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71章 报仇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凤玺看着人,眼里有着诡异的光芒。

    都是因为这个人给凌弑天提供了那样的东西,折磨的沐锦生不如死的。

    想起沐锦所受的那些苦,凤玺看着人恨不得碎尸万段。

    杨木走到杨绅的面前,因为看的出来凤玺对于自己父亲的杀意。

    虽然一直都知道凤玺是妖,但是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想的直观,因为周围的气压感觉都是拥挤着的,有些致命。

    “你应该去找凌弑天,那些和我父亲没关系?”

    杨木觉得冤有头债有主,罪魁祸首就是凌弑天,自己的父亲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帮凶。

    “难道失心草不是你们杨家的,那些硫磺粉也不是你们杨家特意给我搭配的!”

    那些硫磺粉对于凤玺确实有着很大的伤害,但是凤玺都可以不计较。

    唯一不能原谅的就是这些人对于沐锦的伤害,即使不是亲力亲为的,那也是罪该万死的。

    因为这些人都是想要间接的杀害自己的沐沐,所以都是死不足惜的。

    “凤玺,你也不要说的这样冠冕堂皇,不敢说你一直这样保护这沐锦不是因为她那颗七巧玲珑心,说我这些,你的心思倒是比我们更加深沉呢,你还不是想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也不是什么高尚的君子呢?”

    杨绅沉着脸,眼里都是讥讽。

    “对呀,我一直都是觊觎沐锦的,不你不是那个人还有那颗心都是我的,整个全部都是我的,你们这些人却还是一直不死心?”沐锦的全部凤玺都要,因为那些都是属于自己的。

    “看来北冥还是没和你们说啊,既然她都不管你们都死活,那就不要怪而不客气,如果这一切是针对我的话我可能不会这样咄咄逼人,但是伤害沐锦就是不行!”

    任何人都是不能伤害沐锦的,包括他自己。

    “我一直最珍重的就是沐锦,我一点也不舍得她受伤害,但是你们倒好,给我伤害的彻彻底底的?”

    凤玺慢慢的落地,一步一步的朝着杨木哪里去。

    “凤玺,你自己是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么,妖和人是不能在一起的?”杨绅说的义正言辞,很像作死伸张正义一般。

    凤玺的嘴角勾起笑意,让那张妖艳的容颜显得更加的精致魅惑。

    “妖,哈哈哈,比起你们这些畜牲都不如的人,我觉得妖还很多了?”

    至少只要不是步步紧逼,妖也不会赶尽杀绝的,妖的狠辣都是被人逼出来带我。

    因为妖也想要生存下去,为了生存,肯定是需要搏斗的。

    “今天你只能选择死,你不是最在乎都就是杨家嘛,你最在乎什么我就。毁了什么?”

    有时候**上的折磨很本一点用都没有。

    精神上的折磨才是一劳永逸的,并且看着杨绅这个样子,似乎还是不死心呢,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存在。

    凤玺看着站在杨绅面前的杨木,你是挡不住我的,我想要对方死的人,通常都不会或太久的!

    因为凤玺不允许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怕自己一个不注意,这些人再继续卷土重来。

    “凤玺,沐锦不是没事嘛,你何必这样斩尽杀绝呢?”凤玺的能力杨木看不出来所以很是小心翼翼。

    “你也别这样着急,杨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现在是你的父亲,接下来才是你的?”

    凤玺说的风轻云淡,看着那两个人就好像在看尸体一般。

    可不就是尸体,马上就要死了,责这些人压根不配活在世界上。

    人心都是贪婪的,一旦得不到满足,只会寻求更对的办法去满足自己,当然也包括伤害别人。

    凤玺伸出手,轻轻一挥,杨木都身子朝着另外一边甩去。

    “唔!”杨木疼得脸色苍白,因为正好撞在了大理石的柱子上,后背火辣辣的一片疼痛。

    但是这些现在都来不及去考虑了,因为凤玺真的不是开玩笑,真的就是想要杀害自己的父亲。

    “凤玺,别杀我父亲,我们错了,再也不会这样了?”

