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87章 一直守护你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赫连昀,那很快就是一个死人了,你没必要这样介意,再说,想要对付赫连昀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等着吧,估计就会是这几天的问题了。”

    “倒是凤玺那里,我觉得和有必要派尔去看着,因为凤玺不是一个懂得安分的人,现在估计都在行动了??”

    毕竟凤玺来这里的目的一直就是为了双生并蒂莲,现在自然会想方设法都都要寻找啊。

    凌弑天当然不会让人这样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要不然沐锦的封印解开,难受的还是自己。

    因为沐锦不会放过自己,凭着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

    凌弑天对于沐锦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沐锦看着是一个很淡然的人,但是同样的也是一个非常的记仇的人。

    对于那些伤害自己的人,没有太多的仁慈之心。

    更何况当初自己还伤害了沐老夫人,沐锦对于这件事情才是真的最在意的。

    “凤玺那里我一直都是派人看的人,一有动静会有人回来禀告我的?”

    赫连绪当然还是有一点准备的,要不然也是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早就被那些兄弟吃的渣渣都不剩了。

    生在这样的家族,废物就是不应该存在的,只有你强大了,才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侮辱。

    这些事情赫连绪看的很清楚,那些没有崭露头角的人活的是多么的艰难。

    赫连昀压根就是不给那些人一点活路,完全就是把人往思路死逼。

    别以为赫连昀不知道那些有一点能力的人都是怎么死的。

    除了赫连昀,没有说会这样心狠手辣。

    只要对于自己位置有威胁的人,赫连昀都活毫不留情的抹杀。

    因为咋赫连昀的眼里,那些人就是不应该存在的阻碍自己的人都应该去死。

    如果不是自己有能力,赫连绪觉得自己的下场也和哪些人差不多,因为赫连昀同样的不会放过自己。

    并且比起其他人,赫连昀其实更加恨得是自己,因为自己才是最大的阻碍。

    “对于你而言确实不难,但是真的能够让人死?”

    只要赫连昀死了,其他的什么都是好说的。

    就是那个人一直以来防备心都很严重,所以自己自己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当然,即使不死,那也是一个废人了!”凌弑天对于自己的手段还是很有把握的。

    “那就好,因为赫连昀一直都是很狡猾的,早些年也不是没有人试图谋害过,但是因为那个人的警惕心很重,所以最后刺杀都那个人活生生的被赫连昀凌迟处死了?”赫连昀的手段确实非常的狠辣。

    那是当着很多人做的,就是为了告诉那些人。

    不该动的心思最好不要动,还不然这就是最后的下场。

    自从那一次之后,那些原本有些蠢蠢欲动的兄弟。

    变得更加的安分守己我了,再也不敢放肆了。

    “没事的,赫连昀还不能拿我怎么样?”

    凌弑天完全就是无所畏惧,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确实有这种资本,那些人斗不过自己的。

    “那就拭目以待了,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能力了!”

    凌弑天的能力赫连绪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

    因为直到现在为止,凌弑天也是一直没有动作的。

    “我有没有能力你会知道的?”对于赫连绪的质疑。

    凌弑天没说话,因为有时候就只有自己本身的能力才可以证明一切。

    要不然其他的都是没有用的,说多了赫连绪也不会相信自己的。

    “我就等着!”

    现在两个是合作伙伴,赫连绪当然也不能太过于明目张胆。

    有要不然到时候凌弑天心里不舒服自己,那个环节给自己穿小鞋,到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等着吧!”凌弑天温润的脸上都是笑意,眼里有着算计。

    沐锦这一边,跟着凤玺一直到处转悠。

    看着现在这里的荒凉,和刚才那些奢侈简直就是没法比啊?

    “这里是?”

    看着周围,沐锦非常的警惕,因为因为这里确实有些阴暗。

    “嘘?”凤玺朝着沐锦作了一个动作,手指拆着面前指了一下,示意沐锦去看。

    “是赫连昀,他在这里干什么?”沐锦连忙压低自己的声音,以免被别人听见。

    “来这里,估计都是有事情,个。更大的可能就是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吸引人?”

