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94章 学习一下凤玺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为什么青云姐姐就是觉得自己和妖月没机会呢,我觉得你很好啊,如果有机会,也不是不可以试一下,毕竟如果成功了那也是要一段不错的佳话啊,你一直这样总觉得自己没机会的,妖月又不是那种完美到极致的人,在么完美的人身边都是需要一个男人或者女人。”

    反正妖月那就不是一个人,能够和青云在一起那才是他而福气。

    那里还有时间挑三拣四的,你看看凤玺,现在不是最好的例子么。

    以前挑三拣四不把人如何人放在眼里,一直高高在上惟我独尊的。

    现在也不是沐锦走到那里自己就跟到那里。

    生怕这人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后发生什么自己不能预料的事情。

    “别说我,如果你和夜无肆能够成功,那我就敢和妖月在一起?”

    青云看着人,所以很羡慕那种嫁给爱情的感觉。

    但是很怕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或者说自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一些。

    因为在身边真的看过很多的例子,很多人一开始初尝试爱情的滋味的时都是觉得非常的甜蜜的。

    但是也许感情就是有一个保质期的。

    过了那个保质期,就没有一开始的新鲜了。

    两个人的感情自然会慢慢的淡,最后那个所谓的爱情就会变成亲情。

    甚至没有感情,要不然那里来的那么多的离婚和痴男怨女。

    自己不是沐锦,没有那个自信可以让那得男人冻结围着自己转悠。

    也没有那个自信有一个男人会这样对待自己。

    “青云姐姐,你就是太但胆小了,我和你说,有时候不努力一把永远不知道站在自己。前面的是什么,也许和你想象的那就不一样呢,也许比你想象中的更加美好呢?”

    这人总要有一个精神支柱吧,即使自己不相信爱情,但是这不妨碍自己期盼爱情啊。

    就是因为感觉太珍贵了,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妖而已。

    很怕自己付出算不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只会被那些人当做另类驱逐,那绝对是薛青衣最惧怕的。

    其实这一切都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薛青衣自己没有安全感,自然没办法全心全意的接受别人。

    “看你小小的年纪,说话倒是一套一套的,不过说实话,我说真的对爱情没报希望的?”

    还是以后找一个得过且过吧,世界上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啊。

    自己得到一样就必须舍弃另外的,做人是不能太贪心的,要不然最后一定会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青云这些年做事情都是适可而止的。

    并不会做什么太过于让自己失礼的行为。

    也是为什么沐锦一直这样信任人,这些都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青云那就是一个值得的人啊。

    “我总感觉你已经生无可恋了,遇见自己喜欢的还是要尝试一下,不然以后会非常的后悔的,我觉得妖月应该也是喜欢你的,还不然才不会浪费时间在你的身上呢?”

    薛青衣摇摇头,能够一直跟在凤玺身边的人。

    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耳濡目染的,跟着凤玺也应该学会一些了,所以妖月这里自己是非常的看好的。

    “算了,没机会?”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沐锦那样的运气,和自己喜欢的人从一而终,两个人之间没有其他的人,就是很单纯的。

    “啧啧啧,这妖月以后的感情之路是真的很难走啊?”

    因为看着青云的模样就不是一个感觉会在段时间之内接受一段感情的人。

    “小青衣一直都是给别人说话,怎么牛不为我考虑一下啊,我的感情之路也是非常的艰难的?”

    夜无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个人的办公室门口。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知道来了多久了,听见了多少,所以现在薛青衣看着人非常的尴尬。

    眼神一直都不知道往那里放,就是不敢看着夜无肆。

    本来就是一张包子脸,现在看看是更害的可爱了,直接让自己爱不释手。

    夜无肆发现自己更害的喜欢薛青衣了,因为是真的很可爱嗯,怎么会有这样可爱的人呢?

    “你怎么进来的。”比起那些薛青玉更加想要知道这人是怎么进来的,那些秘书怎么都不通知自己。

    “当然是从大门走进来的,不然你以为呢?”