    沐锦的灵力之前杨木也是非常心动的,但是因为北冥的警告,才没有了这样都心思。

    现在看看凤玺,杨木感觉自己的小姑姑说的没错。

    和凤玺作对,那就是再找死,杨家现在已经可以了,也不需要再一次的付出了。

    “你说的不算,我就是想要他死?”一把掐着杨绅的脖子,杨绅的脸浑噩呼吸不顺畅一瞬间变得通红。

    “咳咳咳!”感觉自己肺里的空气被人抽走,一瞬间感觉非常的难受,看着依旧面不改色的人。

    妖果然就是妖,果然是够冷血无情的,即使杀人,也是这样无动于衷的,丝毫不手软。

    “你就是能选择死?”看着依旧还是挣扎的人凤玺没有一点松动,杀人对于他就是家常便饭,更何况还是这样该死的人呢。

    想起自己的沐锦被人活生生的抽掉灵力,那种蚀骨的疼痛,凤玺恨不得把这些人凌迟,一刀一刀的将这些人肉割下来,做成傀儡。

    “凤玺,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一次是我们错了,沐锦没事,你放过我的父亲吧!”杨木站起来打算朝着凤玺走过去。

    因为杨绅的脸色已经有些青紫了,那是严重的缺氧,现在在继续下去,自己的父亲一定会被疯掐死的。

    “救命啊,来人呢?”杨木想要叫人,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别做那些无谓的挣扎了,那些佣人现在都睡得死死都,没有人回来打扰我们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人,凤玺加重力道,还差一点人就可以死了。

    凤玺的眼里都是杀意,看着杨绅,这个人简直就是死不足惜。

    “咻!”一刀寒光袭击而来,凤玺侧过身子,看着那夜空中飘落的人。

    “北冥,看来你是想要和我作对呢?”现在阻止他杀杨绅的让都是和他作对。

    “凤玺,适可而止?”看着杨木,似乎没事,再看看杨绅,也就只剩一口气了。

    “小姑姑,救救我父亲,这一次是父亲被那些话语迷住了眼睛,不会下有下一次了,小姑姑,求求你了?”看着北冥杨木感觉自己看见了救星。

    因为杨绅说过,北冥乃是一方的守护神兽,这样的人对付凤玺把握才会更大。

    因为北冥的功力自己也是看不透的,想来应该是非常高深的。

    “我早就说了,不要和凤玺对上,看来你们还是不听啊,现在的下场如何,你们杨家辉煌了?”北冥的语气里都是冷冽,看着杨绅眼里没有任何都同情。

    人都要为自己都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

    更何况还是凤玺这样心机深沉并且非常变态的人。

    沐锦那简直就是这个人的心头肉,自己都舍不得伤害一分。

    这些人却把人家折磨的哪样生不如死的,居然还望想要抽取沐锦的灵力和取走她的心脏。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真的好自私了。

    北冥真的很想不管,当时想起那个人,还是忍不住。

    杨家的一切都是那个人一手的心血,北冥还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毁灭。

    “不用你管,少在那里惺惺作态,恶心,你自己是什么人,难道自己不清楚。”杨绅看着北冥根本就是不稀罕。

    “你是活够了,但是你拿什么脸面去见杨家的先祖,杨家就是一个后人都没有?”千万别以为凤玺回放过杨木,那是不可能的。

    凤玺这样的人一只都是最心狠手辣的,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自己的人。

    “小姑姑,救救父亲,父亲不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凌弑天的蛊惑?”看着自己依旧还很固执的父亲,杨木很无奈。

    “嗯用不着比假仁假义的,我不需要你救?”杨绅看都不看人一眼。

    “救你,你觉得北冥有能力把你从我的手里救走哦,真是单纯呢?”凤玺看着北冥。

    “这里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让你和她们一起死,正好成全里,再也不用活着受煎熬了!”看着北冥,这个天地灵兽,压根就不怕。

    “我不劝你,我就想要问问你,想不想帮助沐锦恢复灵力?”