    因为赫连昀是一个很会算计的人,并蒂莲那种东西,绝对不可能刚在自己的身边,而是那些别人想不到的地方。

    现在这里就很不错,凤玺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一直跟着人。

    凤玺也不会想到双生并蒂莲会在这样都地方,赫连昀还真的即使老谋深算啊,想事情真的你似乎太周到了。

    “这个赫连昀倒是很聪明?”只不过城府太深了。

    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感觉一个不注意,自己也是会被算计的。

    和这的人当初真的很不好,至少非常的不安心。

    “赫连昀就是一个老狐狸,想的额东西一般人当然想不到了,就是处理事情拿度是出乎意料的?”

    凤玺看着赫连昀的背影,一辈子做过那么多大的错事。

    不知道为了那些所谓的名利值得不值得,即使得到那些可能会牺牲自己的孩子,赫连昀也不会在意的。

    反正凤玺感觉赫连诺对于这两个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真是那就是一个利益的牺牲品。

    有时候凤玺给感觉赫连诺活着还真的就是一个笑话。

    因为都是不被自己的父母希望生下来的,那就只能被遗弃了,因为自己就不应该存在。

    “我也不喜欢这个人,因为一个父亲达到为了利益不要自己的孩子,确实不多了?”

    虽然自己的父母一直都不在自己的身边,但是沐锦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爱自己。

    绝对不会和赫连昀这样,那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格的父亲。

    因为不负责任,有时候,有这样的父亲比没有更加让人难受。

    “走吧,老婆,我们继续去看看,也许会有更对的惊喜呢,虽然赫连昀是一个狼心狗肺的,那也是追求不一样,因为对于赫连昀而言,也许利益和权利才死最重要的。”

    和前世自己的母亲差不多,为了利益什么都是可以牺牲的。

    因为已经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早一起,那颗心也早就死了。

    所以对于其他的人自然没有什么感情了,就是自己的亲骨头。

    对于那些都是些丧心病狂的人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

    “所以这人有时候很悲哀不是么,自己想到的一直得不到,只能追求一些外在的来填补这些空虚。”

    沐锦感觉那就是一个很可怜的人,因为除了那些利益。

    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就算你死了,那些人也都是高兴,没有说会为你悲伤的。

    “那可不,老婆,那些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需要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就好了,无论自己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那都是自己的选择,自然怨不了别人。”

    凤玺不会去同情那些人,因为都是自作自受,怪不了别人,所以做好自己真的很重要啊。

    “也对,欠的总是要还的?”沐锦对于这一点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

    “小心一点,因为赫连昀是一个很谨慎都人?”

    这一次如果惊动了赫连昀,以后可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凤玺运用自己的灵力把自己和沐锦的气息隐藏起来。

    “好的?”沐锦点点头,这些事情以前也改做过的,切记就是不能打草惊蛇。

    很显然的对于业务的熟练让凤玺自愧不如,看着沐锦的动作,凤玺感觉自己的担心就是对于的。

    “他在干什么?”

    看着赫连昀拿着一个盒字很宝贝的在摸着。

    那动作怎么看都是有一些魔怔的,看的沐锦提头皮发麻,因为赫连昀的表情实在是真的有些慎人。

    “那应该就是双生并蒂莲?”

    凤玺的眼里有着笑意,看着赫连昀非常宝贝的东西,自己是一定要得到的。

    “这东西还能活么?”从另外一边走出来的人让沐锦惊讶了一下。

    因为南宫月进来的时候模样任何的声音,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想必南宫月本身的能力也是很厉害的。

    “当然,需要一个阴女的神魂,主要把神魂和并蒂莲合二为一,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赫连昀打开盒子,看在盒子里面那两朵枯萎的莲花,血红的颜色似乎已经失去了光泽一般。

    “怎么枯萎了!”

    沐锦看着并蒂莲,并蒂莲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但是这样的宝物虽然很罕见,但是生存能力噎死很强悍的。

    一般情况在不容易死,这些都是沐锦从妖月拿给自己的书上看见的。

    “都是因为那个诅咒之子,那个孩子就不应该存在,现在家族的宝物枯萎了,让我们如何对族人交代?”

    南宫月的眼里是对于自己的儿子那还不在意的狠辣。

    沐锦一点都不怀疑如果现在赫连诺站在这里,南宫月会不会直接就把人杀了。

    沐锦摇摇头,不明白有什么深仇大恨,对于自己的儿子居然满心的杀意。

    “那个孩子是真的应该死,赫连家不应该这样的孩子存在,那是祖上一直传下来的,每一代都有,每一次都是双生子,但是每一次都会死了,因为族人不会允许双生子活着,那是诅咒之子?”

