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十三章,卖队友和追穷寇(6)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在接到刘香的消息的第二天上午,郑芝龙的船队就在诏安县附近的海域上发现了刘香的船队。

    从战船的桅杆上已经可以望见刘香船队的帆影了,但是追上去,却还是需要时间,甚至需要很长的时间的。所以双方的指挥者还都来得及策划一下作战的方案。

    刘香那边的方案倒是简单,使劲跑就是了。就刘香的船队如今的状态,以及他们如今的低到地下室去了的士气,以及相比郑芝龙船队少得多的数量,任何与郑芝龙船队作战的方案都只是自杀方案而已。当然,郑芝龙的船队状态更好,速度也更快一些,但是如果能坚持到天黑的时候还没被追上,那刘香的船队倒也不是没有暂时逃走的希望。

    当然,理论上还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派出一些船,让他们留下来牵制郑芝龙,掩护主力逃走,不过这个时候,留下来的船肯定只有死路一条。刘香的船队其实是个联盟,是这些年来被郑芝龙碾压了的海盗们的一个联盟。联盟中的那些盟友可绝不会愿意为了其他人牺牲,而刘香自己,能够成为盟主,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自己手里的力量最强,要是让他为别人牺牲,牺牲完了之后,就算跑出去了,这个盟主还有他的份吗?

    所以,留下一部分船只牵制郑芝龙的方案至少在刘香这里,是行不通的。不过变通的办法还是有的,那就是刘香也许不需要跑得比郑芝龙快,只要能跑得比他的那些盟友快就可以了。作为盟主,刘香有联盟中最多的资源,所以料罗湾一战之后,修整船只什么的,刘香的嫡系得到的物资什么的也是最多的,所以在现在的这些船当中,刘香的嫡系的船的状态是最好的,没有之一。因此,大家都撒开腿跑的话,落后的自然是其他人的船。

    事实上,刘香就是这样做的。他的船队加快了速度,然后掉队的船只就越来越多。李国助和他的那些船也开始慢慢地落后了。

    “我们落帆!”李国助很平静的对身边的王叔说。

    “好的,落帆!”王叔大喊了起来。于是李国助的船首先落下了船帆,紧跟在李国助旁边的那些船只看到李国助落帆之后,也都跟着降下了风帆。

    船只降下风帆,就没能行动能力,在海战中,一条船落下风帆,那就是表示要投降了。

    “李国助!李国助这是要干什么!”看到李国助的船队集体落帆投降,刘香忍不住破口大骂,“这头猪!他以为他投降了,郑芝龙就会放过他吗?郑芝龙会割下他的脑袋当夜壶的!”

    不过骂归骂,刘香还是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想明白了,郑芝龙多半不会把李国助怎么样的。至于说投降之后肯定也会被郑芝龙割下脑袋当夜壶的人,在他的船队里怕是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刘香。当然,也正因为如此,刘香才越发的生气。他甚至都产生了一种冲动,那就是停止逃跑,转过头去,抢在郑芝龙的船队到来前,先干掉李国助。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他的脑袋里面打了个转,就立刻被否决了。开什么玩笑,转头去打李国助,那肯定会被郑芝龙追上的,然后李国助会不会死还不一定,他刘香绝对是死定了。而且他留下来了,那其他的海盗岂不是都能利用他的牺牲逃之夭夭了?这些没良心的家伙在庆幸的同时,说不定还会嘲笑他刘香是个呆瓜吧?

    所以,除了骂,刘香并没有做出更多的举动。

    “大哥,你看!前面那些船都落帆了,他们是要投降吗?”郑芝豹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对站在一边的郑芝龙说。

    “阿豹,你说这个落帆的是谁?”郑芝龙微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是谁。”郑芝豹使劲的摇着头,“但是我知道不是谁,这肯定不是刘香。”

    “当然不是刘香。我估计是李国助。”郑芝龙微笑着说,“因为刘香那边的人物里面,只有李国助我是肯定不会杀的。李国助多半是想明白了这一点,加上对跟着刘香的前途灰了心,才会这样的。”

    “李国助?那个公子哥儿?”郑芝豹诧异的说,“他有这么聪明?”

