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89章 回去就结婚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没什么,只是你没有发现最近那个什么赫连溪总是喜欢往我们这里来。”

    来这里的意思很显然的不言而喻,就是因为凤玺啊。

    每一次看着凤玺的那个炙热的眼神自己都看的非常的不舒服。

    并且自己这个老婆在这里赫连溪都是如此都放肆。

    如果自己不在那岂不是更加的蹬鼻子上脸。

    独语那些觊觎自己老公的人是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真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沐锦发现现在自己的心越发的狭窄了,特别的不舒服别人觊觎自己的男人。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凤玺的关注点一直都在沐锦的身上。

    是不是来这么一个人还真的就是不太清楚,因为真的没注意。

    要是赫连溪这样这句话不知道会有多么的扎心。

    自己千方百计的露脸就是希望凤玺能够看见自己记住自己,记得还有赫连溪那么一个人。

    但是很遗憾的,凤玺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活人一眼,所以男靠的就就是自觉。

    “老婆,你怎么突然说起她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凤玺在给沐锦剥橘子,看着沐锦,不明白沐锦引起这个话题的意义。

    因为赫连溪是一个用处不大的人,所以凤玺压根就是没花心思去查看一下人。

    “你难道不明白最近她为什么来这里?”

    看着凤玺那个坦荡荡的态度,沐锦摸了摸鼻子。

    必须的赫连溪看见凤玺如今的反应会不会直接气死。

    “没注意啊,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你的身上的,那个人来这里我觉得挺讨厌的,一天两天也就算了,这都几天了了,脸皮真的就是太厚了,一点都不收敛一下自己,没看见我一直不欢迎么,真是厚脸皮?”

    反正凤玺对于清幽秘境这些人都是算不上好印象的。

    特别还是女人,一个比一个更有心机,以前没兴趣,自己现在有了沐锦更加的没兴趣。

    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比自己的老婆更好了。

    即使有自己也不会喜欢的,因为凤玺喜欢的那个人就叫沐锦,除了沐锦不会再有其他的人。

    其他人再优秀也不叫沐锦。

    “老婆,你该不会”

    看着沐锦的神情,确实很像吃醋的模样,想到这里更加的开心了。

    因为这就代表自己沐锦是真的喜欢自己。

    一个人如果不喜欢你是不会为你吃醋的,现在沐锦的感觉很明显的那就是吃醋啊。

    “怎么?我还不能吃醋了?”那些女人觊觎自己的老公。

    自己还不能吃醋了是不是,自己好歹也是正牌女友。

    那些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拿什么和自己相比啊,自己才是凤玺喜欢的那一个人。

    “能啊,当然能啊?”沐锦为自己吃醋自己很高兴呢,但是也不想要沐锦难受啊。

    “老婆,你没不要吃醋的,因为我一直都是你一个人的,至始至终都是你你一个人的,那些人怎么肖想都是没有用的?”

    赫连溪在那些想要勾魂自己的女人当中,确实算不上最好的,。

    自己就是那些人都看不上,赫连溪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而已,自己压根就不认识。

    “说的真好听,但是你那张脸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那张脸就是标准的招蜂引蝶,走到哪里那些女的那个不是神魂颠倒的,。

    凤玺那张脸比女的更有吸引力,一般的女的姿色还真的比不上。

    “你不喜欢毁了就是了,多大一点事情,老婆你没必要这样苦恼的?”

    凤玺很本就不在只记得这张脸,反正无所谓了,不过就是一副皮肉而已。

    “胡说,我就是说说而已,我很喜欢你那张脸?”

    因为那张脸就是凤玺的,凤玺的一切自己都很喜欢。

    “老婆如果不喜欢那个人以后就可以直接打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你没必要花时间去应付?”

    有时候就是陪自己的私人时间都没有了,想到这里凤玺就有一的怨念了,怎么梓木树层出不穷的出现这些让让非常讨厌的人呢。

    本来来这里就是打算过两人世界的,

    “现在没不要,赫连溪那样的人有些几点,没必要撕破脸皮?”

