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十五章,生日宴上的和谈(一)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既然拿定了主意,那么和谈自然就可以开始了。荷兰人这次是和大明公开的宣战了的。按理说,就算要和谈,也应该是荷兰政府和大明朝廷和谈。然而这次和谈却完全没有两国政府的事情。参与和谈的两方一方是荷兰的东印度公司,事实上所谓的向大明宣战的也根本不是正忙于和西班牙撕逼的荷兰政府,而直接就是荷兰的这家东印度公司。另一方则是打着明朝旗号的地方武装头目。

    荷兰方面的代表叫做哈恩普特曼斯,这是一个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大块头,大概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他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巴达维亚的负责人汉斯普特曼斯的侄儿,三年前汉斯普特曼斯被东印度公司调往台湾,负责台湾的贸易点。东印度公司前段时间下定决心和大明开战,汉斯普特曼斯起了关键的作用。而据说,促使汉斯普特曼斯下这个决心的人正是他的这个侄儿。东印度公司不久前的战败,导致了他们和中国的贸易线路都几乎完全被切断了,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就连和日本的贸易也大受影响。对中国的贸易的中断倒也罢了,这两年来,荷兰人和中国的贸易一直都不顺利,他们设在台湾的贸易点已经连续亏损了两年了。即使是开战前,中国人也一直坚持只和葡萄牙人以及西班牙人贸易,荷兰人的船只根本就没法开入任何一个贸易港口。只能采用海上走私的方式小打小闹。贸易额本来就一直很有限,看着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在和中国的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的,东印度公司上上下下妒忌得都快疯了。荷兰人之所以选择动武,一方面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获得进行贸易的权力,另一方面也不是没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在很多的荷兰人看来,反正和中国的贸易量还很少,损失了也不是不可承受。

    然而出乎荷兰人预料的是,这一战损失居然这样大。公司在远东的十一条战舰损失了六条,(从料罗湾突围出去的三条船中,有一条在返回巴达维亚的途中沉没了)剩下的五条战舰也都受损严重,巴达维亚的虽然也有修船厂,但是条件是绝对没办法和阿姆斯特丹相比的,这几条战船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是绝对修不好,绝对没法再出海打仗的了。至少在这几个月之内,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海上没有任何可用的战船。

    任何对手——不仅仅是郑芝龙这样的东方海盗,还包括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他们都不会放过荷兰人的这个虚弱期。只要带着脑子,所有人都能想到,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航行在从巴达维亚到日本的航线上的那些荷兰船只,会有着怎样的命运,失去了舰队保护的商船队,会成为那些嗜血的海上鲨群追逐的目标。中国海盗、西班牙葡萄牙海盗甚至干脆就是挂着海盗旗的海军都会肆意围捕这些荷兰商船。自从料罗湾战败的消息传回到巴达维亚之后,所有前往日本的商船都不再出海了,至少,在局面发生对荷兰有利的变化之前,它们暂时都只能停在港口里面了。

    和日本的贸易每年都给荷兰人带来了大的收入,就目前而言,这些收益占整个东印度公司总利润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前往日本的航线中断,哪怕只有几个月时间,也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更何况就算几个月之后,剩下的那五条军舰得以修复重新出海,区区的五条军舰,也是不足以保证荷兰商船在远东的安全的。所以,在从欧洲派来更多的军舰之前,日本航线几乎就不可能完全恢复。而从欧洲派军舰过来,至少需要一年。对日航线停航一年,对于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而言,这绝对是不可容忍的事情。在这个时候,最能够挽回损失的办法就是立刻和中国求和了,如果能和中国实现和平,至少日本航线受到的影响就能减少很多。于是本着“谁惹出来的事情,谁就来解决它”的原则,汉斯普特曼斯就只好将讲和的任务承担起来了。

    当然汉斯普特曼斯绝不会自己亲自跑来和中国人谈判,万一中国人直接把自己扣押起来,然后砍掉脑袋向上面报功说“毙夷大酋一人”,那不是死的太冤枉了吗?所以,当初向他极力主张向中国开战的侄儿哈恩普特曼斯自然也必须将责任承当起来,来担任这次和谈的代表。

