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79章 希望暖暖幸福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因为凤玺对于沐锦那可是非常的维护的,那就是凤玺的心肝啊,谁给沐锦难受那就是和凤玺过不去啊。

    “抱歉,来的有些晚了!”

    今天沐锦穿的是一身白色的碎花长裙,看起来确实有几分飘飘欲仙的感觉。

    “没事的,你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

    白云暖的脸上都还笑意,因为沐锦的工作一直都很忙,所以白云暖是可以理解的。

    “就是,还是真的是和墨白说的一样,真的让人很意外呢?”

    看着沐锦,乔老夫人很意外,因为沐锦她也是听说过的。

    非常优秀的一个人,非常的有手段和能力。

    当初的皇廷国际还没有现在规模这样大,都是因为沐锦接手以后,才回更加的辉煌的。

    对于这个年轻人,乔老夫人自然月是想要见一下的。

    但是因为沐家和乔家一直都没有往来,所以一直没机会的。

    倒是没想到会这样阴差阳错的见到了,收获还真的不小啊。

    “沐总?”看着沐锦,老夫人的眼里都是笑意。

    真的没想到这一位和自己的儿媳妇关系这样好。

    “老夫人叫我阿锦就好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客气?”

    确实,如果白云暖嫁给乔墨白之后,两家人确实关系就会很好了。

    “那好,我就叫你阿锦?”乔老夫人看着沐锦的态度非常的k满意,沐家倒是把这一位教的很好。

    “一直都很佩服你呢?”作为年轻一辈里,真的非常的突出。

    要是自己的孩子身体好好的,现在可以都是站在差不多的高度啊,但是有些时候上天还是会给让开玩笑。

    “那里,老夫人的事情我也是听说过的,我奶奶对于你都是赞不绝口的,想必当初的老夫人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当初那些老一辈的,自己的奶奶和这一位一直都是最幸福的。

    因为都有着一个好老公,同样的都是嫁给了爱情。

    “你奶奶妙赞了,你奶奶当初才是真的厉害?”

    自己一手撑起整个皇廷国际,大儿子生死不明的。

    小儿子沉迷声色,所以,乔老夫人感觉自己比不上。

    “呵呵呵,老夫人严重了,老夫人如果有时间也可以去沐家走动一下?我奶奶一直都很念叨你呢,只是奶奶身体不好,不能走动的太久?”沐锦喝了一口水。

    “好啊,希望带时候不要说我这个老婆子打扰你们。”

    乔老夫人对于沐老夫人倒是很感兴趣的,现在有机会,自然想要去结交一下。

    “还真的会说话呢,一点都不见外,这些年听说沐总一直都是自己是男的,现在突然变成了女的,真的让人很不适应呢,就是不知道当初沐总到底会死出于什么心思呢?”

    看着沐锦,宋淑珍开始搞事情。

    “我觉得我出于什么目的真的和你没关系呢,有时候这让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管好了,别人的事情还少操心,因为也许别人真的不需要呢?”

    “再说,你以为你是谁,在这里质问沐锦,你是沐锦的谁,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沐锦没说话,倒是凤玺一直说着就停不下来。

    “凤总,你误会了,我夫人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感觉沐总变化很大,一时间还是不能接受!”

    乔逸轩看着咄咄逼人的凤玺态度很是好,一点都不敢放肆。

    宋淑珍也许不清楚,但是乔逸轩确实非常的理解的。

    这就是一个重型的破坏力惊人的武器。

    在商业上,都是没有几个人敢和这人放肆的。

    凤玺的手段一直都是非常的残忍的,不把人逼上绝路视是绝不罢休的。

    所以大多数时候,乔逸轩对于这个人的都是敬而远之的。

    倒是没想到这个人和白云暖会有一些联系。

    这就说明以后想要动白云暖还是需要掂量一下的。

    因为白云暖不重要的,但是身后的沐锦不可能不重要。

    凤玺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于沐锦的情深,那些妄想伤害沐锦的人,下场估计都不会太好。

    “自己的夫人还是自己管好,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对于她仁慈的,主要是内没责任啊?”

    凤玺最讨厌别人针对沐锦了,一点都不想,自己一直都很珍爱的人,那些人凭什么给自己伤害。

    “抱歉,凤总,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管教的!”

