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70章 都是为了沐锦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看着鲜活的人,凤玺觉得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

    只要沐锦好好的,其余的一切都是可以不计较的。

    “休息一下?”拿过纸巾给人把嘴巴擦了一下,扶着沐锦睡下,给人盖好被子。

    “凤玺,我有些想念我的奶奶?”沐锦看着人感觉自己睡不着。

    “傻瓜,那也是我的奶奶啊,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奶奶的!

    ”凤玺看着人温柔都说着,声音非常的有磁性。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原因,凤玺,这一件事情和奶奶没关系?”

    那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就是自己的命不要了,自己也不会让那个人受伤的,因为沐锦舍不得。

    但是同样的,沐锦也知道凤玺心疼自己,那个人平时的时候自己受伤都会非常的紧张的。

    现在自己去鬼门关走了一趟,尽管凤玺一直都是脸色温和的,但沐锦还是现代,凤玺心里很担心自己的。

    “沐沐,你没事就好?”凤玺看着沐锦,不得不说,沐锦的感觉其实非常都敏锐呢,自己心里确实有一些埋怨沐老夫人的。

    但是想着是沐老夫人一手把沐锦带大的,凤玺有感觉其实沐锦做着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

    “你好好睡觉,我去看看奶奶好不好,你现在身体不舒服,我很担心,等你的身体好了,我带你去看看,而给你保证,奶奶不会有事情的?”

    凤玺当然知道沐锦非常的担心沐老夫人。

    但是现在沐锦的身体真的需要静养,所以,凤玺当然不可能的身影她去看往人的。

    现在沐老夫人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凤玺很怕沐锦看过之后心里回更加的不舒服,影响她身体的复原。

    “好的,那我休息?”看着凤玺那眉宇之间的温柔,沐锦很受用,自己已连累凤玺了,不能在这样让人担心了。

    因为凤玺归根究底都是为自己好,沐锦也不在固执了,先把自己到底身体养好,还不然沐老夫人也会担心的。

    “乖乖的,沐沐,睡觉,把一切交给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凤玺把沐锦的手指放在被子里,低下头在沐锦的眉心亲了一口。

    动作非常的爱怜和温柔,感觉倾尽来所有一样。

    “好,我睡一下!”沐锦乖乖的闭上眼睛,真的不能让那些关心自己的人在为自己操心了。

    “凤玺!你我一起睡好不好?”沐锦睁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有些羞涩,还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类似邀请的话语。

    凤玺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惊喜。

    “沐沐?”

    这个人是不是彻底都接受自己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起睡觉吧?”看着凤玺眼底的淤青,沐锦有些心疼,这个人肯定也是很就没睡觉了。

    “好,我们一起睡觉?”凤玺很高兴,因为沐锦这是在乎自己呢。

    “沐沐,我很高兴呢?”躺下来,睡在沐锦的枕边,沐锦有些不习惯,但是还是努力的去适应。

    “高兴什么,那个高兴的应该是我才对!”因为不知道要积累多少的运气才会遇见这样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凤玺。

    “当然了,我这样好,沐沐可要好好的珍惜啊!”凤玺办开玩笑的说道。

    “当然会加倍的珍惜?”这样的人如果自己放弃了,那么就是自己傻了

    “沐沐,闭上眼睛?”把人抱在怀里,凤玺的嘴角制不住的上扬,心情真的很好。

    凤玺感觉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睡觉真的就是非常享受的事情。

    “沐沐,等吧这一切都了解清楚了,你嫁给我好不好。”希望牵着这人都手指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一起迎接那些属于两个人未来。

    “好,等把我爸爸妈妈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就结婚?”

