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197章 不退让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还有就是,我当初就是因为孔问你自己哦那了她的神魂,才会答应收养她的,不然不过就好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而已,你觉得我凭什么给她这么对年平静安稳的生活,你也怎么可能遇见她!”

    南宫月感觉这些年自己对于赫连冰都已经是馈赠了。

    因为如果不是自己,赫连冰根本不会有这样好的生活。

    “所以一开始你就知道,但是你阿如从来都不估计别人的感受,就是自己一个人为所欲为是不是,你为什么这样自私呢?”

    把自己当做一个玩具,赫连冰也是,南宫月就是一个没有心肠的人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居然是自己的母亲。

    “哈哈哈哈哈,我本来给她这一切就是希望有所回报,当初双生并蒂莲快要死了,如果找不到适合的神魂作为献祭,那么圣物就不存在了,赫连诺,你也不要说我心狠手辣,人都是这样自私的?”

    当初的自己也也是这样,被那些人随意的丢弃不管不顾。

    尽欢自己苦苦哀求,但是依旧没有人(任何人放过自己。

    那些人巴不得折磨自己,来满足自己那得奇怪的癖好。

    有些人就是这样,就是喜欢看你狼狈不堪的模样,那样可能心里才会满足。

    “所以这就是你变态的地方?”自己被折磨了,也想要去折磨其他的人。

    “那些都不用说了,反正你也活不过今天,过了今天,清幽秘境就是我做主了。”

    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一步一步朝着赫连诺走过去。

    脸上始终有着慈爱的笑意,只不过笑意不达眼底而已,看起来有些诡异。

    “杀了我,你也不一定就是清幽秘境的主人了?”这里的财狼虎豹多的是,是绝对不会让南宫月这个女人为所欲为的。

    南宫月真的就是还单纯了,想事情都不够全面,还想要妄想做清幽秘境的主人,那很显然的不现实的。

    “那不一定啊,如果这些人都死了,以后这里再也不会有人和我争夺了,外面那些人我更开的没有任何压力?”

    因为那得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你简直就是的丧心病狂?”

    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清幽秘境的长老,如果这得人都死了。

    那么清幽秘境的势力无疑就是重新洗牌,那些人当然不是南宫月的对手了。

    “丧心病狂?,我早就病入膏肓了,那些我早就不在乎了,现在就只有等你来死,这样以后再也不有有任何的都后顾之忧了,我再也不用那么累了?”南宫月的眼里都是疯狂。

    “去死吧,去见赫连冰了,还不然赫连冰一个人会很寂寞的,她一直在等你呢?”拿着刀子准备刺下去。

    “这个女人还真的就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啊,这就是疯子?”

    看着非常的端庄优雅,现在那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人不可貌相,也许这就是深埋在骨子里剪的特性呢,老婆,我们还是先救救赫连诺。”

    凤玺打算出手,因为现在赫连诺还不能死。

    看着南宫月,凤玺想起了自己前世的母亲,那个女人也是这样的。

    总是肆无忌惮的伤害别人,压根就不会去顾及别人的感受,只要自己过的好那就好了。

    “去死吧!”南宫月的眼里都是阴狠,看着赫连诺,这个自己一点都不希望出生都孩子,既然不被期望,那就只能毁灭了。

    但是还没有等者凤玺出手,就该有人比他更快了,原本躺在地上的双生并蒂莲开始散发着红光,直接睁不开眼睛。

    对于这样的场面,大家都有一些不吃所措,因为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南宫月都计谋,这个人就是想要别人也死。

    “啊?”

    一道凄厉的声音想起,人们看着原本南宫月的反向,此时的南宫月手上鲜血淋漓,看着一些惊悚。

    但是更让人惊悚的吧就是站在南宫月身边的女人。

    很多人都是认识的,那就是赫连家收养的孩子赫连冰。

    此时的赫连冰没有了以前的温柔和温婉,反而有些凌厉。

    “南宫月,你当初反应过我的我,主要我死了,不一定会用双生并蒂莲久诺诺的,现在是你违反了对于我的承诺?”

