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57章 秀恩爱可耻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不否认凤玺这个人看起来非常的不正经。

    但是每一次对待自己都是特别的用心的,让沐锦感受到那种被呵护的感觉。

    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会走到一起的原因。

    沐锦也许不相信爱情,但是她相信凤玺,相信凤玺会和自己一直在一起。

    “嗯,时间会证明一切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乔墨白一直都懂。

    “可以,以后每天中午你抽空来我这里,我给你治疗?”

    因为其余的时候没时间,下班之后更不想有人打扰自己。

    “阿锦,真的嘛,谢谢你,但是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嘛!”

    白云暖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沐锦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当然担心了。

    “没事的,小事情,你别大惊小怪的?”

    沐锦摇摇头,虽然会损害自己的一部分灵力,但是还不至于那样的严重。

    “心疼沐总你就不应该带他来?”凤玺说话有一些阴阳怪气的。

    沐锦一眼看过去,人马上就老实了。

    “沐沐,我是为你好。”凤玺真的非常不乐意伤害自己喜欢的人而去救别人。

    “凤玺?”沐锦的语气有些生气了,她当然知道凤玺是为自己好,但是白云暖这里也不可能不顾及吧。

    “好好好,沐总,我不说了,都是我的原因,我错了,你别生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千万别生气,自己的身体最重要?”凤玺的语气有一丝诱哄的味道。

    “嗯?”沐锦这才满意了。

    “谢谢你,沐总?”拉着白云暖的手指,乔墨白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会遇见那么一个对自己尽心尽力的人。

    沐锦会答应,大多数都是看在白云暖的面子上。

    “都是自己人,说这些就客气了,我就只是希望以后你和暖暖好一点,暖暖年轻,有些事情做的不到位的,你可以教导她,但别给她委屈受?”

    白云暖一直都是这几个人宠着的,自然做什么都是从她的角度来考虑了。

    “我和暖暖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不会辜负这一份期望的。

    “和聪明人说话果然不费力气?”沐锦坐会自己的位置上。

    白云暖也一直腻在乔墨白的身边,两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甜蜜。

    看到这里,凤玺就有一些不是滋味了,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宣布主权。

    而不是一直都是标志着沐锦的合作伙伴啊,这样的滋味和位置都是超级难受的。

    看着沐锦的眼神有一些幽怨,自己啥时候才能见阳光啊,现在的自己和那些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一样。

    不过,那些人就是当沐锦地下情人的资格都没有,这样想想,心里会舒服很多。

    沐锦看着凤玺脸上的神情的变化,眼神里面有着询问。

    “没事,就是觉得现在的人秀恩爱的可耻,都不注意场合?”

    语气非常的酸,显然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样刺激妖月的。

    “噗嗤!”白云暖刚刚喝进去的水瞬间喷洒出来,看着凤玺,有些不可思议。

    想不到凤玺也有这样幼稚的时候。

    “以后你也可以的?”沐锦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会给凤玺这项特权的。

    “那就借沐总吉言了?”凤玺眼尾微微上挑,有些勾人。

    “阿锦,你这里最近怎么样了?”白云暖最关心的就是沐锦的安危了,毕竟沐锦这里那些人非常的惦记。

    “没事的,那些事情我会处理的很好的,奈何不了我的?”

    自己早就不是当初的沐锦了,也不会任由那些人妄想要控制自己,夺取自己的灵力。

    灵力自己是不可能交给那些人的,因为那是属于自己的。

    “你注意一点,保护好自己?”

    那些人是什么样子的,白云暖非常的清楚,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夺取自己想要的。

    从来不问别人是不是愿意的,一意孤行的自作主张。

    “他们早就奈何不了我的?”

    普通的异能者和她们修真者的级别不在一个档次。

    因为有些是后天勤学苦练得来的,而沐锦,是白露遗传的,自然要厉害的多。

    “嗯,我家阿锦一直都是最厉害的?”

