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92章 我很幸福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白凤吟的嘴角勾起笑意,钱确实是一个好东西。

    但是也不是人人都会喜欢都,当你达到一个程度都时候你会发现,其实金钱是真的次要的。

    以前都时候觉得钱就是好东西,但是那已经不是自己现在的追求的。

    因为那得时候追求的一切现在都得到了,钱对于自己不过就是锦上添花,因为不夜城的老板是真的不缺钱。

    “必有多少钱,说出来听听?”

    白凤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毕竟生活这样的无聊。

    总得给自己找一个乐子,看着这个白霜霜不爽很久了,现在有机会了,自然会娱乐一下自己了。

    “果然,我还以为你是真的爱洛少卿呢,看来风月场所的你鼻子果然也就是这个格调了?”白霜霜的眼里都是鄙视。

    “似乎白小姐很瞧不起人啊,钱一直都是一个好东西啊,如果不是因为钱,你也不会一机会在这里和我闲言碎语人呢?”

    一般人自己可没时间去接待啊,如果不是因为白霜霜特殊。

    自己也不会亲子来的,随便找一个借口打发就好了,何必自己亲自上阵。

    “你?哼,我觉得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你不过就是为了钱才接近洛少卿的,你这样都让我看的多了,早点离开洛少卿吧,想要多少钱你说一句话?”

    白霜霜完全就是不在乎,因为白家确实有钱,要不然白霜霜也不会这样嚣张的。

    但是苏城一注都是藏龙卧虎的地方,你永远都不会一家独大的,很显然的,白霜霜也是一个眼皮子浅薄的人。

    “那要看你给多少钱了,你觉得洛少卿值多少钱?”

    白凤吟看着人,似笑非笑的,不是很有钱么,那就让自己看看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一百万怎么样,我给你一百万,你离开洛少卿,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洛少卿的面前怎么样,你在不夜城工作一辈子也不会有一百万的,不觉得怎么样?”白霜霜有些趾高气昂的,看着白凤吟。

    “一百万?”

    白凤吟看着人眼里有些疑惑,真的以为这个人多么都舍得。

    一百万,就只是自己几天的利润而已,这些人未免太小看自己了。

    “怎么样,一百万够你衣食无忧了,以后也不用中午不夜城这样的地方抛头露面的!”

    很显然的白霜霜没有混迹郭这些地方,所以不知道这一位才是不夜城的老板,不然也不会自取其辱说这些话了。

    “有一点意思!”

    自己当初最穷的时都没有遇见过这些脑残啊,到底谁给她的勇气来自己的面前放肆的。

    “怎么样,这比你干这些划算多了,即使以后你给洛少卿当情妇,也不见得你容颜不在之后他会继续爱你,男人都是那样的,你何必和自己回不去呢,是不是,和谁过不去,都不要和钱过不去,因为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白霜霜看着白凤吟沉思的模样,还以为人已经松动了,继续再接再厉。

    “男人都是一样的,现在对你忠诚,不过就是因为你那张脸,你要想想自己的以后呢,别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

    白霜霜大心眼里就是看不起白凤吟而已。

    一个风尘女子而已,拿什么自己相比,两个人根本就是不能一概而论的,因为都不在一个档次。

    自己是名门望族的大小姐,白凤吟不过就是一个父母不祥都孤儿而已,这两者压根就是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白小姐还真是出手大方呢?”

    确实,一百万对于一些普通人家确实可以一辈子衣食无无忧了。

    但是也不能一直在自己的这里炫耀啊,自己难道浑身就是一副穷酸模样么。

    “怎么样,如果你答应,这一张支票就是你的?”

    白霜霜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看着白凤吟,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裸都侮辱啊。

    白凤吟眼里的神色有些暗沉了,看着白霜霜,拿过那张支票,看着上面的数额。

    “哈哈哈哈,对于别人而言,白小姐确实出手很大方,不过这对于我而言,不过就是一件衣服的钱而已,你现在这是随便打发我么?”