    北冥当然知道不能和凤玺这样的人讲道理,因为那样在没有用的,现在想要救人,就必须有凤玺感兴趣的,并且对于沐锦帮助很大的,不然不要想凤玺会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杨绅。

    “当然想,一直都是很想的,难道你有办法?”看着北冥,凤玺眼神有着幽暗,看来这个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呢。

    “当然知道一些,就看你想不想了?”看着还在紧紧掐着杨绅的人眼里的意味很明显。

    “先说吧,谁知道你说的也没有用的?”凤玺当然不是那种好哄骗的人。

    “泣血芝,我觉得你应该有兴趣的,毕竟那也是沐锦最需要的东西之一吧。”北冥看着人,对于自己的筹码很有把握,凤玺现在可以不管自己。

    但是关于沐锦的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所以凤玺对于这个很有兴趣。

    “泣血芝!”凤玺的眼睛微微眯起,确实,那是对于沐锦很重要的东西。

    因为解开沐锦身上的封印确实需要那些东西。

    那些天才地宝里面就有泣血芝,这个北冥倒是很会抓自己的软肋。

    自己知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了。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骗我的,北冥,有那样的好东西,你自己应该也会心动啊?”

    凤玺对于外人一直都是没有最基本的信任的。

    对于他而言,除了沐锦之外,其余的人的话语都是简单的听一下。

    “凤玺,这些事情我用不着骗你,除了我,谁也不会知道那个地方,你大可以试试!”

    北冥倒是不在乎,因为她知道,凤玺会知道事情的轻重的。

    凤玺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别人而失去这样的机会。

    更何况那还是关于沐锦带我,沐锦现在就是凤玺的主心骨了。

    连自己的内丹都可以昨天肆无忌惮的挥霍,不得不说,凤玺这样没心没肺的人还是爱惨了沐锦。

    以前北冥怎么都想不到凤玺有一天会变成这样。

    因为对与凤玺而言,就没有什么比自己更重要的。

    对于凤玺而言,全世界九点炸裂了,也很自己没关系。

    那样冷心冷情的人倒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变得这样情深义重。

    尽管只是因为一个人,那也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做出来最大的改变。

    现在沐锦就是他的逆鳞,他最不可崩触碰的。

    一旦有人妄想沾染,凤玺这个疯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凤玺,我知道你很在乎沐锦,但是你也知道我在乎什么,而也不太喜欢别人伤我喜欢都东西?”

    杨家就是那个人的一切,做不到袖手旁观。

    “当然,你说出泣血芝的下落,这人,我留着便是了?”凤玺一把放开人,看着北冥,等着自己想要的答案。

    “凤玺,你能保证以后不在为难杨家嘛!”自己是不可能一直盯着杨家的,就怕凤玺这人出尔反尔。

    反正凤玺就不是一个会遵守承诺的人,所以北冥很担心。

    “我说过,你说出来,我可以放这些人一条生路,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说?”凤玺一脸的不在乎,因为她知北冥一定会妥协的。

    “虚空秘境,那里有着你想要的东西?”北冥看着凤玺,叹了一口气。

    “那就对了,既然你说了,我自然不会要他的命,不过我需要一点利息,毕竟那是我最喜欢的人!”凤玺说完,杨绅都惨叫声响起。

    “啊。”

    “你?”看着凤玺的所作所为,北冥有些生气。

    运起自己的灵力朝着凤玺打过去,真的太过分,凤玺直接废掉了。

    “我遵守了自己的诺言,不会杀他的?杀他还会脏了我的手指呢,我没不要?”从始至终,他都是在算计北冥。

    因为他知道北冥一定知道沐锦需要的一些药材,只是北冥一只拿着这个,可能什么时候就会对自己提要求了。

    与其去求北冥,不如等着北冥开口,而让北冥开口的唯一途径就是杨家了。

    据说当初北冥在杨家也是经历了一段爱恨情仇呢,感触还是有的。

    北冥虽然表面上不在乎,但是凤玺一点都不相信。

    毕竟曾经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就算一直沉睡,只要那个的影子还在脑子里,就不可能会忘记。

