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百四十八章,骑战

时间:2018-06-09作者:奶瓶战斗机

    太阳渐渐地升高了,晨雾开始渐渐地散去。火云打了个响鼻,用蹄子刨了刨地面。一大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它就吃了一顿好的,有大豆,还有不少的鸡蛋,如今,它正需要运动运动了。

    骑兵连已经完成了出发前的准备,连长白河如今就站在火云的旁边,向着全连交代作战任务:“我连奉命从敌军堡垒右侧绕过敌军防御,袭击沿河的建胬农庄,并放火焚毁未被收割的麦田。引诱敌军骑兵于我军交战,并尽可能杀伤敌军骑兵。现在做出发前的装备检查。”

    士兵们都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半身甲、马刀、手枪、双管霰弹枪……,一样一样的检查完了之后,各班的班长又将班里的士兵的东西又检查了一遍。然后向连长报告。

    白河见大家都准备好了,便牵着马,带着骑兵连出发了。是的,是牵着马出发的。模范军的军马数量还有限,还做不到让轻骑兵每人双马。事实上,这也并不必要,目标和牛庄堡之间的距离很有限,而且以混血的阿拉伯马的速度,即使是对上对手的轻骑兵,如果需要摆脱的话,也能迅速的拉开距离,跑出对手的视界。不过这样做的前提就是必须保证马匹的体力。所以,行军的时候,只能徒步了。甚至于为了减少马力的损耗。武器和铠甲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还都是骑手们自己背着的。

    士兵们牵着马沿着河流边上的荒滩向前走了一阵子,建胬的夹着大辽河建造的两座城堡就在眼前了。

    这两座堡垒都是棱堡模式的。说起来,当年孙元化在登州的时候,就研究过建造棱堡。后来登莱之乱之后,相关的人员、资料什么的都落到了满清手中。满清对铸炮之类的技术非常看重,但对于筑城之类的东西却并不太重视。这也正常,在野战无敌的条件下,谁还愿意费心思去研究如何筑城呢?

    但是在模范军开始在大路上展现力量之后,满清对于自己的“野战无敌”的自信已经有了一些动摇,加上兵力不足的限制,所以对筑城又重视了起来。不过这时候距离登莱之乱已经十多年了,当初的人和资料什么的多半都不在了。不过反复在模范军的棱堡前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我大清对于棱堡的理解反倒是有了质的飞跃,如今他们建造的这两座小棱堡,倒也似模似样的。

    棱堡上的清军当然也发现了这些骑兵,事实上今天出动的骑兵可不止是白河的一个连,而是整整两个营,六百多骑兵。

    白河的连是一个龙骑兵连,只不过刚刚更换了更好的战马,以及专门为马上战斗准备的双管霰弹枪。如今,这样的龙骑兵连队越来越多了,就连原来的一些轻骑兵部队,也开始装备卡宾枪,当做龙骑兵使用。不过这些队伍不是白河的连能比的,他们的马术和刀法,都要远远超过原本只是骑马步兵的白河连。

    清军棱堡上的火炮射程有限,不过却也覆盖了沿河的道路。所以白河必须带着他的连队离开大路,在野地里绕上一段。这道旁的野地,原本都是成片的良田,只是抛荒已经很久了。如今只隐隐约约的还有点田塍的影子,大部分的地方,已经和野地毫无二致了。

    在这片野地里,原本有各种野草,野麦子,野高粱在这片野地里恣意生长,很多地方野草深得能高过人头。若是在这里面埋伏下一队人马,几门大炮,那肯定能对经过的队伍造成巨大的伤害。不过如今这都不是问题了。因为前天白天,模范军趁着南风大作的时机,放了一把火,大火整整的烧了一天一夜,也不知道烧掉了多大的一片荒野,反正是差点就连建胬的棱堡都一起烧掉了。所以如今这片原野上,什么草木都没有了,只有一望无边的灰黑色的残灰。此外,这火还将地面烧的更干燥了,倒是减少了战马的蹄子陷入泥泞的可能。

    白河让马停了下来,他麻利地爬上马背,站在马鞍上,举起望远镜向着建胬的棱堡那边张望。看到棱堡那边有一队骑兵出来了,不过人数并不多,白河数了数,不过只有十三骑而已。这样小的部队当然不可能用来拦截自己。同时他也注意到,建胬已经点起了狼烟。