    有些事情,必须给一个交代,想起自己的父母。

    不管是生是死,自己都会查清楚的,那些迫害自己家人的人自己也一定会讨回来的。

    没有任何欠债的人可以全身而退,自己的母亲当初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是就是因为那些人躁动的**,让自己的母亲现在生死不明的,这些帐,肯定不能就这样算了。

    沐锦一直就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更何况那些还是自己的家人,伤害自己家人的人更加不能原谅。

    那些满身罪恶的人,没资格洗尽铅华。

    “好,睡觉,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没有沐锦的地方,那就是人间炼狱,凤玺很本做不到自己一个人活下去。

    一个让忍受无数的煎熬,凤玺觉得那样还不如那沐锦一起死,那样就可以把两个人的骨灰放在一起,死都要在一起。

    “好,我们一直在一起?”犹豫了一下,沐锦把自己的头颅放在凤玺的胸膛,听着那强儿有力的心跳声,感觉特别的幸福。

    闭上眼睛,嘴角有着微微的弧度,开始慢慢的睡过去。

    而凤玺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始终还是没有睡着,等着人呼吸平稳之后起身下床。

    “乖乖的!”凤玺布置了一个结界,走出去,妖月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尊主,沐老夫人想要的见你?”这几天沐老夫人一醒过来就是想要见凤玺,但是都被凤玺以各种理由打发了。

    凤玺的心情妖月是理解都,毕竟即使那个人是沐锦的奶奶,沐锦也差不多为了那个让丢了性命。

    而凤玺一直以来都是把沐锦当做眼珠子一样的爱护都,现在发生这样都事情,心里对少对于沐老夫人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确实,凤玺当初不只是生气而是非常的生气,因为沐锦肯为那个人死,却不想为自己活,所以对于沐老夫人的噶感情确实有一些复杂。

    “走吧,去看一下?”现在沐锦没事这些关系以后迟早都是要去维护的,还不然只会让沐锦更加的为难。

    二凤玺,舍不得让沐锦为难。

    现在沐老夫人是在医院里养伤,凤玺确实给了人最好的照顾。

    “老夫人,你就吃一点吧,别担心,有凤玺在呢,阿锦不会有事情的?”张妈看着床上憔悴的人苦口婆心的开始劝说。

    沐老夫人也是一个非常固执都性子,就是一口都不吃,看着病房都门口,张妈当然知道沐老夫人在期盼什么。

    也许只是想要自己的来看一下自己,但是想起这几天对于沐老夫人一直避而不见都凤玺。

    现在张妈心里有些不满意凤玺了,因为沐老夫人毕竟是老人,发生那样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啊,凤玺生气虽然可以理解,但是这一切都和老夫人没关系啊。

    如果可以,张妈相信沐老夫人就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会选择保护沐锦的。

    但是那些人却从未给过老夫人选择都余地啊。

    “张妈,我不吃,我吃不下?”沐老夫人忘不掉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沐锦的那些声音。

    沐锦一直都是忍耐力非常惊人都孩子,所以沐老夫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痛苦才会让她那样嘶鸣。

    “老夫人,你都身体最重要啊,阿锦坐着一切都是希望你好好的,你这样就让她失望了?”

    张妈感觉沐锦的性格就是有些随着老夫人了。

    “那个孩子受苦了,都是因为我,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啊?”沐老夫人的眼眶有些湿润,沐锦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怎么可能不心疼。

    沐锦受伤她比任何人都心疼,但是现在却还是没有沐锦的消息,所以老夫人非常都着急。

    “担心归担心,但是你也不要折腾自己啊,你这样要是少爷醒过来了,会非常心疼的!”张妈看着沐老夫人基本上什么都说了。

    “张妈,你不会明白的,现在凤玺那里我都不敢面对!”因为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沐锦才受伤。

    凤玺一直对于沐锦的珍视程度都是很极端的,所以现在凤玺不想见自己是理解的,但是沐老夫人还是想要见一下自家的阿锦。

    “奶奶,你别着急,先吃一点东西吧?”凤玺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坐在床上眼里有着希望的老人家。