    自己是真的不想要再继续和赫连溪周旋了。

    每一次看着凤玺的眼光自己真的受不了了,恨不得想要把赫连溪的眼珠子挖出来。

    作为一个女人,最起码的廉耻你要有吧,那都是属于别人的男人了。

    “没关系啊,不用应付的,即使赫连溪出什么事情了,赫连昀也不会太在乎的?”

    因为赫连昀就是自己都儿子她都巴不得去死,更何亮还是这样一个用处不大的女儿呢?

    “沐锦姐姐你有空么!”

    说曹操曹操就到,沐锦眼里神色都有一些冷了。

    这个赫连溪实在是让人太讨厌了,总是喜欢伪装成一副单纯天真都模样。

    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她那个嚣张跋扈的模样,对待赫连冰那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

    现在这样讨好自己就是为了接近凤玺,但是自己是不会给这个机会的。

    有些东西别人一点都不能沾染的,沐锦非常不喜欢别人惦记自己的男人。

    凤玺马上就和自己走进婚姻的殿堂了。

    那就是自己的男人,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最好滚的远一点,要不然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赫连小姐有什么事情么?”

    沐锦的情绪一点都没有外露,尽管不喜欢人但是也不会表现出来。

    “沐锦姐姐,今天天气不错,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出去啊?”

    眼神不由自主的就往凤玺都那边看,沐锦去了,凤玺就是一定会去的。

    因为凤玺就属于那种特别的粘自己的老婆的,分开一会儿那都是不行的。

    这个两人相处的时间就很充足了,相信凤玺凤玺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好处的。

    自己并不比沐锦差劲,沐锦能够做到的,她赫连溪也能过做到。

    沐锦这样无趣的人一点配不上凤玺。

    凤玺也许只是接触的女性比较少所以不知道谁才是最好的。

    主要有了更多的选择,赫连溪就不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手段,拿不下一滚凤玺,自己喜欢的人千方百计都要得到?

    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所以有时候女人都虚荣心还是很可怕的。

    特别还是这种愚昧无知都女人更是可怕总感觉什么都是自己的,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息得到,这是一种病态想法。

    “不用了,我最近有些水土不服,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

    自己就是不提供这样的机会,想要和自己的老公相处,做梦吧。

    “沐锦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看着沐锦面无表情的模样,赫连溪脸上有些楚楚可怜。

    连沐锦这个女人看着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作了什么天大的错事,更何况那些骨子里本来就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眼神放在凤玺的身上,沐锦暗地里点点头,不错不错,依旧是很淡然,不会可怜这朵白莲花。

    以前觉得这种场景那就是八点档爱情电视里的狗血剧情。

    那些小三都是这样的,我见犹怜,戏精级别的人物。

    现在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都身上,让沐锦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嘴角,真特么狗血,好大一盆狗血。

    “你觉得我喜欢不喜欢你,或者说应该喜欢你喜欢你,你值得我喜欢么?”

    看着赫连溪,沐锦脸色不是很好,有些人就是不能给好脸色,不然就觉得你很好欺负。

    “沐锦姐姐,你怎么了,我只是想要邀请你和我们一起去玩耍,因为你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我也是好心。”

    赫连溪看着沐锦眼里有舍控诉,看着凤玺,凤玺能够给自己说一句话。

    凤玺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沐锦身上,看着沐锦就是非常痴迷的哪一种,别人都是直接就是无视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赫连诺一直都不太喜欢找凤玺的理由。

    因为这个总是喜欢随时随地都秀恩爱,并且只要沐锦在,凤玺的眼里根本就是容不下其他人。

    也就是赫连溪这种没有眼色的傻子才会在这里自找没趣。

    凤玺这样都人就不是哪一种怜香惜玉的。

    当然了,那都是对于沐锦之外的任何人。

    对于沐锦而言,那就是一条家养的大型犬,非常的温顺和听话,。

    沐锦说的无论是什么凤玺都不会反驳,反正沐锦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不是,也许你误会了,我不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所以就不去凑热闹了,以后这种场合赫连小姐也没必要叫我,因为我不是很喜欢?”

    沐锦很清楚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并且那些欣赏风景的事情,总是要和喜欢或者熟悉的让在一起那才是有意思的,你觉得我们之间符合那一点?”

