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30章 金焰周家,灭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半晌,人群似乎方才反应过来,轰然炸裂。

    许多人甚至顾不得上下尊卑,当场破口大骂:

    “周江坤,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周江坤,你愿意给人当狗,卖族求荣,我们管不着,但你特么别拉上我们大家!”

    “滚!”

    砰!砰!砰!

    忽然,方才破口大骂之人,猛地倒飞出去,当场死亡。

    “是谁?”周家之人心中一突。

    周鼎神色难看,沉声道:“都给本家主闭嘴,否则便莫怪我心狠手辣,不顾同族之情!”

    众人皆是一寒,在周家之中周鼎积威太盛,再加上此刻悍然杀人立威,一时间再无人胆敢出言。

    周江坤双手虚压:“大家听老夫一言,老夫也只解释这一遍……”

    当下,他将金焰周家、萧凡还有秦九歌</a>之间的因果,一五一十向周家之人解释了一翻,闻言毫不意外,绝大多数人对他的解释并不感冒,纷纷叫嚣。

    周江坤的脸色也冷冽了下来:“此事是老夫不对,所以老夫有必要向大家解释,不过无论如何,为了家族,在座各位包括老夫、包括老夫膝下几位儿子,结局都唯有一死!”

    “操!”

    “兄弟姐妹们,周江坤父子都疯了,赶紧逃!”

    “对,逃!”

    有人带头,顿时无数人宛若无头苍蝇一般,疯狂逃遁,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已。

    周江坤眉头微皱,偷偷瞥一眼秦九歌</a>的神色,但他注定失望了,后者只是一脸云淡风轻,反而饶有兴趣地和他对望一眼。

    周江坤浑身一震,随即下定决心,对周鼎和周家大长老一挥手:“临阵脱逃者,杀!”

    轰隆!

    轰然之间,两股狂暴灼热的威压,瞬间弥漫开来,专属于神通强者威压笼罩全场,顿时所有逃遁的周家之人都如芒在背,汗毛唰地倒竖。

    “杀!”

    周鼎两人对视一眼,双双一咬牙。

    猛地,偌大的广场,眨眼间化作一片赤金色的火海,灼热的火蛇肆虐,灵活地绕过乖巧站着的人,而那些意图遁逃者,无一例外,火焰焚身!

    这便是神通强者的手段,神通,神通,已经有了几分通“神”之意,非是凡人能够想象。

    这两人在秦九歌</a>、阿狗面前不值一提,但是在这些肉身境之人面前,却是予取予求。

    “啊!”

    “传承金焰,这……”

    那些逃遁之人,眨眼色变,咆哮出声,火焰临身的痛楚,甚至压过了对死亡的恐惧。

    火焰来得快,去得也快。

    数息之间,整片火海便消失无踪,尽皆熄灭,随之而去的,还有方才意欲逃亡之人,足有近百!

    这一下子,方才还熙熙攘攘的广场,瞬间变得松动。

    周江坤眼眸低垂,低声自语:“金焰周家列祖列宗,后辈不孝,马上就前往黄泉赔罪!”

    说完,他整个人重震精神,朗声道:“临阵脱逃者的下场,大家也看到了!左右不过一死,还不如为我周家后辈子弟积德,乞求圣子殿下原谅!”

    “老三、老四!”

    他朗声喝道,两名锦衣中年苦笑着越众而出,正是先前秦九歌</a>刚刚打上门来时候尚且优哉游哉的两人。

    这两人皆是周江坤的儿子,周家的三爷、四爷。

    周江坤共有四子,除了这两人之外,便是周鼎和周家大长老,可以说周江坤父子乃是金焰周家的绝对核心。

    他们倒了,金焰周家也便倒了。

    虎毒尚且不食子,看着台阶之下的两人,周江坤老眼深处闪过一抹不忍,但在秦九歌</a>看似平淡的注视之下很快隐去,沉声道:“你们二人,便给大家带个头吧!”

    “是。”两人苦笑,对周江坤、周鼎和周家大长老深深</a>一拜,“爹,两位兄长,孩儿不孝不悌,便先行一步了!”

    说着,两人猛地拔剑,架在脖前,仰天高呼:

    “为了家族!”

    咔嚓!

    人头落地,血线飚溅,猩红的血液溅在周江坤面无人色的脸上,红得耀眼!