    上百万的衣服白凤吟不仅有,并且还很多。

    把支票直接甩过去,看着白霜霜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完全不在乎。

    自己的地盘上,这个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

    “白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白凤吟完全无所畏惧的模样,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

    “是你自己欺人太甚的,那也别花哦额不和你面子啊,拿着钱上门来,不就是的呢关系好的羞辱我,自己居心不浪,难道你还觉得是我失礼么,抱歉,把我还真是做不到,做不到对于那些伤害我的人有好脸色,那是真的很为难我呢?”

    “还有就是,在你眼里洛少卿也就一百万么,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两百万,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着这心里是真的很不舒服呢?”

    看着那个让虚伪的模样,这心里是真的很不舒服啊。

    “看来白小姐还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啊,看来这些年也从那些男的身上得到不少钱啊,看来白小姐服侍人的功夫一定比其他人都好,要不然洛少卿也不会这样流连忘返的!”

    白霜霜看着白凤吟,说这话完全额就是不客气了。

    “作为一个女人,难道学的不就是服侍男人,或者说,其实白小姐是一个花样更多的女人,这些我是望尘莫及了,比不起也惹不起啊?”

    白凤吟笑嘻嘻的看着人,一点都不生气。

    自己在这个位置上,那些人异样的眼神自己早就习惯了。

    自然不会早已白霜霜这一点了,比这些还要难听的自己又不是没有听见过。

    现在白霜霜说的还算客气的,但是白霜霜的位置和那些人不一样,说这些话自己实在是不喜欢。

    “你”白霜霜看着白凤吟,看来也是一个厉害的。

    至少不是一般那些,女人可以相比的,难怪洛少卿这样神魂颠倒的,一直不肯离开,想必这人也是有几分厉害的。

    作为不夜城的老板,白凤吟适应过任何的场合。

    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应对,这些就是那些名门小姐不能相提并论的。

    因为那些人就是养育在温室的花朵,没有经历过任何的风春雨打。

    而自己始终都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对于这一些那简直就是游刃有余的,白霜霜其实很本不是对手。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洛少卿?”

    白霜霜直接开门见山了,看着白凤吟,自己不会连一个风尘女子都比不上都,这一点白霜霜绝对不承认。

    自己是不可能让两个人在一起的,因为那样无疑就是在啪啪啪打脸。

    因为外面那些人都知道,自己和洛少卿有婚约。

    但是洛少卿一直都不正眼看待自己下颌骨未婚妻。

    反而对于夜店这个女人爱护有加,这让白霜霜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白霜霜,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失败而已,你总是端着自己名门大小姐的模样,总是习惯了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对于我们这些人,你自然看不起,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一开始我们就是这样的,想要什么都是自己去争取的,因为我没有一个那样的父母,你懂么?”

    自己走到今天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从来没有任何人向自己伸出双手,所以这些人凭什么看不起自己。

    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创造的,总比那些啃老的靠谱的多。

    “这些还需要努力么,你想要男人不就是勾勾手指有的事情么,有的是男人前赴后继的上来的?”

    白凤吟都那上面对于男人是真的很有杀伤力。

    “抱歉,让你失望了,那些事情我都不会做的,我做的是正经生意呢,如果有事情你有赶紧说,没事情的话我就要走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和白小姐你这样悠闲的,我可是还要吃饭的人人,你这样耽搁我的事情,我也很为难的?”

    白凤吟不写再继续喝让废话了,白霜霜其实真的不怎么样,至少现在没办法对付自己。

    “你真的非要这样一意孤行,你应该知道你进不来洛家的大门的,洛家是不会放不进去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的,洛家是不会接受白凤吟这样身世的。

    毕竟洛家也是豪门大户,怎么可能接受一个风月场所的女子,那根本就不可能都。

    “不一定呢,也许有一天洛家想通了呢,这样的事情给真的说不清楚的?”

    白凤吟耸肩,自己就没打算嫁肖申克洛家。

    一直打算的就是肉洛少卿入赘啊。

    不然洛家那些让总觉得是自己一直巴结勾引走洛少卿不放似的。

    明明一直都是洛少卿带着里不走的还不好。

    自己又不是没出口赶过,但是洛少卿都是直接屏蔽自己的话语的。

    所以不是自己粘着洛少卿,而是洛少卿离不开自己。

    “看来我们的意见不能达成一致了,不能说到一起去了?”白霜霜站起来,冷冷的看着白凤吟。

    “麻烦你搞清楚再来和我说好不好,一直都时洛少卿粘着我,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本事的话,现在就去吧人叫走啊,也不用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和我磨嘴皮子了?”