    “哈恩,你对这次谈判的前景怎么看?”在出发前,汉斯普特曼斯这样问自己的侄儿。

    “叔叔,如今我们的处境不算太好,不过谈判成功还是很有可能的。甚至于,说不定比以前的那些谈判还更容易。”哈恩这样回答说。

    “哦,你怎么会这样想?”汉斯普特曼斯扬起眉毛来惊异的问道,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儿一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是他没想到哈恩居然会乐观到这样无可救药的地步。

    “叔叔,以前我们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我们事实上在明朝找不到真正的谈判对象。”汉斯回答说,“在是否与我们贸易的问题上,我们以前不是没有和中国人达成过协议,但是我们和任何一个中国官员达成的任何贸易协议事实上都得不到执行。叔叔,我听说,是因为中国人内部也有很多的斗争。如今,我们虽然战败,但是中国那边也不是没有损失,但就绝对数量来说,他们的损失绝对比我们要大。更重要的是,如今除了郑芝龙,其他的海上力量都完蛋了。我们现在有了一个真正说话就能算数的谈判对手了。

    当然,当年郑芝龙也答应过我们很多东西,但是都没有实际履行。因为那个时候,他在中国的地位还不足以实现这些。但是现在不同了。” ,

    “你觉得他现在有能力了就会实现那些承诺?”汉斯普特曼斯问道。

    “郑芝龙才不会在乎那些承诺,但是他会在乎利益。,他会忠于自己的利益。”哈恩回答说,“郑芝龙和我们一样,是个真正的商人。商人没有仇恨,只有利润。郑芝龙本人每年都能通过贸易豁达大量的钱财。对于贸易他本能的就不会拒绝。而且,我想任何供货商都不希望只有一个经销商,当然,任何一个经销商都不愿意只有一个供货商。只是,既然我们战败了,那我们就只能承认郑芝龙唯一供货商的地位。我想,如果我们同意此后从中国购入商品全部通过郑芝龙,他应该会非常愿意和我们讲和。而如今中国沿海已经没有其他的势力了,只要他们愿意给我们提供商品,他们就能做到这一点。而我想不出,郑芝龙有什么不愿意为我们提供商品的道理。这不仅能给我们带来生意,也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利益。所以,叔叔,我觉得这次的和谈应该会成功,而且很可能会真正的帮我们打开和中国贸易的大门。”

    汉斯普特曼斯想了想,说道:“我的侄儿,你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我也很希望能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如果你真的和他们谈出了这样的一个结果,我们此前的失败就可以根本不算失败,而算是大胜利了。当然,要达成这样的结果,我们也许需要作出一定的退让,你觉得你觉得我们能不能让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也失去和郑芝龙之外的人交易的权利?”

    哈恩只用了几秒钟就明白了他的叔叔的意思。如果荷兰人在和中国人的贸易中只能通过郑芝龙转手,那么他们拿到的商品的价格肯定会远高于自己直接去采购。这样一来到了欧洲如果要保持和西班牙人相当的竞争力,也就是说要卖和西班牙人相当的价格,那每一件商品上赚到的利润就肯定会明显少于西班牙人。虽然照样还是能赚到钱,而且依旧是暴利,但是,无论如何,这还是令人不快的。

    但是如果能鼓动郑芝龙向西班牙人动手,迫使他们只能和郑芝龙交易,那双方的成本就都一致了,然后,为了保证利润,西班牙人也只有涨价了,然后荷兰人的利润自然也就有了保障。而郑芝龙呢,也能多赚一,从郑芝龙和荷兰人的角度看,这绝对是双赢。

    而且郑芝龙现在的力量也足以做到这一点了,只要荷兰人愿意帮忙,郑芝龙很快就能灭了刘香,然后,即使他不直接和西班牙翻脸,通过海盗袭击的方式也足以让西班牙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只和他交易了。至于葡萄牙,那更是不在话下。

    “叔叔,我觉得这个想法值得去试一试,虽然我们和郑芝龙此前是敌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完全可以成为盟友。”哈恩回答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