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172章 一人主宰一代!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叶师兄……陨落了?”

    此刻,所有人都似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尽皆愣在当场,如同一尊尊雕塑立着。

    嗖!

    飞刀穿过叶真武头颅,带出一抹猩红,而后猛地掠回,落入秦九歌手中。

    此刻,所有人方才如梦初醒,看着秦九歌的身影,如望鬼神!

    “自此往后,太虚山年轻一代……便由此一人主宰!”

    如此念头,刹那间浮现在所有人心头之中。

    人群之中,一道青衣身影持剑而立,散发出凌厉的剑意。

    此刻,他望向秦九歌的眸子之中,可怕的战意暴涨,而后敛去。

    最后,深深看了无力倒在地上的叶真武一眼,他不再留恋,转身大踏步离去。

    方向……太虚山山门外!

    没有理会诸人反应,秦九歌一挥手,顿时手指之上的乾坤戒幽光一闪,顿时叶真武的尸首,便消失不见。

    “玄武真血!”

    秦九歌轻语,内心深处涌上狂喜之意,就要身形一动,离开此处,回到九虚殿之中,将叶真武炼道。

    “真武我孙儿!”

    就在此时,上虚祖师的声音,再不复先前的超然,宛若一头暴怒的老狮子,一声怒吼,宛若在整座太虚山之上,响起惊雷!

    “小辈,找死!”

    狂怒的话语响起,等到落下之际,场中悄然一道身影出现,似乎一直便在那里一般,和周遭天地,有种莫名的契合。

    那人一身粗布麻衣,须发皆白,脸上皆是褶皱,甚至老人斑密布,整个人便散发出一股腐朽气息,似是从棺材中爬起一般。

    不过,偌大东荒,却无人胆敢小觑于他!

    因为,他便是太虚山巨头,上虚祖师!

    此人一出现,周围的空间,又再度凝固,似是空间在其面前已经没有意义,暴怒之中,一掌探出,便要将秦九歌摄入手中。

    叶真武已死,此乃事实。

    偌大太虚山千年传承,便落在秦九歌一肩之上!

    说起来,上虚祖师即便真的将秦九歌控制,也未必真的能够对秦九歌如何,但徒孙被杀,上虚祖师不可能没有半点表示!

    然而,就在此时!

    “要我说第三遍么?”

    秦皇霸道的声音响起,旋即周遭空间的封锁,顿时宛若镜片一般,片片破碎,所有人一瞬间恢复自由。

    “此事,可曾问过本座?”

    话音落下,虚空发光,一尊伟岸的王座浮现,王座之上,一道身影傲立端坐,面目被玄奥气机蒙蔽,只露出一双威严无比的眼睛,似是可勘破一切。

    这尊王座,以及王座之上秦皇的身影,便落在上虚祖师面前,将秦九歌挡下。

    见状,秦九歌剑眉微皱。

    斩杀叶真武,他如今乃是太虚山唯一的少年至尊,况且秦皇当面,他自身安全自然不成问题。

    不过,想要带着叶真武尸身离去,肯定是做不到了。

    “玄武真血……”

    秦九歌脑海之中心念电转,到手的大造化,想要让他拱手让出,秦九歌自然不甘心!

    “我在此,可放手施为!”

    就在此时,秦皇的声音,在他脑海之中悄然响起。

    秦九歌微愣,旋即不再犹豫,微微点头。

    他猛地探手,从乾坤戒之中取出那一角欺天阵纹,元力灌注,猛地激发。

    顿时,一股迷蒙的气机浮现,在秦九歌的控制之下,将其方圆十丈范围笼罩,蒙蔽天机。

    以那一角欺天阵纹之威能,就连王侯,亦可骗过。

    不过,此时此地,可是有上虚祖师这样的巨头在场,况且,此地乃是太虚山,今日之事整个太虚山高层,虽然没有现身,不过定然有无数目光关注于此。

    除了上虚祖师之外,可能还会有绝世强者,可以勘破那一角欺天阵纹。

    但是,既然秦皇让他放手施为,秦九歌自然不会犹豫。

    一切准备就绪,秦九歌不敢耽搁,猛地探手,从乾坤戒之中,取出叶真武的尸首。

    伸手如风,将叶真武手上的乾坤戒取下,来不及仔细查看,塞入自己乾坤戒中。

    而后,将叶真武尸首,放于地下。

    “道心种魔大法……炼道!”

    秦九歌低喝。

    一股神异的气息,从他体内弥漫而出,落在叶真武的尸身之中。

    似是刹那,又似是万年,那股神秘波动临身,猛地,叶真武的尸首之中,血液流动瞬间加速,宛若纵横交错的河流,此刻受到海洋的召唤。

    体外,一股血色的光芒浮现,开始还很黯淡,而后渐渐变得浓郁,慢慢汇聚,汇聚成一滴血液形状。

    那一滴血液,便宛若一个世界,有太古神山显化,有无尽川河纵横……

    ……

    那一角欺天阵纹之外。

    上虚祖师一双眸子,看似浑浊,但此刻却是爆发出雷霆般的神光,欲要勘破那一角欺天阵纹。

    然而,那一角阵纹之外,还有一道神魂之力笼罩,将其目光隔绝。

    “秦皇,你儿在干何事,为何见不得人!”

    上虚祖师怒吼,毕竟,叶真武的尸首,尚且在秦九歌手中。

    秦皇冷哼:“你若负伤,可敢当我面治疗?”

    闻言,上虚祖师冷哼,没有追究,秦皇所言乃是人之详情。

    更何况,秦九歌的底细,本就神秘,就连他都不知,疗伤之时会如此遮掩,也是正常。

    此刻,上虚祖师白发人送黑发人,早就不复原本的超然,浑浊的眸子死死盯住秦皇,半晌冷冷一哼:“秦皇,我徒孙之死,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少年至尊同立一个时代,本就注定,其中一位会踩着另一位的尸骨,铸就自身无敌势,铺就自身无敌路!”秦皇针锋相对,很是强势。

    “此事,古来便是如此!如今这个时代,不过是我儿天资绝世,将古之前辈先贤百年方才做到之事,一次性完成罢了,何来要向你交代之言?”

    闻言,上虚祖师脸色,越发难看,阴沉似水。

    “好,好,好!”

    半晌,他怒极而笑,秦皇所言令他无法反驳,唯有怒视秦皇:“既然如此,我真武孙儿的尸首,总应当还我吧!”

    “可以!”

    秦皇干脆点头:“不过,要等到我儿疗伤完成!”

    “笑话!”上虚祖师怒极,“我堂堂太虚山巨头,按照资历,连你都要叫我一声祖师,如今我给我孙儿收尸,尚且还要等你儿疗伤完成不行!”

    “那你欲如何?”秦皇寸步不让,“大不了,天外一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