    似乎北冥这些年一直沉睡就是伊恩当初爱而不得了。

    何必呢,自己的人就要想方设法的抓在自己的手里,不然什么时候流逝的自己都不知道。

    并且最后即使后悔也不能挽回什么,不能就是不能了。

    “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呢?”北冥的脸上都是冷意,看着凤玺冷哼。

    “彼此彼此,我这个也算网开一面了,只不过以后我不希望再一次看见杨家的人,不然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凤玺说完之后就消失了。

    看着在地上非常狼狈的人,北冥眼神一直很平淡。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差一点就把杨家葬送了!”

    真的不明白这个人的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杨家的辉煌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有些东西既然回不去了,那就不要再去强求。

    更何况还是这样的剑走偏锋,这一次自己有筹码。

    凤玺会这样轻易地放过,下一次还不用等到自己感到,真是死不足惜呢。

    “那和你没关系,如果不是因为你,杨家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哥哥也不会死,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杨绅看着人脸上都是扭曲,最恨看着这个人一直这样风轻云淡高高在上的,感觉做什么都是触动不到这个人的。

    “我说过,杨霖的死和我没关系,并且,她是为你死的!”

    这条命是自己的爱人用生命换来的。

    所以,绝对不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丢了,北冥啊,始终还是心软。

    “呵呵呵,现在知道心疼的,当初怎么就那样的的的大义凛然呢?”杨绅的脸上都是嘲笑。

    “父亲,你就别和小姑姑争执了?”

    无论当初发生什么事情也都是过去式了。

    现在争执也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人不在了。

    “以后杨家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你的死活也和我没关系,所以,请你自重?”

    北冥说完之后i跳上还在半空中盘旋的凤凰身上。

    “小姑姑?”看着人杨木出口。

    “放心吧,以后只要你们安分守己凤玺是不会再来为难你们的?”北冥当然知道人最担心什么?

    “谢谢你,小姑姑?”

    杨木觉得北冥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淡,其实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

    “不客气?”北冥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沐锦这边,被凤玺逼着一直在床上休息,好的差不多了,才能下床。

    沐锦感觉凤玺有些紧张了,其实自己真的没事了。

    但是看着凤玺非常紧张的模样,有些话即使到嘴边了也吞下去了。

    因为凤玺的初衷就是希望自己好好的,自己有时候也不能太任性了。

    身体好了之后沐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自己的奶奶,因为沐锦只是个沐老夫人打过电话。

    但是沐老夫人似乎非常的担心,即使自己一再的保证,老地热。还是一直不放心。

    “凤玺,我想要去看看奶奶,我很久没见奶奶了,很担心?”看着凤玺沐锦开始提要求。

    “好啊,你先把东西吃了,我带你去?”

    凤玺现在当然不会阻止了,之前还有理由因为沐锦的身体不好。

    现在我沐锦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自己没理由再继续阻止了。

    “谢谢你,凤玺?”

    看着自己眼前的皮蛋瘦肉粥,沐锦吃的津津有味的,因为真的很想念沐老夫人了。

    吃完东西之后凤玺非常遵守承诺的把人送到了沐家大宅,现在是沐青青在照顾沐老夫人。

    自从王芸死后沐青青的改变一直都是最大的,感觉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一样,看着母军也不会出口成脏。

    这几天正在准备出国的事情。

    “青青,你真的打算出国嘛,异国他乡的,一个人都不认识,受委屈了怎么办?”

    其实当时沐老夫人也不是很讨厌沐青青,就是恨铁不成钢。

    感觉她没脑子,总是被顾家的哪一位利用,做一些伤害沐锦的事情。

    要不然都是自己的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打哪里不疼呢?

