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第230章 自私自利

时间:2018-04-03作者:一叶澜珊

    “我不需要我的身体很好,容轻安,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如果因为我,你再一次受伤,那才是对于我的煎熬?”因为自己的弟弟当初就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为什么就是死了,也还要继续来为他操心呢。

    其实有些时候容轻墨更加的希望容轻安能够多为自己考虑一下。

    不要总是这样不顾一切的付出,在那样璀璨的年龄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容轻安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在乎一直都是他啊,其余的自己是真的不在乎的。

    但是就是自己最在乎的东西,最后自己竟然不能守护,眼睁睁的看着容轻安死在自己的面前,但是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哥哥,只要你好好的,其他的你都不要管,我自然会处理的,我一直都是希望你好好的,请你不要辜负我,好好的活下去好不好?”

    容轻安蹲下身子,看着容轻墨,现在容轻墨的脸色终于有一些红润了。

    只要能够让容轻墨:活下去,容轻安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是用什么办法。

    “但是你也不能用自己开玩笑啊,你知道不知道哥哥难受啊?”

    看着容貌精致但是苍白的人,容轻墨是真的觉得不值得。

    容轻安就是一个傻瓜,自己当初对他也不是很好。

    但就是那一丝的心疼,这个傻瓜最后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了。

    即使现在,作为鬼魂以后再为自己努力。

    “哥哥,答应我,好好活着好不好,好好活在阳光下,替我看一阳光!”

    那对于自己而言简直就是最奢侈的,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行走在阳光下了。

    只能一直行走在黑夜里,因为自己就是一个孤魂野鬼。

    “轻安?”看着容轻安眼里的渴望,容轻墨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

    “哥哥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那些人都没办法伤害你的?”

    早些年那些人以为是闹鬼,找了很多都是能人异士来收复自己。

    那时候自己的法力尚且稚嫩,确实不敢贸然行动。

    因为一旦被捕捉,自己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再继续保护自己的哥哥。

    所以那个时候活的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现在自己完全不用怕了。

    现在那些能人异士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那些人如果现在还是想要继续炸找死,那么自己一定是成全的。

    现在自己已经把引魂草修剪成功,不说一般人,就是有这一定根基修炼的人,也不一定就是自己的对手。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容轻墨是真的不希望容轻安再牺牲了。

    因为自己是真的成功搜不起了。

    “哥哥,没事的,现在即使能够让你活着,我也不需要牺牲什么?”

    能够让自己苟且偷生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自己现在压根就是无所畏惧,什么都不怕。

    就是凤玺哪里不太稳定,毕竟是大妖,对付起来不容易。

    凤玺为了沐锦,自己身上的引魂草他必须得到。

    这就意味着两个人是站在对立面的,对付凤玺,自己是真的不太有信心。

    “哥哥,如果有一天我和沐锦站在对立面,你会不会怪我?”

    自己和沐锦注定不能和平共处的,想要引魂草,除非自己死。

    自己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修炼的,自己绝对做不到就这样拱手相让的。

    因为为了引魂草,自己是真的牺牲了很多。

    “你怎么啦,你和沐锦有什么事情?”

    一个是自己弟弟,另外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容轻墨一点都不希望两个人对上。

    但是有些事情那就是命中注定的,有些人注定不能成为朋友,所以容轻安和沐锦注定会有一战。

    “没事的,哥哥,也就是随便问问,这不是想起沐锦要结婚了,来和你说说?”

    其实比起别人,容轻安对于沐锦是真的不讨厌,因为那个人当初总是不计较得失的帮助自己的哥哥。

    如果有选择,容轻安是真的不愿意和人作对的。

    但是有些事情是真的由不得自己,即使自己不愿意,但是凤玺是真的不会放过自己的。

    “什么时候,具体的时间通知了没有,我也好准备一下?”

    容轻墨的脸上有着笑意,因为那是自己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了,自然希望看着他幸福了。

    “哥哥,你一直都是这样的,有什么事情怎么就不为自己想一下,你看看,沐锦结婚可能你比自己结婚还要高兴?”

    容轻安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哥哥只是看着冷淡,其实对于朋友是真的很好。

    “轻安,你不明白的,这些年我是真的很感谢沐锦的,如果不是因为沐锦,我是活不到现在的?”

    容轻墨非常的肯定,因为沐锦的医术是真的很好。

    只不过人都是有着命数的,也许自己就是这样的命运,任何人都是无法更改的。

    “对呀,沐锦对你是很好?”好的当初自己都吃醋了。

    但是看着那纯碎的友谊,想想自己哥哥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孤单的背影,容轻安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

    自己当初宁愿自己死了,挖出自己的心脏。

    就是想要这个人好好活着,但是没想到还是让自己的哥哥活的这样的痛苦。

    “轻安,谢谢你?”容轻墨叹了一口气,也许有些事情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

    “哥哥,其他的事情你都是可以不用考虑的,你只是需要好好的活着,那样才有这无限的希望?”

    自己已经没机会了,所以自己期盼的最好的都应该给容轻墨。

    “好,哥哥会努力活下去的,只是轻安,哥哥只有你了。”

    看着容轻安,这个人一直都是自己活下去的支柱,这些年如果没有容轻安,容轻墨觉得自己早就死了。

    “哥哥,放心吧,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放心吧?”

