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77章 登堂入室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不过这个孩子倒是隐瞒的很好,一直都是我亲手带大的,居然不知道是一个女孩子?”

    张妈的脸上都是笑意,因为现在沐锦是女的。

    和凤玺在一起那就是天经地义得了,再也不会有那得闲言碎语来污蔑沐锦了。

    自己一手带大的自己很明白,其实沐锦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虽然表面上是一个非常冰冷的人,但是就遇见自己能够帮助的事情。

    即使那个人她很可能不认识,但是还是会伸出双手。

    比起那些人,沐锦真的很有良知,只不过就是隐藏得太深了,一般人根本不会发现。

    所以说凤玺也是一个很有有眼光的,第一眼就看中自己的阿锦。

    “对呀,阿锦是女孩子的事情基本没人知道,当初白露为了生下阿锦,身体差不多都透支了?”

    那时候沐老夫人对于门楣还输有一些观念的。

    但是后来看着白露为了自己到底孩子不顾一切的模样,突然就醒悟了。

    还有什么是比两个在一起幸福更重要的。

    豪门里面有多少人是真心相爱的,又有多少人是为了那微不足道的利益把自己出卖了。

    所以当初的白露很执着,当初的沐珩也很执着,就是因为执着,两个人才走到最后。

    “对呀,和夫人很相呢,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是那眉宇之间的神色,我感觉更多的是和少爷差不多?”

    因为白露属于比较温婉的,沐珩就有一些凌厉了。

    “一眨眼,两个人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也到了快要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时间真的过的很快?”

    老夫人的脸上都是回忆,还记得那时候的沐锦只是一个小不点呢。

    想不到现在既然都要嫁人了,时间果然就是一个不等人都。

    沐锦的长大了,快要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和爱人了,而自己,似乎也老了。

    “是啊,我们都老了,现在就是两个的时代,希望凤玺以后好好对待我们阿锦。”

    很小就没有父母,其实沐锦也是一个可怜人,只不过平时手段太强硬了,让人同情不起来。

    “有时候感觉我这个我婆子挺对不起她的,因为我一直身体不好,让她不旦要照顾我,还要顾及到皇廷国际,皇廷国际是沐珩一生的心血,那个孩子怎么都不会放弃的?”

    事实证明老夫人还是很理解沐锦的。

    这些年再艰难沐锦都咬牙坚持过来了,因为那是自己父母的心血,舍不得他落入别人的手里。

    “现在阿锦长大了,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你也可以放心了?”

    沐老夫人和沐锦都是相互关爱着对方的,都是生怕对方受委屈。

    “你也是,听说你的女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什么是够带过来我看一下,真的不知道沐锦和凤西什么时候才有孩子,我真的有些迫不及待?”

    现在含饴弄孙的那才是老夫人一直向往的。

    现在沐锦和凤玺的感情稳定,想要一个孩子应该很简单的。

    “沐锦哪里的话估计不男,凤玺那路可能就有一点难度了,毕竟两个人一直如胶似漆的关系很是甜蜜,可能一时半会儿凤玺不会想要孩子的?”

    张妈感觉凤玺给自己都就是这样的想法。

    孩子真的很难说,看着凤玺对于沐锦的占有欲就知道了。

    那人对于别人来瓜分沐锦的注意力有多么的不情愿。

    所以短时间之内,张妈可不会觉得凤玺会就这样心甘情愿的要一个孩子。

    那些都是不存在的,凤玺现在可能最想做的就是哥沐锦过一个两人世界,不需要其他的人。

    “凤玺的性格确实有些偏执,不过如果能够一直宠着我家阿锦,那些我都是不在乎的,阿锦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有一个孩子也不错啊,那样的感觉才是最完美的,毕竟喝自己心爱的男人共同的孕育一个孩子,真的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呢?”

    那样的感觉老夫人也不知道应该什怎么样去形容,反正就是很满足。

    有一个爱情的结晶还是不错的。

    “再说,那些都是可以不用担心的,只要阿锦答应生孩子,凤玺也不用担心自己地位的问题,我这里一直都是有时间的,把孩子送到我这里来?”沐老夫人想起来就是感觉很美好啊。

    “老夫人,你呀还是不了解凤玺?”

