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十一章,重任(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此后的一些日子里,各种军情不断地被送到郑芝龙的手中,相比荷兰人和刘香,在这一战中,郑芝龙最大的优势大概就是情报了。整个福建、大员沿海,到处都有郑芝龙的人员和船只。只是郑芝龙一直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很难抓到荷兰人的舰队。有几次,郑芝龙的船队都已经在海上望见荷兰人的舰队了,然而荷兰人却并不愿意和郑芝龙的占有压倒的数量优势的船队硬拼,双方的战船虽然发生了战斗,但并不激烈,依靠着借助船快火力猛的优势,荷兰人在海战中占到了不少便宜,不过跟随他们的友军刘香,却损失不小。几次战斗的结果都是荷兰人在交换比上获得了不小的优势之后就迅速的掉头逃走了。郑芝龙也就带着船队回到了泉州待机,并顺便向朝廷报捷。

    不过郑芝龙并不着急,因为这种情况本来就是预料之中的。甚至于郑芝龙本身也不想在宽阔的海面上真的和荷兰人决战。虽然靠着数量优势,郑芝龙几乎不可能失败,荷兰人的船数量有限,上面的炮弹和火药也是有限的,靠这点东西,加上海战中低的可怜的命中率,荷兰人不可能消灭郑芝龙的船队。但荷兰人的航速优势却也使得他也几乎不可能留下荷兰人,甚至论交换比,还肯定要吃亏。他在等着荷兰人进入港口进行补给。

    风帆战舰相比后世的烧煤或者烧重油的战舰,不用依赖于燃料,理论上似乎可以一直在大海上航行下去,但事实上,风帆战舰的航行时间依旧是有极限的。首先,船上的人必须消耗食物和淡水。所以在此前,荷兰人不止一次的攻击沿海的村落,掠夺各种食物,或是试图迫使当地人交出一定数量的猪和各种家禽来买平安。荷兰人缺乏足够多的作战人员,尤其是对于上岸战斗来说,更是如此,事实上,荷兰人几次上岸作战中遭到的损失甚至比海战更大。而且如今,明朝沿海地带的警惕性已经明显的提高了,继续劫掠,损失只会越来越大,而所得却会越来越少。

    其次战斗也会不断的消耗各种战斗物资,炮弹、火药什么的都会不断地被消耗,加上专门的军舰的运载能力相比同样大小的商船,本身就小不少,有装载了更多的人员(大量的战斗人员),这样一来,这些船只在海上的自持力其实是明显不如一般的商船或者商船改战舰的。这在一般的战斗中并不是弱点,但在远离补给基地的战斗中,却成了大问题。

    而此前他们在和明朝水师,尤其是郑芝龙的船队的几次战斗中,虽然没有蒙受重大损失,但是也不是毫发无损。靠着射程更远的英国炮,郑芝龙的船队也不止一次击中过荷兰人的夹板船。这些英国炮其实都不过是较小的十二磅炮,威力相对有限。但是荷兰人在远东的那些夹板船也不是英国人在1610年建造的皇家亲王号那种拥有一百多门炮和数英寸厚的硬木外壳的一级战舰,而仅仅是一些四级舰和只有一层甲板,二十来门炮的五级舰而已。这类军舰更强调高速性能,本身的防御能力并不突出。所以虽然郑芝龙的英国炮威力一般,但依旧给这些船造成了一定的损伤,这些损伤在海上也是无法自行修复的。此外,不时袭来的台风也会迫使荷兰人的舰队进入港口或是封闭的海湾避风。郑芝龙和郑森都认为,最好的作战方式应该是利用荷兰人的这个弱点,利用自己在情报上的优势,抓住时机,将荷兰人堵在港口或是海湾之中。

    经过几次交战,郑芝龙认定,这些荷兰人的补给应该消耗得差不多了,最近的一些情报表明,已经有两条荷兰战船返回了巴达维亚。估计是因为搜到损伤无法在中国近海修复。郑芝龙判断,剩下的荷兰船只也必须进入港口获得补给和修整了,否则他们很快就会失去战斗力。荷兰人在台湾有据点,但是这些据点的规模还相当有限。而且处在严密的监视之中,所以,按照郑森的判断,除非万不得已,荷兰人是不会把舰队驶入这些据点的。

    “这些地方所储存的物资本身就有限,而且又一直被爹爹的人盯着在,孩儿想,荷兰人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他们一旦进了这些据点,恐怕立刻就会被爹爹的船队堵在里面出不来了。爹爹的船多,可以轮班堵着他们,堵上几个月,怕是就连那些据点里的荷兰人都要一起饿死了。所以爹爹,我觉得如果我是荷兰人,一定会找个偏僻的海湾躲起来,等着刘香的船队给他们送来补给品。”

    当时,郑芝虎倒是提出了一个疑问:“他们如果撤向巴达维亚呢?”

