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32章 等你来杀!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天梭战船宛若巨型神禽,于虚空之中穿梭,风驰电掣。

    秦九歌盘膝端坐战船上的修炼室中,手中握着那一小块天灵暖玉,丝丝暖玉从手中传来。

    他心中火热。

    从穿越过来之后,因为记忆之中和那个人终极一战,他的身体便出了大问题,吃过多少灵丹妙药,依然无法好转。

    而偏偏,作为圣地圣子,这种情况却绝对不能暴露,否则的话,等待他的便是最最残酷的挑战!

    而现在,身上的道伤能否解决,便着落在这天灵暖玉之上了。

    “看你的了。”

    秦九歌沉声道,心中也有一抹紧张。

    说着,他缓缓握紧手中的天灵暖玉,暗运元力,灌注到那一枚天灵暖玉。

    半晌,手中的天灵暖玉绽放柔和的光芒,散发暖意。

    秦九歌心神沉浸到丹田,金色的气海不复往日的波澜壮阔,反而一片死寂,宛若死海,丧失了灵性。

    气海上空,死灰色雾气飘荡,宛如传说之中的幽魔之气,将整片气海完全封锁,像是一道天幕,将气海和秦九歌的身体隔绝开来。

    “魔种反噬……”秦九歌苦笑,“那人实在太强,虽然当初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侥幸成功,但遭受的反噬也堪称恐怖!”

    “不过,一切都值得!”

    秦九歌摇摇头,聚敛心神,引导灰色雾气之外残留的点点元力,和手心的天灵暖玉建立起一丝联系。

    “有效!”

    就在此时,他心头微动,不由一喜。

    气海之外的灰色雾气,轻轻一颤,一缕雾气似是受到召唤,沿着秦九歌体内的经络,缓缓向着他手心而去。

    咻!

    随着一声轻响,那一缕灰色雾气钻出秦九歌手心,缓缓融入那块天灵暖玉之中。

    秦九歌大喜,虽然只是一丝一缕,相比于丹田中的灰色雾气有如九牛一毛,但是起码代表这条路有效。

    当下,他心神大震,更是专心致志,整个人的精气神无比集中。

    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在秦九歌丹田之中盘踞已久的灰色雾气,似是终于找到宣泄之地,源源不断地向着他手中的天灵暖玉传输而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丹田之中的灰色雾气不断变淡,而手中莹白的天灵暖玉,已经变成墨黑之色。

    噗!

    像是玻璃破碎一般,秦九歌手中的天灵暖玉,忽地整个炸裂,化作一团黑色的齑粉。

    “可惜……”秦九歌睁开双眼,轻叹一声。

    哗啦啦!

    此刻,他的丹田位置,原本死气沉沉的金色气海,渐渐恢复了一丝活力,元力海水缓缓流淌,终于重新成为一汪活水。【】

    金色气海上空,灰色雾气依然无处不在,将金色气海隔绝,但是相比之前已经淡了不少。

    秦九歌估计,这应该比几日之前他刚刚穿越过来之时稍好。

    当初,他强撑着对那陈长老发动一击,结果便遭受到反噬,如今……

    “看样子,如今我大概能够勉强发动两次攻击,算是有了几分自保之力。”秦九歌自语道,“可惜,这一块天灵暖玉太小,否则……”

    “萧凡手中的那一块,我势在必得!”

    他沉声道,深邃的星眸绽放强烈的精光,熠熠生辉!

    “公子,我们到了。”

    忽然,阿狗的声音从修炼室外传来,提醒秦九歌。

    “来了。”

    秦九歌答应着,长身而起,缓缓踱步来到天梭战船船头,迎风而立。

    “根据姓周的老家伙所言,他们和那萧凡联系之地,便在下方。”阿狗跟上秦九歌,落在他一步,恭敬道。

    秦九歌闻言低头,下面乃是一座山谷,花木繁茂,旁边更是一挂瀑布飞流直下,景色秀美。

    山谷中央位置,有一间茅草屋,颇有几分诗意。

    “呵呵,倒是个好地方。”秦九歌含笑道,“下去吧。”

    “是,公子!”阿狗闻言,控制着庞大的天梭战船缓缓降临。

    这个山谷不算大,一览无遗。

    一落地,阿狗的眉头便皱起:“公子,没有人,只有一具尸体!”

    秦九歌缓缓点头,神色淡然,对此早有预料。

    作为主角,如果这么容易被自己堵住,那早不知死了多少遍了。

    他缓缓踱步,走近那具尸体,辨认出来正是周家之人,身上穿的便是周家金焰卫的制式软甲。

    阿狗俯下身,在那具尸体身上试探一番,道:“尸首已经凉了,估计死亡时间超过两个时辰。”

    “我们从周家赶来,大概便是两个时辰。”阿狗略一思索,推断道,“按照时间推算,差不多刚好是那老家伙等人身死之际……”

    “太巧了!这不太可能是巧合!”阿狗沉吟道。

    作为秦九歌父亲为他亲手培养出来的一柄刀,阿狗绝非武力强悍如此简单,实力、心智、手腕、忠心缺一不可!

    顿了顿,他接着道:“如此看来,很大可能便是那老家伙之死,令那萧凡下意识不安,这才悍然出手,杀了此人!”

    “但这其中,又有一个问题……”阿狗沉吟道,“那就是,周家那老家伙的死,那萧凡是如何瞬间知道的?”

    闻言,秦九歌微微一笑。

    阿狗的这个问题,对于他而言,自然不是秘密,毕竟说起来……还是他编的。

    想到这里,秦九歌不由暗中失笑:“金手指之神奇,岂是你可想象?”

    当下,他呵呵一笑:“我早说过,这萧凡不简单了。”

    “公子,阿狗明白了!”

    阿狗沉声道,对于萧凡再不敢有半分轻视。

    这之中,萧凡有他看不透之处,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公子这已经是第二次评价萧凡“不简单”,那便真的是不简单了。

    不,不是不简单,而应该是很危险!

    “呵呵。”

    对于阿狗的反应,秦九歌也不点破,越过那具尸体向不远处的茅草屋走去,也不虞暗算,径直推开茅草屋的门。

    茅草屋不大,也就方圆丈许,里面也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方桌,一张木椅而已。

    秦九歌微微一笑,这种简陋,倒也符合废柴流主角的人设。

    他踏入茅草屋,四下打量,这才发现方桌之上,正有一张白纸展开,其上龙飞凤舞写着一行字:

    “不管你是何人,我必杀你!”

    刚劲飞扬的字体,力透纸背,一股浓烈的杀意,透体而出!

    秦九歌眸光如电,转瞬即逝,化作玩味的笑意:

    “我等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