    夜无肆这样的人办法对的是,自然有自己的刚发走进来见自己想要见的人。

    薛青衣一直躲着自己,就是项目上的事情现在都是别人着手了,一般的时候压根就是看不到人。

    既然这人不肯靠见自己,那就自己来见人了。

    反正都是一样的,自己也是没办法啊,是真的第一次这样对于一个女人有好感,但是这个女儿对自己切实不屑一顾的,这肉夜无肆很火大。

    但是比起其他的,夜无肆最在乎的就是这个让不见自己,那绝对就是自己不能忍受的,所以这就想办法来见人了。

    “还真是煞费苦心呢,不知道夜总裁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要和我说,我已经吧项目的重点部分完成,接下来会有人交接这一切的?”

    越和夜无肆相处,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就非常的明显。

    所以薛青衣压根就不敢再继续待下去,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妖族而已。

    妖族和人类是不会有以后的,薛青衣很怕夜无肆知道自己不是人的那一天脸上惊恐的表情。

    既然一开始还就是一个错误,自己肯定不能一错再错了。

    有些错误还是适可而止的好,免得到最后大家都难看,自己也不知道该在怎么样面对。

    看着夜无肆身边那个战战兢兢都人,薛青衣忍不住骂。

    这个混蛋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办法威胁人的。

    果然,以前人们都说这个夜家二少爷是最不好招惹的。

    以前还不信,现在看看由不得你不相信了,因为这就是事实啊。

    “我找你当然不是其他的问题了,其它的问题我也不会这样大费周章了?”

    这个薛青衣感觉感情方面还不是少了一根筋啊,自己都表现的这样明显了,还总是觉得自己只是和她玩玩而已。

    如果只是玩玩而已,自己也用不着这样啊。

    薛青玉一直躲避自己,夜无肆也觉得这个人对于自己是有感情的。

    所以还是可以努力一把的,还不然真的错过了,也许以后自己会非常的后悔的。

    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没运气,遇不到自己那种喜欢的人。

    也一直没喜欢活别人,直到第一次看见这个人,夜无肆知道这是自己想要得了。

    “野总裁这怕不是无聊了,来找我们打趣的?”

    夜无肆一直都是这样,喜欢作弄别人。

    自己和他合作的时候,没少被这一位作弄啊,所以对于夜无肆的人品,自己还真的很怀疑。

    “我不是来找乐子的,我是来和你谈一样事情的?”

    看着薛青衣,这个小混蛋还在记恨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

    主要是觉得薛青衣太可爱了,所以才会忍不住逗弄一下,。

    看着她就像小猫炸毛一样的露出爪子挠自己感觉就是特别的开心。

    “什么正经事情,那些风花雪月还不够,你还有正经事情找我,真是意外?”薛青玉抱着自己的双臂,看着人眼里有着鄙视。

    “呵呵呵,小青衣是不是吃醋了,我和那些女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不要为难我,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夜无肆一直都是没脸没皮的,所以自然什么话都敢说。

    也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别人的看法都是别人的,和自己没关系。

    “滚,谁吃醋了,只不过你这样无所事事都人,不会有什么正经事情的?”

    薛青衣我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因为这个夜无肆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这个感觉和凤玺一样,看不惯由干不掉。

    实在是抓狂啊,只有远离了,但是这恐怕就是自己做梦。

    因为夜无肆的模样就不是想要善罢甘休的。

    可能今后会一直缠着自己了,想到这里不由自主一些又疼。

    这都是一些什么事情啊,夜无肆真的是一个非常胡搅蛮的人,没有之一。

    “我是想说小青衣,我有一个恋爱要和你谈一下,不知道你有男朋友没有,有男朋友的话介意多一个么,没有男朋友的话介意有一个么?”

    夜无肆的眼里都是炙热的,看着薛青衣的眼神非常的明显。

    “滚,不需要,男朋友什么我不需要?”

    薛青衣一点都不相信这人是想要给自己谈恋爱。

    “呵呵!”看着两个人的相处模式,青云忍不住笑出来。

    其实这两个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一如很有意思。

    “夜总裁,追女孩子不是这样的,你这样套路太深了,女孩子会很没有安全感的?”

    夜家在黑道上确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所以一直夜无肆应该也是那种众星捧月的,没有给什么人底下头颅。

    感觉自己喜欢的人就是忍不住想要作弄,其实不过就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而已,想起来还是有一些幼稚的。

    “哦,那你和说说,什么才是最有效的,我一定会回很感谢你的?”