    说到底,还不是自己没能力,因为洛少卿那里已经找不到突破口了,所以才来自己这里。

    但是自己这里才是死路,因为白凤吟也是一个很直接的人。

    自己喜欢的让,这些人凭什么让自己放手啊。

    如果感情的问题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刚收的话,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些纠结了,都是放不开和放不下啊。

    想要放下一段感情真的是谈何容易啊,不死也要脱下一层皮,那样的结果谁也不能承受啊。

    “既然不能说到一起去,那么我就不在多说了,你和洛少卿不是可能,因为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沈长安那里差不多废了,洛少卿这里如果在失去。

    那么自己以后就是上流社会那些人口里的笑话了。

    因为洛少卿宁愿选择一个风尘女子都不选择自己,要那些人怎么看自己。

    “那就拭目以待了?”白凤吟一点都不怕,白霜霜对于自己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的。

    “等着吧?”白霜霜看人一眼,转过身子离去了。

    “随便?”白凤吟耸肩,自己完全就是无所畏惧。

    倒要看看这个人有什么手段,千万不要让自己失望啊。

    清幽秘境这里,最近族长交接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倒是很热闹。

    “凤玺,那些事情你和赫连诺商量了没有?”

    沐锦实在怕凌弑天那里了,因为凌弑天那个人太过于不折手段了,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放心吧,这一切都是我亲自安排都,确保万无一失?”

    这一次即使凌弑天不死,凤玺也要他脱下一层皮。

    因为还记得那个人伤害自己的老婆的事情。

    伤害沐锦的事情一直都是凤玺最不能忍受的,所以凌弑天必须付出代价。

    “那就好,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沐锦看着凤玺,秀眉皱起。

    “没事的,老婆,老公在呢,别怕,有我在,不会有那些意外的,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那些事情了。

    估计沐锦就是上一次在心里有阴影了,所以现在才会所以胡思乱想。

    “老婆,上一次都是我不好,一直说要保护你的,最后却让你受伤,都是我的错,我给你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不在沐锦身边是真的不放心呢,因为沐锦总是肉自己牵肠挂肚的。

    所以还是放在自己身边安全一点,那样自己可以随时看着。

    不离开自己的视线,谁也不能伤害沐锦。

    “我没事的,你不要这样紧张,我是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不一定是我的问题啊?”

    沐锦笑笑安慰凤玺,凤玺对于自己都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哪里做的不周到自己收到伤害。

    自己又不是软柿子,任由那些人拿捏自己的长短。

    一直都很是沐锦算计别人,现在自然不能让别人算计到自己的头上。

    “那就不用管,那些人的死活和我们没关系,我们管好自己就好了?”

    在管好自己的基础上,才有能力去管别人。

    不过凤玺一直都是这样冷血无情的,别的事情自然不你能打动他。

    除了沐锦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其他的人都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啊。

    “话不能这样说,现在和赫连诺可是一条船上都蚂蚱,赫连诺有事情,估计我们得到双生并蒂莲的机会就更加的渺茫啊?”有了赫连诺很对事情才能更好的打算。

    沐锦这不是利用赫连诺,而是再一个层次上各取所需而已,所以那些都是不存在的。

    “老婆,放心,赫连诺也不不是一个蠢得,自然知道自己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凤玺对于赫连诺的评价很不错,因为赫连诺虽然年纪小,但是很多事情处理的很到位啊。

    假以时日,一定会不可估量的。

    “你倒是很看好赫连诺,确实被一个不错的,就是身体方面确实是一个遗憾了?”

    沐锦也探查过,自己确实没办法,可以说。

    赫连诺活到现在真的就是一个奇迹了,因为这样的身体,原本早就应该胎死腹中的,但是赫连诺居然活到了现在。

    “其实赫连诺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如果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以后也是会很幸福的,就是那个身体,可能不能陪着自己喜欢的人走到最后了,这真的就是一种遗憾了?”