    沐锦生孩子送到老夫人这里是不太现实的,因为沐锦从很小的时候腐你就不在身边。

    对于自己的孩子只会更加的偏爱,把自己得不到的一切都给她,所短时间之内真的不会有孩子,那现在就是一种奢望。

    “唉,还是你幸福,含饴弄孙的,我这里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认命了。

    不过木老弟人也相信距离那一天不是很远了,相爱的两个人总是会亲热的,沐老夫人就不信会一直这样。

    “你呀,杞人忧天,等着吧,我过两天带我家小崽子来和你玩玩?”

    张妈脸上都是满足,其实自己现在的一切都要归功与老夫人,如果没有老夫人,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

    “好好好,让我看看,也好望梅止渴?”老人家对于那些小孩子总是很喜欢的。

    “对了,老夫人,阿锦不是说请你帮忙看一下日期嘛,怎么样,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的日期啊?”有了好的日期那就是沐锦的好日子了。

    “我最近也是一直找人在看呢,一定要找一个很吉利都日子,到时候让我家阿锦风风光光的出嫁?”

    沐老夫人说到这里脸上再一次扬起笑意。

    “那可不,阿锦穿上婚纱一定很美啊?”看着沐锦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的白露,当初的白露那确实举世无双啊。

    “对的,我一定牙科再继续催一下,看看那些人看的怎么样了?”老夫人感觉说起这个就很带劲,说完之后站起来,打算走出去。

    “老夫人,你打算去哪里啊?”看着那性格急躁的人张妈有些无奈。

    “去问一下到底怎么样了,别给我一直拖着,那样是不行的!”

    老夫人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做什么,一点都不会顾及的。

    张妈看着电视里的人,脸上都是祝福,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啊,凤玺和沐锦真的很不容易啊。

    容家。

    即使是白天,容轻墨的房间里面以后是灰暗的。

    深色的厚重窗帘吧阳遮住,房间里面只有灰暗的灯光。

    房间里面冷冷清清的,一点人气都没有,还是有些吓人的。

    “想不到阿锦穿衣服这样让人惊艳啊!真的很意外呢!”

    容轻墨的眼里都是细碎都笑意,星星点点的,看起开很漂亮。

    “哥哥,那都是别人的了,并且当初沐锦的母亲就是长的很好,不过就是遗传而已?”

    身后的人就有些不乐意了,很不喜欢自己的哥哥去夸别人怎么样怎么样,这这样让他听起来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怎么啦,轻安,阿锦确实很漂亮啊,这是事实,哥哥一直都是实事求是都?”

    看着自己弟弟那脸上的郁闷,容轻墨有些恶趣味。

    “哥哥,沐锦长的其实也很一般的?”

    其实容轻安是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因为他就属于男生女相。

    容貌很是女性化,长的非常的精致,那是一般的女的压根就比不了的。

    早因为他面色苍白,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所以让人很想要保护。

    “也对,我话轻安的容貌也是不呈多让的!”

    容轻墨还是感觉对不起自己都弟弟,如果不是自己,容轻安现在不知道是多么的耀眼了。

    因为一直以来,容轻安都是很优秀的,有些人额优秀那是与生俱来的。

    “哥哥,你总是喜欢扯开话题,刚刚我说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还有有没有那里不舒服,不舒服你要告诉我?”

    看着容轻墨比自己还要苍白的脸色,容轻安实在是开不起玩笑了。

    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让容轻墨活着。

    因为那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容轻安一点都不希望容轻墨死,那是自己不顾一切也要她活着的。

    容轻安一点都舍不得他陪着自己在着冷冰冰的地方。

    这里没有温度,有的只是那噬咬人心的孤独。

    “没事的,轻安,你也不要一直都是为了我,真的不值得的,都是哥哥没用,不但不能保护你,还让你年纪轻轻就死了,哥哥真的没用?”

    现在那些人因为自己活的那样煎熬,容轻墨还非痛快的。

    因为以前生不如死的日子谁也没有放过自己。

    还有躺在手术台上那种冰冷刺骨绝望的感觉,容轻墨一定会让那些人一个一个的尝试,谁都不要想着好过。

    “哥哥,那些人我会处理的,你不还折磨自己,你折磨自己就是折磨我?”

    容轻安的眼里都是心疼,走到容轻墨的身后,把人搂在怀里。

    别人都说容轻墨给一个活死人没有任何的情绪的。

    就是自己的家人死在自己的年前也是可以无动于衷的。

    但是就只有容轻安才知道,这个人当初受了很多的苦。

    所以对于那些事情,容轻墨已经不在乎了,人的心都死了,那还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呢,容轻墨现在就是这样。

    “哥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不要死好不好!”