    夜无肆一点都不客气开始讨教,自己本来在感情方面吧就是一个小白。

    “你的感谢对于我有什么作用,我不觉得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有的?”

    自己自己不缺钱,对于那些对于自己是真的没有任何的诱惑力。

    早些年也不是没有人诱惑自己背叛沐锦。

    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自己都坚持了,不可能现在好像要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吧。

    再者,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自己背叛沐锦的。

    有时候与其说沐锦是朋友,比如说沐锦是一种精神上的支柱。

    “我最近手里有一个项目正要找人合作,不知道青云助理是不是真的感兴趣,如果感兴趣的话大家不放说一说,反正这就是对于大家有利益的事情,我相信青云助理应该不会把这些拒之门外吧!”夜无肆知道赵青云,那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的。

    “项目,什么项目?”

    夜家的项目以后得到的利润都不错,这也是当初为什么沐锦选择和夜家合作的理由。

    “当然,我很相信你一定会有兴趣的,所以你考虑看看,要不要合作,要不要帮助我?”

    夜无肆看得出来青云并不想要为难自己。

    但是同样的也只是在观望。

    并不打算帮助自己,又得时候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一些东西,付出一些东西其实没什么的。

    “那我就看看了,相信夜总裁也不会为难我的。”为难自己那就还在为难他。

    “青云姐姐,你这是打算把我买了是不是,曾静说过做彼此的小天使呢,你就这样转身离去了?”

    薛青衣看着青云眼神里面非常的幽怨,就好像被人抛弃了一样。

    “没有啊,只是觉得像夜无肆这样都人很不错呢,你不仿考虑一下怎么样,这样都好男人不容错过,还不然以后会很遗憾的,小青衣,喜欢那就在一起,以后的问题以后再说吧?”

    青云觉得遇见这样喜欢的人不容易啊,既然遇见了那就要在一起啊,还不然以后多么的后悔。

    “你不再是我的青云姐姐了。”

    薛青衣自然知道夜无肆对于自己不错。

    但是那也只是不错,还达不到自己交心的地步,现在肯定不可能和人在一起的。

    “就是,小青衣,现在和我一样的男人真的不多了,你真的确定不考虑一下。”夜无肆继续死皮赖脸,看着薛青玉那一脸无奈的模样。

    “死心吧,不可能的。”薛青衣现在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感情到不了哪一部,自己没有安全感。

    “看,不是我比帮助你,而是有一些东西那就是水到渠成的,现在想要急于求成,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努力吧,骚年,以后的胜利就是属于你的?”

    青云感觉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因为夜无肆也是一个懂得包容的人,薛青玉也不是一个狼心狗肺的。

    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不一样的,自然表现的方罚也是不一样的。

    当初的沐锦和凤玺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两个人刚刚开始的时候沐锦非常的防备人。

    就之后凤玺一直没脸没皮的往上凑,最后还是因为沐老夫人的凑合,两个人才会水到渠成。

    才会有了后来的这样肆无忌惮的秀恩爱。

    凤玺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和沐锦的关系。

    以后那些男人就可以距离沐锦远远的,再也不会觊觎沐锦,这就是凤玺的小心思。

    虽然有些不可理喻,很幼稚,不得不说。

    其实凤玺真的就是一个至情至性都人,一直都是这样全心全意的为沐锦付出,那时候凤玺也不确定沐锦就会给自己机会。

    其实这一路还是青云这个局外人看的最清楚。

    虽然一开始对于两个的关系有些纠结,但是后来越看越觉得其实这两个很相配。

    无论是沐锦做什么,主要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之下,冯旭都是义无反顾的支持的,那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宠爱的方式。

    “你应该学习一下凤玺总裁,你看看他,坚持到最后,还不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才是真的令人佩服呢?”

    不得不说,凤玺虽然手段不光彩,但是固执确是一等一的,那是一般人没办法比较的。

    “你是说那个风云国际的总裁凤玺嘛?”