    “李国助不傻的,李旦老板的儿子,怎么会傻呢?以前不过是纨绔习性太厉害,而且心高气傲,总想争老大而已。这些年他也算是碰得头破血流的了,也该聪明点了。”郑芝龙淡淡的说。

    “让芝凤带人去受降,让他对李国助客气点。毕竟,当年李大老板对我很不错。”郑芝龙说。

    “好的,大哥,我马上安排船去通知芝凤哥。”郑芝豹回答道。

    “还有,让船队的速度稍微放慢一点,不要追得太紧。”郑芝龙又说道。

    下完了这个命令,郑芝龙转过头来对郑森说:“阿森,刚刚我们已经计算过了,日落前我们肯定能追上刘香,而且至少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以用来收拾他。这样的时间足够我们把他全灭了。但是为父现在却下令让船队控制速度,不要追赶得太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孩儿不知道。”郑森回答说。

    “阿森,你可知道,为什么会有‘穷寇莫追’的说法?”郑芝龙接着问道。

    “可是担心敌人做困兽之斗?”郑森回答说。

    “不错。阿森,你想,我们今日追刘香追到晚上,然后刘香暂时逃走了,他就真的逃得掉吗?”郑芝龙笑眯眯的又问了一句。

    “爹爹,孩儿明白了。”郑森两眼亮晶晶的回答说,“我们要是一口气赶上去了,刘香无路可逃,自然会和我们决死一战。我们虽然优势明显,但是也不可能没有损失。而我们如果给了他们逃跑的希望,他们就没有斗志,指挥使劲的跑。刘香的船有的快有的慢,就会不断的有船只掉队。这些掉队的船只势孤力薄,就像负隅顽抗,也不可能对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这样一连追上几天,刘香身边就剩不下几条船了,到那个时候,他就是想做困兽之斗,也没什么危害了。反正,刘香也不会真的跑了,他跑不了的。爹爹,不知道孩儿说的对不对。” 88阁8,o

    “不错,说的不错。”郑芝龙很是满意的摸着郑森的脑袋说,“从福建到广东,这一路上,我们都有眼线,而且他们昨天也根本就没抢到什么东西,根本支持不了长途航行。所以他们还得去抢劫,还会不断自己暴露。有了昨天古雷的一把火,相信他们要抢到东西会越发的艰难。所以他们根本逃不掉,我们就这样慢慢跟着他们,不断地吃掉他们掉队的那些船,等到刘香快要接近南洋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性的把他干掉。不过阿森,这是在刘香肯定跑不掉了的前提下,我才这样做的。要不然,就不叫穷寇莫追,而是叫放虎归山了。你明白了不?”

    “孩儿明白了。”郑森点头道。

    从上午开始,郑芝龙的船队一直紧紧地咬在刘香的船队后面,刘香的队伍中不断地有船只掉队,然后被郑芝龙追上,他们要么立刻下帆投降,要么虽然负隅顽抗但迅速的就被有着压倒优势的郑芝龙船队消灭。好在每一条这样的船只都会让郑芝龙的船队的速度稍微缓上一缓,让刘香得以再把已经拉近了很多的距离再拉开一点点。

    就在这样漫长的追逐中,太阳终于渐渐地偏西了。刘香不断地抬头看着日头,估算着距离日落的时间,一边又不断的回头看郑芝龙的舰队,估算他们在日落前能不能追上自己,同时还不停地向妈祖娘娘祈求护佑。虽然按道理,航海的保护神妈祖娘娘最不应该保佑的就是破坏海上贸易的海盗。

    刘香身边的船只也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不断的减少,除了主动投降的李国助,其他的依附于刘香的海盗的船只也在不断的掉队,不断地被郑芝龙消灭掉。到入夜前,很多加盟的海盗都因为掉队而被消灭了,刘香的船队中的船只几乎少了四层。而郑芝龙却没有损失哪怕是一条船。

    好在太阳终于要落下去了。刘香判断,入夜前,郑芝龙无论如何是追不上自己了。他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随着夜幕逐渐降临,郑芝龙的舰队渐渐地隐没在夜色中。刘香知道,就像他如今看不见郑芝龙的船队了一样,郑芝龙如今也看不到他们了。至少暂时,他们摆脱郑芝龙了。

    “传令下去,我们转向东面,然后绕个圈北上。”刘香下令道。因为他知道,继续向南跑,就他的船队的状态,无论如何是摆脱不了郑芝龙的。如今的办法也只能是反其道而行之,如果郑芝龙继续向南航行,那他就有希望能迅速拉开和郑芝龙的船队之间的距离,然后北上找个地方好好的抢上一把,把航行所需要的食物配足,再找机会南下了。只是,郑芝龙并没有将所有的战船都带出来。在北边,郑芝龙同样保持着数量和状态远远超过刘香的船队。即使郑芝龙真的南下了,刘香依旧处境危险。
小说推荐