    “凤玺?”沐老夫人看着凤玺的身后,没有自己想要见的人有些失落,这样就是说明阿锦的情况不是很好。

    “奶奶,沐沐没事,只不过身体有些虚脱,现在需要静养,不适合到处走动!”凤玺坐在沐老夫人都床边看着那消瘦的老人。

    “阿锦真的没事吧,她醒过来了?”老夫人的脸上有着笑意,只要没事就好,主要没事就好。

    “真的,刚刚醒过来,吃一点东西我让她先休息了,怕奶奶你这里担心,所以过来说一下?”凤玺给张妈使了一个眼神。

    “奶奶,多少还是吃一点东西,现在沐沐的身体不好,你也不要让她担心了?”说到底,凤玺还是怕影响自己的爱人。

    是啊,那受伤的爱人真的经不起折腾了,凤玺就希望等着沐锦来的时候,沐老夫人能够很健康。

    “就是,你看看,凤先生都说没事了,老夫人吃一点东西吧,别折腾自己了,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张妈拿着碗筷看着沐老夫人。

    “谢谢你,张妈?”老夫人接过碗筷,小口小口的的吃起来。

    “凤玺,你是不是心里有些怨恨我啊?”

    看着凤玺,沐老夫人的脸上有着笑意,根本不在乎凤玺怎么回答,或者说那回答就是预料之中的。

    “奶奶希望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这个人是沐锦的奶奶,即使沐锦因为这个人而有什么事情,自己也不能t拿她怎么样。

    因为这个人是沐锦最珍爱的人,沐锦喜欢的。

    凤玺也会想方设法的去保护,因为凤玺一点都舍不得沐锦失望。

    从遇见沐锦的那一刻凤玺就知道,有些东西自己必须容忍,就比如沐锦为别人做出牺牲。

    “凤玺,你是不会对我说假话的!”沐老夫人看着凤玺,当初选择这个人仅仅只是因为他对于沐锦的好,哪种好非常的极端,好的让人心惊。

    沐老夫人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男人,凤玺的身世她也了解过,是挺神秘的,但是主要对于自己的阿锦,沐老夫人可以完全不在乎。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沐老夫人很坚持让沐锦和凤玺在一起的原因。

    “奶奶,其实我是非常的感谢你当初对于我的帮助,我知道,没有你我和沐锦输走不到一起的?”那一切都是沐老夫人的功劳。

    因为沐老夫人对于沐锦很重要,重要到沐老夫人说什么,沐锦都会慎重的去考虑,包括和自己在一起,想起这里不由得有些吃味,自己竟然不是沐锦最重要的人。

    不过没关系以后一直和沐锦在一起的人一定是自己,自己才是陪着沐锦一直慢慢变老的人。

    所以对于沐老夫人都存在凤玺才一直不在乎。

    “你也应该知道我当初的帮助并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你的一切行为感动了我,凤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选择你的?”

    沐老夫人感觉凤玺太疯狂了,疯狂到沐锦不一定控制的住,沐老夫人只担心沐锦。

    这些天凤玺态度让沐老夫人想了很多。

    “奶奶,沐沐是我的爱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奶奶,而以后不希望你受伤,所以以后请你务必答应,答应我派人保护你?”

    沐锦派出去的那些都是一般人,面对妖族,那些儿都是不堪一击的。

    所以凤玺只能派自己的人。

    “好,凤玺,不管你怪我不怪我,额都想要和你说,阿锦是我一手带大的,我爷希望他得到幸福,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了”沐老夫人点点头。

    “谢谢你,奶奶!”谢谢你一直帮助我照顾沐锦。

    “不客气,以后对于沐锦好一点,那些人是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沐锦的,沐锦那里你多费心了?”

