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86章 我依然宠着你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叔叔,这里的事情怎么就那么巧合呢,巧合的我都怀疑那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好的,叔叔,你觉得呢!”

    看着这个和自己的父亲同父异母的兄弟,果然,手段都是一样丝毫不留情面啊。

    “你说什么,叔叔听不懂,这里的事情我也很抱歉,我也知道没有任何人希望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出来,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情,态度方面的话自然很好了。

    “还是希望叔叔多放心一下这些事情,无比让事情水落石出,要不然还真的不能服众啊,毕竟大家都好因为相信你才会选择在这里的,叔叔现在的保卫的问题,真的很让人不放心呢?”

    赫连诺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人的,今天真的如果不是反应快,自己真的就把性命交代到这里了。

    周围那些观望的人也有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确实,今天的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性命站在这里。

    顿时看着赫连绪的眼神都不是很好了。

    “对呀,刚刚的爆炸声音你们也听见了,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啊,如果不是那一块地方空旷的话,大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有没有命在都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看着赫连绪的眼神都是带着审视。

    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啊,现在这样,很明显的,就是有人故意针对啊。

    “就是,这样的事情谁敢经第二次了,我刚才差不多吓死?”

    现在都是惊魂未定的,真的受刺激了。

    “太不负责任了,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不顾虑我们的感受。”

    “我以后都不想要来这里了,真的太可怕了,安保工作做的太差了,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性命都得不到保障,把这些有什么用啊?”

    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赫连绪的脸色有些阴沉,看着赫连诺,有些咬牙切齿。

    “放心吧,这样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发生第二次?”

    这些人不开自己滚损失很多经济的,赫连绪不会和钱过不去的。

    “那些都是口头上的保证,就好像今天的事情,想必叔叔也是之前不知道说对吧,但是还是发生了,所以,你拿什么保证?”

    赫连诺现在就是不依不饶的,因为这个就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自己当然不会收软。

    “赫连诺,你这样说话是不是有些咄咄逼人了,我说了今天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也请你不要一直再继续这样胡说八道。”

    赫连诺就是故意给自己找事情,但是自己也不会就之后轻易中招的。

    “叔叔,我说的都是实话了,这样的事情经历一次就够了,以后也不干在轻易尝试了,叔叔现在这个模样,似乎是恼羞成怒了,难不成这件事情还和叔叔有什么联系不成,我们是受害者,难道还不能说两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么?”

    论嘴皮子上的功夫一般人还真得不是赫连诺的对手,再者今天的事情确实让人很生气。

    “当然可以都,叔叔都说了,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一直这样不依不饶的,叔叔也很为难,所以,也请你放端正自己的态度。”

    赫连绪看着赫连诺,眼里都是警告,赫连诺就是故意给自己摘事情。

    “赫连先生是觉得我们的态度不够端正么?”

    凤玺看着赫连绪,眼里有着杀意,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干什么。

    不过就是想要再一次的伤害沐锦,自己都舍不得伤害的人。

    这些人也真是有勇气呢,自己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什么是端正态度,以后你最事情也会有一个分寸,不会这样不管不服的和我作对?”

    凤玺放开沐锦快速的走上前,一把掐住赫连绪的脖子,狠狠地看着人,眼神就好像要直接就把人掐死了。

    “你给我记住了,我不管今天的事情给偶然的还是有人刻意为之的,如果下一次再让我看见这样糟心的事情,特别是还在你的地盘上,我给你说,我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凤玺死死地掐着人的脖子,赫连绪差一点就不能喘气了。

    使劲的去扳开凤玺的手指,但是他的力道没有凤玺的打,就只能够一直不停的挣扎。

    周围那些人看着凤玺这样杀气腾腾的,肯定都不敢出声了。

    因为现在凤玺的神色那就是想要杀人的,哪个人不爱惜自己的性命,自然不想要和凤玺沾染上一点关系了。

    现在的凤玺那就是一个杀神,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所以还是不要惹祸上身。

    “放放开我。”赫连绪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看着凤玺,眼里也是有着杀意的。

    “放开你,当初谋划这一切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自己现在的结局,现在想要我放开你,那是不可能的?”

