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3章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很快,在那名血衣人的带领下,一名三十岁出头,身披黄色丹袍之人,出现在九虚峰顶,丹袍胸口位置,有九条丹纹,显示出其九品丹师的身份。

    此人,正是那张丹师。

    在他的前方,两侧各站在一排血衣人,清一色的肉身九重修为,释放出凌厉的煞气,汇聚成一股,几要凝成实质,令他心神大骇,急忙聚敛心神,不敢乱看。

    峰顶的石台上,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俯瞰整片太虚山大地。

    看到那道身影,张丹师脸上浮现恭敬之色,躬身一拜:“属下张鸣,拜见圣子!”

    秦九歌</a>悠然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张丹师不必多礼。”

    张丹师恭敬道:“听闻圣子阴魔岭一行,不幸遭遇神通境妖兽围攻,受了点伤,所以丹殿特派属下来,为圣子诊治。”

    “有心了。”秦九歌</a>道,“区区畜生而已,奈何不得我。”

    “那是自然,圣子实力通天,直追前辈强者,又岂是区区妖兽可以媲美?”张丹师道,“不过,属下听闻圣子乃是遭遇围攻,虽然圣子吉人天相,顺利脱险,不过受伤应该还是难免的。”

    秦九歌</a>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确实受了点伤,不过服下你们丹殿的大还丹,基本无恙了。”

    张丹师点点头:“大还丹乃是灵品丹药,确实是疗伤圣药,药力强大。”

    不过旋即踏前几步,向秦九歌</a>靠近,话锋一转:“但圣子毕竟是我太虚山麒麟子,凤子龙胎,还是小心为上,检查清楚为好!”

    秦九歌</a>缓缓摇了摇头:“有心了,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真的不用。”

    “圣子您这……”张丹师苦笑,一副无奈的模样。

    “属下还听说,围攻圣子的妖兽之中,还有以毒闻名的八矛赤蛛,毒性极强,而且难以觉察,会缓缓渗透五脏六腑,甚至腐蚀丹田。”他接着道,语气诚恳,“所以圣子,还是让属下帮您好好诊治一番吧!”

    说着,他再度踏前几步,来到秦九歌</a>面前,不由分说,伸手就要去抓秦九歌</a>的手腕</a>脉搏。

    “大胆!”

    这一幕,令一众血衣人神色大变,怒喝道。

    “既然圣子说了不用,你何等身份,胆敢擅自探查圣子的身体,好大的狗胆!”

    阿狗更是杀意森森</a>,冷漠一挥手:“拿下!”

    张丹师神色微变,但没有退让:“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为圣子好而已,希望圣子明白属下苦心。”

    说着,动作不停,抓向秦九歌</a>脉搏,令阿狗和一众血衣人更是暴怒,一拥而上。

    “慢着。”

    秦九歌</a>淡淡道,声音不大,但清晰传入每个人耳边,顿时令所有人一静。

    “张丹师也是好意而已。”他轻声道,主动伸出手放到张丹师面前,对张丹师淡淡道,“张丹师,来吧。”

    “多谢圣子理解!”张丹师脑门已经冒汗,但是一想到他身后那人的恐怖手段,他就不寒而栗,只得强打心神。

    伸出手去给秦九歌</a>切脉,一道元力输入秦九歌</a>体内,开始探查。

    相比于一般丹师诊治时候的柔和元力,此人的元力反而横冲直撞,丝毫不顾及秦九歌</a>的承受能力。

    “嗯?气血如炉,元力澎湃如海,完全没有受伤迹象,怎么可能!”张丹师心中震惊狂吼,“我明明看到……”

    不过,任他内心如何不平静,但表面上还是挤出微笑,对秦九歌</a>躬身一拜:“恭喜圣子法体无恙!”

    “检查完了?”

    秦九歌</a>似笑非笑看着他,目光似是要直刺到张丹师心底深处去,令后者心中一颤,强作镇定:“检,检查完了。”

    秦九歌</a>心中冷笑。

    九品丹师虽然不错,不过也就肉身九重而已,他身体虽然出问题了,不过要短时间内糊弄区区肉身境凡人,又有何难?

