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106章 圣子之尊,不可轻侮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此举一出,满堂失声!

    看着原地消失的五大天骄,诸人皆是心脏剧震,久久无言。

    一举焚尽五大天骄,秦九歌却如同没事人一般,神色无喜无悲,唯有一股无敌之势,从他体内散发而出,令人心惊,不敢与之对视。

    “不知,可还有师兄欲要挑战?”

    秦九歌负手而立,淡漠的眸子,从场中的诸位天骄身上一一扫过,轻语道。

    此言一出,顿时场中更是一片死寂!

    诸多天骄,无一胆敢应言,此刻秦九歌气势太盛,实力亦太强,根本无人胆敢撄锋,纷纷避开视线。

    见状,秦九歌淡淡一笑,他的视线落到叶真武身上,瞳孔之中似是在绽放火光,很是强势!

    “呵呵。”

    感受到秦九歌的目光,叶真武轻轻一笑:“圣子师弟强横无敌,俯视同代,自不会再有人如此放肆,挑战于你……我太虚山年轻一代,以你为尊!”

    “服软了么?”

    秦九歌心中暗道,饶有兴趣看着叶真武,呵呵一笑:“叶师兄谦虚了。”

    两人目光碰撞,各自避开。

    今日之事,如果说背后不是叶真武在运作,秦九歌绝对不信。

    不过,既然他没有证据,而且表面上叶真武也对其服软,以对方的身份,秦九歌今日也不好继续纠缠。

    “不过此事,可未曾结束呢!”

    他心中微道,深深看了叶真武一眼,而后缓缓移开。

    “呼哧……”

    郑长老此刻满脸通红,呼吸都粗重起来,死死盯住秦九歌:“圣子,我让你手下留人!”

    “你虽为圣子,不过终究是晚辈,我让你住手,竟敢完全不赏我脸面,太过放肆!”他心中怒吼,盯着秦九歌的神色越发不善。

    然而,听到他的话语,秦九歌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完全视若无睹。

    堂堂天位长老,大能强者,竟然被他当作空气一般。

    气势慑人!

    秦九歌神色淡漠,视线落在一众天位长老身上,轻声道:“诸位长老,此次召集我前来,如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乃是因为我斩杀澹台璇之事,欲要讨论如何平息元初圣地怒火,保两大圣地千年和平……”

    顿了顿,他微微一笑:“如今,还需要么?”

    此言一出,顿时一股洒脱飞扬之意,从他身上透体而出,即便是身为大能者,诸位长老此刻竟然忍不住为之心慑。

    以天苍长老的城府之深,此刻也不由神色微沉。

    半晌,他暗中深吸口气,沉声道:“圣子神威压同代,乃我太虚山道火传承之人,不容有失!”

    “呵呵。”

    秦九歌轻笑,但目光极度冷冽,宛若一道寒电直刺天苍长老:“如若我没记错的话,方才天苍长老可并非如此说的。”

    “哈哈哈!”狂火长老朗声大笑,接口道,“对,方才天苍长老可是赞成,让九歌你亲身前往元初圣地请罪的。”

    天苍长老神色越发难看,闻言勉强呵呵一笑:“方才是老朽一时糊涂,在此给圣子赔罪了。”

    说着,他竟然长身而起,站得挺直,而后上身前倾,给秦九歌深深一躬,沉声道:

    “老朽糊涂,请圣子恕罪!”

    此举一出,其他人神色皆是微微震动。

    特别是年轻一代天骄,看着负手而立的秦九歌,心中暗叹:“一言之过,堂堂天位长老、大能强者,便要隆重赔礼,这便是宗门圣子、少年至尊的威势么,胜过我等太远……”

    见状,秦九歌深深看了天苍长老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圣子之尊,不可轻侮!”

    就在此时,又有几位长老犹豫半晌,摇头一叹道,同样长身站起,向秦九歌深深一躬:“老朽糊涂,请圣子恕罪!”