    赫连昀也是恨着赫连诺的,一只都是恨不得赫连诺去死的。

    那样的人当初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赫连昀绝对不允许那个人活到现在危害到自己的。

    “对,诅咒之子都应该死,就是因为这个孩子,我的另外一个孩子才会死的,算命先生不是说吃了那个药诅咒之子才会死么,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儿子,而不是这个诅咒之子?”

    南宫月对于赫连诺其实除了很还有更多的是惧怕。

    因为据说以前也是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的。

    最后整个族人都死了,所以一旦确定那个是诅咒之子,一定要弄死,要不然以后死的就是自己了。

    在自己的命和别人的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为了保全自己二牺牲其他人。

    所以自己不能死,那么死的就是赫连诺。

    因为赫连诺就是诅咒之子,会给族人到来灾难的,那样的人怎么可以一直活着呢,必须死,一定必须死。

    “太自私了,在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孩子,南宫月居然下得去手?”

    沐锦摇摇头其实很想要看看南宫月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就是自己的儿子都不能放过。

    居然回去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传言,那些都是不切实际的好不好。

    “所以,等着把赫连冰的神魂抽出来之后就是赫连诺的死期了都已经让他活了那么对年了,现在也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赫连昀点点头。

    “按照计划进行?”南宫月点点头,沐锦这一路确实心情有些复杂,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都父母呢。

    “其实感觉赫连诺真的是一个很可怜的人!”

    以前应该也是经受了很多折磨才走到今天的,因为那些人对于赫连诺都不仁慈。

    “老婆,别担心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其实以前我也是这样的,我的母亲和南宫月差不多,也是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牺牲的。”

    凤玺感觉想起以前就是恍如隔世啊,似乎都过去恒久远了,自己都有一些记不得那些人的模样了。

    “凤玺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凤玺那些曾经没有自己,所以沐锦也不会去问,因为那是属于凤玺的伤口,自己不愿意凤玺再一次回忆哪一种痛苦的感觉。

    “相信我,赫连诺以后或感谢那些人?”

    因为没有那些人,自己一定不会走到今天,就是努力的想要高高在上,看着那些人匍匐在自己的脚下任由自己侮辱。

    不是凤玺恶趣味,不过就是以牙还牙而已。

    那些人折磨自己的时候可能都想不到自己还有今天。

    “好的,老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会一直守护你的,不会让你受伤,不会让你伤心难过的,以后的日子我和你一起走,所有的风雨我都会给你遮挡,做你最安全的港湾,可以做什么事情都是无所畏惧的。

    “我知道!”

    现在沐锦面对凤玺总是时不时的说这些情话已经免疫了,因为感受得到凤玺是真的很爱自己啊。

    “那个族长交接大会似乎不远了,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处理,赫连昀想要利用赫连冰的神魂来拯救枯萎的并蒂莲?”

    沐锦知道这人一旦失去神魂,其实也就是和傻子差不多了。

    沐锦真的不想要看见那样的场景出现,因为赫连冰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

    “老婆不喜欢的事情我自然不会让她发生,你放心吧,神魂也不是想要抽就可以的,我有的是办法让他抽不出来?”

    这些邪门歪道早些年凤玺可是非常的擅长的,自己知道应该怎么样去解决。

    “不过办法我会和赫连诺说,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保护好,靠别人都是没有用的?”

    凤玺一直都是薄情寡义的,对于被人有人没什么同情心,所以即使有办法自己也不打算出手。

    自己的女人如果自己都保护不好,这样的废物就不值得自己合作了。

    “好的,我们和赫连诺商量一下?”

    沐锦点点头,很明白凤玺的脾气的,凤玺一直对于自己都是很宠溺的,但是对于别人那就是一点耐烦心都没有。

    “谁让你是我老婆呢,老公就应该听老婆的话啊,那样才是一个标准合格的老公?”

    凤玺励志做的更好,让沐锦更加的依赖自己,离不开自己。

    “是是是,你最好了,你最好了?”沐锦笑笑。

    “那是!”

