭的就是你们了?”白云暖还真的不怕了。

    “乔先生,我们走吧,今天天气真的很不错啊,我非常的开心?”白云暖推着人就走了。

    “暖暖,宋淑珍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她不会放过你的?”乔墨白的声音里面有些担心。

    “我不怕啊,从来就不是怕事情的人,乔先生要相信我可以保护你的?”白云暖长这么打,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似乎那种情绪就是很小的事情才出现过。

    后来发生的事情都让自己我说你回家哦去了害怕是什么感觉。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所以有些东西已经无所畏惧了。

    “暖暖,我希望你好好的,你明白嘛,我希望你不要受伤?”

    因为那样自己会非常心疼的,这样的傻姑娘就是非常令人心疼的。

    “当然了,我一定会好好的,我还等着我乔先生生猴子呢,还不然多亏?”白云暖说的非常的大方。

    “你呀,不知羞!”但是语气里更多的是宠溺,对于要白云暖的宠溺。

    “嘿嘿嘿,你又不是别人,当然不会和你矜持的?”对于别的男人其实白云暖还是很高冷的。

    虽然对于任何人感觉都是非常有亲和力的,但是同时也有淡淡的疏离。

    “我们快点走,要不然怕阿锦有事情出去,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忙?”有时候还是很心疼沐锦的,一个人管理着那么打的我公司,还要应对沐家那些人,身体累的同时心里更累。

    “好?”乔墨白能够理解的,毕竟想要管理好一个公司是真的不容易的。

    沐锦这边,吃完东西之后直接会去了,但是凤玺却一直赖着不走。

    沐锦有些无奈,倒是也就随便她了。

    “我办公室有什么好看的?”看着一直打量自己办公室的人沐锦抬起头开口问道。

    “没有啊,沐沐的办公室第一眼看着是很简单甚至简洁,但是仔细看的话也是一个品味非常好的!”

    因为沐锦这些装饰都是属于低调的奢华,表现的不是很明显。

    但是有眼光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些都是珍品,一般人还不一定用的起。

    “是吗,眼光不错?”当初为了装修办公室玩,自己确实花费了不少的经历。

    “就是这张桌子,那都是价值不菲的,沐沐,以后你包养我好不好,我暖床贼牛?”看着沐锦,凤玺开玩笑的说到。

    “可以啊?”沐锦再一次答应。

    “真的啊,沐沐?”凤玺觉得这就是意外的惊喜。

    “对,等着以后吧?”嗯,有机会一起困觉。

    凤玺听见沐锦这样说,也不失望,慢慢来嘛,总有一天会睡在一张床上的。

    凤玺依旧四处张望,到现在维之王,有这样特权的就是自己一个人,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得意。

    那些人都是外人,就只有自己和沐锦才是一家人。

    看着放在沐锦桌子上的相框,凤玺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走过去,拿起来,看着上面幸福相拥在一起的人。

    照片里的女人经过岁月的沉淀,美的很一路韵味。

    并且女人的容貌和沐锦有着八分的相似,只不过两个人的气质差别有些大。

    照片里的女人更多的是那种内藏的凌厉,而沐锦则是淡然,沐锦身上没有那种岁月遗留下来的气质。

    身边的男人看着女人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总体看起来,非常的和谐美满。

    “这个是不是你的爸爸妈妈啊?”沐锦就只有眼睛这里和沐珩长的很像,其余的应该就是遗传母亲。

    “嗯,那是我的爸爸妈妈?”想起自己的父母,沐锦的眉眼之间都是柔和的,就好像那冰川上的雪融化一般。

    “你和你妈妈长的非常像?”凤玺看着两个人。

    “嗯,很多人都是,我和我妈妈很像?”所以她爸爸从小就非常宠爱她。

    “不过,我觉得还是我家沐沐最美?”或许情人眼里出西施,凤玺觉得自己的沐沐最美。

    “在我爸爸心中,我妈妈才是那个最美的?”沐锦感觉有些好笑。

    “但是在我心中,我家沐沐才是最美的?”因为沐锦一直都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在凤玺的心中,沐锦都是独一无二的。