    “好,既然如此,轮到我检查一翻你了。”秦九歌</a>似笑非笑,眸子一冷。

    张丹师大骇,神色一变:“圣,圣子,属下不懂您在说什么。”

    “你会懂的。”

    秦九歌</a>道,眸子彻底冷冽下来,宛若两柄天剑出鞘,冷漠逼视着张丹师:“我且问你,他派你来此,就是为了刺探我的虚实,妄图趁我病取我命,是也不是!”

    张丹师浑身一颤,想不到方才还颇为温和的秦九歌</a>,竟然说翻脸就翻脸,强撑着道:“圣,圣子,属下是丹殿派来,不知您所言之人是谁,更不懂您后面的意思……”

    秦九歌</a>点点头,从对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推测不错,没再纠缠这个话题。

    “还有,当日在那阴魔岭的神秘人,就是你吧?”

    他话锋一转,忽然道,瞬间令张丹师神色剧变:“圣,圣子您在说,说什么,我,我怎么越来越听,听不懂?”

    “呵呵。”秦九歌</a>只是负手一笑,转过身去,静静立于九虚峰绝巅之上。

    反倒是阿狗,听到秦九歌</a>的话语,瞬间脸色阴沉下来,眸子凶光大绽,死死地盯着张丹师:“好啊!竟然是你,通风报信,设计暗算我家公子!来人,给我拖下去,听候公子发落!”

    “是!”

    说着,两名血衣人上前,抓拿张丹师,后者疯狂挣扎,但他不过同是肉身九重,而且专注丹道,又怎么可能是那两名只知杀戮的血衣人可比,轻易被制服。

    “放开我!”张丹师疯狂挣扎,他可是深知,落入这血秦卫手中之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圣子,属下真的不懂您在说什么,属下冤枉啊!圣子!圣子饶命!冤枉啊!”张丹师嘶吼,一副受冤枉的委屈模样。

    不过无论是秦九歌</a>,还是阿狗和血衣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圣子,您说我暗算您,那您拿出证据啊!”张丹师依然在狂吼,不肯放弃。

    “证据?”阿狗阴冷一笑,“公子的话,就是证据!”

    “押下去!”

    “不”张丹师悲呼。

    就在此时,秦九歌</a>眉头微皱,目光看着前方虚空。

    一股雄浑的气势升腾而起,宛若流光般,迅速在秦九歌</a>面前放大,那竟然是一道人影,御空而行。

    来得近了,秦九歌</a>看清来人,头发花白,面容刚直,不怒而威。

    他在秦九歌</a>前方百米之外停下,微微拱手道:“见过圣子!本长老在宗门巡视,忽然听到这边有人喊冤,所以赶来。圣子,不介意本长老踏足贵峰吧?”

    秦九歌</a>乃是圣子,此人虽然是宗门长老,没有秦九歌</a>允许,同样不得踏足其九虚峰。

    “原来</a>是陈长老。”秦九歌</a>客气点头,伸手虚引,“陈长老多礼了,自然不介意,请!”

    就在此时,他的脑海响起阿狗的传音:“公子,这姓陈的平日里,也是暗中支持您那位叶师兄的,恐怕来者不善!”

    他微不可察颔首,示意自己了然</a>,但表面上毫无异色。

    陈长老看着那张丹师,老脸浮现讶异之色:“圣子,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陈长老,您要为我作主啊,陈长老!”看到陈长老,张丹师眼中爆发出强烈的喜色,无比悲屈地将刚才的事一股脑抖落出来。

    倒也基本属实,不过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股,秦九歌</a>以身份压人,冤枉他的意思。

    “陈长老明鉴,属下只是一名小小的九品丹师而已,连神通秘境的门槛都窥探不到,又怎么可能胆敢暗算圣子殿下,圣子明鉴,陈长老明鉴啊!”张丹师悲屈道。

    “这……”

    陈长老一脸为难地望向秦九歌</a>:“圣子,本长老忝为执法殿长老,负责宗门律法,遇见这种事,却是必须要管的,还望圣子见谅!”

    他的话语客气,但实则软中带硬。

    潜台词就是,此事,他管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