    这个人就是自己活在人世间最大的执念了,不好好守着这个人,自己如何能够放心。

    “好?”拉着容轻安的手指不放,其实以其是说容轻安舍不得自己。

    倒还不吐谁是自己舍不得容轻安,因为这些年容轻安对于自己的保护那几乎就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放心吧,哥哥,我会一直在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因为那是自己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事情。

    “哥哥相信你?”容轻安一直都是没有让自己失望的。

    这个人总是在保护着自己,有些人的话是真是假,时间是真的最能说明一切的。

    “嗯?”只要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其他的真的不重要了。

    “哥哥,休息吧,一区都会好的,属于你的东西谁也抢不走的,我和不会允许任何人把属于你的东西夺走,否则就只能死!”

    容轻安的眼里都是嗜血,似乎自从炼化了引魂草的缘故,容轻安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嗯,我会很好的。”不是其他的,至少不能让这个人失望。

    因为容轻安为了自己是真的做出来很多的努力。

    “好,睡吧?”容轻安的眼里有着笑意,还有着一丝不哟发现的迷恋,看着那个慢慢闭上眼睛的人。

    沈家。

    “云云这是去哪里了,怎么现在下回来,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夜深人静的在外面我们也不放心啊?”

    看着走进来的沈长云,蓝梦云就是特意在哪里等人的。

    现在公司哪里的情况沈长安把握的很好,至少局势非常的稳定。

    现在沈长云即使有心思,想要进去恐怕也是需要还得一些功夫的,所以现在蓝梦云完全的就是不在乎的。

    “我回来晚了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我?”

    对于这个人,沈长云一直都是没有好脸色的。

    因为看见这个人就想起了自己当初母亲的死因,都是因为这个虚伪做作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人,自己的母亲根本就不会死,沈长安那个野种也就进不了沈家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在其中动手脚。

    “难道作为父母的还不能问你一声,你来的这样晚了,有没有和家里打电话,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多着急,你阿姨一直等学你,你就是这个态度?”

    看自己女儿那个油盐不进的样子,沈辉有些生气,真实一点礼貌也没有。

    “父亲,我没有听错吧,那个女人会担心我,难道不是巴不得我去死,哪样就没有人继续和她儿子争夺家产了,难道不是,这个女人还真是好深的心机?”

    沈长云也许是因为喝酒了,胆子也有些大了,平时不敢说的。

    现在直接就是开始肆无忌惮了,又或者说,只是一直压抑的太久了,现在需要释放一下。

    “你总是维护沈长安和这个女人,难道你忘记了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心狠手辣,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我的妈母亲怎么会死,都是因为她们鸠占鹊巢,还把这一切属于我的东西都争夺走了!”

    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沈?长云也是焦头烂额的。

    因为公司那些人更加明显的就是相信沈长安,根本就是不愿意听从自己的指挥。

    这让沈长云非常的不舒服,因为这就意味着自己能力不如沈长安。

    沈长云当然不会觉得自己不如那个野种。

    但是那个野种的能力确实就是非常的强悍的。

    自己是真的没办法奈何啊,所以心里是非常的烦躁的。

    现在看着蓝梦云,特别是哪一种和沈长安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容就更加的生气。

    “你现在还有心思管我,有时间不如多去看看你家沈长安,据说沈长安现在和白凤璃的关系进展的非常的不错呢?”

    沈长云的嘴角勾起笑意,看着蓝梦云成功垮下来的脸色非常的得意。

    想要让自己难受,那么自己就先有着难受的准备了,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软柿子嘛。

    “你可能误会了,我家长安和白凤璃的关系很清白,长安已经和我说了,答应和白家的联姻了?”

    蓝梦云看着沈辉,那个不好的脸色,说的有一些勉强。

    “哈哈哈,这种话你骗骗自己就好了,你觉得你可能骗的了我们嘛?”

    沈长安确实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是一个痴情种啊。

    这一点倒是和他那个冷血无情的母亲大相径庭啊。

    因为蓝梦云就是一个冷血动物,考虑什么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的,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死活。

    但是遇上白凤璃那就不一定了,因为白凤璃也不是吃素的。

    更加不会因为这个人的几句话就会放弃自己坚持。

    所以这一分钟沈长云觉得自己有些期待两个人对峙的场面了,都是一些厉害的人物,想必会很有意思的。

    “长云,那是你想多了,现在长安应该很清楚自己的需要的是什么了,应该不会再去对于那些没有什么用处的人花费心思了,有些人那就是不值得,你也是理解的,白眼狼都是养不熟的?”

    蓝梦云这句话就是话里有话了,眼里有着讥讽。

    自己努力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外人给自己破坏了。

    那种破坏自己计划的人就不应该存在,自己也不会允许白凤璃存在很久的。

    那个人的存在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因为白凤璃对于沈长安的影响力是真的很大。

    沈长安可以不理自己,但是绝对不会不理白凤璃。

    这样的感觉让蓝梦云非常的不舒服,因为那是自己的儿子,就应该无条件听从自己的指挥。

    白凤璃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那种阻碍了利益的人都不应该活着,所以白凤璃只能去死。

    但是蓝梦云倒是没有想过,一旦沈长安失去了白凤璃,到时候会不会直接疯狂。

    有些人就是这样,永远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

    “你这是高兴想太早了是不是,有些事情不到最后还真的不好说。”

    反正沈长云是不会相信蓝梦云的,更何况还是关于白凤璃的事情。

    对于沈长安而言,白凤璃简直就是比自己生命还要贵重的存在。

    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放弃白凤璃,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长安已经不和那个人联系了么?”

    打心眼里,沈辉的门第观念还是有些严重,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所以自然不喜欢白凤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