    沐锦看着人,挑眉问道,别总是当她好欺负。

    沐锦属于那种不鸣则已,一名惊人的,说话也是这样的很清楚直白的表示自己的不喜欢。

    “沐锦姐姐,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你和我说,我真是很喜欢你呢?”

    赫连溪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夫人凤玺眼神有些幽怨,因为至始至终凤玺打没有看自己一下。

    反而不管沐锦说什么,凤玺眼里都是纵容,那眼里的宠溺深深地刺痛了赫连溪的眼睛,为什么那写都是不属于自己的。

    自己那里比不上沐锦,沐锦不过就是脸蛋好看来一点点。

    也不还说话,夜一点意思都没有,赫连溪不相信凤玺会一直对人这样好,早晚有一天一定会厌倦的。

    “你觉得呢?有些时候不说并不下表必须的,你也好好的收敛一下,我真的很不喜欢你,不,或者上那些觊觎我所有无得人我都不喜欢,反而会想要摧毁,想必赫连小姐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所以请你注意和控制一下自己决定的言行举止,要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毕竟脾气不太好?”

    沐锦无奈的耸肩,自己的性格自己很清楚。

    看起来风轻云淡一点都不在乎,但是就是之后自己才知道那种对于自己所有物的执着。

    自己的所有物不允许被人沾染一点,否则就只有死。

    “沐锦姐姐,你不要吓我,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和我说,我一定会改的?”

    赫连溪更加的楚楚可怜了,沐锦的脸色更加冷了,看着赫连溪,看来这人是不打算轻易放手了。

    “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狗改不了吃屎,所以我们之间没有最基本的信任,以后请你注意一点,还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凤玺,我们走?”

    一点都不想要看见这个白莲花,那简直就是侮辱自己的眼睛。

    “何必和一个臭女人一般见识,也就那个模样,真的以为自己站在巅峰了?”凤玺拉着沐锦的手指,很满足。

    “并且,在我眼力,我家老婆才是最棒的一直都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的,那个人不及你的百分之一?”

    凤玺的声音很大,就是刻意说给某些人听得。

    别总是觉得自己有机会,自己对于沐锦以外都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特别还是这一种心机婊,看着就讨厌。

    听着那对于自己有针对性的话语,赫连溪的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很侮辱。

    自己还是第一次这样费尽心机的讨好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压根就不领情。

    凤玺,我是不会这样放弃的,一定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自己也不会让沐锦好过的,不过就是一个外人,敢在自己的地盘上给自己难看,自己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凤玺越是对于自己不在乎,自己越是想要得到那个人。

    到时候很想要看看沐锦是一个什么表情,别以为可以一直和凤玺长长久久的,自己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看赫连溪就不是一个会善罢甘休的的!”

    一直要风得风的日子过习惯了,总觉得自己要什么别人都应该给自己。

    “没事的,不过就是一个脑残而已,很好对付的!”

    凤玺压根就不放在自己的眼里,女人之间这些小把戏看的多,处理的也都得心应手的。

    凤玺一点都不希望沐锦不开心,他家沐沐就应该一直高兴的。

    那些让沐锦不开心的,自己也不会姑息的。

    “嗯,我们在这里估计还有多久啊?”

    沐锦感觉自己不太喜欢这里,或许是因为陌生的缘故吧,有些想念苏城了,哪里有着自己熟悉的一切。

    “不会太久的,老婆,等着族长交接大会之后,我们把赫连诺推上那个位置之后,拿到双生并蒂莲,然后我们就出去?”

    出去之后两个人就可以准备婚礼了,现在凤玺对于着一些简直就是迫不及待啊,因为在这里太煎熬了。

    “那好吧,希望不会太久,不是太喜欢这里?”这里的人自己是真的不要喜欢。

    “我也不喜欢啊,不过有老婆在的地方我还是可以忍受的?”毕竟自己身边还有沐锦呢,走到那里凤玺都是高兴的。

    “老婆,回去之后我们就要结婚了?”