    沐老夫人在也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失去了。

    当初的自己的儿子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被那些人设计的,最后渺无音讯。

    “那些人你放心,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所有伤害沐锦的都得死,那些人怎么可以活呢,凤玺当然不允许了。

    “嗯,好好注意?”当初的白露的能力沐老夫人也是有目共睹都,但是就是那样一个强大到逆天的人,最后也是生死不明的。

    沐老夫人不相信自己的孩子死了,所以愿意相信沐珩喝白露在自己不知道的某一个角落。

    “好的,奶奶,你自己注意自己的能力,我先走了,沐沐那里还需要我照顾?”凤玺站起来,打算走了。

    “等着沐锦好一点,带他来看我?”沐老夫人还是想见自己家的孙女。

    “好的,等她好一点,我就带她来看你?”沐锦那里如果身体好了自己说拦不住的。

    “总裁!”妖月急急忙忙的走进来,看着凤玺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啦,慌慌张张的!”凤玺皱起眉头,看着妖月眼里有些不高兴。

    这才刚刚经历过那些事情,凤玺一点都不想要听见什么不好了。

    “总裁,凌弑天那里!看守的人来说,人不见了?”妖月有些不敢看凤玺的脸色。

    确实,因为凤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眼里诡异的红光闪过。

    “走吧,没事的?”凤玺深吸几口气,那个罪魁祸首自己一定不会放过的,即使自己不去找凌弑天,凌弑天那样不安分的人也会来找自己的。

    “怎么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沐老夫人看着凤玺问道,因为凤玺的脸色非常的阴沉。

    “没事的,奶奶,就是一些公司的事情,我先走了,现在需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凤玺说完转过身子走出去。

    “怎么啦,老夫人,是不是沐锦那里?”

    张妈语气有些着急。

    “没事的,张妈,有些事情我们已经管不了了,老了,安定养老吧?”沐老夫人笑笑。

    “也对,有凤玺在,阿锦是不会有事情的!”因为张妈也是知道凤玺的身份的,凤玺那样的人,基本上没人敢正面对上。

    “怎么回事!”凤玺走到外面,看着妖月,眼里都是危险,伤害沐锦的主谋就是凌弑天。

    “在伤害了沐锦之后还想要逃脱,做梦,给我下追杀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凌弑天!”凌弑天估计现在也不会回凌家的。

    因为凌弑天那样的人压根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用凌家来威胁他,压根就不会有用。

    “是,尊主!”反正现在凤玺喝凌弑天都仇恨更加打了,以前是你死我活,现在是不死不休。

    凌弑天也是一个厉害的,和凤玺对上,死毫不逊色。

    “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你给我继续找凌弑天?”除了凌弑天之外可是还有其他人呢,凤玺知道那种失心草,似乎整个苏城,就只有一家有。

    看来当初的警告那些人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啊,还是自己走一趟,免得总是不知道自己的位置。

    乔家,白云暖看着整天都会来这里的余温岚有些无语。

    即使这人以前和乔墨白有些关系,现在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不觉得无奈嘛。

    一开始白云暖还很好心的招待,后来就慢慢的免疫了,本来白云暖感觉这一切都是过去来的时候。

    但是某人很显然不是这样想的,看着那眼里的情谊,白云暖没办法安慰自己这是朋友。

    “暖暖,我有些累了?”似乎感觉白云暖心不在焉的,乔墨白也想要赶了人了。

    他现在是真的非常的不太喜欢余温岚的所作所为,她一直都往乔家跑,外面都穿的沸沸扬扬了。

    都在猜测自己和余温岚是不是死灰复燃了,但是自己喝余温岚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既然当初不在一起,现在也不可能会在一起的,过了很多年。

    乔墨白都记不得当初对于余温岚是什么感觉了。

    反正很是平淡,没什么变化,所以在乔墨白的心里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位置。

    “墨白,你很累嘛!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那里有一个医生,对于眼睛和腿方面很有研究,墨白如果有空,我带人来给你看看!”

    余温岚看着乔墨白,之前还觉得白云暖还不错,但是现在看看,余温岚感觉自己更适合乔墨白。

    白云暖始终还是年纪小,有些东西不是很到位。

    “对呀,墨白,你应该相信温岚都,毕竟温岚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自从知道白云暖打了自己的老公时候,宋淑珍对于白云暖更加的仇视了。

    “能力那也是有上限的,倒是余小姐,也都回来几天了,还是没有叙够这个老朋友的情谊嘛,你在怎么样也是离过婚的女人,有些时候还是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君子之交淡如水,还希望余小姐自重?”

