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81章 挑选婚纱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但是最后出生的确实这个妖孽,这样的结果她当然不满意啊。

    她也知道赫连家的诅咒。

    所以,其实赫连诺的到来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祝福。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逼不得已,她是不会选择要赫连诺出生的。

    这个人应该早一点就胎死腹中的,也免得生下来祸害到别人。

    所以这些年以其说赫连诺是她的儿子,还不如说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因为大心眼里,她就是防备的,因为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会给自己的家族带来厄运。

    “母亲,我不愿意,我希望我自己的婚事我可以自己做主,而不是你们插手,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自己的母亲赫连诺还是很清楚的,只会把利益放在第一位。

    自己真的不重要,所以自然不会顾及自己的感受。

    “由你自己选择,这些年母亲也不是没推荐过全部都是门当户对的贵女,我砍你可是一点都不在乎啊,更加没有那方面的心思,母亲这也是为你着急啊,赫连家的子嗣很重要,诺儿,你也该家族的继承人,所以第一考虑的当然不会是自己,而是整个家族?”

    “以家族的利益为先,其余的一起都不重要?”

    赫连诺的母亲依旧平淡,只不过还是有些咄咄逼人,看着赫连诺,眼里都是凌厉和询问。

    “母亲,家族的利益是很重要,但是真的重要到必须牺牲我的幸福开换取嘛?”

    看着自己的母亲赫连诺感觉有些悲哀,自己就是这些人手里的棋子,就是出身,那也是有预谋的。

    “家族的利益最重要,所以,必须以家族的利益为先,其余的都是可以忽略的?”

    眼里没有任何对于自己孩子的柔情,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冰冷。

    “那么?如果我不按照你说的那些走呢,结果会是怎么样的?”

    赫连诺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看着自己的母亲,眼里有着挑衅。

    “你也可以觉得你长大了,母亲不能对付你,但是赫连冰那里就不好说话了,一个家族的养女而已,牺牲也没什么,我们赫连家最不缺都就是这样的人了,所以,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时候母亲就怕控制不住自己。”

    南宫月看着自己的儿子,语气里面都是威胁,丝毫不怕。

    因为那是自己的儿子,南宫月自然知道赫连诺最害怕的是什么。

    可能让赫连诺最听话的那就是那个废物了。

    早些年就不应该让两个人在一起的,这样就不会产生那些里令人恶心的感情了。

    所以南宫月是不会让两个人走到一起的。

    现在外面那些传言都很难听,如果两个人关系这样亲密,以后只会有着更多的麻烦。

    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赫连诺收养赫连冰的,忘恩负义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不过就是挂着一个赫连家小姐的身份而已,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多可怜虫而已。

    当初如果不是赫连家她早就饿死街头了,那里还有现在这些事情啊。

    现在外面那些人都说两个人平时形影不离的说不定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

    早些时候她也是没注意,毕竟两个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关系比一般人更加亲密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渐渐的南宫月就感觉不对劲了。

    因为很了解自己的儿子,所以自然理解自己的儿子看着赫连冰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那是当初自己一度祈求但是都是得不到的。

    再者,赫连冰对于赫连诺一点好处都没有。

    反而会拖后腿,赫连诺想要坐上那个位置。

    身后就必须有着强大的助力,不然在以后还是会被拉下马的。

    毕竟赫连绪那里一直都是虎视眈眈的,所以赫连诺这里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所以赫连冰只能尽量早一点安排出去。

    这不,自己愁的事情有人给自己解决了。

    林家那里确实就是最害的选择啊,对于赫连冰也是好的。

    因为林家也是豪门世家,绝对不会委屈赫连冰了。

    “母亲,那你真的就太不了解我了,我一直都在比较任性的,我不喜欢那些事情的发生,姐姐想要和谁在一起,必须是她亲自告诉我,不然我还不会松口的?”

    如果那个人不能幸福,自己做这一切真的就没有要意义了,所以赫连冰的选择很重要。

    “不过就是一个养女而已,我赫连家养育了她十多年,这点牺牲算什么?”

    南宫月的性格也是很倔强,因为在他看来赫连冰真的也就这点价值了,就是有着一张还不错的脸蛋。

    “母亲,其余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很在乎姐姐的感受?”

    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希望赫连冰能够为自己完成,继续幸福下去。

    “逆子,你想要干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你确定要和我作对?”