    看着那个满脸痛苦的人,赫连冰一点都不手下留情。

    刚才八折血迹就是自己用花瓣割的,并且段时间之内还不能愈合,只会越来越痛苦。

    “你。”南宫月看着那一身穿着红衣肆意冷傲的人,有些不明白。

    “我说过,谁也不能伤害赫连诺?”以前或许还会怕这些人,但是现在无所畏惧了,因为现在自己就输双生并蒂莲都花魂,这些人还会保护自己,没有机会伤害自己的。

    “姐姐?”看着赫连冰,赫连诺的声音有雪嘶哑,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姐姐已经死了。

    “诺诺,不要伤心,这一切都是姐姐自己的选择,因为姐姐不想要成为你的累赘了,更重要的就是,姐姐不想要再继续任由别人摆布来伤害你,以后就是姐姐守护你了?”

    因为赫连诺就是组长了,而自己,就是圣物的神魂了。

    姐姐,对不去,对不起,一直都是说想要保护你,但是最终都是你为我牺牲?“

    赫连诺感觉自己很没有用,因为自己不能帮助那个自己喜欢都人,反而一直让人受罪。

    ”诺诺,那些都不是你的错,姐姐说了,这一切都是姐姐自己都选择,这些都是依你无关的?“

    赫连冰摇摇头,即使自己不死,结局未必就比现在更好,南宫月依旧不会放过自己。

    ”哈哈哈哈,真是感人的?“嚣张的声音响起来,一道声音快速的飞进来,双生并蒂莲就朝着把人飞过去。

    凤玺眯起眼睛,动作很快的拦截双生并蒂莲,速度快的直接就是让人看不清楚了。

    ”凌弑天,想要坐收渔人之利么?“凤玺的语气里面就是讥讽。

    ”凤玺?“凌弑天看着安然无恙说人有些意外,不过也就是瞬间的。

    因为凤玺这份死变态不走一般的寻常路也是能够理解的。

    ”凌弑天,我找你很久,真是幸运呢,在这里看见你了?“

    凤玺的眼里都是冷意,今天是绝对不会放过人的。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人,自己的沐沐才会吃了很的苦头。

    但是这个凶手居然逍遥法外了,这些都是凤玺不允许的。

    ”今天我们就把之前的事情算清楚。“凤玺说完直接出手。

    ”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凌弑天支嗤之以鼻,压根就是不在乎的,很快就和人扭打在一起了。

    沐锦站起来,满看着那两个你来我往的人,一直注视着凤玺。

    就怕人受伤了,但是很明显的不是,凌弑天一直都被压制。

    可能是之前的还是没有恢复,所以现在打的非常的吃力

    ”凌弑天,你适合去死了,这一次我看谁能救你?“

    准备朝着凌弑天的胸口打下去,但是一道黑影来过。

    凤玺捂着自己的胸口退后两步,嘴角有一些血迹。

    黑影带着凌弑天直接跑了,凤玺刚刚和凌弑天打虽然占据了上风。

    但是还是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现在自然不能取追人。

    ”这是你,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了对于我都承诺,赫连绪的势力我可是都给你铲除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赫连绪,这些人之前的准备自己都破坏的差不多了。

    ”双生并蒂莲你不能拿走?“赫连冰成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凤玺。

    ”你该不会就是想要反悔吧?“

    凤玺的眼里有着嗜血,看着赫连诺,如果这个人敢反悔。

    自己一定会扭断她的脖子,这种说话不算数都人就不应该活着,或者说,凤玺不允许那些人出尔反尔。

    ”凤玺,你应该知道的,现在我姐姐的神魂就在里面,如果你觉得你带走了双生并蒂莲,我的姐姐也会离开我,我自然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你带走我姐姐,就好像你不能忍受别人觊觎你的沐锦一样,我也同样的不想要我的姐姐离开我?“

    就是不要自己的命了,自己也不会让赫连冰离开自己的。

    ”由不得你,你应该知道我帮助你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那就是双生并蒂莲必须是我的。“

    因为解开封印必须要用到,关于沐锦的事情凤玺是不会让步的。

    ”凤玺,把东西还出来,不然你可能走不出清幽秘境?“

    任何人对于爱情都有自己的执着,赫连冰就是赫连诺的执着,并且是一点都不能触碰的哪一种。

    ”不可能,这东西只能是我的,我怎么可能给你?“看着赫连诺,凤玺不打算让步。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看着凤玺,赫连诺打算出手。