    凤玺眼里就是毫不掩饰的**裸的杀意,伤害沐锦,自己就应该有一个觉悟,死的觉悟。

    “凤玺,放开他?”如果现在赫连绪在这里出事。

    自己和凤玺的地位一定会很尴尬的,最重要的就以后办事情很不方便了。

    沐锦不愿意以后我那样的人而让自己处境更加的尴尬。

    因为除了赫连绪,不是还有一个赫连昀嘛,那个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

    “老婆?”凤玺不愿意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人。

    因为这些人是真的想要自己老婆的性命啊,凤玺觉得这个人就是该死。

    “凤玺,不可以的?”

    现在赫连绪死了,不说自己,就是赫连诺那里都是很难交代的。

    沐锦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相反的,把事情想的很透彻,赫连绪现在有事情自己和凤玺也不会好过的。

    “好的,老婆?”凤玺放手放的非常的心不甘情不愿。

    看着赫连绪以后有着杀意,还是不愿意违背沐锦的想法。

    “咳咳咳,咳咳咳?凤玺,你简直就是太放肆?”看着凤玺,赫连绪感觉自己半条命肉没有了。

    难怪那个让一直都是凤玺就是一个疯子。

    可不就是疯子嘛,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因为做事情完全就是无所畏惧的。

    “走吧,老婆,想必今天的事情赫连绪自己也会想清楚的,我不会冤枉谁,欠了我的总是要还的?”凤玺拥着沐锦,直接走出去,今天真的很惊险啊。

    “我们也走吧?”赫连诺拉着赫连冰的手指也跟着走出去。

    看着前面的凤栖梧,其实凤玺还真的有勇气的。

    毕竟在这里敢这样对于赫连绪放肆的人不多了,就是自己的那个父亲,也是礼让三分的。

    现在的凤玺简直就是不管不顾了,但是赫连绪依旧拿人没办法。

    因为凤玺就是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人。

    想必赫连绪自己也是清楚一点的,要不然绝对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凤玺的。

    可能就是知道凤玺不好招惹,不太愿意正面喝凤玺对上,想要暗地耍手段,但是似乎效果真的不大呢。

    “叔叔还是省省心,因为有些东西不属于那就是不属于你,你怎么样想挣扎那都是没有用的,因为我志在必得?”

    赫连诺转过头,看着赫连绪,脸上都是笑意。

    属于自己的东西,赫连绪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弃了。

    “那也得有那个服气啊?”赫连绪冷笑,不过就是一个短命鬼而已,真的太把自己当做一回事了。

    “那就拭目以待了?”赫连诺笑笑,有些东西是不能失去也不会失去的。

    自己为了那个位置一直都在努力,走到了今天。

    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因为族长的位置就只能是自己的。

    就只有有权利了,自己才可以给自己喜欢的人想要的生活和荣誉。

    而不是一直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这些年赫连冰为了自己受的委屈已经很多了,自己以后不会让这样的日子下去了。

    自己有权力了,就让赫连冰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自己不能陪伴她到最后了。

    既然不能走到一起,那么以后的道路赫连诺一定要给让安排好,那样即使自己死了也会放心。

    “今天都事情赫连绪不会善罢甘休的?”

    因为凤玺的所作所为无疑就是再挑衅,并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给赫连绪难看。

    赫连绪那样要面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甘心,想方设法一定要找回场子的。

    “你真的以为我是一个怕事都人!”

    凤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给自己摘事情了,因为自己有的是办法收拾那些人。

    “你是不用怕那些人,但是有些时候暗箭难防啊,特别是赫连绪那样都人,早些年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你现在的作为无疑就是在啪啪啪打脸,估计赫连绪是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赫连诺和赫连绪的对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那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赫连诺简直就是了如指掌了。

    现在也是希望凤玺小心一点,有时候即使很相信自己的能力,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赫连绪的手段可不是哪一种光明磊落的,所以赫连诺才有一些担心。

    “没事的,我不在乎的?”

    活了这么对年,凤玺还真的没有怕过谁。

    除了沐锦,因为总是会怕沐锦有事情,害怕沐锦受到伤害。

    所以只要是对于沐锦的事情,凤玺总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容不得出现一丝一毫都差错,因为很j可能后果自己承受不去。

    “真是痴情啊?”