    凤玺看着笑颜如花的人忍不住在沐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沐锦的脸蛋爆红,看着周围似乎没人才放心,光天化日的,确实有些害羞啊。

    关键就是凤玺这样的人就不会选择克制的想,想要什么直接就做了,沐锦完全来不及反应。

    “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做贼,我们是夫妻啊,亲热很正常的,再说,现在我们隐身,那些人看不见我们的。”所以凤玺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

    “走吧,别在这说了?”沐锦的脸皮没有凤玺的厚,至少说不出这样理直气壮的话的。

    “老婆,我牵着你?”

    凤玺紧紧的拉着人的手指,非常的粘人。

    沐锦看着身边的人,以前也是听说过这一位的传闻的。

    都是冰冷的不近人情,现在看看,这简直就是非常的热情啊。

    并且很会**啊,撩妹手段简直好的不要不要的。

    至少有时候说出口的一些话语让自己直接脸红心跳无法反驳。

    现在的凤玺和以前那个高冷的形象相比。

    沐锦还是感觉自己更加的喜欢这一位,虽然人设崩了,但是现在的凤玺更加的接地气了。

    “好,听你的?”

    两个的感情,都是溺宠我,我宠你的,因为都是相互的。

    苏城这边,白云暖看着自己的婚礼日期。

    想起沐锦的奶奶那个一直都很慈祥的老人家,白云暖想要去拜见一下人顺便问一下沐锦的踪迹。

    “大叔,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沐老夫人啊?”

    那是沐锦最尊敬的人了,并且小时候老夫人对于大家是真的很好的。

    所以白云暖一直记着那个慈祥的老人家,感觉非常的亲切。

    “你是说沐锦的奶奶?”

    乔墨白很早以前见过那个让,只不过那时候人还是很年轻的。

    “对呀,小时候老夫人对于我们很好呢,所以我一直都记得?”

    那个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那时候很幸福呢。

    “可以啊,我们一起去看看?”

    乔墨白一直都知道白云暖是一个非常感恩的人。

    别人对于自己的好,哪怕只是一点点,她都是记得一清二楚的,所以想必那时候沐老夫人真的给人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了。

    对于那些对自家暖暖好的人,乔墨白也会对于人很好的。

    因为那些人都是曾经帮助过她的人,而现在白云暖是自己的老婆,所以去看看于情于理都是必须的。

    “大叔你真好。”

    白云暖感觉自家大叔越来越好了,真的是很暖啊。

    有时候肉不得不说其实自己眼光很好啊,有这样一个人陪着自己一辈子过着简单的生活,那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白云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幸福。

    “我感觉我现在都人生已经圆满了?”

    有了很要好的朋友,还有着很爱自己的老公。

    自己将会有一个家庭,以后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现在都生活真的很好呢,至少自己很幸福。

    那是一种来自心灵的安全感,感觉自己现在也是有归属的人了。

    再也不是哪一种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了都不会有人哭泣的人。

    “谢谢你,大叔?”很多人都说自己嫁给乔墨白是因为乔墨白很有钱,自己贪恋那些权利,还不然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呢。

    因为乔墨白身体有残缺,自己照顾自己都是问题,如何照顾妻子呢。

    这就是为什么乔墨白即使家世很好,也没有人愿意嫁给她的原因。

    大多数女的想要的另一半都是希望能够照顾自己。

    而不是一个还要自己操心的人,那样生活会很累的。

    但是那些人都想错了,因为乔墨白真的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人。

    什么事都是不需要自己担心的,反而是自己。

    很多时候做事情完全就是不用脑子思考的。

    所以很对地方都是有纰漏的,还是乔墨白给自己处理呢。

    有时候想一想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可以遇见这么一个人。

    “你个傻丫头一天都在胡思乱想什么,脑袋瓜子理念想的是什么,我们是夫妻啊,夫妻之间用不着这样的。”

    乔墨白轻轻的捏了一下白云暖的鼻子,动作非常的宠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呢。

    “想你啊,我现在脑子里心里想的都是你啊,不都不知道,你现在就是我的全部啊!”

    看着乔墨白,白云暖把自己的感情说的很直白。

    “不知羞的傻丫头。”

    看着白云暖的方向,紧紧的拉着人的手指,白云暖的手指有些粗糙,但是自己却很喜欢。

    因为乔墨白知道自家小丫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

    总是会想着办法给自己找事情做,所以手指不细腻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无论是什么样子,自己很喜欢就对了。

    “哈哈哈,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这些话就没必要了,反正都是要睡一个被窝的人!”