    乔逸轩看着宋淑珍眼里有着警告,乔逸轩还是第一次这样明目张胆的警告自己。

    宋淑珍自然不敢放肆,也理解凤玺是自己不能得罪的。

    但是乔博就没有那么好的觉悟了,一直盯着沐锦看。

    “不知道这以为是?”凤玺的眼里闪过暗光。

    乔家这些人倒是真的都有一些意思啊,凤玺最厌恶别人用那样恶心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老婆了。

    “看来乔先生还真的是有有一些失败啊,不但管不好自己的老婆,就是自己的孩子,你也没有做到一个作为父亲应该有都责任啊!”真是很欠管教啊。

    “对不起凤总,别被误会,乔博就是感觉沐总比较亲切,才贵一直这样盯着看着?”

    自己的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的性格乔逸轩当然理解了,就是遗传了自己。

    “不管怎么样,还是管好自己的眼,不是自己的千万不要觊觎,因为那会遭罪的,我不是一个懂得宽容的人并且学不会宽容?”

    凤玺这人唯一的优点那就是爱憎分明,绝对不会因为不喜欢谁而去刻意的伪装,那不属于自己的风格。

    乔老夫人一直没说话,有些嗤之以鼻。

    那个女人就输亲手把自己都儿子毁了。

    现在小小年纪,别的不会,就是纵情声色了,被教训一下也是活该。

    免得总以为自己就是唯一,肆无忌惮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要知道,苏城一直都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最不缺发的就是那些所谓的名门。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今天我们可是赖蹭饭的,态度给我放的好一点!”

    沐锦看着人,眼里偷着嗔怪,她当然知道凤玺一直最维护的就是自己了,所以心里还是很甜的。

    “那可不,我也想要好好吃饭啊,但是有些人就是存心恶心我?”

    看着沐锦,凤玺的眼神有些委屈了,自己就是忍不住啊。

    看着那些人那样盯着沐锦一直不听的看,凤玺就感觉自己有杀人的冲动。

    如果不是沐锦在场,他一定会吧那个放肆的人的眼珠子挖了。

    “你们两个关系倒是很好,让人很羡慕啊?”

    郎才女貌的,确实就是天作之合。

    “这是必须的,宠妻也是一种很有必要的行为,我家里,都是沐锦说了算得?”凤玺表明自己的态度。

    “关系很好,现在这样纯粹的感情不多了,两个能够走到一起也是不容易了,有时候还是相互的理解一下,奶奶希望看着你们走进婚姻的殿堂?”

    两个都是很优秀的人,这样的人在一起确实不太容易啊。

    因为都是天之骄子,总有一放必须先低头。

    “对的,我也觉得,谢谢老夫人,两个人走到一起真的不容易,所以我自然也会希望暖暖和乔墨白能够走到一起,以后暖暖那里真的必须要你对照顾了!暖暖有时候特别的孩子气,其实没什么坏心思的!”

    看着慈祥的老人家,沐锦感觉很亲切,就好像自己的奶奶一样。

    对于老人家沐锦总是有着更多的耐心去交谈。

    “当然,暖暖我一直都是当做自己人,其实一直都很想要看看你们,大家坐下来聊天认识一下,但是也怕你们没时间?”

    老夫人也是很爽朗的,对于什么人就要有什么样的的态度。

    “对的,有时候工作上确实很忙,抽不开身子。”

    主要是当初还没有接受乔墨白,沐锦也不一定回来。

    “其实能够有暖暖这样的好媳妇,真的是我们乔家的福气啊,就是怕她嫌弃我们墨白,但是墨白对于暖暖是真的很爱护?”

    乔老夫人看着沐锦,说的也是实话,因为乔墨白即使有钱。

    但是身体残缺,白云暖本身的就不是那种糟糕的人。

    想要嫁进豪门,只要和沐锦说一声,乔老夫人相信沐锦想方设法的一定会安排的。

    因为沐锦的态度标明了,白云暖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没事,那些都是可以忽略的,我只在乎墨白能不能让暖暖幸福,其实最初的时候我也是有些介意乔墨白的,因为两个人的年龄是次要,最主要的就是我觉得乔墨白不能照顾我家暖暖?”