    那个人自己听说过的,但是一直没机会见过。

    因为凤家和自己夜家一直没有任何的合作,不过这也是好事情,因为两个人都是这样的脾气,估计是没办法合作的。

    凤玺的脾气自己一直就是听说过的,那叫一个肆无忌惮。

    在苏城的这一块土地上,那就是没有怕过谁。

    不过就是后来和沐锦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的。

    那时候沐锦还没有承认自己是女的,所以那些人说话不知道有多么的难听,不过那句死基佬倒是让自己乐呵很久了。

    一个男人被人传成这样,那是真的脸上无光的,但是人家凤玺吧就是不在乎,一局解释的话语都没有,完全无所畏惧。

    “对的,在这一方面,凤玺那可是专家级别的人物,非常的有心的?”

    青云点点头,论追人,自己就只佩服凤玺,人家那叫一个无孔不入啊。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给他会放弃了,但是凤玺对于沐锦的冷言冷语那都是直接屏蔽的,只会听喜欢想要听得,这也是一种技术啊。

    “凤玺确实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这一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就是谈恋爱,人家走的都不是平常路,至少别人一辈子都不敢经历。

    “那可不,其实凤玺是一个和黄不次i的人呢?”

    那些不错都是用在了沐锦的身上,别人自然没机会了。

    找男人就是要凤玺这样护犊子的,那种中央空调才是最可怕的。

    “看得出来?”

    可不,一言一行对于沐锦那都是对于沐锦的维护啊。

    感觉谁敢和沐锦过不去,那就是这为难他凤玺真的就是一个非常护犊子的人,对于自己的老婆那你是病态一般宠爱。

    “对了,你不说我还不记得了,似乎很久没看见你们总裁了,你们总裁这是和凤玺度蜜月去了?”两个人估计距离举行婚礼也不远了。

    “差不多,估计快要归来了,我们也要喝喜酒了?”

    青云点点头,似乎非常的高兴,终于可以看着沐锦走进婚姻的殿堂了,终于可以看着沐锦幸福了。

    “到时候说一声,我也来凑一个热闹?”

    如果自己和薛青玉走到一起,这以后的事情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毕竟沐锦那里还绝对要接触的,所以打点一下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可以的,到时候一定给你说一声!都是合作伙伴,大家来往密切一点其实也没什么?”

    青云看着小青衣气鼓鼓的模样,真的是还可爱了。

    难怪夜无肆一直想要欺负人,现在这个模样,就是看的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欺负了,真的是太可爱了。

    “青云姐姐,你真的就是太坏了?”

    这就是存心给这个人制造机会呢,别以为自己不知道。

    夜家和沐家一直就没有往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

    以后也不会有交集的,夜无肆一直都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

    一直都是前呼后拥的,一直都改别人巴结自己,夜无肆自然不会去结交凤玺。

    两个人都是喜欢算计的,碰撞在一起,可能火花或有些大。

    “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夜无肆看着薛青玉,越看越觉得这个人很可爱,自己很喜欢。

    “好的?”青云点点头,无所谓的,机会自己给了,如果自己改学不会好好把握,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沐家,沐老夫人最近特别的喜欢泡茶,脸上一直都是有着笑意的。

    这几天乔老夫人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人,两个人关系倒是非常的融洽。

    说的都是一样的,话题非常多,这还是沐老夫人这些年第一次这样露出笑容的,可能还是这些年第一次有人这样一直陪着自己。

    “母亲?”

    看着那个悠然泡茶但是头发花白的人,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

    沐老夫人听着声音背景微微的有一些僵硬,也没有回过头。

    “张妈,谁让你让她进来的,请古夫人出去吧,这里不欢迎她,也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沐老夫人放下自己手里的杯子,转过头看着那个现在非常狼狈的。

    “夫人,这是沐璇小姐非要进来的,沐璇小姐如果说不让她进来,她就死在那里?”

    张妈也是很无奈的,因为这毕竟都是沐老夫人唯一的女儿。

    张妈也是不敢自作主张,因为现在沐璇的状态是非常的不好,有一点怕人出事,那些都是自己不能承担的。

    虽然现在沐老夫人不想理睬沐璇,但是毕竟血脉相连。

    有一天如果沐璇真的走不下去了,沐老夫人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母亲,母亲,我错了,我是真的错了,你就把帮助我一把吧,因为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母亲?”