    因为还是有一些理解凤玺的,主要是关于沐锦的事情,那都是不可能让步的,并且非常的执着。

    ”不客气,你打不过我的!“凤玺很有自信,有自信赫连诺打不过自己的。

    ”凤玺,把东西交出来,不要逼我!“赫连诺是真的不想要和人动手,但是凤玺是真的太固执了。

    并且特别是因为沐锦的事情,那简直就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让赫连诺很头疼,凤玺作为一个对手是真的非常让人头疼的,但是自己现在不得不和人正面的对上。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也有一些东西是不可分割的,就不如赫连冰对于赫连诺而言那就是不可以分割的。

    ”我如果不呢,赫连诺,别忘记你当初答应我的,你现在这样我会生气的,我生气的花后果会很严重的,我劝你不要试图挑衅我?“

    凤玺看着人似笑非笑的,两个人虽然曾经合作过。

    但是凤玺目的一直就是双生并蒂莲,如果两个人的目的不能达成一致,那是不可能合作的,当初就是因为赫连诺答应的,这一切都是清清楚楚的。

    ”凤玺,不要忘记了,这是在那里,不要继续固执,对于你没有任何的好处的?“赫连诺也是坚持自己的做法,凤玺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但是自己又如何能够做到放手呢。

    ”哈哈哈,赫连诺,不都自顾不暇了,还想要和我争夺东西,未免有些不自量力?“凤玺看着赫连诺,说实话,还真的不怕赫连诺。

    ”凤玺,我劝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你是没什么,但是沐锦就不一样了,沐锦不能够和你相提并论的,再者,刚刚你似乎用了很对的灵力,这一时半会儿想要全身而退那是不太可能的。“

    至少自己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的,已经失去过赫连冰一次了,自己再也不能承受在一次的失去。

    这一次赫连冰的神魂和双生并蒂莲合二为一了。

    只要自己一直守着,从此以后赫连冰就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因为现在的赫连冰是花魂。

    ”我不想要夺人所爱,但是你也不要强人所难,赫连诺,双生并蒂莲我志在必得,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同意的?“凤玺就是这样固执,并且认定的东西那就是不会轻易修改的。

    ”那就拭目以待,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安全的走出清幽秘境?“

    赫连诺能够走到今天,自然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

    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势力,但是无论自己怎么想,都是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冯旭站在对立面。

    ”凤玺“沐锦感觉这真的有些为难人了,对于赫连诺感觉还不错,也不想要撕破脸皮。

    但是现在的局面是真的有些蛋疼,看两个人谁也不会让谁的模样,真的就是非常的头疼。

    ”老婆,你不要心软了,赫连冰都已经死了,现在是你需要这药材,想要从我手里拿走双生并蒂莲,那就是和我过不去,这样的人我还不会姑息的?“凤玺一直都是嚣张肆意的,自就是五队畏惧了。

    对于赫连诺,凤玺压根就不怕,赫连诺不敢对自己出售的,自己的手里还有着那个人的把柄呢,干对自己出手,凤玺一定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后悔的感觉。

    ”凤玺,把东西交出来,你们走出清幽秘境吧,“两个大男人都是为了自己都爱人,但是谁也不肯让步。

    ”我说了,你这样就是妄想,我是不可能拿出买的,这就是我的?“

    看着自己手里那一对血红色的炼化,娇艳欲滴的,凤玺嘴角勾起,这些东西自己势在必得。

    所以是不可能交出去的。

    ”既然那样,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赫连诺说完打了一个响指,四周涌动出来的黑衣人以及手里的枪支让有些蠢蠢欲动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凤玺,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不要试图挑战我,我知道你本事很大,但是双全难敌四手,你最好考虑清楚,和我作对之后,你和沐锦是不是可以全身而退?“

    凤玺最在乎的就是沐锦的安危了,也许自己的她一点都不在乎。

    但是沐锦的他不得不在乎,因为沐锦就是这个人的软肋和命根子。

    ”你干动沐锦一根头发试一试,你看看你会不会后悔,我一定要你抱憾终身,并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凤玺的眼里都是阴狠,看着人的眼里都是嗜血,没有任何人在伤害了沐锦之后和还可以全身而退,任何人都不可以,因为自己不允许。