    这些长老,皆是方才同意,让秦九歌亲身前往元初圣地请罪之人。

    此刻,关于秦九歌身体有恙的传闻不攻自破,则秦九歌的圣子地位,即便是叶真武,也轻易不能撼动。

    至于让秦九歌请罪之言,则更是可笑!

    作为天位长老,他们自然识得时务,此刻皆是向秦九歌赔礼,即便不能取得他的谅解,也绝不可让此,成为秦九歌日后对付他们的借口。

    然而,对此秦九歌只是眸子微动,视线扫过诸位长老,一言不发。

    “呵呵,如若老夫没有记错的话……”狂火长老冷笑,“应当还缺了几位吧?”

    “哼!”

    又是一位天位长老,轻声冷哼,最终收敛,向秦九歌躬身:“圣子,老朽一心皆是从宗门出发,不过方才一时糊涂,竟然道出如此拙计,请圣子恕罪!”

    此人,正是那位提出主意的灵峰长老。

    最后,便是那位郑长老,接连被秦九歌无视,他心中恨欲狂,意欲发难。

    不过,私下里早有人传音,让其忍耐。

    当下,他尽管怒极,却不得不冷哼,同样向秦九歌赔罪。

    就连端坐中央,本已经和此事切断因果的烈山侯,也对秦九歌歉意点点头,向他赔罪。

    “恕罪?”直到此刻,秦九歌方才终于出言,脸上掀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呵呵,说起来在座各位皆是我的前辈,我理当尊重。不过,我终究为圣子,代表太虚山年轻一代脸面,如若被随意拿捏之后,轻飘飘一句恕罪便可,传将出去,有失太虚山体面,此事……不妥!”

    他悠然摇摇头:“各位前辈,你们说呢?”

    闻言,天苍长老眉头一挑,半晌之后沉声点头:“圣子所言有理,老朽这里,有一张封印老朽全力一击的灵封之页,以及一件中品灵兵,便算是赎罪,聊表歉意!”

    说着,他取出一枚乾坤戒,一甩手扔向秦九歌。

    后者点头,随手接过:“天苍长老客气了。”

    此言,便算是秦九歌答应了。

    见状,其他几位天位长老心中暗叹,参照天苍长老的规格,同样向秦九歌奉上一枚乾坤戒,则此事算是两清。

    “圣子,此是本座所为欠妥。”烈山侯沉声道,“这里乃是一件上品灵兵,便算本座向圣子谢罪吧,望圣子不要见怪!”

    秦九歌笑道:“烈山侯客气了,您为王侯,如此行事,令我心中惶恐。”

    话虽如此,不过对于烈山侯扔过来的乾坤戒,他却是随手接过,显然并无半分惶恐模样。

    “应该的。轻辱圣子之威,总要付出点代价!”

    烈山侯笑道,深深看了秦九歌一眼,眸子深处,竟然有一抹忌惮之色掠过。

    最后,便剩下灵峰长老以及郑长老。

    他们今日苦心布下如此大局,如今却是被秦九歌一力破之,而最终结果,他们显然已经没有翻盘机会。

    所以,尽管两人怒极,此刻还是只得依样画葫芦,各自取出一枚乾坤戒,欲要递给秦九歌:“请恕罪!”

    “呵呵,两位长老且慢!”

    然而,一直从善如流的秦九歌,此刻眸子之中冷芒闪烁,一股惊天的气势,猛地从他身上升起。

    “两位长老,一位乃是建议让我亲身前往元初圣地请罪,不顾我圣子威信一朝崩塌之果的主谋!”他锋锐的视线看向灵峰长老,而后缓缓移向郑长老,“一位更是直接质疑我的圣子资格之人!”

    “一外一内……看来两位长老,是恨不得将我打落尘埃啊!”

    “所以恕罪之言,就请免开尊口。”秦九歌沉声道,很是强势,“两位长老如此待我,如若我就此释然,恐怕外人会当我好欺呢……”

    “哼!”郑长老怒火冲冠,再也压制不住,“秦九歌,你究竟意欲如何?!”

    “郑长老稍安勿躁,片刻便知。”

    秦九歌轻笑道,而后眸子刹那变得冷厉,嘴里轻喝:

    “青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