    赫连诺看着凤玺,这样的好男人真的不多了,愿意这样无缘无悔的对一个人付出。

    “那和你没关系?”凤玺看都不看人一眼,看着自己怀里的人。

    “老婆,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那些人我是一定会给你收拾的?”

    只要机会到了,凤玺一定会不留情面的。

    “我没事的,你别紧张?”

    看着又继续开始紧张兮兮的人沐锦有些好笑,自己一直都不是哪一种柔弱的好不好?

    沐锦的承受能力是真的很不错的,看着一边的脸色依旧还是很苍白的人,沐锦简直就是面不改色。

    “倒是赫连冰,脸色似乎不太好啊?”看着赫连冰,沐锦有些担心。

    “老婆,她没事的,死不了?”凤玺说这句话赫连诺就不爱听了。

    “我姐姐比较柔弱,一直都还平平安安的,没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难免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这也很正常的?”赫连冰就是那种比较标准的大小姐了。

    “我家老婆一直都是这样的处变不惊的!”

    凤玺最乐意的就是夸奖沐锦了,那可能比夸奖自己还有存在感。

    “瞧你那副模样,妻奴?”赫连诺感觉这以后有事情想要和凤玺合作。

    突破口那一定就是沐锦了,因为沐锦在凤玺的世界里有着绝对的主导权。

    只要沐锦答应了,大对数凤玺都不会否认就是反驳的。

    因为沐锦说的那就是对的,沐锦说的那就是最高的命令。

    “说的你不是一样?”赫连诺只是比较内敛而已,要不然也是半斤八两了,不过凤玺依旧还是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好的男人。

    其他的人都是比不上了,所以更加努力的把沐锦宠的无法无天。

    赫连家。

    “怎么样了,听说那里发生爆炸了!”

    南宫月的语气非常的平静,似乎发生那样的事情也是无关紧要的,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儿子的安危。

    “听说处理的还不错,所以没有任何人伤亡?”

    赫连昀端着茶也是风轻云淡的。

    这两个人现在的模式不像夫妻,倒是很相哪一种合作伙伴。

    “还真的遗憾啊,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想必赫连绪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对吧,凤玺那个人不是号招惹的,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缝隙对于沐锦的维护那叫一个叹为观止,只要和沐锦的事情沾上关系的,凤玺一定会不依不饶的。

    凤玺这个占有欲其实还是有些吓人都,至少自己还是没有见过谁的感情这样炙热的。

    感觉就是倾尽了自己的所有,孤注一掷,如果沐锦有事情,估计凤玺有就差不多完了。

    也难怪那些人千方百计的就是想要沐锦死。

    不过那些人也不想想,凤玺既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露出自己的弱点。

    那么就是有着十足的把握可以保护的很好的。

    那些人现在想要这样明目张胆的攻击沐锦,凤玺不撕了人才怪。

    如果是自己,宁愿去攻击凤玺都不会去攻击沐锦的。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那些人就是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也难怪会有那样的结局。

    “但是赫连绪也不会就这样算了的,你也知道的,那个人有多么的记仇,凤玺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给他难看,这口气恐怖还是不能咽下去?”

    毕竟是自己的兄弟,赫连昀还是很理解的。

    赫连绪就是喜欢算计人,只不过凤玺也不是差劲的哪一种,这两个人谁输谁赢还真的不敢说。

    “那就拭目以待了,反正无论什么样,对于我们都不会有坏处的,因为你别忘记了,凤玺就是站在赫连诺那一边的,族长交接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赫连诺最近也是非常的不安分啊?”

    南宫月有些不放心,赫连诺现在似乎都是超出自己的控制了,变得不好把握了。

    “没事的,族长交接大会,他不会有机会的,因为带时候都是一个死人了!”