    后者脸皮抖动,深深</a>吸入口气,颤抖着伸手拭去血迹,颤声道:“诸位,老夫的儿子已经上路,轮到大家了!”

    周家诸人沉默。

    方才的一幕,如一柄刀深深</a>刺入他们心头,令他们止不住颤抖。

    没错,连老家主的亲生儿子,家族的三爷四爷都难逃一劫,何况他们。

    这一霎,他们不再责怪周江坤父子。

    “要怪,就怪那魔鬼吧……”他们抬头,看到秦九歌</a>淡漠不带半点色彩的眸子。

    “魔鬼,你会有报应的!”猛地,一位胡须汉子站出来,指着秦九歌</a>破口大骂,随即悍然一掌拍在自己天灵盖上,嘴里高呼:“为了家族!”

    如同西瓜炸开,红的白的喷了一地。

    有人带头,已经没有了侥幸心理的周家之人,纷纷站出,对秦九歌</a>疯狂唾骂。

    “善恶到头终有报,魔鬼,你嚣张不了多久!”

    “魔鬼,我在下面等着你!”

    “你这个恶魔,该下十八层地狱!”

    “秦九歌</a>,我诅咒你死无葬身之地!”

    除了对秦九歌</a>的咒骂,便是齐刷刷的那句:“为了家族!”

    掷地有声!

    周家之人不断减少,周江坤早已老泪纵横,而周鼎两人同样虎目含泪。

    而秦九歌</a>,自始至终,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脸带笑意。

    他负手而立,超然物外,似乎眼前的一切与他无关。

    无论是对他的恶毒诅咒,还是那句悲壮宣言,都无法令他有丝毫波动。

    将死的鱼儿而已,无论如何挣扎,终究逃不过命运的网。

    而鱼儿临死前的蹦跶,渔夫又怎会有所波动?

    很快,广场除了秦九歌</a>一行,便只剩下周江坤父子三人。

    那些周家之人,倒也还有意欲逃亡之辈,只不过面对两大神通强者的封锁,唯一的结局也就是死得更惨罢了。

    周鼎和周家大长老缓缓走近,“扑通”跪在周江坤面前,沉声道:“爹,孩儿不孝,先走一步了!”

    “去吧……”

    周江坤缓缓闭上眼,老泪纵横。

    半晌,他终于睁眼,四顾而望。

    偌大周家,依然站立之人,便只有他这么一位皓首老翁,人生之悲,莫过于此。

    “该我了。”他悲怆一笑,整个人都在颤抖,望向秦九歌</a>,“圣子殿下,老朽死后,希望殿下别忘了您的承诺。”

    “放心。”秦九歌</a>轻声开口,老者萧索点头,举起手来便要了解此身。

    “前辈且慢!”就在此时,秦九歌</a>开口。

    “殿下还有何事?”

    秦九歌</a>伸手往乾坤戒一抹,幽光闪过,他手中便多了两坛老酒,霎时间浓郁的酒香弥漫,飘飘欲仙。

    秦九歌</a>开口:“此乃神城仙临楼的飞仙酒,也算是不辱没前辈了。”

    “哦,飞仙酒?!”

    周江坤心头一动,神城仙临楼号称“东荒第一楼”,往来之人莫不是赫赫有名之辈,寻常神通强者根本踏足资格都没有。

    而这飞仙酒,更是仙临楼的招牌,一坛便要一枚上品元石,许多枷锁境武者全副身家都买不起,便是他堂堂周家掌舵人、至人强者,也万万舍不得。

    想到这里,周江坤朗声一笑:“哈哈,想不到老朽临死,还能品尝如此美酒,死得不冤,死得不冤,哈哈哈!”

    秦九歌</a>淡然一笑:“这坛飞仙酒,能陪前辈最后一程,也算其造化。”

    虽然处于敌对立场,但这并不妨碍秦九歌</a>对周江坤的欣赏。

    这位老者有决断、知进退、将一生都奉献给自己的家族,完全当得上他的敬意!

    他递过一坛给周江坤,拍开手中那坛的泥封,朗声道:

    “为前辈壮行!”

    “好,哈哈!”

    周江坤朗声大笑,仰头豪饮,宛若鲸吞,虽然年岁已高,但喝酒依然豪气干云。

    哐当!

    哐当!

    两个空坛被狠狠甩在地上,碎的稀烂。

    “好酒!”

    周江坤仰天长啸,轰然倒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