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百四十二章,末路(4)

时间:2018-05-25作者:奶瓶战斗机

    ,!

    张英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利用手中的手枪,射杀或者射伤对方的战马。在欧洲,轻骑兵有一种很常见的作战方式,那就是利用轻骑兵在机动能力上的优势,先引诱对手射击,然后再迅速逼近对手,然后在敌军跟前转向,同时用手枪发起一轮攻击。再转向拉开距离,装弹,然后再重新来一遍。因为整个的作战过程中,骑兵的行动方式就是一圈又一圈的转圈,所以后世有人将它称之为推磨。

    这并不是一种很有效的作战方式,这种战法要获得成功,靠的不是自己训练有素,而是对手缺乏训练。因为在正常状态下,方阵步兵在远距离火力上总是要优于骑兵的。只要对手稍微沉着一点,不被骑兵的动作引诱,盲目开火,就能保证自己处于不败之地。若是骑兵不能在更远距离上引诱步兵犯错,他们就必须冲进方阵步兵的有效射程,和步兵拼火力。装备手枪的骑兵去和装备步枪的步兵拼火力,那不是找死吗?骑兵们使用的手枪,即使用齐射的方式,有效射程也不超过十来步。都冲到这样的距离上了,还不如干脆换成重骑兵,直接上长矛捅,拔刀子砍呢。

    模范军给自己的轻骑兵装备手枪,并不是为了玩这样的战术,而是为了在和敌军的侦察骑兵进行遭遇战的时候,多一个有效的攻击手段。不过因为这种战术能有效的锻炼骑兵们控制战马,变换队形的能力。所以这种专门用来欺负弱鸡的作战方法,模范军的轻骑兵们还真的认真的练习过。

    张英觉得如今敌军都下了马,自然暂时就可以把他们看作是步兵了。只是他们的战马还在,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战马被他们当成了近乎是拒马一类的东西。张英也看到了那些敌军手中的弓箭。不过张英一向很鄙视弓箭的杀伤力,尤其是流寇们手中的弓箭。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手枪推磨战术倒是格外的适用。

    顺军手中的弓箭主要源自于明军。和建胬不一样,在明军的作战序列中,因为鸟铳之类的武器的存在,弓箭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曲射火力,从远距离骚扰敌军,破坏敌军的阵型,并不需要它多少提供决定性的杀伤。所以明军的弓更适合用于发射射程远而威力更小一些的轻箭。不像建胬或者倭寇,都喜欢使用那种适合发射杀伤力更强的重箭的弓。(在明军中。这种直射的活都是交给火铳来干的。只不过明军的火铳手普遍缺乏训练,再加上偷工减料带来的火铳质量问题,使得我大明的火铳在战斗中表现不佳。)

    顺军的武器很大一部分缴获自我大明。因为他们没有自制火铳的能力,而缴获自大明的火铳因为质量不好,也很容易损坏。所以,他们的远程火力中,有一环是缺失的。弓箭很多时候要提供在大明应该由火铳来提供的直射火力。但是为了远程曲射而设计的弓和箭却存在杀伤力严重不足的问题。即使在很近的距离,顺军手中的弓射出的轻箭依旧不足以击穿哪怕是轻骑兵身上的半身甲,只能对他们身上缺乏铠甲防护的非要害部位造成杀伤。

    张英让骑兵们排成一列纵队,他排在最前面,向着李自成他们缓缓靠近,并逐渐加速。因为瞧不起顺军手里的弓箭的威力,所以他甚至有意的压慢了速度,以换取更好的射击条件。马队渐渐的逼近了李自成。

    李自成缓缓地将弓拉开来,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张英。口中喊道:“不要慌,等朕射了,你们再射!”就在张英拉动缰绳,开始向左边转向的一瞬,李自成松开弓弦,一支箭带着呼啸就向着张英射了过去。

    李自成并不是一个神射手。不过他知道一个如何让自己的箭射得准的秘诀。那就是,射击的时候距离敌人越近越好。李自成的这一箭是照着张英的右臂射过去的,因为张英的脸和前胸都被战马的头颈挡住了。但是因为张英的转向,这一箭便射了个空。

    不过这一箭却也没有完全落空,张英的转向,让出了原本被他遮挡在后面的那个骑兵。这一箭便直直的射在了他的右臂上。

    轻骑兵的手臂上并没有铠甲保护,这一箭顿时就让这个骑兵的手臂举不起来了。不过这并不是什么致命的创伤,只要回去,稍微包扎一下,用不了多久,就又是一条好汉了。只是这一箭,暂时却让张英失去了一把燧发手枪。