    自己当初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个人就回来。

    真的承受不来再一次都失去,那样自己一定会疯狂的。

    “轻安,哥哥不会去死的?”

    当然知道容轻安为了自己的努力,容轻墨感觉自己没资格糟蹋自己到底这条命,因为这条命是用自己弟弟的命还回来的。

    “哥哥别怕,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容轻墨就是容轻安最后的底线,为了这个人。

    他可以不顾一切,只是希望这个人可以好好的活着,自己可以付出一切。

    “好,哥哥一定会好好活着的?”连同容轻安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为容轻安在阳光下行走。

    为容轻安折磨那些人,那些人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自己的弟弟。

    “没事的,我会一直在的?”容轻安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坐着一切无非就是希望这人在乎自己。

    以前容轻墨是天之骄子眼里装不下任何人,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容轻安就很想让那双淡然的双眸里都是自己。

    最终,容轻安还是做到了,尽管付出了打的代价,但是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现在容轻墨眼里心里都是自己,再也不会有其他的人,更好,这些都是他想要的效果。

    所以说其实容轻安也是一个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有时候为了爱情,每个人所做的都不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成全的。

    顾家。

    “砰”的一声,地上全是玻璃渣子,顾莹莹看着电视里的乙炔直接就是差不多气炸。

    “这个沐锦居然会是女的?”沐璇也感觉很震惊,当初不是都是沐锦是男的嘛,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样了,这样的改变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妈妈,现在怎么办,还以为这一次一定会让沐锦翻不了身,那里知道会出现这一带的失误,我们还真的小看那个贱种了,这些年还真的有本事呢,隐藏身份那么多年,这心机还真的深沉呢?”

    顾莹莹眼里都是怨恨,感觉上天对于自己的不公。

    为什么一直都是那样的厚待沐锦,沐锦一直都是想要什么就要什么的,凭什么啊。

    自己一直都在努力也不见得回成的,而沐锦确实是需要一句话。

    “当初的白露就是一个阴魂不散的,想不到这个沐锦更好技高一筹,这些年一直把我们蒙在鼓里。”

    沐璇也给很不甘心,上天对于白露的那个贱种太好了,现在沐锦身后有着风云国际。

    想要动一下沐锦后果也许自己真的承担不去,看着凤玺对于沐锦的态度,真的很宠爱呢。

    看着那颗鸽子蛋,有多少男人会去花费这一些心思,就是为了讨自己到底女人的欢心啊。

    沐锦和白露一样,天生就有哪些别人羡慕嫉妒恨的本事,总是很轻易地就能够得到别人期盼的。

    所以当初沐璇才会那样记恨白露,就是因为她太优秀了。

    就是因为她太迷人了,让那些原本眼光在自己身上的让全部都喜欢她。

    不甘心啊,她一点都不甘心,所以一直千方百计的都想要人去死。

    白露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也和自己没关系。

    因为她,沐珩都变得六亲不认了,说什么都要和他在一起,即使不要皇廷国际。

    有时候沐璇也不明白白露有什么本事,不就的有一张狐狸精一样的脸蛋么,那些男人恨不得眼珠子都看出来了。

    “妈妈,我非常的不甘心?”看着电视里幸福的沐锦,顾莹莹恨不得直接把人杀死。

    真的就是很碍眼睛,以前看沐锦不舒服是因为那个人比自己优秀。

    现在看人不舒服则是因为这个人拥有自己想方设法也得不到的。

    “没事的,莹莹,有些事情从长计议,当初的白露也是很厉害的,最后还不是死了,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机会,一个可以让沐锦一辈子都不能翻身的机会?”

    沐璇倒是比顾莹莹淡定很多,毕竟也是经历过岁月的人,遇见事总会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冷静下来寻找解决的办法。

    “哪还要等待什么时候啊?”顾莹莹现在就有一些不耐烦了。

    现在看着沐锦和凤玺那样恩爱就是对于自己的煎熬啊,恨不得让两个人现在就分开。

    “对了,爸爸那里最近怎么样了?”顾莹莹想起自己的父亲询问。

    “没事的,你爸爸那里还不敢给我放肆?”沐璇很有自信顾峰就是喜欢自己。

    但是她可能自己也不会想到,就是在深的喜欢。

    这些年也被折磨的面目全非的,更何况,顾峰的喜欢确实没有那么深沉?

