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十九章,专业战舰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果然,就像郑森预计的那样,在郑森翻过了一座小山包,远远地望见了仑苍镇的黛青色的屋顶,以及在屋顶上弥漫着的炊烟的时候,海大富已经从后面赶上来了,而在更远一点的地方,郑福正喘着粗气在追赶着他们。

    “大少爷,你跑得真够快的。”好不容易追上来的海大富喘着粗气对郑森说。

    这两年里,每天早晨,郑森都会围着英都镇跑上几圈。这并不仅仅只是从上辈子带来的良好习惯,也是郑森对于今后的战斗生活的准备。

    郑森一向认为,在玩争霸类的游戏的时候,最重要的能力首先是建设。这就像是玩游戏,战斗时的微操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建基地,开分矿,爬科技树什么的太烂,让人家轻易地拉开了实力上的差距,打着打着就会发现,战争的局面渐渐地从用自己的民兵、长矛兵、步弓手、侦察骑兵对抗别人的数量相当的民兵、长矛兵、步弓手、侦察骑兵,变成了用自己的民兵、长矛兵、步弓手、侦察骑兵对抗别人的数量相当的剑士、长枪兵、弩手、重骑兵,到最后甚至变成了用自己的民兵、长矛兵、步弓手、侦察骑兵对抗别人的数量相当于自己几倍的冠军剑士、长戟兵、劲弩手、圣殿骑士。到了那个时候,哪怕微操再出色,也只能像某艇那样被人家挂在电线杆上永远飘扬了。

    而第二重要的能力就是要会跑了。兵法曰:“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就是说力量小的时候,如果和力量强大的对手硬碰,只会全军覆没。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会跑,或者说会转进了。在战术上,最重要的技巧就是会跑,所以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的说法。

    郑森估计,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郑家在陆地上的力量和满清相比都将处于整体上的劣势,所以他,以及他麾下的军队都特别需要会跑。就象后世,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到了敌后,总能够在日军的铁壁合围中找到空隙溜出去,顺手还能零敲牛皮糖的敲掉日军的一些小部队。而国民革命军部队到了敌后,却根本就无法坚持,不是像中条山那样被鬼子一个扫荡,就被打出个吓死人的交换比然后全部完蛋,就是干脆直接投敌当了伪军。这里面固然有政治上的原因,指挥上的原因,除此之外,跑路的能力,更专业的说法也许应该是行军能力上的差距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第十八集团军的前身,有过在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在崎岖的山路上,完成过单靠双脚一昼夜行军120公里,并且在稍作休息之后,就能向坚固目标发起攻击,并将之攻克的记录。而他们的后继者,也有在朝鲜的山地里,徒步穿插,用两双脚板跑过灯塔**队的汽车轮子的记录。所以十八集团军的行军能力,自然也是顶呱呱的。

    更强的行军能力,才是包括穿插在内的各种花样的出奇制胜的基础,任何出奇制胜的手段,大多强调攻击敌人的侧翼,攻击敌人的弱点。但是在攻击敌人的侧翼,敌人的弱点的时候,往往也免不了将自己的侧翼和弱点也暴露出来。如何既能攻击到敌人的侧翼,又反过来不会被敌人攻击侧翼,这里面除了隐藏意图欺骗敌人之类的大家所熟悉的“兵法”技巧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行军能力更强,部队运动调整更快。正像某些武侠小说中说的那样,“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因为他的行军速度比你快,所以他的一切弱点都不是弱点,任何试图抓他的弱点的打法,都会反过来被他抓住你的弱点,将你打得一败涂地。这就是为什么后来kmt和土鳖的内战中,出奇制胜的总是土鳖的一个重要原因,而那些在和其他军阀的作战中也有过出奇制胜的战例的kmt将领们,一旦遇上土鳖军队,总是变得缩手缩脚,再也玩不出什么出奇的招数,反倒是总会被土鳖出奇击败。

    所以,在郑森的想法里,将来他的军队,别的先不论,这行军跑步的能力,一定必须是顶呱呱的,即使不能达到后世的工农红军-第十八集团军-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水平,至少也必须比满清的行军能力强,否则要想在将来击败满清,可没那么容易。此外郑森还认为,自己的行军能力,或者说长跑的能力,一定要能超过自己设想中的郑家军队的水平,这不仅仅是为了便于指挥,也是为了万一打了败仗——话说谁能保证不打败仗呢——至少也能跑得比较快。不求跑得比老虎快,至少也要跑得比旁边的人快。

    正因为有这样的考虑,所以郑森一直没有放松过长跑练习,因而,他徒步的速度相对于他这个年龄,还真是非常出色。

    “海大叔,真该听你们的话,”郑森同样喘着粗气回答说,“要是不那样死命的赶马,也许我们现在都已经到了。”

    “也没慢多少。”海大富回答说,“只是少爷你不该一个人这样跑,万一遇到个歹人可如何是好?”