    沐锦看着两个大男人就还想两个小孩子一样。

    谁也不肯退一步觉得有些有意思,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

    ”好了,都不要说了,凤玺,你想要的我一定会给你,请你不要为难我的弟弟?“赫连冰看着凤玺叹了一口气。

    ”姐姐,不要胡说,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赫连诺的声音有些激动。

    ”诺诺,姐姐不会离开你的?“赫连冰看着人,这个人以前一直保护自己,现在也是时候自己守护她的,因为以前自己没能力,现在自己有能力了,再也不会让赫连诺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哦,你有什么办法?“凤玺现在对于这些人没有最基本的信任,因为不值得自己信任。

    不是凤玺还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有时候经历的多了,对于那些便不会再继续期待了,有了一个沐锦,那已经是全世界了,只是好恨不得八世界上最好一切都捧到她面前,想要看着她笑颜如花的模样,那样让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凤玺挑眉,可没有继续打算合作啊。

    ”你只是需要相信沐锦就好了,没不要相信我们?“赫连冰点点头,没有勉强人。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办法,达不到我心里的预期,我是不会放手的?“凤玺看着人,很明确自己的想法,踪迹这一趟总不可能空手而归,沐锦的封印还等着自己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凤玺个只是想要沐锦活的更好而已,其他的人真的已经估计不上了,自己也不想要去顾及。

    ”放心吧,一定会让你非常满意的?“赫连冰点点头,忽悠凤玺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凤玺如果发现是真的只会更加的难过。

    凤玺的性格虽然赫连冰没有相处过,但是有时候看着赫连诺和人相处的时候那个谨慎的态度就知道了,那些人可没有让赫连诺这样重视过。

    ”希望如此?“凤玺一点都不让步。

    ”好了,既然赫连冰都这样说了,我们就看一下?“看着凤玺那个别扭的样子,沐锦才出口。

    ”我老婆说的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别人真的担不起我的信任?“凤玺不会相信那些人,因为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捅自己一刀,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好了,走吧?“赫连冰看着人,沐锦她是非常的喜欢的,所只要自己能够做到的都会尽力帮助的。

    ”抱歉,凤玺就是因为太担心我了才会这样急躁?“沐锦看着赫连冰,其实还输有些抱歉的。

    ”没事,沐锦,其实我很喜欢你,自然也愿意帮助你,希望你以后比现在更加的幸福?“赫连冰微微一笑,相信沐锦一定可以得到爱情的眷顾,也会紧紧的抓住自己爱情的。

    ”谢谢你,也希望你能够幸福,和自己喜欢的人早一起,早一点挣脱出来?“看着赫连冰,确实就是一个可怜的人。

    ”能不能在一起那不重要,如果可以我想要求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够帮助我?“赫连冰看着人眼里有着祈求,现在的赫连冰不在奢望自己和赫连诺早一起,只是希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能够守护赫连诺,让赫连诺的生命可以继续延迟。

    而不是这样年纪轻轻就死了,赫连冰是真的舍不得,因为那是自己最爱的人,即使自己有事情,也是希望赫连诺能够平安。

    ”如果我可以做到,那么就是义不容辞的?“如果自己做不到那就是另当别论了,所以沐锦还是先把话谁清楚。

    ”沐锦,你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请你务必帮助我?“赫连冰现在的能力可以窥探一些东西,沐锦的一些过往她也看的很清楚,沐锦确实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医者,如果自己贡献出一些东西,那么救治赫连诺吧就是时间的问题。

    ”你这是何必呢?“看着赫连冰,现在只不过就是一缕亡魂或者说就是留在人间的执念。

    ”沐锦,你也是喜欢过一个人的,你应该明白哪一种即使自己有事情,也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人,我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说我很傻,但是我想说即使是我傻我也不在乎,因为这就是我爱一个人的表现方式,我在用我的生命诠释?“赫连冰觉得自己现在很好啊,很轻松啊,再也不用担心那些问题吧。

    ”你一定会幸福的,赫连冰?“沐锦点点头,如果自己可以,沐锦是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谢谢你,沐锦,真的谢谢你?“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这样义无反顾去帮助一个人的。