    沐锦这些话说的非常的直白,也是因为八乔老夫人当做一家人了。

    要不然这样失礼的话沐锦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乔老夫人估计也是这样的。

    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找一个让自己幸福的,不操心的,而不是一个自己随时随地都要照顾的。

    所以沐锦都这些的心思才是最常见的,这也是作为一个好朋友应该担心的,要不然就只能够说明两个人的关系还不到位。

    “但是后来我发现,有些时候合适不合适真的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关键还是要看两个人相处的怎么样,我觉得乔墨白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并且我家暖暖是真的很喜欢乔墨白?”

    “人这一生真的太短暂了,我也希望我的暖暖能够嫁给爱情,幸福的过一生,钱财那些真的不算什么?”

    因为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有些事情就是你倾尽所有,也还是那个样子。

    所以还是凤玺让自己明白,和自己喜欢的让在一起是多么的重要。

    “谢谢你们都支持?”乔老夫人感觉白云暖这些朋友都是很讲道理的人。

    “对的,主要暖暖幸福,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的,暖暖的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期望,希望乔墨白你不要让我们失望,不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白凤吟一直都是大姐大的,自己都姐妹自然就是自己维护,不准任何人欺负。

    “就是,我们啊,也看好两个人的?”白凤璃感觉乔墨白还是一个不错的,不会委屈白云暖的。

    “男人都是靠自觉的,乔墨白,你说是不是,自己的女人都宠不起的那就不是一个男人啊,也活该没有幸福?”

    凤玺的嘴巴一直都是这样的毒辣,看着乔墨白,话语里意有所指。

    两个人闹矛盾不要紧,但是白云暖那里是一定会找自己的沐沐的。

    凤玺可不希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落到自己沐沐的的身上。

    “对的,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不让自己女人受委屈?”

    白云暖乔墨白以后一定会娇宠着的,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这句话我听见了,要是以后有那里做的不满意的,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凤玺看着乔墨白似笑非笑的,但是眼里全是认真。

    “好,我以后一定不会辜负暖暖的,这一点我可以给你们保证?”

    乔墨白紧紧的抓着白云暖的手指。

    “所以,以后这个男的有那里对不起你了,你直接往死里虐,不要客气?”

    凤玺点点头,那些都是和自己没关系的,因为就是不想要这些人一直麻烦沐锦而已。

    “来,吃饭,大家一边吃一边说?”乔老夫人没说话,因为凤玺说的没错。

    一个男人最主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要不然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

    “对,吃饭,还真的有些饿了,老夫人,你试试这个!”

    沐锦开始先给乔老夫人夹菜,乔老夫人看着沐锦。

    其实感觉沐老夫人很幸福啊,一直都有这样一个贴心小棉袄陪着。

    “谢谢你了,阿锦?”看着自己碗里的菜,眼里都是笑意。

    “一家人,不客气的,有空多去我家坐坐?”沐锦摇摇头,这些都是举手之劳。

    “沐沐,你也试试这个,味道非常的不错?”凤玺自己没吃,而是先给沐锦夹菜。

    “还有这个!”凤玺在身边的时候一直都可以把沐锦照顾都很好的。

    “嗯,味道确实不错,你也试试?”沐

    锦也开始给人夹菜,反正两个就感觉形成了一个世界,别人说不上话。

    其余的人一直就看着两个人在这里无形的秀恩爱。

    把白云暖的事情处理了之后,沐锦就开始着手打算去清幽秘境的事情了。

    这些事情虽然不能和自己的奶奶说,但是还是需要交代一下的。

    沐家。

    “奶奶”沐锦坐在沐老夫人的身边。

    “怎么啦,是不是有事情啊?”看着沐锦那个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沐老夫人一看就是有事情了。

    “就是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不在皇廷国际了,因为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奶奶,皇廷国际那里可能。”

    沐锦感觉非常的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奶奶一把年龄了,却还要操心这些事情。

    但是老夫人还是经验比较足够,有些事情青云和薛青衣还是不够周到。

    万一被那些人有机可乘,那么自己这些年的心血差不多都是白费了。

    “好孩子,奶奶理解你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需要奶奶帮助不?”