    沐璇一把抱着沐老夫人的大腿,泪眼婆娑的看着人。

    因为现在自己真的走投无路了,如果自己沐老夫人不帮助自己。

    那么自己真的就是差不多废了,现在顾峰越来越更加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做事情越是更害的肆无忌惮。

    就是顾家那个我婆子,现在也是各种看自己不顺眼。

    总是千方百计的找自己的不对,巴不得自己滚出顾家,好让那个小贱人接替自己的位置。

    简直就是做梦,自己是绝对不会这样放弃的。

    顾峰能够有今天,自己也是功不可没的,现在想要卸磨杀驴,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自己是绝对不可能会离婚的,绝对不会让那个小贱人这样逍遥自在的,想要和顾峰到一起,那是不可能的,自己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当初愿意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都不可能学习,现在自己尝试到苦头了,没有那个人会一直爱你的,更何况还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你如果最基本的都不在乎他的尊严,肆无忌惮的伤害,是不会走的长久的,因为你不会动的怎么样去维持婚姻?”

    “你只会在男人出轨的时候一味地责骂,总觉得都都还别人对不起你,难道你都不会反思一下自己有没有什么错误,那里需要改进的,你这样,婚姻关系破裂,难带不是预料之中的么?”

    看着沐璇,沐老夫人弹了一口气,是真的又得无奈啊。

    整个沐家没有那一个是这样的,遇见事情总是哭哭啼啼的。

    难道就不会想办法解决么,出轨什么的一直都是豪门里面最常见的问题啊。

    “母亲,我忍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疯的,母亲,我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看着那个头发苍白的人,沐璇紧紧的抱着,这就是自己唯一的支柱了。

    如果不是沐老夫人,自己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自己一定会被那个小贱人扫地出门的,毕竟如果不是沐老夫人,顾峰压根就不怕。

    沐璇感觉自己这些年过的一盒子都顺风顺水的。

    一直就没有经历过什么磨难,现在事情轮到自己的时候,沐璇才知道无奈啊,因为自己是真的没办法应对了。

    “沐璇,以前我就说过,你会后悔的,但是你一直都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总是这样唯我独尊,一直都不会估计别人的感受?”

    沐老夫人其实是生气的还是这个人对于沐锦的出手。

    那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沐锦当初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这个人依旧下得去手。

    “母亲,一起都是我的错,是我给不起你,是我一直鬼迷心窍,但是母亲,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请你一定要救救我?”

    现在沐老夫人就是自己救命稻草了。

    肯定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手的,因为现在沐老夫人都态度不再是之前的冷淡了。

    对于自己虽然语气还是不好,但是这样这一切有转机了不是么,那么自己就不会轻易放手的。

    顾莹莹说的果然不错,沐老夫人不会真的对自己不管不顾的,自己毕竟是沐老夫人唯一的女儿。

    只要自己一直这样装可怜,沐璇不相信沐老夫人会这样无动于衷的。

    “你想要我怎么做?”

    看着沐璇,现在顾峰和别人都已经有孩子,这一些都会死不可逆转的,毕竟事情摆在那里了。

    如果孩子是女的那还好,如果是男的,那么以后顾莹莹基本长不要想得到任何都东西。

    沐老夫人看着人,实在是太不争气了,顾峰本来就是一个很好驾驭的人,但是沐璇就是喜欢作死。

    “走吧,我也你看看,以后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你,这一次就当作是最后的吧,以后的事情还请你自己解决,因为你已经给一个成年人了,我不能保护一辈子?”

    果然,小时候就不应该对于人太过于溺爱,要不然沐璇估计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

    沐璇这样都人不过就是一个纸老虎,一单被那些更加厉害的压制。

    根本大话都不敢说,重要的人只会欺压自己人。

    对于别人那都是不敢的,整个人那就是一个送货,很让人看不起的。

    “走,母亲?”现在有人给自己做主了,沐璇就开始扬眉吐气了,似乎忘记自己刚才是多么的狼狈,和现在娘子就是截然不同。

    清幽秘境,

    “明天就是族长交接大会了?”

    沐锦担心自己不能如愿以偿的拿到自拟想要的双生并蒂莲,心里未免有些着急

    “放心吧,老婆,这一切我都安排的万无一失了,一定会出问题的,老婆想要的东西,老公就是不顾一切也会给你拿到的!”

    凤玺的嘴角有着志在必得的笑意,为了那个东西自己已经准备很久了,自然不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了。

    “那可就放心了,就是有一些没安全感?”