    “奶奶,你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在任性了,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沐青青的嘴角有着笑意。

    就是因为是异国他乡的才适合她,想要忘记一切重新开始。

    沐青青一直都在回想自己的一切。

    其实当初自己和沐锦真的没什么仇恨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莹莹就开始在自己耳边吹一些耳边风。

    沐青青其实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孩子。

    自然不会允许那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所以想方设法都要给沐锦难看。

    但是沐锦太过于聪明了,沐青青一直都没有成功,越是没有成功,沐青青就不甘心。

    在顾莹莹的怂恿下,继续再接再厉的给沐锦找事情。

    现在想想,其实自己还真的就是傻写可怜呢。

    顾莹莹一直都不是为自己好,不过就是想要借助自己的手给沐锦难看而已。

    顾莹莹也真的是一个心机啊,豪门的孩子没有那一个是傻的。

    以前沐青青是被蒙在鼓里,现在似乎清醒了,所以当然看的明白了。

    “你呀,以前都太傻了,奶奶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以后看待任何的事情,需要去深层次的去分析,别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那样真的会误会很多事情的?”拉着沐青青的手指。

    沐老夫人已经感觉这她的变化,其实沐青青不是那种偏执和固执的人。

    有些事情也算一点就通,就是以前有些不太清醒。

    “奶奶,谢谢你的提醒,有些路我希望自己一个人去走?!”

    沐青青感自己缺少了很多东西,从今以后,自己只为自己而活。

    不会再这样会的稀里糊涂,脑子都给别人掌控。

    “奶奶?”沐锦的声音响起,沐老夫人很惊喜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人。

    “阿锦,你身体怎么样了,快过来?”沐老夫人想要站起来,看起来非常的激动。

    “奶奶,你别着急,我这不是来了嘛”看着其实色不错的老夫人,沐锦赶紧上前。

    “阿锦,孩子,都是奶奶害苦了你啊,都是因为奶奶,你才会那样受罪的?”

    沐老夫人的眼眶有些湿润,都是因为自己啊,要不然那样骄傲的人那些人压根就抓不住的。

    沐锦之所以那样束手就擒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因为沐锦舍不得自己受罪啊。

    但是却不顾自己,沐老夫人觉得自己最幸运的就是有这个孩子陪在自己身边。

    “奶奶,没事的,那些都是应该的,因为你是我奶奶啊?”沐锦摇摇头,看着沐老夫人眼里有着动容,这唯一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因为沐老夫人在沐锦的世界里冲当着爸爸妈妈的角色。

    对于沐锦而言,沐老夫人一直都是不可或缺的,即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的人。

    “好孩子,怎么样了,身体好了没有?”

    沐老夫人拉着沐锦坐下,沐青青在一边没说话,凤玺也是。

    “没事的,这些时候都是凤玺在照顾我,所以恢复的非常的快?”沐锦有雪不好意思,看着沐老夫人低下头也有些羞愧。

    “凤玺我当然是相信的?”因为没有任何人会有凤玺这样对待沐锦得了。

    “抱歉啊,奶奶,这么救才来看你?”沐锦有些抱歉。

    “阿锦,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的,因为都是奶奶对不起你,奶奶没用啊?”最想保护的人却因为自己受伤。

    “好孩子,接下来你还是好好好的包养一下,免得工作的时候又开始不注意?”

    沐锦的性格沐老夫人比任何人都清楚。

    “奶奶,我会注意的,倒是你,怎么样,我一直都没能我照顾你?”

    沐锦还是有些惭愧的,自己的奶奶自己都没能好好的照顾她。

    “没事的,我根本就没事,很早就出院了。”沐老夫人确实受伤不严重,所以好的非常的快。

    “沐青青什么时候出国啊?”看着改变很多的人,沐锦有些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

    “沐锦,以后这里就拜托你了,我这两天就要出国了,那边的手续都已经办理好了,以前的事情无论什么样,都要说一声对不起?”沐青青倒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

    沐锦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沐青青还有这样的一面。

    倒是真的一点都不像王芸,那样的人心胸真的非常的狭窄。

    沐青青确实改变很大的。

    “沐锦,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仁慈?”