    感觉仿佛没什么可以难倒沐锦一样,沐锦就是无懈可击的。

    “别夸奖我了,受之有愧?”沐锦摇头失笑。

    “阿锦,你一定会更加厉害的?”不知道沐锦能不能突破姑姑设置的封印,一旦突破,那灵力将会更加的惊人。

    并且,一旦突破很有可能就会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属于她的战场了。

    古武界那里才是是难对付的,因为唐家那些人还是有些卑鄙的。

    沐锦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以后会不会更加厉害他不清楚。

    但是她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没有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她很想再一次回到隐世家族,想看看看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因为她们似乎已经是存在记忆力的人了。

    沐锦很怕,自己什么时候就忘记。

    白云暖和乔墨白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走了,因为沐锦的事务是真的很繁忙。

    就只有凤玺,似乎还是不打算走,依旧留在沐锦的办公室。

    路上,乔墨白握着自己手里细腻的小手,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是软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沐锦和凤玺似乎关系有些微妙啊?”

    乔墨白感觉自己是不是被白云暖传染了,开始了一些脑洞大开的想法,并且这种想法还这样的不可思议。

    “微妙,怎么说?”看着自家大叔,白云暖吃着手里的辣条,眼里都是满足。

    “我发现似乎关系有些暧昧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乔墨白剑眉微微的蹙起。

    因为就是两个人关系比较好也得不到这样的状态吧。

    感觉凤玺就是特别的紧张沐锦,并且那种紧张不像朋友之间的紧张,有些过了。

    当初就是自己的好兄弟,乔墨白虽然对他们也不错,但是还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更何况据说这两家公司是最近才合作的,以前一直都没有生意上的往来。

    不是世交,这关系好的让人出乎意料啊。

    反正自己是没见过这样的,因为沐锦有一点举动,凤玺都是很在乎的,虽然看不见,但是乔墨白对于语气方面特别的敏感。

    “你猜的没错啊,就是你想的那样的暧昧关系!”所以,她不会说沐锦是女的。

    “啊?”这下乔墨白有些傻眼了,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两家大公司的最高领导人居然会是那种关系,这个是不是有些惊悚啊。

    这要是被传出去,两个人基本上就是毁了,舆论的力量一直都是最大的,能够成全一个人,自然也能过毁了一个人。

    “什么时候开始的,真是让人意外?”

    难怪自己总是觉得忽略了什么,原来是这样的。

    “没事情啊,反正两个人都不在意,即使被发现哪又什么样,那些人能把他们怎么样?”

    白云暖看的非常的开,被鄙视和远离的那些都是没钱没权的,一旦你什么都有了。

    谁会和钱过不去了,只要凤玺肯开口合作,哪家公司肯定都是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所以,有时候,权利还是真的很重要呢。

    “难怪凤玺会这样关心沐锦,原来两个人是这种关系?”

    乔墨白没有任何的鄙视,任何人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利,这些别人没办法去插足的。

    再说,凤玺那样的人确实有能力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对呀我,凤玺就是一个死基佬,以后你别理他,疯起来六亲不认的?”

    白云暖不想要乔墨白去和凤玺相处,太危险了。

    “最重要的一点,千万不要和沐锦走的太近,凤玺那个人会受不了的?”

    因为占有欲是真的非常的强大,白云暖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好,我听暖暖的?”乔墨白觉得自己和那两个人交集不会太深的。

    “这就对了,我也是为你好?”白云暖笑嘻嘻的,和沐锦走的太近了,其实她也会吃醋好不好。

    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独占欲都是很大的,容不得别人觊觎。

    沐锦这边,凤玺一直都在陪着,原本打算下班之后就出去两个人共进晚餐的,但是老夫人却打电话过来。

    说是去沐家大院一起吃东西,对于自家奶奶的要求,沐锦都是不会拒绝的,当时就答应了。

    “沐沐,你是不是要去沐家大院那里用餐了!”