    沐锦,真的谢谢你。

    苏城。

    ”老夫人,你快点去休息一下吧,小姐还没有这么快就回来的?“张妈看着沐老夫人那个翘首以盼的人,拿着一张薄薄的毯子给人盖在腿上。

    现在的天气变化的有些大,不注意很容易就感冒的,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更加需要注意得了。

    ”张妈,我没事,你放心吧,我在等着沐锦呢,去了那么久,终于回来了?“沐老夫人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是啊,这都去了很久了,确实有些想念了,现在终于要回来了?“其实张妈也是很高兴的,毕竟沐锦也是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就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现在就好像自己的孩子要回来了一样,心里有这期待。

    ”对呀,并且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失去联系的,不都不知道我多么的担心,还好最晚打电话给我了,要不然我真的会心神不宁的。“沐老夫人现在最在乎的那就是沐锦了。

    ”是啊,还是小姐在身边安全一点,还有姑爷,每一次看见姑爷就有寻的惊喜!“反正看着凤玺那一副防贼一样得对待这些人,每一次张妈都是忍俊不禁的。

    ”凤玺就是那样的,离不开沐锦,要不然也是差不多疯了?“有些感情一旦开始那就是停不下来的,除非死。

    ”不过还是小姐运气好,遇见像古姑爷这样懂得疼人的人?“现在这样的好男人是真的不多了。

    ”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有些极端但是不可否认这样的脾气非常的符合我的口味啊?“沐老夫人摇头失笑,凤玺这个性子还好对着的就是外人,这要是对着自己人还真的有些受不了。

    ”只要姑爷一直对着小姐好,那么我们就放心了,两个人可以一直慢慢的扶持的走下去,也不会发生什么让人觉得不能接受的事情?“张妈不知道想起什么眉头皱起。

    ”是啊,还有什么是比两个人开开心心最重要的,不过一段感情真的就是靠维持,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有要不然再好的感情也有消磨殆尽是一天?“就好像沐璇和顾峰,当初的顾峰也是非常的爱沐璇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纵容人胡作非为。

    但是沐璇就输不懂得适可而止,一直嚣张跋扈的,一点都不把顾峰看在眼里,完全无视了这个作为自己老公的男人。

    一开始觉得没什么,但是长年累月的,这心里就开始堆积情绪的,日复一日的,等待的不过就是一个爆发的机会而已。

    ”夫人还在担心沐璇小姐和顾峰姑爷么?“两人现在的事情也是奶的沸沸扬扬的,沐璇那样的性格一旦有人撑腰那越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就是那个黄小柔,即使张妈见过那么多的人也不的不说,黄小柔确实就是一个厉害的,至少沐璇根本不会对手。

    沐璇一直这样继续闹,对于自己真的没有任何的好处的,但是沐璇就是不信邪,非要一意孤行。

    ”你也知道沐璇的性格的,一直就是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所以这这心里肯定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但是自己的女儿确实不是人家的对手。

    ”这一次的教训似乎还不够,还是没有吸取教训?“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一直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女儿,但是就是这个女儿最不争气了,无论自己怎么样教训,沐璇或许就是没有那一方面的天赋。

    ”母亲这是担心妹妹?“沐启走进来看着沐老夫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开口问道。

    ”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不知道这是你的家呢?“王芸的死对于沐启的大家并不是很大,所以在人死后就开始风花雪月了。

    每天夜不归宿的,每一次回来那技就是睡觉,两个人基本上都是不沟通的,因为两个真的没什么话题,这份儿子始终不是自己的,有时候感觉非常的陌生。

    ”对呀,一个不懂得安分守己的人确实就是应该好好的被教训一下?“沐老夫人感觉自己之前还是太心软了,就应该等着人再继续受苦。

    ”呵呵呵,外面闹得满城风雨的,难道不觉得丢脸么!“沐启感觉有些羞耻。

    ”哈哈哈,还觉得丢脸,其实你和沐璇一样的半斤八两,她闹都满城风雨,你呢,做的丑事简直就是人尽皆知?“沐老夫人有些恨铁不成钢,两个孩子都是这样的,让人特别的头疼,一个不省心,两个人还是不省心,就只有那个省心的,但是那个省心的却不在了。