    “套路深”凤玺的情话感觉都是说的无比顺畅的,完全不会感觉不好意思说。

    “那可不,自古深情留不住我,唯有套路得人心,就看看沐沐会不会心甘情愿走进我的套路了?”凤玺总是很喜欢时不时的撩一下沐锦。

    看着她不好意思的模样,那样娇羞的模样,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看见。

    想要独占沐锦,更贪心的想要独占沐锦的一切。

    这一次沐锦淡笑不语,看着凤玺一个人就继续自言自语。

    时间渐渐的过去,两个的气氛很是温馨,大对数都是凤玺在问,沐锦一边处理这文件,一边回答。

    “叩叩叩!”敲门声的响起,打断了两个人的说话。

    “请进!”一般的都是青云。

    “总裁,白小姐求见?”青云看着凤玺翻了一个白眼,所谓的牛皮糖就是这样的,丢都都不掉,一直粘着沐锦。

    “暖暖?”貌似会来自己公司的就只有白云暖,因为白凤吟的不夜城事情也是非常多的,所以,她是不可能会有这个时间的。

    “对的,就是白云暖小姐,她已经在外面等着了!”青云是认识白云暖的。

    “她现在还学会客气?”以前的时候白云暖都是直接进来的,从未和今天一样需要青云来打招呼。

    “因为白小姐不是一个人来的?”所以当然需要先来说一声,免得唐突或者尴尬。

    “和谁?”沐锦微微挑眉,这还是第一次带着人来拜访自己。

    “一个男人!”青云也不认识,因为这些年乔墨白都是深居简出的,这些人对于她也是非常的陌生。

    “男人?”这就有意思了,带着一个男人来拜访自己。

    “让她进来吧,我看看是哪个男人?”到底是哪个男人这样有本事,把白云暖拐跑了,还是有些本事的。

    “是,总裁!”青云转身出去。

    “你在苦恼?”凤玺看着沐锦眉头微微皱起,有些不乐意她为那些人忧心。

    怎么样都是自己的选择,即使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了,也和自己沐沐没关系。

    “就是觉得有些意外,这些时间都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感觉一个一个的身边都有人了。

    包括曾经一直都觉得谈恋爱非常麻烦的白云暖,现在似乎都已经找到喜欢的了。

    不喜欢的话白云暖那种脾气不会带来看自己的。

    既然来了,那就是在很明显的告诉自己,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有时候也许是没遇见自己喜欢才一直单身!”

    凤玺觉得是这样,因为没遇见沐锦之前,他从未喜欢或任何人,或者说,从未起过这些念头。

    因为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就是太过于虚无缥缈了,根本就是经不起任何的考验。

    直到遇见沐锦,凤玺才知道,有些人一眼万年,想忘都忘不掉。

    所以他知道,也许那个人就是沐锦了,因为就只有这个人可以让自己心软,其他的人都不行。

    “你倒是懂得很?”沐锦看着凤玺那个一本正经的模样随口说道。

    “那可不,遇见沐沐什么都懂了?”凤玺笑得非常的灿烂。

    白云暖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副荡漾的场面。

    “啧啧啧,这狗粮还是无处不在的,我是不是来的还不是时候啊?”白云暖看着凤玺和沐锦,眼里都是很明显的暧昧神色。

    “你又知道了,找我什么事情?”

    看着白云暖推着进来的人沐锦有些好奇,是谁会让她这样小心翼翼的。

    “嘿嘿嘿,难道没事情就不能找阿锦你了,我其实很想你的?”

    看着在处理文件的人,白云暖非常自觉的去给乔墨白倒了一杯水。

    “这一位是!”沐锦眯起眼睛,这个人似乎非常的面生啊,但是那一身衣服看得出来也不是平凡人。

    “阿锦,这是我男朋友乔墨白,今天带他来看看你,大家眼熟一下?,都是自己人是不是?”白云暖找一个位置坐下。

    “乔墨白?”沐锦回想了一下苏城这些豪门世家,确实是有一个姓乔的,只不过低调很多年了。

    “你好,沐总,很高兴认识你?”乔墨白看着沐锦的反向,虽然看不到人,但是态度非常的真诚。

    一路上都还非常的担心,总害怕沐锦会阻止白云暖和自己在一起。

    因为自己身体方面确实有些缺憾,配不上白云暖。

    “你似乎很紧张,难道我很可怕?”