    白云暖这些天因为沐锦的事情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些人还非要找刺激。

    “抱歉,暖暖,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你的心情不太好?”余温岚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白云暖。

    这个人这些天一直都是风轻云淡的,余温岚还以为人不在乎呢,现在看看,还是一个小野猫呢。

    说话非常的犀利和不留情,一点都不顾及。

    “想要别人尊重你,首先你的要尊重你自己,要不然说什么都有一些牵强?”

    白云暖自认为自己很容忍这个人的存在了。

    “暖暖,你别生气吧,温岚就是很多年没看墨白了,有些想念,毕竟当初也是青梅竹马的!”宋淑珍继续添油加醋。

    “麻烦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一下脑子好不好,我也相信余小姐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那时候就想念我家大叔,你似乎还没离婚吧,真是厉害?”白云暖有些不明白这些人都大脑的构造。

    “嗯!”宋淑珍看着白云暖,有些咬牙切齿。

    “暖暖,你误会了?”余温岚始终还是不温不火的,感觉就好像白云暖在无理取闹一样。

    “你这样的人我最喜欢了?”白云起来走到余温岚的面前,看着无所畏惧的人。

    “余小姐还真是心机深沉呢?我还以为余小姐是大家闺秀,看来是我想多了?”和自己抢男人,那是不不可能的。

    “大家彼此彼此而已,白小姐有些时候还是自己有一些自知之明的好,免得后面有些难看?”

    余温岚刻意的把自己的声音降低,看着白云暖,就是希望白云暖把乔墨白让出来。

    “那些原本就是我的,玩不过就是迷路了,现在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白云暖,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怎么怎么做?”

    余温岚抚了一下自己脸颊变得头发,说的很随意。

    “还真的有自信呢,我自认为对你不错,你还真的不留情呢?看来你是不需要我客气了!”白云暖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嗯,不错,自家大叔泡茶的手艺果然非常好。

    “那不是你的,从来都不是你的,我和乔墨白一直都有婚约?”余温岚觉得自己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放弃了乔墨白。

    经过那些岁月的流逝和生活的打磨,后来的余温岚才知道,有钱才是最大的穷人,因为除了那些死物,自己一无所有了。

    当初如果不嫌弃乔墨白,现在两个人估计会是最幸福的人了,她们之间不会有白云暖。

    “可惜错过的人错过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回来,现在的乔墨白喜欢的才是白云暖,余温岚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

    自己的大叔都这样了,还是有这么多的人觊觎自己的大叔,真的就是非常的不舒服呢。

    “看不出白小姐还是这样的人,真的有些让人意外呢?”

    白云暖的家世背景他都找人查过,但是非常的神秘,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唯一的就是白云暖应该不写苏城上流社会那些人家的孩子。

    因为那些人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丢人现眼去买花的。

    “彼此彼此?”白云暖第一次对于这个人的感觉真的不错,但是现在看看,自己还是看走眼了。

    果然,人都是不满足的,如果余温岚适可而止,白云暖对于人那才是真的欣赏,但是现在余温岚的态度很明显的,就是不想要放弃乔墨白。

    想要从自己的这里抢走乔墨白,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一天乔墨白没有赶自己走,自己就不会放弃那个让都手指。

    “真是傻的天真呢,你和。乔墨白是真的没有那个缘分来了?”因为余家那些人都很支持自己。

    有了家族的支持,白云暖想要和自己争夺,那是不太现实的。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白云暖感觉生活很无聊,总有人来找虐。