    两个人现在也算真正意义上的夫妻了。

    因为两个人除了夫妻关系一直都很纯洁意外,结婚证是已经领了的,速度比沐锦还要着急,所以两个人现在是一家人。

    既然都是一家人,白云暖可学不会在自家人的面前还是那样拘谨,要不然就该难受了。

    但是乔墨白还真的就是喜欢白云暖这样张扬肆意的模样感觉很青春。

    自己看着也是很有朝气的,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是真的很舒服。

    “我家傻丫头脸皮越来越厚了?”

    但是自己确实越来越喜欢了,以前的喜欢也只是一点点。

    现在都喜欢乔墨。白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楚有多少,但是就是不能离开白云暖。

    “哈哈哈哈,那大叔你喜欢么?”

    白云暖平时就是有一个爱好,就是很喜欢调戏乔墨白。

    有时候看着乔墨白的反应,给了白云暖一种自己就是地痞流氓的感觉。

    虽然很诡异,但是自己该死的就是喜欢。

    现在看见乔墨白就是忍不住调戏,自己的老公自己不调戏,难道要给别人调戏么,当然不。

    现在白云暖很是恶趣味的,看着自己的老公,怎么看都是最帅的。

    “你看着我干什么?”

    感受着来自身边的灼热的视线,乔墨白有些微微的不在再。

    不过白云暖要是喜欢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只要白云暖高兴,乔墨白是愿意配合的。

    因为毕竟也是一种增进夫妻感情的交流方式。

    自己平时话不多,一直都是白云暖找话题和自己说,有时候乔墨白也会没有安全感。

    就怕什么时白云暖对于自己没兴趣了,喜欢上别人了。

    “因为你很帅啊?”

    这就是说的大实话了,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在白云暖眼里乔墨白一直都是不一样的。

    一开始乔墨白是自己同情的病人后来是心疼的爱人。

    无论那一个时期的乔墨白,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女人都是感性的,又得时候也是可以爱情转移的。

    谁知道有时候那一份不忍最后会不会变成心疼。

    不过,感情这种东西,相互喜欢并且走到一起的真的不多了,所以自己也是知足了。

    “走吧,傻丫头?”

    这个傻丫头一只都觉得自己很好,但是乔墨白却觉得。

    白云暖才是最好的,因为白云暖一直支撑着自己走到今天,没有白云暖,真的不会有现在的乔墨白的。

    “好的,大叔,我们马上去?”白云暖推着人就往沐家哪里走去。

    而现在的沐老夫人直接就是焦头烂额的。

    因为最近每一天沐璇都会来和自己哭诉。

    因为以前沐璇一直都是家里娇宠的,也没有遇见过这些情况,所以现在面对顾峰的事情难免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老夫人也是狠下心直接避而不见的。

    因为沐璇始终是自己的孩子,沐老夫人一看人的态度那就是还那样理解透自己的意思。

    其实沐璇是一个不笨的人,就是不愿意去承认自己做错了。

    一直不愿意面对自己这些年的做法有多么的离谱,现在沐老夫人直接就是不想要理人。

    因为沐璇都是喜欢蹬鼻子上脸的,自己绝对不能再继续心软了。

    因为自己的心软最后受伤害的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沐锦一直都是嘴无辜的那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都出生。

    所以沐锦才不是应该还债的那一个,再说,当初白露也没有欠沐璇什么。

    一直都是沐璇自己不停的在作,后来更加的变本加厉。

    以前觉得人还年轻懂事情,现在看看,沐璇完全就是无理取闹,就是想要沐锦不好过。

    因为沐璇对付不了白露,所以就只能对付沐锦了。

    那时候人还小,沐璇千方百计的也是为难人。

    那还是在自己看见的时候,沐老夫人完全不知道在自己看不见的时候沐锦到底受了多少委屈。

    但是那个孩子却一直不说,也不会和自己告状。

    这一点倒是很像沐珩小时候,脾气也是这样的倔强。

    所以啊,沐老夫人真的很心疼沐锦,一直都是,那个即使受委屈也会默默不说话的。

    要是沐璇,肯定害怕你不知道她受委屈了。

    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把沐锦赶出沐家。

    但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自己儿子的女儿啊,还是唯一的,无论怎么样,沐老夫人都是做不到的。

    “沐璇小姐这些天一直都来的,老夫人真的不打算见一下么?”