    看着自己的儿子第一次这样硬气的和自己作对,南宫月对于赫连冰更加的喜欢不起来。

    想要坐稳族长的位置,那些七情六欲真的就是很奢侈的东西。

    赫连诺就不应该存在那样的东西,对于赫连冰真的该死呢。

    “好了,母亲,很多话,我也点到为止,但是还是那句话,谁敢动我姐姐一根头发,我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即使是林家我也不会放过的,母亲父亲,我的手段你也该知道的,有些话我不希望我在说第二遍,就这些不行?”

    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能勉强,自己还不会去联姻的。

    那些出卖自己到底事情,自己是绝对不会做的。

    自己和这些人不一样,自己还有最基本的思维。

    而不是和这些人一样,利益至上,就是因为活不了多久对于那些得之不易的分外的珍惜,赫连冰就是其中的一个。

    就是赫连诺宁愿自己受苦都不愿意伤害的人。

    “由不得人,这件事情势在必行,因为我已经答应了林家了?”

    南宫月有价值都不是什么轻而易举就放弃的人。

    那么母亲可以试试看,到时候后悔的人是谁,我有时候疯起来自己都怕?”

    赫连诺的眼里都是笑意,看着自己的母亲,真的那就是无所畏惧。

    这一点就是直白的威胁了,赫连冰真的就是赫连诺最后写底线了。

    “放肆,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你是我的儿子,赫连冰不过就是一个外人?”

    那个外人自己早些年应该最好打算的,那样自己现在就不必这样被动了。

    看着赫连诺的神情,似乎不是和自己开玩笑的。

    这些年其实赫连诺变化很大的,那个温润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心机了,变得把那些人都玩弄在股掌之间了。

    现在南宫月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赫连诺的打算。

    并且自己现在还是有些忌惮赫连诺的,因为这个让给自己的感觉不好。

    “母亲,以后做事情还是希望你三思而后行,你今天的作为我非常的不开心呢?”

    赫连诺说玩招呼都不打,直接走了,和这些人真的没必要太客气。

    因为那是黑痣过不去,这些人都是改动的拿乔了。

    看着远去的人,两个人的眼神有些深沉。

    “怎么办,现在赫连诺根本不受控制,并且现在还不能用什么激烈的放肆,赫连诺对于族长之位一点都不感兴趣,一旦逼得急了,说不定也会联合赫连绪那个老不死的对付我们。”

    她自己的儿子对于自己有对少的感情她非常的理解。

    就和自己一样,出于赫连诺没有什么感情,比陌生人多一点的那就是血缘关系的。

    赫连诺现在确实不好控制,一旦超出预料之外到时候就是自己难受了。

    “你怕什么,现在不是还有赫连冰么,赫连冰现在就是他最大的弱点,所以赫连诺现在是不会放肆的?”

    赫连昀端着茶喝了一口,看自己的老婆,一点都不在乎,因为只要有弱点那就是最好控制的。

    “也对,只不过赫连冰那里我们需要尽快的动手了,只要有了赫连冰体内的噬魂之力,双生并蒂莲才会有救?”

    要不是赫连冰有用,早就死了,这得人都不是仁慈的人。

    对于自己的儿子都是这样更何况还是赫连冰这个外人,肯定要往死里利用了。

    “没事,现在我比较感兴趣的就是赫连诺遇见的那两个人,据说来的时候遇见埋伏了,但是两个人依旧还是好好的?”

    如果是一般的埋伏也就算了,但是那些人可是一点都不简单啊。

    所以那两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你也知道的,这里是清幽秘境,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放肆的地方,如果实在是又威胁,还是早一点做打算,直接让人永远的留着这路就好了!”

    南宫月忍不住嗤之以鼻显然并不看好凤玺。

    “还是小心一点?”赫连昀这个人一直做什么都是非常的小心的,所以对于凤玺还是很谨慎的。

    “厉害不厉害,明天看一下就知道了。”

    南宫月一直都是天之骄子,自然是非常的骄傲的。

    但是有时候,现实真的会无情的啪啪啪打脸的。

    第二天沐锦见到其他的赫连家的人的时候都中午了,还是赫连诺去请的。

    最近一直在修款,所以不知不觉时间过的很快。

    “怎么样,在这里还住的习惯么,和你们在外面怎么样?”