    凤玺觉得有些可惜啊,好好的二人世界就这样没有了。

    “对的,你也一起去吧?”沐锦太理解凤玺那些小心思了,即使他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她就是知道他想干什么想说什么。

    也许这就是心灵之间的沟通,有些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你就知道他想表示什么。

    “谢谢沐沐了!”凤玺当然不会和沐锦客气,他一直都是顺着杆子往上爬的。

    既然沐锦已经给机会,再矜持那就显得有些虚伪了。

    “走吧,在这里陪我一天了,累不累?”

    沐锦有些感动,感觉凤玺真的是一个不可多的的好男人,总是很明确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有时候无声的陪伴也是一种沉默的爱啊,凤玺正在一点一点侵蚀沐锦的心防,直到那颗心完全的属于自己。

    只是沐锦不知道而已,其实有时候男人如果真的想要算计一个女人,那么那个女人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

    就比如现在的沐锦,在凤玺的这条套路上越走越远,直到回不了头。

    “不累啊,和沐沐在一起一点都不累啊,我最喜欢沐沐了?”

    凤玺喜笑颜开的,能和沐锦在一起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觉得无聊呢,那些都是不存在的。

    “今天沐沐也要回去陪奶奶嘛?”凤玺觉得沐锦的奶奶也是一个有意思的。

    至少他是非常喜欢,很懂世俗的一个人,也没什么偏见,最重要的就是对于沐锦特别好。

    “嗯,我也希望有时间多陪陪奶奶。”因为人老了有些事情真的不能控制了。

    谁知道什么时候意外就发生了,沐锦一点都不希望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

    “好的,我陪你?”沐锦的心思凤玺都懂,所以才会更加的怜惜她。

    这是他的傻姑娘啊,表面冰冷,但是其实更多的是重情重义,凤玺越相处就觉得自己越喜欢。

    越加的舍不得放手,感觉怎么都看不够一样。

    “好,走吧?”

    和凤玺一起驱车来到沐家,今天的家里很热闹,因为是沐老夫人亲自做饭。

    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人,沐锦走进去。

    “奶奶怎么想到要亲自做饭啊,是发生什么好事情了?”

    很早的时候沐老夫人没接手皇廷国际的时候也是一个贤妻良母。

    自从沐老爷死后,对于厨房的事情她基本上都不做了。

    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沐老夫人下厨呢?

    “那里,想我家阿锦了,想要亲自做一顿好吃的给她!”

    把做好的菜盛在盘子里,解下围裙,走向沐锦。

    “谢谢奶奶,身体不好就多休息,你这样我很心疼?”

    沐锦感觉有些感动,但是更多的,是心酸。

    看着越来越苍老的人,沐锦突然间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夫人的鬓角都斑白了。

    “傻孩子,你呀,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保重自己,哪样奶奶也就放心了,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沐老夫人叹了!

    其实沐锦虽然有着别人都很羡慕的东西,但是也是一个让人很心酸的,因为从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再自己身边。

    再苦再累都是自己一个人承受,没有任何人会向她伸出自己的双手,从来没有。

    因为那些人都是恨不得她落魄或者是看不惯她鄙视她的。

    觉得她就是一个妖怪的女儿,这样的人就必须死。

    “奶奶,我很好的,会一直都很好的?”

    只要过的很好,才会狠狠地打那些人的脸,自己才不会让那些人好过呢,就是想要她们活的煎熬。

    “走走走,先去坐一下,一会儿尝试一下奶奶的手艺,很多年没做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沐老夫人以前也很喜欢洗手作羹汤给沐老爷吃。

    就是因为两个人的关系特别好,所以后来的沐珩和白露也是一样的,似乎沐家就有遗传一样。

    除了沐启,那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早些年也是风流肆意得很,现在年龄大了,倒是收敛很多了。

    “我奶奶做的东西无论什么我都是爱吃的!”