    ”母亲,听说沐锦要回来了?“现在沐锦才是最不能得罪的那一个人,以前沐锦一个人的话还有些无所畏惧,因为沐锦看在沐老夫人的面子上也是很少和这些人计较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凤玺那样护犊子的性格,一旦招惹了沐锦,他才不会管你是不是自己人总是回想办法弄死你的。

    因为凤玺就是那样的护犊子,特别是沐锦,那简直就是一种病态的维护。

    ”没错,最近确实就是要回来了,两人也是出去很久了,再不回来我更加的担心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还是自己心疼。

    ”听说妈妈都给两个人选好日子了,沐锦是真的要嫁给凤玺么?“凤家是真的很强大,平时神秘的没有人见过,但是就是这样的人直接横空出世了,并且做到的事情直接就是让人匪夷所思。

    在苏城豪门里面,确实就是一股清流了,因为凤玺一直就是零绯闻,甚至传言还没有人见过呢,处理事物的一直就是妖月,那个万能的代理总裁。

    ”你问这些做什么?“看着自己的儿子,沐老夫人有些疑惑,毕竟这些人一直都是不该希望沐锦好的,总是希望把沐锦拉下马,因为沐锦高高在上的这些人心里会更加的不舒服,但是现在沐锦有凤玺宠着保护着,倒也不怕这些人。

    ”都是一家人,难道我不应该知道么?“沐启看着沐老夫人,严格意义上说,其实沐老夫人只不过就是沐启的婶婶,只不过因为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死了,自己才会养在沐老夫人的膝下的。

    ”应该知道,但是你这样我都不敢让你知道了。“沐锦今天有些反常。

    我作为沐锦的叔叔,这些我觉得我还是很够资格知道的,再说,我是真的没什么意思。”沐锦真的就是一个特别幸的人,小时候就一直被人的宠爱着,现在嫁人了还是依旧被宠着的哪一位。

    以后皇廷国际想必会更加的壮阔,因为身后有着凤玺的支持,想要什么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沐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最好不要试图去挑衅人,凤玺还一个什么样的性格你是非常的了解的,到时候我怕沐锦都救不了你?”伤害沐锦的事情一直就是凤玺的底线。

    伤害了沐锦的,凤玺那个性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母亲,你误会了,我不过就是因为高兴而已,不会做其他的什么不好的事情的。”

    沐启一直就是一个聪明人,和沐璇不一样,看人很有眼光,凤玺那样的人自己一辈子都得罪不起。

    “希望如此?沐老夫人看着人眼里有着审视真的不希望这些孩子再继续做什么了,沐锦是一个值得的人,不要再继续打扰属于她的生活了,小时候的沐锦过的真的很凄苦。

    ”母亲,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沐启点点头,还真的有些不敢正面和凤玺对上,因为真的很害怕那双眼睛。

    ”知道就好,母亲也老了,不想要再继续管理你们的事情了?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

    “好的,母亲?”沐启点点头。

    乔家这一边,随着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原本神经一直都很大条的白云暖也有一些紧张了。

    “沐沐,我有些紧张?”

    好不容易联系上沐锦,白云暖开始撒娇模式,一边的乔墨白为微微的勾起嘴角,看着白云暖酥软的语气。

    “担心什么,我。安心做你的新娘子,一天不要胡思乱想的,实在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上班?”

    沐锦此时躺凤玺的腿上,脸上都是慵懒,眯起眼睛。

    就好像那个猫儿一样,忍不住想要逗弄,但是看着打着电话的人,凤玺觉得自己不应该任性了。

    “不用了,现在出去上班那简直就是度日如年?”白云暖的声音里面都是无奈。

    沐锦忍不住笑了。

    沐锦不明白结婚而已,真的就是需要这样紧张。

    陪着自己走进婚姻殿堂的人是自己喜欢的啊,沐锦觉得那些想一想那都是和很不舒服的。

    “你很快就会明白那一种感觉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形容。”反正情绪很很正常的。

    “好了好了新娘子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你真的虐到我了?”这简直就在无时无刻的秀恩爱。

    “很久没见你了,大概什么时候到,到时候我去接你?”白云暖很想要见到沐锦,因为那是一种安全感的问题。

    “不用刻意去等我,因为具体的时间我也不知道。”沐锦很无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