    赫连诺看着两个人依旧一派写温润如玉。

    “还行,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就是环境有些陌生,但是有着凤玺在自己身边,沐锦感觉还很多。

    “那就好,做好准备啊,赫连家的人可是很热情的?”

    那些人肯定早就迫不及待的等着了,想要看看这两个人是何方神圣。

    “热情?”确定不是三堂会审。

    沐锦一点都不相信那些人对于自己这个不请自来的人会表示欢迎。

    “呵呵呵,不会的,那些人很热情?”

    赫连诺笑得意味不明的,沐锦也不在追问,但是很快沐锦就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

    什么叫热情啊,那些看着自己和凤玺就好像看见了外星生物一般,眼里都是考量。

    “这一位就是凤玺先生和沐锦小姐么?”

    赫连昀看着两人很热情,就好像一个慈善的长辈一般。

    但是沐锦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善意。

    并且那个人眼里的打量让自己非常的不喜欢,就好像看一个物品一样,再看看这个物品值多少钱。

    这样的眼神让自己感觉很糟糕,仿佛感受到了沐锦的不适应,。

    凤玺往前走一步,遮住那些人看着沐锦那些放肆的目光。

    眼里有着冷意,看着那些人,眼里的警告意味非常的明显。

    “这以为是我的夫人,各位就算对于我们很好奇也不能一直这样看着把,很失礼呢!”

    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一直朝着沐锦看。

    那些人看着凤玺那副邪肆都眼神倒也微微的收敛连自己的直白眼光,似乎也感觉这样不要礼貌。

    一些人看着凤玺,还是有些痴迷的。

    到也不知道这世间竟然还有男人长的比女人还要美艳三分的。

    “很高兴你们能来清幽秘境,这路好多年都不曾来客人了,最晚住都怎么样,还合适么?”看着两人,赫连昀关心的问道。

    “很不错,感谢族长的招待?”客气的话是沐锦说的,因为沐锦很了解,凤玺黑不会说的。

    “那就好,还怕你们不习惯呢,这里简陋,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你们别往心里去?”

    赫连昀在人前一直都是口碑很好的。

    “谢谢族长,真的很好了,沐锦羞愧不请自来,倒是打扰了?”

    沐锦看着赫连昀,继续和人客套,这些话她很擅长。

    “哪里的话,你能够来我们很开心,这就说明其实我清幽秘境还不错。”

    沐锦看着人不得不承认其实赫连昀真的很会说话。

    如果不是那眼光太讨厌,对于这个人,沐锦倒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虽然说着很欢自己,但是眼里不是这样,口是心非的人。

    “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嘛,清幽秘境这些年与外界基本上都是断了联系的,你们两个还真的有心了,就这样来了?”

    赫连绪看着两个人阴阳怪气的,语气也是很不好。

    只不过沐锦一直和人打交道习惯了,也见过各种各样都人,自然知道怎么应对。

    “这位叔叔就说错了,任何人对于未知的东西都是好奇的,沐锦也想要看看这里是什么样子的,那里打扰了,还请不要往心里去?”沐锦看着人打量。

    “不敢,族长都说欢迎了,我们能够什么想法,但是在清幽秘境这里和外面不一样,有时候管好自己很重要,要不然出什么事情谁也没办法负责的?”

    既然凌弑天说这两个人必须死,赫连绪当然不会一直让人这样快活的。

    在外面赫连绪管不着,但是这里是清幽秘境。

    自己有的是办法让人消失,并且不留下一丝痕迹,那些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要不然就没意思了。

    只要把这两个人杀了,族长之位就是自己的儿子的。

    看着说一不二的赫连昀,赫连绪出于族长的位置更加的沉迷了,站在顶端受人膜拜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所以晚一点,那个位置一定是属于自己的,现在自己只需安心的等着。

    “这句话还是不要随便乱说,我夫人要是那里被人伤害了一丝一毫的,我会很难受的,我这人一直都很任性,我难受了其他的人也不要想着好过,全部都要陪着我煎熬?”

    凤玺脸上虽然依旧笑着,现在确实直接让人毛骨悚然。

    但是有些人并不这样想,脑残的思维一直都是比较让人意外的。

    “凤玺哥哥,其实沐锦也不怎么样啊!”