    “大叔,我们走吧,今天去看看。阿锦,这些天一直没有阿锦的消息,我非常的担心!”白云暖深吸一口气。

    “暖暖,我们过两天再去,这些天凤玺一直都不在风云国际,你现在去了也是没有用的!”乔墨白推着自己的轮椅走到白云暖的位置,伸出自己的手拉着白云暖,方向感倒是很好。

    “好嘛,我就是很担心,也不怎么回事,阿锦都不会这样的。”因为那个人一直都不会让身边的人的担心的。

    “暖暖,走吧,我们出去吧?”乔墨白知道白云暖心里不舒服,只是有些话你说是没有用的。

    因为余温岚一直坚信自己对于她还是有感情的。

    “走吧,这里也有人照料的,没必要我们一直陪着,特别是那种不请自来的人!”推着乔墨白看都不看两个人直接走了。

    “傻,走吧!”乔墨白很确定,自己喜欢的就是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无论什么模样都喜欢。

    “哼!”白云暖冷哼一声,总有人觊觎她老公。

    看着远去的人,余温岚的眼里有着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小丫头。

    “温岚,别着急,那个丫头连你的十分之一都比不起,乔墨白也是一个有眼光的,只是暂时被蒙蔽了而已,等他清醒的时候就知道,谁才是对于要他最好的选择!”

    宋淑珍赶紧趁热打铁,可不哼就这样让余温岚放弃了,那样就没有好戏看了。

    自己也不能恶心白云暖了,再说,白云暖的性格本来就是非常的刚烈。

    当然不会允许别人觊觎自己的男朋友,到时候还会采取更加激烈的手段的。

    余温岚不重要,但是余温岚身后的余家还是有些用处的,绝对不会允许白云暖就这样打余温岚的脸的。

    余温岚现在也是余家的人,余家那些的人,不太好招惹啊。

    “算了,淑珍,我和墨白也许真的没有缘分?”因为感受不到乔墨白对于自己感情的任何的起伏。

    一个男人如果能够做到平常心对待你,除了不喜欢你之外,还真的找不到任何的说辞。

    “温岚,你和墨白已经分开了很多年了,现在感觉很陌生也是很正常的,再说,白云暖那里你也看见了,你是一个好相处的,我们都希望你和墨白走到一起?”

    宋淑珍看着余温岚有些松动的表情继续再接再厉。

    “真的嘛,我只是怕乔墨白真的不喜欢我?”余温岚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眼里有着羡慕。

    自己还从未体验过这样温馨甜蜜的感觉。

    “别放弃,温岚,你才是那个和乔墨白最配的,我们也很看好你?”余温岚要是放弃了,白云暖就该继续得瑟了。

    “你要相信,白云暖不会一个孩子,也是一个孤儿,拿什么和你争夺,你是余家大小姐啊!”宋淑珍这句话直接就是话里有话。

    是啊,一般这种人都是有这很强大的自尊的,谁也不会承认自己不如谁,更何况还是余温岚这样一直都是眼高于顶的人。

    ???? 饱读诗书,浑身的才气,自然不觉得白云暖有那里可以和自己竞争。

    “也对,不过就是一个乡野丫头而已,上不了任何的台面了,自然不能让人太得瑟了?”

    想起刚刚白云暖说的话,余温岚眼里有着不甘心,自己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认输的。

    乔墨白自己也一定要得到,绝对不能让白云暖太逍遥。

    “温岚,我会支持你的,放心吧,我会给你制造机会的!”宋淑珍的嘴角有着得逞的笑意。

    果然,有些人就是经受不住刺激的,就比如余温岚。

    而白云暖这边。

    “暖暖是不是生气了,我都和你说了,要不我直接打发了,你又觉得不妥当!”乔墨白感觉自家小丫头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既然不喜欢那个人,为什么非要委屈自己呢。

    “大叔,那个女人分明就是觊觎的,你都不知道她看你的眼神里面的那些垂涎!”说起这个白云暖就感觉自己特别的生气。

    自己的男人绝对不会让其他的人长沾染都,就让自己看看,那个余温岚到底有什么本事。

    “你呀,我就是喜欢你,从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乔墨白很确定自己当初不喜欢余温岚,因为没有心动的感觉。