    沐锦这些年一直都很认真的工作,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

    沐锦有时候敬业的老夫人都是非常的心疼,现在老夫人相信,沐锦一定是有什么非走不可的理由。

    不然那是沐锦父亲都心血,沐锦是不可能轻而易举就离职的。

    “确实是有一些事情,因为我很想要知道我当初的爸爸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自己最想知道的,不弄清楚沐锦不踏实。

    想要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自己那样强大的母亲灵力枯竭。

    “你到底母亲?”沐老夫人的眼里有着回忆。

    那个惊艳了时光的女子似乎都消失很多年了。

    现在想起来依旧还是记得那个做什么都是一脸淡然从容的模样。

    和沐珩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杨燕窝。

    因为那时候那个女人不会有什么锋利的菱角,而是一个妻子,一个爱着男人的女人。

    沐老夫人一直都知道白露很厉害,那是拥有者超越现在科学可以解释的力量。

    但是有时候就是因为那个人人呢太强悍了。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么去觊觎,因为都想要那一股力量。

    只是在以后其实沐老夫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人留下沐锦就消失了。

    “阿锦,你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人?”客观角度来讲,白露真的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

    “当初奶奶一定很喜欢我的母亲?”虽然那些让都说沐老夫人一直都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但是那些都是最初的想法。

    最后沐老夫人一定对于自己的母亲非常的满意。

    “对的,你的母亲那是一个非常优秀并且很有亲和力的人,我感觉所有的人都不会讨厌她?”

    除非是那些嫉妒她嫉妒的要死的人,那些人的心里早就扭曲了,所以根本不会去分辨是非。

    “外面都说我不喜欢你的母亲,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呢?”沐老夫人拉着沐锦的手指。

    “我猜的,我感觉奶奶那么喜欢我,也一定非常的喜欢我的母亲?”

    沐锦脸上有着笑意,沐老夫人一直就是一个很心软的人。

    对于自己的母亲怎么可能狠心呢。

    那种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最了解了,了解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多么的煎熬。

    “那些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说法,但是我相信我的眼睛,我相信我奶奶不是一个不分是非的人?”

    沐锦很相信沐老夫人,沐老夫人不是那种人。

    “傻孩子,出门的时候记得照顾自己,凤玺应该也和你一起的吧,他和你一起我就更加的放心了,你们两个好日子奶奶也都找人看好了,等你回来的时候差不多了,沐家终于要有一桩喜事啊?”

    沐老夫人拍拍沐锦的手指,只要凤玺在这个人的身边,自己才能放心。

    因为凤玺不会让别人伤害到沐锦的。

    凤玺把沐锦看的胡自己的生命个。更加的重要,所以老夫人才会放心。

    “我们都是一起的,就是有些感觉对不起奶奶?”这才是沐锦纠结的。

    “没什么对不起的,奶奶也是希望你好好的?”

    白露的孩子是不会平凡的,如果沐锦不努力让自己更加的强大。

    以后吃亏的就是自己的阿锦,沐老夫人舍不得沐锦走自己母亲的老路,所以选择成全。

    “谢谢奶奶的理解?”沐锦感觉自己太幸福了,有这样一个理解自己的亲人,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收支持的。

    “都是一家人,那些话就太见外了,倒是你,注意安全啊,奶奶希望回来的时候还是健健康康的,不然奶奶可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算了?”

    沐老夫人拉下脸看着沐锦必须重视自己。

    “一定的,奶奶,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就是什么样子,这一点我给你保证?”

    沐锦靠在老夫让都怀里,有些撒娇的意味,在强大的人,也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港湾。

    “就你知道奶奶最在乎什么?”沐老夫人现在最在乎的就是沐锦的安危了,同样的,沐锦也是最在乎沐老夫人的安危。

    “嗯,回来的时候记得给奶奶打电话,奶奶去接你!”沐老夫人点点头,算是放心了。

    转过头看着一边都凤玺。

    “我的孙女我就交给你了,现在是什么样子回来还是什么样子,不然我这个老婆子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老夫人对于凤玺一直都是不客气的。

    因为凤玺这样的人你就不应该和他客气,反正以后都是自己人。

    “奶奶放心吧,就是我自己有事情我也不会让沐锦有事情的,我用我的生命给你保证好不好?”