    赫连昀嘴角带笑,只不过说出口的话语还是有些伤人的。

    因为在怎么样,赫连诺也是他的儿子。

    但是现在为了那个所谓的利益,赫连昀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儿子。

    一辈子这样高高在上习惯了,所以对与那些想要觊觎自己位置的人当然是处置而后快。

    不管那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只要对于自己有威胁,赫连昀一定会不留余力的抹杀。

    再说,赫连诺的出声一直都不是自己自愿的,都是被逼的,那样一个人继承人真的就不应该存在。

    “那就好,我们必须把一下准备一下,防范于未然,还不然到时候要是发生什么意外,带时候真的就不好控制了?”

    南宫月是一个心思很缜密的人,做事情不允许出现意外。

    “放心吧,这一切我都安排好了,还有赫连冰,养育了这么多年,是时候发挥用处和做出牺牲了。”

    想起双生并蒂莲现在的情况,赫连昀盖世忍不住周期眉头。

    “没事的,等到族长交接大会的那一天,赫连冰也差不多可以了,那个人的神魂和双生并蒂莲的契合度最高,只要把赫连冰的神魂作为祭品,那么双生并蒂莲一定会复活的?”

    南宫月一直都不敢说,那个清幽秘境的圣物,现在居然枯萎了。

    如果找不到治疗的办法,赫连昀这个族长的位置也就差不多走到尽头了。

    因为那些人是不会放弃这样好的机会的,一定会把赫连昀拉下马的。

    特别是赫连绪,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求之不得。

    但是赫连昀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流传出去的。

    所以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保密的,除了当事人基本上没有任何人知道,或者说,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已经死了。

    “我就怕这件事情败露,玩挺想让赫连冰和林嘉联姻的,因为林家都势力你也是真的的,那是不容小觑的,并且林嘉一直对于赫连冰就很喜欢,即使这样的时间不会长久,但是那也是足够了。”

    “因为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赫连冰死了,我们在一起设计一下,祸水东引到赫连绪的身上,我想,这一定会很有意思的,毕竟林家也是不号对付的,林家和赫连绪也会不死不休?”

    毕竟自己的老婆被人杀了,没有那个男人可以演的下这口气。

    既然赫连冰都要死,那还不如让自己利用一下。

    以后说不定林家还是最得力的助手呢,那样的号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南宫月这样计算的很彻底都人,当然不会忘记榨干别人的价值。

    “你觉得凤玺来这里最大的目的是什么,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啊?”

    南宫月对于凤玺的印象不是太好。

    因为凤玺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生活在阴暗处的人,这样的人是真的很难对付。

    所以南宫月有点担心因为凤玺的出现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控制。

    “别担心,凤玺再厉害,也还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如果安安分分的那就没问题,如果学不会安分守己,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毕竟,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于自己的残忍?”

    赫连昀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

    这一辈子还真的就没有对于什么不能下手的。

    包括即使为了利益牺牲自己的孩子,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孩子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死了那就死了。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自己也不在乎现在赫连诺怎么样,那个人早就应该死了,自己让他活了这么久,也是一种仁慈了。

    “凤玺其实我这里的目的不难猜的出来,应该就是为了那个双生并蒂莲。”

    来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这个想法,都是因为双生并蒂莲而来的。

    “还真是贪心呢,双生并蒂莲就是清幽秘境的圣物,一般人也休想打注意?”

    赫连昀当然不允许了,据说双生并蒂莲还有着延年益寿的功效。

    那个的好东西,想要从自己都手里抢走,除非自己死,要不然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凤玺并不好对付,我们也不能对付沐锦,千万不要喝赫连绪犯一样大的错误,不然你也看见了,下场都不是太好?”

    南宫月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沐锦那里,真的动不得,要不然谁知道凤玺那个疯子会做什么疯狂的事情。

    到时候场面会更加难于收拾,所以对于沐锦,南宫月即使有想法,那也是不敢动的。

    “前车之鉴确实让人有些忌惮,但是也不是不可行啊?”赫连昀看着南宫月笑着说到。

    “说说你的办法?”看着自己的老公,南宫月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办法。

    很多时候,南宫月的办法确实很好的,那样的想法自己未必会有。

    所以很对时候有事情赫连昀都会选择和南宫月商量,因为南宫月真的就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

    一件事情也能找出很的办法来解决的。

    但是就是太理智了,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也可以做到下杀手。

    如果不是因为出于这个地位,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

    自己一定会认为赫连诺不是这个人的儿子。

    因为赫连诺的出声本身就是一场算计的来的,包括赫连诺活到现在,那也是因为赫连诺还有作用。

    不然以南宫月的绝情,赫连诺未必可以活到现在。

    所以啊,人心真的就是一个很难猜测的人。

    “赫连绪不是千方百计都要除掉沐锦么,我们混水摸鱼就好了,死了也不是我们都责任,到时候即使凤玺寻仇,那还不是赫连绪自己背着,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当然了如果可以,最好凤玺一起死了最好,因为凤玺那样的人活着,始终还是一个祸害?”

