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十一章,卖队友和追穷寇(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啊?!”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过了一会儿,才有人问道:“少东家,我们向郑芝龙投降,他会放过我们吗?”

    “就是呀,少东家,这可”更多的人这样说道。

    “马叔叔,各位叔叔,你们听我说。”李国助说,“郑芝龙受过家父的大恩,这一点他自己也从不否认。我和他之间的矛盾只是从那钱闹起来的。郑芝龙一直也没承认他黑了那钱。事实上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真的存在那钱。不过这个传说传得很广,江湖上几乎人人都知道这桩事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郑芝龙还要面子,他就不会要我们的命。你们想,要是郑芝龙一股脑的把我们全都杀个精光,人家会怎么想,怎么传这个事情?况且我们现在才剩下几条船几个人?就算留着我们的性命,我们又能翻得起多大的浪头?凭着郑芝龙如今的力量,他根本不用担心我们能翻天。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杀了我们来自己败坏自己的名声呢?各位叔叔,你们说,我说的在不在理。”

    那些船头们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还是那个“马叔叔”先开了口:“少东家说的是有道理,虽然投降郑芝龙是有风险,但是如今的局面本来就是死里求生,哪里有不冒风险的道理。不过少东家,若是投降了郑芝龙,今后少东家怕就再也出不了海了。”

    “这我知道。”李国柱说,“我要是郑芝龙,肯定不会杀了投降的李国助,但是肯定会把他严密的看起来,让他衣食无忧却总难与外人来往。若是平时,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不能忍受的,不过现在,我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不想着给李家留下香火,也要为大家的前途考虑考虑了。”

    “少东家既然这样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马叔叔”说,“少东家要不要派人去和郑芝龙联络?”

    “不行!”李国助立刻制止说,“刘香可不是省油的灯,就算他不是有意盯着我们,但是为了避免有人向荷兰人告密,这两天他也一定会把大家看的死死的。万一被他发现了我们的人偷偷出去,自古以来,只有赢家才有宽宏大度的资本和必要。郑芝龙现在是赢定了,赢定了的人总是想要面子,想要好名声的,所以郑芝龙不会杀我们,但是刘香可不一样,他现在已经输定了,他现在在做的就是多拉几个人来给他垫背,来陪着他一起死。这个时候谁碰在他的刀口上了,那是有多少条命都不够死的。这个险不能冒。我们还有的活,犯不着这样做。”

    这时候又有人问道:“要是明天刘香让我们的人打头阵送死怎么办?”

    “刘香就算要和荷兰人拼命,也不会让我们打头阵的。”李国助摇摇头说,“我们觉得刘香已经是死路一条了,但是刘香却并不是这样觉得的,他觉得要是这一搏成了,他还有活路,而要攻下热兰遮城,就要靠偷袭,打头阵的人的表现就非常重要。打头阵的没搞好,后面的事情就难办了。而要是输了,他就真的没什么可走了路了。在这个时候,他不会用自己不信任或者看不上的人来打头阵的,所以,我们跟在后面,小心点,关键的时候,不要出现在刘香眼皮底下就行了。”

    一群人想了一会儿,最后都说:“少东家说的是。”只有那位“马叔叔”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要是当年,少东家就有今天的样子”于是大家顿时都不做声了。

    刘香又一次将重要的头领都召集到了一起。

    “韩三的确没看错,荷兰人肯定是和郑芝龙勾结在一起了。而且他们今天给我们的粮食又减少了。我估计他们暂时还没和郑芝龙谈拢,不过要是等他们谈拢了,他们两家一勾结起来,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国助兄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刘大当家的,我们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李国助说。

    “那好!一不做,二不休,今天晚上三更,我们就去打热兰遮城!只要拿下了热兰遮,那里面有的是粮食、金银、火枪大炮、刀剑武器,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就有了活路,有了继续和郑芝龙争个高下的本钱。你们过来看,这是我画出来的热兰遮城的大致样子。几个月前,我进过一次热兰遮城,这是我,还有几位进过热兰遮城的兄弟照着记得的样子画下来的,肯定不会太准,但是大致的样子应该就是这样子的。你们看,这里是城堡的大门,张兄弟,你选几个身手好的兄弟,我们从这边悄悄地爬上去,用绳子爬墙对我们这些天天爬桅杆的兄弟来说,不算个啥。这些兄弟偷偷干掉守夜的荷兰兵,打开城门,然后胡兄弟带着人从这边走,去把住荷兰军营的出口,然后最好让他们都老老实实投降,要是他们不老实,就直接放火烧死他们。王兄弟你带上你的人马往仓库那边过去,动作要快,千万不要让荷兰人烧了仓库。明白吗?”

