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枪王之王 第一百九十章 高手频现

时间:2018-04-03作者:那峰

    ,精彩小说免费!

    赵成受宠若惊,赶紧伸手接过来,接过酒杯的时候无意中碰了一下美女的手指,立刻感觉一种蚀骨的滑腻从指间传来。美女微微皱皱眉,不着痕迹的收回右手。

    “那天我正在楼下和几个同事值班,突然就听到楼上一阵闷雷一样的响声传过来。我赶紧跟一个同事上楼查看,找了半天终于发现响声是从总裁室传过来的。当时,我看到了一幅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赵成咽了口唾沫,随即喝了一口红酒。

    “总裁秘书李艳玲就站在门口,一脸苍白。总裁办公室那么厚实的木门倒在地上,吴庸在地上哀嚎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脸阴狠地看着他。听见我们过来,那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眼神仿佛猛兽一般,随时就要扑过来把我们吞噬!”赵成一边说着脸上还露出后怕的表情。

    “后来呢?”

    “我们被那个男人吓得几乎想逃走,但碍于职责所限,又不敢离开。地上脸色苍白的吴庸却突然发话了,他让我们离开。”

    “让你们离开?为什么,难道那个男人还敢当你们面把他杀了吗?”

    赵成嘿嘿笑道:“当然有不能让我们知道的秘密了。”

    “什么秘密?”

    赵成道:“当时地上还躺着一个人,昏迷着,这个人就是我们公司销售部主管司徒杏儿!这下你知道吴庸为什么让我们走了吧?”

    “你的意思是?”美女若有所思。

    赵成淫笑道:“吴庸分明是想*司徒主管,结果被人家男朋友当场抓到,废了一只手!”

    “你胡说,怎么会,他不是这样的人!”美女豁然站起身。

    “你是吴庸的什么人?”赵成就算是再蠢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跟吴庸有着不匪的关系了。

    美女冷冷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最好说出你的依据,否则我有一万种让你难受的方法你信不信?”

    赵成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急于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闯了祸,赶紧解释道:“这事儿不是我一个人看到的,当时我们部门的魏树也在,不信你去问他。而且,吴庸,吴总风流的作风在我们公司是人尽皆知的,据说总裁助理李艳玲就跟他有私情,吴总骚扰过司徒杏儿的事很多人也都清楚。”

    美女听得一脸苍白,良久咬牙道:“我会调查清楚的,要是被我知道你是胡说,我会回来找你算账的!”说完带着一阵香风飘然而去,留下一身冷汗的赵成。

    江城的另一个角落中,灯光昏暗的马路上,却有一个一身红装的女子在路上走着。这女子相貌极美,只是神情冷淡到近乎凌厉,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女子身上的红妆不是普通的红裙或者红色旗袍,而是类似古代某个朝代的装束,一头秀发被一根红绳系着。

    “大哥,看看,前面有个美女!”红衣女子身后十多米远处,四五个混混儿从一间小野吧走出来,一个人混混儿忽然眼前一亮。

    “我曹,这走路姿势真他么有气质,个子还高,光看背影老子就硬了,快,快追上去!”一个带着酒气的声音道。

    五个人赶紧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围成一个圈,将红衣女子围在中间。同时,这五个人也看清了红衣女子的面容,立刻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冰山型美女,我曹,老子喜欢爆了,美女,我叫曹德,是这一块儿的老大,咱们交个朋友呗。”曹德走上前去,伸手就朝红衣美女的脸摸去。

    “找死!”红衣女子脸色一冷,原本就冷淡的脸变得如寒冰一般。接着一脚如闪电般踢出,不偏不倚,正中曹德的子孙根!

    “啊!”一声几乎能止小儿夜啼的惨叫声响起,曹德犹如一个虾子一般在地上缩成一团,抽搐了几下后终于昏了过去。

    “老大!”其他四人大惊,一人大叫道,“大家一起上,轮了这*!”

    “啊啊啊啊!”片刻功夫后,四个人全部倒在地上哀声*着,红衣女子冷笑一声,在四人的子孙根上一人补了一脚后才转身离去。

    从此,这一代少了四个声名狼藉的混混儿,当然,这是后话了。

    半个小时后,红衣女子来到一栋废弃的大楼前。

    抬头看了一眼大楼,红衣女子自语道:“这应该就是虬髯死的那栋楼了。”

    走到第二层时,红衣女子陡然转身,凌厉的眼光看向暗处,接着又平静下来,淡淡道:“想不到你也在这儿。”

    一个瘦削的身影走了出来:“你不是说要晚几天过来的吗?”

    红衣女子道:“我的事提前办完了。”

    这二人自然就是与虬髯客一起并称为风尘三侠的药师与红拂女了。

    药师指着身边的一个房间道:“虬髯就是死在这个房间的。”

    红拂女点点头,虬髯客的死亡现场在电视上播出过,只要稍微比对一下,不难找出这个房间。

    “房间里面并没有什么痕迹,看起来似乎没经过什么激烈的搏斗。”药师道。

    红拂女站在窗前,朝外面看了一眼,皱眉道:“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狙击点,虬髯为什么会选在这里?”

    药师摇头道:“你错了,狙击点并不在这儿,而是在楼顶!”

    “你怎么知道?”

    “打听这点事也不难。”

    三分钟后,两人到了楼顶,夜风强劲,将红拂女的秀发和红衣吹得乱舞。

    药师站在天台前的一个地方道:“狙击点就设在这里,虬髯在这儿发射了一颗子弹,命中了一千三百多米外的一扇砖墙,而他的尸体却在二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红拂女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道:“这就是说他打偏之后逃到二楼的时候就被对手截住了,可真够快的。虬髯就算抱着*下去,恐怕也只要不到一分钟时间。一分钟的时间就能迅速确定虬髯的位置并找到这儿来,这个人的确十分可怕!”

    药师缓缓道:“据警方那边的消息,*是留在楼顶的。”

    “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