    凤玺看着认真的老人家,就差一点指天发誓了。

    “好?”沐老夫人看着凤玺,点点头。

    沐锦走的时候没让沐老夫人去送,而是呗凤玺两个人悄悄去的。

    “这里是那里啊?”看着周围大雾弥漫,沐锦紧紧的和凤玺拉在一起,就怕走散了。

    “这里就是清幽秘境,入口处就是常年是大雾弥漫,沐沐,你拉好我,别走散了?”凤玺看着周围,就怕有什么突发的事情出现。

    “好的,只是这里让我感觉没有任何的方向啊!”沐锦只能跟着凤玺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因为自己压根看不到路。

    “没事的,跟着我,一会儿就会好一点?”凤玺始终是妖,自然看的比较远,前面不会是这样的。

    “好的?”发自内心的就是相信凤玺。

    所以就像一个盲人一样跟着凤玺慢慢的走,凤玺嘴角翘起,很开心沐锦现在依赖自己的感觉。

    因为沐锦平时还是很独立的。

    两个人在这里慢慢的前行,而清幽秘境的赫连家族。

    “你是什么人,胆敢擅自闯入我清幽秘境!”

    头发花白的老年让看着凌弑天语气里面都是威严。

    眼睛眯起,自己居然看不透这人的修为,看来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赫连长老,我当然是来帮助你的?”凌弑天一派是悠闲,自己找一个地方坐下开始倒水。

    “你帮助我,好大的口气,你自己是一个什么东西自己都没有弄清楚,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帮助我,真是好大的口气!”

    赫连绪看着这个年轻的人或者说是妖嘴角有着轻蔑的笑意。

    显然不觉得这个人能够帮助自己,因为那些人也不是傻子。

    “是嘛?”凌弑天的眼里有着冷意。

    自己一直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人那个自以为是的嘴脸了,总是瞧不起人。

    凌弑天站起来,眼里有着嗜血的笑意,速度很快。

    在赫连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有时候你说的天花乱坠也不会有用的,因为那些人都觉得那是你的说辞,能够证明自己最有用的依旧是能力和实力。

    凌弑天紧紧的掐着赫连绪的脖子,看着人眼里依旧有着笑意,没有丝毫的改变。

    “你说,握能不能帮助你或者说,有没有能力帮助你!”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让对于自己还有用处。

    凌弑天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掐断某些人的脖子,一直养尊处优习惯了,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有几几斤几两了。

    那自己不介意给他回味一下。

    “你”赫连绪看着人眼里有这不可思议,因为凌弑天的速度太快了。

    自己压根就看不清楚,想不到尽然还会有这样的人,看来一直都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现在你相信了吧,有时候这人就是不要和自己过不去,要不然很容易就会死的!”

    凌弑天的眼里都是狠意,想要杀死这些人那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容易。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助我,咳咳咳”

    赫连绪忍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刚刚凌弑天确实给人教训了。

    “为什么想要帮助你,当然我也有自己想要的,我帮助你的儿子登上族长之位,但是我想要一样东西?”凌弑天都目的一直都很明确。

    那就是想要双生并蒂莲,那样想要解开沐锦体内的封印。

    凤玺就是在痴人说梦,自己是不会给凤玺机会的,就时想要凤玺痛不欲生而已。

    “你想要什么?”到底是什么让这个人处心积虑的帮助自己呢。

    赫连绪有些想不通,看着凌弑天的眼里都是疑问。

    对于赫连绪眼里都疑问,凌弑天的眼里有着笑意。

    “你的儿子和赫连诺一直都在争夺族长之位,但是现在似乎你都儿子能力比不上那个病秧子呢?”这里的一切凌弑天都是做过充分的调查的。

    赫连绪的儿子能力确实不如赫连诺,那个即使病弱也能力卓绝的人。

    “那个诅咒之子,哼,我是不会让他登上族长之位的,那样的人就应该去死,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现在还那样心安理得都活着,我也是佩服他的勇气?”

    说起赫连诺,赫连绪都眼里都是不屑和厌恶,那个发就是诅咒一般的存在。

    当初就应该早早的死了才对,也不会现在和自己的儿子一直僵持着。

    “但是事实就是你的儿子对付不了赫连诺?”

    凌弑天看着人挑眉,赫连诺确实不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

    “你懂什么,我们不过实在等着机会而已?”赫连绪当然不会成人自己的儿子不如其他人。

    “反正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我只是先要问问你,想要不想要你都儿子成为族长?”

    凌弑天也懒得再继续和人废话,直接切入重点。

    “你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我凭什么相信你,还有,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大费周章的!”

    赫连绪很好奇,既然这个人的能力都是这样的强悍。

    想要什么自己不能去拿的,还需要和自己合作?

    这还是有些科学啊。

    “我是一个外人,但是同样的,你也需要我的帮助不是嘛?”