    这种事情就想一想还是觉得很幸福啊。

    因为嫁给自己的人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直到现在凤玺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因为黑痣喜欢的人在一起是真的很幸福呢。

    以前凤玺一直都生活在罪恶的深渊里面得不到救赎。

    现在自己终于也可以做一回自己了,不是每一个人生下来那就是邪恶的,也是被生活环境逼迫的。

    “是啊,回去之后就要结婚了。”想想还是有些还期待呢。

    “老婆,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比现在都好,不然呢好让人呢都好?”

    自己一定会给沐锦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因为自己的沐沐是一个值得的人。

    “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因为凤玺真的还没有什么事情骗过自己呢。

    一直对于自己就是很坦白的,这个也是为什么沐锦一直很相信人的原因。

    有些人说相信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沐锦觉得是需要的。

    因为至少那个人不会辜负你的信任,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你真心实意的。

    现在这个社会,最罕见的可能就是那些真心了。

    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伪装,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就怕被人窥探到自己的内心世界,怕别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以后会更加幸福的,老婆,你要相信我,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永远不分离的?”凤玺紧紧的拉着人的手指,诉说着对于未来的憧憬。

    “好的,一定会很幸福的?”沐锦点点头。

    再遇见凤玺之前,沐锦感觉自己不会喜欢谁,但是在遇见凤玺之后,沐锦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别人。

    有时候感情就是来的这样莫名其妙的。

    赫连冰这一边,听说是南宫月邀请自己,放下自己手里还没有处理好的事情就先过去。

    这个时候南宫月还在悠闲的泡茶,如果不是知道的人。

    看着那个优雅的贵妇人也都是觉得赏心悦目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个心肠比蛇蝎还要狠毒。

    “母亲,你找我有事情么?”平时南宫月都是不太待见自己的。

    因为南宫月一出生就是大小姐,性格方面都是非常的高傲的,对于那些不在一个档次的人基本上都是不理睬的。

    因为南宫月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来不会做什么有**份的事情。

    一直都把自己的形象维护的很好,让人找不出一点不好的。

    所以清幽秘境那些人对于这一位族长夫人是真的很尊敬。

    至少这一位这些年做的事情虽然对不起自己的家人,但是却从未对不起清幽秘境。

    “来了?”南宫月头也不抬,依旧继续自己手里的工作,态度淡淡的,一如既往。

    赫连冰从小就是一个孤儿。

    小时候还是很希望自己这个养母能够回头看看自己,自己一直都在努力的变得优秀。

    但是无论怎么样,南宫月就是看不见自己,直到后来赫连冰才知道,不是比南宫月看不自己,而是这些人南宫月都看不上。

    包括自己的老公,南宫月对于赫连昀也是没有一点感情的。

    感觉所有的事情都是公事公办,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所以后来赫连冰也就放弃了。

    因为南宫月就是自己的儿子都是不在乎的,更何况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那些东西一直都是自己不能肖想的。

    “坐吧,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客气的?”

    南宫月的态度还是这样温和,小时候自己觉得很温暖,自己自己饭都吃不上了,还有这样一个美丽善良的人收养自己。

    给自己一个安身的地方,那时候觉得自己就是最幸运的。

    后来想想,赫连冰觉得自己更喜欢以前哪一种饥寒交迫的日子,而不是现在的就怕自己什么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现在这里的一切给自己的感觉是真的很害怕,赫连诺很怕南宫月。

    “你似乎很怕我?”南宫月看着赫连冰那个紧张的模样淡淡的开口。

    记得以前这个孩子很喜欢自己的,看着自己的时候那一份希望都是闪闪发亮的。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赫连冰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现在别说是亲密了,赫连冰看着自己都不能正常的聊天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自己本来就不是想要和她聊天的,现在的赫连冰确实有些脱离控制了。

    “冰冰,转眼你都在赫连家十多年了,时间过得很快啊?”

    南宫月叹了一口气,那还后还记得赫连冰不过就是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孩子。

    想不到现在都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也是时候发挥自己的作用了,自己也养育了这么多年。

    “这些年母亲对于我的照顾,冰冰非常的感谢?”