    不过这个疑问立刻就被郑芝龙解答了:“老二,你放心,他们不会回巴达维亚的。他们要是回去了,就意味着至少小半年之内他们已经不能再干扰我们了,也意味着他们的这次行动是劳而无功了。甚至还意味着他们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将失去和大明做生意的机会了。荷兰人也好,西班牙人也好,他们都是生意人,都是做买卖的。做买卖是要赚钱的。花了这么大的本钱进来,一无所得,甚至连原本的一点生意份额都要赔进去了,这样的事情,荷兰人肯定不能容忍。真要是这样,那些决定和我们开战的荷兰人怕是立刻就要被一撸到底了。现在的问题只是,他们会躲在哪里等待补给。”

    对照着海图,郑芝龙、郑芝虎、郑芝豹几兄弟,还有郑森都开始猜荷兰人会选择哪里作为补给点。台湾海峡一带的岛屿不少,但其中能够提供避风的海湾的却是相当有限的,很快,大家就在海图上全出了一些地方。

    “爹爹,二叔、三叔,还有这里,料罗湾。”郑森最后又补充了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离我们可够近的。”郑芝龙说,“不过荷兰人一向胆子粗,刘香也是个傻大胆,说不定他们还真的指望我们灯下黑呢。反正我们有的是人手,嗯,料罗湾也要注意。”

    事实证明,郑森的确是特别的“有运气”,到了十月份,郑芝龙就接到情报,种种迹象都表明,荷兰人的舰队真的躲在金门岛料罗湾。

    “哈哈,还是阿森有运道呀!”看到郑芝龙递过来的情报,郑芝虎瞪大了眼睛,一下子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他奶奶的,这帮荷兰人还真够胆色,居然还真的躲到我们的眼皮底下去了。大哥,我们马上出发!这一次可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这一次,他们肯定跑不了了!”郑芝龙冷冷的说,“叫上阿豹,我们马上出发!”

    两天之后,一只信鸽就将捷报传了回来,上面说郑芝龙的船队在料罗湾大败荷兰人和刘香,又过了两天,郑芝龙带着船队回到了安海。

    “孩儿恭贺爹爹得胜而回!”看到郑芝龙从座舰上走了下来,郑森赶紧领着他的那帮子兄弟们迎了上去,先跪下磕了个头,然后抱拳大声说道。

    “孩儿恭贺爹爹得胜而回!”其他的孩子也一起大声说。

    “哈哈哈哈!”看到这一情景,郑芝龙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他知道,这一战的胜利,决定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的舰队,就是中国、大员、乃至日本海域唯一的王者。而这种地位必然能给他,也给整个家族带来更多的财富,更多的财富又能进一步强化他的力量,整个家族也就会因此走上一条欣欣向荣的道路。

    “起来吧,都起来吧!”郑芝龙高兴地走上前去,一伸手将刚刚站起身的郑森拉进了怀里,“难为你知道带着弟弟们来恭贺为父。”他接着向着那些孩子们,以及他的几个没有参战的兄弟说:“走吧,都回家去,今晚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一下!”

    家里自然早就有了准备,当晚郑家不但在自己家里庆贺,更是在安海的街面上摆了好几百桌的流水席,邀请满镇子的人一起大快朵颐。一时间欢乐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安海。

    不过庆祝不可能永远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郑森照例早早地起了床,到郑芝龙的院子里来给郑芝龙请安,却发现庄氏已经在院子门口等着他了。

    “阿森,你爹早就起来了,正有事等着你呢。”一见到郑森,庄氏就满脸是笑的说道。

    “二娘好。”郑森躬身道,“不知道父亲有什么事要找孩儿。为什么不打发个人去叫孩儿过来。”

    庄氏一边领着郑森向里面走,一边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你爹,还有你二叔和三叔都在书房那边等你呢。我倒是和你父亲说,要不要叫个人过去把你叫过来。你爹却说,你还是个孩子,正需要睡觉,就不让我叫人去叫你。嗯,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