    沐锦觉得亲人能够做东西给你吃,那是一种幸福,一种非常得之不易的幸福。

    “凤玺那个孩子你邀请他没有?”沐老夫人还记得沐锦的对象。

    沐锦嘴角忍不住勾起,“当然了,你也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不邀请凤玺?”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沐老夫人对于凤玺很喜欢呢,以前对于夏清风评价都没有这样高。

    “是不是很好奇奶奶为什么很喜欢凤玺?”看着自己的孙女,沐老夫人一猜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奶奶为什么那样看好他?”似乎就认为自己和凤玺在一起就会幸福一样。

    “阿锦,奶奶是过来人,看的很清楚的?”

    沐老夫人看得出来凤玺对于沐锦眼里那浓烈的化不开的爱意,那是情到深处才有的眼神。

    人这一生,真的太过于短暂了,有时候就遇见了对的人就要紧紧的抓住,不然以后会有遗憾的。

    凤玺她虽然不了解,但是看得出来那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孙女。

    “阿锦,别错过那些对的人,找一个时间把人和婚事定了吧?”这是沐老夫人最希望看见的。

    “把婚事定了?”沐锦觉得这个发展的速度是不是有些快了。

    “对的,那样的人,早些定下来你也安心不是么?”沐老夫人就是一个行动派的,想到什么就要做的。

    “阿锦,这是奶奶最想看见的,希望你个凤玺走到一起,奶奶看过不少的人,当初其实觉得容轻墨很合适你,但是那个人的身体不行,陪你走到最后的人一定要身体健康,不然怎么照顾你,那样奶奶更加不放心了?”

    自己的孙女,感觉嫁给谁都怕她受委屈,所以需要精挑细选。

    “后来其实我觉得夏清风也不错,因为和你都是青梅竹马的,知根知底的,但是后来看看,那个孩子是还不错,始终还是太年轻了,阿锦需要找一个照顾自己的,而不是自己去忧心的?”

    那样的感情不会太长久的,因为夏清风还是太稚嫩了,无论是能力和手腕都不是特别的成熟,处理事情也不够干练。

    后来沐老夫人就放弃了,因为夏清风对自己的家人很是听从。

    这样的男人是一个不错的儿子,但是却不会是一个好的丈夫。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当初白露和孟青云还是有些纠缠的,孟青玉估计对于沐锦也喜欢不起来。

    即使嫁到夏家,夏清风对于沐锦好哪又怎么样,孟青玉不会给沐锦好脸色看的,说不定还会到处给沐锦找茬呢。

    女人啊,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奶奶,谢谢你?”沐锦觉得自己有些羞愧,都这么大了,还需要沐老夫人一把年龄了给自己操心。

    “阿锦,最合适你的真的就是凤玺,那个孩子很强势的,奶奶不会看错的,和他你不会受委屈的?”

    并且从其他方面来说,凤玺依旧是最好的选择。

    “好,奶奶,我会考虑的。”和凤玺的婚事,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阿锦,好好想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沐老夫人也不希望沐锦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去选择谁。

    但是和凤玺真的就是最好的,因那个孩子很爱自己的阿锦啊。

    “奶奶,没有的事情,其实凤玺对我很好的?”沐锦觉得从未有人对自己这样好,也不会有人这样对自己好了。

    沐锦不是铁石心肠,很对事情她会看会想,也会慢慢的适应着某一个人的存在。

    “奶奶还是很看好你们的?”沐老夫人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的。

    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看着凤玺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另外一边则是沐启和沐青青。

    现在的沐青青似乎消沉很多,没有了以前的光鲜亮丽,有些萎靡不振的。

    也许这一次得到的事实凤真相对于她打击有些大吧。

    不过这也许不是一个坏事,因为沐青青真的需要时间去成长,不然总是这样肆无忌惮的。

    最后出事情,受苦的还是她自己。

    沐青青的眼神都还看着迷离的,看着离自己不远之处的沐锦,眼神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沐锦?”喊的有些别扭,因为之前一直都和沐锦作对,所以,语气一直都是非常不好的。

    现在平和下来还是让人觉得不自在,包括她自己也是这样的。

    “什么事情?”沐锦的态度就有一些冷淡了,这也不能怪沐锦,因为一直以来沐青青对于她都是不太仁慈的。

    “我想要先暂时不工作了?”沐青青觉得自己还是无法消化自己母亲不是人的事实。

    沐锦挑眉,有些意外,那个位置当初这个人可是花费了不少脑力呢。

    现在就这样不要了,这是想通了还是在想着借题发挥呢?