    一个男人,如果你总是让他没有面子没有尊严,等他找到了那个能够让他感觉自己有价值的,那么你也可以退休了。

    男人有时候就是很直观的。

    “那就好,我很不放心?”顾莹莹就怕自己的爸爸在外面养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来恶心自己到底妈妈。

    但是有时候就是你怕什么就来什么。

    “不会的,你爸爸没有那个胆子的,相信我!”沐璇到现在依旧还是很有自信,有自信自己的老公对于自己还是情有独钟。

    有时候,太过于自信是会啪啪啪打脸的。

    “妈妈,有时候你还是要和爸爸沟通一下那样才不会有着太多都问题,有时候男人也是需要宠的!”

    这一点顾莹莹比沐璇更加有心得体会。

    “好的,你就放心吧,我和你爸爸很好的?”沐璇完全不放在心上。

    “那就好,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研究一下,怎么样才会让沐锦更加的难过?”母军别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舒服,自己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别想那些了!我”沐璇,想说自己有办法,但是看着那被管家领着走进来的人有些奇怪。

    “这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的?”沐璇的态度非常的不好。

    看着那个年轻貌美,并且长的楚楚可怜的小姑娘,确实就是小姑娘,因为长的和顾莹莹差不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到底直觉,沐璇非常的不喜欢眼前这个人。

    谈不上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自己就是不喜欢。

    “抱歉,我”女孩子有些胆小,看着沐璇有些害怕。

    “我问你,你到底是谁,这里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的?”

    看着女孩子身上穿的那些,很明显的地摊货,沐璇当然看不上了。

    眼里都是鄙视,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你到底是谁,来我家做什么,这里不是谁想来就可以来的?”

    顾莹莹的态度和自己的母亲一样非常的不耐烦。

    “当然是我自己来的,怎么?不欢迎?”没看到自己想看的人。

    女孩子也不用在装柔弱,看着两个人眼里有着很明显的恨意。

    “你来这里做什么,王叔叔,给我赶出去,真的就是一个疯狗呢?在这里叫嚣!”

    沐璇一直都是非常的嚣张的,自然容不下别人在自己的放肆啊。

    并且这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很像那种勾引人家老公的第三者。

    不知道想到什么,沐璇就好像那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

    “你到底是谁?”沐璇看着人有些咄咄逼人,感觉恨不得把人吃了。

    第三者,狐狸精,在想想这些天自己老公的反常,有些事情简直就是不言而喻很明白了。

    “你不是在心里已经知道了吧,现在还在一直询问,是不是感觉非常的不可置信啊?”小柔看着沐璇眼里都是痛快。

    其实当初小柔也不是什么酒店的陪酒女。

    而是有着自己幸福的家庭的,但是幸福的家庭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一句话而毁了。

    自己的父亲生意失败被人追杀最后生死不明的,自己的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而吃药自杀。

    现在就是自己一个人了,小柔当然不会放这份罪魁祸首。

    所以当初凤玺挑选人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毛遂自荐了,现在看看,自己还不错呢。

    看着沐璇狰狞的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

    小柔就感觉自己非常的痛快,不过,这些都还是不够。

    沐璇这些难收比起自己的痛苦那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所以,煎熬的还在后面呢,自己一定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的。

    所以,现在的这一切都还是只是刚刚开始呢,好戏和煎熬的都还在后面呢。

    “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勾引我老公,现在还敢找上门,你家女子就是找死?”沐璇有些疯狂看着小柔直接就是扑过去。

    小柔眼里有着冷光,看着那滚不顾一切的人。

    真是一个疯女人呢,如果不是运气好是沐家的孩子。

    可能好多人都是恨不得她死的,真的是太放肆了。

    “你敢什么啊,这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

    小柔看着人一脸的淡定,这些人现在她压根就不怕。

    因为身后有凤玺为自己出谋划策呢,凤玺现在是最想看着两个不幸福的。

    因为这敌人让沐锦难受了,凤玺那样的宠妻变态狂是不会放过这些让自己爱人难受的人的。

    “贱人,你来这里干嘛,信不信我撕了你?”沐璇咬牙切齿的看着人。

    “你不会的,因为现在顾峰在家呢,顾峰说了,最喜欢的就是我了,你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黄脸婆而已,和我压根就不再一个档次?”

    是啊,现在自己最大的资本就是年轻啊,这个人现在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不,一直都不是,亲手把自己的男人越推越远,真的是非常不理智的,这样的女人就是活该。

    “贱人,你到底想要干嘛,滚出去,顾家不欢迎你这种小三,你弟爹妈就是教育你来当人家小三的是不是?”沐璇语气很恶劣。

    “我爹妈死的早,没和我说什么太多的道理,所以是不是小三,压根就不重要?”

