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173章 圣主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呵呵,看来当年的小儿,如今真的羽翼已丰啊……”闻言,上虚祖师脸色铁青,而后猛地怒吼,“一战便一战,真的以为我年老气血已衰不行!”

    “请!”

    秦皇的身影,缓缓自那尊王座之中长身而起,一股令人战栗的气息,猛地席卷当场。

    在两人现身的刹那,场中所有人便已经噤若寒蝉。

    此刻,见到两大圣地巨头,竟然要一战,更是心脏剧震。

    互相对视一眼,皆是不可思议之色!

    “嗯?!”

    就在此时,无论是秦皇,还是上虚祖师,眸光皆是微微一动。

    半晌之后,两人皆是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相互对视,神色皆是无比的冷冽,不过那种战意,却是飞速褪去。

    一切,恍如并未发生!

    “秦皇,将我孙儿尸身还我,我扭头便走!”上虚祖师沉声道,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这是我……能作出的最大让步!”

    ……

    欺天阵纹之内。

    随着时间流逝,那一滴血越来越浓郁,其中释放出来的异象,也越发惊人。

    似是一滴血,可镇杀一位大能!

    这并非错觉,而是真实!

    要知道,这滴血,乃是一滴玄武真血,即便比之精血还要珍贵无数倍,即便是一头成年玄武神兽,体内真血数量也不会多。

    只不过,限于叶真武的修为,尚且不能激发此滴真血的真正威能而已。

    “只是如今,这滴玄武真血,便是我的了!”

    秦九歌微微一笑,运转道心种魔大法。

    顿时,那一滴真血,便脱离叶真武的尸首,向着秦九歌心脏而去,悄然融入其中。

    这一刻,秦九歌傲立,双眸开阖之间,竟然有种统御山河的气势,宛若山河之主!

    ……

    欺天阵纹之外。

    听到上虚祖师的最后通牒,秦皇眉头轻皱,如若没有必要,他也不欲将眼前这位上虚祖师得罪死了,不过秦九歌所修魔功之事,也绝不能轻易暴露。

    起码,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

    就在他感觉棘手之际,猛地便是心念一动,感应到欺天阵纹之内的情形:“得手了!”

    一念及此,秦皇便对意兴阑珊的上虚祖师点点头:“可以!”

    话音刚落,那一角欺天阵纹,便悄然消失,化作一块残破龟甲,被秦九歌收入乾坤戒之中。

    如今的他,也不复方才伤势惨重之意,似是复原,俊脸之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气质超然。

    “拜见上虚祖师!”

    秦九歌躬身行礼,说起来,上虚祖师现身已久,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礼——在上虚祖师面前,强势斩杀其徒孙之后。

    对此,上虚祖师面无表情,目光落在地上叶真武的尸首之中,浑浊的瞳孔深处,一抹痛楚和悲戚在翻涌。

    “真武我孙儿……”

    老人轻呼,声音沙哑。

    此刻,他不再是震慑天下的太虚山巨头,而只是一位老人,一位儿孙早逝的老人!

    不过,终究为非凡人物,那种软弱,不过持续一瞬,便被其收起,布满老人斑的手掌伸出,轻轻一摄,叶真武的尸身,便落在其怀里。

    “嗯?!”

    几乎在叶真武的尸身落入手中的瞬间,上虚祖师便猛地瞳孔一缩,怒发冲冠!

    秦九歌无奈摇摇头:“毕竟是巨头强者,叶真武体内玄武真血遗失,不可能瞒过此人……就是不知,他是否猜出我所修魔功,如若就此暴露……”

    不过,当他视线落在秦皇身上之时,后者神色淡然,似是不以为意,令得秦九歌心中大定。

    果然,在察觉叶真武尸首异状之时,上虚祖师便要爆发雷霆大怒。

    不过旋即,却是身形微微一顿,而后深深看了秦皇秦九歌父子二人,冷哼一声,只字不提。

    “我徒孙的遗物呢?”

    半晌,上虚祖师终于出言,却是索要叶真武遗物。

    “呵呵。”闻言,秦皇只是轻笑,显然心情大好,“那是我儿的战利品,岂有归还之理?”

    “哼!”

    听到秦皇的话语,上虚祖师只是冷哼,此次并未反驳。

    放眼东荒,从来就没有归还战利品一说,除非动用绝对的武力强抢,不过如今秦皇在此,令他也只得作罢!

    最终,上虚祖师深深看了秦皇秦九歌父子一眼,带着叶真武的尸首,无奈退走!

    他一走,玄冰侯和烈山侯,甚至高台之上不少上虚祖师一脉的大能,也相继离去。

    至此,此次升龙大典,便算是彻底结束!

    但此次大典,却势必记入太虚山史册!

    此届升龙大典之上,太虚圣子秦九歌,强势斩杀少年至尊叶真武,自此一人主宰太虚山年轻一代!

    如此消息,自然不可能瞒住,在第一时间传遍东荒大地。

    东荒震荡!

    东荒少年至尊,本就犹如凤毛麟角,短短时间之内,竟然有两位陨落,堪比大地震!

    而且,这两位陨落的少年至尊,都是死于一人手中——

    太虚圣子,秦九歌!

    如今,“秦九歌”之名,响彻东荒大地每一寸角落!

    ……

    对此,秦九歌早有所料,但他并不在意。

    上虚祖师退走之后,秦九歌单独前往面见秦皇,从秦皇口中,秦九歌方才得知,今日之事,竟然惊动了圣主!

    至此,无论是秦皇和上虚祖师二人之战并未打响,还是上虚祖师得知叶真武异状而并未发作,也尽皆有了解释。

    “有一事,想来你也知晓……”秦皇沉声道,话语之中罕见露出敬重之意,“圣主便是你师伯!”

    闻言,秦九歌微微点头。

    秦皇似是陷入回忆之中:“当年我尚年幼,你师祖便驾鹤西游,乃是圣主代师授业,名为师兄弟,实乃师徒!如若不是圣主栽培,我也达不到如今的高度……”

    “圣主一生未娶,其徒弟也早已成长起来,说起来……你也算是我们这一脉,百年来的独苗了!”

    “不过圣主执掌太虚山,其之所为,向来只从圣地出发!”

    “所以,这些年来对你和叶真武,他向来皆是不偏不倚,就连当年你当选圣子,圣主也不曾出过半分力,关于这一点希望你也不要怪你师伯!其之所为,皆为太虚!”

    秦九歌摇头:“自然不会。”

    “嗯,那就好!”秦皇微微点头。

    “关于道心种魔大法之事,你大可不必担心,此事圣主早就知晓,如今你为太虚山唯一少年至尊,上虚老不死的那边,圣主自会帮你摆平!”

    闻言,秦九歌点点头,心中了然。

    “好了,如若无事,你便下去吧!”秦皇道,“圣主有令,命我和上虚前去见他,估计便是为了此事。”

    “九歌告退!”

    秦九歌躬身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