    赫连冰心里有些谨慎,因为她很清楚南宫月做什么事情都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不会无缘无故去做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的。

    现在这样,肉赫连冰更加的紧张了。

    因为赫连冰一直都很怕南宫月,也许这就是小的时候留下的阴影,直到现在也不能忘怀。

    “谢什么?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么,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身女儿一样,别人有的你都有的,就是有时候母亲很忙,也没时间和你聊聊天,转眼你都张这么大了,时间过得太快了,母亲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了?”

    看着赫连冰,其实比起赫连昀那些私生女还看的多了。

    自己对于赫连冰其实也算不错的,对于赫连昀那些私生女态度更加的淡漠。

    “没事的,母亲都事情很多,我们也是理解的,有时候做些事情都还需母亲担心,其实心里很过意不去?”

    赫连冰找一个距离南宫月比较近的地方坐下,看着南宫月,想要看看这南宫月到底有什么目的。

    以其说是南宫月没有事情找自己闲聊,赫连冰更愿意相信,南宫月找自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

    “冰冰似乎很怕母亲,母亲只是很久没见你了,有些想念而已,你没必要这样紧张?”

    看着赫连冰的神情,南宫月也是大家族里面出来的人。

    自然也是看得出一些的,但是无论怎么样,那些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么。

    自己养育赫连冰这么对年,就是希望赫连冰对自己有一些价值,现在就是体现赫连冰价值的时候了。

    从一开始,赫连冰就必须死,利益的牺牲品,反正都是为了赫连诺铺路,相信赫连冰也是愿意的。

    “母亲,不知道你找我来是不是因为有什么事情?”

    这样虚伪的方式赫连冰实在是害怕,还是痛快一点让自己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吧。

    “都说了,也就是闲聊而已,没什么大事情的,你不要紧张?”

    南宫月端起茶喝了一口,动作依旧很优雅。

    “母亲,想聊什么?”既然南宫月喜欢委婉一点的方式,自己顺从就是了。

    “以前我们冰冰还是那么小的一个,现在都比母亲高了?”

    看来上天还是厚待赫连冰的,现在的赫连冰走出去。

    一点都不比那些大家族里面出来的弱啊,相反的,那种气度还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点点头,南宫月很满意,虽然有些可惜。

    但是这就是赫连冰的命运不是么,自己当初一直就是这样的想法,想现在自然也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谢谢母亲这些年的照顾,冰冰感激不尽?”赫连冰实在是想不通南宫月这样绕着圈子到底想要干嘛。

    “你今年似乎都二十三岁了,也不小了,其他人这个年纪都有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但是你和诺诺还是一直没消息啊,母亲很着急呢?”

    南宫月才刚说完,赫连冰的心里猛的就是一沉,看着南宫月,果然,这些人是不会放过踪迹的。

    总是会想方设法的榨干自己的剩余价值,想起林嘉的话语,再看看南宫月,心情就有一些负复杂了。

    “母亲,不着急了,那些人都是有一些成就了,我这里还是一事无成的,暂时还不打算思考那些问题?”

    赫连冰就是不想要嫁给那个纨绔子弟。

    自己有自己喜欢的人,压根就不想要和林嘉在一起,和那样的人在一起不会有以后的的。

    特别是看着沐锦现在的模样,那样的让人向往,赫连冰也想要和沐锦一样,幸福的嫁给爱情,而不是一辈子的得过且过。

    “林家代表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的,以后诺诺当上族长必须有人扶持,还不然诺诺的这个族长不会当的太久了,因为没有一个过硬的后台,你这个做姐的应该清楚才对?”

    看着赫连冰那个拒绝的态度,南宫月也不着急。

    自己是直接来通知人的,而不是来和人商量。

    不过就是一个棋子而已,如果继续是这个态度的话。

    可能会赫连冰也没必要一直活着了,不听话的人就应该去死,自己是绝对不会绝对的可惜的。

    不听话的人就应该废掉。

    “母亲,林嘉我是没感觉,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走到一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所以不打算尝试,也请母亲不要逼我,林嘉是真的不适合我?”