    “看来,怕是很难抓到建胬的农民了,他们见了这狼烟,多半会躲回道庄子里去。不过他们跑得了人,跑不了地里的粮食。另外,也许前面会有拦截。”白河想道。

    不过白河并不是太担忧拦截的事情。辽东是大片的平原,哟在这样的环境中拦截一支高机动的骑兵并不容易。需要动用大量的兵力,消耗大量的资源。建胬当然有足够的骑兵,他们也有足够的资源支持这样大规模的拦截和伏击,但是他们未必有这样的意愿,因为这需要消耗太多的资源。即使胜利,其实也多半得不偿失。

    白河带着骑兵连下了大路,那十几个建胬骑兵依旧远远地牵着马跟着。白河并不多管,不一会儿,骑兵连便绕过了建胬的两个小棱堡。这两个棱堡规模不大,里面也不可能驻扎有大队的骑兵。

    骑兵连又上了大路,白河向前望去,将前面已经又升起了一道烟柱。白河朝着士兵们挥了挥手,便骑上了马。士兵们也都跟着上了马,骑兵连开始加速,沿着官道一路小跑着向前。

    如今骑兵连只是在小跑而已,但是混血马小跑的速度也比蒙古马快,所以跟在他们后面的那十来个建胬侦骑便麻烦了,他们只能让自己的战马真的跑起来,才能勉强跟上白河。但这样一来,马匹体力的消耗自然会更大。

    这样又向前走了大概一刻钟,骑兵连开始减速,士兵们也都将卡宾枪拿在了手里。前面不远处就有建胬的一处营寨,依据此前侦骑们的情报,这里面可能驻扎着建胬的一些骑兵部队。所以士兵们需要更警惕一些了。

    前方五百来步外,有一片树林,河流在那里拐了个弯,道路也跟着拐了个弯。树林挡住了白河的视线,白河觉得,如果建胬要伏击他,那那片树林后面就是个好位置。如果他沿着官道走,道路会在那里有一个急转。对手如果藏在那里,就能狠狠的给自己一家伙。

    而如果经过了这一段,后面就是大片的田野了。

    白河可以肯定对手一定躲在那片树林后面。因为出了这一处,就没有更好的,可以伏击他的地方了。白河其实并不太害怕和对手的骑兵进行一场遭遇战,他最担心的其实是对手会不会在树林后面藏上几门大炮。于是他带着队伍离开了官道,穿过长满了高高低低的野草的荒地,打算从另一边绕过这片树林。

    树林那边肯定有敌人的探子,不一会儿之后,白河就发现树林后面升起了一些尘土。这显然是那些埋伏在这里的敌军骑兵在移动。白河如今所在的荒野的地面是起伏不平的,这使得他们很难形成严整的队形,他必须让士兵们尽快的通过这个区域才好。

    龙骑兵们开始加速,直接就在这野地里飞跑了起来。这个速度的变化显然出乎了敌军的预计,当他们的骑兵出现的时候,龙骑兵们却已经绕过了这片树林重新回到了官道上。

    大约两百来个蒙古骑兵从后面追了过来。不过白河并不担心,蒙古人的速度跟不上他们的。他只要一加速,就可以轻松的甩开那些蒙古人。但就在这时候,从前方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土丘后面一下子绕出来了七八个建胬骑兵。他们拔出马刀就冲了上来。

    那个小土丘很小,后面也藏不了几个人,所以白河根本就没有太注意它。不过此时冒出来的这些骑兵却会让马队的速度下降,这样说不定后面的蒙古人就追上来了。

    建胬从没有和模范军的的龙骑兵作战过。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模范军龙骑兵通常的作战方式。看到建胬迎面冲来,龙骑兵们都举起了手里的霰弹枪。

    相比他们以前用的马枪,霰弹枪的射程要近很多,基本上只能有效的攻击三十步距离上的目标。但是霰弹枪是面攻击,所以在飞奔的战马上,它的命中率却要比一般的马枪高很多。龙骑兵们使用的是大号霰弹,每一根枪管中,装填了六枚半钱重的霰弹。在近距离,足以击穿建胬常用的铠甲,或者击毙建胬的马匹。

    “砰!砰!砰……”一片枪声响起,迎面冲来的建胬几乎在一瞬间就被一扫而空。当然这时候,后面的蒙古骑兵也追得更近了一些。

    白河举起哨子吹了起来,龙骑兵们的速度进一步减缓了。蒙古人追得更近了,一些蒙古人甚至已经开始用手里的骑兵弓向着他们射击了。当然这些软弓的威胁有限,跟多不过是骚扰而已。

    “就让蒙古人见识一下我们的曼古歹战术吧。”白河这样想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