    现在还在给自己的姐姐安排自己以后不在的时候的事情,沐锦想想还是觉得很心酸的。

    在喜欢哪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能走到最后啊。

    沐锦摇摇头,看着自己身边的人,紧紧的和人挨在一起,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真的就是一种福气啊,自己应该要更加好好的珍惜。

    “凤玺,很幸运那个陪着你的让是我,也很幸运那个被你宠着的人是我?”

    沐锦现在感觉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凤玺对于自己是真的很好。

    “老婆,我们是一家人啊,以后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很久的?”

    凤玺自然愿意宠着沐锦了,因为这个人现在就是自己的全部了。

    “好,一直走的一家人?”能够喝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真的很好,凤玺谢谢你。

    “傻瓜,以后让我一直宠着你就好,你那里都不要去,你走到那里我都不放心,我要时时刻刻把你带在身边,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那样我才放心?”

    沐锦离开自己,凤玺现在非常的没有安全感,因为总是害怕别人会对于沐锦不利。

    确实,出于沐锦这股地位,有些人就是不想要她好过,总是想方设法都给她找难看。

    “别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你别胡思乱想,我不是一直在呢!”

    抚摸着凤玺的脸庞,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傻子唉。

    真的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作了什么才会遇见这样的凤玺,这样疼爱自己宠爱自己的凤玺。

    “因为你是我老婆啊,我不宠着你宠着谁!”就只有这样一个老婆,当然要好好宠着了,还不然跟着别人跑了,自己怎么办。

    和沐锦在一起凤玺就一直没有安全感。

    因为越相处越是害怕别人喝自己争夺沐锦,这人啊,一旦把某个人放在心里,就是这样患得患失的。

    凤玺也不想想,在苏城能够和自己相提并论的有几个,凤玺已经算是顶尖都哪一种了。

    “你呀,还是这样,你凤玺已经是最好的了,我才是应该担心的那一个?”

    因为凤玺很优秀,自己的压力也很大啊,走到哪里看到的就是那些人垂涎的表情。

    “不用担心,我就是你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别人抢不走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不能抛弃啊?”

    凤玺就是害怕沐锦有一天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好。

    而再出现其他比好自己更加优秀的人,沐锦会抛弃自己。

    说到底,还是没有安全感。

    “你呀,不要胡思乱想,别人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别人又不是你?”

    自己喜欢的爱的就是这个总是患得患失的傻瓜,别人和自己没关系,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老婆,等这些结束了,我们就去过二人世界了。”

    凤玺想要的依旧就是二人世界,没有任何人打扰到两个人。

    “好啊?”

    到时候可能就是一家三口了,而不是自己和凤玺两个人。

    看着自己身边长的艳丽的男人,想必以后的孩子的基因也会非常的优秀的。

    想要一个和凤玺一样的宝宝,那样两个人都爱情才回更加的完整。

    “我们结婚之后要一个孩子吧?”沐锦突然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一句,凤玺转过头,看着沐锦。

    “可是我不喜欢小孩子?”

    那些小鬼只会喝自己争夺沐锦的注意力而已,凤玺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小孩子。

    “其实有一个和你一样或者和我一样的孩子,你不觉得想一想都是很幸福的事情么?”

    那是两个爱情的结晶啊,那才是一个完整都家庭啊。

    自己以后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了,自己老公和孩子。

    “和你一样?”

    看着身边安静淡然都人,凤玺想着沐锦小时候。

    想必沐锦小时候也是很可爱的,但是小时候沐锦都是自己一个人,家人都没有陪在身边。

    凤玺觉得如果有一个和沐锦一样的小公主的话,估计一定会宠上天的。

    “如果长的和你一样的话,我也会宠着她的?”弥补那些沐锦没有自己的岁月,让那个孩子有着别人都羡慕的一切。

    “嗯,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沐锦感觉以后的孩子如果还一个男孩子,处境还是很艰难的。

    因为还没有出生,自己的父亲对余自己就百般嫌弃。

    “如果是男孩子?”总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丢弃吧。

    “没事的,男孩子你应该穷样,到时候我会安排的?”