    凤玺那样的存在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旦自己什么时候不注意了,可能就爆发了。

    “没事的,到时候就是凤玺,也别想走出清幽秘境,再者,沐锦死了你以为凤玺还会独自或者不成?”

    凤玺的感情真的很强烈,那种强烈到即使另一半死了自己也活不到。

    “那就这样决定了?”南宫月点点头,所以凤玺还是不能活着。

    “我们去看看双生并蒂莲,看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始终都是两个人最怕的地方了。

    因为一旦被别人发现双生并蒂莲在自己手里枯萎了,自己这个族长可能也差不都走到头了。

    “对了,明天你找赫连冰谈谈,和林家联姻不错的?”

    赫连昀看着自己的妻子,两个人都想法都是大同小异的,都时想要榨干别人的所有价值。

    “这件事情我会去办的,你放心吧?”

    南宫月也是这样想的,现在看着赫连昀也这样说,当然不谋而合了。

    回到现在居住的地方之后,凤玺赶紧给沐锦检查了一下有没有那里受伤。

    “我没事的,你就是太紧张了,倒是你,你当时一直护着我,伤到自己没有?”拉着凤玺的手指,沐锦看着人眼里都是担心。

    “老婆,我没事的,就是担心你?”

    看着沐锦眼里的担忧,凤玺果然很受用,忍不住去亲了一口沐锦的嘴唇,笑得更加开心了。

    “你觉得今天的事情喝赫连绪关系大不大?”

    沐锦感觉赫连绪虽然有些事情联系,但是不是全部,所以背后应该还有什么人才对。

    但是谁会和自己有着这样深的仇恨呢,除了。

    但是也不太可能啊,既然这样那个人的消息未免太灵通了,自来到这里他都是非常清楚的

    这样想起来未免就有一些可怕了。

    “老婆想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赫连绪确实只是一部分,还又很大的一部分都是因为凌弑天?”

    说到凌弑天凤玺有些咬牙切齿,凌弑天还真的就是阴魂不散。

    自己能够来这里,可能凌弑天也是这样的。

    所以自己需要更加的小心了,上一次就是让凌弑天钻了空子,这一次绝对不能这样粗心大意。

    沐锦要是下一次受伤,缝隙都觉得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了。

    因为一直都说想要保护沐锦,却一直没做到。

    “你别担心,你真的做的很好了,我很幸运有你这样的老公?”

    现在的沐锦很感谢沐老夫人,因为沐老夫人的劝说自己才会和凤玺走到一起的。

    不得不说,自己奶奶的眼光真的很好,自己有时候还是太懦弱了。

    “不是,是我太幸运了,才会遇见你,真的,我觉得现在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以前那些日子,自己活的真的很混乱,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了,这种恭维的话我们就不说了,现在怎么办,凌弑天真的很不好对付啊?”

    至少现在自己的能力和凌弑天差距的太远,自己现在只会给凤玺拖后腿。

    “老婆,别胡思乱想,就只有你一直在我身边好好的,我才会这样更好,因为我的一切的基础都是因为你啊?”

    沐锦现在才是自己活下去的勇气,所以沐锦绝对不能有事情。

    “好,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了?”

    以后无论生死,我都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我们永远不分离。

    “好,一直在一起,一直不分离?”凤玺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就是太圆满了。

    “走吧,老婆,现在带你去看看好的,那些人看戏都看够了,现在我们也该去看看了?”凤玺可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双生并蒂莲的地方自己还没有消息呢,现在应该有人回去看看了。

    “你是说?”沐锦有些高兴,现在的沐锦对于灵力的提升很执着。

    因为只有自己强大了,自己才会不拖累凤玺,才不是凤玺的累赘。

    “瞧你高兴的,即使你什么都不会,我依旧还是会宠着你的?”