    “大当家的,我知道的。”那个“王兄弟”坚定的回答说。

    “好!章肥猫,你跟着我,我们直接往这边杀过去。”刘香用手在那张简图上面比划了一下,“就从这里冲过去,直接杀到这里,活捉那个叫汉斯的荷兰佬。国助兄弟,你跟其他兄弟在后面待命,如果哪边人手不够了,你就带人到哪边来支援,明白吗?”

    “大当家的放心。这事我明白。”李国助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就像他预料的那样,在这样生死在此一举的时候,刘香是不会让他根本看不上的杂牌挑大梁去坏他的事的。

    “那好,大家回去准备准备,注意动静不要太大,明面上该干啥还是干啥,不要让荷兰人看出问题来了。”刘香最后这样说。

    夜已经很深了,列兵路西恩伊文思依旧蹲在城堡望楼后面的黑暗里。这两天,热兰遮城的防御明显的加强了,防御的布置甚至比料罗湾大败的消息传来之后还要严密,城堡不但设置了明哨,流动哨,还在很多隐秘的地方布置了很多这样的暗哨。

    路西恩伊文思躲的地方很隐蔽,岗楼在月光下留下的的黑影正好落在他藏身的那个角落上,不要说远处的人,只要路西恩伊文思自己不动,旁人哪怕走到他只有几米远的地方也未必能发现他。

    当然,路西恩伊文思所在的位置也不是没有缺点,他所在的这个地方虽然隐蔽,但是视角也非常有限。不过他的任务本来也只是盯着那边的望楼上面的那个明哨而已。

    路西恩抬起头看了看像一块缀满了宝石的黑天鹅绒幕布般的天空,依据银河的高度,他估计大概已经到了凌晨一点钟左右了,再过一个小时,就该有人来接他的班了。路西恩低下头来,突然看到在前面的望楼下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动。

    这天的月亮并不算亮,路西恩也看不太清楚,他揉了揉眼睛,又细细的看,然而这时候一片云朵飘了过来正好遮住了月亮,于是路西恩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过路西恩还是警觉的将靠在旁边的那支燧发枪拿了起来,搬开了击锤,瞪大了眼睛盯着那边。又过了一会儿,风将那片云吹开了,淡淡的月光又照了下来,这下子路西恩看清楚了,那边真的有个什么东西在沿着望楼下面的城墙的那个凹角向上攀爬,而且这个时候他正要越过一个凸起,不得不将整个身体都暴露在月光下了。

    路西恩将手里的燧发枪举了起来,瞄准了那个正在往上爬的家伙,然后扳动了枪机。

    露西恩知道,在这样的距离上,他击中对面那个人的可能性是非常低。滑膛枪的精度相当的差,对面那个目标和他的距离足足有九十多米,在这个距离上,他射出的子弹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不过他开枪的目的也不是要击中目标,而是发出警报。

    “砰!”“砰!”至少有两声枪响一前一后的响起,接着更多的枪声响了起来。紧接着,荷兰人从城墙上面抛下了火把,将城墙下面照得通明,接着整排的枪声响了起来。

    热兰遮城并不算太大,但是在设计上却是相当有特点的,这座城因为成本的原因,并没有被建成如今已经在欧洲大陆上广泛使用的形态规范的五星形或者六星形大型棱堡。但是棱堡的那些设计理念,尤其是多斜面无死角的设计理念在热兰遮城上表现得还是非常清楚的。锯齿状的城墙使得城下的任何地方都不存在火力死角。任何一个蹲在城墙下的敌人都要面对至少一个方向,甚至是两到三个方向的火力。

    从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刘香就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的袭击有麻烦了。不过出于侥幸心理,他还是发起了一次强攻——也许荷兰人的主力还都在睡觉,还没来得及到达位置呢?然而随后不断响起的排枪便打破了他的幻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