    沐锦对于这些人没有最基本的信任,所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觉得自己的学识达不到,不符合那个位置,我没有能力驾驭那些人,我没法工作继续下去?”

    沐青青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活了那么久,一直都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为什么?”沐锦再一次开口,沐青青虽然算不上好人,但是从未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她的事情。

    因为这一切在背后推波助澜的是另有其人,冤有头债有主,沐锦都记着呢,不过这个沐青青脑子确实有一些单纯。

    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你对她好,她都会毫无保留呢。

    也许你就是那个人手里的一颗棋子呢,根本不重要。

    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自己傻你怪的了谁。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应该学习一下了,以前傻够了?”

    沐青青想起自己的母亲有些悲哀,她不想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活的那么痛苦,一直都在煎熬。

    沐青青觉得,自己还那么年轻,眼界还小,可以到处去看看。

    “你这是打算?”看着人的眼睛,沐锦想要确定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说真的,因为真的不太敢相信这个人。

    “我不想活的那么辛苦了,我想要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和自己想象的恩爱根本不同,她的爸爸妈妈都恨不得对方死。

    “沐锦,我想要出国去修学了,公司就麻烦你了,以后我不会在插手了?”沐青青说完之后站起来走上楼。

    “她怎么啦?”看着沐启,沐锦问得有些不自在。

    “都这么大了还不懂事情,是时候应该成长了!”看着沐锦,沐启语气比较温和。

    “阿锦,你长的和你的妈妈越来越像了!”沐启的眼里有着迷恋和怀恋,只不过隐藏的太好了,沐锦没看见。

    “是吗!”沐锦低下头,很多人都这样说的,看着自己就好像看见了白露一样。

    “阿锦,能不能帮帮我,我不想在看见那个人了,这些天我一直在做梦,我感觉那个人的阴魂还是没有走,她在等这机会弄死我!”

    沐启不害怕死,只是非常害怕那些灵异的东西罢了。

    “叔叔,你可能有些杞人忧天了,不可能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沐锦摇摇头,沐启当初估计就是被吓怕了,以至于现在有些疑神疑鬼得了。

    “阿锦,你帮我行不行。”

    沐启看着沐锦眼里有着祈求,因为他相信沐锦有这个能力的,当初的白露也是拥有者一般人没有的力量。

    所以只要沐锦肯出手,沐启真的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沐锦看着沐启眼底的淤青,叹了一口气。

    不幸福的婚姻真的就是一个非常要命的东西啊,死了都要纠缠的这样厉害。

    “阿锦,你帮帮我,我感觉她又回来了,她会杀了我的?”沐启不知道想起什么身子有些轻微发抖的。

    “好,我和你去看看?”沐锦感觉再这样下去沐启一定会疯掉的。

    自己的奶奶已经花甲之年,不能在承受那些打击了。

    “谢谢阿锦!”只要沐锦在,沐启就感觉是放心的,就好像当初那个人给他的感觉一样的。

    “阿锦,你去那里?”和凤玺一直都在说话的人没注意这一边的动向,看着沐锦站起来,沐老夫人开口问道。

    “奶奶,我上去有一点事情,你先和凤玺说说,我马上下来?”沐锦不想要给沐老夫人说这件事情,因为确实有些不科学。

    “沐沐,我等你吃饭?”在自己的范围内,只要沐锦有事情凤玺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的,所以还是很放心的。