    不管怎么样安排,主要远离沐锦就好了,因为沐锦就是自己一个人的,其他的人就应该滚蛋。

    包括自己的孩子,那不过就是别男人,除了自己以外的男人都是别人,就是自己都儿子也不例外。

    “估计以后你的儿子回想哭?”沐锦摇摇头,看着凤玺。

    “老婆,孩子有自己的路要走,现在我们不说那些了,走吧,带你出去散心?”一直在这里,虽然凤玺是很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但是也怕沐锦这样会很无聊。

    “我不想要出去?”

    因为现在赫连溪换一个方式了,不再是一直到这里来打扰自己和凤玺。

    而是寻找各种方式偶遇,对于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沐锦越是第一次遇见,还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打自己老公的注意,还真是有意思。

    “那就不去了,那样的人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而已,不值得你为她费心,那样简直就是便宜她了?”凤玺对于赫连溪一直都没有好脸色。

    但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赫连溪现在就是这样。

    凤玺越是不在乎自己,赫连溪就是越要这样吸引冯旭的注意力。

    沐锦觉得自己逗撕破脸皮了,但是赫连溪依旧自动屏蔽。

    忘记那些不美好的,依旧在自己的面前晃悠,沐锦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那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人,既然她自己这样喜欢演戏,那就给她一点惊喜好了?”凤玺也不是好惹的,那些招惹沐锦的都是不会放过的。

    “你安排了什么?”看着凤玺笑得那样的诡异。

    沐锦心里有一些为赫连溪默哀,凤玺一只都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这不是明摆着都事实嘛,为什么还要试探一下自己在凤玺心里是不是有地位的。

    别的沐锦不知道,但是凤玺的定力有地位的那就是自己。

    “老婆,你看着吧,赫连溪不是很近饥渴么,不是缺男人嘛,我实在给太制造机会?”凤玺眼里都是笑意,看着沐锦,有些神秘。

    “那我拭目以待?”凤玺安排的应该很有意思。

    “以后那个人不会再有机会来烦我们了?”

    不止是沐锦,就说凤玺也说十分不耐烦。

    两个人的世界里真的不需要第三个人,那些都是可以不存在的。

    “好的,但是妖适可而止,毕竟现在我们的处境也不是很方便,现在需要的是步步为营?赫连溪虽然我也不喜欢,但是还是必须忍住。”

    沐锦一点都不喜欢赫连溪,不只是赫连溪。

    所有觊觎凤玺的人沐锦都不喜欢,因为凤玺就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

    谁也不来和自己争夺,否则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和心狠手辣。

    “放心吧,我有分寸,死不了的?”凤玺就是无所谓,死了也不会和自己有关系的。

    “现在只是暂时的?”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那个赫连溪,让她知道别人家的男人是不可以随便就可以觊觎的。

    “好的,老婆,这一切都听你的?”沐锦说的话就是凤玺的中心思想,沐锦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赫连冰这一边,最终还是妥协了,总得为自己的弟弟做一些事情,赫连诺已经活的很辛苦了,自己不能再继续拖累人。

    这几天赫连诺一直都很忙,并且赫连冰也表现的很正常,所以一时间赫连诺还真的没发现什么。

    所以南宫月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并且赫连诺不知情。

    “来来来,都是一家人,冰冰,来,坐这里,都是年轻人,你也不要害羞啊?”

    看着赫连冰那个面无表情的模样南宫月也不在乎,因为主要赫连冰来了,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谢谢母亲?”赫连冰脸色不是很好看,看着南宫月那一脸和善的模样,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对于自己仁慈过。

    赫连冰其实更加希望当初没有被赫连家收养,那样也不会有如今的局面了。

    现在的局面才是刚自己最难受的,因为南宫月一意孤行的安排了一切,虽然自己是愿意的,但是更多的那是逼迫啊?

    如果不是南宫月都咄咄逼人,赫连冰感觉自己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这就是冰冰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伯母一时间还没有认出来,长大了,比小时候更加的精致了?”