    自己就是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为什么都不能满足自己呢。

    “冰冰,先不要拒绝,过几天就是族长交接大会了,到时候我怕赫连诺会很难做,母亲也不是逼你,但是赫连诺的以后就看你的意思了,做人还是要向命运低头啊,不然最后难受的还是自己,你说是不是,冰冰,这做人还是不妖和自己过不去。”

    “你也应该知道,现在想要活着的是多么不容易,这人啊还是不要和自己过不去,母亲也只是和你说说,答应不答应还是要看你自己了?”南宫月这直接就是威胁了。

    “母亲,你非要这样逼我么?”赫连冰看着南宫月,为什么就输不肯放过自己呢。

    “我不是逼你,是在给你选择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些都是你的一念之间?”

    南宫月的态度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看着赫连冰的眼神恨犀利。

    “母亲,无论你说什么,我否不会答应和林家联姻的?”

    毁了自己的一生,赫连冰肯定是不会的答应的。

    看着南宫月,第一次这样勇敢的面对人,以前一直都很怕南宫月。

    “冰冰,我劝你还是在考虑一下,即使你不和林嘉在一起,你和诺诺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诺诺是以后的族长,他的妻子一定是要有着雄厚的背景老支撑的,可以的任何人,但是不会是一穷二白的你?”

    南宫月的门楣观念很强,一直追求的就是门当户对,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就不应该存在的,自己也不允许那样的东西存在。

    所以无论赫连冰最后会不会和林嘉走到一起,反正和赫连诺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觉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自己的养女和自己的儿子走到一起。

    那就是**,这样的名声赫连家承受不起,所以赫连诺和赫连冰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自己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要不然那些等着节哀吧赫连家的笑话的人这一次还不得如愿。

    “母亲,你”

    赫连冰有些惊讶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赫连诺的。

    但是一想到这些人都知道却一直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赫连冰感觉有一股凉意从自己的脚底升腾起来,果然,这些人那个不是演戏的高手啊。

    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啊,但是没想到还是被这些人发现了,看来还是自己太大意了。

    看着南宫月,等着南宫月接下来的话语,一时间赫连冰还是找不到应对的办法。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都不意外啊,别忘记了,这里就是赫连家,在赫连家的地盘上,基本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南宫月本来就是一个老油条,只有都事压根就的瞒不住的。

    “所以,赫连冰,我现在是在给你们机会,至于怎么选择,还是要看你自己了!”

    看着赫连冰,南宫月也不在说话,因为她相信赫连冰一定会想明白,一定会给自己想要的答案的。

    “母亲,我想要考虑一下?”

    果然,赫连冰还是不敢肯定,看着南宫月。

    就只有赫连诺的事情赫连冰不敢轻易地决定,因为赫连诺走到今天是非常的不容易的,自己绝对不能拖后腿。

    “去吧,母亲相信你一定会想清楚的?”

    南宫月点点头也不在留人了,因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就是等结果,二那个结果似乎也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南宫月还是有一些了解自己这个养女的,什么都好,就是心底太善良了。

    一直都很心软,南宫月知道赫连冰一定舍不得赫连诺受罪的,所以这一切还是要自己一个人承担。

    “先走了,母亲?”

    赫连冰说完直接走了,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不管怎么样,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命运,逃不掉的,就好像当初的自己,一直苦苦煎熬,最后还不是向命运低头了。

    夜,寂静无声,偶尔还能听见几声蛙叫声。

    “进来吧?”凌弑天的房间灯光突然亮起来了,看着那个走向自己的黑影。

    “怎么样了,事情进展的还顺利么?”

    看着凌弑天,唐宁现在也很关心事情的走向,刚刚才从隐世家族出来救迫不及待都赶回来了。

    “怎么这样晚,早些时候不是说会尽快么,这里的事情我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现在回来给不是太晚了?”

    凌弑天看着唐宁似笑非笑的,不遵守承诺的人是真的很难让别人相信自己。

    “抱歉,最近那些老家伙有些不安分了,我是处理了才过来了,这已经时第一时间了?”

    天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着急,但是那里就是不放人,气的自己好好的整顿了一下才回来的。

    “那些老家伙一直都喜欢倚老卖老的,现在一次性解决,看看那些人还有什么话说?”

    唐宁是真的气的不行了,那些老家伙总是出其不意的给自己招事情。

    “那些人是不是都是以前拥戴白露的?”

    会给唐宁闹事情的,应该就是以前也别拥戴白露成为族长的那些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