    “好的,我马上就下来?”沐锦微微一笑。

    “快去吧,马上就要吃饭?”沐老夫人也跟着催促。

    “好的,奶奶!”说完之后转身上楼。

    沐启看着走在前面的人,眼里闪过一抹亮光,随即有湮灭。

    跟着沐启来到他现在居住的房间,房间里面装修的倒是很奢华,只不过窗子一直都是紧紧的关闭这的。

    看着密不透风的地方,沐锦的眉头微微的皱起。

    沐启打开灯光,有些灰暗,沐锦看着周围,特别是房间里那张照片的时候眼里都神色一沉。

    沐启看着沐锦,眼神立刻就扭曲了,看着沐锦的眼里都是恨意,伸出自己的双手,想要把这个人掐死,都是因为这个人自己才走到今天的。

    沐锦感觉到危险,力量侧过身子躲避,看着那人伸出的双手。

    “你后面沾染了一些尘土,我想要给你拍一下!”沐启有些尴尬,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放自己的手脚了。

    “你不是沐启?”沐锦看着人,眼神似乎不一样,这个人不是沐启。

    “阿锦,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快点给我看看,我真的很害怕?”沐启的神色有些僵硬。

    “别和我装糊涂,说吧,你到底是谁,或者说,应该喊你一句婶婶。”那样的眼神似乎在王芸的身上看见过。

    “阿锦,那个人最近一直都在纠缠我,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沐启看着沐锦想要走上前。

    “别过来,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沐锦拿出自己身上的玉箫。

    看着那根玉箫,沐启有些害怕,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他记得这跟玉箫是当年沐珩送给沐锦的,并且不是一般的凡物。

    当初自己也想方设法想要夺取过来,但是一直都是找不到的,没想到这人居然一直都随身携带。

    “阿锦,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沐启的眼里有着疑惑。

    “别装了,王芸?”沐锦看着人,眉宇之间都是冷凝。

    “为什么?”沐锦不明白,既然死了,为什么还要一直都这样苦苦的纠缠没意思的。

    “好吧,既然你都发现了,那我也就不在装蒜了,哈哈哈哈哈哈,都是因为你,都好因为你,哈哈哈哈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现在这个模样嘛!”

    还需要一直附在别人的身体里才能存活嘛。

    都是因为沐锦和那个贱男人,自己才会遭此劫难。

    “留着最后一丝魂魄不好好去投胎,居然还妄想霸占你老公的身体,真的是痴人说梦?”

    沐锦看着沐启,不,现在准确的说,应该是王芸。

    不得不说,王芸还真的就是阴魂不散啊,为了自己的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

    就是自己的老公也能下手。

    “他早就该死了,如果不是怕你们发现,也一定活不到现在的,和你妈妈一样,警惕性非常高啊?”

    自己当初陷害白露的时候也是这样,那个人似乎在任何的时候都是非常淡定的。

    即使就是面对危险,也是处变不惊的,感觉没有任何的难题能够难倒她,总是这样非常容易的去解决了。

    “说吧,是怎么发现的!看不出年纪不大,倒是厉害得很,和你那个祸害的妈妈倒是有的一拼啊?”看着沐锦这张脸就恨不得给她撕了。

    因为和那个贱人一模一样,就是神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当初有多么的记恨白露,现在就有多很沐锦,为什么同样是沐珩的孩子,就不像那个人呢。

    不不不,像的,那眉宇之间的神色,真真的非常相似呢?

    “我好喜欢你的眼睛啊,喜欢的恨不得抠下来珍藏,哪样就仿佛沐珩在看着我!”