    沐锦对于人的情绪的变化非常的敏感。

    看着乔墨白的模样,有些疑惑,难道自己变得更可怕了。

    “没有,沐沐非常好,那是别人所不能急的,想必乔总有些紧张了,才会这样不自在的?”凤玺说话就是一个很直接的,有什么说什么。

    白云暖看着凤玺,看不出来这个人倒是非常会说话啊,和自家大叔不在一个档次啊。

    自家大叔说话就是非常的含蓄,从来不会说这样露骨的情话。

    “你是?”乔墨白的眼睛看不清楚,所以不知道凤玺的存在。

    “你好,风云国际的总裁凤玺,乔总,好久不见?”上一次见这个人的时候似乎还是一个小不点啊。

    现在看着,情况有些惨烈了,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风云国际?”乔墨白有一些微微的惊讶,风云国际确实是一个很强大或者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只不过风云国际和皇廷国际什么时候变得关系这样好了,一直没消息啊。

    “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凤玺也没打算给他介绍自己和沐锦的关系,因为还不知道这个人值得信任不。

    “我和风云国际最近有合作,所以,凤玺在和我讨论一些项目上的事情?”

    沐锦也不知道这个人和白云暖相处多久了,所以还是不太放心。

    “能理解!”两家公司合作在一起,倒是有些强势啊。

    不过还有这个凤玺,一直就听说非常的神秘。

    基本上没有人看过他长什么样子,现在和皇廷国际的总裁倒是好得很。

    并且从哪话语之间感受的出来,关系非常的亲密。

    “阿锦,你最近怎么样了?我花店哪里有些忙,一直都没时间来看你?”白云暖说起来就有一些不好意思。

    “你呀,有了新欢,那还有我这个旧爱什么事情啊!”沐锦看着人觉得有些好笑。

    “这一次说说吧,是不是因为乔先生?”

    看着坐在轮椅上行动不方便的人还有那双空洞无神的双眼,估摸着应该瞎了。

    但是这些话沐锦不方便问出来,这是很伤别人自尊的事情。

    “就是有一些事情我这里没办法处理了,才来找阿锦你的?”看着沐锦,白云暖的眼里有着央求。

    沐锦还是第一次看见沐锦用这样央求的眼神看自己呢。

    “说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沐锦对于身边的人一直都是有求必应的,从来不会问是什么问题或者自己能不能办到。

    即使不能办到的,她想方设法的也会完成的。

    毕竟这些都是自己的好友,舍不得看见她们失望的模样。

    “阿锦,能不能帮助一下乔先生,他的眼睛是无能为力?”

    白云暖也很想帮助乔墨白的,但是自己的能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因为乔墨白的眼睛不是单纯的瞎了,应该还有其他的成分,要不然自己为什么会诊断不出来。

    这里有这个能力的就只有沐锦,所以白云暖只能祈求沐锦了。

    “我看看?”沐锦站起来,走向乔墨白,凤玺紧紧的跟在沐锦身后。

    “乔先生还记得发生事情的时候的经过或者说医生的诊断嘛?”

    沐锦看着温润如玉的人以及那双眼睛,有些遗憾。

    “我不记得了,那些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我的眼睛,也许真的不会好了?”

    这么多年,无数的希望也是无数的失望,到现在,乔墨白已经不敢去期盼了。

    “乔先生,我家阿锦一定会治好你的?”在白云暖的心里,就没有沐锦玩不成的事情。

    “我看看?”沐锦伸出手打算检查乔墨白的眼睛。

    “唉,等一下,沐总,你这样多不卫生啊,这里有手套呢?”

    凤玺看着沐锦想要接触乔墨白的皮肤,连忙提醒。

    沐沐就是自己的,看着她碰其他的男人非常的不爽怎么办呢。

    所以,他即使不愿意但是也不会阻止,因为这是沐锦的朋友,凤玺一点都不希望沐锦为难。

    想要不接触别的男人,方法也不是没有,凤玺也是一个点子特别多的。

    “谢谢你?”沐锦看着人觉得特别的体贴,想的非常的周到。

    就只有白云暖看着忍不嘴角有些抽出去。

    她怎么都不觉得这是卫生的问题,而是因为某个男人小心眼。

    想通了之后,白云暖看着人就有一些鄙视了。

    这真的就是一个非常小气的男人了,不就是触碰一下别的男人嘛,有必要这样小气嘛。

    看着沐锦开始给人检查,时间渐渐的过去,白云暖看着沐锦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有些紧张。