    一个看着很可爱的女孩子看着凤玺眼里都是痴迷。

    凤玺的那张脸真的非常有杀伤力,看着直接入迷。

    沐锦看着那个女孩子,眼里闪过了然,看着凤玺眼里有着调侃,这人的桃花运一直都很好。

    外面有一个顾莹莹也就算了,现在再来一个,啧啧啧,行情真的很好啊。

    凤玺给沐锦眨了一下眼睛,有些俏皮,仿佛再说,你老公的魅力这样大,你可要看紧了。

    沐锦见此忍不住有些哑然失笑,而那些人看着秀恩爱的两个人神色不一。

    “我老婆在我眼里就是最美的,世界上不会有比我老婆更加美丽的人,你这样的丑八怪三观都没有,还好意思说我老婆,自己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没数么?”

    说沐锦不好,自己都是那模样,凤玺不知道是谁给那个傻子勇气的。

    在凤玺眼里,沐锦就是一个毛孔,也比那些人还很多了。

    因为都是属于沐锦的,沐锦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想到这里就跟伤心了。

    “你”女孩子脸色直接气的爆红,看着凤玺很愤怒,但是找不到任何的话语反驳。

    赫连诺看着这一切,嘴角微微勾起,那就是赫连昀的女儿。

    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一直以来都是嚣张跋扈的。

    并且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很喜欢高高在上指示别人的感觉。

    总是想方设法的欺负赫连冰,因为就觉得赫连冰是一个外人。

    不过就是一个野孩子,作死赫连家就是对于她最大的赏赐。

    赫连诺该死的恨死了那种感觉,欺负赫连冰的他都不喜欢。

    所以现在看着人吃瘪感觉非常的舒服,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凤玺就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

    想要给凤玺用一般人的方式,不会成功的。

    凤玺对于沐锦的变态占有欲赫连诺看的很真切,生怕别人夺走来沐锦的注意力,凤玺总是不停的寻找存在感。

    “以后请对我老婆可爱一点,年龄不大,倒是娇纵得很,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真的没有那个资本的,别给而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学不会怜香惜玉,真的还难看,老婆,我需要洗眼睛,丑瞎我了?”

    那些对于沐锦态度不好的,凤玺都会给人找场子的。

    因为沐锦就是自己都不能欺负,那些人敢找她不痛快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凤玺,你”赫连溪看着凤玺对于自己那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把眼神放在沐锦的身上,眼里有着挑衅。

    沐锦挑眉,这个人的脑子是有水么,当着自己的面勾引自己的爱人,还敢图挑衅自己,还真的是有勇气。

    “确实长的不怎么样,这个脾气还很大的,可能平时存在感找的太多了,以为谁都会逆来顺受,还是管好自己比较好,毕竟不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于你一再的留情的,脑子是一个好东西,我也希望你能够拥有一个?”

    沐锦有时候也是嘴巴很毒的,嗯,有人想要抢自己的老公。

    自己不应该忍气吞声,不敢看着赫连溪的态度,似乎回更加的得寸进尺。

    “那就是一个没脑子的,有脑子的让都是不会说这些话的,老婆,好女人就应该和你一样的,我老婆最棒了?”

    现在的凤玺有一个习惯,总是很喜欢秀自己的老婆。

    因为他感觉自己很幸福了,总是忍不住的想要那些人的羡慕。

    秀恩爱什么的,凤玺非常的擅长。

    凤玺一直都是没有下限的,也不需要那些东西。

    “妹妹,你就少说两句吧,沐锦小姐毕竟是客人?”

    其实赫连冰还是很喜欢沐锦的,虽然相处的时间很有限。

    但是看得出来沐锦不是一个惹是生非并且斤斤计较的人,相反的,沐锦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柔和。

    当然这些的前提都是别人不招惹她的情况下。

    不过赫连溪确实有些不对,人家凤玺都是自己的夫人了。

    眼神还那样直白,难怪沐锦会生气。

    没有任何人可以忍受别人觊觎自己的老公,那是女人最基本的警觉。

    “管你什么事情,这里有你的什么事情,还需要你插嘴,你以为你是谁啊,还需要你教导我,不过就是一个爹妈都不要的野孩子而已?”