    沐青青也反思过,如果沐锦真的不手下留情,真的真的足够死几百次了。

    但是以前的自己却还是一直都是不满足的,总觉得沐锦那一切都是欠自己的。

    其实沐锦一直都不欠任何人,反而是沐家亏欠了她。

    因为一直因为皇廷国际没有好好休息,自己一直挥霍的那得钱都是沐锦辛辛苦苦赚的。

    “青青,你终于长大了?”沐锦脸上有些欣慰,她就知道,这个人也许有一天一定会清醒的。

    “其实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一个猪脑子的,总是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我和你说也你也不会相信的?”

    沐锦很无奈,以前和沐青青真的就该宇哥死对头。

    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幻想都没有过的。

    “呵呵,确实是一个猪脑子,所以需要更多的知识去充实自己?”

    沐青青现在想清楚了,以后活自己的。

    “想清楚就好,以后在外面受委屈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两个人其实也不是深仇大恨,一直就是沐青青单方面的幻想。

    “你和凤玺?”沐青青有些意外。

    这两个大男人还真的就是有胆子呢,就这样出轨了,并且还是那种不打算低调的。

    外面那些人那个人那个不是人精,凤玺一直和沐锦在一起。

    即使没事那些八卦媒体也会给她整出事情。

    现在得人就是这样无聊,没事找事的。

    “对呀,我和凤玺关系确定了?”沐锦抬起自己的手指,沐青青看着那手指上的鸽子蛋。

    确实,沐锦那颗鸽子蛋非常的大,带在那光滑白皙的手指上,真的非常的耀眼。

    沐锦本来打算摘下来的,但是凤玺说了,现在还没有上班,这是证明身份的东西,不能随便摘下来。

    “真的很用心呢,很大呢?”沐青青忍者自己嘴角的笑意,看着沐锦和凤玺。

    “一颗恒久远!这也是评判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的方式明白嘛,以后学着点,别傻兮兮的别人说什么都是真理,有些还真的就是胡言乱语的!蠢得和猪一样。”

    凤玺看者沐青青的眼里都是嫌弃,非常的嫌弃。

    “对的,以后还是需要多考虑!”沐青青摇头失效。

    “你别这样说,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的!”沐锦看着凤玺眼里有着笑意。

    “本来就是,蠢得和猪一样,真的非常的看不起,如果不是当初沐沐拦着,我一定给你一点厉害看看?”

    凤玺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当初真的非常的不喜欢沐青青甚至就是厌恶。

    “正常的,能够理解的?”如果自己有喜欢的人。

    沐青青觉得估计也是这样百般维护的。

    凤玺这样的人对于沐锦是真的非常好,好的现在很多的世家子弟都自愧不如。

    沐锦也真的就是一个很有福气的,那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

    “那可不,沐沐可是我的心肝宝贝,我自己平时一直都是娇宠都,那些人给她找难看,就不要怪我不给面子?”

    凤玺一直就是这样肆意妄为的,根本就是无所畏惧。

    “凤玺,你真的准备好了,准备好照顾沐锦一生一世嘛,有些承诺一旦说出口不能实现的话总是特别的打脸的,现实真的很会和人开玩笑?”

    沐青青看着凤玺,还是第一次这样认真的打量这个人呢。

    比起第一次的惊艳,沐青青现在已经可以平常心了。

    “我想这些说了也是没用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有些感情,真的适合用一辈子去诠释。

    “那你和沐锦的身份能够瞒多久,顾莹莹那里似乎不会一直没动作的?”

    因为当初的顾莹莹非常的,明确的就是喜欢这个人,顾莹莹那样的人沐青青也是很了解的。

    只要是自己想要的,想方设法的都要得到,得不到不会善罢甘休的,不怕明骚就怕暗贱啊。

    “没事的,那里我一直有防备的,倒是你,外面记得照顾好自己,因为受委屈没人给你出头了,别任由自己的脾气掌控自己的!”