    凌弑天可不觉得这个人的智商可以和赫连诺相比。

    更何况那两个人马上就来清幽秘境了,赫连诺如果再有那两个帮助。

    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这些人更加不舒服对手。

    “想要什么?”凌弑天的能力赫连绪是看见啊,所以还是有些心动的。

    “我想要双生并蒂莲?”凌弑天看着人一字一句的说着。

    “双生并蒂莲?”赫连绪看着人眼神微微的收缩。

    看来这人的胃口还真的小啊,双生并蒂莲可是赫连一族都宝物啊。

    现在这个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说出口,还真的一点都不含蓄呢。

    “就是,你可以考虑一下,是需要权利喝荣耀,还是需要一个死物,双生并蒂莲也只是对于一些人有着特定的辅助而已,并不说对于每个人都有用的,看你想要你的儿子当族长,还是想要这宝物啊?”

    “并且,你也不一定得到,你别忘记了,这里还有赫连诺呢,那个人主要存在一天,你和你的儿子都不要有好日子过?”

    这是实话,因为凤玺那个让为了沐锦可以不折手段,这些阻碍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可以让我的儿子当族长!”

    那是自己一直最希望的,但是自己的儿子真的就要一个废物,没有任何用的。

    “你现在只能选择相信我,因为除了我,别人都不会帮助你的,并且,马上赫连诺的帮手就要到了,那些人更加的不是好相处的?”一定会让这些人脱下一层皮的。

    “好,如果你能够帮助我的儿子登上族长之位,其他的什么我都答应你。”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赫连诺拉下马,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等着自己的儿子登上族长之位之后才慢慢说。

    “那就好,现在你可以派人去清幽秘境入口那里拦截两个人,把两个人就是赫连诺的帮手,现在先把人弄死,要不然死的就是我们?”那两个人是绝对不能留的。

    “是什么人?”很好奇让这人开口都要杀死的人是什么人。

    “一只蛇妖而已,现在死了,对于我们大家都是有好处的?”

    凤玺不死就是自己的心腹大患啊,所以想方设法都那个人就是必须死。

    “还有你的人,尽量都给我攻击女的,因为女的能力不大,男的才是是难对付的?”

    因为凤玺的修为自己都不一定是真的对手。

    但是沐锦就不一样了,沐锦现在对于这些人而言,想要杀死是很容易的。

    “好的!”既然都是合作对象,赫连绪还是有一点最基本的信任的。

    凌弑天的嘴角勾起,等着看凤玺的好戏呢。

    不是最在乎沐锦么,那么自己就朝着沐锦攻击,我看你难受不。

    另外一边。

    “主子,清幽秘境的入口哪里有波动,似乎有外人闯入?”

    黑衣人看着那坐在花园里晒着太阳一派悠闲的人恭敬的禀告。

    “是谁,查的出来么?”矜贵优雅的男人在泡茶,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是清幽秘境的人,查不出?”清幽秘境的人他基本都是有印象的,那两个人实在是不认识。

    “这个清幽秘境很多年都没有来。外人了,看来是有好玩的事情了?咳咳咳”男子捂着自己的嘴咳嗽起来。

    精致苍白的脸蛋却开始泛红,眼里都是泪水,身体孱弱,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少主,需要我出手么?”黑衣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表示杀人灭口。

    “不用,说不定还是贵人呢,走吧,我们过去看看,看看会不会有着不一样的收获?”赫连诺站起来,打算朝着外面走去。

    “诺诺,你要去那里?”

    身后温柔的女声响起。

    看着那个身体不好还要到处走动的人脸上都是无奈,难道就不能保护好自己嘛。

    “姐姐,听说入口处来了两个人,我想要去看看?”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姐姐,男子的眼里都是温柔宠溺。

    “那些都和我们没关系,你就不要去凑热闹了?”

    赫连冰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就是身体很不好。

    “姐姐,也许是贵人呢?我想要也看看?”

    赫连诺就是有着这种感觉,感觉那两个人和自己会有着更深的交集。

    “哪有那么多的贵人,你一天脑子里面想什么?”

    赫连冰看着赫连诺笑笑,自己的弟弟的身体她太了解了。

    就是经不起折腾啊,偏偏还是一个不安分的。

    “姐姐,我想要看看更多的人!”也许自己那一天就看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