    林家主母看着赫连冰,点点头,赫连冰的家世一直都没有隐瞒任何人的。

    赫连冰不过就是赫连家的养女而已,但是看着这长的亭亭玉立的人。

    再看看自己儿子那个一看见人就直接魂不守舍的模样摇摇头。

    自己的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林家主母非常的清楚。

    一直流连在那些声声色场合,虽然年轻人心性不定,再者这个年纪确实对于什么都很好奇也很贪玩。

    但是随着时间渐渐的远去,那些和自己儿子玩得好的公子哥也都差不对结婚了,有一些甚至还有孩子,就是自己的儿子,始终都是孤单一个人。

    林家主母为了这件事情也是摆脱了不少人的,但是不是自己的儿子瞧不起别人,就是别人瞧不起自己的儿子。

    所以这些年林嘉一直都是一个人,也是长年累月的在外面鬼混,自己这做母亲的,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就了。

    只要不熟太过分的事情,林主母都是任由林嘉无理取闹呢,因为林家这一代到了林嘉这里就只有一个儿子,所以平时都是非常宠爱的。

    当初自己的儿子回里和自己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林家主母是真的太高兴了。

    不管对方是谁,家庭背景自己也不在乎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子喜欢,只要林嘉喜欢,想方设法林家主母都会给她弄到手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林嘉的脾气一直这样的肆无忌惮,那都是被家里人宠出来的唯我独尊。

    反正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林嘉就是强取豪夺也会弄到手的,有些时候这样反而会害了一个人。

    看着赫连冰,林家的主母那是非常的满意啊,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个有眼光是,看着赫连冰,这样的确实适合做一个妻子,因为一看就是那种安分守己都,不会做什么事情让自己都儿子难看的。

    “谢谢伯母的夸奖,冰冰愧不敢当?”

    当着外人的面子,赫连冰的礼仪那是非常好的,因为这些都是身为赫连家的孩子应该做的,南宫月会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细心教导的。

    “你这孩子就是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了,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和伯母客气啊?”虽然林家是不怎么样,但是林嘉的母亲真的给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一点都不会让别人觉得讨厌。

    “谢谢伯母厚爱了,冰冰惭愧?”至始至终赫连冰都没有去看林嘉一眼,一直都不喜欢那个纨绔子弟,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赫连诺,自己是绝对不会答应这一场婚事的。

    “那里,伯母一直都很喜欢你啊,伯母就林嘉一个孩子,自然希望他好好的,这些年林嘉确实做了一些混账事情,但是林嘉毕竟还年轻,有些时候不能控制好自己,身边也缺少一个真心真意的人,只要结婚了,林嘉懂得担当了,以后就是你们小两口的时间了?”

    林嘉的母亲显然很满意赫连冰,怎么看都是很喜欢的,不得不说这一次自己儿子的眼光总算不那么另类了,就怕找什么自己不能接受的。

    现在这样很好了,因为李嘉是喜欢赫连冰的,赫连冰虽然现在不喜欢自己都儿子,但是感情都是慢慢的培养的,那样的感情才是最稳定。

    “我会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的?你不要担心去林家会受委屈?”林家主母鸡继续说到。

    “谢谢伯母?”赫连冰看着人,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自己并不讨厌这个人。

    “都是一家人呢,以后不说这些话,伯母是真的很喜欢你,想要和你做一家人,我知道你可能会有些嫌弃我的儿子,但相处之后也许你会发现,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林嘉是一个很好的人,是我高攀了?”自己不过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有赫连诺,那就是自己高攀了。

    但是就是因为有赫连诺了,其他的人就是在怎么样对自己好,那都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这辈子,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可能会和那个人走到一起了。

    那样好的一个人,是自己没福气呢。

    “哪有你说的这样夸张,冰冰这个孩子有福气,你家林嘉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是冰冰这个孩子高攀了,以后也不会让你失望的,你说,是不是啊,冰冰?”南宫月的眼里都是警告,最好不要现在给自己找事情,要不然最尴尬的还是自己。

    事情都到了如今的地步了,南宫月自然不希望发生什么事情来阻挡自己的脚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