    这样的女子大概还不知道自己说话多么的伤人或者说即使就是知道的也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让赫连冰在这些人的眼前下不来台,这样难看的就不是自己一个人了。

    “真是很好的教养,让人叹为观止?”沐锦看着人,非常的厌恶。

    赫连诺看着给赫连冰难看的人眼里偷着冷意。

    “做人啊,最基本的还是要懂得廉耻,你觉得呢赫连溪,你自己又是什么好的出身应该不用我提醒你吧?”

    赫连溪的母亲当初就是一个小姐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赫连溪是赫连家的骨头,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的,就是这样一个人,还好意思说别人,自己就不是一个好货。

    “你”看着赫连诺,赫连溪恨不得把人吃了。

    永远都是这样,明明她们才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但是赫连诺一直和自己都不亲近。

    反而和那个捡来的人关系更好,自己的身世不是什么小事情。

    这些人也都是基本上知道的,但是被人这样直白的说出来,还是感觉有些难看。

    “好了,都别说了,是觉得还不够难看么,这里还有客人,都给我适可而止?”

    看着争吵的两个人,赫连昀开口,这两个一直都不对盘。

    “即使你在维护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不是你的,说得好像最后你们会在一起一样。”赫连溪的眼里都是嘲讽。

    又不是瞎子,赫连诺对于赫连冰的感情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绝对不是单纯的兄妹,这些骗的了别人但是骗不了自己呢。

    赫连溪对于赫连诺也是了解的,那个让对于所有的人都薄情,但是对于赫连冰那就是不一样的。

    “闭嘴!?”赫连昀看着你来我往的两个人直接开口,真的说的越来越离谱了。

    “抱歉,让你们见笑了?”赫连昀深吸一口气,看着凤玺依旧客气。

    “没事的,只不过自己的女儿还是需要好好的管教,要不然让别人管教了去,真的不好?”

    凤玺说话一直都是毫不避讳的,有什么说什么。

    “好了,都不说那些了,先吃饭吧,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后再说!”

    赫连昀看着这些的,保持自己的仪态。

    “走吧,沐沐,我们吃饭?”吃完之后真的不想要再见这些人,非常的影响心情。

    “好的?”沐锦微微一笑。

    而凤玺也是做的出来的,赫连昀说不客气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客气了。

    吃饭的时候直接一直给人夹菜,不管其他任何人的眼光,自顾自的给沐锦夹菜。

    “沐沐,吃这个,你感觉怎么样?”

    “沐沐,好吃不好吃,不好吃我们就不吃了,晚一点我给你弄吃的?”

    “这个呢,沐沐,感觉还不错?”所有的菜色都是凤玺一口一口的亲自尝试,然后在夹给沐锦的,那些人看着两个人或多或少的眼里都是有着羡慕。

    因为两人这样纯粹的感情真的不多了,现在的婚姻有着太多的利益,把结合在一起的。

    吃完东西之后凤玺直接就和沐锦毁房了,一点都不想妖和这些人相处在一起。

    “不知道下午两位有空没有?”赫连诺看着两个人开口。

    “没有?”没有任何质疑的拒绝了,因为很想要两个人单独相处在一起,所以不想要别人插足自己的二人世界。

    “”赫连诺直接嘴角抽搐,真的好直接呢,就这样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你就不想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赫连诺看着凤玺,感觉很稀奇。

    “不想知道,你不要随便的打扰我?”

    凤玺看着赫连诺,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一直想要打扰自己,自己已经很明白的拒绝了。

    “我感觉沐锦一定会喜欢的,一直闷在这里会枯燥的!下午有一个赌石会,那里有着各种珍宝,运气好的,会更加又惊喜?”

    确实,那里如果有眼光的话,得到的玉石那就是天价,但是那很难得的。

    “什么赌石会?”沐锦果然很有兴趣,看着赫连诺询问。

    这些场合自己似乎都没有参加过,很想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有些还有灵石,但是就要看你是不是有慧眼了,总体而言是不错的,你可以和凤玺一起去参加。”

    赫连诺有自己的注意,因为赌石会就是在赫连绪的旗下的。

    凤玺这样都让很适合去那样的场合。

    绝对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的,到时候可能肉痛的还是别人。

    “凤栖梧,反正下午也没有事情,不如我们就看一下。”

    沐锦的眼里有着期待,看着凤玺,希望他可以和自己去看看。

    对于沐锦的要求,凤玺一直都是舍不得拒绝的,所以自然会答应。

    “好啊,那救休息一下,我们下午去看看?”凤玺看看赫连诺咿呀呢,赫连诺也是微笑。

    “沐锦小姐可以和我们一起,我也想要去看看?”