    “大叔,这边一向还算太平的。”郑森只是笑笑。

    这时候郑福也追了上来,三人一起向着仑苍走了过去。

    郑家的船早就在仑苍码头上等好了,三个人上了船,船立刻就起航了。

    郑森原本以为,老爹玩出这一系列的花样,只是为了更好的刷声望,却没想到,一回到家里,见到老爹之后,老爹却表示,刷声望什么的固然重要,但是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被郑森忽略了。

    “阿森呀,你还忘了一件事情。”郑芝龙笑得非常的得意。  888

    “爹爹,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郑森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忽略掉什么,就这样问道。

    “再过两天就是你的十岁生日了。”郑芝龙哈哈笑道,“阿森你呀,别人的事情记得不少,自己的事情倒是忘了。十岁生日是一件大事情,无论对你,还是对郑家都是。可惜正好碰上了打仗的事情,不好大肆操办。但是总得过一下,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过去了。”

    听了这话,郑森才想起来,貌似自己的生日的确快要到了。郑森知道,郑芝龙这段时间一定非常忙,而在这样的百忙之中,他还记得自己的生日,这倒是让郑森颇有点感动。

    “唉,要不是要给你做生日,我都差点忘了你如今还没到十岁。”郑芝龙又感叹道,“你前面估计荷兰人会向我们动手,倒是很准,而且你建议的向英国人买铸铁炮也是个好建议。哪种炮虽然威力上比不上红衣大炮,但是射程的确比荷兰人、西班牙人的都要更远一些,而且,那炮重量也更轻,价格也更便宜。更重要的是,也更方便放到我们的船上。另外你设想的用射程更远的英国炮掩护火船攻击的方式也很不错,应该能大大的增加我们的胜算,减少我们的损失。”

    “只可惜火船战术很难在开阔的海面上起作用,”郑森回答说,“荷兰人的夹板船顺风跑起来比我们的火船要快不少,如果不能找到机会把荷兰人堵在相对狭小一点的海湾里,就很难给他们沉重的打击。所以,爹爹,这一战之后,还是要想办法从泰西找一些能造软帆船和大炮的工匠,我们自己也要造夹板船,造大炮,这样才能保证任何时候,都能打败那些荷兰人。”

    “阿森,大哥其实也考虑过夹板船,还买过一条,只是夹板船虽然顺风跑得快,但是一条船需要的水手要比我们的福船多得多,相应的,自然也就要装上更多的淡水和食物,分出更多的船舱住人,这样一来,同样大小的一条船,我们的福船装的货物要多得多。而且夹板船不好走逆风,如果遇到逆风,会比我们的船慢很多,再加上,他们的船上没有隔舱,万一触礁什么的,破了一个大洞,就很容易沉没。再加上夹板船对于木料的要求很高,用的帆布也多,这船的造价自然也不便宜,用他们的那种船不合算。”郑彩在一旁解释说。

    “爹爹,彩叔,夹板船若是用来当商船跑,自然不如用福船合算。”郑森回答道,“只是如果把它当做专门的战船,专门用来打仗,封锁港口,袭击敌人的船队什么的,夹板船就很好用了。爹爹,彩叔,过去我们郑家船少,每条船都要能运货赚钱,那才是勤俭持家的道理。可是如今我们也算是家大业大了,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那就像已经是大胖子了却还要穿小孩子衣服,不但盖不住身子,还容易穿坏了衣服,反而浪费布料。一个小家族,人人都要种地打渔,才能过日子,但是大家族却不能这样,他必须有人不再种田打渔,而是去读书考官什么的才能维持家族的地位和声威。在海上也是一样,我们如今需要专门的战舰,而不是那些既能当战舰用,也能当商船用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