    王芸看着沐锦的眼睛,有着痴迷和疯狂,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沐锦的眼珠子拿下来。

    “你这张脸最有价值的就是这双眼睛了,为什么还要融合那个贱人的容貌呢,我当初多么的喜欢你,你知道不知道,沐珩,我巴不得白露去死,如果不是白露,我们早就走到一起了?”都是那个贱人突然闯进来。

    之后沐珩就被迷的七荤八素的,对于她更加的不屑一顾了。

    王芸在怎么样也是出生书香世家,对于这些事情怎么可能容忍,自然想方设法的都要拆散了。

    但是沐珩真的太爱白露了,爱的已经失去自我,爱的已经盲目了,自己根本没机会插手。

    嫉妒就在心里慢慢的生根发芽,直到之后的不可抑制,即使现在白露已经消失很多年,她还是恨。

    自己也是天之骄女,却被那个来历不明的贱女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不甘心,怎么都不甘心。

    “因为我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所以身上自然会有她们的相似之处?”沐锦很淡然,就好像在看着一个疯子在表演一样。

    “闭嘴,你本来就不应该出现,你就不应该出现!”

    王芸非常恨,这个人的存在就是提醒自己多么的失败。

    “我爸爸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我是我的妈妈,无论你在做什么说什么,我爸爸也不会感动的,你做尽一切还不如我妈妈的一句话会让她心软!”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因为沐珩爱的就是白露而不是王芸。

    “胡说八道,都是白露横刀夺爱,不是白露,沐珩就是我的,我的。”王芸脸色直接扭曲。

    “不是,你一直都是外人,还一直执迷不悟,该死?”沐锦风轻云淡的。

    “不不不,都是白露,她当初为什么不死,为什么,当初我设计陷害,还是有你这个贱种的存在,你还真的就是命大!”王芸看着沐锦眼里有着笑意。

    “所以呢?你应该去死了?”沐锦拿起自己的玉箫,眼里有着冷意,这个人真的该死。

    “想要对付我,真是天真?”王芸说完,嘴角勾起诡异的笑意。

    伸出手,看着周围升腾起来的黑雾,黑雾蔓延到的地方,东西可不死腐蚀了。

    沐锦眼里有着警惕,运气灵力漂浮在半空中,玉箫放在嘴边。

    正好让这个人试试自己最近练习的灵力攻击。

    以沐锦为中心,形成一个保护罩,黑雾碰到了灵力保护罩,发出滋滋的声音,有些让人觉得肉麻。

    “沐锦,你是斗不过我的,斗不过我的?”看着那被黑雾吞噬的人,王芸的嘴角露出笑意。

    “我就是想要看看你那张脸如果被腐蚀了,面目全非了,以后还会不会有人再去喜欢你,沐锦,你斗不过我的,当初你的母亲都差一点死在我的手里呢?”

    “即使她是一个妖怪那又怎么样,她依旧还是被我算计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和现在这样孤苦伶仃了,哈哈哈哈哈?”

    王芸笑得非常的疯狂,只要沐锦死了,沐珩和白露够她们痛苦一辈子得了。

    因为当初沐锦就是白露差不多用命还回来的,所以白露才会元气大伤。

    “想要杀害我,你以为会这样容易嘛?”能够杀害自己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的自己这些人不是对手。

    “是嘛,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样沐家的一切都是我的女儿的?”王芸不在意,因为似乎很有把握杀害沐锦。

    “王芸,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自以为是,最后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沐锦周围的灵力开始抵御那些黑雾。

    范围渐渐的扩大,直到再一次看见周围的一切。

    “我说过,伤害我母亲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珍惜?”沐锦伸出自己的手指,幻化出几根银针。

    “你知道这是什么嘛,我的灵力对于一切污秽都东西都有着净化的作用,现在让你试试这其中的滋味?”沐锦眼里神色一冷。

    看着人直接发射出去,王芸的满不在乎在接触到那些银针之后直接变了。

    “啊!”感觉灵魂在被腐蚀。

    痛,非常的痛苦,就好像自己的灵魂被烧灼一般。

    “你干了什么,贱人?”王芸感觉自己疼得都说不出话了,声音都有一些颤抖了。

    那个人不是说,沐锦不是自己的对手么,现在看看,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