    紧接着李自成的这一箭,卫士们也都纷纷射出了羽箭,不过这些箭就像张英估计的那样,都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张英此时却也顾不得这些,他举起了右手中的燧发手枪,在颠簸的马上努力的对准了距离他不过七八步的顺军战马。

    “砰!”枪声响起,一股白烟从枪管中冒了出来。张英看到那匹战马狂嘶一声,就撒开腿,猛地向着前方冲了几步,然后一头就摔倒在地上。张英知道自己的那一枪并没有能击中这匹马的要害,这匹马摔倒只是脱力了而已。不过他顾不得这些了,他的燧发火枪还能射击一次呢。张英继续放慢速度,迅速的找到了下一个目标,并对着它再次开了一枪。

    开完了这一枪,张英开始催动战马加速。这时候李自成和他的卫士们又射来了一轮羽箭。

    张英带着手下的骑兵再次拉开距离,清点了一下人数,所有的人都在,只是好几个人都受了伤。其中手臂中箭的有两个,腿上中了箭的有四个。不过这都不是要害,肯定死不了人。而且除了手臂中中了箭的那两个人之外,其他人的伤势甚至都不太影响作战。毕竟他们是骑兵,不太用得上腿。骑兵们纷纷从挂在马鞍边的一个小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剪刀,将箭杆剪断。至于箭头部分,这些箭头都是带着倒刺的,这却不是一下子弄得出来的,只能等打完了这一仗,回去再找医生处理了。不过箭杆却是必须立刻剪断的。否则,随着马匹的运动,风的吹动,箭杆都会摇动起来,带着箭头在肌肉中搅动,大大的增加中箭的人的痛苦。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箭伤,骑手们又开始给自己的遂发手枪装子弹。在上一轮的射击中,他们击中了顺军的三匹战马。在这样的距离上,遂发手枪的杀伤力远远超过弓箭,被他们击中的战马有一匹因为疼痛发起狂来,挣脱了控制,跑远了。还有两匹都摔倒在地上,虽然没有死,却也不可能再背着人奔跑了。

    只要再来这样的两轮,李自成他们就要失去所有的战马了。而一旦失去了所有的战马,他们就完全不可能逃出去了。

    “陛下,如今只有……”一个卫士突然向李自成说道。

    ……

    张英已经重新完成了装填,他把枪口竖了起来,向里面吹了口气,然后四面望望,等其他人也都完成了手枪的再次装填,便挥挥手向他们道:“让我们去干掉那些流寇,结束这个乱世吧!”接着他两腿一夹马腹,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顺军的抵抗手段和上次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大家的战果也差不太多。在张英这边,又有四个人中箭了,但是伤势都不严重,都不影响继续作战。

    而在李自成这边,他们的损失却比上一轮略微大一点,他们有三匹战马被击中受伤,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另外还有一匹战马,在没有被击中的情况下受了惊,挣脱了骑手的控制,直接朝着西边跑了。

    不过剩下来的顺军依旧表现得非常顽强,他们又继续顶住了张英的两轮攻击,不断地用弓箭还击,直到损失了所有的战马之后,他们依旧顽固的拒绝了张英的劝降,挥舞着战刀,徒步和骑兵战斗,一直坚持到全部战死。而轻骑兵们也都人人带伤,就连张英,腿上也被人砍了一刀。

    “妈的,这些家伙真难缠。这里面一定有大鱼!把他们集中……起来,带回去找人……找人……认一下!”一个骑兵在帮着张英包扎伤口止血,手法可能粗了点,弄得张英说话都不利索了。

    士兵们将那些尸体集中了起来,准备带回去。这时候张英也已经包扎好了腿上的伤口,他看了看那些尸体,问道:“一共有多少具?”

    一个士兵数了数回答道:“十二具,一共是十二具!”

    “不对!”张英道,“刚才我们数过的,对面一共有十三骑。怎么少了一个?你再数数,别数错了!”

    但是无论怎么数,哪怕是张英自己又数了一遍,尸体的数量依旧是十二具,依旧比此前他们数过的敌人的数字要少一个。

    一个火星猛地从张英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他大声的喊道:“刚才,刚才有一匹马跑走了,那条大鱼一定躲在那匹马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