    那里和现在这样,这个小丫头干什么自己都是牵肠挂肚的,一点都不放心。

    “她是你以前的未婚妻?”白云暖感觉自己有些小肚鸡肠,居然纠结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暖暖,那些都是过去了,谁都有过去的?”自己当初和余温岚就是很单纯的未婚夫妻关系,从未有过什么风花雪月,就是牵手那都是少的可怜的。

    所以当初余温岚和自己分手是很正常的。

    “我没有啊!”白云暖感觉自己当大学的时候没有谈一个恋爱真的非常遗憾呢。

    “那我一步一步慢慢教你?”其实乔墨白的感情经验也是没有的,只不过他比白云暖大,要慢慢的牵着白云暖走。

    “那好吧,我还是你的小仙女,你不准看那些小妖精,特别是那些老妖精,真的很令人讨厌?”白云暖孩子气的堵着嘴巴有些不开心。

    “好好好,一直都只是喜欢我家的小仙女?”乔墨白感觉再也不会有白云暖这样美好的人了。

    “这就对了嘛,人家可是小仙女呢,你要好好宠着人家啊?”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白云暖真的就是一个特别可爱的人。

    会撒娇会卖萌,感觉特别的鲜活和有生气。

    “白云暖一直都是最好的?”给踪迹什么,乔墨白都只要白云暖,这一辈子也只想要和这个人慢慢变老。

    白云暖的嘴角勾起,显然十分的开心,她就是不爽余温岚,但是对于乔墨白还是很有信心的。

    凤玺把自己手里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就去陪沐锦了,依旧不让人下床心动,要什么都是凤玺自己去拿的。

    沐锦对此也是非常的无奈,但是怎么说凤玺都是不会听得,所以沐锦就之只有任由人了。

    凤玺还是一样的,把沐锦哄睡着了之后就出去了。

    “尊主,真的要去嘛?”看着凤玺,妖月问得小心翼翼的。

    “难道你是觉得我在和你开玩笑?”凤玺面无表情的看着妖月,妖月直接哑口无言。

    “但是……”现在凤玺灵力损伤的这样严重,还是一直这样任性真的好吗?

    看着房门里面的人,妖月此时希望沐锦就这样醒过来,因为那样凤玺就走不开了,一定会陪着沐锦的。

    因为凤玺真的很疼爱那个人,当然舍不得她一个人孤单了。

    “看什么看,在看我我挖了你的眼睛!”

    看着妖月的眼神,凤玺一个眼刀杀过去,真的就是太没有眼色了。

    “尊主?”妖月有些无奈,自己对于沐锦是不会有任何的想法的。

    不知道凤玺这种危机感到底是谁给他的,来的没有道理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沐锦是很优秀是没错,但是也要看适合不适合啊,沐锦很适合凤玺,但是不适合自己。

    自己要是和沐锦这样的人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因为磁场不对。

    “你就留在这里守着,沐沐要是有动静,记得和我说一声?”看着妖月然后直接消失。

    “德行,有本事你在沐锦的面前嚣张一个给我看看,还不是不敢?”妖月眼里都是对于凤玺的鄙视,鄙视这个人的奴性。

    不过现在妖月最同情的还是那些人了,得罪凤玺,那就是得罪了阎王爷啊,不不不,凤玺要比阎王爷可怕几分。

    因为凤玺的手段,真的不走寻常路的。

    此时,夜深人静,杨家依旧灯火通明。

    “父亲,凌弑天那路失去消息了!”杨木有些担心凤玺的报复,凤玺的行为作风杨木也是去打听过的,比较肆意妄为并且斤斤计较。

    “现在应该怎么办?”现在凤玺是不会放过杨家的。

    “怕什么,不就是一个凤玺?”杨绅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好胆量,好胆量?”凤玺邪魅的声音响起来,杨木顺着声音望过去,看着那漂浮在半空中的人瞳孔微微的睁大。

    “你……”杨绅的表情直接凝结了,他知道人一定会找上门的,但是没想到会这样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