    沐锦还是不放心再一次叮嘱,因为还是怕沐青青惹祸。

    “没事的,沐锦,我可以喊你一声哥哥么?”

    看着沐锦,沐青青有些感动,想不到最关心自己的居然还是这个人。

    “好?”沐锦微笑。

    “沐锦哥哥?”沐青青的嘴角有着笑意,她也是有哥哥的人了。

    “嗯?”沐锦点点头,似乎感觉这种感觉还不错。

    而凤玺看着自家沐沐很开心当然语气就还很多了,凤玺说话一直都很照顾沐锦的。

    沐青青看着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感觉顾青青应该会白忙一场,因为凤玺是真的很爱沐锦,真的很爱。

    是啊,人的一辈子那么短暂,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要嫁给爱情。

    沐锦和凤玺回家已经很晚了,自从沐锦生病后,两个人就自然而然的睡到了一起,洗漱好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希望,要是我爸爸妈妈给我生一个弟弟妹妹多好,那样我就不会孤单的一个人了,但是这个愿望即使到后来也没实现?”

    沐锦的语气里面有些失落,因为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乖,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这样我看着就觉得非常的难受?”

    看着沐锦不高兴,凤玺的心脏一直都是紧紧的揪着的。

    总是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就是希望她开心。

    “我知道啊,你会一直陪着我的,我现在算不算有一个妹妹了,以后也不是一个人了?”

    想起沐青青,其实这样的沐青青还是不错的。

    至少自己非常的喜欢,一点都不排斥。

    “沐青青现在还不错吧,以前真的很蠢的?”蠢得自己差不多就下手了。

    “她的妈妈?”沐锦的眉头皱起。

    王芸的死和自己有着最直接的关系,不知道沐青青哪里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和以前一样真的就非常的麻烦了。

    “沐沐,你就别杞人忧天了,沐青青那里,她母亲的事情怪不到你的身上,因为那个人本来就是该死?”

    凤玺不觉得,王芸即使那时候还有一些思考能力,但是也是暂时的。

    那样的人早晚有一天一定会失去理智的,说不定到时候就是沐青青是谁都不知道。

    王芸哪样才是对沐青青最好的。

    “嗯,希望她以后好好的,重新生活?”

    这是沐锦对于沐青青的希望了。

    “好,乖乖睡觉,明天还要去公司呢?”原本凤玺还打算再继续留着让都,但是看着沐锦一天心不在焉的,还是让人回去吧。

    “好的,我睡觉?”沐锦对于公司的事情真的非常的上心。

    “你呀,对于公司的事情真的就是非常的上心,怎么就没见你这样关心自己?”

    凤玺伸出手弹了一下沐锦的额头,真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

    “那不是习惯了嘛?”有时候工作已经成为一个习惯了,自然无法改掉了。

    “以后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别累着自己,你都不知道,看着你瘦了我多么的心疼!”

    凤玺看着沐锦的脸蛋,这几天才养起来的肉千万别过几天沐锦就给自己折腾的没有了。

    “好的,我一定听话好好照顾自己?”

    对于自己身体的事情,凤玺是非常的在乎的,沐锦不敢和人继续争论。

    “闭上眼睛,睡觉?”凤玺在沐锦的眼睛了亲了一口,动作很是爱怜,沐锦眼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好的?”依靠在凤玺的怀抱里沐锦非常的满足。

    凤玺抱着人闭上眼睛不在和沐锦说话,要不然真的就是没完没了了。

    等着沐锦呼吸渐渐的平稳了,凤玺才会睡去。

    现在很习惯沐锦睡着之后听着那个呼吸声睡觉,那样才感觉人是在自己身边的。

    第二天依旧是凤玺准备一切,然后送沐锦去上班。

    沐锦从未不来公司这么久,所以这一次那些员工看着沐锦的到来非常的高兴。

    “沐总身体好一点没有?”才刚刚走进门,前台小姐看着沐锦关心的问道。

    沐锦就是工作的时候比较严厉,其余的时候倒是很好相处的,从来不会苛刻员工的工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