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穿越大反派 第216章 臣服,或者死!(第四更)

时间:2018-04-03作者:四月廿四

    “可还有问题?”秦九歌轻笑问道。

    剑子眼神死寂之中,此刻微微泛上一缕波澜,看向被轰杀成渣的剑族五人:“为何杀了他们,总不会是为了向我施恩吧?如此一来,你不是将剑族也得罪了么?”

    “自然不是。”

    秦九歌摇摇头,浑不在意道:“当初我现身天剑山的消息,便是他们泄露,暴露了我的行踪。”

    “懂了……”

    剑子勉强一笑,虽然处于敌对立场,也不禁为剑族五人感到莫名的悲凉。

    仅仅是因为当初稍微得罪秦九歌,本以为此事早就过去,想不到却是付出了足足五位大能的代价!

    果然,得罪秦九歌之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半晌,剑子摇摇头,将如此念头置诸脑后,缓缓闭上双眼:“动手吧?”

    “嗯?剑子,你这是何意!”

    秦九歌尚未作出反应,阿狗便已经沉声喝道,显然剑子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事不过三!”剑子缓缓道,语气之中没有半分波动,“圣子师兄的耐心想来也是有限的,已经给过我两次机会了,只要我这次不选择臣服,应当便是要将我击杀吧?”

    “所以,动手吧!”

    他缓缓说道,话语平淡没有半分波动。

    对于他们这等人杰而言,一生已经足够精彩,死亡并非何等不可接受之事。

    “你!”

    阿狗一滞,想不到秦九歌废了如此大劲,剑子还是油盐不进。

    “公子?”阿狗扭头看向秦九歌。

    “呵呵。”秦九歌神色不变,呵呵一笑。

    剑子的反应,并未出乎他的意料。

    作为少年至尊,方才更加明白一位少年至尊心中的骄傲,可以轰轰烈烈而死,而绝不会轻易向人低头。

    此方世界虽大,值得少年至尊低头之人,又有谁?

    即便至尊榜首,也不行!

    “我知道你并不怕死……”秦九歌缓缓出言,“对于你我这等人而言,某种程度之上,低头甚至比死亡更加难受!”

    闻言,剑子紧闭着的双眼,眼皮微微一抖。

    秦九歌似是没有看到一般,轻笑着继续出言:“不过,你死是可以一死了之,但你祖父的血海深仇呢?当年至尊骨被挖之血海深仇呢?”

    “特别是剑天星之母,那可是一手导致了你,甚至你全家悲剧之人!”秦九歌的声音,犹如魔鬼一般,带着一种似有似无的蛊惑,“剑天星是死了,但那位真正的罪魁祸首,却还在逍遥……”

    “一旦你死了,你猜她会不会很开心?”

    说着,秦九歌一笑。

    闻言,剑子紧闭的双眼,此刻猛地便是一颤。

    而后,缓缓睁开。

    那双璀璨的眼眸,原本乃是一片死寂,不过随着秦九歌的话语,开始出现一抹波动,而后渐渐化作冰冷的杀意。

    “有效!”

    秦九歌心中一动。

    道心种魔大法,本就是魔功,特别是针对神魂,则更是鬼神莫测。

    方才的话语之中,秦九歌便是悄然施展了道心种魔大法,有种蛊惑之力。

    再加上,剑子此刻身受重伤,而且道心遭创,无论哪一方面皆是最为虚弱之时,自然不难被秦九歌乘虚而入。

    更何况,得知剑子身世之后,秦九歌的话语,本就直刺剑子内心深处,能够取得效果,自然不足为奇。

    顿了顿,秦九歌趁热打铁道:“即便剑天星之母,你可以压下仇恨不去理会,但是,那位抚养你长大的老人呢?”

    “嗯?!”

    闻言,原本还死气沉沉的剑子,眼神瞬间化作一柄神剑,无比锋锐,直刺秦九歌:“秦九歌,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呵呵。”秦九歌一笑,眼瞳深处泛过一缕冰冷之意,“只不过,我处心积虑为你布下如此一局,如果最终鸡飞蛋打,那么总要有人来承受我的怒火不是?呵呵。”

    秦九歌此言,乃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听到此言,一股锋锐无匹的剑意,瞬间自剑子身上汹涌而起,直逼秦九歌:“秦九歌,敢尔?!”

    “呵呵,你将死之人,也来威胁我?”

    对此,秦九歌只是摇摇头。

    剑子一滞,沉默了下去。

    秦九歌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摆在剑子面前的,唯有两条路:

    其一,一死了之,那么非但大仇不能报,而且抚养其长大的那位老人,也要为其陪葬;

    其二,便是臣服秦九歌!

    “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秦九歌冷声道,“臣服,还是死?!”

    说着,他和剑子双眼对视。

    从他的眼瞳之中,一道幽光悄然亮起,直刺入剑子的脑海之中,令得剑子双眼,似是丧失了焦点一般,变得呆滞几分。

    此刻,剑子同样变得几分呆滞的脸上,似是露出一种痛苦之色,神色变幻!

    “臣服他吧,他将带你真正登临绝巅……”

    一道话语,带着浓浓的蛊惑之意,在剑子心底之中回荡。

    他努力摇头,想要将那道声音驱除,但却是徒劳……

    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一张张脸庞,一段段往事在飞速掠过。

    ……

    一个幽暗的房间之中。

    一名美貌妇人狞笑着,将屠刀伸向襁褓中的一名婴儿。

    婴儿嚎啕大哭,那美貌妇人却不为所动,狞笑着一刀将婴儿后背划开,对着婴儿脊椎之中的大龙骨,狠狠一抜!

    “哇——”

    婴儿响亮的凄厉哭声,在幽暗房间之中回荡……

    ……

    辉煌的殿堂之上。

    一对青年男女并肩而立,男人神色愤怒,破口大骂,似是在据理力争着什么;女人相貌甜美,但此刻以泪洗面。

    周围,一片嘈杂。

    忽地,一道凌厉的剑光绽放,那对青年男女……被拦腰斩断!

    角落里,一名脸色苍白的婴儿,眨了眨眼睛。

    ……

    还是那座殿堂上。

    此次,换了两名老者在疯狂交战,直接将那座殿堂打成废墟。

    最终,其中一位老者,被一剑枭首!

    ……

    一座山间茅屋。

    一老一少在此,在老人的悉心照顾之下,那名孩童一天天长大,拥有绝强的剑道天赋,每每令得那位老人欣慰不已,暗中拭泪。

    而每当此时,那名孩童便扭过头去,笨拙地装作没看见。

    后来,孩童成长为少年,拜入了东荒圣地,更是飞速成长,甚至成就少年至尊,万人敬仰。

    再后来,少年不知所踪。

    而那位老人,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无力倒在了血泊之中……

    画面,至此定格。

    “不……”

    猛地,一道撕心裂肺的嘶吼,猛地在场中回荡。

    不知何时,剑子早已泪流满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