    赫连冰也很想要去看看,因为这样的场合自己出席的机会并不多。

    “好啊,你下午可以来找我,到时候大家一起也好有一个照应。”

    沐锦其实对于这一位的感觉还不错的。

    并且最重要的一点自己和凤玺人生地不熟的,也需要这些人给她们指路。

    “好的,下午我来找你?”和沐锦相处起来很愉快啊。

    “嗯,好的?”

    沐锦点点头,之后凤玺就一直和沐锦说话,夺回沐锦被两个人分散的注意力,赫连诺翻了一个白眼。

    这里没有人会去想不开的喜欢沐锦的,毕竟沐锦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人。

    苏城这边。

    白云暖开始着手自己和乔墨白的婚事了,两个人正在准备一起试婚纱。

    “有点紧张啊?”走进婚纱店,就有一种感觉,似乎真的长大了,真的要嫁人了,这一刻才有这种深切的体会。

    “我看你是非常的紧张?”握着自己的手指都有一些出汗了,白云暖紧张的时候就会手心出汗。

    “这一分钟感觉非常的真实,没想到我居然要嫁人了,还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白云暖一直情商就不是很高,并且大大咧咧的,所以一直没人追求,现在没想到最早结婚的居然是自己。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是很正常么,或者说,你是后悔嫁给我了?”说到这里乔墨白就有一些失落了。

    “不是的,大叔,我没后悔啊,就是有一些感叹啊,感觉自己真的要嫁人了,很真实呢,并且结婚之后就代表我们两个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我很开心啊?”

    因为给真的很想要和这个人一起白头偕老啊。

    “傻姑娘,和你开玩笑的,我当然知道你是愿意的?”

    现在自己的眼睛已经可以迷迷糊糊的看清楚一切了,但是还不太真确,所以一直没说。

    沐锦说了,结束灵力的治疗之后就是吃药,只要自己坚持,就可以早一点见到暖暖了。

    乔墨白感觉他家暖暖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确实没错,白云暖就是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很单纯,很善无害。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姑娘,基本上承载了自己的全世界啊。

    “那可不,你休想甩开我,我就是要一直缠着你,缠着你走完这一辈子?”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有时候其实要的就是这样简单。

    白云暖一直都不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主要是经历了生死,然后其他一起都不是很重要了,到最后你会发现,其实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并且这样简单的幸福也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即的,自己现在得到了,自然会更加的珍惜的。

    “走吧,我家暖暖穿上婚纱一定很漂亮?”牵着人的手指,走进婚纱店。

    “你好,请问一下先生和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穿着制服的女子看着进来的两个人走上前礼貌的问道。

    “你好,我们想要看一下婚纱?”开口的是白云暖。

    “这边请,来这里坐一下。”年轻的小姐给两个带水,然后坐在两个人的对面。

    看着乔墨白,眼神空洞闪过了然,这个人似乎看不见。

    但是看着女孩子依旧天真活泼的模样,感觉还是有一点佩服的。

    “先生和小姐喜欢什么样的款式啊,最近我们店里新进了一批。”看着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应该也是有钱人家的。

    白云暖的衣服现在都是乔墨白在买,乔墨白当然舍不得委屈自己的女朋友了,买的都是最好的,所以当然不会差。

    “能不能先让我看看款式,因为我也不确定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就只有婚纱,白云暖还是第一次。

    “好的,我觉得小姐这样可爱的让适合抹胸的,请和我来这边,你看看喜欢什么我们再试试?”年轻的小姐看着白云暖给出意见。

    “好的,我们一去去看看?”白云暖有些跃跃欲试。

    “注意一点,看路知道嘛?”乔墨白的的语气之间都是宠溺,不放心的嘱咐白云暖。

    “好的,大叔,我一会儿就回来?”

    其实白云暖还是有些遗憾乔墨白不能看见自己穿婚纱的模样的。

    不过,那些都不要紧,自己可以形容给他听。

    “我家暖暖穿上婚纱一定是最美的,我很遗憾不能看见呢?”乔墨白拉着人的手指,舍不得分开一会儿。

    “那是当然,我可是有着盛世美颜的小仙女?”白云暖有些自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