    反正沐璇的态度非常的执着,见不到老夫人是觉不罢休的。

    “随便她吧,反正我是不会见人的?”

    沐老夫人打定主意了,因为沐璇就是欠教训。

    现在不好好吃一点苦头尝试一下,以后回更加的无法无天的说不定还会做什么不能挽回的事情。

    自己的女儿就是太极端了,有时候考虑问题压根就不用脑子。

    “也是,沐璇小姐这些年确实有些过分了?”

    张妈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好歹也是一家人。

    沐璇就是巴不得沐锦不存在或者说把沐锦赶出沐家,那样就开心了。

    “沐璇现在也是一个当妈的人了,有时候也不知道给自己的孩子塑造一个好的榜样,在这样继续下去,顾莹莹以后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

    但是这样的以后在婆家日子不会太好过的。

    现在苏城凡是有一点家世的,人家都不会允许你这样放肆的。

    因为那些名门夫人需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媳妇。

    而不是一个整天就知道闹腾学不会安分守己都儿媳妇。

    这样的人最后也是离婚,沐璇的现在就是顾莹莹的以后。

    沐璇现在的脾气不但不能帮助顾莹莹,反而只会火上浇油。

    沐璇真的也就这一点出息了,真的不明白自己那些年细心的教导。

    沐璇到底在想什么,以至于现在遇见这样的事情都学不会处理。

    顾峰现在出轨已经是事实了,现在事情既然发生了。

    在责怪谁都是没有用的,因为顾峰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沐璇一直的逼迫。

    早些年自己也说了,顾峰是一家之主。

    有时候还是要给顾峰这个老公的面子,但是沐璇一直都是不在乎,现在好了,出事情了。

    找不到突破口了,所以来求自己了,但是自己也没办法啊。

    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想办法去解决,而不是一直纠缠自己,就是希望自己给她出头。

    这样的解决办法不是长久的,真正的问题还是出现在两个人的的身上,两个人才是根本的原因。

    “你一直对于沐璇小姐都很好,就是要看沐璇小姐会不会理解了?”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是我的孩子,始终都是不能舍弃的?”

    沐老夫人眼里有一些微微的湿润,因为那也是自己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孩子。

    现在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说不心疼那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一次自己必须坚持住,一定要沐璇好好长记性,知道怎么处理这些问题。

    “唉?”张妈忍不住弹了一口气。

    “张妈?”

    白云暖清丽的嗓音响起,两个反射性的抬起头。

    看着那张笑嘻嘻的脸蛋,沐老夫人眼睛微微眯起,总觉得这个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是?”

    年纪大了,记性也不是太好了,所以对于见过的人记得也不太清楚了,但是白云暖给自己的感觉很熟悉就对了。

    “奶奶,你居然不记得我了,好伤心啊?”

    白云暖笑笑,也不气恼,因为自己确实消失很久了,很多年了,老夫儿不记得也很正常。

    “暖暖暖?”

    沐老夫人看着那个脸庞有些熟悉的人终于想起来了,但是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是我,奶奶,很久没见你了,真的很想你啊,只不过一直都很忙,就耽搁了,奶奶应该不会怪我吧?”

    白云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现在这个样子感觉自己就是白眼狼啊。

    因为小时候沐老夫人对于沐锦身边这些人都很好,就好像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的。

    至少待遇方面和沐锦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歧视。

    “奶爸年纪大了,都有一些老眼昏花了,哈哈哈哈,我们暖暖都是大姑娘了?”

    老夫人还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和白云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啊。

    “对呀,暖暖都长大了,所以很想念老夫人你啊,就来看看?”白云暖点点头。

    “可能不只是看我吧,说吧,是不是有好事情要和奶奶说啊?”

    看着坐在白云暖身边一直都很安静的人,沐老夫让的眼里都是促狭的笑意。

    时间真的过的太快了,那时候的小姑娘,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想不到一转眼,差不多都要嫁人了,都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题外话------

    新年快乐,亲们,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