    因为沐锦就是自己的一切,沐锦没能力。

    自己就一直保护她,沐锦依赖自己的感觉还是很好的,至少自己特别的享受。

    “好,那你要一直宠着我?”沐锦摇头笑道,凤玺对于保护自己这件事情是真的很执着。

    “走吧,老婆?”拉着沐锦的手指就走出去了。

    赫连绪这一边,刚刚走进家里。

    “砰?”的一声,赫连绪直接把自己手里的茶杯给砸了,脸色通红,那是气的。

    “怎么啦,父亲?”

    赫连孜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还是第一次看见赫连绪这样生气的,平常即使生气也会克制的。

    “简直就是太放肆了,他凤玺以为他是谁啊,敢这样对待我,真是太放肆了?”

    赫连绪再清幽秘境,也属于哪一种要风得风要雨的雨的。

    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明目张胆的动手啊。

    因为自己是族长的弟弟,那些人多少都会给自己一点面子的。

    还是第一次看见凤玺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并且还在光天化日之下羞辱自己,想想就是很生气啊。

    “凤玺算一个什么东西啊,敢这样公然和我叫板,谁给他的胆子这样放肆的,简直就是不知所谓,不知死活?”

    赫连绪是真的太生气了説话都有一些语无伦次了。

    坐在一边的凌弑天表现的很平静,依旧在喝茶。

    很显然的不奇怪,凤玺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没有人比他更加的清楚。

    发生那样的事情,凤玺不生气才怪。

    不过没杀人倒是让人很意外了,因为凤玺那个人一旦疯狂起来。

    一般人还是控制不住的,现在沐锦就是那把锁。

    一旦锁没了,那就差不多失控了,做什么事情都是不意外的。

    看着赫连绪脖子上的痕迹,确实,凤玺下手还是有些重的,。

    看的出来当时的凤玺是直接想要把赫连绪杀了的。

    不过应该是沐锦不让的,毕竟沐锦那样都人不可能不知道杀害赫连绪的后果。

    “所以我说了,不要轻而易举和凤玺正面对上,因为会很吃亏的,凤玺就不是一个会和你讲道理的人,所以有些时候还是需要好好的谋划,都说了,沐锦哪里才是关键?”

    凤玺唯一的弱点,就是那个人类的女子。

    “你是说沐锦?”这个女子今天赫连绪才发现人的重要性。

    因为当时凤玺眼里的杀意是非常的明显的。

    赫连绪自己都感受到了那个澎湃的杀意,赫连绪都差不多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但是却因为沐锦的一句话。

    那个杀气腾腾的男子就立刻停手了,不得不说,沐锦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了,那简直就是凤玺的致命点啊。

    “看见了,还真的不简单呢。”沐锦倒是很理智。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族长的交接大会可能快要到了,现在就可以准备了,赫连昀那里最近一定会防范的更加严密的,不好下手?”

    赫连绪看着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不顺眼很久了。

    同样都是一样的,凭什么那个人可以高高在上,自己却还要一直听从他的话语,赫连绪这样骄傲的让当然不允许了。

    人啊,有时候为了权利是真的什么都可以牺牲的,更何况是别人的性命,那就更加的不值钱了。

    “别着急,杀害赫连昀对于你们而言很难,但是对于我是很简单的?”

    因为自己是妖,那些人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活不到百年的人,所以特别简单的。

    “你的办法是什么?”赫连昀看着凌弑天,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和自己说过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计划。

    所以一向对于的赫连绪心里也有些不安。

    “可以啊,你想要听关于哪一方面的?”凌弑天无所谓。

    “难受就和我说说关于赫连昀的吧?”赫连昀就是自己的一根刺啊。

    赫连绪是无时无刻不希望赫连昀死啊。

    那简直就是对于自己长年累月的折磨啊,看着赫连昀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那一切也应该是自己的。

    自己的能力并不比赫连昀差,只不过就是因为自己不是正室出生的孩子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