    最后沐锦站起来,脱掉自己手里的手套。

    “阿锦,找出原因了嘛?”白云暖看着沐锦眼里都是询问和惶恐不安。

    因为这辈乔墨白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沐锦都没办法,那么其他人也是没有用的。

    “他的眼睛希望应该什么说呢?不是单纯的瞎了,而是有人做了手脚?”看着乔墨白的眼睛沐锦微微沉思。

    因为乔墨白的眼睛是好的,但是就是看不见,并且那些医生都说没救了。

    “其实乔总的眼睛是好的?”沐锦觉得我这是一个好消息呢。

    “好的。”这个消息让白云暖直接惊讶了,随即继续开口。

    “好的为什么看不见,其实我也找不到原因?”白云暖就是觉得自己学识肤浅了。

    “就是因为是好的,你才看不出问题啊,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有着那些蛊气在作祟!”

    蛊气是从死人身上的的尸气和蛊虫长年累月培养在一起,最后提取的。

    这样害人的方法非常的阴毒,中毒的人一般人活不过四十岁就会死。

    因为蛊气会侵蚀那个人的身体包括大脑,所以乔墨白的腿和这个未尝没有关联。

    “沐锦,你是说……”乔墨白的声音有着一丝微微的颤抖,那是兴奋的,这是自己这十年来听说过的最好听的话语了。

    一瞬间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乔墨白觉得有些不真实,甚至是云里雾里的,因为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有些让人措手不及。

    “那阿锦有什么办法没有,能不能帮助乔先生啊!”白云暖也很高兴,沐锦果然就是万能的。

    “办法不是没有?”沐锦看白云暖刚想开口答应。

    “我不同意?”凤玺直接开口表达自己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同意?”白云暖看着凤玺不明白这个人到底在搞什么。

    “看沐总的样子,似乎会损害到自己的利益,为了一个外人伤害自己,不值得?”

    凤玺的目的很简单,一切都是沐锦最重要,其他的人和自己没关系亲,所以自然没不要去管那些人的死活。

    人都是自私的,凤玺也只是希望自己的沐沐好好的,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阿锦,这是真的么,会伤害到你?”伤害沐锦也是白云暖最不想看见是。

    所以在两个人之间就显得有些为难了,因为两个人都是她很重要的,没办法平衡啊。

    “没事的,你别听凤玺危言耸听,只是过程有一些复杂而已,没什么大的事情的?”

    沐锦觉得为了自己的好朋友,伤害自己的一点灵力也不是不可以的。

    “沐总,请你注意自己的身子,别任性。”凤玺顿时看着白云暖眼神就不是特别的友善了。

    乔墨白也感受到了,拉着白云暖的手指,把人往自己都身后拉,因为害怕别人伤害白云暖。

    看着这个动作,沐锦点点头,也许自己可以付出一些。

    只要这个人可以好好的对待自己的暖暖,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没事的,就这样决定了,凤玺,我没事的!”看着凤玺,沐锦的眼神温柔。

    迎着沐锦的眼神,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就这样憋回去了。

    他不怕沐锦一直和自己固执,但是他最怕沐锦这样看着自己的,因为凤玺会心软。

    “沐总无论怎么样还是保重自己?”凤玺的语气不似之前哪样强硬了。

    “嗯,我一定会注意自己的,你放心吧?”沐锦点点头,眼里都是都是笑意。

    乔墨白感觉这两个人的对话特别的奇怪,但是自己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到底那里奇怪了。

    总觉得两个大男人不是这样相处的,感觉有些暧昧,有一些耐人寻味呢。

    “我希望乔总答应我,别把我治疗你的这件事情传出去,不然天涯海角,我一定会追杀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就是,以后对于我家暖暖好一点,我能让你上天,自然也能让你下地狱?”

    沐锦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白云暖,她希望白云暖能够得到幸福。

    但是现在的乔墨白还达不到她心目中的标准,白云暖难得这样去喜欢一个人,沐锦不想去破坏。

    所以,就只能成全,这也是她的一份心意,一份对于白云暖的祝福。

    “时间是最长情的告白,沐锦,这句话我会用一辈子给暖暖诠释的?”多的那些废话乔墨白真的不想说。

    早就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现在自己不想说,只想做,行动才是最有力的证明,其他的都的虚假的。

    “说的很好听,如果以后让暖暖受委屈或者对她不好了,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沐锦并不相信那些所谓的甜言蜜语。

    当初凤玺追自己,绝对不是因为他说话好听,而是因为凤玺懂得付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