    因为自己至始至终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人不快活啊,用的什么办法那根本就是不重要的。

    “你还真的是有脸啊,这件事情都敢这样说?”

    顾莹莹眼里有着嘲笑,看着沐璇脸色苍白的模样很心疼,这些人就是想要自己的母亲不好过。

    “那不重要,现在你动不了我的,你不过就是一个过气的黄脸婆而已,你拿什么和我争!”

    小柔态度也是很嚣张的。

    “顾峰还一直和我说家里有一个母老虎,我还一直不信的,现在看看,我还真的很同情他啊,居然会和你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

    “你这种黄脸婆就活该守活寡,顾峰说了,对于你的新鲜劲已经过去了,现在他最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这个黄脸婆?”

    小柔看着气的脸色爆红的沐璇,当真是非常的解气啊。

    “你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委屈,顾莹莹也生气了,看着小柔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她。

    现在的小三真的要嚣张了,居然跑到家里来挑衅这个正牌夫人,真的不知道是谁给她的自信和勇气。

    “那你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大家半斤八两,你以为你也比我高贵,真是可笑?”

    小柔看见顾莹莹就好像在看什么笑话一样。

    “你拿什么和我比,你不过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你算什么东西?”顾莹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态度嚣张的。

    “哈哈哈哈,那是因为你也是一个贱人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据说你喜欢人家风云国际的总裁,结果人家就是喜欢一个男人都不愿意喜欢你,你还一直都在处心积虑的想要人家分开,想必这一次的事情和你有着很大的关系吧?”

    小柔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一些事情也能看出一个大概来。

    女人的嫉妒心那是非常的可怕的,一旦想要某个人不舒服,那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就比如自己,单纯的想要沐璇难受而已。

    “你还真的感觉自己高大上么,别逗我了,你一直良心比谁都黑,还在这路装,真是恶心?”小柔眼里有着嫌弃。

    比起这些人自己的手段已经很光明磊落了,那些人都是千方百计的设计别人的。

    “所以,最没有资格的就是你了?”小柔轻笑。

    看着小柔,沐璇还是忍不住爆发了,真的是太生气了。

    “贱人,我今天一定要杀了这个贱人?”沐璇气疯了,直接不管不顾的扑过去。

    原本想要还手的人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站在原地等着沐璇。

    看着那朝着自己冲过来的人眼里有着不屑。

    看来这个沐璇也真的就是一个空有其表的人,脑子也是一个残废了。

    “啊!”小柔被推的撞在了身后的茶几上,疼得眼泪花子都出来了。

    “怎么?没本事了,小贱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沐璇走过去伸出手打算一巴掌直接给人打下去。

    “你干什么?”走下楼的顾峰连忙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沐璇的手指。

    现在小柔的眼里都是泪水,看着顾峰有些楚楚可怜。

    男人对于这种女人一直都是最没有抵抗力的,因为能够激起他们的保护欲。

    所以小柔还是很懂男人的。

    “我干什么,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到底干了什么,你不是说你最近一直都在加班么,看来是一直都在陪着这个贱人啊?”

    沐璇真的气疯了,特别是看着顾峰维护小柔的时候更加的生气。

    以前自己说一句话,这个男人都是不敢反驳的。

    都是唯唯诺诺任由自己差遣都,所以沐璇才会一直都忽略他。

    一直都不吧他当做男人看,就是觉得自己嫁了一个窝囊废。

    现在看看,顾峰还真的就是有本事啊,给自己带绿帽子。

    “顾叔叔,好疼啊?”小柔眼里都是泪水,抬起头看着顾峰。

    看着沐璇那个嚣张跋扈的模样,再看看小柔这个楚楚可怜的模样。

    顾峰还是第一次有勇气敢哥沐璇叫板。

    “小柔年纪还小,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不也不要计较,你都一把年纪了?”

    当初的顾峰其实还是很喜欢沐璇的,要不然也不会窝囊了那么多年一直忍气吞声的。

    但是那些喜欢都被沐璇折磨的差不多了,顾峰现在有的就是疲惫了,面对沐璇的时候再也不会有当初心动的感了。

    “顾峰,有本事你就在把这句话给我说一遍,你居然敢维护这个小贱人?”