    沐锦就还太过于在乎那些东西,所以心里才会没有安全感。

    因为如果自己一直这样就没有提升的空间。

    自己也可以和凤玺一去走很久的,一点都不希望自己死在凤玺的前面,那样凤玺一定会受不了是,沐锦也不忍心啊。

    “老婆,你别担心,只要是你要东西,不顾一切我都会给你的,你就安心这样被我宠着的!”

    凤玺安慰的拍了一下沐锦的肩膀,看着人着急。

    沐锦即使再厉害也是一个女人,更是一盒经历不多的女人。

    尽管很厉害,但是还是不能和凤玺相提并论。

    毕竟凤玺是经历两个世界的人,凤玺这样的人,想的也比一般人多。

    “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我不担心?”沐锦笑笑,也许自己真的就是有些多愁善感了。

    “就是,我家沐沐一直都是只厉害的,不要担心,这一切还有我呢?”凤玺低下头亲了沐锦一口。

    “我这不是有些担心凌弑天那里么,那个人就是一个搅屎棍,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沐锦想起凌弑天眼里就是抑制不住的冷意,因为那个人当初那样对待自己,确实很生气呢。

    “凌弑天伤害你的,我一定会为你讨回来的,老婆,那些伤害你的,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凌弑天,我更加不会放过?”

    当初伤害沐锦,那个人就是罪魁祸首,自己是怎么不会会放过那个罪魁祸首的。

    想起凌弑天,凤玺的眼里都是冷意,都是那个人当初毁掉了沐锦的灵力,让自己的沐沐生不吐死。

    “别生气,我没事的,当初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不是好好的么,我只要你好好的,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凤玺,你明白么,你才是最重要的?”看着凤玺,沐锦很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你没事,但是你没事也不是那些人可以伤害你的理由啊?”

    凤玺当然不甘心,之前一直处心积虑的就是想要把人找出来扒皮抽筋。

    现在这人居然跑到自己的眼前了,凤玺说什么都是不会放过人的,特别是伤害沐锦的人。

    “我没事的,我只要你好好的?”沐锦越害怕凤玺受伤,因为当初凤玺为了自己损耗了很多的灵力,现在不知道和凌弑天那一个厉害。

    “你这是不相信你老公有这个能力啊?”凤玺一把抱着人,看着沐锦,伸出手轻轻的掐了沐锦的鼻子一下。

    “疼!”看着凤玺,感觉这个人有些恶趣味了。

    “我揉揉?”凤玺放下人,还以为人真的被自己弄疼了,伸出手打算给人揉揉。

    “别闹了,大白天的,别人看着都尴尬啊?”凤玺实在是太腻歪了了,但是沐锦依旧愿意宠着。

    两个人在一起都是相互包容的,只不过包容的地方不一样而已,凤玺也是是十分享受沐锦给的纵容的。

    “走吧,睡觉去,养精蓄锐,等着明天看戏呢?”今天那些人估计都有些睡不着了。

    南宫月这里,再一次八赫连冰请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任何人知道,因为南宫月是把人绑架过来的。

    看着地上渐渐苏醒的女人,南宫月依旧还是无动于衷,因为赫连冰今天是走不出这里了。

    “母亲!”看着南宫月,在看周围,赫连冰心里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因为南宫月找自己一定是没有好事情的。

    只不过这一次赫连冰不想要再继续顺着南宫月的心思走了,因为也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这些天和赫连诺把事情肉说开了,以后两个人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再分开了。

    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即使这些人不同意,自己也要和赫连诺早一起。

    “我不是因为那个事情才请你来的,那个不过就是一个小事情而已,如果不能做到舍弃也是无所谓的?”

    南宫月压根就是不在乎,看着赫连冰,能够理解赫连冰现在的转变。

    因为赫连诺这真的很在乎这个人,自然不会让这个人牺牲的,但是有些人的牺牲那就是注定的。

    “那母亲你找我干什么?”

    赫连冰看着人忍不住后退两步,现在南宫月给人的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所以更加惧怕了,本来对于南宫月赫连冰一直都是害怕的。

    “你怕什么,我总不会现在伤害你的?”南宫月放下茶杯,看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