    沐璇眼睛都红了,死死地看着那两个恬不知耻抱在一起的人。

    小柔看了顾峰一眼,再看看沐璇,眼里都是挑衅。

    不过就是一个黄脸婆,那什么和自己斗。

    “顾叔叔,今天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来这里的,但是人家就是太高兴了,想要马上见到你才会忍不住的!”

    小柔看着沐璇,现在才刚刚开始,别着急。

    “什么事情?”看着自己怀里的人,顾峰直接鳄鱼湖沐璇视而不见。

    “顾峰你给我把事情解释清楚,你和这个贱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虽然语气非常的强硬,但是沐璇的嘴唇确一直都在哆嗦着。

    其实一直都有你都准备,也在自欺欺人的感觉顾峰是不会背叛自己,现在看看,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果然,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想不到一直对于自己唯命是从的顾峰会这样对待自己。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和沐璇的感情早就名存实亡了,现在还一直在纠结真的没意思了。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背叛我,你忘记当初是谁让你有今天的地位的?”

    当初的顾峰在顾家的那些孩子里面确实不突出的。

    但是因为沐璇的帮助才会走到今天的地位的。

    “我一直没忘记?”却因为这样所以一直对于这个人敢怒不敢言。

    一直唯命是从,这些年似乎也够了,现在顾峰就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来。

    “现在你给我叫这个贱女人滚出去,要不然你也和她一起滚,我再也不要看见这个贱人?”

    沐璇身子都在颤抖,顾莹莹走到旁边扶着人,看着自己的父亲。

    “爸爸,妈妈虽然有时候确实有些不对,但是你也不能这样,背叛你们之间的感情,你们都在一起走过二十多年的风雨了,那个人不过就是为了你的钱而已!”

    顾莹莹看着小柔眼里有着杀意,这人居然想要破坏两个的关系,自己绝对不允许。

    “滚出去,你们两个都是贱人?”现在沐璇的大脑已经不能够冷静的思考了,看着两人就好像看见了仇人一样。

    “我”顾峰有些犹豫。

    “顾叔叔,我想要告诉你,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我和孩子呢,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告诉你,我有孩子了,并且医生说还是一个男孩子?”

    小柔看着顾峰有些软花,立刻就开口。

    “什么?”

    “贱人!”沐璇看着小柔气的双眼一翻,晕过去了。

    “母亲,母亲!”顾莹莹脸上都是着急。

    “沐璇,沐璇?”顾峰也赶紧上前,小柔看着这一切,完全就感觉是一个笑话。

    哈哈哈哈,沐璇啊沐璇,风水轮流转,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真是活该啊。

    凤玺这一边,晚上的时候凤玺特意准备了烛光晚餐。

    沐锦看着凤玺准备的一切,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笑意。

    “这些都是你做的?”看着桌子上那些丰盛的晚餐,不得不说凤玺真的非常的用心的。

    对于沐锦的事情他总是胡自己的还要上心,总是想着能够亲力亲为。

    哪样沐锦酒鬼更加的依赖自己,离不开自己。

    “喜欢么?”凤玺带着人坐下,轻声都问道,就好像怕惊吓到人一样。

    “很喜欢呢,你很用心,你现在都厨艺真的进步很大?”现在凤玺的菜色款式比较多,比起最初进步真的很大呢?

    “也不看看是说的老公啊,我老婆今天那么辛苦,我当然需要好好的奖励一下了?”今天的凤玺特别的兴奋。

    因为自己以后不在是地下情人,而是可以光明正大和沐锦走到一起的人。

    现在沐锦已经贴上了凤玺的标签,以后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专属了,想想就是让人觉得很愉快的事情。

    ------题外话------

    推荐一襟晚照的文:病娇宠:黑萌嫡医

    一对一宠文,女主外萌内黑玲珑心,男主病娇扭曲蛇精病,男强女强,身心干净

    前世,她是素问,名动江湖的仙医。

    看得出脏腑之病,骨髓之疾,却看不透人心之险,面目之恶。

    黑牢里囚禁三年,受尽折磨,死无全尸。

    再睁眼,她成了安国公府刚满十二岁的六小姐,宁霏。

    传说脑子有问题的七皇孙殿下,听闻宁六小姐医术精湛,上门求医。

    宁霏:“我治不了神经病。”

    盛世美颜的神经病欺身而上:“我需要治的是另一种病,深入骨髓,药石无医,非你不可救。”

    医到后来,才知道那乖张恣意惊世骇俗之下,是情之一字最难解。

    她的重生一世,并非因为苍天神明,而是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